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1日 星期六

問賽道高雄篇28《黃色小鴨來了》

問賽道高雄篇28《黃色小鴨來了》2013/9/21

我們對件事情想創業或不想創業,想工作或者不想工作,要不要限制小孩看電視還是要多鼓勵他學學才藝?就我們自己要怎麼看?在那個過程當中我們要怎麼看待自己?我想吃藥或者不想吃藥?颱風天想上課又不想上課?到底要讀賽斯還是光的課程?都讀?可以嗎?還是兩個都做可以嗎?或許對很多學習身心靈或者賽斯的你或許會知道兩個都不對或者都對,但是還是有一個拉扯的過程,當你這樣講的時候他也是一個看待的方式,就是你把它看待成過程。那個受體也不太會影響,對不對?或許過程拉得很長或許拉得很短,兩方面都沒什麼好擔心的。

不否認人有喜怒哀樂這些東西,但是我會特別去抓悲苦的感覺或者去抓喜樂的感覺,我是想貼近什麼?或是那個東西可以讓我憶起什麼?我們去捉某一種感覺其實也是在找一種連結,如果是一種常常會去做某種很辛苦的事情,就像你去抓那種悲苦的感覺,那個長久下來就不是我們願意去理解的東西,你會發現其實我們跟誰誰誰的連結不會只有那一個部分,所以再更進一步來講,你不會因為沒有做這些連結或重複性的行為,你就會失去他。你不會因為被男朋友或女朋友甩了,去整理你們共同的房間,那一段記憶就會不見了。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可是我們會怕是不是弄一弄那種感覺就是失去了,這段經驗跟這一段經歷要去跟誰要回來?所以我就一直持續那一種方式,你會覺得說好像用很多種方式可以保留,就一般人來講對死亡的儀式,像我就常常跟我家人說我如果死在外面就不要去認領,看誰倒楣誰就去收屍,你們就不要出來,省得麻煩。你會以為一些行為重複就可以了讓你不要忘懷,可以保留著他。


我們是在我們看到的眼裡面認為,我是在他的狀況裡面看到自己覺得我們是這個樣子,我會希望他獨立出來其實是在我眼睛裡面看到的他,我們不可能真正理解一個人的想法或是狀況,我們可以理解我們所認為的他的想法跟狀況。認識東西都一定會有一個架構,如果離的太遠、差得太離譜就變成框架,其實再用我們的思想去跟他撞擊,可是那個東西是你以為的他,而不是真正的本質。但我們不是比較成熟或者是我們有議題在當中的時候,我們會容易產生投射。就會說你怎麼還這麼依賴?我就是這麼討厭你依賴,所以你就一直把它往外推,他其實是一直在要你的認同跟支持,其實也沒那麼糟糕啦!就像結婚說我們希望得到你們的祝福,可是不祝福嗎?我們還是要結婚!如果你們有祝福我們會比較爽一點,不會因為你們沒有祝福就說我們是不是不要結婚?或者是要離婚?

你不能給對方所有資源的時候其實不需要一口拒絕,或者冠冕堂皇的話叫他要去獨立或幹嘛?先同理他,你要拒絕他的時候先同理,然後再講出自己的委屈或者沒有辦法。

當你講說我是不是對他太好的時候,其實我們是落入一個到底教小孩怎樣才可以輕鬆?讓小孩教我們才會輕鬆。你如果每件事都要替他想,我是不是第一次帶他去做高鐵寵壞他?那個東西就是我在講我教育他的責任,你如果覺得是你要教他,這個歷程你會累,最簡單的就是你要整個反轉過來,其實可能不是大人要教小孩,大人教小孩是過紅綠燈這種奇怪的事情,那我們可不可能有一種典範的轉移?我們如果可以認為我們生小孩就是來補身子的對不對?為什麼都把生小孩當作拖油瓶?或者養小孩很累?

一個理解架構出去其實就已經確定我們的行動了,我們生小孩是要他來教我們的,不是生來教他的。同樣一個情境對每一個要學習的人都不一樣,你不用採取預防性的思考,我這樣子做會不會影響他的人格?製作會不會減少他的應對能力?這個觀點跟賽斯的扣上之後就是你不太相信這個小孩子的自發性跟他選擇的藍圖嘛!你如果相信上天的安排,那你教那麼多做什麼?

黃色小鴨是一個單純的東西為什麼會變那麼紅?不一定要看到鴨鴨才會有幸福感,有的是說吃到北京烤鴨才會有幸福感,被小鴨吸引的感覺,是要抓住什麼?是被吸引什麼?展現純真等我或者發生療癒的效果?大家在生活中發掘小確幸,嚮往那個合體感。2,300,000,000人加一隻鴨子7其實是2,300,000,01隻鴨子,所以你心中的那一隻鴨子到底是什麼?有創意,另一個是設計家的理念,這個是小時候澡盆裡的鴨子,勾起那個記憶感。一個是大家都參與,我也去看一下比較有話題。再來是政府官方、商業者,因為有話題就有商機。一個現象的聚集,它可以怎麼被討論?連鴨鴨鴨他根本之前連鴨鴨是什麼都不知道,我們也根本沒有買過給他,他也說要去看。什麼事情好像層出不窮,有一個話題然後一窩蜂,覺得有多好,後來就部落客開始反思,寫些什麼東西,到底有什麼意思?沒事找事做,這是一個看法,就是無聊。還有群體反應的需求,當然我們會這樣談是因為他可以引起種集體的回應,像烤肉也是最近20年的事情,表面上是烤肉醬的廣告,可是其實也不是,怎麼會因為一個烤肉醬的廣告就這樣?每一個人都有一貫的理解群體事件的態度,只是我們這種理解群體事件的態度會變成看待實相的扁平化跟單一化的覺受,很多的操蹤,你理性都覺得這哪有什麼?他有那種情感機制上的操弄,烤肉或洪仲丘的事件一樣,他根本就不會是單一的現象,我們從情感上的連結來講,在看總統職位或是一個電視的節目,賽斯的看法是怕你的小孩會被影響,因為他本來就是展現群體的,不可能造成直接的影響的,是人們在造成媒體的影響。他只是我們的一個呈現,是情感可以被操縱,而是情感的強度夠了砰到架構一而成為實相。這樣的情感的集結和台灣人這個時候的需求的展現,那個地方獨特性的反應不是我們表面上看的情感可以被操縱,反而是情感的強度凝結了的而在物質實相產生。那物質實相只是需要有一個人來代理這個位子。

