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24日 星期二

跟癌症相處的基本的心靈手冊-賽斯資料所提供的全新療癒觀及預防學 摘要

https://drive.google.com/uc?export=view&id=11wUqVxBET-QhNqzyZHnEA2bWurOEt5bO

P1 要癌症患者大量集中及收集的資料,是跟「想活」有關的資料,以激勵他們的求生意志,而不是深陷於「不想活」的整理、分析及集中的氛圍,及跟此部分有關的更具體資料的糾纏中。

 

P6「想要什麼,跟不想要什麼」無關。這也是「怎麼想」的特別聚焦在「想要」的自然演化。

 

P26一開始就習慣問自已那裡有問題及毛病,又或者你們習慣去相信外在的問題或困難,是自已內在的壓抑或不平衡所投射,你們有這樣想的內容,就會一直在體驗習慣看外在的問題或困難,然後又印證自已內在的壓抑或不平衡的體驗內容…再或者想的內容是外在的不好,是因為過去的自已中有某個負面心靈所造成的,這時就會體驗因外在不好,自已內在的過去也同樣的不好。

 

P50不用回到過去去找那負面那為現在的不好負責

 

P53 跟本不需要回到過去,找自已那裡不好,只要在此刻去發現即刻歡喜的資料即可

 

P55所謂期待的內容並不需要已實現,只要在「期待」的期望的狀況中即可。

 

P81 不要利用症狀去負面標籤自已,還會畫負面的地圖去框住自已的身體及心理、心靈。同時恐嚇自已,不去面對這些負面內容,就沒辦法治癒或甚至會愈來愈遭糕,這樣就大大的誤解了身體本身的健康取向與生俱有的傾向。

 

P100 喜悅不是離苦而來,而是本來就有,而且可以由一個喜悅產生更多的喜悅

 

P122 「不耐」就是站在往目標的角度及現在情況改變太慢時,建議往預期及欲望的更大改變的路的肯定。

 

P124 不要再用傳統身心靈研空者看待癌症的方式,認為癌症是什麼過去的內在的壓抑或難局所投射、轉移的結果。這樣的思考模式,根本沒有在往「未來去發展」,真的不適合用在跟癌症的相處上。講一句通俗的話,癌症就是一直想要癌症患者如何活,而不是停在那去搜尋及分析那自虐式的不想活的自已。

 

P150 總是找所愛的家人跟你們的關係來為你們現在的不好負責,從來不會相信你們自已現在就可以影響你們的家人。

 

P155 傳統「沒有表達,就是壓抑」,容易連結到「一定要表達,不要壓抑」,這樣的思考模式,使得表達的內容宰治你們,你們反而在表達的內容之前受到壓抑。

 

P210 結語:生命即表現,不能錯解「生命即表現」而認為不論內在有什麼都一定要表現出來。

 

P224 快樂就像大腳趾,悲傷是小腳趾,你們要經歷大腳趾的感覺是不必先成為小腳趾…並不需要先輕拍過小腳趾就可以體驗輕拍大腳趾的體驗,而是可以直接跳過小腳趾,就可以體驗輕拍大腳趾的體驗


2019年12月22日 星期日

大錘資料 全五冊

愛與光圖書館選集31 結婚


愛與光圖書館選集31 Q'UO

大錘資料第五冊肥胖


datre

與神交歡摘要



與神交歡

p77如果你厭惡自已的人生,並且非常希望自已能活在其他地方,那麼你是不可能變得富有的

p88如果將焦點放在不足,就會有更多不足的經驗出現

p93真理不需要你聲斯力竭地保護它

p99 你的防衛毫無意義

p101 不要說給他人聽,因為這是個人內在的歷程,是你的責任

P109現代人的家中塞滿物品,這些東西都會消粍人的能量,而非帶來滿足

p113如果你想要擁有最佳的愛人及最美妙的性體驗,請你想想自已對工作的熱情這個問題

p139內疚是小我玩的把戲

p177你之所以掙扎,是因為你沒有跟隨自已的心

p195在性的層次上,經歷過性暴力或只體驗到性是平凡乏味結合的人,被這一種狀況推動者去尋找自己所知的可能性

p196 如果正在讀此書的人有肥胖問題,而此人內心有個信念體系在運作:他相信食物比一切其他更為重要,食物已經成為了他的朋友、戀人,甚至一個神。那麼此人必須解除自己賦予食物的任務,因為提供這些安慰並非食物的責任。

p203當你懷著批判的念頭來觀察你的愛人時,你改變了對方的內心。對方會感受到你所散發的憤怒或怨恨,因此下一次當對方想要分享一點自己的感受時,他的內心會有一部分說不,因為你不是一個安全的避風港。請不要以為你對你愛人的想法和批判只存在自己的心裡,或者你只是跟朋友私底下說,你的愛人就不會感覺到你的想法。其實你們的心靈是一體相通的,分享著同樣的波長基本的結構。你說過的那些壞話都會形成具體的事物,最後演變成爭執與吵架這類的事件。

p205如果你處在一段你想要持續的親密關係中,請停止你心中的閑話與憎恨,這些念頭就跟你大聲說出來一樣,肯定會破壞這段關係的。就某一些方面來說,你在心裡這樣想甚至比你大聲說出來還要糟糕,因為至少說出來的時候對方還可以回應或為自己辯解,但很多人都不夠誠實或者沒有勇氣做這樣的交流。

p211當你深入我們所說的神聖性愛與神交歡並且以自己能夠成為的光體為榮,那麼你對很多東西的消費需求就會消失。此外你不再需要攻擊他人,也不再需要開車到處兜風以逃避自己。


