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31日 星期二

夢記2020/4/1

夢見上班遲到,睡到十點多,只好請半天

2020年3月30日 星期一

2020年3月29日 星期日

POLO 問賽道 藏經閣七本 佳句選輯全集


不可能的任六 全面瓦解 台詞
「我只要知道你在,我就會睡得很安穩。」 『你快樂嗎?』 「我很快樂。我在我該在的
地方,而你也一樣。」獻給靈魂永生的polo老師

POLO
問賽道 藏經閣七本 佳句選輯
一、夢與意識投射
1、    POLO:對自我來講他需要評估或是有沒有侵犯?有沒有立即性的危險?多於這兩個他的拿捏就更難了,因為他的拿捏可能是來自於限制性信念。如果是自我來拿捏的話,你的限制性信念更多,自我就會說那我不要。是不是逃避其實是以結果來論,如果你又遇到了就代表其實你是逃避。」
2、    POLO:「如果我對別人回饋有那麼期待,並不是那麼純粹的為了我自己,在那個當下那並不是我最想做的行動,他會變成有一點是對不起自己,所以當別人沒有彈回來的時候引起的那個不舒服或不滿,其實不是他給你的,是你對不起自己而產生的.
3、    POLO:「對方可以做任何的表達那是他的事情,可是問題是我遇到這件事情的反應是我的,講難聽一點我是試圖想要控制對方的行動,如果對方在我的控制之下產生我要的反應,我就會覺得很滿意。」
4、    POLO:「當這件事情變成義務性或者強迫性,他就變得沒有一種自主性,沒有一個自發性,感恩變成強迫,就像我昨天在FB看到有網友寫說從今天開始不管遇到什麼事情我都要高興以對,先跳到最後面賽斯講說你現在的生活都是一度傾盡全力想要的,我就提醒說你真的要賭這麼大嗎?面對什麼事情都微笑以對?」
5、    POLO:惡可能隨著每個人的標準而會覺得不可原諒或不可寬恕嘛!但是那是你的感覺,你要為你的感覺負責。但我們要講的是他的收歛對其它人而言是個善意的起點。他不可能也不會再進一步,可是當你的信念是人都是很壞的,對你來講就是進一步,再傷害你或掠奪你或侵略你,你怎麼看待一個狀況?因為對物質實相最大的剝奪就是生命而已,還有什麼?」
6、    POLO:最大的剝奪就是你沒有辦法再從這個物質實相表現什麼了,或再經驗什麼了。因為肉體死掉,你就要去其它地方經驗了,你的焦點就不會在這裡了。但就算是那個痛苦,它反而是增加了你的經驗。只是對自我來講是不舒服的,而且那個最後的重點是在於你的世界、你的美好世界會不會缺一角?你會知道在每一個情境裡面,你被說服了,你被說服就等於是你相信了什麼,你被情境說服了,你開始防範,開始做一些處理。」
7、    POLO:我們的內我是很慈悲的,一次一次給你機會,讓你從這個過程中體會到『其實沒有人對你不好啦!』簡單講它只是讓你知道說『哦!你覺得還有別人對你不好。』這樣。」
8、    POLO:人對你是善意的,比如說他把車窗打破對不對?車門有刮幾痕,一開始我沒有意識到,車窗破了拿東西,為什麼還要刮車這樣?這個想法背後如果你真的說服自已,就變成說這賊很缺德,看人不爽,偷人東西還要踹一下這樣?還要刮一下?後來鑑識組的警察就說沒有啦!那應該是玻璃脫下來的時侯刮到的。那這二個就有差囉!其實他是做了他想做,然後他不得已,我說的不得已是說他為了要偷你的東西,不得已然後沒有注意才刮到。跟你覺得他故意的,他社會地位不爽,這社會不公平啦!開新車就把你踹一踹,那不一樣。」
9、    POLO:他並不是惡,他是笨。他覺得說去偷去搶是他目前所能想到最好的。」
10、                POLO:怎可能上次一個親戚朋友死掉,這次這個就沒有死?他之後還是會死呀!不可能你是由那個東西去進步的啦!你要遇到一個永遠不會死的朋友?那也滿難的。我講的是我要的那個狀態是有變的。另外一個是剛講的到最後你理解一個實相主要不是在對那個現象上的變化,而是在你感覺上的改變跟信念上的變化去做處理呀!」
11、                POLO:我的焦點就不會放在之後還會遇到,主要不是在那個現象上的變化,或許前二三個月還會,因為慣性的影響,我大概會是遇到再說了。我不會去問下一次遇到怎麼辦?不用去規劃未來,下次遇到就ok呀!原來還是有。可是還是有的狀況,你的理解就不一定是現在這個。」
12、                POLO:學不會就是我故意的呀!比如說你車子不要亂放!你車子要買鎖,你包包不要放在車上,你不要零錢放在前頭,可是對我來講,我那個時侯就跟我太太講說對!我媽這樣講沒有錯,可是她講的也正是我不想這樣子做的,因為我不想讓我的內在美好世界缺一角!所以我並不是一個會學到經驗的人。」
13、                POLO:那就是我講的,你把一個身體表面上養的很好,表面上檢查也都沒有問題,真的都很健康,可是你的意識的狀態,你如果覺察你會知道你一直活在恐懼裡面。我說某些人啦!就像你剛在講你媽的狀態,一輩子沒生過什麼病。可是整個生活的眉眉角角一定都要弄得很好這樣,可是你就會從我們理解的狀態你就會知道,其實你的心理的狀態是很累的。你只是形象上很好。對呀!啊我不要那樣的世界。所以盡可能的防範,我會做的愈少愈好。」
14、                POLO:重覆的事件不代表會有相同的心理歷程,你的心理歷程是會變的,它如果沒有變,就代表你一直卡在那個點。」
15、                POLO:★對呀!面對同樣的情境有不同的對待方式就是有不同的思維,就是進步。如果面對同樣的情境每次都有同樣的思維,那表示不管你用那種講法,價值沒有完成,體驗不夠還是怎樣,它其實就是沒有變嘛!」
16、                POLO:靈魂會給自我機會,或給祂自已機會,可是自我還是可以自已決定,我就是要眼光那麼狹獈,我就是要執著在那裡。Ok呀!但是祂就是不斷給你機會呀!如果你一直執著在事件上,比如說我一直執著在小偷上,你一直執著在親人離開、死亡上,那就沒有意義了。」
17、                POLO:我一直在強調的★存在最重要,不是創造實相★呀!是了解自已呀!」
18、                POLO:你創造你的實相是一個真理,目的不是,因為不管怎樣你都會創造實相。我一直在講我們從一切萬有繼承過來的其實就是要了解自已而已呀!跟本不是要創造實相,創造實相只是要了解自已的…。連一切萬有都一直在了解祂一切萬有是什麼?」
19、                POLO:賽斯的觀念是『認識論』而不是『改變論』,改變是必然的。(女學員:因認識而改變,可是改變的不是現狀,改變的是你的想法)。」
20、                ★★POLO:慈悲上來說,學習賽斯資料可以改善生活,感覺到富足豐盛;嚴格來講,學習賽斯資料不會讓你實相上更好,死心吧!」(女學員:「佛陀並不是來改變他日常生活的一切。★他的覺知並不是用來改變他的日常生活。只是說我原來是這樣?原來事情是這樣,我是這麼想的?我可以這樣想,那樣看!」)
21、                POLO:「不是上很久了,怎會覺得是在創造實相?不是!創造實相只是認識自已的工具!一切萬有想認識他自已,想出了一個『統一之內的分離』,從那一個他分離出去、投射出去的東西來回頭認識他自已,所以認識自已才是最重要的,佛陀也是呀!創造實相是真理,是運作的真理,他不是目的。」
22、                POLO:你如如不動,你來搞什麼?只是我們要像我之前提過的那個詞嘛!如來。我要能夠來去自如,一個人死掉了,我有感覺,可是我又不會深陷。我想體驗,我可以體驗。我想下來,我可以下來,你不會像雲宵飛車,坐了一輩子下不來。你可以去坐雲宵飛車,你可以叫,你可以驚嚇,你不坐了,你可以說時間到了,我要下來。是可以快速變動,而不是如如不動。如果你真的如如不動,那個現象不會讓你活在物質實相啦!你會去玩其它的。因為你如果對物質實相的萬事萬物都如如不動,那你在這裡幹嘛?」
23、                POLO:我一度認為重要的,可是不是我的。如果你不在意錢的多寡
只要夠用,那你就做你喜歡的,可能還會變得更多一點點。」
24、                POLO:我們那時侯不是結婚懷孕嗎?然後就要做唐氏症,我們也沒
有做呀!就算唐氏症,我們也要呀!就算地中海型貧血,我們也要呀!
我們也不用做處理呀!所以就我們剛剛提的,就也不用做檢查呀!你不
要生病就是要生病的意思,我不要一顆紅色的蘋果就是要一顆紅色的蘋
果呀!你為什麼要找一個特殊的方法來告訴你安好或不安好?你也可以
去找通靈的呀!你也可以去找看風水的呀!你可以找任何一種嘛!可是
你每一種相信都代表你被騙!你的相信就表示你進入了那個實相!進入那
個實相就是要體驗呀!」
25、                POLO:你不做你自已,你後來就會怪別人不讓你做你自已。其實當初都是
你自已害你自已的。不是有父母親都會說我是為了這個小孩,賽斯就講說因
為沒有這個小孩,你還不知道怎麼生活呢!其實是那個小孩提供給你生活的
方向,你在一個沒有覺察之下,你覺得都是這個小孩拖累了你。實際上你那
麼接受負面的狀況,你甘脆就繼續接受下去。不管怎樣,你可能死後會掉入
地獄,那你怎辦?其實不會永遠,賽斯說靈魂不會永遠的無知。」
26、                POLO:你不要說我們家那個木頭怎樣,是誰看到的?誰看到誰要負責。不
是他是怎樣,他要負責。」
27、                POLO:每一個想法都會有一個實相存在,只是不是具體化在這裡而已。
很多怕起心動念,好像不只佛教徒,很怕一起心動念就會怎樣,可是從一個
更廣的角度來講跟本不用擔心,他們是擴充你的可能性,豐富你的存在。」
28、                POLO:爸爸失智了怎麼處理?賽斯有沒有講這個東西?其實這個不是重點,你是去問為什麼你生命中有一個失智的老爸?不是你要去處理一個失智的老人怎麼幫他,而是你為什麼有一個失智的老爸?你沒有辦法控制他的大腦可是你可以控制你的實相呀!沒有他的實相,永遠就只有你的實相,不是嗎?
29、                POLO:逼迫自己去正向的感謝跟行動,那背後的情緒就一點一點的壓下來, 我不喜歡我就皺眉頭而不是我不喜歡還微笑一對,那就是賽斯講的欺騙你自己。你看到的其實都是你的感受而已,沒有一個客觀的人,沒有一個客觀的員工的存在。」
30、                POLO:賽斯說一個有自信的人會對別人的限制性信念會用一種好奇跟幽默的態度來看待,你不會罵他,不是不能罵,是你在罵他就代表你內在有一部分東西的投射,要不然你只是會覺得還蠻有意思的,他怎麼樣,他的信念是什麼?你可能會發現我討厭的正是我喜歡的,很討厭獨行俠獨來獨往都不跟人打招呼,是因為我認為自己不應該這樣,為什麼認為自己不應該這樣?因為我知道或者我的經驗裡面這樣子是會有不好的結果,
31、                POLO:蘇華京絲的負面信念給他新的人格片段體挑戰,那他就覺得很愧疚,可是賽斯就講說他們是真實存在的,你不會因為他們受苦然後就講說想要剝奪他們存在的體驗,但是你可以去給他們建議。」
32、                POLO:always plane for the best,因為到這個程度來你就會發現重點不是在實相的創造而已,如果你不擔心不恐懼,如果任何事項都不只是處之泰然而是很享受那個實相,那我要體驗的就被我體驗到了。」
33、                POLO:我轉移焦點並不是因為害怕而是那個舊的信念所形成的官方實相已經體驗完成了,我已經體驗夠了,認識我自己,價值就完成了。所以我轉移焦點不繼續在這裡不是因為其他負面的情緒,因為我就是想要體驗其他的而已。這些都要從內在的次元來看事情,如果你是從自我的角度來看就很難跳脫。」
34、                POLO:「緩衝其實他並不是一種行動,因為主要的行動是一種心態,你為什麼會做一種偏安的行動?因為害怕、因為不信任自己可以做到那一種程度。」
35、                POLO:「 帶著信心我就是相信那裡有一條路然後去走這樣子就不會有衝突,你即便現在沒有工作可是你的橋樑信念是富足的那你還是可以達到富足的境界,在我們沒有工作時候還是可以感受到是富足的是安全的,我的立場是當你用虛構的東西來引介的時候有時候那虛構的東西反而會成為障礙,就像我們講說改變可以透過象徵性,可是後來你會以為是那個象徵性讓你改變,可是其實不是,是因為你意識的變化。」
36、                POLO:「 每個當下你做的都是最對的,你不用害怕擔心那個是對或錯,錯就錯了,當你在講完慢慢來慢慢來的時候你就是在合理化了,如果你不會這樣講反而比較好,我說比較好的意思是因為你沒有覺察可是當你講我要慢慢來的時候其實就是暗示了你可以一步登天,那是因為你們可以到那邊可是你們的限制性信念告訴你們不可以到那一邊」
37、                POLO:「★推廣賽斯是騙人的,我說行動,真正我的想法是什麼?我相信賽斯可以幫助人,是一個信念而不是一個行動,所以我不會那麼用力。我是相信他可以幫助人而不是相信他要推給誰才可以幫助,我覺得好的東西我一定會分享,可是我要怎麼分享這是兩件事情,我們是『去相信』它(賽斯)可以幫人而不是『讓人家相信』它(賽斯)可以幫你,我的重點是不要用力因為用力也沒有什麼用,我在表達的這件事情他是順便帶來了推廣的效果。」
38、                POLO:「一個簡單例子或許在癌友團療的時候,我們都最後希望他是可以讀賽斯書的,可是對我來講推廣這件事情是不太需要的,你就做你自己想做事情就好了。你是去相信他們會越來越好越來越快樂而不是去「希望」他們越來越好越來越快樂,你希望他會好就會引發很多的行動。回到賽斯講的你只要真正的為了你自己,你就會利益眾生。對自己好就會對全宇宙好,對自己有幫助的事就是造福全宇宙。」
39、                POLO:實相是什麼?實相是意識的焦點。 所以只是你的焦點還沒有對到這裡而已 ,所以你是對到這裡,而不是一直努力一直努力。」
40、                POLO:我講一個簡單的例子, 桌上有一個糖果你想吃,其實差不多就可以拿起來吃, 可是有時候要吃一顆糖果是要經過重重的難關才吃得到對不對? 比如說我們在玩一個遊戲贏的人才可以拿到那顆糖果, 然後還會經過什麼關什麼關, 意思是什麼? 那些關是經過你們同意才去玩的。 如果物質性的豐富是那一顆糖果, 你一定要工作才有物質性的豐富, 是你設的難關。」
41、                POLO:做事情的方法其實不是方法,他就是一個人的style一個人的風格。 他跟結果是沒有關係的。 實相的結果是靠著信念不是靠著努力, 實相的改變是靠著信念的改變 而不是架構一努力努力一點點的累積。」
42、                POLO:賽斯講說我今天信念改變可是實相卻沒有變,要怎麼辦?繼續改變!你根本連評估都不需要評估。 反正沒有就沒有,你就繼續相信,就像我很喜歡舉例的那個英法百年戰爭打了100年,從出生到死都還沒有結束。可是你想要和平要怎麼辦?繼續相信和平呀!還是你要說我等不及了,我要出去把這些人都消滅掉?」
43、                POLO:賽斯說或許你沒有辦法像他那樣看到過去跟未來的三世,所以你只能在當下盡可能的誠實的面對自己 然後去採取行動。 你不能因為說明天會更聰明明天會更成熟
明天會更有覺察,後天會更有覺察所以我現在不要再去這個行動。 不行! 這樣子你一輩子都不要採取行動,你等到變成賽斯再採取行動。所以說你在操作上就像賽斯講的在每個當下盡可能誠實的面對自己的每個覺受, 為什麼是盡可能的誠實? 因為當你的覺察力不夠你怎麼可能完全的誠實?」
44、                POLO:退休不是空,而是一個新的狀態。沒有對象一定要找一個對象嗎?沒有工作,一定要找一個工作嗎?你沒有一個喜歡的工作,就像是沒有一個喜歡的人,那你還勉強跟他在一起?你說你也不知道下一個在那裡?那不可以空白一下嗎?一定要隨時羅曼史充滿?」
45、                POLO:「★有些人會把「生命即表達」理解成「生命要表達」,這就會有點慘,如果你有想表達,有一個可見的外在行動。如果沒有呢?沒有就沒有呀!
46、                POLO:我們要讓人類從一個利潤導向走向資源導向,我們是為全人類麼福利的而不是多賺一點錢,你多賺一點錢其實是如役他人,從某個程度來講.你要開始對自己培養信心然後去做想做的事情,如果一個工作是你不敢放掉的,就會變成是在支撐這個東西。」
47、                POLO:「★對方可以做任何的表達,但是我遇到而起的反應那是我的。」
48、                POLO:「☆你就是不相信你自己,所以你覺得這樣子不好。回到你講的:「凡事都感恩。」可以啦!而且你要相信有一天你會很自動地想要感恩,^_^你不需要把它變成一個形式!像我都會講說不管父母講什麼,我們都把當作是愛我們的。那如果你已經夠成熟,記住!是如果你已經夠成熟!而不是「你假裝」你已經夠成熟!不是行動上的成熟,而是你已經自覺夠成熟,有那個自發,父母親講的話你有三個步驟:「感恩,安心,做自己!」
49、                POLO:凡事要感恩善行這句話為什麼會出現?我們可以去想像當初他出現的時候只是做一個提醒,提醒事件的本質,而不是形式。而是你理解之後自然會有的自發性的反應,要不然凡事要感恩、要感恩,就像拿香跟著拜一樣。他們可能是想藉著行動上的形式看能不能影響自己的心性?可是很多到最後都變成形式而已。如果你可以搭配了解那個背後的知識,那那個形式就會變得不一樣。」
50、                POLO:我們以前在講說限制性信念沒有很好,可是限制性信念也會鋪陳很多你以後必要的經驗的課題,然後我們就在這個事件裡面看怎麼反應?為什麼很多人會喜歡許醫師?很喜歡在上面的人馬總統或怎麼樣以前啦!或者說為什麼我老公不像許醫師?為什麼我老公怎麼這樣差別怎麼差那麼多這樣?他就會希望有一個來貼近我的,所以不管是從一個人是缺乏的特徵或需求的特徵,情感的依附上或者是自己沒有,所以偶像的本質上是這樣子。所以偶像為什麼不可以說他有男朋友了,有女朋友了他已經結婚了怎麼樣,都要盡量封閉這樣的消息,因為他會挫折你的幻相。」

