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8日 星期三

回想/迴響

回想/迴響

後來的妳,回想當初募鑼的過程。有些人苦口婆心勸妳,不要好高騖遠,要按部就班,積沙成塔,一步一步來。不要一下子就搞大,先從小開始;不要妄想會有源源不絕的個案,先打底,練技術,累積實力與經驗。有人說妳敲得不好,有人覺得妳痴心妄想,有人認為妳欠下人情債太大,以後要還的壓力很大,光是想要做多少個案,妳就喘不過氣來。

 

我也曾聽過這樣的說法,一加一大於七,兩人同心,其利斷金。我的夢想之一就是助妳顯化妳的夢想。那麼,如果用未來式,那像是宣稱現在的缺乏;用現在進行式,又彷彿有待完成的路;不如用過去完成式吧!那就好像妳早已實現,然後以那樣的版本回過頭來看待自已。那會是怎樣的眼光與觸動?妳是否會苛責自已不該一步到位?人們總說要一步一腳印,不要一步登天;但巴夏說妳沒有真正改變這個世界,而是每秒切換數十億的平行實相,妳是對焦到另一個地球,所以那不是真正有被完成或待改進的過程,是心之所及,妳是真的當下就在不一樣的世界版本了。總會有人嘲笑,有人以過來人或經驗老道的姿態告訴妳這不行、那不行,他們小心翼翼,他們或許成功,但他們的成功方式只是其中一種風格。風格不是只有固定一種,不是嗎?若以「我的比較好,我的才對」的眼光看待他人,真正的問題從不在那個「他人」(他人即地獄),而是眼光夠狹隘,事件皆困境;焦點太集中,處處皆困擾。

 

賽斯說過所有的問題都來自於自我懷疑。妳也曾一度動搖,這樣對嗎?我是不是應該無視自已內心對大鑼的感動的聲音,而先從小一點的開始?妳開始到處詢問老師,一個又一個,想要確認究竟怎樣才是正確的道路?在《與神對話》裡不是有提過類似的話,妳不會真正走錯路。於是乎,那時侯的妳經歷低潮後,調整心態,憶起初衷,妳是那石頭湯的發起人,表面看似無米之炊,難為巧婦,實則手中無劍,心中有劍一樣的,早就帶著鑼在運行。曾有過不斷在口頭說著「可是我沒有鑼」的日子,後來的妳改口我有一面鑼,當時的妳,不曉得它會怎來到?它要經歷多少步達標?它什麼時侯會出現?妳就像改頭換面成「我愛鑼」,因為愛,已存在,早已顯化。妳開始活得就好像本來就有的模樣。眼光餘角,妳看向某處,那個角落,乍看空無一物,但妳的眼神,就像已有鑼架、鑼棒、鑼套在那,掛著妳熱愛的大鑼。我看見妳的笑容,妳的自信,妳的容光煥發,妳的神采飛揚。我也看到妳帶著珍惜與敬重的心,與個案互振。後來的妳,想回到過去的自已那時侯,對她說,別擔心,那很好,沒問題的,我是未來的妳,我向妳保證,早已來到,早就在,就在此時此刻。我看見一個視象,在那個意象中,妳笑著望向過往的妳,我瞥見那榮耀的光,與之同振,而在那時感受到這股力量與祝福的妳,也連帶著骨牌效應,加倍傳導這份確信與能量傳回未來。然後又蝴蝶效應般再加乘送回到昔日,互相彰顯,循環不已,天地共歌,人神同歡、 整體共振。

曾有的擔心,曾經的恐懼,曾在的慌亂,曾是的自疑,後來看來,都笑泯恩仇、雲淡風輕。不是明天會更好,而是現在就很好,不是以前比較好,而是當下就夠好,不是妳不太好所以要變好,是呈現不同樣貌的好。不用變得更好的自已才值得被愛,是發現現時現刻的好,用欣賞的眼光,妳開始看見,珊珊來遲的從來不是真的珊珊來遲,沒有早一步,沒有晚一步,恰到好處。妳知道,妳深深的確信,那些需要步驟,需要計畫,需要保證,需要避險,需要小心,需要符合他們口中的「現實一點」的聲音與意見,

妳擁抱著它們,不趨不離,妳溫柔注視著它們,不避不棄。因為妳深深的知曉,即便這樣的妳,也值得被愛,那樣的「異件」/「意見」也很可愛。相視微笑,相忘於一體之中。整體共鳴。


答謝的文,早已寫好,就像深信會下雨的小女孩,早在祈禱應驗前,就先準備好傘。那不是自欺欺人的迷信,也非交換式的操縱或且戰且走的試探,而是真的深切的,一步之遙,臨淵一躍。人們以為歷經九九九八十一難,取得的成就較感人,上帝卻說妳早已在家中,從未遠離。這麼地輕鬆不費力,門早已開好,果實已結。那麼地簡單卻也深刻。妳謝謝自已,謝謝天地,謝謝一路以來各種方式呈現的催化劑們。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