群體的事件、群體的東西,一個杯子、一個颱風、一個小鴨,其實都是一樣的,一個洪仲丘事件,一個大埔被拆事件,有多少人就多少個物質實相的類別,你對待一個小鴨的態度、對待一個洪仲秋的態度、他都跟你有關,所以賽斯在談感覺基調的時候就說你看你周遭都是哪些事情?他是一個怎樣的呈現被你評論?不說你看到這些大型的事情就說是一股無知人民的瘋迷,可能你有一部分的調性就是會這樣。單行道、你聽到的訊息,不管是不是人家跟你講的,基本上他都成為你實相的一部分。


2018年4月19日 星期四

POLO老師的《方格子問賽道》紀念版的開箱文

POLO老師的《方格子問賽道》紀念版的開箱文
by 胡愛晏 2018/4/19

一、開箱影片 https://www.facebook.com/Awanderershandbook/videos/215463825894486/
一、開箱影片 https://www.facebook.com/Awanderershandbook/videos/215463825894486/
千呼萬喚,POLO老師的《方格子問賽道》紀念版上市了,感謝賽斯文化,感謝POLO老師一家人,感謝曾經參與問賽道的學員或網友,謝謝大家。
紀念版的封面,紫色的基底,給人一種神秘能量的想像 「問」字是鮮明的綠色,象徵了盎綠生機,一高一低的錯開,彷彿是解答、是傾授,卻也點出了只是視角不同、立足點不一罷了。老師曾有過《天問,為何是是賽斯資料》的視頻。在他生前,也有人問為什麼老師會生病?老師以幽默的方式自我解嘲是他學得不夠好,不是賽斯資料差,至於為什麼生病嗎?這個問題的答案要用一輩子來回答,你準備好了嗎?

老師走後,也有學員慨嘆,以後沒有人可以問了。也有學員搖搖頭嘆道,上千個小時,大家問的問題不外乎那些生活中的掙扎,都答過了,還是有人一再問。我想,「方格子問賽道」並不是提供一個簡單的、即食的、方便的、速食的隨手包,這非老師原意。而是畫龍點睛般引你入室,還不能解決你疑惑的,還沒有盡興的,請進來賽斯藏經閣吧!請更多加讀賽斯書吧!這也是老師一直推的,重點不在於創造實相、改變實相,而是認知自我、認識自已、了解未知的實相。後POLO時代,老師像是深度會心般隱居幕後,這次不再有「好,誰先開始?」的小型學堂式課程對話,是真正的隱退到架構二去了,你我開始學著自問自答,而非向外追求更多的權威、專家解答。這也許就是老師的良苦用心,留下滿臉疑惑的你,心中更多疑問的你,你們要找回自已的力量,尋問心中的答案。如此,問賽之道,回歸本心,像是結束、離席,也更像是重新開始、以更廣大的實相延續與發散。

書的封面是一顆顆的小圓,宛如各自的實相泡泡,小圓與中圓和大圓,在圓與圓間的交界處,是我們每人實相的匯聚點。我們共創造了「看來一樣的」馬克杯,實則如賽斯說的每個人看到的都是專屬於他自已的馬克杯。一點又一點的光圈,各自發光,各自精采,偶爾暗淡,會有說法者現身,提醒你內在的智慧。誠如賽斯苦口婆心引領你了解與重新憶起內我的愛與真理。鮮緑的標題,台南大地講堂時期的彩色照片,內頁中插畫的小樹,樹下開講,樹下分享、街頭對談、街頭問道。禪機已到,昔人遠矣,生機再現,餘音繞樑。老師以更鮮綠、更活力、更鮮明、更有生命力的突破物質方格限制方式去更大的架構遊歷四海了,曾有學員夢見他又在上問賽道,說不定,此時此刻,老師以宛如賽斯二、賽斯三、賽斯四的疊加或滲漏,進展出POLO二、POLO三?持續他的問賽大道?這場生命賽事、價值完成的賽道一直沒有中止過,正如開花結果、小樹變大樹般傳承生命的本質扣問下去,如觸鬚般、氣根、樹根般綿延不決,又紮實、又踏地、又自然。

老師您為什麼走了?老師以後我們要問誰?接下來呢?再來呢?
我想老師早有解答,請翻開第六十二頁,「我的問題無頁外求,只需由內自省,而我的存在就已經證明,我一定可以尋找到最佳的出口與方向。」

想更認識POLO老師與其問賽道的新朋友們,想溫故知新的老朋友們,去吧!這塊大秘寶,就在那裡。



二、學員感想:
「他有蘇格拉底,用最樸素原始的方法,在街頭催生大家的智慧。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小菜


三、內容摘要【認為有所不足才會努力進步,這有錯嗎?】
      
賀文成:一定要認為有所不足才會努力進步,這有錯嗎?若有,那要如何改變呢?
  
Polo:沒有錯,但也不是對錯的問題,而是信念創造實相。因此,若要改變懊悔的實相或情境,你得改變信念。新的信念可以像這樣:「我還不錯,但是

我有興趣學更多。」
  
賀文成:但……我還是會怕,這會讓我過去所依存的價值觀消失,讓我感覺到「失落」!
  