P213許多親密關係之所以破裂,正因為不允許另一方有自己的審美觀。一個男人在足球賽中看到的美景,跟他妻子在一雙鞋上看到的美,兩者都是合理的,雙方都不該去批評另一方的選擇。這種心態能夠減少許多爭執。其實不同審美觀而交戰的兩個人,心目中的美都是神透過個人的展現,因為每個人都代表著神

p219「症狀是問題」的觀念本身才是問題所在

p228恐懼賴以為生的就是恐怖的分裂觀念以及社會文化對你的要求,要你多賺一點錢或多買一些東西還要擁有豪宅大院

p253如果你對性能量的態度能夠由厭惡轉為寧靜和溫柔的感激,那麼你就能取得創造所需的能量,以創造自己想要的經驗,並使自己的人生更有活力

p273一個性能量管道暢通的人,會成為最仁慈溫柔的人

p356害羞的人需要你變得勇敢些,你卻退縮而稱對方害羞,其實這反映出你自己朋友的害羞。你當了解這個原則,未來就會徹底改變。當你批判你想去愛的人時,不妨反問自己你不喜歡對方的什麼部分,並且明白你不喜歡的那個部分,其實你自己也有

p365大部分的人都把尖酸和憤怒的話留給自己的伴侶或配偶。你對自己工作場所的老闆或同事都比對自己要交換的對象更客氣,這是令人很難過的現象

p369一想到失去某種食物餵食你感到焦慮的話,這表示你的生活裡並沒有足夠的喜悅。因此我們建議這可能是你必須正視的第一個問題:為什麼你的人生會如此聚焦在食物?你能夠為此情況做些什麼嗎?

P380如果你能夠與自己同在,放鬆並享受周遭的一切,以及自己所享有的平安,你就會收到指引而進行下一件最棒的是,以達到真正的成功。同時你會享受這個過程,而且始終如此。

p417每個人對自己想要的愛人都有一種概念-年紀、身高、體重,甚至星座,如果這是你第一次呼求一位伴侶,我們請你先放下這些想法。你擔心如果自己沒有在心裡明確設定這些條件,就必須跟麼個不吸引你的人交往,甚至交歡。情況絕非如你想的那樣,這些條件反而是一種限制,條件會過於窄化你的焦點,因為這些條件都是你觀看電影或電視所形成的制約想法

p586體驗你當下的美麗,未來只會是數不盡的豐盛前進,而你會滿心歡迎的只是時機未到。你只需沉浸在當下的創造,以及我們顯示給你的喜樂經驗

摘要by胡愛晏

與神交歡1

2019年12月16日 星期一

地球2019(年)是超級劇烈的 [《愛與光圖書館選集》

Joseph:是的,Q'uo。下一個問題來自這圈子:「地球2019()是超級劇烈的。我們很多人在這裡、都持續感覺到這呼喚越來越強健,不僅僅是我們星球的呼喚,還有那些正在試圖使用這些最終的收割日子、嘗試去極化的人的呼喚。我們如何能幫助那些真誠地想要尋求造物者,卻發現自己迷失了,或者甚至是故意被誤導的人呢?」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在你們第三密度幻象的最後的日子、以及第四密度的首先日子裡[其存在品質是愛與理解],你們知曉,在你們星球表面上、會有多種多樣的實體,它們中的每一個都已經憑藉著振動的老資格而投生,因為每一個實體都有該可能性:在這進入愛與理解的第四密度過程中、達成收割。這些實體正在尋找你們已經品嚐到的東西,也許你們是短暫地,也許是充分地品嚐到的,那就是心輪的開放,以及無條件的愛、自由地給予所有的事情以及在一個人周圍的所有實體。

如果你能夠,在日常活動中、對你遇到的每一個實體,每一個你與之進行了任何類型的能量交換的實體,都讓這開放之心盡可能充分地運轉,接下來,這種在你們兩個人之間,或者在更多人中間設置好的愛之振動,就會在這個星球上、讓每一個尋求愛與光的實體感覺,因為你們真的全都是一個存有。若所有在星球上的實體都是有意識的真理尋求者,則無論是正面、負面、或中立極化的實體,都會感覺到這種愛。然而,因為大多數實體並非有意識的真理尋求者,這種愛的振動,接下來,就會進入該存有的潛意識心智,當這個實體能夠在任何程度上、領悟自己此刻存在於地球上的目標之際使用它。當然,如我們說過的,那就是開放綠色光芒能量中心。

所以,當你是一個真理的尋求者,有意識地察覺到你的尋求旅程時,當你能夠有意識地在任何其他時刻、和任何其他實體分享你的愛之振動時,這種振動就可以為這個星球上的所有其他實體所取得,在時間對那個實體合適的時候、盡可能地為其所使用。

當然,還有其他的方法是你也可以藉此鼓勵並增強這個星球上的愛之振動。那些你們可能稱為「行家」的實體,它們能夠進入一種可稱之為視覺化觀想的冥想狀態,它們也可以將這相同的愛與光發送給這個星球上的所有實體,並且以一種有意識的方式這樣做,於是,這種愛與光就再次是可供取用的,在它有可能被這個星球上的任何實體感知到的時候。

當然,還有很多其他的方式來分享你們的愛與光。你們每一位,作為一個流浪者,都已經帶著各種各樣的天賦進入到此生,這些天賦也許是演講、也許是寫作、也許是冥想、也許是表演,也許是創造這種或那種形式的藝術,要嘛是詩歌、要嘛是音樂、要嘛是雕塑,無論它們是什麼,你們都可以將愛與光注入這些天賦之中,於是,無論你們創造了什麼東西,它都能夠對所有那些看到你的創作的人生成愛與光。

當然,我們不是在說,我們知道所有分享愛與光的潛在方法。你們每個人都擁有很多其他的、你們覺察的、能夠完成這種分享的方式。



---------------------------- 太一的愛與光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2019年11月22日 星期五

解夢

2019/11/23(六) 夢記
夢見鐵門被拉下,我差點出不去,裡面的女店員跟另一男的說趕快開門,另一場景我全身赤裸,情急下拖著二袋白色包裏擋著,搭電梯上到五樓,有個房間寫著心棺,我荒忙問四樓怎走,警衛卻比著往上,驚訝的是電梯往真的到了

然後敲開租過的舊房,裡面亂成一片,四男加一嬰隨意或躺或坐,裡面有個衣櫃擺著10/05/21 疑似過期的罐頭 麥片 等食物
還有水彩和我的舊衣(神奇是同款卻在花紋處相異),我一邊道謝一邊道歉,先拿衣服,說剩下的改天會整理

