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8日 星期四

問賽道 神奇之道7-1


神奇之道7-1


如果你不去看事情的好或壞,我們也不是會講說你準備好了老師就來了, 準備好學生就會出現,準備好事情就會來。我剛聽到一個點是因為你以前都很怕他們,可是你如果你沒有一個可以具體交涉的事件,那你到死你這個概念就是一直都留著, 這是以前上課常常提到靈魂也好、內在也好,它不會希望有一個永遠不變的東西。★ 我說你很怕失去錢的一定要失去錢才會真實面對 ,如果你每天很有錢,你都在擔心失去錢,那你怎麼面對? 除非你會覺察,可是如果你不會覺察,那事情發生是一定要的。因為內在或靈魂本身他不會容許自己處在那個狀態裡面, 他們是很強的、我是很差的, 可是如果以後我再沒有跟他打交道的機會 ,讓我這輩子就帶著這個感覺進墳墓,那對靈魂其實沒有什麼好處。

你不要管輸或贏家,你只要想說你不要跟他在一起就好? 就算輸也不一定不能在一起, 就算他們這一次打贏,你說不定會求著你,拜託把小孩子接去住說我已經沒辦法了。 其實我是覺得會贏,因為現在是社工介入,他是會以孩子最佳利益為主,會參照小孩子的意願。 然後小孩子在那邊就會講回來之後就講說在那邊很可憐, 每天都沒有吃飯, 哈!因為喵喵喵每次回來都會講說他很可憐在那邊拖地板, 我們就起個頭,你知道嗎?他就說對啊!都沒有吃東西,然後很餓 ()對啊!那是社工會問小孩子的意願,他最主要是父母經濟穩定,然後有時間大概就ok了。


所以你不用管贏或輸,就算是輸了也不一定不會在一起, 那你呢你看他們之前贏的然後帶走也沒有多舒服嘛!我有我的抱負不是你們那一種報復,我有偉大的理想。而且都來輕鬆不費力。

出現在你身邊的人是有一部份的信念是會相同的, 就像小偷跟被偷的其實是共享一個「東西會被剝奪的」一個概念,我為什麼那一直拿著力量,那麼無聊?因為你也一直相信別人不會有力量,你一直覺得別人是弱的, 所以我要展現給你看你,越展現給他看,他越沒有力量。比如說那個小例子,你說你之前會幫他打電話的時候,其實你就是把他力量剝奪了, 所以你一直期待對方是有力量,可是你一直在那個行動的過程中不斷剝奪對方力量跟自主權,越幫越覺得對方沒三小路用。扶不起的阿斗,算了我來! 「我都幫你那麼多」但是你卻不知道是你害的人家。 所以我一直不斷的在我的人生裡面碰到這樣的事,因為你一直相信人是很弱的。

皇帝不急急死太監其實後面一樣共享一個什麼信念?「沒有信心」。同樣的有力跟無力的表象,可是背後都是因為沒有信心,對未來沒有信心,你如果對他的未來有信心,他那時候來你會替他強出頭嗎? 你對他有信心那就他自己用就好了啊 他們兩個人對未來都沒有信心,簡單講你會一直遇到這些 會共享信念「我們對未來都是沒有信心」 你會相信你不做什麼事情會來就會變糟,你要幫忙,對不對?如果你不幫他們會怎麼樣?什麼叫好可憐?就是接下會繼續可憐嘛!

 
會更可憐嗎?那是什麼意思?那就是對你們兩個會面臨到的未來沒有信心, 不管是對別人或對自己,你都會相信「如果我不出手,事情會出錯的」概念我如果沒有出手,事情並沒有解決的一天。那就變成此地無銀三百兩,你就越做越焦急。 如果我們有那麼大信心,我們會一直去做嗎 ?這個是你信念的那個部分是,還是一樣,你對他們沒有信心, 仔細想想看如果你對他們有信心,你有需要出手那麼快嗎?

不要自找麻煩啊!就是我為什麼會自找麻煩? 我為什麼不幫人家做,看到人家這樣子不去幫忙人家做,那個焦慮會非常強烈? 只有做了、只有協助了我那個焦慮才會釋放掉 。可是他表面上又是一個看起來很正面很積極的行動 ,所以你會在這個過程裡面無法覺察到這是一個負面的概念, 你一直覺得這很好,我是在幫你,把我自已也投下去,我自己也覺得舒坦了。 那他們也變好了,可是你對他們來講這就是一顆藥、 一個手術、一個法師, 但是說對!這種狀況你可能會從這種狀況裡面復原 ,然後你會陷入另外一種狀況,更嚴重是你的力量交出去了