二、早期課

1、POLO:我如果不喜歡我自已,我對外面也不喜歡。」
2、POLO:現象好不好,通常是誰在判斷?是自我在判斷。」
3、POLO:生命即表達,不是生命『要』表達。★不是採取行動,而是它本質就是表達了。那如果這件事情是好的,不是你把它做到圓滿,是不圓滿也是好的。」
4、POLO:下地獄的人比活在天堂的人更容易發覺信念創造實相,因為他會發現說靠夭!這一定是假的,怎麼會這麼痛苦?」
5、POLO:神棍的出現或借由宗教的斂財,他怎麼斂?他本質上就是交叉運用兩種說法,從世俗層面。他今天傷害你,他就說這是你創造的,迴避了他在世俗上的責任。用神性或出世的觀點或態度來合理化自已世俗的行為。」
6、POLO:「請不要搞定它(賽斯書), 請喜歡它。」
7、POLO:老師是來墊底用的,要青出於藍,我們是最低標準。」
8、POLO:這個世界在你決定那一刻(之前),都是不定的。妳婆婆都是晃動的,直到妳覺得她是難搞的,她就變得難搞了。」
9、POLO:千萬不要去考驗什麼東西,沒有什麼東西是經得起考驗的,那是焦點的問題。」
10、       POLO:會導致分開就是價值完成,就是不再需要這樣子的方式或者是信念導致而成的,根本就沒有經不起考驗這件事情,關係就是關係,他就是來配合演出,當老婆,當仇人。經得起或經不起他本質上只是一種信念切入的角度。」
11POLO:因愛入道,因病入道,讓你入道而已。到底能不能達到治病的結果,賺錢的結果,或者追到那個女生的結果,可能根本並不是很重要。他只是讓你走上一條路或者體驗某一個過程,因為所有的結果都是假的,自我設的目標就是一個幌子,他只是騙自我走上某一個歷程.不是因為你做了什麼事情才引發什麼事情,而是你本來就想要那樣子,所有的東西都只是代理性的行為跟過程」
12POLO:🌟我是不會道歉的人,因為我從來不會做錯事情。」
13POLO:不管再怎麼熟練或怎麼反省都不要批判自己,我們可以批判別人但是不要批判自己,你再看到「我在批判我自己」這一定是錯的!因為我怎麼會是錯的?」
14POLO:在這1秒之前做過的所有事情都是對的,你如果去批判你做過的前一秒之前任何事情,賽斯說這不是一種美德。」
15POLO:「過去的都是好的,不是說不能回回顧而是你不能一直處在那個狀態裡,你就一輩子站在那裡就好,我們不可能去確定每個當下的客觀完完全給準確的點。」
16POLO:限制信念是怎麼形成的?例如說我被騙過,那自我每一次都要重新估嗎?算了,你就是壞人,你懂意思嗎?他是有它的好處,就是方便。不用浪費時間,可以很快地知覺到。因為那本質上是安全感跟希望自已不要做錯。」
17POLO:「西方講的那個權柄還是要你給他,就算全世界的權威你不認同他,他就對你沒有力量,在那個點上是你賦與那個權威力量的,你忘記了這個。你要知道最權威的其實還是你自己,他只是代理而已,可是你忘記了,其實有力的權威是來自於你自己,那個權柄是在你的身上。效果是你給他的,可是來源是在你這裡。把自己的頭腦當作別人思想的運動場。」