新的房客說很是困擾也不能丟又佔空間,只能用另一個衣櫥
https://drive.google.com/uc?export=view&id=19C3HyEi0ZbAWCT-gNb1ATjXCfuC2kVn_

2019年11月16日 星期六

夢與意識投射第二十二章之十六D




POLO:「你意識到了才會收手,不然不會收手。不然它是有覺察的,才會有所謂的壓抑的這個動作,或者是收手這個動作。只是那個壓抑變成另外一種壓抑的意思,反而不是壓抑,而是你沒有讓慣性…那是壓抑的慣性…,因為慣性是很舒服的,所以才叫做慣性。有沒有可能是透過理解,其實是對慣性的一種變化,而不是說壓抑慣性。我有一個新的處理方式,因為我當下意識到,所以我其實是採取不一樣的行動的,而不是不行動。」

POLO:「凡已發生的就是最好的安排。」

POLO:「我應該更好的背後就是我不夠好,你不只是這個樣子,就是說你沒有盡力也好,或者是說你沒有發揮你的潛能,你在浪費。當然,他也是不接受自已的狀態,這算是一個衝擊嘛!對不對?不夠好呀!不接受。他也覺得自已沒有完全發揮,對不起社會、對不起國家。你那個東西是說你對不起自已的覺察。我只是這個層次而已嗎?」

POLO:「我沒有不好,但是可以更好。當你講說我怎麼還是那樣,其實你是讓自已是緊蹦的,★溫良恭儉讓可以是我的目標,但不代表我要否定現在的自已。第一階段是沒有覺察的,你是理所當然;第二階段是見山不是山,就是過渡期,就很幹。第三階段就是孔子講的,隨心所欲不踰矩。隨心所欲的意思是我隨心所欲,人家也很爽。我們要把爽的定義開闊一點,他的不爽也是爽。」

POLO:「這二件事情不會有衝突,你不是去做到沒有衝突,而是你本來就不會有衝突,我的做自已,做我想要的。然後全宇宙都會幫忙,所以他們的幫忙或他們的配合,也是他們想做的。所以我們不是去做到…就像我這次去LA有個同學他是修什麼大圓滿法對不對?可是他把它搞錯了,他以為要把它事情事事做圓滿。不是!是你去認識到存在本身,你的展現本身,就會是圓滿的,而不是你去做到圓滿。一般我們在講家和萬事興,你不是去把它做到家很和,不是,是一定都會和,和就會興。★不是你去把它做得圓滿,所以你不是把這個狀況做好,而是你相信這是好的。」

★△POLO:「所以當你做你自已的時侯,如果對方覺得怎麼樣,你也要能夠拓展你的認同而知道這是好的,(學員說所以是認知的問題)對呀!而不是認知到那個東西是不好的。或者是說你讓媽媽生氣了,這也是好的呀!你讓女兒覺得被壓迫了,這樣也是好的呀!可是如果你是從一個現象上來理解,那就會變成是一個新的行為的準則嘛!那行為的準則,你怎麼會有智慧覺得有隨心所欲的感覺?行為的準則就是外在的自我控制嘛!社會控制、法律或自我控制的道德,所以你就不會是隨心所欲呀!」

POLO:「所以你要先相信隨心所欲,別人也會很舒服,那如果別人不舒服,那是他自已的幻象,他的爽是因為他不知道他很爽,他以為他很痛,所以這要引用以前我們講過的『畫面很難看,其實心裡是很雀躍的。』畫面好看,心靈很雀躍;畫面難看,心靈也是雀躍;不管那一種,心靈都是雀躍的。會講畫面難看是因為大家不覺得畫面難看,會覺得畫面難看就是不好。」

POLO:「本來就是愛的合作性冒險,而不是你要去把它變成是愛的合作性冒險,這就是我在講說賽斯的觀念比較是認識論,而不是行動論,或是創造論。他是讓你認識到是這樣而不是你要做到那樣,認識到你是圓滿而不是要做到圓滿。你怎麼做到圓滿?你做到圓滿就糟了,你要知道什麼東西是不圓滿的、是缺一角的,怎麼做是可以更好的。而是你知道我在每個變為的當下都是最好的啦!但我還是會是不一樣的,(學員問為什麼那這樣還是要改變信念?)因為你不舒服呀!如果你舒服就沒事呀!你是舒服的那就沒差,想罵就罵,想打就打,那ok呀!他也不需要覺察,因為他也覺察不來,而且他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本來就應該這樣呀!女兒讓我罵有什麼問題?我叫妳吃就吃,我叫妳睡就睡呀!那妳是怎樣?」

學員問那覺察到不舒服而改變信念,後面那個不就是在行動了嗎?

POLO:「行動是你一定都會行動的啦!但你不是為了行動而行動,其實簡單講佛家講妄動嘛!賽斯講說人類好像都覺得事情不插一手,就不會變好。他好像覺得事情不動就會變壞,所以賽斯講說如果你不要教小孩、什麼都不要做,小孩會比較快活。是要有人行動,但你不用先發制人,你不用做起來等,生命會找出路,最後一定會有行動。★你不用把事情刻意做好,而是認識到不管怎麼做,這件事情都會好。」

POLO:「我不應該怎麼做跟我期望我怎麼做,我可不可以先接受我的期望?它跟外在的現象、行為沒有關係,在於自已覺得『我怎麼這樣?』有沒有可能放手是錯的?一般來講都覺得放手才是對的,會不會我這樣子做剛剛好?有人就喜歡現在被我掌控,或者我需要慢慢變得不掌控,可是還是需要掌控。」

POLO:「我是我自已討厭的過去的那種人。你做的時侯可能沒有意識到,或者他沒有這種感覺。或許過去就是有那樣的需求,就是最好的安排。★那個經驗需要被反轉或重新認識,不然它就變成一件我年輕的時侯有被控制、有被踩線、有被侵犯,那這個概念一輩子放到死,靈魂不會希望是這個樣子。那個經驗是繞著你的信念結構成的,簡單講,那是誤解。靈魂很慈悲的,它一定會讓你再遇到這件事情去反轉過去的經驗。所以你就變成從現在重覆過去,甚至你本來就應該建立一個不一樣的過去。」