Polo:你只會失落那份事前的焦慮與事後的懊悔,沒有更多了!
──摘自《方格子問賽道》


四、賽斯書外傳方格子問賽道朗讀
朗讀 youtube
方格子1
https://youtu.be/utV4M9iZUE4

方格子2
https://youtu.be/jrKOgTHtS4c

方格子3
https://youtu.be/utV4M9iZUE4

方格子4
https://youtu.be/1QU-zAJ0f-w

方格子5
https://youtu.be/utV4M9iZUE4

方格子6
https://youtu.be/YW4MIUD2GYo

方格子7
https://youtu.be/OYmLD00Wfx0

方格子8
https://youtu.be/OYmLD00Wfx0

方格子9
https://youtu.be/OYmLD00Wfx0

方格子10
https://youtu.be/OYmLD00Wfx0

方格子11
https://youtu.be/hrPBdLMTdyU

方格子12
https://youtu.be/xEc86sVVZbY

方格子13
https://youtu.be/YW4MIUD2GYo

方格子14
https://youtu.be/YW4MIUD2GYo

方格子15
https://youtu.be/YW4MIUD2GYo

方格子16
https://youtu.be/rYTidmjm-Zw

方格子17
https://youtu.be/-LCWHgW_Nx4

方格子18
https://youtu.be/-LCWHgW_Nx4

方格子19
https://youtu.be/RPrOd2ySWiI

方格子20
https://youtu.be/RPrOd2ySWiI

方格子21
https://youtu.be/tNctCpTN3So

方格子22
https://youtu.be/RPrOd2ySWiI

方格子23
https://youtu.be/RPrOd2ySWiI

方格子24
https://youtu.be/RPrOd2ySWiI

五、個人心得
Polo老師的問賽道足跡遍布台中、豐原、高雄、新竹、桃園、彰化、台南、台北等
地,甚至街頭亂談地以蘇格拉底式的對話帶領出專屬其風格的「問賽道」。在戶外宛
如街頭藝人又彷彿哲學家般以閒談方式將賽斯資料深入淺出,帶入生活之中。那
是無法被模仿,也難以取代的個人風格,老師感謝許添盛醫師介紹他進入賽斯資料
的領域之中,從此以後,一門深入。老師將賽斯風釀為一罈後勁十足的美酒,那
紮實結合其理解的問賽之道,在會心團體、在工作坊、在問賽道的課程、在綠園
道、在愛河裡各種激盪與醒腦的衝撞,打入人心,旁觀者或事後取語音檔的賽友
(賽斯家族愛好者)們更是借由老師無償上千小時的語音檔的分享,每每宛如親臨
現場,在那些談笑聲之中,生命中的種種難頭彷彿都迎刃而解。方格子是老師早
期與其高中好友設計的對話,雖然實際上課的錄音檔轉謄,但一來一往間、一問
一答也方便引領初學者,當然比不上心靈談話的深入性或是團體上課時得以聽取學
員不同意見的多元性,卻是精簡後抓取重點的易讀性。那些困擾、那些爭扎、那
些使我們糾結在心中的生活種種議題,我們好像都希冀透過神來之手,一筆解決
就好,但文字或學員的經歷分享終將是敲門磚與心鏡,回歸賽斯書籍、回到個人心中
那股力量、回去生活中的具體落實,才是老師最樂見的。老師選擇於106年6月6日
離開架構一,我想,我們心中的老師大概不會期許學生們應該愁雲慘霧才算敬師
重道。大概會像頑童式笑著俯視著我們,從架構二、三、四,是喜悅?是興奮?
是迎接新的進展的好奇?是一身輕?是帶著更多的熱情準備再分享?

我總是憶起老師爽朗的笑聲,他不愛為了「身體健康」的目的性而運動,心寬
體胖,卻是種坦露撫肚般笑佛的灑脫與自在;他不畏懼衝突,正因為是最深信
和平的人,才不怕表達意見,甚至是丈怒金剛,那是理解背後的愛而非世人一貫
的手法,將「家和萬事興」這種狀態當成手段與表面目的。我不覺得身為一個
老師就應該維持什麼必然的樣本與傳統認為的典範模版,這就像期許許醫師永
遠不會感冒一樣荒唐,也因此,老師最後因病離世不代表他對賽斯心法的理解
失敗或是不夠踏實,相反地,正是恰恰活用了信念的改變,才能多在物質實相
體驗這麼多年。老師最後的九界巡禮,想來彷彿是在生前以工作坊、見面會般
的暗示告別式,只是當時,誰都沒有想到,也許,我們都在內在早知道了,只
是不捨,只是假裝不知,才能透過這偽裝機制繼續體會與驗證物質實相吧!當
然,賽斯說過證明的事就留給比較差的人去做!老師生前在問賽道社團帶領學
員們一起玩「一加一大於七」的創造樂透與露營休旅車,雖然表相看來並沒有
實現,但重點從不在「證明結果」而是過程體驗。老師以一生來示範,一身的
風範也不證自明,老師體驗完,可以畢業了,我們心裡都清楚,靈魂還沒體驗
完,就是所謂的「價值完成」,是不可能跳級或逃學的。如果表象有,也只是
暫時的幻相,正如老師常講的,創造實相不是重點,重點是未知的實相、了解
自已,內我是來體驗的,對於靈魂沒有好與壞之別,就只是感受、只是刺激。

老師還常提及「困難的事一定是錯的」,「凡是因為擔心或恐懼而去做或不做
的都是錯的」,有時明明有衝動,我們卻一再評估,非得要算計後果才肯行動
,怕被說太魯莽,怕說做事都不考慮前因後果,但老師一再提醒我們「心因外
果」,「跟隨衝動」,衝動本身就經過內我評估了。全台各地,遍地開花的問
賽道,萬變不離其宗,大多數的疑問與難題(對自我來說)全圍繞在相似的議題
上,「到底要不要辭職去做自已想做的事?」、「追求夢想要不要等現實齊全
後再行動?」、「家庭、情感、志業、健康、關係、金錢、生死、信仰」都脫
離不了信念。那些課程,學員們真摯的分享;那些迴盪,師生們的餘音繞樑,
老師雖離場,卻仍然就像在現場一樣,只是是無病一身輕的電磁實相狀態吧?
他來過人間,他活過,他留下精采的問賽道課程,他影響過的人事物,他留給
我們的無限懷念,他激發起與他接觸過的人那內在的原本力量,他完成了其靈
魂此生的價值體驗,揮揮衣袖,飄然遠引,也許,偶爾想起我們的呼喚,會分
身來到我們的夢中。也許,老師已對準其它實相的焦點了。但曾走過的問賽之
道、曾走說過的話、曾留給我們的感動,隨著時間的發酵,不會消失或變淡,
將會愈醇愈香的可口與回味再三。

僅此,紀念方格子問賽道再版,Polo老師,謝謝你,帶來的一切。
而我知道,這條問賽之道,由您帶起,將永不止息。


六、2010年,距今八年前的問賽道介紹
https://pilikang.blogspot.tw/2010/09/polo-8-by-whoiam990914.html
POLO問賽道 胡說8道 by WHOIAM(胡愛晏)99.09.14

一、奇名
POLO這個名字一聽就不易忘,好記又好念,念念不忘,更想知道為何如此命名?
印象中似乎是與金牌五虎將綜藝角色諧音或聲音有關。不管如何,四維八德的四維
合之為「羅」,與台中賽斯總會主任名字中「珍」字組合與賽斯資料的傳書與寫書
者有神奇的相似。更何況在《靈界的訊息》:「一如平常,賽斯用我們的「存有」的
名字叫我們,我是魯柏,羅是約瑟,比爾是馬克。」那麼,羅老師的筆名與代稱會
不會才是他「全有」的真名?又或者在暗示著我們所有一切皆為代理性工具正如
POLO杉是服飾是「安全的間接代替物」、「裝飾的間接代理品」、「季節具體而
微的可替換物」?所有的實相、信念、表徵、事件、境況不也如此?
從萬山不許一溪奔、覺醒、角色覺色絕色、你準備好了嗎、遇見如來境、打開潘朵拉
的盒子、愛恨情仇等蘊含形音義多重意涵的取名也可瞥見一角。

二、奇課
問賽道三字一目了然、了然於胸,POLO老師曾開宗明義指出因霹靂布袋戲
俠刀蜀道行「問俠之道」而來。霹靂布袋戲 " 俠刀 - 蜀道行 " :「

俠者,以仁為本,以義為心,以情為神.情字,友情,親情,愛情,同情,

包含天地萬象,人間百態,任一種會引動各種心緒,皆是情感.

