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0日 星期二

小說《一步之遙》52

 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novel
 標題  [創作] 小說《一步之遙》52
 時間  Wed Jul 11 11:43:33 2018
───────────────────────────────────────

先生後來也不敢接衛福部的男性關懷電話了,總覺得沒有讓太太好起來,自已又不狠心
一點離開她算了,於情於理,自討苦吃,沒有什麼好抱怨的。似乎,先生還在等待另一
半能振作,萬一沒有振作起來,拿什麼面對自已的家人?拿什麼跟人說?因為一切是自
已的眼光、自已的問題、自已的角度,反正都是自已的錯?先生這樣想時,是採取自暴
自棄的作法,思來想去,就一起變爛、一起沉淪算了。如果真的生不如死,你又為何不
離開?人家有拿槍逼你嗎?就算以死相脅,你也可以狠心報警或送醫不是嗎?再多的建
議,聽來很理性,內心深處,先生發覺他愧對家人、愧對過去、愧對自已,無法說得出
口的是,「是不是只要伴侶還在生病」就是自已的錯?舉凡所有身心靈的文章與論述全
是「外面沒有別人」、「每個人要回過頭來省視自已(聽來很像儒化的新時代)」、「親
蜜關係好修行(像是坊間聊以自慰的還債與吃苦當吃補的舊說法)] ,那麼,到一個很大
的程度,只要外境沒有變,就代表自已內境沒有變。

「都是你的錯!都是你的錯!」先生不斷自責,搞得自已也很憂鬱,說出來,人家只會
說你怎不更努力一點?賺更多的錢?彷彿錢與事業被顧在男人既定的枷鎖之中,為什麼
一結婚,當太太的就下定決心辭掉工作躺在家裡?為什麼?一個人在台北生活,五萬元
都花到沒存款,自已還有負債要還,怎敢辭掉整整一年,只靠老公的二三萬月薪?怎會
變這樣子?結婚前跟本不敢辭,房租一萬多、電話費、三餐、水電費、管理費、交通費
、生活用品費等,就花掉你四五萬的薪水(況且你每月還要還一萬的債務協商), 為什麼
婚前不辭,偏偏婚後辭?為什麼口口聲聲說要找工作,既不找報紙也不去尋求就業中心
協助,就是一直在家睡或是玩手機?更氣的是,先生察覺到不管他做再多,只是更養成
太太的依賴。上班回來還要做家事也就算了,怎會變成不是平分而是幾乎九成九都是先
生在收衣服、掃地、拖地、洗碗、自已煮水餃泡麵當晚餐日復一日、倒垃圾?這跟一個
人生活有什麼兩樣?只是多了一張嘴吃飯。為什麼不是同心協力、同舟共濟?而是要活
活累死另一個人?

先生再往更深處去挖掘,他其實清楚的很,但他假裝沒事,因為太敏感、太丟臉、太自卑
了,他覺得自已不夠好。這也難怪他為什麼做那麼多?上那麼多課、聽再多演講、說再多
次自已的心聲都沒用,精神科醫師也只是開藥和叫你多聽他的書與cd,陪談者也一再表明
他不能直接幫你什麼,你要先照顧好自已。這些他都知道,讀賽斯書、巴夏資料、一的法
則、愛與光圖書館選集、與神對話、伊曼紐,再多再多終究敵不過內心的錄音帶無限播放
「我不夠好、我很差勁、我沒人愛、我累死活該」,像是自虐上癮的銘刻記號,恐怕聽不
進去《奇蹟課程》的苦口婆心。

是的,我是不夠好,我自認不夠好,這是我自已認為的,我可以不這麼認為,但是當我這
樣看我自已時,我不掩飾,我不急於跳過,我不馬上用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君君臣
臣、大愛般跳蛙式冰箱便利貼來縫住自已的嘴。那沒有用,有用也是一時的,更糟的是壓
下去,還會雙重自責自已怎辦不到無條件的愛與光?人家都可以,成功的典範都可以,我
這麼窮、這麼胖、這麼沒成就,就是自已不夠寬恕、不夠覺察、不夠信任、不夠放鬆、不
夠了解身心靈的資料脈絡。

在外面的世界取不得功成名就,連在身心靈的圈子也一踏塗地,是的,是的,差勁透了,
有什麼好說嘴的。那難怪家人不諒解、伴侶不體會、自已也不看好自已。差透了,自已真
的不值得生存在這世上,又沒有勇氣有魄力一點,真的很可卑。

是的,是的,沒關係的,沒有關係,就這樣看著自已。

當太太問先生說你怎不會餓時?先生幾乎很暴怒地大喊誰叫妳不去工作賺錢?每個月都要
銀行來催妳?為什麼嫁人後就自廢武功?為什麼?明明妳婚前是獨立工作、自已賺錢的,
怎會一結婚就開始不工作?到處借錢還卡債,每個月還一萬還要還上七八年,問題是跟本
沒有還完,因為都是東借西借,用盡各種方法和管道,一借再借,只是從欠銀行變成欠親
友。怎會變這樣子?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先生吶喊。先生自已上班午餐連餐廳的
自助餐都吃不起,只能吃餅干,晚上就是吃泡麵。而太太卻只會說很餓、吃不飽?奇怪了
,又不是小嬰兒,不會去工作賺生活費嗎?夫妻之間有互負扶養的義務,有規定其中一
方一定不能去工作要靠老公養嗎?誰規定的?那條法律規定的?何況欠下債務明明婚前自
已有按月還,自已工作自已還,怎會一進入婚姻,就在毫無收入的狀況下,存款也等於零
,敢辭掉四五萬的主管職,就整天在家睡?怎麼敢?

「問題不是對方怎敢?而是你怎捨得這樣對你自已?」高我問。
「因為我下賤?」先生沒好氣地說。

「你是這樣子形容自已的?在瑪格麗颱風放假的這天,是個同時清理自已的好機會。」高
我的聲音令人感到安心。
「因為我這樣看待我自已,所以我也允許對方這樣傷害我?」先生問?

「你知道,你一直都知道,只是你不願正視。」高我說。
「我沒勇氣。」先生說。

「不!你有勇氣,你有勇敢敢視自已是無力的,這就是最大的勇氣。」高我說。
「眼光太狹隘?」先生問。

「應該是說夠集中,以致於能夠投入,但入戲太深又不夠有彈性。」高我說。
「所以要出入自在?」先生問。

「其實你會發現多半的人愛悲劇更甚喜劇,雖然表面上說著我是光我是愛我是喜悅。」高
我說。
「為什麼?」先生問。

「你知道的,甚至亞伯拉罕的幸福圈、吸引力法則你讀過很多次。」高我說。
「因為靈魂喜歡刺激?內我體驗不夠?還是我有沒學完的功課?」先生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