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4日 星期六

健康之道1-5

健康之道1-5個案研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zIKmNC30yY

賽斯講說不會因為你過去做了什麼,然後現在就會怎麼樣。https://drive.google.com/uc?export=view&id=1z0Gd9z23YFi3ARomXLfs_WTUsiXYEiSA


你如果沒有體驗完或者體驗到一個程度,你要覺察也沒有那麼容易,你根本不用擔心你會提早覺察(學員引用王醫師提到不用當思想警察,時時刻刻檢查自己的信念),但是你可以放棄覺察。我們不用擔心太覺察這件事情,哪有這件事情?你來這裡本來就是要覺察(認識你自己),沒有什麼覺察太過度的。



o(^^)o你不要擔心你相信的是對的還是錯的,反正只要你對自己誠實,就算後來證明是錯的都沒有關係,不然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夠認同你自己?假設一下你10年之後會變得更成熟,那你什麼時候要表達?你如果不能這樣子認同你自己,那你就是不相信你的自發性!所以你只要對自己誠實管他是對的還是錯的?這個命題你根本可以不用管!你只要相信你認為是對的就可以了。今天你摸到大象的鼻子然後覺得大象像蛇,你要很勇敢的講出來對!大象就像蛇。不然你要等到10年後摸到整隻大象嗎?可是你要怎麼知道10年之後你會摸到整隻大象?你會永遠沒有辦法對自己的自發跟表達認同.


賽斯說你不用為你的存在做辯護,要不然你要哪一個時間點?哪一個成熟度才能夠表達?而且你預設一個完美的你,完美的大象。你會變得什麼都不敢講。為你自己發聲,只要你帶著誠實就可以了。


4618秒(健康之道1-5)

「渴望於了解,不懼於比較,輸贏於典範」


一定要比較,多少人像是身心靈shopping一大圈,就是因為不比較,一些阿沙不路的都來當講師,身心靈界的很怕比較,說比較就會陷入二元對立。不要說大家都好,我就說那就參加念經團就好,後來真的有成立類似念經團的團體,頌經團.不是什麼東西是好的你就都拿來用,因為典範的改變,理論的昇華,你唯有透過比較,知道他的理論基礎,然後才知道高下,要不然你去問許醫師,他其他的也是讀很多啊。


我的意思是說就算是錯的你要錯的徹底,要把你跟人家學什麼喔?你覺不定。如果你自己茫茫渺渺的時候,你用在自我檢視下你就會不確定,你會問這個對嗎?對嗎?遇到哪一個老師或學派,你就會跟著變,只因為他站在台上你在台下,所以賽斯有講說你們可以質疑我


 非信念式的覺察方式跟信念式的覺察方式兩件事並沒有衝突,不過如果都已經痛到要吃藥才能去上課的時候,為什麼不覺察這件事情?


有狀況第一步是承認你那個狀況的存在的,第二步是接納呀,當然也接納不接納,對自己正面的詮釋或正向的行為,那個部分你要去想為什麼要這個東西?你不這樣去詮釋,很多人都把它解釋為太理性,廣義的來講是心靈的一面鏡子,狹義來講是信念創造實相。






健康之道1-3

健康之道1-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BG_bpGIKfI

△POLO:「今天有人吵到妳,妳會怎麼做?可能隱忍一陣子,後來妳就自已找到方法,然後就解決了。比如說旁邊的人很嘮叨,就變重聽。妳不知道有些先生是用這種方式的嗎?然後他老婆就心想老了,耳朵愈來愈重。騙肖呀!我是故意關起來的。他沒有改變實相,他改變一種感知的方式。然後以一種感覺的關閉做為代價。所以關到最後,你會五感盡失。」

△POLO:「疾病可以做為一個保護措施,以防萬一自我採取的行動失效,失效有一個部分當然就是不敢採取嘛!或者採取了沒有用。所以那個就會被保留著,in case。就像許醫師在講說很多人留著癌症像是金牌,我要是好起來的話就完蛋了。我要是好起來,所有利潤都沒有了,所有的令牌都沒得用。這樣一來,就會變成你人格的一部分,疾病就不會好。那賽斯就講說其實疾病最容易好的時侯是剛開始的時侯,因為當它變成你人格的一部分,你就習慣於他了。當它變成你人格的一部分的時侯,就比較難去處理。」