POLO:「一切都最好的安排,可是當你眼光夠淺薄、知識夠狹隘的時侯,就會結構過去很多誤解的經驗,過去被對待的很慘、過去做錯了很多事情、過去怎麼樣。★所以賽斯才會講說不要對過去悔恨,如果你對過去的事情一直覺得很愧疚,它不是什麼美德啦!」

POLO:「緊抓著它,就是浪費你的焦點、你的體驗 我已經都體驗到了,那就可以走了,你不用待在一個地方待到你都玩膩但你並不是去否認那個曾經,重點不在於你改變了這個 重點在於你是自由的存在、多次元的存在 這就是賽斯的陽謀,他不是要你解決問題,因為他說得很清楚,問題沒有什麼好解決,就是體驗、就是認識你自已。你本來好像是在談改實相、讓自已變得更好,跟本不是 因為背後真正浮現的是什麼?原來我的過去不只是那種,而是百百種過去 那賽斯就講說歡迎來到未知的實相

POLO:「我只能做到這樣要更正成我怎麼做都是人人好,不是去反省,反省就表示你好像做錯 那是一種講法,並不是你真的處理過去的事情,重點不是在於那個所謂的過去,而是那樣的東西給你現在的感受和信念是什麼?」

2019年11月9日 星期六

夢與意識投射第十七章之二

夢與意識投射第十七章之二

過年期間都是假的,是意識加速

期待有分兩個一個是對自己的,一個是對別人的,那對別人的你也不是那麼好操縱,另外一個你也可以去問自己是不是真的那麼想做?如果是我想做的,那我做的那個當下我就可以去理解到那個行動的本身就是為我想做。所以別人如果沒有回饋我大概不會覺得那麼受傷,但是有回饋當然更好。

如果對別人的回饋有那麼的期待,那麼那個行動的本身並不是那麼純粹的是為了我自己。那個其實並不是我當下最想做的行動,而是我付出的比我當下想要做的還更多一點,那個更多一點是我希望可以從對方彈回來。所以那個變得是有一點對不起自己,你在那個當下有一點對不起自己,所以當別人的身上沒有彈回來的時候,引起的那個不舒服或不滿其實不是他給你的,而是你對不起你自己而產生的。

對方可以做任何的表達,但是我遇到而起的反應那是我的。

你就是不相信你自己,所以你覺得這樣子不好。回到你講的:「凡事都感恩。」可以啦!而且你要相信有一天你會很自動地想要感恩,^_^你不需要把它變成一個形式!像我都會講說不管父母講什麼,我們都把當作是愛我們的。那如果你已經夠成熟,記住!是如果你已經夠成熟!而不是「你假裝」你已經夠成熟!不是行動上的成熟,而是你已經自覺夠成熟,有那個自發,父母親講的話你有三個步驟:「感恩,安心,做自己!」

6如果你的成熟度還不夠呢?前面兩個就不用了,就做自己就好了。他是兩個不同層次的事情,不是所有當兒子女兒的都有那個能耐啦,在那個事情的當下,在那個不同意的當下,對父母感恩。去iPhone我的心,對不對?所以如果前面兩個做不到那就做不到啊!可是你講的那個部分就變得有點像是「我們一定要感恩!」,那就變成是用做的啦!

7做得到當然很好代表你有那個成熟度,本質上了解他們是愛我們的,所以你感恩。我了解到他本質上是愛我的,所以我去安他的心,那也要夠有智慧、夠成熟呀!在那個當下你還做不到,就不用勉強,你就做你自己,做你自己做得到的就好。

8「凡事要感恩善行這句話為什麼會出現?我們可以去想像當初他出現的時候只是做一個提醒,提醒事件的本質,而不是形式。而是你理解之後自然會有的自發性的反應,要不然凡事要感恩、要感恩,就像拿香跟著拜一樣。他們可能是想藉著行動上的形式看能不能影響自己的心性?可是很多到最後都變成形式而已。如果你可以搭配了解那個背後的知識,那那個形式就會變得不一樣。

9不是那個行動的問題,而是對那個行動背後的本質沒有了解而且採取行動的話,他就變成一個很薄的形式,沒有意義。

10我姪女說他每天補習很不快樂,我就回頭跟我妹講說為!你女兒說她不快樂。我妹就說不快樂有什麼了不起?我也不快樂呀!去!去補習!賽斯在這邊對珍講說你父親有他的問題,不是在對珍講說你沒有去處理你爸的問題,他是忽略了這個問題(爸爸有他自己要煩惱的問題),他把爸爸當作一個客觀地、成熟的對象.我想很多人誤會以為說這是賽斯講的話,那是不是親人的問題我都要去解決?不是喔!!

11嚴格來講不是改寫,而是重新經驗另外一個可能性。蘇說我發現我回到過去的臥房,而我父親又在那邊抱怨,我發現他們的問題對他們來講有多麼重要?我露一個笑容,並送給他們一個溫暖的想法。我記起了另一個可能性,我自己沒有生氣,反而送給了我父親一個健康寧靜情緒,所以你看當我們有意識經歷一件事情的時候,你就會變得不太一樣。

12你不是去改變現在的你,也不是去改變過去的你,而是你知道在某一個過去特殊的點裡面它本身就有幾百萬種的可能性跟選擇,你是從哪一點走出另外一條可能性的道路。你那個生病的你還是在,只是以你的角度來講變成一個可能性的潛藏的你的自己。你有一個健康的自己動強烈的聚焦在某一個時刻突破官方的實相而成為現在替代的焦點。

13你們會有覺察,會有改變,某個程度來講也是體驗夠了。

夢與意識投射 22-13

夢與意識投射摘要https://drive.google.com/uc?export=view&id=1-baTQBxbCc7y_DSyeRjNArxUyBZuQ8gt
22-13

感覺到穩固並不是真的穩固而是我相信那個脈絡並且合乎那個預期的脈絡,有一個照步驟來,可是其實每個步驟每個步驟之間,當下之間其實互相沒有影響。這樣才有當下是威力之點,如果你每一個步驟每一個步驟都要接著前一個,那到底有沒有所謂的那個脈絡?其實沒有,除非你相信有。比如說吃完優格,碗一定要放桌上。一定嗎?不一定!