所以你一直表現這樣狀況,你旁邊就會一直出現需要你處理的人給你處理 。所以你可能就是要去想我到底在焦慮什麼? 那其中一點就是我們剛剛提到其實我對未來的事沒有信心的, 我相信一定要做什麼,這跟上次講的一樣是講說你可以做但是你變的一定要做才可以的時候,那你就過頭了。 所以積極的行動、太過積極的行動是來自於負面的信念 ,而不是正面的。

依靠在自己身上或前人給你的經驗就是一定要這樣子才可以 ,「要吃不去賺」這麼可能有?很多人就是這樣子啊 !那不管是嫁到好丈夫或者是挖到金塊或者是中樂透有的沒的 ,他不一定很會賺錢啊 !有些人就算很會賺錢,他也過得很好可是這就是世俗之道,沒有錯啦!就是這樣子也是可以,可是就是不夠神奇。

或者是說變得不得不出手,那這個就不是我的自由意志控制的, 變成是外境的渲染,我是被迫的,雖然好像是我主動出手。那個變成是沒有自由的, 但是對那個行動的就要變成在一個忍不住不能不能出, 可是他有人也是出手但是他出手不是變成是他不出手會很難過。 雖然同樣是出手可是他那個不是被自己的限制性信念牽著鼻子走的出走,這一般來講是需要出手,因為出手的比較少。可是對你來講,你可能在你的觀念裡面收集這種訊息 來應對自己, 所以我要展現給你們看也好 我要怎麼樣也好, 那你漸漸改變就會發現也有人他其實可以出手的,或者他慢慢的也會有力量。 所以再這樣子下的相信或信念, 你就不需要好像被迫要出手, 所以表面上對你來講好像變成是一種比較收斂的過程 ,但對大部分的人來講是需要衝的過程。

比如說看到櫥窗的東西就想買,我們是想買然後很有行動而不是不買的話會非常焦慮。所以只好透過行動釋放那個焦慮,所以沒錯是從情緒上來理解。 情緒上或感覺上你會自動覺得不太對,可是那種東西是有點社會取向,所以你就會被蒙蔽,被有益社會、有成就的感受所矇蔽。 當你覺得很累、時間太忙、排不出來的時候,那東西就是一種訊息,不用等到累癱了、掛點滴的才要覺察。

這樣子講如果你是對未來對對方有信心的,你不會完全不做,可是你也不會不得不做。 被他幫助的人力量交出去了,他幫助了人他自己損失什麼? 在信念上一直鞏固一個概念、 一個限制性、一個負面的概念 ,因為「你看!沒有做就不行」, 就算是在社會去運動,我們相信的也是每個人的力量而不是我的力量。

你幫成功了其實你損失的就是我剛講的 那一句話背後的信念「 沒有我不行」, 所以你相信了什麼?「 我一定要繼續下去」。 所以你成功的反而進入成功的陷阱,他也是一種損失不是對方損失而已。 所以這個階段會越來越清楚,不是沒有熱情而是對自己熱情更清楚 。對信念更覺察,你還是會行動。 但是你不會那麼麻木的在行動、不會被迫去行動。 那是你想行動,那個行動是根據我的信心不是給對未來沒有信心, 看起來行動是一樣其實差很多的就像是我們之前講的開悟之前要幹嘛?吃飯睡覺上廁所。開悟之後要幹嘛?也是吃飯睡覺上廁所。 看起來一樣但是心境就是不同。 收斂也不是為了收斂而說你而是你要知道為什麼不出手, 你是以一個相信的姿態而不出手, 而不是以一個「你怎麼這麼笨拙?我不要理你了」而不出手。 我改變我自己,他是我的實相所以我開始對他有信心 ,我不敢干涉那麼多, 如果需要協助我也會出手協助但我不是被他的情境「一種不得不出手的」情境牽著走。 所以不出手也有兩種,是信心還是切心?這差很多。

沒有那個必須而是我們相信這樣子是對的我們想要去做

你試試著突破一些訊息來平衡而不是說他們那些沒有用我要來拯救他們, 那個自主權是在他們身上的。 所以我之前就會講說那麼多有聰明才智的人講那麼多事情, 他們都變不了 。不會因為做這些事情他們就會真的改變什麼, 但是在個人上你可以想去做你懂嗎? 但是那個就回到我們上一段在講的那個心態, 做的事情是一樣可是心態是因為信心, 而不是因為害怕, 那個差很多, 你不是因著害怕而去做那些事情你是因著相信。 因為實相不管是你自己的事情或是你看到的外面的社會他都是你自己的實相, 他是靠著你的信念去改變的, 這是說你會想要行動那就行動, 所以你如果這邊理解賽斯講的,你後來對事情的理由,你都可以比較坦然的接受不接受。 你只要知道我是那樣想的就好了,因為那些理由根本都可以不必聽了,他都是你信念系統引導出來的證據, 到最後他就變成是我就是希望這樣。就是你去抓的訊息跟你一致的,你才用來支持你自己