△POLO:「他們有口臭是他們的問題,我聞到口臭是我的問題,怎麼理解口臭是我的問題。就像我們之前在講敲地板的聲音,你聽到的聲音是你建構的。他的口臭是他建構的,可是你聞到他的口臭是你建構的。如果我把外在的東西真的當客觀化,我就會沒有辦法處理,我就會真的是受害者。外境跟我自已的感知,這本來就是兩件事情。」


△POLO:「我為什麼對那個情況會有情緒?因為有情緒就是我的事情。可是如果你今天把它想成是它是故意要侵犯我的,他就是故意不刷牙、不把口臭用乾淨,每天來哈~~~~。妳有意無意這樣子想,如果不是,妳怎會是受害者?」

△POLO:「妳不敢犯錯就是表示妳很容易犯錯,因為妳錯過,或是看人家做錯過被罵到狗血淋頭,不然妳為什麼那麼怕犯錯?要把事情做對?★像我們常講的我們做錯,人家批評我們,都是對方的問題呀!我們怎麼會有問題?都是對方的問題,他罵我們也是他的問題。」

△POLO:「妳會形成一個對這件事情的理解,為什麼要這樣?因為人類是靠這種認知記憶起來,我不是去記事件,我是去記一個概念,那以後有這種事情發生的時侯,我會馬上認出來,然後我就可以迴避。我今天如果被蛇咬了,我記憶中如果一個像蛇的東西,我就要趕快跑。所以就會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我不容許自已再被咬二次,我就會對這種東西特別敏蛻,這就是信念,幫助我們不用再去思考、不用再去覺察的行動。這就是信念不管是不是限制性,它有它當初作用的原因啦!你就不用思考。所以信念可以用思考跟覺察來破解。所以我們說覺察自已的思想跟信念來改變。反過來,我們不用想,想都不用想就可以避免。過去可以稍微看一下,但重點是在於那個信念的保留。」

△POLO:「一個人對妳做的惡不會做出超出他所認知的惡,這是他善意的表現。不會超過他所知道的。或者你也可以這樣看,今天他沒有做得更慘,就是他善意的表現。所以妳不是在一個悲劇裡面,過去怎樣發生不重要,是妳現在認為發生的事件,妳有怎樣的信念?信念是妳現在護持著的,從以前握到現在。這個才是重點。不然妳怎改變過去?怎做當下是威力之點的練習?我這樣子講是在幫助你可以建立一個怎樣子的信念?人跟人之間其實都是善意的啦!當一個人沒有對妳做更慘忍的事情,那就是他的善意。他就是善意,那前面那個動作就是蠢而已,然後沒有覺察,等他有覺察,就不會再做更進一步的。所以我對於『人是慘忍的』是對當時的誤解,可是衝擊太大了,我懶得再去回想那個狀況了,我就趕快記得這種東西,我就迴避人跟人之間的衝突,就不會遇到那麼慘忍的事情,我就不會落入那種創傷的情境。」

△POLO:「你所謂生病的時侯,你也是安全的、你也是健康的、你也是受保護的。地殼的變動,壓死了旁邊很多人,你還是受保護的,無論他們自已的懷疑或憂慮。賽斯講說我們就是會因著外相來判斷,你如果依著外相來判斷,你就會懷疑跟憂慮。我腳斷掉,這怎可能是最好的安排?我怎會是受恩寵的?然後腳還會斷掉?★ 所以不要從實相來判斷你是不是在恩寵的狀態,你永遠是!你不要懷疑跟憂慮。賽斯講說這種人會覺得他自已是被支持的,事情終歸會對他們有利。實相沒有改變,你要怎做?■繼續相信!■不管實相變得多不好。就算沒有,其實你還是在一種安全富足的狀態裡面。」