所謂俠之道,俠,以仁變化,有能力的人,積極保護弱小的人群.在

仁之前,積極維護正義,這就是俠.再仁德之前以武行俠之事,即是武俠.」

而問賽斯之道恐怕遠比俠之正義更寬闊、比夾、狹之義更深遠。透過小團體式的
對話與分享、深入淺出與一針見血的併用,或是追問、或是反問、或是自問自答、
或是以問代答、或是不問不答、或是問中有答、或是答中有問,偏偏不斷扣緊
「答案就在問題中」、「問題不是拿來解決的、問題是來被了解的、了解問題則問題
自動解決」的課程核心理念。

三、蛻變
2008-2010年間的問賽道幾經轉折、轉換、轉化、轉變,從成員、課程副標題、
時段、收費方式以及延伸的會心團體、工作坊等,來來去去的學員或是固定常客或
去而復返或一去不回或斷斷續續等,每一個出去與進來的變化,每一期六堂課的
內心火花與心海水花都有不同的展現。曾經知名度不高的草創時期來的是小貓兩三隻
,曾經以自選六堂的彈性上課方式卻空無一人,曾經小房間幾達上限。到後期開花
結果、花開葉綻、果散四方,每個人不再是原來的那個人,課程也不再只是課程,
不但長出「問賽道專題講座」的枝葉也開出「工作坊、深度會心」等花朵,甚至
放上網的錄音、影音、文章也以免費、口耳相傳、網路互連、電郵、下載等方式
推之、廣之、延之、伸之、成之、長之。

四、品牌
在許醫師將賽斯口白化、書面資料簡明化的志業做到極致之後,POLO做的不是
模仿或對立而是在光譜的另一端上努力耕耘。獨特的課程名稱、鮮明的廣告文宣、
生動的哲思標語、用心的引經據典、咀嚼後的去蕪存菁,建立起賽斯學派輔導老師
群中獨樹一格的風範,無人出其右的以原汁原味的賽斯語錄切入學員生活分享,罕
見的以賽斯為主、以各家為輔(如儒家顏回、佛教思想、聖經語彙、道家寓言、新
時代各派等)之融合活用,POLO曾說他對其它派別不如賽斯的精深,表面上看來或
許是自謙對它家學說的鑽研不足,實際上是對賽斯的用心之深已非它派能比。看
似罷黜百家、獨尊「賽」術的疑似偏狹,實則是過盡千帆皆不是之後的「除巫
山不是雲」,有點像是一招打遍天下,如果夠專心夠相信,真的一個道理走遍天
下。我相信在此之前與之後,POLO老師的出家際遇、社會運動、電台經歷、留學生活、
輔導訓練、實務經驗等在在都間接或直接促進與昇華了「問賽道」的靈活運用,這
已變成沒有人可以取代的獨特風格和課程典範。更重要的是,POLO是個品牌或問賽
道是個品牌之後,點出了每個人自已的招牌「馬克杯」反思。


五、成員
不可否認的是問賽道即便展延成專題講座,其人數也不會如許醫師固定演講的
暴滿。那怕是在中正紀念堂的「第一個孩子照賽斯書養」之大容量講演場所,成員
的數量、學員對POLO的熟悉度與接受度都恐怕不如小房內類「緊密封閉」小團體
的開放度、向心度、信任度、接受度。大場面的推廣效果當然是較多元與多量的,
可是以深度與密度來論,恐怕一切的起源-「問賽道」成長團體是最有效與方便的
,而某種程度上來說,選擇踏進這房間內的學員們,已「問」「道」過無數次了。
這些初次拜訪的「生員」或資深的賽斯書讀者們,都已經或即將經歷一場場的心靈
暴風雨,某個方面來說,問賽道的問道者是勇敢的、好奇的、冒險的、下定決心的
(即便可能退堂鼓或被辛辣嚇到或再度自我防衛等),而以事後旁聽者、線上旁觀者、
文字轉讀者等各類型有形、無形成員都是想要追求原因、答案的靈魂。在語音、影
象、書面等各種轉譯性質的間接代理後,震撼性與頓悟性、現場生動度與觀念流動
力都不如親身參與、親臨現場、實際上課來得強。這些奉獻他們/她們各個人生篇輻
的學員們,無異是勇敢蛻變的蝴蝶。

六、載體
無疑的人是身心靈複合體,肉體是載體,交通工具是信念實體化的載具,物質界
器具皆是靈魂體驗(一切萬有的三個兩難之局)的代理性儀軌。在問賽道的各個變體
出現後,更令人看見賽斯資料的無遠弗屆的各類載體,不論是即時通化的問賽道黑金段
方格子專刊,開放贊助推廣與認購的問賽道專題講座、首次突破語音不清限制而納入
影象的問賽道(Q賽頻道)線上影音、未來即將出書與光碟的問賽道專冊。那文字、那音
、那影、那原始資料、那延伸閱讀、那場地、那成員、那帶領者、那邀請者、那參與者
、那隱身者、那工作坊、那會心團體、那微網誌、那部落格、那書面廣告、那電郵宣傳
那標題分享都是有趣與豐富的載體。