三、健康之道
1、POLO:★某一個程度不用這種課也是可以上這種課, 懂我在講什麼嗎?就算上完課了就真的沒有這種課了嗎?」
2、POLO:「★ 不會因為你生病你的靈性就比較差, 但是也不要趁著這個時候一直生病,因為苦難有一個限制性信念,賽斯講說 苦難總是讓人覺得比較高貴一點, 那種承擔, 那種照顧30幾個人, 那種拯救眾生…。」
3、POLO:「賽斯書裡面在自己的內在感官開發的就只有兩種「讀賽斯」和「想像」,就沒有了。那要靜坐隨便坐高興就好。 我們說的賽斯學派,不是在講佛教、不是在講禪宗, 也不是在講其他,因為其他當然有各種各種的 ,但是賽斯這講法就是這樣, 我是沒有聽賽斯講說什麼開啟能量中心,但或許他覺得這樣講法比較流行或 大家比較聽得懂。 要不然你說最當初什麼叫做內在感官? 鬼才知道如果沒有大家這樣子宣傳宣傳。」
4、POLO:身體跟心理的關係故事不是一對一的概念,一個蘿蔔一個坑,不然你翻許醫師那本就像在翻聖經一樣,充其量是參考而已,最主要是從你的生活脈絡還有你是怎麼想的?」
5、POLO:*沒有事實,只有焦點;沒有問題,只有執著」
6、POLO:我在你的眼中是真的胖,那是你的事實,關我什麼事?你如果沒有真的很了解一個人的脈絡,你不要從現象上去評估它。」
7、POLO:有人跟我反應說老師你那些網路上的錄音檔太多台語了都聽不懂,我說我們就相信自發性跟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你聽不懂的就是不需要聽的。」
8、POLO:你相信他不是為了要滿足賽斯觀念而採取模仿的行動,所以跳回來講是該送醫生還是不該?那個該是看你的信念。你不相信這個去做那個其實是做心酸的,你不相信那你是在做什麼意思的?」
9、POLO:「★信念創造實相不是在檢討你哪裡做錯或你哪裡不好,更多的是在講這是你的法度,你的能耐,重點是你的能耐而不是要負責,負責什麼?有時候在跟學員在談他們會覺得說這就是我創造的實相,所以我要負責,¥信念創造實相是在講說你有能力,而不是說這是你的錯你要負責。所以不要再講負責,付什麼責的?你不負責也是在負責,你負責還是要付更多責,那幹嘛負責?」
10、       POLO:如果你對你的一舉一動都在檢視的時候,那你怎麼活?他最嚴重的後果就是不相信你的自發性。自發性就是活得自在,想罵人就罵人,可是你隨心所欲不踰距.賽斯說如果一個人為過去所做的事情感到慚愧感到罪惡感,他不是一個美德。他說如果你一直覺得過去做錯了要補償,覺得愧疚,他說這不是一個美德的。就像我們創造了自我覺得不好的實相,不是要你檢討哪裡做錯了,而是要覺得我們是有能力再創造的,你最好抱著補償的心情去做事情,我跟你講這樣子對方就更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你覺得你有罪,那就會有人來配合你覺得你是有罪的。」
11、       POLO:妳不敢犯錯就是表示妳很容易犯錯,因為妳錯過,或是看人家做錯過被罵到狗血淋頭,不然妳為什麼那麼怕犯錯?要把事情做對?像我們常講的我們做錯,人家批評我們,都是對方的問題呀!我們怎麼會有問題?都是對方的問題,他罵我們也是他的問題。」
12、       POLO:當一個人沒有對妳做更慘忍的事情,那就是他的善意。他就是善意,那前面那個動作就是蠢而已,然後沒有覺察,等他有覺察,就不會再做更進一步的。所以我對於『人是殘忍的』是對當時的誤解,可是衝擊太大了,我懶得再去回想那個狀況了,我就趕快記得這種東西,我就迴避人跟人之間的衝突,就不會遇到那麼慘忍的事情,我就不會落入那種創傷的情境。」
13、       POLO:你如果依著外相來判斷,你就會懷疑跟憂慮。我腳斷掉,這怎可能是最好的安排?我怎會是受恩寵的?然後腳還會斷掉? 所以不要從實相來判斷你是不是在恩寵的狀態,你永遠是!你不要懷疑跟憂慮。賽斯講說這種人會覺得他自已是被支持的,事情終歸會對他們有利。實相沒有改變,你要怎做?繼續相信!不管實相變得多不好。就算沒有,其實你還是在一種安全富足的狀態裡面。」
14、       POLO:簡單講,如果你不高興,就表示你一定想錯了。如果你跟別人有衝突,也一定都是別人的錯,你也想錯。反正什麼事情不爽,就一定有問題。所謂的正常就是一路爽到底。如果有所謂的不爽就一定是你想錯了。沒有第二句話,一定是你錯,但不是你做錯,而是你想錯。」
15、       POLO:去找出變得更好的些微變化是很重要的,你是以一個它會變得更好的角度去找出證據的,我跟妳講,隨便找都有。妳相信他會做好事,妳一定會挑到。信念會主導你的實相,也會主導你的證據,這句是廢話,但是很有用。」
16、       POLO:渴望於了解,不懼於較量,輸贏於典範,典範不斷地改變,不斷地升華不斷地提升,你唯有透過比較,知道他的理論基礎是什麼,然後你才知道高下。要不然你去問許醫師他為什麼專注在賽斯?他其他的也讀很多呀!因為他認為賽斯的就是真的,要不然他為什麼不專注在奧修?我的意思就是說就算是錯的也要錯的徹底,你沒有這種精神你要跟人家學什麼?所以我說不是把賽斯當作一個工具而是盲目的把它當作真理。」
17、       POLO:為什麼帶讀書會就要負責任,為什麼對他們負責我也都沒有在負責,可是相對性自卑跟一致性的部分,所有那個動作是有自信才能做的,所以學那麼多幹嘛?這邊也是讀兩三章就出來帶讀書的啊!所以讀那麼多幹嘛?許醫師也是他學藝術治療早上聽的一個課下午就自己開工作坊。所以就是開,那個行動就帶動意識的變化,就等於是改變信念過程象徵性的行動。」
18、       POLO:賽斯的觀念跟傳統佛教觀念不一樣,傳統的佛教觀念是收攝, 賽斯的觀念是綻放! 所以你來人世間是盡量的搞,只要不要去殺人放火就好。 憤怒是有力量的, 你也不用擔心你會破壞什麼事情, 因為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可是你會有覺察的時候你也不會罵的那麼慘 ,可是你沒有覺察到你又能怎樣?」
19、       POLO:我們可以去跟別人講說「你應該往內看」嗎?因為你根本不知道他有沒有看過賽斯書之後的行動,對不對?他有沒有覺察之後的行動?我們可以對著人家去採取行動的人講說:「你應該向內看」?如果我們對採取行動的人理解成他就是沒有向內看,這樣就太粗暴。因為你根本不知道他的脈絡,你沒有跟一個人深談,你根本不知道他的脈絡。你直接跟人家講說他就是沒有向內看,沒有去覺察自己,這就像崇芳講得太粗暴了。」
20、       POLO:統一是本來就存在的必然性,你不需要特別去統一、去和諧。你一直追求和諧性的表象是要幹嘛?重點不是在幻象,而是幻象之中的體驗。」
21、       POLO:覺察本身就認識了你自已,那你認識你自已就是賽斯講的進步的二種方式中的其中一種,進步就是你認識你更多,那另外一種進步就是★同樣的狀況有不一樣的處理方式。不一定處理得更好,就只是不一樣的方式而已。」
22、       POLO:行動不是最重要的,意識變化就會帶來行動。」
23、       POLO:不是從頭學,而是啟動一個內在可能的能力,從頭學就很low,一點都不神奇。」
24、       POLO:你累了、你頭痛,在一個現象的處理上,你應該去focus在你覺得比較好的那些感受上,而不是去消除那個不好的感覺。」
25、       POLO:當你去做什麼處理的時侯,你嚴格地講,你是不相信它。或者沒那麼相信它、沒那麼相信它會那麼快。就是這三種。」
26、       POLO:我怎麼做,怎麼好。我不是盡量做得好,我用原來傳統的方式也好,做一半也好。完全都變過來的也是好的,我們是在一個變為過程中的好,而不是變成了才變好。」
27、       POLO:我如果接受我什麼時侯做到了,那我是不是時時刻刻都在接納我自已?那你時時刻刻都接納你自已,甚至是自我悅納,你的生活或你的生命怎麼會不好?很難相信嗎?很難相信一切都很順這樣?當然就是說你如果想要再遇到挑戰,也可以呀!可是帶了這樣的概念(一切都很順),你就多了一份清明呀!」
28、       POLO:就某個程度在技巧上,我們給了一個可以依附的、代理的不管是行為或是物品。在方便性上給大家一個東西,當做一個代理性。可是我自已比較反對這種東西,你代理久了,就跟我們剛講說你為了吃那顆糖,你每次都在玩兩人三腳,才去吃到。你為了要有幸福、又有錢、擁有美好健康的生活,你好像要拼得要死,去工作才可以。要對家庭、對誰負責,好像要通過這些考驗才可以,它會變得習慣。雖然說一開始的相信是比較難的,可是如果你沒有去依附那些東西的時侯,你比較不會有後面那些問題。」
29、       POLO:個案要什麼就給他什麼呀!就某個角度來講,你不用超越太多!你超越太多,就是展現你的超能力、高能力而已呀!但是他不能接受的話有什麼屁用?所以有一種講法,是他要什麼就給他什麼。如果你要信心,好像要開始相信,至少他覺得他聽這個信心不錯,可是他覺得信心有虧,有缺,好吧!那就給你個什麼東西。今天有一個人相信這件事情,愈來愈多人建構了這個實相,比如說中醫普遍不太贊成喝冰涼的,那西醫會覺得沒差。西醫是沒有經絡的概念,中醫有。可是兩個都是當初第一建構的人想像出來或者發現,後面的人前撲後繼,開始建構了一個群體對身體認知的實相。那群人就會比較相信,不管是在集體的文化上或潛意識裡面。所以你在台灣,沒有女人生小孩後敢不做月子的,你看在美國,那有人在坐月子?而且冰的大吃特吃。」
30、       POLO:賽斯講說當你覺得累,覺得頭痛的時侯,就不要再去講了,不要再去鞏固它。當你的腳不舒服,或腳怎樣時侯,你就說沒有,這是在練習。隨便你講啦!」
31、       POLO:★你不會想去求好,你不會想去把一個狀況變好,你不需要把身體變好,然後這其實就是賽斯的陽謀的一部分。他讓你去處理生活、身體上的障礙或狀況,可是他一直在跟你講意識對實相的機制跟變化,到最後其實你是在玩意識。那你對物質實相的變化,你只知道、你只注意到它的變化,而不會執著於它的所謂好或壞,痛苦性自然會降低。」
32、       POLO:因為不管怎樣,你只要存在,你就有價值。那實相的好壞,其實還是由你的意識在決定。你能不能透過這個實相對自已有了解?對自已這個經驗有收納起來,被統整。它其實才是更重要的事。」
33、       POLO:你不想創造,你也在創造。但能不能了解就不一定。」