△POLO:「你如果要花很多心力去排斥,那比去做那件事情更累。」

△POLO:「就算你有負面信念,你也不會是無助的。他可以學會再一次做選擇。你的信念變了,舉手投足就會變得不一樣。」

★△POLO:「簡單講,如果你不高興,就表示你一定想錯了。如果你跟別人有衝突,也一定都是別人的錯,你也想錯。反正什麼事情不爽,就一定有問題。所謂的正常就是一路爽到底。如果有所謂的不爽就一定是你想錯了。沒有第二句話,一定是你錯,但不是你做錯,而是你想錯。就算你昨天殺了人,你今天也沒事,知道嗎?我說的沒事是說你不會因為這樣就不快樂。賽斯說如果一個人為他過去所做的事情而感到愧疚,它不是一個美德。要不然什麼叫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但是會不會被判刑,那是另外一件事情。重點不在於你受過去事件的影響,如果我們是受它所支配,那當下是威力之點就會崩解。」

△POLO:「去找出變得更好的些微變化是很重要的,你是以一個它會變得更好的角度去找出證據的,我跟妳講,隨便找都有。妳相信他會做好事,妳一定會挑到。信念會主導你的實相,也會主導你的證據,這句是廢話,但是很有用。」

△POLO:「賽斯講說你把疾病命名,其實是對康復很不利,因為你有了那概念之後,隨之而來的背後系統就被你納進來了,不管是在網路上找的、你的經驗談的或醫生告訴你的,你就被限制在那裡。」

△POLO:「故意就屬於侵犯,侵犯主要涉及的是主觀的意識而不是客觀的現象。」

2019年8月23日 星期五

蛇斷食、生酮飲食加搞笑肚皮舞的減重過程心得by胡愛晏













剛開始的時侯真的很不適應,我還記得第一次進行四十八小時斷食,復食還限定生酮飲食時,那種覺得吃不飽又不能吃想吃的東西的感覺。覺得撐不下去。後來連第一次的七十二小時斷食都進行不下去。只能溫和地先以二十四小時一餐慢慢調適。每天量體重,更是挫敗。還有不減反增的情況,心裡想都白費功夫了。而且整天都幻想要吃吃到飽的,一心一意心想復食後要大吃特吃。

下意識覺得都吃不飽了,那來還有力氣可以運動?


斤斤計較體重計上的變化,到後來索性不看,或者只有在減輕時才紀錄,否則就覺得信心大受打擊。我立下目標從八十到六十,並且立志在突到七字頭到六開頭時,就先寫個里程碑的心得文。終於近一個多月後,達到69.9,也算是進入到六系列了。到後期,四八小時斷食+七十二小時斷,已比較適應。更是加入了爬山、游泳、上健身房、跳鄭多燕、肚皮舞為樂,瘦下來的速度更為順暢。
 
胖到很緊的褲子和衣服,總算有比較鬆的感覺了。也愈來愈有信心持續下去到終極目標。也比較敢看著鏡子中的自已,而比較不像從前那麼自卑了。
 
以上簡單附上照片比較。
7/17斷食之前79公斤

7/19 77.8
7/20 77.3公斤
7/23 77.4
7/25 76.4
7/26 75.3
7/28 74.9
7/31 74.2
8/9 73.2
8/12 73.1
8/15 72.5
8/16 72.2
8/17 71.8
8/18 71.2
8/20 71.0
8/21 70.9
8/22 70.7
8/23 69.9
至於想看肚皮舞的則在粉絲專頁「迷信殺青」fb影片中有,就不另外放上來,做自已熱愛的運動,就會享受其中而不覺得痛苦,與大家分享^^


2019年8月21日 星期三

給妳,我的愛

老婆,妳是我的光,是我的中心圓。
謝謝妳的存在,照映了我完整的另一半面向。
謝謝妳的愛,像是福氣包。
謝謝妳的陪伴,這二年多年來的風風雨雨,多虧有妳。
謝謝妳,當我照顧好自已時,我就能回過頭來感恩妳的好。
如今回想點點滴滴,才知道妳已經在無數次的細節上,對我很包容了。
無盡的感激,在我的情緒風暴,在我的陰暗面中,在我的自卑裡,在我的種種層面下,
妳是我的空行母。

我愛妳,在我狀況愈來愈好時,我愈能體會我原來身邊就一直有愛不曾離開過。
謝謝妳,我的親蜜伴侶。
愛妳。
感恩與祝福,欣賞與讚嘆。榮耀妳,榮輝太一無限造物主

2019年8月18日 星期日

神聖可可儀式 108/8/17(新店)心得

 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NewAge
 標題  [哈拉] 神聖可可儀式 108/8/17(新店)
 時間  Sun Aug 18 20:57:40 2019
───────────────────────────────────────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263241127216344/
 Lahinna Infinity 神聖可可 愛的儀式
何老師的fb文宣是這麼介紹的
什麼是神聖可可儀式?