像我在我們問賽道fb社團裡面,我的態度是我不會是一個公正的人你懂嗎? 我不爽我就是刪文, 不然怎麼樣我有我的惡霸 不管我背後講再多的理由再多認識其實你都可以有反論述 但是我就是告訴你這樣的文章、這樣的方式,其實我是不認同的,那你去旁邊啊 !可是很多人會落入什麼?「我一定要用理智去說服對方」 跟對方講清楚?你怎麼可能講得清楚?

最大支持在哪裡就是我支持我自己, 我認同我自己所以我才能找出那些認同的論述跟證據跟統計, 講了那麼多,是因為這東西太重要了,我們沒有辦法在做事情裡面接納自己的想要,因為他不合乎社會脈絡。 所以在臨床上人家問說我可以這樣做嗎?我就說當然可以。當人家說我可以這樣做嗎?他其實就是落入一個 「理解的社會脈絡和自己理解的脈絡的」認同, 我需要個理由,你會發現理由就是亂編的,或是你說了算,你根本就不會去管這件事情,所以你要做事情,你根本就是在乎你想不想要而已。 那另外一個當然就是侵犯的議題





城男心事.PAPAVOICE 107/11/8 ‧男性親密關係交流座談有感

胡愛晏

昨天的男性親密關係分享交流會(感謝Mr.6一路以來陸續的舉辦活動,讓這些人可以聚在一起)
其中有人提到夏杯的動力關係學院, 我可以感受到〔A;以過來人的經驗很熱切的想要幫助人。尤其是困在情緒當中或者正在受苦中的當事人,,當他聽到案主昨晚分享時的情緒波動還有現在進行式的案件的點點滴滴 ,他很想叫他要主動尋找快樂,不要讓自己受苦,他還推薦的自己正在上的課程 。

我可以感受到他好意,我可以感受到他想告訴大家「我走過來,你也可以」我可以感受到 他真的感受到他自己的變化, 但是,但是,最重要的 我們是否允許那個還在生命故事當中的人, 正在進行式的人, 有他自己的歷程?不是說不可以幫忙要見死不救,可是當我們很立即性的、迫不及待的想要給建議甚至是 「我都可以走過來你也可以」的那種微妙心態,其實會造成 被幫助者這更大的抗拒 (以我的觀點,對,這是我的投射沒錯)

你已經走過那個歷程了, 所以就算是回想, 你也感受不到或者說會失真,因為在無法逼真地體會正在受苦的那個當下,目前只有當事人可以,那個正在受苦的當下你告訴他 要馬上轉變心念, 其實某種程度是在否定他正在經歷的事並且暗示了他還做得不夠好、不夠多,就是沒有去上課就是沒有怎麼樣 。

你不是他,你永遠不知道他到底能花多少精力?試多少次?做了多少? 如果可以的話 ,請耐心的傾聽讓他把故事說完,先不要急著問 「你有沒有做什麼?怎麼沒有做什麼? 你要聽我的話去做什麼。」不是說這些話不可以說,是那個時機並不適合(當然,你也可以在有覺察的情況下說每個時機都是最好的時機)在第一次 ' 你聽一個人的故事的時候就 很熱切的想要幫助他 , 那個時候我有這樣的一個感受:「是不是不想看見當初受苦的自已?所以急著要他跳出來?去尋求快樂?」

但是反過來想當我看到這樣子的人的發言,也許某種程度上是在鼓勵我不要想太多,有話直說, 不要太多的反省。也許是我考慮太多,可是在更退後一步來講,或許「我認為我考慮太多」這個還是一種考慮,我的考慮這麼多其實不是缺點 ,只是我以為是缺點,急著想要 改掉他 就像那位善心人士 想要告訴對方怎麼做,可以讓他現況變得更好一樣。

我突然恍然大悟啊 我也會這樣對待我自己

2018年11月7日 星期三

神奇之道 2-1


神奇之道 2-1


△直到發生為止,所有的推理都沒有辦法確定。

△大部分的人會覺得為什麼還是需要勇氣?因為那個根本的信念沒有變。

目前這個世界會變成大家都不太滿意的原因在於我們把利潤擺在最高點, 一切的問題都出在於要把利潤極大化。

你會覺得老師的理論上是對的講起來也很爽,可是有效嗎?可是在科學印證上有效嗎?可是當我們這樣講的時候又落入了用理性推理邏輯的部分, 他又在試圖去知道那未曾發生的點會不會如此發生。