七、實現
POLO老師以「夫妻與子」的三人核心家庭走出賽斯之道,以賽斯書養小POLO,以賽
斯資料為游刃有餘的處世之方,以自身原生家庭的互動實況來身體力行賽斯理念,並
走在學生的前面做為燈塔式的典範,那並非高高在上的遙不可及標竿也非生硬冰冷、
嚴厲無情的標本,反而以最具說服力與創造力的生活實例來照亮世界。誠如其言,POLO
老師或許是傳統派別中的五十陰魔,也或許正如自訴的「上帝派他來毀滅世界」。無論
如何,敲醒你深睡的靈魂警鐘,重建你失憶已久的神奇之道,毀滅你自以為安全與固定
的舊有信念世界,讓你看見並掌握自已的世界創造力。行動伴隨著信心是最有效的,但
實際行動是因著信念而來的,而重點甚至不再於「行動、創造、實現」的証明、表示、
應驗(賽斯說:「証明的事留給那些比較差的人」),真正的根本之道、核心理念、關鍵觀
念在於「信念」二字。因信念而實現,而非因實現才有信念。行動因信念而來,而非行動
產生信念。因著擔憂或恐懼而去做或不做都是最差的行動。做什麼、實現什麼都在其次,
重點是你怎麼想,這也是問賽道不斷反問的濫殤。

八、方法
問賽道上課的方式,一開始可能先說:「今天先要誰分享?」或有人侃侃而談或有人
沉默寡言或有人欲言又止,或有人欲罷不能或有人不復歸來或有人一言難盡,或有人不
停重問或有人深陷幻相或有人當頭棒喝,或有人直指人心或有人旁敲側擊或有人循序漸
進……,方法有萬法,法門有千千萬萬,怎麼做?用什麼方法,一向都不是問賽道的答
案與要點,Seth Way是在「你創造你的實相」、「信念創造實相」、「實相本質」、「
意識投射」,如何做、手段是什麼?從來不是也沒有標準答案,以賽斯書中的句子、以
魯伯與約瑟的例子、以「信念為何」的段子來開放一扇門、開啟一盞燈。用學員的生活
實遇、POLO的親身實例、賽斯書中的短句來觀察與檢視、反思與釐清那盲點、死角、隱
幽的背後信念。


七、【內容簡介】與購買資訊
以下引自賽斯文化臉書


找回自己內在的力量

本書編著者Polo是位精研賽斯書並一門深入的心靈輔導師,多年前,他和朋友透過「MSN」設計對話,以一問一答的方式討論賽斯思想,而開啟了本書的

原始構想――方格子裡問賽斯之道,最後將這些智慧結晶整理為文,形成這部精簡易讀的作品。

Polo老師的「問賽道」足跡遍布全台各地,在戶外彷彿街頭藝人又如哲學家般,以閒談方式將賽斯資料深入淺出地帶入生活,釀成一罈後勁十足的美酒。

他以賽斯思想為核心,句句精準、鏗鏘有力的分析與回答,交織成各種激盪與醒腦的衝撞,打入人心;每每在談笑聲中,將賽斯心法落實運用在個人的日

常,幫助人們看見自己,找回力量,生命的種種難題也迎刃而解。

雖然Polo老師如今已離開物質實相,但是他對這個世界懷抱著許多美好的想像,如同他常說的,「沒有前因後果,只有內因外果」;這些獨特、清新與不

凡的見解,仍散放著影響力,活在人們的心中。

【推薦人的話】

彷彿星際大戰的篇章,Polo此生幾乎只是一個前奏曲,我知道,他來生將延續此生的功課與使命!希望本書的出版,能夠將Polo的愛與智慧與更多人分享

,也把他對太太世芸、兒子喵喵喵,及家人的那份愛,透過「問賽道」的精神傳遞下去!

──賽斯身心靈診所許添盛醫師

【編著者簡介】

Polo

本名羅崇誠,中興大學數學系畢業,英國薩里大學社會心理碩士。一生致力於追求宇宙的真理,創立「賽斯・問賽道」,擅長以蘇格拉底式的對話協助學

生發現自己的無知之知,曾經在街頭開講,並從2010年開始直播自己的課程,並將語音課程免費分享在網路平台。他曾介紹自己:「我是個腳踏實地的理

想主義者,所以過好自己的生活與推廣理念並不衝突。很簡單的想法,我希望能以最簡單的方式來傳遞賽斯思想。有地方、有人、就有我。」如同九大意

識家族中的佛德,勇於挑戰禮教與體制,覺得人生最重要的是愛與自由,自我要求嚴格,不斷將賽斯心法落實於生活中,選擇讓孩子在家自學,嘗試反轉

洗腎,即便到生命的最後,依舊肯定與熱愛賽斯心法。

【目次】


關於賽斯文化

〈推薦人的話 〉 許添盛

〈原序〉 Polo

〈紀念版序〉 翁世芸

〈母親的話〉 廖秀美

01賽斯是什麼?

認識自己真正的存在並不只限於肉體,而賽斯的存在就是最好的證明。

02我創造我的實相

你不能改變任何人任何事,但是你可以改變全世界。

03行動的勇氣

勇氣與懦弱並沒有好壞之分,而是不同信念下所產生的行動差異。

04做人很悲哀

感覺是你最好的判別準則。但要記住,是「快樂」而不是「安心」喔!

05親子之愛

大部分青少年是不能體會父母親的用心的,但也要知道,一般父母親的用心方向是錯的。

06畢業與失業

沒有全面的焦點,只有焦點。焦點會佔據你視野的全面。

07偶像救贖

我就是那個一直拿水果與佛祖做交易的人。

08金融海嘯避險之道

錢不在你手上,是因為你不吸引錢。

09罪惡感與良心

除非你刻意傷害別人,否則你感受到的罪惡感都是人工的。

10死亡的恐懼

當我們意識所能觸及的範圍,隨著信念的改變而擴大,我們也將不再只是認同於物質世界。

11穿梭實相之間

我們總會用既有的三次元「在地」觀點去詮釋它,就像拿著一張廉價的明信片,去說明這就是哪裡。

12沒錢怎麼辦?

生命不會因為你自我的注意力只在「沒有收入」或「收入減少」這件事情上,在其他面向就完全靜止不動。

13上帝開窗了

「神」或「內我」從不關閉人類的門,而是直接開窗。「關門」只是人類未覺察的誤解。

14我您老師勒!

生命藍圖是自己設計來面對的,但是,如何反應卻是當下的你來決定的。

15怎麼講不聽啊?火大!

我們為了不讓自己因外在刺激引發的焦慮而變得失控,所以會想控制或規範小孩在某一種範圍。

16我又做了蠢事?

 你只會失落那份事前的焦慮與事後的懊悔,沒有更多了!