可可樹相傳是羽蛇神賜與阿茲特克公主的聖物,可可樹的果實“可可豆”在古印加及古瑪雅地區被尊稱為「天神的食物 Theobroma」,經常出現在和生育繁衍、崇奉神明相關的儀式上。

在古代的中美洲地區,可可豆被當作貨幣來使用,擁有一顆可可樹等於有了一台製幣機,因此可可也被視為豐盛的象徵。

神聖可可與一般人認知的巧克力或熱可可不同,神聖可可通常沒有甜味,由最高品質的純可可豆製成100%原味天然,具有療癒身心的作用,在儀式中使用有助於打開心輪、清理太陽神經叢,讓體內的生命能量活絡流動~


心得:
當天早上,我對於山區的路不熟,用了導航,選了最節省時間、最快的路程,結果卻是最難走、最波折的山路,一路急踩煞車,好幾就怕煞不住。探路完回家選了第二條比較花時間的路,結果一路順暢,都是平路。也沒有真的比較浪費時間。

「我到底在急什麼?我到底在省什麼?」我跟另一個男學員分享(他也走同樣的GOOGLE推薦的路),原來求快反而慢,想節省時間反而難走。

參加可可儀式,本身就不期待會有什麼死藤水的效果,報名時連填寫參加的意圖都懶懶的,總覺得巴夏不是說要零期待嗎?但,我還是寫了個「淨化」的理由,後來在享用可可時,我的內在意象不斷浮現「放鬆」的字眼。

何老師家的靈貓拉菲,放鬆地躺在沙發上,卻又個著警覺,在儀式進行中不時地巡場,偶爾近我的手指,聞了聞我的手。我懷疑拉菲瘦了,因為看見肚子的毛皮似乎沉下來。這也許只是我的投射,最近積極投入減肥中。採用美維老師引進的蛇斷食。我心中很清楚,我真的真的希望體態變瘦,不管付出多少代價。我是那麼急著看著體重計上的數字,每當聽到有人對其他人說胖胖的也很可愛、有福氣時,那就像踩到我的地雷一樣,暴跳如雷。「那你為什麼不變胖?等你變胖你有辦法看待自已這樣嗎?」

「什麼時侯才可以瘦到目標的六十公斤?」我心中是急的,嘴巴上不說,對於每日量體重的斤斤計較,卻是在意的不得了。我彷彿像是JOJO冒險野郎裡,削去時間的老板,直接到結果。於是乎,當我選較快、較少時間的路,我走得心驚膽跳。當我忙著努力呈現數字變化時,我對於過程的等待,失去所有耐心。

老師問為什麼來參加可可儀式?我回答,不曉得,有一天醒來,我就轉身向山裡走去了。沒有開啟阿卡西紀錄體,也沒有通靈,更沒有前世今生或是上師的指點,身體帶領著我,儘管頭腦是計算這樣好嗎?但我的身體與心靈,就是跟隨直覺來報名了。

並沒有一口氣喝掉可可,然後張大眼問老師「為什麼什麼都沒發生?」「為什麼我沒有開啟七脈輪?」「為什麼我的身材沒有一夕之間產生變化?」

先是聞,停著,讓子彈飛會,氣味在鼻間走動,看著這杯聖杯,末了,輕啜一口。沒有無限吃到飽,先搶先贏,喝愈多愈划算,有的是放下對結果的期待、預先設定的意圖、非此不可的設想,有點像賽斯說的自發性吧!奇蹟就是不受阻的自然。只是讓它發生,甚至是「讓」這個字都是多餘的。不是促使,也非推動,它就這麼發生了。我想起POLO老師常說
的英法百年戰爭,如果你在第九十九年失去對和平的信心怎辦?結束戰爭的日子沒有到來怎辦?老師在健康之道導讀說過,重點不是勇氣,也不是沒有勇氣,是信心。相信它總是會到來的,那一天,不知道。但就是繼續相信就對了。這也像《一的法則》與《愛與光圖書館選集》(RA資料與Q,uo原則)談到的「信心的一躍」。你不是先確認半空中會有階梯或
有人接住你才往前走,是因為信心,自然就有辦法。那就像《超靈七號》的小書中,談到你想要方法,其實是忘卻了自然而然的神奇之道本身,所以你才需要。

像極了漫畫裡刃牙提到「所有的技術都是不純物」,你有見過獅子需要書與google嗎?