如果你要用理性之道去推論,你就會說沒錯啊!那麼多人用賽斯心法,可是得癌症 好起來的有幾個人還是死光光啊?你講那個沒有錯,可是有有幾個的癌症的好起來? 問題是每個人要走的路,那個人的路線是什麼? 你看整個集體的推論其實並沒有什麼用。 還是一樣啊! 你這樣子講有幾個那個還是個靈性的推論。

△那個全部的可能性才是事實,你的官方焦點充其量只能稱為片段。 某個程度學習神奇之道,學習內在感官是必須的。 其實很多時候不是情感和情緒蒙蔽了理智, 大部分的時候其實都是理性理智蒙蔽了情感。 因為擔心害怕而用各種方式來合理化 ,其實是我是很擔心怎麼樣,可是我就很合理化講說其實現在也不錯, 週休二日啊!現在快三年了, 公司也安穩的快收成了,哇好合理呀!你試圖用理智來蒙蔽你的情感。 不管是很擔心的情感或者是一個很想要去新的環境的情感, 你自從來都只是工具他做不了你真正的主。

△如果是你真正做的組你就會知道你做的很爽還是不爽, 可是我們會用你的理智來蒙蔽你的情感,雖然我們平常說的是不要讓你的情感蒙蔽了你的理智, 不要被感情沖昏了頭 ,那個人很窮不要嫁給他 。可是我們就是沒有被感情沖昏了頭所以才做出決定, 比如說我們當初就是被感情沖昏了頭帶著十七萬就去英國。 昨天就在講說是希望可以幹嘛?機票跟學費繳一繳就沒剩下20000 就是要用你的情感、你的情緒突破你的理性架構, 你才做得出你要做的事情。 要不然我這輩子都不會去英國,想半天也不會去,死都不會出國 英文那麼爛出什麼國?如果沒有被情感蒙蔽理智, 我們要怎麼去英國?不可能啦!雖然去英國三年英文也沒有多好。 我的意思是說請趕遊的時候你要抓住的是情感, 而不是抓著理性得到理性的貞節牌坊。 因為他會得到一種理性的效果,還好我沒有被情感蒙蔽。所以人家才會說人不癡狂枉少年 ,可是每個人都一樣,老年也要啊!

△你才170000就敢去英國嗎?你都還沒有確定那個女生是不是女朋友?就算是你女朋友以後也不一定會在一起 ,那都還不是你就這樣子?去英文都不會三句, 大家都說頭殼壞掉。可是我們那個時候是用理性的服務情感, 所以我們就想說為什麼一定要有成就要進修才可以出國?為什麼不能為了一份愛而去英國? 瘋子!可是就是因為瘋子,我們才有那些經歷啊! 那個東西就是你做了全世界都準備好了,就只有你的自我還沒準備好, 因為他不能確定所以他就不願意。 可是那個東西會出來就是因為在虛空中、架構二段都談妥了。

△事實上不管你記得與否,那個夢都達到了那個目的。

△你的業力就是你認為是這樣而且也只能這樣 ,那你在那個信念之下就會進入你的世界,或許那個世界運作還可以,可是在那個世界你就會沒辦法接受給你世界之外東西或者會排出, 那你就不知道有另外一個世界。

△單純的用理性壓迫到極致,不管再怎麼真實他都只是假設。 理性知道只是做一個組織者、執行者,你不會想說理性之道一定要推論到一個安全的地位, 因為他退任出來的還是不安全呀! 那個是你迷惑你自己的安全。 我昨天才跟哥哥講說你根本不用怕孤單,你有可能性的概念,你知道有多少人支撐你嗎? 你的兄弟幾百萬個整個排出來,每一個也比你大 。你所有可能性的你都成為你的一部分。

講實話跟講蠢話是兩件事情

△有的時候我們透過一個小事情就產生意識的變動,我相信我是不怕的, 我也不一定是吃只會找個路人結婚,可是我的感覺是如果我做了還是隔靴搔癢, 如果每個衝動沒有被滿足, 就回到原點再重新開始。

