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4日 星期六

問賽道高雄篇25《物質現象即象徵,處理象徵性而非處理事件》


問賽道高雄篇25《物質現象即象徵,處理象徵性而非處理事件》2013/6/16




POLO:「你們能夠想到最好的是什麼?她是二手書商的老板,叫做bookone。」
女學員:「她在擔心什麼?二手書的來源嗎?這有什麼好擔心的?」
女老板:「因為它是一個重點呀!一定要有東西可以進來。」

POLO: 人家是週轉錢,她是週轉書。」
男學員:「這種書很多呀!到處都有人在捐,想要把書捐出去呀!」
女學員:「我知道還有一個方法,一般外面的租書店空間有限,他們也會有淘汰下來的書。」

POLO:「妳聽到這些對妳來講象徵性是什麼?」
女老板:「慈濟之前有想過,要等我有時間再去接洽。」

POLO:「所以妳現在是離職了沒?」
女老板:「七月離。」
其他女學員:「我報妳一個地方,中壢慈濟園區,妳去那邊。因為那邊一個大倉庫,我們丟東西都丟那邊。」

POLO:「而且慈濟整理的比較好。好,所以妳看出去的跟一般人看出去的不一樣,對不對?」
女老板:「我知道有點不一樣。」

POLO:「那妳是看到什麼?」
女老板:「因為我自已其實不太會丟書。」
其他女學員:「捨不得丟。」

POLO:「所以妳以為全世界的人跟妳一樣?」
女老板:「對!我就覺得怎麼可能?」

POLO:「那怎麼會有二手書商?所以妳選擇一個全世界最難做的工作。從妳的實相,對不對?」
女老板:「我之前聽過一個說法,人家講說妳不要去做那種妳自已會很喜歡的生意,因為妳會捨不得賣,要嘛妳會覺得這價錢一定要很高。我有這個想法,我就告訴自已不是這樣,有人就是會需要那些書,迗走,出清這樣。」

POLO:「這已經是直接套到最後了,我本來是那樣想,我就直接跳到最後說不一定有人不是這樣,可是為什麼?」
女老板:「因為還是聽到有別的說法,還是看到有人就是把他的書擺在垃圾集中廠。有人真的直接丟,他就不要了。我那時侯還滿訝異的。」

POLO:「所以那個力道不夠是怎樣?」
女老板:「什麼意思?」

POLO:「妳會覺得說好像可以這樣做,可以那樣想。但是個雄心壯志?」
女老板:「因為我是後來者呀!」

POLO:「誰不是後來者?」
女老板:「一個後來者的身份比較難去突破。」

POLO:「所以每個時間點、每一個狀況,它都有一個…它都可能可以找到不利的點,對不對?然後呢?居後者,起步比人家晚對不對?資金比人家少,然後呢?所以我們一定不能用正常方式呀!比如說地勇,整個高雄市的爐渣都他們在處理,那來有新的一家怎麼辦?」
女學員:「關說?」

POLO:「他真的想做,地勇就會被檢舉。我剛要講的是說當這些訊息出來的時侯,妳看到的象徵…我們說物體事件即象徵,其實我們是看到後面,可是我們會用真實的事件來論述,所以妳應該是去論述後面的那個東西。」
女老板:「就是我的信念,我這樣相信嘛!」

POLO:「對呀!跟後來者沒有關係,我們通常是看到一個東西然後有所感覺,對不對?可是那個感覺、那個想法慘了,其實是去論述那個『慘了』而不是去論述後來者,說人家地利都佔盡了怎樣怎樣,其實論述這個沒有用,論述這個一定會是在妳的信念之下的邏輯之內嘛!所以一定逃不出來。」
女老板:「所以我如果用這樣的論述,然後用反方向的信念來說服自已也沒有用?」

POLO:「沒有用呀!而是改變信念,所以賽斯才會在《神奇之道》講說如果你們一切照著理性之道的相反脈絡來做還會比較好,就所有妳認為該做的相反都來做這樣。所以它變的其實是覺察我的慣性,妳要看到我是這樣子看的。就像我們今天早上在談,妳要知道妳不是看到真的事件、真的物質。妳是看到它的象徵性,所以妳是改變象徵性,不是在這裡面想辦法,雖然最後都會是行動上的表達,對不對?妳是先要、先相信,然後那個辦法就會出來。那個辦法就是隨便講,所以我剛就是請無關緊要的人隨便講,最好可以怎樣。因為都不關我們的事嘛!所以就隨便講。」
男學員:「別人的囝仔死不完。」