何老師在開場說我們沒有那些假鬼假怪的儀式,她的聲音溫柔卻沒有一些瑜珈師後繼無力的發聲的情況,堅定卻沒有咄咄逼人的氣勢,有種穿透力,卻非硬塞或冷銳的強殖。如果不是怕踩到人,我真想滾起來,像是身在草地般。沒有加糖,是老師精準的直覺。謝天謝地。開剛始的酸苦,化在嘴中,入喉,暖胃,二個小時半啜飲一杯之後,沒有飢腸,沒有
亢奮,很神奇,不會想進食,反而有些睡意。像是想要進入夢鄉潛伏與內我連結的前奏。

事情會自動發生,事件會自已照顧自已。

過程中每個人的反應不一樣,我就不形容其他夥伴的狀況,我只談我的流動,想要跳舞。有點想哭,有些悲傷的情緒如哽在喉,伴隨著低吟,內在的蘇瑪利之歌,我從坐姿到站姿,我的身動想要活動,反而不太想說話。那種氛圍很微妙,好像我愈近肉身載具,我更需要的是多傾聽,而非是一直努力爭取什麼、說服什麼。

「我好想撫摸我自已」明明渴望著。「可」是很多字的偏亮,大大著驚嘆就變「奇」,加了「人」就變「何」,摻入了人的眼光,理智開始問為何?何時?何地?水加可,變河。木加可變柯。可是「可以」,也是「認可」,加了口,變「呵」護。我帶著淨化的前題,實則想瘦身,來參加神聖可可儀式。到最後,一日的沉澱,我清楚不已,我需要放下「
被認可」、不斷叩問「我這樣可不可」的模式。問我到底怎麼了?我做錯什麼?我值得存在這世上嗎?為什麼我要的總是沒發生?我什麼時侯才可以結束這一切?

這裡不會有人告訴你可不可以,也不會有人頒發許可證書之類的東西。日與夜交接之際,小提琴(或大提琴)在社區每天黃昏時段響起悠揚的樂聲,事後回想,仍是令人舒服不已。他似乎也沒有問天問地問人說他可不可以彈奏?但卻又又音樂的形式參飲了這場聖典。而這杯可可,是我這輩子不斷尋求重要他人、社會稱可的投影。我太害怕做錯了。我太需要權威贊可了。某種程度,我也開始「苛」求身邊的人。「妳這不可以!」「我都可
以,妳為什麼不可以?」我恍然大悟。

於是,只要我做的事,聽到的話,有稍稍被感到否定、不認可,我就像火山一樣大爆炸!我內在是多希望我一直是不偏不「倚」的呀!沒有崎路,不會走錯路。當伴侶說我在嘿什麼嘿?我就破口大罵,以為她在否定我。當她說如果我不方便幫她買東西的話,她就自已買好了。我視為要脅或嫌棄我做得不夠好。我內在昇起全力的反抗與發神經般的連珠式碎念與抱怨、指責與控訴。

「內心深處是深深覺得自已不夠好的,不被認可的。」這樣的命題,以致於外界任何事物或說的話,我都不當聯結地、高敏感式地穿心劍,自插已身。無數次的刀山地獄,無盡的無間。

不下數十次,當被另一半抱怨為什麼走錯路?為什麼那麼久還沒到?你不是知道路嗎?我就發瘋式地、歇斯底里地在路上尖叫痛罵著,那妳來!我以後再也不載妳了!我不允我有犯錯的可能,他人不「可以」不認同我,我一定要做對、走對,不能可有可無。不可行是件可怕的事,有失敗的可能性不是件好玩的、彈性的多重腳本,反而是不確定性、戰戰競競的動軏得咎。

這可以嗎?那可行?這怎可能?

這杯可可的迴盪之湯、餘音之飲、況味之樂,持久發酵與細胞交流電般穿刺著,久久不去。醒思再三,發響無窮。



-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