△生病是他的事那我看到的是什麼事, 擔心之下的處理就是要靠理性來看一次帶去醫院或幹嘛,然後搞得很忙終於安心了所以我有做了這樣。那身體知道面對這樣之後知道是在處理一個虛構的世界,那我有什麼知覺性的想法和我用想像的方式知道一個感覺或畫面,那我想怎麼做,我是用那個方式去處理。 你如果知道是家庭關係,那你平時就可以促進家庭關係,那小孩子就可以不用用這種方式來促進家庭關係。一般心理學也會講小孩子就是擔心父母吵架所以就用生病的方式那父母就會撲上來,那國家也是啊!比如說國家要崩解然後就開始說要試射核彈,我們要對抗美俄帝本主義。懂得就看門道,不懂就看熱鬧;懂的就處理背後虛構性的可能的實相,不懂的就處理事件。不管是離職或跳槽或生病。 你要去理解他背後的機制,我們會講說怎麼可能這麼爛?它背後還是會好的 ?因為他是更大實相而不是表面的那個虛構事件而已。 就像他們在講了當你頭痛那你就不要再講,因為你講了你就會更固定那個事情 ,你並沒有去理解到你促進健康那一部分 ,你是把他當作有問題的方式來理解。

我把他當作一個病徵而不是一個訊息就會變成要除之而後快, 如果你把它當作只有訊息,那就變成生命中沒有什麼大事情 ,這個訊息要告訴你什麼?然後你要幹什麼?你不會慌,你不會說糟糕這個是什麼?然後我要趕快怎麼弄怎麼弄 ?你就不會做處理,你就會開始更可能性跟更大的實相打交道, 真的碰觸到那個實至的情感,我不是怎麼處理一個事件本身,你會有一種平靜感好像再看一個畫面這樣。





問賽道 POLO 蘇格啦啦啦底語錄 精華摘要

蘇格啦啦底語錄(羅崇誠老師)

Polo@蘇格啦啦底 分享 7年前
△原本沒有收入的二月份,臨時有了邀約與被協助者匯款回饋,所以剛剛突然覺得身心靈的觀念很簡單:作己想做的事,相信自然會有收入或是生活不缺,接著就去做了。不就是這樣而已嗎?想接案生活的人就這麼對自己宣稱吧!
△實相是你創造的不代表你不應該求助。

△『世人都喜歡崇拜偶像,為什麼要跟世人作對?』世人都喜歡用各種牌卡,為什麼要跟世人作對?

△不管付了多少價格交易都不會虧,因為是你的意識狀態在決定虧損或賺到的。
△出世修行算什麼,入世修行才感人。
△依循止依 對抗未知的恐懼,尋求穩定的物質與觀念依靠,因而著相。 了解到不管如何都是安全的。破執。
△沒事不要沉浸在愛與光的感覺中,那是你本然的狀態。在地球上你是不會想也不需要找空氣呼吸的。
△事情的原因是什麼?在物質實相是找不到的。
△心靈其實是一直力求盡可能多的表現或具體化,我們知道身體或是外境是心靈的一面鏡子,但是不要再說什麼外在或身體狀況就是代表什麼心靈狀況了。就像解夢一樣,你需要用你自己特殊的象徵銀行與資料庫而不是通用的。

★一步步的妥協最後就是偏離~
△當限制性信念達到目的時就可以放手了。
△無論你是怎麼評估你所遇到的,你要知道在這個世界沒有人不是盡全力在幫你,反之你也是,不管怎麼做你都幫了別人
△三種想要:理性評估、單純體驗、跟隨衝動。
△聚焦在所發生的事件本身是幻相,反應才是實相

★以眾生為念、以蘇格拉底為意、以賽斯為本,雲遊四海,是謂問賽道!

△什麼時候這個世界的人們才會停止開店、成立社團、組織、然後再用各種方式想辦法維持店的生存的無止盡循環呢?賽斯說有這麼一個人....他來摧毀組織....

△許多人會描述說「還好我提前一天就離開日本;我提前一天就申請到美國簽證,真是恩寵啊!」然而,恩寵、神奇之道等等術語的描述若是來自於自我對現象或經驗的評估是有問題的!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再一次,進步是以不同的態度面對同樣的存在,『我不玩了』,因而死亡是一種對存在成長的加速。我們不因實相的改變而失去信心。除非沒聽過問賽道,哈哈哈!

