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2日 星期六

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導讀 828節


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導讀
828
節十點十分




POLO:「你不是來為這個世界哀號的,因為你一哀號,天地萬物為之而悲。當然也不是來加強你的責任的,自然是你的表達,反過來你也在為自然表達。因為你們是共同一體性之內。★所以沒有自私的問題。」

POLO:「汝不可殺人的廣義是說侵犯,去吃到飽點太多沒有吃完也是侵犯,為了你所需的殺更多的動物來吃就是侵犯,殺剛剛好就不是。當大家一直生小孩的時侯這就是對這個世界、對這個地球的某一種侵犯。因為某個程度,我們有意識的自已是可以評估這件事情的。它已經過量了。那你還生?那生了之後這產生的自然罪惡感的侵犯,誰來承擔?賽斯說這就是那些把這些小孩生出來的父母呀!(小孩)就去死在戰場上,戰後嬰兒潮。」

POLO:「最深的層面,沒有食物會真正被浪費掉。」

POLO:「我們都會想說不要變動,可是賽斯說你這種平順性是相對地犧牲了其它的經驗。有時侯你說我不敢去想那種事情,我們沒那個命。其實語言會不同,但那個概念一樣,『我們就怎樣就好了。』不要太貪,可是我們又沒有害人,我們只是想讓意識多一些的東西,我們要經驗的好玩之處,你從一個小孩子的經驗看出去。」

POLO:「我可不可以一創業,隔天就賺一百萬?意識探險包括非物質性的也包括非物質性的,我去想像比如說可能是在大飯店裡面當老板呀!這些東西它其實都是意識的一種振動,走變化性嘛!可是你可能會想說把自已維持在某一種狀態裡面就好。這些事情其實某個程度,意識會變化,然後造成所謂實相上的變動,那個變動、那個改變對自我來講,有時侯是興奮地、有時侯是干擾性或你認為會是挫折性的。可是對意識或對靈魂本身來講很有趣。如果全世界的人都生在那種小康的家庭,真的全世界的人都去自殺好了,跟機器工廠出來的『我的家庭真可愛』每個家庭都這樣。」

POLO:「我們有錢,對自已舒服,對宇宙我就是在為自然表達,我是在表達自然是豐盛的,我們不是要愛現我們很有錢,我們要是告訴你這麼有錢是自然且豐盛的。我講到哀號一樣嘛!所以你覺得很窮、你覺得很難、你覺得什麼事情做不成,你等於在跟這個世界講說我們過得很苦,這世界很差呀!所有有人到極樂世界他什麼都不想做,他只想一了百了這樣。他就是哀號的極緻。」

POLO:「想像即真實,真實是靠想像的。不要在物質實相努力了,但是有衝動要跟隨。」

POLO:「很多說不要對抗癌症,要跟癌症共處,但這個也沒有用,因為你是打不贏它才要跟它共處。★你其實要更進一步知道,它就是你,你不是跟自然共處,你就是自然。你不是在跟自然共處,你要好好保護它,不是!用這種概念也不會好處那裡去。它只是比較好一點,就像你跟癌症共處,那個東西在本質上,你還是是在物質實相上的操作。你沒有從一個心靈層次知道,它就是你的展現。那是個整個看待方式的轉變,那在學術上我們就叫典範轉移。你不要在物質實相操蹤,物質實相的操蹤,是一種傳統的、科學的典範,賽斯資料提供了另外一種典範,它覺得不用。你是從想像力著手,你會投入更多的研究是在意識、是在想像的操縱上。整個典範轉移的事件就變了。」

POLO:「我們也會常看到有些人學身心靈明明是自已的問題,卻會說這是你創造的實相,欸這不是拿來為自已脫罪或指責別人的。★我怎會知道是不是我的合理化?第一個,沒差!因為想像即象徵。當然如果你知道是合理化,你已經覺察了。所以是在每個當下對自已誠實,如果你對自已不誠實,你可能會講說是興奮;如果是誠實,可能會說是恐懼。你的意識其實一直在變化當中,所以你要刻意去維持一種狀態的穩定,免了啦!」