如果要談真正的目標,所有的目標都在這個大目標之下,就是「認識自己」。創造實相是一個工具,他不是一個目的。知道你是什麼而不是你要成為什麼。
你以為你沒有要到,可是其實你也要到了,你要的是認識你自己,不管是成功或失敗的經驗。所以不到你的目標,除非不知道你真正要目標是什麼?
你以為你的目標是賺很多錢,你以為你沒有達到,抱歉,其實你已經達到了。如果你沒有創造到你要的實相的時候,那你怎麼看?這才是重點。那個期待是假的,假裝有一個東西可以追尋,在追尋的過程中你是怎麼認識自己的?是失敗或成功,那個體驗是什麼?


所有的東西,所有的期待就某個程度應該說是最深的程度來講都是假議題。在那個過程中有做成也好,沒做成也罷,你都跟一切萬有一樣得到了「認識自己」。所有的合一都是從二元對立體驗的,說的和平都是從衝突中了解的,要不然活在伊甸園裡面就好。


當初我們學賽斯資料如果是為了解決痛苦就會變成這樣,才需要出戲,才需要淡定。
可是如果你從這個角度切入的話他其實只解決一半而已,讓自己平靜,讓自己有愛,讓自己怎麼樣。
可是如果進入一個更大的範疇,這一切本來就是應當的,該知道的體驗,並不是只有局限於淡定與進入出戲的過程,你本來就是應當要入戲。

所以這裡就會出現一個身心靈人士很大的問題,一直要處於淡定,一直要注意不亂,可是你仔細去想賽斯的觀念跟佛教剛好是相反的,在這裡我們之前就談一個是收,一個是放,所以你怎麼會遇到事情而不去亂搞呢?


我們不如果不要亂,那一切萬有就收回來就好了呀?如果有人認為我們可以達到麼某一個程度然後就永息,賽斯說對不起這不是我們要的,你在賽斯資料裡面找不到這樣的講法。


所謂的意外是你本來有一個信念脈絡,而這個真實的現象打破了你原來的慣性,所以這個時候你就知道「我一直是安全的」這是一個假象,「我一直是可以控制」的這是一個假象。我們被剝奪的其實是那個「想像」。


最近在澄清的東西,你知道那個東西但不代表你一定會在裡面,比如說你知道那個小偷,那個店家,那你一定會在裡面嗎?不一定呀!要出去這個房間的門只佔了10%,那你定會去撞牆嗎?統計的數字那個是給行政、給國家參考的,那不需要引用在個人的身上。


我沒有很厲害,我只是走出那個門而已。







2019年10月22日 星期二

高鐵雲林虎尾站鐵軌

虎尾高鐵有一名女子疑似親密碰觸軌道
2019/10/22(二) 0912 810車次北上停駛約7分左右後,官方廣播因xx因素延遲9分抵達台中站

發車https://drive.google.com/uc?export=view&id=1rLiTZcBdeTGsspqvWUa3nj7RY4q2Hys7https://drive.google.com/uc?export=view&id=1oD9o4pW6_T4WFF-EtVlXFhWUcJw-RhdB

2019年10月19日 星期六

問賽道夢與意識投射第16章之3

https://drive.google.com/uc?export=view&id=1iauewa77GFUTR6VedzevQ4dqlawgBFG-


對老天爺不信任才會覺得都要靠自己


你是受你的意識流所掌控而不是日常生活的前因後果所掌控


自我不決定事情,自我在做交辦的事情,自我就是理性上在物質生活實相,因為那個內我沒有辦法處理物質實相,因為內我只能說我要幹嘛?然後自我將她形成有意義的模式。


自我就像是政府,政府不能掌握得很緊,因為政府就是來協調而已。政府不能完全自己做決定,政府就是自我,有一部分要來自於內我,就是民意。


對自我來講他需要評估或是有沒有侵犯?有沒有立即性的危險?多於這兩個他的拿捏就更難了,因為他的拿捏可能是來自於限制性信念。如果是自我來拿捏的話,你的限制性信念更多,自我就會說那我不要。是不是逃避其實是以結果來論,如果你又遇到了就代表其實你是逃避。那個跟隨衝動的地步或許不會馬上達到,可是如果你一直跟隨衝動的話就可以。



2019年10月18日 星期五

問賽道 角色 第一堂

問賽道角色第一堂


Polo:「好。」

:「我覺得聽現場的效果比較好,像上次聽現場的呀~

Polo:「效果比較好?」

:「對,效果比較好。」

Polo:「我們的東西網路上都可以聽。」

:「網路上可以聽?」

Polo:「對,好。Ok,好,怎麼會來?先講一下。」

:「我是白天在南投呀!那個秘書就跟我說那妳就是…當然是先想要來,我一直以為南投到這邊好像…」

Polo:「很近?」

:「沒有車子…」

Polo:「哦?」

:「對呀!沒有車子來,所以一直都沒有想要來這邊上課,那天就是想說看禮拜天有沒有課可以過來上,翁秘書就跟我說我平常就可以來了,不用等禮拜天啦!她說斗六都來了,妳在南投而已怎麼不來?這樣子啦!所以我就上網看有車子來這邊,我就來了。」

