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7日 星期六

#胡愛晏詩集《不快點飛的鴿子》


#胡愛晏詩集
《不快點飛的鴿子》

「沒有早一步 沒有晚一步
  急死我的鴨子
  在車主眼中是慢慢來
  她剝動著 擔心傷了牠

  造物主不急不徐
  和平的鴿子
  小碎步地
  小家碧玉地快走
  另一端的其他自我
  相視微笑

  慢慢來比較快的人類
  難以體會飛獸的想法
  怎不保車險?
  怎不安全防衛?
  怎還有閒情逸致
  在大馬路上逛街啃食?

  是的
  太一化身第二密度
  來說著 沒關係
  不急 不用急
  不必擔心會撞上
  此時此刻
  懸崖邊上
  一手是生  一手是死

  小沙彌問老和尚
  鬆緊之間
  玫瑰與毒 槍與傷
  天地之際 安與危
  盡在汝心

  我會心一笑
  可愛的鴿子小步起飛」

2019年4月21日 星期日

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第823節之一

https://pilikang.blogspot.com/2019/04/823.html
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第823節之一


△自我比較有彈性就會把自我退居第二位。 你的衝動、你的直覺其實是內我的理性判斷。

△當小孩子開始懂事的時候就是你把他縮限成功。

△架構一、架構二只是方便的講法,意識是沒有被切割的。架構一跟架構二也是在於你的意識不一樣。

△小朋友才不管因果, 因果是你的建構、你的迷思, 你覺得這樣子才會那樣子, 這樣子應該怎麼做才會比較好。 可是小孩子不是, 當他還沒完全聚焦在物質實相的時候, 他根本不考慮我們認為的因果, 而且都會成。 那你會說都沒有, 那是因為作為父母的你限制太多了。 像常常我們跟喵喵喵的互動是我說不要, 可是當我們變得有彈性的時候, 我們當下就在討論說 那會怎麼樣嗎? 就像我們剛剛在講的。 當那個彈性一來,「遂行了」,他的目的就遂行。

△就是我們覺得不可能的時候,當我們「睡醒」(彈性一來),喵喵喵的部分就變得有可能了。 我們覺得不可能的當我們變得有彈性的時候,喵喵喵的東西就變得有可能的。可是父母不要就是不要,你就不會看到他的東西是可行的。 你就沒有機會看到啊! 所以你就會認為不可行!然後你認為他就不聽話。 懂事的時候他就不懂事懂事就不知道事實相的本質是什麼了所以我才會說等他懂事說他就不懂事了, 等他懂事的時候他就不知道實相本質是什麼。

△當你在反對或不舒服一個狀態的時侯, 你可能要想一件事情為什麼選擇在這裡?

△我最常用的一個例子是說當我們的信念的迷失時,處理的方式就不一樣啊! 那個這一次在高雄再討論的說2012世界末日之後也沒有改變得怎麼樣,更不用講的揚升可能也沒發生過。也沒有被收割到下一個次元 。所有的心思在等待那一天能夠第3密度改變成第5密度。那賽斯講的2075是怎麼樣? 我以為是大人可以信任,在2075的時候是了解的被殺的那個人,他自己或他的家屬都會知道這是他同意的實相, 而且他很希望選擇這樣的方式離開我們,只是像被殺死了。那殺人的那個人,不會有人關他,最多就派個心理輔導師一小時3000,不會有人哭得死去活來啊!頂多有分離的情緒,我就跟他們講說他們就會想說是不是都沒有情緒?不會有負面的情緒?會有情緒!可是會有情感流動。
★一個會殺人的人,他只是一時忘記了實相的本質。你可以稱之為一種慈悲、一種情感,可是你不會哭天搶地,你不想要他接受懲罰, 你不會想告那個人。 因為整體的迷思的改變,我們接受的新的觀念、問題是更貼近真理的, 所以你的處理方式都會變呀!

△這種角度來講,分子原子都是有意識的, 就是在這一節的最後面,然後1040分這邊,那無所謂行為的強度在其中,任何生命的內在活動都被導向於那些物理力量而參與的形成你們指向的合作性冒險。好,這是因為你的信念跟意圖。對賽斯來講是說這些原子分子的只有你會做,內在溝通協助你在物質實相建構,所以我們不只是跟人合作經驗,我們跟杯子、桌子一樣去冒險。

為什麼喝咖啡喝到你的眼睛而不是飛到他的眼睛?既然我們都已經知道沒有意外這件事情,你就是這麼理解他嘛!對不對?如果沒有意外那就是活的每個瞬間過,你不只是跟人合作冒險而已,你跟所有的存在最基本的原始都有一個合作性冒險。

△反正不管怎麼樣到最後還是你的自我要做決定。

△所有的意識焦點的轉移都是從想像開始。不要去管那個是你想出來的還是真的有那個次元還是有那個可能性事件?還是你自已黑白想的?因為它都是想像出來的呀!這是我們從一切萬有繼承的能力。







胡愛晏詩集 《Baby 5》


#胡愛晏詩集 Baby 5

「一生追求 渴望認同
  被需要的感覺
  生存的價值
  我是如此沒用
  期待變得更好的人
  更有用的武器
  如此就不會被拋棄

  從來沒有人告訴我
  我的存在 僅僅存在
  就是有價值
  為了全天下的認可
  我答應所有的需求
  只為一個微笑的點頭
 千瘡百孔之後
 大喜說
 你值得被愛
 不是等到你做了什麼
或擁有什麼
或達到什麼之後

是現在的你
本身就值得愛」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