△身體會將所有物質儘可能地轉化成對其有益的利用。每一次的毒物事件都代表了人類往非生物性飲食前進了一步,是群體的冒險與嘗試。眼光夠狹隘,知識夠淺薄,便會只能看到受害者,而不能見到偉大的計畫企圖與善意。
△如果沒有一個宣稱是癌療的班級是不是大家就不會擺在治病而是了解賽斯書。或許,根本不應該有癌療班或任何其他主題性的課程或工作坊,而我們有一個地方它唯一的課程就是讀賽斯書。一開始就是讀賽斯書,而不是善意的引導一大圈再來讀賽斯書。在這樣的想法之下我才知道為什麼我想上的課幾乎都沒有主題。

△賽斯說的進步有二種:
對自己有更多的「了解」(知道了可能的自己)以及面對同樣情境有「不同的態度」。進步並沒有涉及到成功改變一個現象(變健康或變有錢)。當我們知道或發現我們很爛時、很窮、沒有進步、沒有成長、很blar blar...時,其實我們已經進步了。試著將焦點放在你的「知道或發現」之上,而不是知道或發現的「現象上」。要知道你是正在進步的。將焦點放在「不好的現象上」,會容易讓你想迴避它,然後,最後你故意「不知道或不發現」,以至於就因此失去了覺察!
△困難的產生不是遇到問題,而是沒有真的遇到問題本身,你可以再靠近我一點喔。

△看了賽斯的比喻,我在心理笑了好久,半夜都要跳起來分享一下:『...當自我變得恐懼時,它就不再是個有效的工具,而是變成一個不斷捶你的頭的鐵鎚...』
所以,真的有那麼害怕嘛?咚咚咚!還怕嘛?咚咚咚!咚咚咚

△不決定是一種決定,不行動也是一種行動。輕鬆不費力,不動是我努力讓一件事情成功的行動。我不是不做,我是用懶得做來完成的。

問賽道 神奇之道 2-2


神奇之道 2-2

你是了解了而自然就比如說我常在比喻的門就在那邊,你不是去撞牆,你是憑藉著信心而不是勇氣,不是一件事情來了再去想怎麼做?而是一件事情來了就完成了

那個時候考大學我媽就說你考上大學我就買機車給你,我就說一定有後來考完他就說要國立的才有我就說國立有,然後還沒放榜就去買了

神奇之道是說任何情境你並不需要去違反你的意願去做一件事情

一個躺在床上生重病的人有什麼作用?有呀!他就可以讓兄弟姐妹有很多的紛爭呀!他們的驚慌只是假象和表面,他們也準備好要面對這個情境了,我們練到這個程度就會知道所有的措手不及都是好的是自我以為事情現在才開始。我怎麼會用自我去面對事情?我可以不只用自我去面對事件,當你純粹用自我去面對你就排除了想要的想法、衝動的想法,自我只能面對物質實相可是物質實相不是只有自我,這樣子就太累了。我們先知道有這個東西或者有這種了悟用的第二種了悟才會進來,因為就像昨天新竹風有同學講還是會覺得心裡空空的想要回到原來模式,因為熟悉感。或者簡單講就一般同屬的你知道的這個然後你用的那就會有感覺了。

你最確定的其實是你的想像而不是在這個之前記憶的評估,跟小孩子一樣小孩子會預知未來發生的事情,可是他好像沒有辦法以我們懂得方式去知道,有一年我姐就決定要辭職,他就說他如果中了樂透他就要辭,後來他也把他員工證拿出來,結果那一年他就中了250,000,那種方式就像小孩子很執著可是是渾然天成,因為那個訊息也不是從他已知的訊息推理而來的,所以他也沒有辦法理解。

我們不是要過得好而已我們還要過得神奇一點。 這時候就常常想到我媽跟我講說:「你都還沒有確定你就先這樣子? 你才離婚1個月而已你就給人家懷孕?」 我們用一般的,可是往往你會覺得早知道就該怎麼樣,我就有更多的… 不是說東西有多而是所有其他更好的選擇 ,神奇之道不採取對自我來講事後的象徵是你可能會有這種感覺「其實可以更怎麼樣」。 我從來都不會講說實相會變好但基本上對他們來講都會是好, 所以他就變成一種狀態 ,在駭客任務裡說:「如果你不覺察, 你沒有覺悟到你是在矩陣裡面對不對 ?你不是我們的一部分,你就是他們的一部分。

你不是神奇之道的一部分,你就是採取了理性之道。 我就算不用神奇之道也不會死, 但是用神奇之道會是怎樣的狀況? 但是基本上你了解運作的方式, 你覺得聯想是最接近架構二的, 這樣子的基礎之下就隨便你講。