Polo:「這樣要搭多久?」

:「搭很久耶!我五點五分的車坐到這邊六點四十。」

Polo:「那妳聽得懂台語嗎?」

:「聽得懂呀!」

Polo:「近廟欺神呀!」

:「哈哈哈!」

Polo:「就是在那個地方呀!那個地方的人都不會想來上,像上次有一個是從新竹來的。對呀!所以,妳是被騙過來的就對了?」

:「不是被騙過來的,我沒有啦!我一直很想來啦!這邊一直覺得很遠這樣子啦!所以翁秘書會跟我說,那斗六的都來了那妳不來?這樣子我才來啦!」

Polo:「那妳知道我們在上什麼嗎?」

:「今天呀?」

Polo:「對呀!」

:「今天我知道啦!我不知道啦!我知道名稱啦!」

Polo:「對呀!」

:「我有上網去看啦!」

Polo:「那看了感覺怎麼樣?」

:「我不知道上課內容是什麼?呵呵!」

Polo:「嗯,ok!來,這位同學要叫什麼?」

:「隨便叫什麼同學都可以呀!」

Polo:「不是,這位同學一直問我在外面有沒有辦?我說在外面目前還沒有辦,上次問的。」

:「因為你上次說今天要公布呀?」

Polo:「是。」

:「所以我以為你已經找好了。」

:「在外面上課喔?」

Polo:「對呀!」

:「上戶外的課,校外教學這樣。」

Polo:「戶外的課就不會錄音。Ok,講一下怎會進來?」

:「怎會進來,就走進這個門進來呀!就是…反正好玩嘛!」

Polo:「這樣講好了啦!上次怎會問我說可不可以在外面辦?」

:「不知道耶!就突然想到。」

Polo:「是覺得在這邊氣氛很不好?」

:「不是呀!就是這樣的課在外面辦一定會更有趣。」

Polo:ok!那知道我們這次的主題嗎?」

:「知道呀!」

Polo:ok!那威爾森要講什麼?」

:「我沒有要講什麼啦!我是覺得說是不是一定要趕來趕去這樣?」

Polo:「怎麼說?」

:「因為我常會發現說我在講事情在講進度這樣這種感覺。」

:「是嗎?」

:「對呀!比較…不是工作方面啦!是別的方面。」

Polo:「好!所以我們要怎麼開始?因為今天還滿尬尷的,就只有一個人報名。兩個是陪…讓它成為團體。好,所以…因為我後來才看見喔!基金會都沒有宣傳,剩下沒有半張DM這樣,」

:「那有?」

Polo:「有嗎?那這些DM拿去幹嘛?」

:「就拿去看呀!」

Polo:「拿去看一看就領悟到這樣?就不用來上了?呵!好!所以我們要怎麼開始?大家覺得咧?主題是『角色、覺色、絕色』…」

:「腳色?」

Polo:
「對!也可以念破音字。好,講一講大家目前的角色是什麼?對,因為我自已也不知道我的角色是什麼?像我工作的東西,其實我媽從來也不知道我在幹嘛這樣。因為我畢業之後就在電台當那種地下電台的主播這樣子,然後播新聞。後來又去研究生死學,然後我媽就說研究那個死人骨頭也有人付錢給你嗎?就當研究生死學的助理這樣子。」

:「出家以前?」

Polo:「出家之後的,對!然後又去當建國黨的黨工,反正我做過的工作或那個角色大概都不是一般人會去做的事情,對,所以角色變換一直很多啦!那其實我覺得賽斯在談的從角色…因為我這一次我在想說好像每個人都有一個主要角色,對,如果從上班時間來講。那是不是可以在這個角色之外有其它的方式可以讓你扮演這個角色有更豐富的表現嗎?更豐富的表現或者是說更順暢也好,可以改變那個角色,那當然透過中間的那個字就是覺察你自已的角色,對,所以想說先讓大家從自已的…你現在怎麼認同你自已的這個部分?因為像賽斯在《靈魂永生》談到的就是說你不要以為你講的你自已就是真的你。」

「所以你的認知侷限了你…簡單講…能耐嗎?然後侷限了你可以發揮的東西這樣。好,那這位同學…她堅持要叫【這位同學】,呵呵呵!這樣子很困難喔!因為總有一天我會不小心就講出妳的名字了!所以妳還是找一個名字好了!」

:「這位同學就可以了。我覺得這個問題很有趣,因為從以前到現在我一直有想到一件事情很好玩,就是小的時侯呀!就會一直想要確定自已是誰?不管是從妳的名字是誰?然後妳做的事情是什麼?妳喜歡什麼?妳討厭什麼?總之這些東西好像要擬定一個什麼才能確定妳是誰這樣,就有時侯這樣的過程…可是…接觸賽斯之後好像又進到另外一個地方。」

Polo:「忘 了我是誰?」

:「對!妳要忘了妳是誰妳才能夠更成為誰。更成為誰,更是誰這樣子。可是回想到以前的那個過程就會覺得很有趣,但是這…也…怎麼講?也代表就像我們從一切萬有出來去體驗什麼、經驗什麼,我覺得是一樣的過程的東西,從剛開始一切萬有出來想要擴展自已的意識、自已的經驗,可是在剛出來的那種情況,當妳從一團什麼東西分裂出來,妳會很需要一個更細的、更明確的什麼才能夠知道自已是什麼?我會覺得說讓我想到說我生為人的經驗是這樣,那靈魂的經驗也是同理嘛!」