17認識自己的象徵系統

這不是真相,充其量只不過是共同限制性信念下的產物,並無法真正地改變實相。

18新信念的持久性

真正的瘋子不會說自己是瘋子。就像達摩的回答,真正的自己是無法被確定的。

19時間同時性之意念建構

真實的過去並不會影響現在,只有記憶中的過去會影響現在。

20信疑之間的跳脫與超越

賽斯觀念論述的信與疑,是需要經由深入探討,以及更多身心靈知識的智性與直覺理解,才能跳脫。

21有錢的想像

 告訴你一個「祕密中的秘密」――我們所經驗的一切,就是來自你所謂的「白日夢」喔!

22颱風假與天氣

在任何一個當地的範圍裡,天氣確實是忠實地反映了個人的情感。

23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貼涼的,根本沒用!它只會讓自己暫時安心,以及拒絕其後成長與產生洞見所需要的動力。

24你的神鬼奇航

你也不必擔心做內在探索時沒有什麼特殊感覺,或沒「看」見什麼,或看見什麼跟權威的旅行手冊不一樣!

<附錄>學員分享

◎有意購買的讀者可直接上賽斯文化官網:https://www.sethtaiwan.com

或於全國誠品、金石堂等各大書店、博客來網路書店、新時代賽斯教育基金會各地分處洽詢:

新時代賽斯教育基金會各地分處
https://www.seth.org.tw/contents/friends_link

博客來網站
http://www.books.com.tw/web/sys_puballb/books/?pubid=seth

誠品網站
https://goo.gl/6xRVKr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goo.gl/KJmgxC

2018年4月15日 星期日

問賽道高雄篇27《跟衝動時的信心危機》

問賽道高雄篇27《跟衝動時的信心危機》2013/8/17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13
https://pilikang.blogspot.tw/2018/04/27.html
先這樣走?還是決定這樣子走?或者說我還在觀看什麼嗎?有一部分也是我自己的投射,其實那時候我剛開始也是兩個兼任的學校18,400,然後就把正職給辭了,我跟你差不多,但是回想那時候我是決定這樣子做,而不是說觀察看看,我在講的就是說為什麼心態上需要看看?



我想要往這個方向走,就先有一個工作,吃得飽,然後其他時間就充實自己,做講師或者開課這就是我要做的方向,那為什麼不是這樣子的態度?如果要一個穩定的工作,那你要怎麼變得不穩定,才會有新的發展?那這樣子聽起來我最想做的不是身心靈的老師,而是穩定的工作。因為當初你做那個決定就是為了想要有一個穩定的工作,就是去考試,如果講回來那個方向才是更需要做的對不對?因為會讓你很穩定,我雖然還沒達到對不對?因為還沒考上,反而那個事情對你來講可能還比較篤定一點。那怎麼現在這樣反而是你要的生活,反而又不篤定?我如果要這樣想我有一天要跟許醫師、跟奧修一樣,要多久?我要等到那個時候再來篤定嗎?就像我剛剛講的你就算還沒考上公職,你還是很篤定呀?對不對?因為這是我要走的,我要走的跟我要走到這是兩件事情,你是故意不那麼努力?因為如果太努力、太堅決好像有點違反身心靈的意思?



你把堅決的態度轉成強求,好像強求又不順,不輕鬆又費力,不符合你的概念中身心靈有的學習或當身心靈老師的特性,但是你覺得你還沒有準備好?準備好一般有兩種,一種是我準備好要往這個方向走了,一種總是我準備好了所有的配備,我可以做了這樣,那你準備好要累積這些經驗了嗎?那猶豫的是什麼?自己沒有經驗?好像在繞圈子。



一般人在講的我要等到什麼時候才創業,我要等到什麼時候才退休,好像有一個可客觀可評估的錢啊或者經驗或什麼東西,等我變成奧修的時候我就可以當身心靈講師這樣,那時候就不用等了,我變成王季慶、等我變成許醫師、等我變成那個主任,等我做得到就變得穩定了這樣



怕做不好?怕自己不是天生吃這一行飯的,自己的天命不是如此,如果選錯了?所以我們不要喊得太大聲?怕人家說什麼?「我做得不好?」所以要解決人家怕議論你的要怎麼解決?就是要等準備好了就解決了,我說你本來的邏輯!對不對?等我準備好成為一個老師或大師之後,就不能批評,或者批評也不能怎麼樣。



那樣子也敢開工作坊?那樣子的人也來當講師?這些人就是出世來說這些話的,不過至少發現讓自己準備好成為一個大師這個方向是錯的,或者至少不是朝這個方向。所以是什麼?解決的方向是什麼?有些人會說一定是他們嫉妒才這樣子講,反正我都開了。講我上課上得不好,那他們一定是嫉妒,不過這個議題就普遍了?對不對?怕人家講,別人一定會講,所以我做到讓人家沒辦法講,我是可以留給人家探聽,對不對?這時候基督徒就會引用聖經說連基督耶穌,做成這個樣子了,猶大還會背叛他,你是什麼東西?天底下所有的人都不會議論你這樣?你的講法或許說服不了你,但是他點明一個事實,有可能的解決方向是怎樣?我不是做得讓人家沒辦法批評,要做得讓人家沒辦法批評的話就累了,要聖人耶!在你的想法裡面也不成聖就不算準備好,所以要成聖才算準備好,一定要變成那樣子才可以篤定,那變成你一出生就是佛陀了,要不然沒有辦法,可是有一個辦法,但你想做什麼,你在架構二就是了。照賽斯觀念你想怎麼樣在那個架構二裡就是那個樣子的,剛剛的推論說其實你如果要做的時候就是了,你就會很篤定,我是說這個時候如果想做,在架構二那個就是已經存在的,你會想要那樣子做,想做什麼的時候他一定不是無來有的,一定是有一個可能性的你已經是那個樣子了,滲漏過來讓你有這樣的直覺跟衝動跟慾望,你會想做就假裝你已經是身心靈的大師,我可不可以假裝我已經是架構二那個存在的我?他是一個心思,你對於你自己一個心思的存在,照賽斯書裡談的,那個就是我,在架構二你一定是大師的那個概念才會深植在現在的我,那現實的我就是依樣畫葫蘆,我決定走向那樣子的我。