賽斯講說生活中的每個衝動基本上都是英雄式, 你認為是180度完全相反, 比如說你下個訂單要賺1000萬突然有個衝動說叫你去1000000給問賽道,可是你心裡想不對啊? 但是你還是去了。後來你發現你捐1000000個問賽道, 結果你賺了一千一百萬, 就有點像衛星導航 有的時候你開車下個路口要右轉你錯過了, 可是再過去他說怎麼樣?他說下個路口迴轉, 可是下個路口迴轉到了嗎?沒到。所以如果你可以一直跟隨衝動 ,你就可以達到內外在自我一起都要跟那個結果。 就好像小孩子一樣, 你問他要吃什麼他跟你說一種, 可是你延遲了一下他有跟你說另外一種,然後你就說你在整人嗎? 或者戀愛中的男女也會這樣啊!有看過一種在麥當勞前面兩個很熱戀,其中一個就說北鼻我要吃那個奶昔跟薯條,然後等等等,店員就看著他們, 那她就說算了不要,換成檸檬紅茶好了,(此時男學員說了一句:「恁祖媽咧!」全體大笑)

 對啊!為什麼不行?. 或許他就是在那個可能性一直在變, 聽說今天我不想 喝拿鐵我一直想跟cat講,因為已經開始喝黑咖啡了, 結果就一直想說不要喝拿鐵對啊!就沒有拿鐵就變成奶茶 ,可是還是不是我要的。 好!我的意思說你的衝動甚至都不需要語言, 因為本來真正訊息的傳達,它就不是語言, 比如說過去只是他都買拿鐵 都買一杯給我, 可是那今天是怎麼回事? 架構二投射到架構一是怎麼回事? 第一個你根本不用擔心你講出這句話, 你講完你也不用害怕,因為自我就開始評估了,「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發笨?然後就開始講這句話?」 可是自我就開始評估說這件事情是錯,那要搞多久 ?明天還要上班,還要怎樣,然後他就開始否定,可是那個是自我的推理。 他就開始喊不要, 然後不要,就搞砸了, 就開始向小孩子說爸爸只是隨便講一講。 然後大家就搞得不愉快。 可是如果你跟隨你的衝動, 你也不擔心, 那照賽斯的理論你也會很順,就是你的每一個概念都以電磁實相送回架構二, 然後再架構二那個虛空中大家去找那個可以配合的, 所以每一個小衝動都可以被跟隨。 你今天想吃炸雞就不要去推論說聽說炸雞不太好, 聽說有味素? 管他的! 或許是那件事情, 或許是那件事情帶來的事情, 比如說你今天想吃蚵仔煎那就去吃可是你到那邊可能不想吃, 因為你要遇到是你的國小同學 ,而你有想著他要跟他講一件事情 。比如說我想的那個同學怎麼都沒有來找我?結果上高鐵的時候他就拖著行李箱出現,他說我要去印尼。 所以就變成是你的每個衝動都有它背後的深意, 那本來是你可以知覺到,只是說自我太聚焦於物質實相, 你自己你的彈性變低了,然後就只能以那個為標準。

所以我的意思是懷著對架構二的了解和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你會從這個角度和新的信念去看事情。 跟隨衝動一個最直接的感受就是爽,其實跟隨衝動也是釋放壓力的1種方式, 而且你跟隨衝動是具保護性的, 至少一定爽,你想做而能遂行至少一定爽, 有宣洩的效果,然後想要的做到了,然後我被滿足了, 而且還不用用頭腦去想, 我還省略掉那個憂慮跟推理。 然後我說你要吃蚵仔煎,你就去找那個地方,你就不要去吃雞肉飯。你想要的每個東西都讓他滿足,小小的事情,然後你就覺得生活就突然輕鬆多了。 從小事情做你就不會覺得讀的很大可是其實大大小小都可以。

敘事治療的方式就是改變認同,本來你認為你太太如何,你先生如何, 然後他就從你的過去經驗裡面找一個相反經驗。 或是另外一個學派就問說這是真的嗎?只能這樣子嗎? 基本上有用可是他並沒有談到實相本質的重點, 因為他也是有那個現象當做事實,他只是改變詮釋的方式而已, 就像賽斯講的他其實是一種誤導, 它是一種理性之道。因為神奇之道不是在把問題處理掉而已, 日本 其實你用理性之道,你是可以把事情處理好 。你很努力、熟悉很多資訊把事情做好也是可以 ,這邊講不是處理事情而已,他這樣子做還是一個資訊的方式, 因為你就是找一個跟你認知相同的或改變認知的不同訊息而已 ,他還是用資訊知道在做事,只是你依賴的信念的改變 。他可以是好事,它可以是解決一個事情 ,但是他不是神奇之道。