四、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
1、POLO:不管是貧窮或是生病你都是好的一部分,正因為你生病、貧窮,所以才是富有的一部份。正因為地殼會變動,所以才知道地球是安全的」
2、POLO:任何一個狀況、任何一個覺受,它為的都是價值完成。都是來了,希望你可以體驗。可是如果你害怕,趕快把它修正,跳過黑夜,趕快白天,每天都在白天。那你就慘了。如果你接受它,體驗過悲傷、體驗過憤怒,讓它過了,讓它完成了,你就會變成其它的感受。」
3、POLO:有一個狀況我就接受那個狀況, 你不要給那個狀況貼上說是癌症、 是憂鬱症、 他是什麼症。 你失去了詮釋權、 對那個狀況的理解, 就像掌握的發言權就掌握了真理。」
4、POLO:相異性本身就代表他的價值, 而不是你的評判代表他的價值。」
5、POLO:你怎麼評估,內我就怎麼幫你。你覺得這個世界很危險,壞人很多。他就幫你製造壞人。你說這樣就這樣。你估量這個世界男朋友都很苛,或者老闆都不中用我,請來的手下都不會自動自發。 內我就幫你在架構二釋放那些電磁訊號。」
6、POLO:當小孩子開始懂事的時候就是你把他縮限成功。」
7、POLO:★一個會殺人的人,他只是一時忘記了實相的本質。你可以稱之為一種慈悲、一種情感,可是你不會哭天搶地,你不想要他接受懲罰, 你不會想告那個人。 因為整體的迷思的改變,我們接受的新的觀念、問題是更貼近真理的, 所以你的處理方式都會變呀!」
8、POLO:所有的意識焦點的轉移都是從想像開始。不要去管那個是你想出來的還是真的有那個次元還是有那個可能性事件?還是你自已黑白想的?因為它都是想像出來的呀!這是我們從一切萬有繼承的能力。」
9、POLO:一件事情是需要解決的叫做難題,把重要性降低,他是不重要的或者他沒有那麼重要。 最重要是什麼?是我!我的意願最重要。 這世界上有兩件事情是沒有辦法妥協的,第一個是正義,第二個是他XX的老子不願意!」
10、       POLO:忘記一個問題,它就會走開;你不把它當作是個問題,它就不會是個問題。他之所以會是個問題是因為你認為他是個問題。」
11、       POLO:把一個問題的難度降到最低這一句跟逃避的差別在哪裡?『信心!』你相信會有人處理,上帝會處理。上帝就是我們對架構二的信任。事情是會被自然的照顧好。」
12、       POLO:萬事俱足,我只是假裝做一做。」
13、       POLO:我們如此專注於自已,所以沒有感覺到父母的愛,內我的存在。」
14、       POLO:不用努力,或者說別人會覺得努力,但那不是努力,因為你覺得有趣。真的不用努力,那另一個是因為你那麼投入,你也不覺得有什麼努力。你就只是想做而已,你也沒有那個努力、辛苦的感覺。」
15、       POLO:如果大家只是要創造好實相或好效果,其實可以去參加新的宗教,如來宗,有聽過嗎?妙禪。賽斯的資料如果放在一個單純的實相上創造的重點,是拼不贏人的啦!你如果只要改變實相,對不對?因為我們知道改變實相是什麼?是信念。所以我只要信了,一定會變。所以很多新興宗教的概念,救世主或者是什麼。他其實很容易讓人家信,其實效果也很明顯。比學賽斯來得快。它那個東西其實快很多,就我們的經驗都知道。」
16、       POLO:從來沒有欠缺過任何事情,你擁有的是多的,而不是你沒有獲得什麼。這就是事實,如果你相信賽斯講的,你所有的經驗跟配備,它其實可以滿足你所有事情。所以你開始不是用匱乏的角度去看事,而是「真好」,因為這樣子你成長你的狀態,做你要做的事情,成為你自已。所以這整個有點豬羊變色。你其實並沒有阻力,永遠都是助力。」
17、       POLO:(小孩玩電動)我在實務上是,你想阻止他就阻止他,但不是是因為害怕。而是知道是你自已的框架跟界線撞到了,像我還是會講,哎!看太久了啦!可是你在做的同時,你知道有另外一個東西,那另外一個也是我一直在提的,條你也不要講說你要扮演一個新時代的好父母,好父母到底是什麼?沒有那種東西啦!你不爽,罵他,那他二十四小時不能看,也沒關係。因為他永遠不會受害。他就是選你這種神經病的父母。」
18POLO:實務上,你要相信你永遠都是對的。負面暗示也是他要的,到底是負面暗示、正面暗示,決定權是在他。所有的不完美都在宇宙完美計畫的一部分。如果有人指責你,那你跟我有衝突,你跟我有意見,那就是你錯。而且我們不用覺得愧疚。」
19POLO:從來就只有意識,而沒有客觀的事件。」
20POLO:如果你先定義它是失敗,然後再想說要怎解決,那就錯了。它是一件成功的事情,縱使表面看起來是蹂躙,它都是一個用來重新開始你的新生活。」
21POLO:有機會我會做二件事情,一個是賽斯藏經閣,藏經閣就是中樂透之後,把13個人關起來,研究賽斯,一年後再出山,然後每個月付5萬薪水。因為那個概念就是賽斯說要解決所有的事情,就是把賽斯弄懂。13個人一年才七百多萬,然後二年,一千五百萬好了,對不對?我最當初想到的是說,一個機構跟一個人…我也是一個人就做成這樣,為什麼一個機構做不成這樣?那為什麼不要有我這樣的人13個?到各縣市呀!我也不用跑來跑去。一年後或二年後你就要帶著賽斯開始不管在當地或到各地去開讀書會,一直開、每天開、一直講,今天在這個普陀寺、後天在那個賢來山,後面自然會有供養。」
22POLO:有的問題都在你弄種賽斯書問題中會解決,只要你盡量弄懂賽斯書在講什麼,他就不會是問題。」
23POLO:「今天早上我才在跟我太太說我們沒有很積極地去招生,都是人家揪團這樣,那某一個程度就是你不用擔心,會有。只是說目前在這個資本主義運作上暫時用一種金錢交換。反過來你很積極去拉人、去推的時侯,那你的概念是什麼?那就好像在賣東西,多換幾顆松果,對不對?然後可以老了退休,為什麼要想老了退休?★就算你不做現在的事情,你體力變了,你還是有創造價值呀!創造價值不一定涉及體力,對不對?人家達摩在山洞坐九年,什麼事情都沒幹。然後香火鼎盛。今天你是有智慧的老人,人家就跑來問你。」
24POLO:不要把你以為你不喜歡做的事情,別人就不喜歡。所以在這樣的配合裡面,不會有你擔心的、思想上需要去解決的怎麼辦。你想的其實有人可以解決的,或有人想做。」
25POLO:「★就算你是一輩子不順、一輩子窮困潦倒,你都是走在價值完成的路上,因為每個人的設計,有時侯『會非如此不能體驗那種東西』。」
26POLO:「為什麼我會問人生有藍圖,那藍圖可以改?不是整合嗎?那個可能才是重點,對不對?為什麼你覺得某一種狀態是人生藍圖?或好!我接受這的藍圖,可是我想改可以嗎?那很明顯的可能是挫折呀!可能不想要!可或許第一個講不想要就錯了,怎麼可能不想要?所以那個東西就變成不是跳入去講藍圖可不可以更改這件事情,其實是比較個人性的,you need lifecoach。如果你跳入可以不可以改,然後怎樣怎樣,講完其實你還是覺得沒有意義啦!好啦!可以改,然後呢?事情又回來了。好,都可以改!你說了算,所以?你又會回到你的問題。」
27POLO:你不是來為這個世界哀號的,因為你一哀號,天地萬物為之而悲。當然也不是來加強你的責任的,自然是你的表達,反過來你也在為自然表達。因為你們是共同一體性之內。★所以沒有自私的問題。」
28POLO:「汝不可殺人的廣義是說侵犯,去吃到飽點太多沒有吃完也是侵犯,為了你所需的殺更多的動物來吃就是侵犯,殺剛剛好就不是。當大家一直生小孩的時侯這就是對這個世界、對這個地球的某一種侵犯。因為某個程度,我們有意識的自已是可以評估這件事情的。它已經過量了。那你還生?那生了之後這產生的自然罪惡感的侵犯,誰來承擔?賽斯說這就是那些把這些小孩生出來的父母呀!(小孩)就去死在戰場上,戰後嬰兒潮。」
29POLO:「最深的層面,沒有食物會真正被浪費掉。」
39POLO:像即真實,真實是靠想像的。不要在物質實相努力了,但是有衝動要跟隨。」
40POLO:★你其實要更進一步知道,它就是你,你不是跟自然共處,你就是自然。你不是在跟自然共處,你要好好保護它,不是!用這種概念也不會好處那裡去。它只是比較好一點,就像你跟癌症共處,那個東西在本質上,你還是是在物質實相上的操作。你沒有從一個心靈層次知道,它就是你的展現。那是個整個看待方式的轉變,那在學術上我們就叫典範轉移。你不要在物質實相操蹤,物質實相的操蹤,是一種傳統的、科學的典範,賽斯資料提供了另外一種典範,它覺得不用。你是從想像力著手,你會投入更多的研究是在意識、是在想像的操縱上。整個典範轉移的事件就變了。」
41POLO:「在每個當下對自已誠實,如果你對自已不誠實,你可能會講說是興奮;如果是誠實,可能會說是恐懼。你的意識其實一直在變化當中,所以你要刻意去維持一種狀態的穩定,免了啦!」
42POLO:「推廣(賽斯)的這個實相,你被你的實相說服了說推廣的這個舉動是很難的,如果你問我,我會說不用那麼積極。★你呈現的是你是富有的,而不是病得要死然後變健康,事倍功半。你做一個你比較想做的,但是你也是可以輕鬆做。」
43POLO:錢是拿來用的,不是錢是你的,出不去的。」
44POLO:今天這個殺人犯你要怎麼對待他?你根本不會想要懲罰他,你懲罰他幹嘛?他就是比較需要被教導多次元實相,他才會這麼笨,殺人也不會死。你不是去懲罰他,你不是判他死刑,你不是去判他終身監禁,你不是去罵他不要臉」
45POLO:我們好像都想要先看到回應,你不是先相信會有迴響。 我們好像要看見才相信而不是你相信, 你說你也試圖做過可是沒有效果‧不對!我不會這樣看 我說一定會有效果,可是在哪裡我不知道。 你懂意思嗎?我們是那一種存在狀態的信任, 啊不是說先看到哪一種現象, 不是說先給我10000000,先給我中樂透我才去創業, 當然是一定是我相信有然後我才去做。 
46POLO:我怎麼做都怎麼對,不管是在感覺上或是理性上全都對, 說到最後的極致一定是我怎麼做都是對的,如果有錯一定是你的錯。」
47POLO:賽斯書是邊的如此精心設計,以至於你在讀的時候其實你就是在運用你的能力之外了。所以你真的聽進去和看進去,你也沒有辦法逃得掉,因為你不可能把它當作一個依賴物。」
48POLO:我要做得怎麼樣?跟我不一樣的就不能共存嗎?跟我不一樣的就不能協助我嗎?就沒有人幫我嗎?如果都跟你一樣,你就沒有存在的價值啦!我們之所以可以在邊陲的邊陲苟且偷生就是因為我們跟別人家不一樣。」
49POLO:「你要改變世界是先從想像力開始,從改你要改變世界是先從想像力開始,從改變信念開始,但是不是停在這裡訊息開始,但是不是停在這裡。不是你冥想就結束了。」
50POLO:相信所有的東西都是順的,就是不順也是順的。」
51POLO:妳是不用花那麼時間就可以養活自已的,像我們家我就常常跟喵喵喵講,你要幫忙做家事就是海豚原則,你知道海豚是很聰明的動物對不對?他們會一起補魚的,可是為什麼?你知道嗎?(學員答:他們才會有更多時間玩。)他們是會一直玩的那種動物,所以我就會跟喵喵喵講說,快點,你去弄,然後我們就可以玩。」
52POLO:「後來的詮釋跟行動才是你要的,而不是因為發生這些事情你才有這些詮釋跟行動, 是因為生病了才休息?騙人!都嘛是因為想休息才生病。」
53POLO:「★你不需要有一個完全接納你的人, 那是一個錯誤的理解, 那是一個補償, 是一個不安全感之下的保證而已。 需要找師父、需要找上師、感恩師父、讚嘆一下,或者上帝的懷抱裡面。 但是新時代的觀念、賽斯的觀念裡面,把那個上帝拿回來。」
54POLO:空污是真的,但是那個人會不會受害又是另外一回事,可是你不能因為你個人不會受害就無視他,不去反應。這是兩回事,你可以講這件事情不代表你會受害,賽斯這邊是在講說有時候你注意到問題了,沒錯,他是真的。你不能太過於注意到自己變得沒有安全感,所以個人性上面還是要注意個人對實相的創造。」
55POLO:如果只是要追求一個實相上的效果跟結果,某一個程度來說其實不用學賽斯。」