所以概念上你要先確定他的存在,對不對?所以他已經存在了,不用擔心你不會成為他,我要往那邊走,沒有什麼好想的,他已經存在了,我只是往那個方向走,我甚至不是很辛苦的從零創造,而是我看見他然後我走過去,我就成為他了。當你心靈上知道它的存在的時候,兩個部分就透過來的,一個是信念,開始試著想要做當身心靈的導師,一個是當你確認或者相信他的存在,就更會知道他有個力量、力量感讓你感受到,像我那時候在英國唸書申請心理分析的研究所,跟我說:「跟你講,我們這個需要很多口語的對話,你口語實在非常的爛,勸你還是不要來練。」我說:「拜託可不可以給我一個機會?」他說:「好,你回去寫,但我勸你還是不要來念。」我說:「拜託可不可以給我一個機會?」他說:「好,你回去寫一個文章。」後來我寫一篇文章,他看了說:「好,寫得不錯,可是我還是勸你不要來這樣。」最後收到一個「我很抱歉」的信,我最近想要把那封信找出來,變成「我很高興地通知你錄取了」,我就把這件事情放在心裡上小想,後來我就在接個案或接觸到事情上面發現很有心理分析的影子,如果我還要再去學個心理分析和被心理分析三五年,大概花個數百萬,可是這種困難的事情我們不做,所以我就用想的,那個力量感跟覺受就透過來,那牽扯到你的慾望,要不然就變成天花亂墜,所以有一個你是一個開光的大師。



事情根本不用去處理,就是轉移焦點,轉移的過就過了,轉也不過才回來處理信念的問題,神奇之道有一個部分比較像是轉移焦點,你就一個新的認同,就像有一個學員說我家的馬桶壞了跟我要住帝寶沒有衝突,可是你也不一定要先修理馬桶,你如果直接要去住帝寶,那何必要修理馬桶?如果不把認為是問題,他就不是問題



那個馬上事就有點像賽斯講的你就暫且相信你就是,接下來就是常常講的開始做象徵性的行動,好像真的一樣那最後就是變得真的了。假裝自己是大師、假裝是很厲害的演講者,開光如神助。



如果你夠好,你講話會是怎樣?我們假設已經生起一個新的信念,然後採取一個象徵性行動,我是重要的、我是有價值的、大家都等著我開課,是我不敢開,可是今天我想開了就這樣,賽斯講的三管齊下,情緒好,把目前的現況當作是暫時的,然後採取象徵性的行動。釋放情緒並不會改變信念,而是改變信念那個情緒就會不見。如果你可以當下改變信念就改變信念,不一定要去找一個迷宮似的信念,可以找,就是稍微掌握一下,但只是為了要有一個脈絡可循,那你到最後還是改變信念。什麼讓你覺得不夠好?



他不是,但是我知道他會是,所以我要起而行這樣子做,他不會馬上是,可是我知道要這樣子做,把它雕著出來。



你也可以去找個宮廟$300講一講前世,重點是你信了,但重點是那個信念而不是那個故事,當然故事可以增加情感的釋放,是這樣子花比較多,我們找過去不是真的要找過去,重點是當下是威力之點,信念要改變而不是過去了什麼要被改變



你不需要討別人喜歡,我們就是這種trouble maker,不是那個狀態的問題而是那個狀態接受度的問題,反而是旁邊那個有情緒的人需要被安撫的或是用其他的方式來介入的,不是說人家已經對你這麼好了你還想要怎麼樣?因為我們心中好像有那個部分,人家會跟我說已經對我們很好了,尤其像夫妻裡面,「你先生已經很好了」要不然你來當他妻子啊?可是有一部分你好像也會不高興,對啊!我在吵什麼,可是我就是沒有感受到,所以在成長過程裡我們會被要求要比較城守或者看人家臉色,對不對先擺在一邊,我可不可以也接受我也可以吵的權利?存在的權利?悲傷的權利?當然我們也會知道沒有多好,可是就也是會有,可是現在如果不能接受就會變成這個樣子,對別人的那個部分是不耐的,那個不耐就會很清楚其實是不能接受自己是那個樣子,如果你可以接受自己或許你就比較能夠接受別人是可以那個樣子,對,他那個樣子是不好,但是我可以接受。如果要介入可以用什麼方式去想說要介入,而不是說:「你再講下去,我就賞你一巴掌。已經對你這麼好了,你還想怎麼樣?」不穩定、不平衡,其實是整個社會不太接受這種狀態,所以你如果有什麼意見就會變成是有問題的人,可是是那個部分從來沒有被理解,沒有被支持。就像之前洪仲秋的事情,九把刀在最後的演講就講說:「如果你們覺得核四不對,那你們有站出來嗎?沒有啊!如果你們覺得大埔的時間不對,那你們有站出來嗎?沒有呀!所以楊儒門去走那個潑漆呀!」所以電視就關起來不要看這樣?因為沒有辦法面對那個不公不義的狀態,所以就不要看不要聽這樣。



對,或許客觀上已經很好了,可是當事人就是沒有感覺到,那導致一個概念就是說因為不了解所以沒有愛,沒有慈悲,所以會有衝突。所以有耐心變得是對自己有耐心,有耐心的自然展現其實是因為你很會照顧自己,我說自然展現喔!不是忍著想要巴下去的,不是那一種認真很有耐心的。是很有愛心的是因為你很能夠照顧自己,你的每一個細微的感受都能夠照顧到,之前有朋友買飲料的時候他那個甜度他不會一貫忍受甜度就這樣,加水或者幹嘛就把調整自己要的這樣,「先生,黃金比例嗎?」黃金比例是至高無上的聖旨,所以如果沒有耐心就表示你對自己不夠好。像我就是不太有耐心的人,上課不一樣啦!我說是日常生活,我比較承襲我媽的那一種刻苦嗎?像我就常常跟我太太說什麼痛就叫成那樣,是叫會比較好嗎?對呀!痛就是要角,你也拜託一點,因為我們就是比較會忍的人,那長久以來你就會變得比較不會照顧自己,那你對別人那種扭扭捏捏、慢慢來,你就會覺得啪啪啪!還我漂亮拳想打下去這樣,那不是聖人就不是聖人呀!有什麼關係?所以你們是聖人嗎?有一些對自己身體會做調息或肢體運動的人好像比較會能夠照顧到別人或者是也比較會有耐心一點,會教人家,你就是沒有彎下來,這個會痛喔!怎麼樣的。對身體層面我就覺得大概有一種這樣子模糊的概念,所以舒適度好像也是我們比較不容許自己的,不是一般的好,而是更細緻的哪一種,調適能力也好、忍受能力也好,好像要學梅花這樣,就那一種刻苦的精神,就有時候我們不是會遇到一種人說:「這是上天在考驗我們這樣。」最好是上天在考驗你,關於委屈或者承受度的這種概念其實蠻好玩的,好像看起來比較正向這樣,本質上來講比較像是賽斯講的九大限制信念「受苦對靈魂有益。」