POLO:「推廣(賽斯)的這個實相,你被你的實相說服了說推廣的這個舉動是很難的,如果你問我,我會說不用那麼積極。★你呈現的是你是富有的,而不是病得要死然後變健康,事倍功半。你做一個你比較想做的,但是你也是可以輕鬆做。」

POLO:「我們不是要叫別人悔改然後信耶穌,那個衝突很大。你看我因為讀賽斯書,所以吃油…你看我有在害怕嗎?而不是說你那種觀念都是錯的,你錯的我才不管你咧!那個心態是不一樣的,我不是要教訓人。」

POLO:「做個案或做學生,你都不用考慮要幹嘛!因為那個場子是老師要負責的。」
https://pilikang.blogspot.com/2019/06/828.html
問賽道 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導讀



828節十點十分

2019年6月19日 星期三

6/18(二)晚上11:00 古埃及靈氣有感



6/18()晚上11:00 古埃及靈氣

前一天星期一的下午,下班時頭又痛又想吐,整個人非常不舒服,因為公事上走不開,只能硬撐著頭皮加班。

 

6/18的晚上:

還不到11點就有強烈的睡意,很快就入睡。不太記得有做什麼夢,但是隔天一早五點醒來,心中有種悶悶的感受,我觀察到我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怨氣。可能是因為親密關係。我試著坐在沙發上冥想,回想昨晚的古埃及靈氣遠距,並沒有任何預設的立場,心中沒有期待要看到什麼畫面或是有強烈的電流感之類的。就只是想休息,那是一種頭腦也配合身體與心靈,三位一體都想要在該時該刻,好好進入睡眠狀態的默契。起床之後,老實說我有點因為另一半發出的聲響而想發脾氣。我又走回老路線,企圖用冷戰或假裝若無其事或說話冷言冷語等反應,但有那一剎那,靈光一閃。我坦白我的需求,我說出我的渴望,但對結果不抱著「非如此不可」的執著,我誠實面對我渴望被照顧著,我直接說出我的請求,幫我擦藥,我的上半背部是死角,我擦不到。

我看見我擔心被拒絕,我瞥見我害怕造成人家麻煩,我不願承認的是「我覺得自已不夠好」、「若被拒絕就等於否定我的個人價值」、「我不可以隨便請人幫忙」、「我要更堅強與獨立一點」、「直接說出自已的慾求是種自私與對他人不管不顧的表現」等等,這些種種的困擾我的念頭,從以前到現在,時不時跳出來。曾想用樂觀與正面肯定句強迫它們被替換掉,我發覺更糟的是它們更加揮之不去、如影隨形。後來我以一種「我瞧見了,我侯著,我蹲下來陪著,注視著,準備好一起往前、還沒的話也沒關係,我都在呢!」的潛台詞在內心運作著。神奇的是,當我直接坦率道出我的「需要幫助」和「我的渴望」時,反而有不錯的回應。這不代表永遠不能說不
(對「對方」來說),也不與情緒勒索劃上等號。被請求者永遠有說不的權利,沒有一直說是的義務。但可以拒絕很重要,因為可以不違本心、可以坦然說不、可以沒有非加上理由與道歉或內疚不可的喊停與say no,那說「是」時,就是最真誠與珍貴的表達。雙方會感受到彼此的真誠與無負擔的施受平衡。

我恍然大悟。說出口後,心中的抑悶之氣逐漸撥雲見月。很舒暢的流動,在倆人之間。我可以感受到和諧匯聚般的感動與能量交流後愉悅的豐沛感和流通的充電氛圍。我不曉得是心理暗示或純巧合,或是同步性作用或是遠距靈氣的帶動?那滿滿的飽足感,至今(6/19)仍源源不絕地在心輪與全身舒爽地流動著,非常感動與舒服。

 

後記:

6/20 收到能量解讀報告,赫然發現和我的心得不謀而合,靈魂希望我跟隨內在的指引,不要太緊張,即便感覺不會成功,也可以奮力一博。我的情緒很容易被人引響,自已也無法平靜。仔細想也確實如此,當對方講一句話,我就會質疑自已是否那裡做錯了?或者我得替對方想法子解決,把責任攬在自已身上。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