https://youtu.be/kcKQO4y4NCg 朗讀

五、神奇之道
1POLO:你不能把「最好的安排」貼下去,很涼,然後說一切都沒事。」
2POLO:「事情其實沒有終點,就是還在一直增長。就像賽斯說每一個作品或每一本書,每一個接觸到的人都改變了它,而且也形成他自已的版本。」
3POLO:「信念從一種『好像改善我的困境』變成『一種遊戲』,它變成只是一種我的意識操縱的技巧、我體驗的技巧,有點跳脫出那種「痛不痛苦」,而你在那一點也會覺得「痛
苦」就是我畫的一副很悲哀的畫,就這樣子而已。」
4POLO:「成功的陷井,你的成功就只有一種,努力、堅忍不拔、盡忠報國、當個孝子,你從來沒有想到說不孝也是孝順一種。疾病也是健康的一部分,不孝,也是孝盡父母的一種方式
。」
5POLO:「並不會因為得癌症或者說像魯柏得了類風溼關節炎然後很難看得死掉它並不影響一個意識或一個靈魂對他自已的了解。簡單講人的必死,它只是說怎麼死而已。它只是說
透過這些死亡的方式,它是你在這世間最後的姿態。」
6POLO:「★魯柏他們問賽斯會不會再透過其他人來講?賽斯說我不會透過其他靈媒傳遞賽斯資料,因為扭曲性會有二種,一種是多次元進入到三次元的必然的扭曲,一個是傳遞本身
他的知識跟他的狀態的扭曲,所以賽斯是希望資料被扭曲在某一個程度跟範圍之內的。」
7POLO:不論你用那個片刻來做什麼事實上這個片刻本身都是有價值的。」
8POLO:「統計學的正常凌駕了人本身自然的正常。成事在天謀事在人,人那麼是不是真的謀了? 而是只是時間到了各就定位, 那個效用或作用其實是代理性的行為, 真正能不能完成是在架構二, 我今天如果相信我會好,我隨便看個醫生也會好,隨便吃個十八王公的香灰也會好, 就像上次在講得很多人你有病,可是如果你不去檢查他就不會讓自我嚇到。 你並沒有真的要在物質實相做什麼事情, 如果你在物質實相真的做得很辛苦那代表你入戲太深。」
9POLO:「沒有意志力反而是一件好事, 有一意志力你就把安排的很完美, 其實也不錯我們訂一個目標然後把他達成。可是就完完全全遠離了神奇之道,他就是理性之道滿他就是生產線之道滿沒有不好就是不神奇而已。」
10POLO:「你好像覺得說我愛上誰了,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或許你已經高段到你不會說不可以 可是你會高段到拿另外的東西然後結果還是不行, 其實結果還是一樣, 我對一個人有感覺我當然可以想到的, 可是我不一定像憤怒一樣打一個人就一定要出手, 我這裡就變成說為什麼不? 因為想就變成balabala 我覺得想下去這個動作本子會造成什麼影響? 還是說我們剛剛前面提的我根本就不應該想? 這件事情是有威脅的。」
11POLO:「她還是吸引力還是一直在,她不會因為你吃其他的,你就不會還想再吃 。那我在這邊斟酌點是為什麼那個不行? 我怎麼會那麼快就直接覺得還是在這邊好?在既有的建築再繼續蓋、再繼續修復? 什麼風險?什麼承擔? 一定會有人受傷, 但是那個受傷不一定所引起的, 表面上看起來我是那個現象界的起因, 可是罵個幾年就過了就像我們。」
12POLO:「★ 重點是你覺得對自己的照顧是不應該的, 或者不應該做的一個考量, 當你把你自己做的第一個考量, 簡單講我們就說那你心情就爽對不對? 心情爽你的心情就變外境了,對不對?有什麼事情不爽? 可是你心不爽一直試圖在外面做很爽, 大家都會說你是好人, 你很會做事、很會考量別人、很會承受, 可是這樣的人不一定是心裡用是苦的。」
13POLO:「有時候你把某人送到一個情境之下他根本不會接受,他也還沒有準備好接受這一種或許他準備好接受另外一種, 你帶他去收驚、祭煞、燒金紙或者光的課程, 他可能準備好了是另外一種方式。 讓你就這些你自己不夠清明的時候, 你都不知道你做這些到底是害他還是幫他?」
14POLO:「一段破碎的婚姻成就兩個美好的感情。」
15POLO:「對個人來講你覺得在浪費時間的時候,你就是不相信神奇之道了。」
16POLO:「小孩子是跟可能性打交道的,你永遠都玩不贏他,他是跟神奇之道在做決定的。 你是以經驗的方式來處理, 你是以你的經驗在做可能性處理 ,他是以賽斯可能性實相在做處理, 所以他會超出你的經驗 ,因為他的資源是有點無限的跟神奇知道打交道就是, 他後面的可能性跟規則是他自己訂的 。」
17POLO:體驗過了你還不走那就變成上癮 , 後來再繼續下去就變成賽斯講的跟創造性是相反的方向。」
18POLO:「布袋戲講說你會相信人是因為你沒有能力,如果你很有能力你會需要相信人嗎?有一個叫魔王子的 他說信任是那些懦弱沒有能力的人在做的事情, 有能力的你需要信任他去做什麼嗎? 你為什麼需要信任?因為力有未逮, 因為你沒有辦法完成,因為你不想做 ,所以你才需要信任交給他。 可是這些嚴格來講以賽斯觀念都經不起分析了, 你每句話亂講都對啊!可是它會對到你,很有感覺是根本你就一直投射、互相餵養,餵養那句話。 那句話給你有感覺,然後你就會想很有道理,魔教就是這樣產生的。」
19POLO:過去怎麼樣不代表未來會怎麼樣糟找不代表未來會糟下去,我這樣子是OK的也不代表我以後每次都會這樣,理性之道根本不是拿來決定事情他是拿來做事情的。」