Polo:「所以妳目前的角色是什麼?」

:「目前…」

Polo:「妳覺得…?」

:「…目前的角色要從什麼角度來講?」

:「是不是?」

Polo:「對呀!妳覺得妳目前的角色是什麼?」

:「目前的角色?在地球上?」

Polo:「妳再講下去…」

:「…在地球上…」

Polo:「…這位同學下次就不來了!」

:「哈哈!」

:「為什麼?她講的聽不懂。」

Polo:「我不知道。聽得懂她在講什麼嗎?」

:「知道呀!」

Polo:OK!好,那妳繼續講。沒有啦!我就是問妳這樣子嘛!那妳看妳要怎麼回答?」

:「對呀!對呀!那我在地球上的角色就是在一個地方工作,然後是某些人的女兒這樣子。」

Polo:「某些人呀?」

:「爸爸媽媽呀!」

Polo:OK!」

:「對呀!然後某些人的姊妹,某些人的朋友,這樣子,這是地球上的。那我自已的角色…」

Polo:「是。」

:「…我前兩天才再想這個,就覺得自已是一個設計師呀!覺得是建築設計師也是室內設計師也是畫畫的設計師,反正設計自已人生的也是。」

Polo:「妳是專門設計別人的?」

:「對對對!有些專門設計別人的,然後這兩天在想這個就覺得很有趣這樣,設計自已想要想什麼?想要活什麼?想要過什麼?想要反映什麼?對!這就是現在的角色。」

Polo:「設計師?」

:「對!」

Polo:OK!」

:「人生設計師。」

Polo:「好,那所以妳的角色是什麼?」

:「換我講呀?那我來上課不是要聽老師講嘛?」

Polo:「因為我們不是演講,所以…老師不會一直講。」

:「呵呵呵,應該都差不多啦!你是說…角色?」

Polo:「對,妳扮演什麼角色?」

:「現在生活上的角色呀?」

Polo:「對呀!」

:「那就是女兒呀!媳婦呀!太太呀!媽媽呀!這樣子。」

Polo:「那覺得怎麼樣?」

:「以前覺得自已每一個角色都做得不好,那現在就不會那樣想了。」

Polo:「沒有這樣想之後?」

:「其實我還一直都在…有時侯很矛盾耶!」

Polo:「怎麼說?」

:「就一個題腦很題痛,題裡面想的東西很多。會拉扯,你知道嗎?」

Polo:「是。」

:「就很多種想法,你知道我的意思嘛!」

Polo:「怎麼說?」

:「常常一件事情就會有好…很多種想法,那現在就算是渾沌未定。其實…所以我說要來上課就是這樣子啦!」

Polo:「對呀!所以我們上課會經過問答的方式去…」

:「我目前的狀況是這樣子啦!就是大概書還看得不夠多啦!還要繼續再加油,這樣子。所以才想要來上課呀!」

:「那有先預想過這門課是怎樣的情形嗎?」

:「因為妳現在想說就要扮演一個學生的角色然後就不要發言這樣?」

:「沒有,最主要來聽老師上課這樣,呵!因為我來這邊是第一次來。我平常在家裡是看書、聽cd而已。」

Polo:「可是其實我突然覺得我今天好像第一次來,就是這個氛圍呀!這個情境呀!」

:「就好像第一次帶課?」

Polo:「對呀!好像第一次帶課不知道要幹什麼…」

:「不過你…」

Polo:「…然後非常緊張…」

:「…你訂這個題目應該有你想要表達的東西?」

Polo:「已經表達在DM裡面了。」

:「我沒有拿到DM。」

:「是哦?」

:「對呀!我就上網去看到這個題目,然後就覺得滿喜歡的就來了,所以我對現在的角色還不是…還需要再學習呀!所以我才會來這邊呀!」

Polo:「大家有什麼…問題要問她的?」

:「就她自已都沒有說得很清楚,所以就會覺得很模糊這樣。就會想說先幫助她這樣。」

:「給她更深入這樣?」

Polo:「那你不想放過誰?」

:「沒有呀!我不想放過誰?」

Polo:「好,那這樣講好了,你覺得那個角色最讓你困擾?」

:「現在呀?」

Polo:「嗯。」

:「現在…現在…都差不多耶!」

Polo:「意思是?」

:「呵呵呵…現在…其實以前最大的困擾是當媽媽的角色,現在就是小孩子長大了,我會學著…學著…像兩個孩子都在台中工作呀!念書呀!我就學著放心,學著放心…不要…我是一個很會操煩的人。有一點什麼事情,晚上就很容易沒辦法睡覺,很容易胡思亂想的。對,那對小朋友這一塊就是因為看了賽斯書,聽了演講以後我就可以很放心這樣,那妳們聽了覺得怎麼樣?」

:「剛剛學員有提到說有些渾沌不明的狀態…」

:「嗯。」

:「…那現在覺得好多,那這個過程是怎樣轉變的?」

:「其實喔!我覺得要改變的話要有時間呀!看了文章以後或是聽了cd以後,好像自已會慢慢變,我是這樣子啦!我是覺得改變需要時間的。」

:「那有沒有比較印象深刻的是什麼樣的東西去觸發到什麼的,好像關鍵性的東西或就是一路慢慢的、一點一滴的改變?」

:「我實在沒有想到今天來上課是這個樣子,都沒有…」

Polo:「我也沒有想到。」

:「沒有這樣子想過,只是知道說…」

Polo:「所以在看視訊的就忍著點喔!我們還在磨合。」

:「有那個視訊呀?」

Polo:「沒有,只會照到我,不用緊張。」

:「而且聽妳講話的聲音也不一定收得到。」

:「那老師該講呀!該多講呀!」

Polo:「會啦!之後到我就會講,然後呢?」

:「然後?什麼然後?」

Polo:「所以妳沒有想到今天會是這個樣子,可是今天說真的,在場的人沒有一個會想到今天會是這個樣子的。」

:「真的,就比很多團體更奇怪這樣子。」

:「可是我覺得今天很特別,因為我今天早上…」

Polo:「是。」

:「…比較晚來嘛!然後我就會比較晚走,可是我就在想說我今天為什麼會比較晚來?今天本來照理講應該是正常的時間可以到的…」

Polo:「然後就可以提早離開的?」

:「…就可以正常的時間離開的。」

Polo:「哦!」

:「對對對,可是今天我一醒來就是比較晚的時間,對不對?來到這邊就晚了,然後就會晚一點走這樣,可是我就會覺得這個是…」

Polo:「冥冥之中…」

:「…有意思的事情這樣子。」

Polo:「所以…威爾森今天為什麼會進來?如果我們用這種覺察,反正這是你創造的實相,對不對?」

:「對。」

Polo:「雖然我們表面上都不知道。其實照賽斯的講法,我們早就知道了。只是沒有去覺察會變成這樣子。」

:「所以我後來決定踏進來就是想到這個。」

Polo:「哇~~~,所以其實事情也不是前因後果,不是我叫她進來她就進來了,是二家想要自已進來。」

:「我是…」

Polo:「好,妳不是二家…」

:「我是這位同學。」

Polo:「好,這位同學。好,ok,我稍微講一下…」

:「她還沒有想到…」

Polo:「好,我知道,我的意思是說乙學員知道我在講什麼嗎?就是說我們在談信念創造實相而那個實相的創造第一個是我們要的,第二個是妳本來就知道會這樣發生。從身心靈的角度,那現在就是在講說各自去覺察到底我怎會…今天在這樣的小團體室裡面扮演這樣的角色,那在自我的意識層面好像都沒有去預期到,對…」