神話學家坎伯說大部分的人都喜歡聽天堂與地獄的故事 ,可是對於上天堂沒有興趣。那神奇之道大家聽了很爽,可是還會覺得你做了就好 跟隨衝動就會有上天堂的感覺, 你今天吃了你想吃的東西,罵了你想罵的人,拍了你想拍的桌子你就會有爽的感覺, 就會有上天堂的感覺可是我們都不要。我們只要聽那種上天堂故事、 跟隨衝動的故事、神奇之道的故事。

賽斯就是騙你進來說用信念改變實相, 你要覺察心念。可是你這樣子一直做一直做一直一直做, 你就會發現改變信念不是重點,而是進入一個未知的實相而是你的信念、你的意思、你的思想的變化。 你也不會太在意實相變得怎麼樣,而你開始進入到第二個層次就是體驗實相,從體驗實相裡面發現我是什麼? 從我發現我是什麼變成什麼 ,然後再不斷的價值完成後再變成什麼,然後在不斷認識自己, 在價值完成再認識自己, 一直下去。實相不是重點, 當你真的照才是在講他就說我們先解決大家對一些靈性的觀念 ,對輪迴、對靈魂,因為我們有靈魂永生,那就有一些問題,我們就帶來更多的問題 。那這時候你就來出一本個人實相的本質, 然後來解決問題,那他們就一步一步的探信, 怎麼解決問題,信念改變,然後當他們發現之後,我們再繼續加碼把那個未知的實相帶進來 ,讓他們搞得更亂。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最後你再出一個心靈的本質 ,再把這些心靈的概念整個整合起來, 然後這一本綜論叫做夢與進化價值完成, 然後就完成了。這就是賽斯的謀,宇宙一切就是快樂原則,這樣子完成認識自己, 你根本不用創造實相,實相一直都在被創造 。你要的能力,一切萬有早就就賦與給你了, 所以你要謹記在心的是一切萬有為什麼要創造實相?就是要認識他自己啊! 他在創造實相,他才把自己一分為二,用投射方法去了解他自己, 當初實相被創造,統一之內的分離被想出來的目的就是為了知道他是什麼, 了解意識之後,你後來才會發現沒差富裕跟貧窮都沒差,都不要緊。

我再提醒一次不會死,不會說因為你不用神奇之道,生活就會很差,不會啦!所以也不用擔心啊!只是說我們要不要玩另外一種而已 ,那下次講說還需要我說嘛?那一種解決問題的方式是很差勁的方法。 可是內在很慈悲他會一再的發生給你同樣機會, 有些人就會說可不可以不要那麼慈悲一次就好? 可是給你一次機會你就不做啊 !重點是不但是很差的解決方式而且引起的問題要比他解決問題還多, 就是有時候我們目光如豆,我覺得我要解決那些問題 ,可是你旁邊引起更多的問題 ,本來是不用這樣子呀!

你在戀愛的時候有哪管這個男生有沒有錢?就算存款10塊我也跟他走, 那他拿著海洋之星又如何 就說實在哪邊可是實事求是就是這樣子,你要看那個男生幾歲了?他有沒有車也沒有房, 看工作有沒有穩定?實事求是,你不要這樣笨笨的, 愛著卡慘死!被愛沖昏了頭

可是這個世界本來就是要被愛沖昏的頭才對!如果沒有被愛沖昏了頭,我們怎麼能當留英?怎麼去英國? 如果沒有那一股衝動,我們怎麼能夠開一家店賣二手書?就是因為一切都是愛的那種氛圍,那一種朦朧的感覺才不會把實相鎖死。 所以我最近就會講說小孩子因為那種絕望感,因為你把實相都鎖死掉, 他的那種悲從中來,真的。當然看不懂,因為這世界本來就矇矓,很多可能性會發生,你這樣想好了可能各種化學變化都會產生, 可是你現在把每個化學分子都變得很凝固。

★我老婆會那樣子是我的問題,我急著要她改變也是我的問題,是因為我不改變。你即你感知的一切,所以我老婆是這樣,那我就是那樣


賽斯說實相本質就是意識,意識就造成實相的根本原因。所以不是實相有一個什麼東西 ,當你的意思是擴展的,意識是變化的,你就遇到不同的實相,隨意識變化就讓你接觸不同事項,不同的訊息、不同層面。 所以是意識變化獲得訊息,稍微脫離自我會讓自我變得有彈性一點,收到非自我收集的訊息。

物質實相送是我們聚焦的結果,把意識窄化到某個程度, 然後物質實相才出現 所以物質實相不是憑空創造,物質實相是慮濾過了所有非物質實相的訊息。 好事跟壞事都是縮限實相的聚合。 當你開始專注神奇之道,這些事情就會相對呼應出來, 不僅是說因為你注意到而已而是說他就開始在運作。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NcEVgquQkM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