2010年8月3日 星期二

心生交易合法愛---談性交易修法 胡愛晏

心生交易合法愛---談性交易修法 胡愛晏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http://blog.cca.gov.tw/redirect.do?id=28383

心生交易合法愛---談性交易修法 胡愛晏



以心生愛交合化

法化愛生易心交

心心易愛合法化

交心愛合易化生

心受心生法不息

念念今心生受愛

生愛心化交易間

幻化萬法生滅受





交易,做為一個人與人、人與物、物與物、人與大自然的交流模式與生存規則,所有看似必需的守則都是在部份團體或群體集體同意下進行。如果你不同意,除非你有辦法打入核心決策層或合法代表群眾來修訂成文法規,要嘛不尊守,要嘛走在戲規邊緣,要嘛乖乖守則(不論心服口服否)。

交換的東西,最常見的代理媒介是金錢。其次是有形物。但表面上的代規,實則交流的是心能量、愛的能源。如同西方名作家曾云:一切都是S.E.X(能量協同交換)。買東西如是,勞心勞力服務如是,違法或違背善良風俗的交易亦復如是。規則是人定的,所有的法律細則皆如是。唯一的太一無限造物者的鐵則是「一的法則」,以最粗簡的「一即一切,一切即一」可一言以蔽之。有著「自由意志」、「混淆法則」、「 愛/光;光/愛」等變貌。如果不是因為愛的無限包容,我們連作壞事的自由都沒有,我們連體驗服務自我、邁向負面極性、創造二元對立的選擇自由與機會都不會有一絲一毫的餘地。簡言之的,一切都是為了愛,聽來向是老生常談的呼口號、毫無意義的催眠、濫情式的口白。但,唯有這一條規則是別無選擇,即「一的法則」。偏偏在這不可動搖的鐵律之下,賦與了一切的可能性。

包括創造憲法做為一切法律的母法,包括買賣契約,包括黑市交易,包括地下交流,包括違反公序良俗的交換體制。人們創造規則來遵守,例如球賽、賭局、棋譜、考試,不符合則不及格、出局、不得入場等,非得下棋、打球、打賭認証,就只好穿上球衣、準備賭金、達到標準、取得資格等。眼見大法官釋憲要求相關罰娼不罰嫖規定兩年內失效,內政部召開性交易修法公聽會,許多細節諸如「地點」、「已婚者」、「人口眅賣」等方向,卻只是愈陷愈深的執迷表相。真正背後集體意識的性靈轉換、性能量覺醒、追求性合諧的重點,是否有看見?無限輪迴的渴求認証與正當護法,誰看見了運轉不停的機械化內顯外化模式?

性權爭取者與性工作者、參與性交易者、取締性買賣者、操弄「性」需求市場者的角力競爭的表面與深處,衝突與矛盾,抗爭與互助之中,終於走到今天這個不得不正視的局面。性壓抑、性戀態、性失調、性冷漠、性暴力、性歧視、性買賣、性處罰、性抗爭、性放縱、性饑渴、性冷感、性沉迷、性物化等在在顯示身心靈極端偏重與失衡、無視與抑制某部分的後果,是個人與群體的集體「性實相」,如今淪為法律上的咬文嚼字與貓捉老鼠般的步步為營,實則參與「性戲劇」幻相更深而不自知。享受制定「性遊戲」的規則法制化,感受訂定「性交易」的合法成文化,收受明定「性市場」的匯率物價化。愈是爭取合法化的背後核心信念,愈是在「爭取認同」的不斷角逐而不自我察覺。愈是在大方寬容、小心制規、中庸保護的象限幻海中連點成線畫面,卻愈是玩幻入幻陷幻之中。

不在於假聖賢的性冷淡,不在於假道德的性嚴肅,更不在於假正義的性追緝或假公平的性合法,而是切切實實、一針見血的直指人心方為重點。那轉動一切的「性核心」信念為何?不自知的「性迷慌」、「性爭權」、「性荒謬」又在那兒悄悄潛伏?拼了命的追求官員、民眾、社會、法律、國際的認同與証明,是否在宣告對自我價值的隱批判?花兒是否曾向世界宣告其存在的合法性?鳥兒是否為社會上的地位爭取立足點?魚兒是否曾與人類爭取交配的正當性?的確,表象看來是社會不認同、法律不支持,表層看來是以法保護、以法明確、以法承認,到頭來仍在依賴幻相。幻相制定的多嚴謹仍是幻相,幻相昨天反對,今天支持,明天呢?在來來去去的性對象之間,在暗來暗去的性交易之間,在來去無蹤的性暗示之間,恐懼物理幻相的站不住腳、擔憂性修法後的性混亂、性猖厥、性脅迫、性暴利與破壞家庭、敗壞倫理、打壞愛情、弄壞道德、搞壞社會,讓人反思:

一、 未來的家庭制度有沒有可能崩解?配偶、愛情、伴侶、婚姻、子女、義務、承諾、性權的重組、昇華、解質、變化、轉換的各種可能性?

二、 肉身在第四密度的必備性百分比?性需求、性慾望、性交換的單向化、物質化、金錢化、暴力化、變態化、商品化、合理化、合法化是否隨著身心靈複合體的個體與群體的提昇而有所優化、精神化、單純化?陰與陽交會的肉體管道與器具是否依然依存?愛的能量化-「性」與愛的物體化-「錢」是否仍然跳過愛的連結而以假換假、樂此不疲?

三、 愛既無處不在,無一事非做愛做之事,無一人非愛人,無一交換非愛的交流,無一快樂非愛之造化,那誰來認同誰?誰有資格合法化誰?誰來真正二元對立?破壞的是什麼?堅持的究竟是幻相或是自以真理的幻相?



心生幻為性,心受物為愛,心生心受是性愛,生生受受心造愛,幻化為人只為愛,幻化生物體驗愛,無心之性、無性之愛、無愛之心不復在,以性受愛,以愛生性,不為交易,不求等價,不需強迫。性的交流早在人的靈與靈、萬物的心與心、萬事的能量與能量之間不停織布著,愛的做工早在一切萬有之中,無一例外,不論是最黑暗的負面,不論是最極端的陰暗,不論是最隱藏的幽影之中。心的生→性;與心的受→愛,同時性、完整性、一體性的交換連結、交流易動是開頭與總結、基本與延伸、跟與葉、花與果。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