20POLO:「你覺得怎樣會怎麼樣,因果關係是你說了算,在物質實相找不到真正的原因跟理由,因為真正的原因跟理由是在架構二,在兩個物質事件裡面去找他們的因果關係,那個因果關係都是假的。」

21POLO:「慾望就是行動,覺察就是改變,重複性的動作一直做到你意識到你在幹嘛那個改變就開始變化,所以真正的改變是意識的變化。」
22POLO:「沒有障礙需要克服,遇到一個情境認為是問題才需要解決,如果他不是問題你想怎麼做就照著做。」

23POLO:「你先把生活劃分成穩定和不穩定,然後說這樣子是不穩定這樣子是沒有準備好。」

24POLO:對自我來講除了事情發生的那一刻他永遠不會有把握。」

25POLO:「實你怎麼做跟最後…一個階段的最後的結果其實是沒有什麼關係的, 你怎麼做跟結果都沒有關係, 你怎麼做就只是你想怎麼做, 那個結果是跟什麼有關係就是跟你的「信念」有關係 ,所以你今天如果覺得吃藥會好、跟喝尿尿法會好、也有人覺得吃大便會好, 說怎麼做才會怎麼樣? 賽斯跟我們講不是! 有一個重新的思考是你想怎樣就會怎樣,而不是你怎麼做才會怎麼樣,「做」跟「結果」 沒有必然的關係。 因為外在行動跟結果沒有必然的關係。」

26POLO:「你不一定要 用一個組織才能推廣賽斯講的好像我自己。你只要用一個想像就可以去推廣賽斯, 有時候我們都會說要用組織啊或什麼 維護一個進展或者想做什麼東西才可以帶進來, 被帶出來。 但是賽斯講說不是, 並不是因為有一個什麼樣的系統的存在, 所以那個層面才存在, 每個層面之所以存在是他所在之處, 他都有一個想像的點可以支撐他。」
27POLO:「真理不是拿來變成工具的,真理根本就不是工具, 他就是一種真實的狀態的描述, 所以他不是你用不用的問題。 所以那一天有一個學員談到這個,我就突然領悟,難怪我跟人家不一樣!因為我把賽斯當做真理,所以會有衝突。可是如果你把他當成工具,有些人甚至把賽斯當作正面的想法的工具, 那就沒有什麼衝突, 因為不用就放旁邊就好了。 可是對我來講我如果想把他當成真理他就變成一個背景,他不是用不用的問題,他是一直存在, 那就變成一直是在描述我這個狀態、 我這個物質、 我這個變化的狀態的一種論述。」
28POLO:「有人就說我想要輕鬆賺錢躺著就可以賺錢可以啊!可是如果你有衝動去想動的時候,你要跟隨衝動,可是你不能說想動的時候不動,因為那個動可能就是你必要的輕鬆賺錢的起始之點。我們在運用神奇之道的時候不是坐著等突然從空中掉下錢來,他的慾望就要被他自己清楚肯定和認同。你的慾望你可以去做一個表達,你認為可以就可以 ,沒有侵犯就沒有侵犯。」

29POLO:所以不是有一句話說改變從現在開始? 你不需要有錢、你不需要有能力、你不需要有支援(資源), 什麼都不需要,你只需要一顆會想像的、會投射的而且你只要會投射就好, 本來我們就一直在投射。」
30POLO:偷吃不一定會有罪惡感但如果你認為那是「偷」就會,不是那個行動是那個意識。 所以賽斯才會講說「說謊」它可以是觸犯罪惡感也可以不是,重點在於那個行為者他的意思的主觀狀態, 重點都不是貢丸,要不要外遇?要不要滷蛋的問題, 實相是中性的, 就算他有行銷的意味在 那也是他的事情, 可是你切入的角度是你的事情。」
31POLO: 你在這個中性的實相裡面掀起了皺褶, 從中來了解你自己,那個了解或了悟之後就不會再是一個問題,不會再是一個問題的本身更重要是這個東西是我體驗過了,我有價值完成,我有真正體驗過那個事情而不是一直在抗拒就像你每次都跟人家講說「都不用」這樣子就是在抗拒。你在這個過程了解你自己之後這個東西再讓你遇到你就如入無物, 你就穿過去也沒什麼就這樣,沒有違和感也表示這個東西沒有你要體驗的部分。」
32POLO:科學太著重於一分證據講一句話 ,但是沒有證據不代表不存在」
33POLO:「上次好像有講過有人講過說喵喵喵這樣子好像太不乖了,太會活動, 然後我就在想說要把小孩子教得很乖還不簡單? 要教成這樣要乖不乖的才困難。」
34POLO:「小心駛得萬年船,然後就一直在小心,然後真的也駛得萬年船。」
35POLO:「★我們都希望小孩子聽得懂,可是某一個程度不是他聽不懂,是他沒有固著性的概念。他覺得不需要,因為事情總有變化, 有其他的可能性。」
36POLO:「◆通常憂鬱症是因為你知道怎麼做可是做不到, 你把太大壓力跟要承擔起的責任交給自我, 所以說一般我會說操作上比較簡單的講法是你要做什麼事交給你的直覺和衝動決定,那怎麼做才交給你的自我,怎麼做才交給自我,自我不要參與太多評估,他的評估是在評估怎麼做而不是做不做?」
37POLO:這個世界就是會有3%左右的人是精神異常他提醒了我們不需要時時刻刻意識都是活在當下的。」
38POLO:「賽斯講如果你覺得不對就不對,他講的是如果他講的跟你內心的感受有違背那你要聽你自己的。」
39POLO:「你一直定義這個環境是困難的,可是那不是真的那是小時候的記憶,小時候的信念。所以盡可能的跟隨你的衝動,你的無力感就會消失。那個衝突其實沒有那麼衝突,那個衝突是來自於你對焦慮的衝突,你幹嘛跟他講理?你不是要跟他講理,你是要改變自己的信念。」

40POLO:「你要知道這一個關係裡面你不去做自己,你會很容易去挑對方的毛病,你不做自己你就不會讓別人做自己,你做自己就會讓別人也做自己。」

41POLO:我為什麼不幫人家做,看到人家這樣子不去幫忙人家做,那個焦慮會非常強烈? 只有做了、只有協助了我那個焦慮才會釋放掉 。可是他表面上又是一個看起來很正面很積極的行動 ,所以你會在這個過程裡面無法覺察到這是一個負面的概念, 你一直覺得這很好,我是在幫你,把我自已也投下去,我自己也覺得舒坦了。 那他們也變好了,可是你對他們來講這就是一顆藥、 一個手術、一個法師, 但是說對!這種狀況你可能會從這種狀況裡面復原 ,然後你會陷入另外一種狀況,更嚴重是你的力量交出去了 !」

42POLO:「★ 最大支持在哪裡就是我支持我自己, 我認同我自己所以我才能找出那些認同的論述跟證據跟統計, 講了那麼多,是因為這東西太重要了,我們沒有辦法在做事情裡面接納自己的想要,因為他不合乎社會脈絡。 所以在臨床上人家問說我可以這樣做嗎?我就說當然可以。當人家說我可以這樣做嗎?他其實就是落入一個 「理解的社會脈絡和自己理解的脈絡的」認同, 我需要個理由,你會發現理由就是亂編的,或是你說了算,你根本就不會去管這件事情,所以你要做事情,你根本就是在乎你想不想要而已。
43POLO:「★吃得苦中苦方為苦中人,我一定要讓自己逼入絕境?讓自己很可憐?我們一定要演成這樣嗎?可是我們期待這樣,所以我們有病。某個程度我們見不得人家好,因為那個好跟我們的刻苦耐勞、承擔、受苦的信念是有衝突的,我難道不能吃的爽中爽,方為爽上人嗎?我一定要過得很苦然後獲得大家的認同嗎?

44POLO:「當你忘記吃藥的時候,這個時間點已經過去了,這個時間點已經過去了,這就是最好的安排。就是我講的不要太完全投入某一種療癒的行動本身。」

45POLO:「今天你去做你喜歡做的事情,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對你要解決那件事情沒有幫助,可是其實似有幫忙的,可是這樣的理解是在於對賽斯資料有理解因為我們是透過意識存在透過物質實相偽裝,你喜歡爬山去爬山,你喜歡寫實去寫實,其實你是在影響其他層面的感受,所以某個程度會有幫助到,因為本來就不是只有針對那個問題的本身解決才有幫助,你是在各個不同的層面都在協助或者說完成這樣的過程。

46POLO:其實活下來的需求並沒有需要那麼多資源, 那再進一步是我們都以為需要。」

47POLO:★像我們就是蔥薑蒜,有衝突僵直在那邊後來就算了。 不然怎麼辦? 總是還是有一個結果,你的時間還是會goes on,能解決不然就算了。 我不用在這個點去設想那個時候會怎樣, 我當下認真就好了, 你會愛一輩子? 當下當然都要說會, 要不然怎麼下去你去下載一個遊戲他都會問你說要不要同意規則? 我管你一些什麼我一定同意啊! 不然你怎麼下載?
48POLO:「資本主義就是告訴你要努力賺錢,也怕你被逼到會死然後再廣告跟你講「你們要懂得照顧自己,是該給自己獎賞的時候」寶馬跑車、蜜絲佛陀, 那個都是假的,這世界沒有那麼難活,這個世界沒有人要故意丟棄你,他只是忘記,只是去追尋他要的。就像之前有個笑話說我騙你不用錢嗎?我騙你不用花心思嗎?你在那鬼叫什麼?我都沒有付出嗎 ?你這樣笨笨享受你的辛福,你不知道我騙你多辛苦嗎?沒有人有那麼多美國時間要去騙人, 所以那個建構有時候是為合理化, 那合理化一些比較沒有詮釋能力的人,他就會接受了。