:「剛剛還在想說奇怪我每次參加活動都會事前打電話問一下會不會開班…」

:「所以今天就是…」

:「今天沒有問。」

Polo:ok,那威爾森接著講。」

:「講為什麼會來喔?我因為在賽斯村沒有上到你的工作坊這樣。然後會覺得想要討論自已一些事情,就本來有想說要討論一些事情還是…」

Polo:「所以就懸在…空在那邊?」

:「就會想要有人可以聊天還是可以聽…可以上課這樣子。就不知道有什麼機會這樣子,對呀!」

Polo:ok!」

:「來的時侯就說沒有人呀!那也ok,就這樣子。然後…如果預知就會發生,預知就會發生的話就會覺得…遲早會發生的話…反正就是會上就對了。因為我算第一次上這邊的課這樣子。」

Polo:「其實大家都算第一次。二家(甲學員)也是第一次,必零(乙學員)也是第一次。」

:「我是…這位同學。」

Polo:「我是說上問賽道…哦!這位同學,二家非常怕大家知道她的身份這樣。」

:「你不要再配合我了。」

Polo:「呵呵,因為我之前大概都會記得同學的名字啦!那有些學員就說polo老師你怎會那麼厲害?都記得每個學員的名字還樣子,然後我還記得誰說了什麼事情。」

:「來上課的學員不多?」

Polo:「對!大家都誤解了,因為上我的課的人實在太少了。就像上次…這次去賽斯村雖然說是颱風來所以沒有去,可是其實另外一個原因是沒有人報名呀!」

:「沒有人報名就可以去玩呀!」

Polo:「對!對對對,本來也可以去玩的。好,因為…剛威爾森在講的時侯我就在想說,對!其實某一個程度…前一陣子我開始在思考這個課的方式,因為其實上到後來都有點是在提問…」

:「嗯。」

Polo:「…然後在解決問題的歷程,所以我才會定一個主題說希望把賽斯的觀念可以借著主題呈現的方式、提問題的過程當中把它道到那邊去論述。那順便談一下賽斯的觀念,對!那我是覺得說這一次。可能還滿有意思的,雖然還在磨合的過程。那其實現場來講,大家都算大師級的人,可以做不一樣的討論,因為本來我…設計這個課的意思…我最初的DM是擺了好幾張、好幾本賽斯書的方式。那希望大家透過討論賽斯書,那才是問賽道的感覺。那後來其實有點像是諮商,那也帶出某種模式來。在團體裡面討論問題,然後做一個信念上的覺察這樣。所以我在想說或許也是又要改變型態的時侯了,那我常常會覺得說雖然是沒有預期的但代表你已經準備好了。雖然在聽的人會覺得這群人現在到底在幹嘛?一直在磨不出個東西來這樣子。好,那必零(乙學員)呢?妳從來都會打個電話問有沒有開班…然後今天…」

:「今天沒有問呀!剛剛來了才知道說咦?怎只有一個?應該打一通電話。」

Polo:「那我剛剛還在想說那甘脆不要開了,然後我們會計就跟我講說同學是從南投來的,然後讓我有不得不開的很多理由這樣。對,OK,好,所以…大家想怎麼進行?因為我也不知道。」

:「好,那我可以講那個角色嗎?對呀!就會覺得我一直扮演…」

:「我覺得威爾森非常適合上這堂課…」

:「妳知道我太多瘡疤了,不要再往後挖。」

:「沒有呀!是分享,你知道嗎?」

:「我很容易去扮演別人這樣,然後別人看到我的大部分都是看到我扮演某個角色…」

Polo:「在演戲?」

:「對對對,像我說如果很害羞或很內向的話,沒有人會相信我這樣,因為他們會覺得我扮演的不是那個角色。可是事實上某個部分的我是那個樣子的,扮演給大家看的就是很搞笑…很樂…也沒有很樂觀啦!就是滿搞笑然後滿好聊,就是…然後角色這個部分…就是最近會覺得別人看不到我另一個角色這樣,就是跟我比較近的人才會到那種角色,然後那種角色是我平常不會讓很多人看到的這樣,對呀!然後現在在基金會扮演很好玩的角色,然後在討論事情的時侯扮演二個角色…就是我所有的角色依狀況分二個角色、二個角色這樣。」

:「一對的。」

:「對。」

Polo:「一對的。」

:「都一對的,像我如果跟別人談我那個談戀愛的…跟別人訴說我談戀愛的狀況的話,我也會分成二個角色就是跟女生說的話就會比較…感覺,然後跟男生講的話就會比較進度、近期內怎樣怎樣。對呀!然後在工作上也是這樣子。一部分就會覺得事情會做得很好這樣子,另外一部分就是你的角色事情都可以做得很好然後很順、不困難這樣子,然後另外一個就是…另外一個是什麼?另外一個就是…」

:「不給我錢、不給我休假…」

:「對對對,不給我錢、不給我休假,就這樣子。所以我會發現我很多…在很多角色裡面我會把它分成兩個比較極端的角色來演這樣…」

Polo:「所以?」

:「…最近就有發覺…發現到這個狀況,然後就想說…對呀!分享一下這樣子。」

:「你最近才發現這樣子?」

:「不是呀!昨天…昨天就有一個人從台北來呀!她聽我講兩三句話…她就是很困擾…然後她聽我講兩三句話…她就台北開下來台中然後想跟我聊聊天這樣,然後她就是一個很理性的女生嘛!然後非常不認輸這樣,然後她談戀愛也是像趕…像談進度這樣,然後就發現到我也有這個部分這樣。她談戀愛就比較緊迫…」

Polo:「該怎樣就怎樣…下一步…」

:「什麼時間點應該…」

Polo:「是不是該握手了?親嘴了?下聘了?」

:「昨天跟她聊就發現她很接近我的某個程面這樣,我覺得很有趣看到那個程面這樣,我之前沒有看到。」

Polo:「所以這樣表現兩個相對應的角色到底是…你覺得它是你的怎麼樣?一種手法…」

:「一種…」

Polo:「…還是說比較安全怎樣?比較…」

:「…通常我會覺得比較安全,因為會讓別人莫名其妙的是這個角色到底是誰?就是你到底是怎麼演的這樣子。」

Polo:「嗯嗯嗯。」

:「對呀!」

Polo:「所以有想到什麼?」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