你要讓自己舒服其實有些事情來的時候你是要拒絕的對不對?因為你接受了你就是在告訴自己說就這個角度來講我是不值得更好的,如果你重視的是另一個價值比如說幫人或是幹嘛,這是另外一件事情。就你很直覺地想做或者是不想做,我說人家來找你上光的課程,來找你開光,人家跟你現在開始200,一人100,然後你心裡想好吧!我們又不是大師。如果你覺得你的價值不只這樣,那你就要拒絕說可能要500,雖然不一定會有好結果這樣。就們常常講的,不記得有沒有分享過,好久以前包政府的案子然後要找我合作類似上政府的課程,跟政府請$800,然後他說可以給我350這樣,以後可以給你很多小時,比如說一個禮拜或一個月,說瘋子!我又不是在賣東西!我上課每個小時都人在那邊,對你來講是在賣東西、是在賣產品,本來覺得可能是一個機會,我就覺得不要,就拒絕了。再沒幾天東海大學就找我說:「老師我們要找你去演講。」大概就知道至少有兩千塊這樣,然後打來就跟我講說:「老師忘了跟你講,我們這個演講比較特別,你講一個小時大概$5000的演講費。然後你搭高鐵再加1000。」因為你接受了你就是在告訴上帝說:「OK ! 350這樣。」就說你就是在喝一個過甜的黃金比例這樣,因為要順著大家走。黃金比例實在太甜了,你還是喝這樣。就變成你是一個不值得適合你的,你就變成是一個我是可以或者應該去承受不適合我的東西的,就像我常在講的這個案的費用從1500調成2500,你可能就變成兩年沒有飯吃,可是這就是價值的宣稱,管他有價無市,可是就像我說的困難的事一定是錯的,那你就會遇到簡單的事。我不是在講數字,我是覺得你覺得OK就OK,可是你覺得不OK就不要接受。當然你也可以有其他的切入點說這個主任、這個負責人對我真好,可以給我機會,那就是另外一件事情了。OK !不要混在一起講,是每個切入點的不同。我們在講的是說你覺得不好你還接受這件事情



你做你自己,你變成是一個腳踏實地的理想主義者,你對版權有意見對疫苗有意見,國民教育有意見,好,你就從自己做啊,然後釋放到公共領域,我是拒絕打疫苗的,然後怎樣怎麼樣。比如說智慧財產權或著作權,我們講明顯一點,根本就是資訊界的戰爭,用各種策略逼著大家妥協,不然就是你賣個手機,我賺多少這樣,我們不是去反對這些東西,而是去要和平,是樹立一個典範,這世界的有錢人,或許比較陰謀論一點,他們在建構一個世界,告訴你世界要怎樣走。你就好好讀書、好好努力、好好工作,買一個房子,然後去旅遊這樣,某一個程度我們說那個訊息的推廣,不是說旅遊是王道?是新時代女性的象徵,又好像有一點知性?就是在告訴我們怎樣生活才對,講的更簡單的比如說美國去入侵印地安原住民對不對?我現在拿香蕉跟你換土地,你就變他們的,你再踏上去,他就一槍打死。資訊是我出的,我是有版權的,你敢流通,我告死你。是呀!我們現在土地也是這樣子來的,政府,就是土地擁有者,就可以把土地轉賣給民間。然後土地就變成私人的,然後再繼續交換,就變成所有權,就是這樣子來的。孟山都也是,孟山都就是全球最大的植物、肥料、農業、殺蟲劑等公司,他如果賣給你種子,你那些種子不能再種一次喔,那是他們的財產。



我們可以開放語音下載,你有權利你不一定要去主張,而且那個權力也是被建構的,土地權利是一樣的,你就人在講有錢人就是一直遊說國會立法成對他們有利的。



賽斯告訴我們不管英法百年戰爭怎麼樣,一個人從他出生打到死掉,還是要當一個腳踏實地的理想主義者,要當一個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期待和平,相信和平一定會到來。對抗他們是沒有用,我覺得沒有用,照賽斯的觀念是沒有用,我常講說對身心靈界的人來講怎麼處理台灣軍隊的問題,就像修馬桶,你是要修馬桶還是住帝寶?是修改軍隊的規則還是怎樣?講的是當世界上所有年輕人都放下武器,和平就到來了,就沒有人要戰爭,哪來的武器?本質上,我不會看好任何這種非本值的處理,人權上或民主上或許會有小小的進展,可是照賽斯的觀念來講,他的問題的本質還是存在。學生心平等都要知道你不是反戰、不是改革,不是把戰場變成空中的、變成網路的,而是放下武器。不是反漲戰,那些從焦點上來講只是更聚焦而已。更肯定他存在的必要性。賽斯告訴我們溫馴的人會繼承大地對不對?用聖經裡面的話。去參加正義之師,你去對抗東十字軍沒有用,只有相信和平的人,到最後終於剩下來的人是他們。他們就繼承了這塊和平的大地。所以那個時候就想說要貼一首「天總是會光」,就是相信天總是會涼,他那個歌詞,不管有多長,不管戰爭多麼久,不管著作權的戰鬥多久,至少賽斯給我們一個2075的希望。



我們在轉捩點上對不對?就像我之前講說你為什麼會有外遇呀?通姦呀?為什麼你生在台灣?你不生在國外沒有通姦罪的地方?公領域去介入私領域的問題,本來就不應該這樣子處理,因為情感是私領域的問題。但我要講的是另外個面向,對或許看起來很不對,但是我們為什麼身處在這個世界?那不是出生在美國,然後你就不會有通姦的問題?你為什麼身在這個只能有一夫一妻制又就有通姦罪的台灣?你要學著臣服呢?還是要對抗?還是學著要和平的那種態度?為什麼會處在這個時代裡面?就像賽斯在講為什麼有些人會選擇特別生存在一個地震帶?或是有土石流的地方?或是容易有風災的地方?從這個角度來講都有它的意義。所以要做什麼,自己要負責任去想。每一個信息不管或多或少都是你拿來探索自己、認識自己用的,為什麼這樣做不那樣做?為什麼這樣想不那樣想?



你當然就是單純的接受很簡單,可是你會遇到一個困境,比如說我相信在我們這些人中也有那些正常上下班的人,那些正常上下班的人也會遇到他們的困境,我姐也是,她在那個證券行,保險也要賣,證券也要買,結果還說賣不到的人有人要去加班。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