49POLO: 從教育心理學,你面對事情的態度比發生什麼事情還重要。 像前陣子性騷擾性侵害事情也是一樣, 好像必然要從一個受害者角度去詮釋它, 這種社會性的詮釋更加重本身, 不是說這件事情他沒有問題, 而是他的問題可能被你的社會性詮釋或者賽斯講的「 你的信念影響你自己的實相」比真實的現象影響的感知更大。 身體會有病痛, 可是你的心念影響的身體更大, 你吃的東西會影響的身體沒有錯,可是你的心念影響的身體更多。」

50POLO:★錯誤的信念本身的價值就在不同的信念就是不同體驗的軌跡。
51、                POLO:字隨便啦!是你賦予它意義, 不是那個名字產生意義,那個名字產生意義,是因為他後來累積很多所謂的成果。你才再加上去的。 靈魂是每天的精心創造,不是每天的進行copy 一般我們會想說有沒有下一個目標? 這也是在臨床上遇到的困難, 大家已經被說服了你要有下一個目標, 才可以停止目前的。」
52、                POLO:我只知道一件事情夠了那夠了就好。 他就只是夠了然後我覺得可以停了, 那我是不是需要去評估後去想下一步要做什麼? 那這是兩件事情可以分開的。★ 我不需要去知道下一口要吃什麼食物我才停止吃這一個,我飽了就可以停。 是在講這個如果同時間點上來講, 那持續運作上一般就覺得好像要知道什麼事情可以做這樣 或者是說你現在也沒有多不好。」
53、                POLO:我們常常在這邊跟人家講說 ,我們在這邊講完就結束了,你不要去跟人家講說你兒子死了是你創造的實相 , 你也是被打而已。
54、                POLO:★我可以接受你怎麼看,但我不認同而已。你需要認同,怕被講。 但是你可以開始去分別人要怎麼講, 我講的很簡單嘴巴長在他們臉上, 只要不罵人他怎麼評論是不犯法的事情, 我不可能要求每個人的評論對我們都是好的, 甚至當我們肚子裡面的蛔蟲 我知道我們為什麼這樣子做。
55、                POLO:★★你有一個應該,你就有一個控制, 你有一個控制你就一個對失控的想像。
56、                POLO:你是安全的, 你不可能真的會怎麼樣, 這個是理性的部分。 這就是肯定自己存在的價值, 你要從所謂創造自我存在價值理念回到先肯定存在本身, 因為你會以為像他一樣把事情做好才有存在的價值, 否則會被毀滅對不對? 可是你要開始說其實不用,簡單講你要相信賽斯講的你存在就是有價值, 你不會因為你沒有所謂的社會價值自我價值, 你就會被毀滅,那是一個認知上的誤解。
57、                POLO:「存在」就是一種行動,甚至賽斯講「存在就是你最大的行動」,而你存在用自已的身體或自已產生的任何一種努力、工作或創造,都是在這個之上。都是六十分之上多出來的, 你確定你的自我價值之後你的自我滅絕感就不會那麼重, 你不會怕沒有工作就會怎麼樣,你不會怕沒有照別人的意思做就會怎麼樣, 對這個擔心就會比較減少

六、個人實相的本質
1POLO:★身心靈的學習跟信念創造實相不是在打一個如意的算盤, 如果相信就會得 是沒有錯, 可是問題是 今天這個有信心的人講出同樣的話跟你講出同樣的話, 沒有信心可能就不一樣。 所以信念創造實像是會基於你對身心靈豐厚的知識跟基礎來的

2POLO:當我一個人跟你講實相怎麼樣時,你不是用你的標準來看,你是接受他的標準然後問他為什麼創造這個實相?提醒大家不是指責而是了解。 你為什麼創這個事項或者我為什麼創造這個實相? 他從來不是要責備你,他給你責任的目的是在告訴你說你是有能力變化的。所以有時候在跟人家講說當人家跟你講說他實相是什麼的時候,你不要試圖去跟人家講說「那個不是這樣」, 因為他有他的實相, 他認為是就是。

3POLO:如果是在是賽斯資料或者你要宣傳賽斯資料, 如果你是站在賽事資料來傳遞賽事資料,★ 你不應該把賽斯資料分門別類, 因為這不是賽斯要的方式, 我前幾天就講說賽斯好不容易傳這個賽斯資料把我們的結構性都弄亂, 然後又有人要把他們組織起來, 吃飽太閒。他們說這樣子比較好了解,讓人家比較好接觸賽斯。可是問題是你接觸的賽斯就不是賽斯了 。前面我鋪成一小段就是傳遞賽斯跟結構形式就代表了結構的本身,所以當你這樣子處理的時候他就變成是含有賽斯名字的賽斯資料,應該說含有賽斯名詞的不是賽斯資料。 重點是你站在心理學的立足點可是你以為你是站在賽斯資料的立足點, 然後說你覺得賽斯這樣是怎麼樣。

4POLO:在推廣賽斯或者學習賽斯的裡面有人把賽斯資料心理學化了, 因為他們本身對心理學的知識或諮商的知識不夠深度, 然後又沒有辦法理解賽斯資料, 然後在別的學派裡面或者心理學裡面找到一個詮釋的方式, 然後他就把它那個拿來,可是這個不是很悲哀嗎?」

5POLO:最近聽到一個生命即表達, 不是生命要表達喔! 如果你把生命當成要表達,當你要表達的時候是很好啦! 可是當你要收斂的時候就不好了。 所以生命即表達他是本身是在描述生命的一種狀態,任何狀況之下你都是一種表達,我們如果稍微扭曲一下生命即出席, 然後你一定要出席, 我們如果告訴你不出席也是一種出席, 你在家睡覺、在工作打拼像郭台銘一樣, 他都是在表達沒有一個東西不是表達。 還有最近聽到什麼心靈動力學? 他們把心理動力學當做什麼東西? 我已經不知道怎麼講了,我已經丟臉到不知道怎麼講了, 我們在講心靈動力學和心理動力學是在講這一套系統是在講他的運作,可是他變成是在把他當成一套工具, 這完全理解錯誤,望文生義。

6POLO:「一旦你忘記你一念無明你就落入了二元對立, 然後去處理外面。★無一人可幫, 你是在幫助你眼中的實相,然後你相信他會變,不是,應該是你相信你自已實相中的他會變,而不是相信他會變。 

7POLO:渴望可以做為你去認識自己的動力,但是不是去做為物質化生活的顯現。

8POLO:「賽斯有講過你可以透過儀式性代理性,吃藥、香灰、拜拜、開刀、師傅, 可是當你的改變不是有自己的信念而來的時候, 他都會有效果,可是效果的影響是你把力量交出去了,當然都會有用,可是賽斯不希望他的東西只是有用。 有用的東西太多了,就像剛剛所講念佛也會念到癌症都沒有, 吃香灰也會吃到骨刺都變好,各種都有。

9POLO:「我們說改變實相的5大要素, 在一個新興宗教的投射的裡面完全有, 每天的想像、情感的強度、行動、信念、慾望,這五樣都有。 你從我們賽斯資料的角度去看那個角度,你就知道他們為什麼那麼強? 那樣的人需要那樣子的老師出現, 他就具備的實相建構的所有面相。 那你要怎麼去幫這些人?某個程度我覺得不用幫,反正我們就做自己。大扣大鳴、小扣小鳴、不扣不鳴。 所以賽斯資料的傳播和傳遞,我們如果一直在講效果,那你就完了。你的效果不會比這些新興宗教還要強而且賽斯資料當初在講為什麼這個存在的本身的目的是什麼?不是為了創造實相、不是為了改變實相、是為了認識自己,你如果不用認識自己的角度你跟這些新興宗教你怎麼拼? 如果說要拼的話你怎麼拼的贏人家?

11、       POLO:「不要去跟人家講說這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除非他想聽,然後你慢慢陪著他,讓他知道你也了解他,他也發現他的力量,可以!要不然你就變成是站在懸崖上面的喊說趕快上來哦!你不要在那邊受苦了! 乾脆你就丟賽斯書給他就好了,你不要在那邊講,就感覺是你在旁邊喊涼的而已,你講的是對的可是在過程上就缺乏教導的智慧。
12、       POLO:我們只會反思,不會反省;只有覺察,沒有罪惡感。我們不是要把它去除,之前做錯了,那些都是差勁的,沒有!我們甚至還要回頭去肯定,這樣你才能整合所有的經驗跟接納你所有的部分。」
13POLO:「★你如果不會反判、不會批判,那你不要學賽斯好了,你去學愛與光,我是說真的,它也是一種方式,跟念佛一樣。賽斯的整個論述裡面,就常常在罵人了呀!他就一直在批判既有的狀態,他就在批判既有的派別呀!可是我就不知道為什麼那種批評在身心靈界是很不可取的樣子。」
14POLO:「★賽斯沒有要你直下承擔喔!應該這樣子講,賽斯沒有要你直下承擔就好了啦!他要你直下承擔,然後呢?你是可以改變的,要不要改變還是在你,重點是你是有權力跟能力去改變的,你不是直下承擔說這就是我的命、這就是我創造的,如果只有這一半,一知半解的這一半,那就跟輪迴、這是我的命一樣囉!聽起來很賽斯,可是賽一半,你知道嗎?那種賽挫一半,你就知道那感覺是什麼?有大又大不乾淨。」

15POLO:重點不在於接受,重點在於創造,不用接受,你怎樣都會接受,怎樣都會承擔。你拒絕承擔也是承擔,你承擔也是承擔,所以那個承擔不會是你要面對的重點,當然你直下承擔,有這種承擔跟接納的感覺會更順一點。可是重點不是在這邊,重點是信念創造實相,不是信念承受實相。我如果說信念承受實相,那你就隨著業力被懲罰就好了呀!重點在創造、在變化,而不是接受。可以接受,但重點不在於接受。重點是變為而不是承受。

16POLO:★你如果相信成功,怎樣都會成功,不是只有刻苦耐勞才會成功。但是如果你把刻苦耐勞當做你的一個風格,那也沒有問題,沒有說你不能用悲愴的方式去體驗高貴啦!沒有說你不能用清新脫俗的方式去體驗超然,但它只是方式之一,它不應該被當作真理。它是一個風格,它不是一個前因後果的關係。」

17POLO:我們單純存在的本身就是一種美好的狀態,快樂不是追求快樂而是從痛苦解脫,當然這個是從表面上講的,因為第一個我們相信你本來就是快樂的,那你之所以不快樂是因為你有限制性的信念,把你從限制性信念解構,你自然就會快樂,而不是從負面性的信念解構,專門追求正面的。

18 POLO:當你見到的時候你就已經聚焦了,然後是逃避,可是他們以為是我選擇不繼續聚焦。我們說實相是焦點的結果沒有錯,問題是你一直看到呢?你可以轉移焦點沒有錯,可是你轉移又看到,轉移又看到,表示什麼?表示你已經選擇了

19POLO:「其實生活蠻簡單的就做白日夢,睡覺,冥想,然後起來看有沒有衝動就去做這樣,沒有衝動就路上隨便亂晃,要不然就去睡覺,醒來看有沒有衝動,每天人生就是這樣子而已沒有什麼事情,可是我們就不敢,如果敢的話就很簡單。

20POLO:對不好的事情賽斯並沒有否定它,他說你要去理解它,他也沒有說你要聚焦在不好的事情上,可是如果你只聚焦在好的事情上,他基本上是一種逃避就把它掃到地毯之下,以為這樣子就可以創造好的實相,抱歉,不可能!

21
POLO:「永遠不要忘了實相創造只是一個工具跟過程而已,是要探索實相的特性而不是要創造實相,就像我們在其他課提到賽斯的陽謀是什麼?賽事的陽謀就是希望你可以意識擴張,翱遊在其他不同的實相之間,透過你想要改變實相的這個引子把你騙進來,你知道意識可以改變、意識可以擴張,然後就把你騙進未知的實相」

22POLO:「賽斯其實要引起你內心的一種渴望,他不是教你創造實相,而是教你探索實相,騙你來癌症團聊,騙你來創造財富,騙你來恢復健康,騙你來改善關係,然後?試圖在這種求道過程讓你有早上賽斯之道,意識探索之道,這才是他的陽謀,陽謀就是已經寫得這麼清楚了。」

23POLO:「你如果執念太重,你就一直放在實相的創造而已。」

24POLO:一個自覺很正義的人,他看到的都是不正義的事。沒有因為你看見別人,然後是別人的東西。

25POLO:「不要做一些沒意義的事,對不對?可是賽斯的理論是相反的,他說你想做才有意義。比如說我們看電視或電影,這件事因為後面那個人一直堅持,所以讓它意義產生出來了。所以是因為你想做,所以整個意義才突顯。沒有什麼單純存在的意義。應該說沒有什麼東西才是應該有意義的。只要你願意、你想做,它就有它的意義存在。你今天想去讀書,有它的意義;你今天想去打電動,也有它的意義。

26POLO:「因為信念跟你的實相一致,你就看不出不一致,你就看不出那個動力所在。不管你的信念是好是壞,它都是威力十足的。我看到的實相是結果,真正的實相比我感知的還要大而且也是我可以感知的。

七、靈魂永生
1POLO:★現在,在各方面你就是個非常成功的人,不管你是什麼。「你只是活著」這件事情就比很多高靈還好膽,你知道嗎?比很多生靈、很多意識還要有成就了,光活著、有肉體這件事情。成功就是你的經驗,你的體驗,而不是你有多少錢、多少個老婆。

2POLO:成功仍是與內在的正直有關的,賽斯希望我們記住那一點。對自已的誠實、對體驗上的了解,某個程度來講,高度的覺察、了了分明,我對自已的接納,不管我今天潦倒還是沒有社會成就、沒有很多錢,但是就這方面來講,一種正知,對自已的了解,對體驗的肯定,對感知的肯定,這就是你的成功呀!★賽斯說你要記住這個,因為你不記住這個,你會太容易以外在的成就來做為肯定跟否定自已的標準。」

3POLO:我時不時都會提醒大家「不要把實相當作是判斷的標準」這不是重點,我每次都會講像這樣子人那麼少那我乾脆去撞壁好了,好幾年人都沒有變多也不會想要結束很多人看到這樣子都想自殺,這個對我來講還OK沒有很大的困擾,可是很多人在學習身心靈、在學習新時代、在學習信念創造實相的過程,太容易陷在哪一種好壞善惡的事項

4POLO:「我不是要告訴你創造實相,我是要告訴你實相的本質,你更能夠認識你自己,不要太執著物質實相評判的好或壞,你永遠不會知道,如果你只是用自我來評估

5POLO:沒有度過紅塵,要怎麼輔導人家?都沒有經驗,要怎樣跟人家談?離婚也要有經驗呀!跟組織對幹也要有經驗呀!要不然在公司被認同、被不認同、被排擠,這種世間,都要有經驗呀!但是不一定要這樣子啦!做為一種學習的方式啦。我之前不是想說連得癌症也要有個經驗這樣?然後許醫師就說:「你真的要這樣嗎?」不知道是說不需要還是說你有這個能耐能從癌症裡活過來嗎?

6POLO:太多找到自已詮釋的人,會說自已前世是龍王啦!公主呀!有的沒的,因為這樣子比較「落難的貴族」,總有一點吸引人的特質,有很多女生都還滿喜歡那種落難的貴族的那種氣質,妳是貴族喔!不是落難的俗仔喔!那是不行的。妳要是是那落難的貴族,那憂鬱的氣息,有沒有?很吸引人這樣。所以賽斯這邊的每一句話都一直在反諷跟嘲諷跟解構一些事情啦!如果看得懂玄外之音的啦!

7POLO:「有很多人會講說我現在過得好是因為過去幾年學賽斯,我說不是。你現在過得好,是因為你現在好。不是因為你過去的經驗累積,是因為你現在覺得好。說不定你又去學別樣,然後你又說那個時侯被賽斯害得好慘,都隨你講的呀!所以是你的當下在影響你目前的生活,不是你過去正面的學習,跟本都不是。那是你對賽斯觀念的誤解。嚴格來講也是你對你自已本質的誤解。

8POLO:犧牲跟受苦是不必要的,除非你頭腦不清楚。佛教非必要不顯神蹟,可是那
一種人想要?就是頭腦不清楚的、有罪與罰概念的人,轉業,對不對?因為師父
有大能,所以可以把你過去世的業力轉掉一點,但是還是要靠你自已。講跟沒講
一樣。重點就是在這邊,你也拉不回來,你只好讓它走完,如果你有朋友在那邊
,你也不要想什麼,你也不要拿賽斯書跟他講,沒有用,因為那種深切的迴響,
就是從內而外的信任跟交托,它不是你拿賽斯書念給他聽就有用的。

9POLO:賽斯說就算你相信有地獄,就算你相信死後什麼都沒有,就算你相信死後是在
一種滅絕狀態,可是你不會永遠待在那種狀況,為什麼?因為賽斯講說你不會永
遠的無知,所以也不用替他們太擔心

10POLO:在《個人實相的本質》裡面,賽斯就講說一個事件就從情緒著手,你有什麼感覺?★如果你在分析前因後果,你就是陷入了一個深度上的討論而已如果你是從信念,你比較是從心因外果,然後去看到這個事情的象徵性。」

11POLO:「很多都要求你做得到才講,為什麼我做不到不能講?並不是講師、老師做不到,學生就做不到呀?你們比較厲害呀!啊為什麼不可以講?可以講呀!」

12POLO:「應該要堅持事情都要自動完成,凡是困難的都是錯的。沒有狀況是真的,所
有的狀況都是紙老虎。」

13、       POLO:你奮力地努力,其實只是更削弱了你的意志,更讓你的心疲累而已。不是那件事情不那樣做不成功,而是有更簡單的方式可以達成。」
14、       POLO:你要覺察你自己對你自己所說的是實話,可是才剛冒出頭就把它否定掉了,說這是暴力的、這是不好的,我怎麼可以這個樣子?接著就升起來你所謂的靈性的、祝福的概念。你沒有真正解決這件事情對你是什麼,你要表達卻沒有真正的表達,所以靈魂就一直給你一次又一次的機會
15、       POLO:不要一個蘿蔔一個坑,別人在憤怒跟你講什麼事情,你就跟他說你在求救!跟人家回應說你是在求救的人,好像都不覺得是自己的問題。賽斯說憤怒是可以導向你沒有想到的結果,作為一種攻擊力,你可以做適切的表達,反而可以導向有利的溝通。所以千萬千萬不要太快把它變成正向的祝福,所以賽斯說我不要你們任何一個人把這種概念變成是撫慰你們滴血的心的表面的繃帶。」
16、       POLO:你不會是當一個生生世世都中樂透的人,因為這樣子太單薄了,你體驗不到錢的味道。」
17、       POLO:你就坐在你自己的奇蹟內卻還在要求一個奇蹟。我要打開的就是你的『心眼』。賽斯的意思說不要再小心眼了。心眼要大一點,不要迷迷痴痴好像這個實相就是唯一的。」
18、       POLO:我們不受前生的影響,當然也不受所謂父母親遺傳的影響,ok,可能性跟前世是一樣的。那也沒有來自此生的任何你不能克服的恐懼。所以你這輩子的恐懼是你這輩子就可以解決的,你不需要前世回溯、你不需作懺、你不需超越一個好像你此生之外的東西才可以解決。賽斯說這樣的看法不代表你必然會解決,但賽斯說你是有能力可以解決的或者你也不一定想在這一生可以解決,ok!但是要讓你知道那些都是在你的能力之內,不是你無法解決,是你沒有想解決,所以它才不會被解決。」
19、       POLO:不是急著轉變實相!所以我們不是遇到一個困境就要趕快把它變好!實相不是拿來變好用的啦!它是可以這樣子做沒有錯!它主要是你要知道為什麼要處在這裡?我會處在這裡比單純的把它轉移焦點、吸引一個更好的實相在本質上可能更重要!我為什麼面臨了這個情境?面臨了貧窮、面臨了身體上的病痛?而不是趕快把它弄好!當然可以被做啦!把它弄好是可以被做,可是另外一個重點是我怎麼會在這裡?那你就會知道而不是盲滿的只想變好、變有錢、變健康。
20、       POLO: 一個試著窮上一天以學習貧窮是怎麼回事的有錢人是學不到什麼東西的!因為我知道待會回去就有熱水可以洗身體、可以上網這樣。」
21、       POLO:如果你全然在一個狀態裡面,你是不會意識到的。比如說憂鬱症、比如說很辛苦、比如說怎麼樣,對不對?就是你能夠放鬆的時侯才發現剛剛好累,你能夠過比較好的生活的時侯才發現過去三十年真的辛苦,當你從憂鬱比較好一點,會說我真的很憂鬱。你才會意識到,所以它是一個不平衡,你才會意識到。當你完全投入的時侯,你跟本不會意識到。所以意識通常是由於不平衡才意識到。」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