POLO:「對呀!所以說我們也可以廣播車出去逛呀!對不對?不一定不行,我看到有很多在創業、開一個餐廳或什麼,他都是設計整套、裝潢整套,然後三個月倒。可是我一直看到我們家隔壁的現象是他們家可能開電器行這樣,他就無聊開始做米糕來賣這樣,沒有這個椅子大,賣一賣不錯,開自助餐,請三四個,愈做愈大。到最後開牛排館,牛排館收起來說不上班,來做夏普的代理。就一步一腳印呀!是這樣子講還是說它是應著需求而變大的,所以,我如果要收,我就發那個訊息,我要找車子來,我要發傳單,我要寄email也好,我要找環保局都好。我的目的不是要一步一腳印真的去做,我是要向這個世界書都來我這裡,那個象徵性行動是我要書,然後讓全世界都知道。」
女學員:「還要倉庫。」

POLO:「那個不用煩惱,就是要我要做的就是做象徵性的行動,我要看到的事件也是象徵性的,全部不要把它當真的。就像剛讓無關緊要的人來講這件事情,它是無關緊要,可是它就涉及了另一個層面,黑白講,反正就讓那個二手書老板bookone去死,沒有差。可是每一個講法都是每一個想像,對不對?不管是合不合理啦!那在架構二裡就有一個心理事件存在,那妳是把那個管它去死變成可能性。那另外一個問題是我這麼喜歡書,那我會不會把書賣出去?所以妳是象徵性的在做一件事情,妳不是認真的在做一件事情。」
女老板:「我聽到人家幫我問回來的結果,然後我就想說慘了,那遇到這個情況,你說要去轉譯那個象徵性,找到後面的意義?」

POLO:「所以妳是看到慘了是看到什麼?死路?」
女老板:「對!」

POLO:「好,那我就要知道我不是因為這個而死路而是因為我相信死路。」
女老板:「我本來就相信?」

POLO:「我本來就想相信死路呀!某一個層度來講,他還沒把事情說死,對不對?就算是有,我們也可以成為第二家地勇呀!對不對?要不然地勇現在這樣子怎麼搞?一定要另外一家來接嘛!有那信心跟想法,他們那個收入都很低,那我可能就去跟他們談,多一成,但重點不是這個行動。」
女老板:「是相信。」

POLO:「因為我有不一樣的處理方式,我願意多給你一成。」
女老板:「他是有簽契約的,我會覺得那個契約無法打破。」

POLO:「對呀!所以當妳這樣講的時侯…」
女老板:「就死路。」

POLO:「其實妳是先看到死路,然後又回到這個現象來討論。所以妳這樣跟別人講,妳也會發現我也可以說服別人,」
女老板:「說服別人是條死路。」

POLO:「為何別人鼓勵不了妳?因為別人真的在鼓勵你。他們也不相信真的可以,他們在做的也是象徵性,他們不是真的在跟你想方法,他們想方法的象徵性行動是什麼?是相信妳真的慘了,但真的要鼓勵妳一下。他們是在做這件事情嘛!因為當妳說妳看到的是一條死路,然後妳又回到那個現象來討論,會變成是說對呀!人家那個都有契約簽,對不對?妳真的覺得我們搶得到那個契約嗎?你有辦法嗎?」
男學員:「有呀!有辦法,找人呀!」

POLO:「真的嘛?找什麼人?」
男學員:「寫信給馬英九。」

POLO:「妳懂意思嗎?妳那個說服會變得非常強而有力。妳跟本不能去談真實的事件啦!除非他比妳高段很多,不然他就會被妳說服。」
女老板:「所以我就單純地相信有很多很多的方法?」

POLO:「妳為什麼要辭職?」
女老板:「因為我相信可以玩玩看。」

POLO:「是呀!如果妳相信不會有結果,一直相信來這邊上課是只是浪費時間,妳也不會想玩玩看呀!所以一定是某個點,妳變了,變了就做到今天呀!妳要從這些行動看到象徵性,而不是說還是很少。像其實很多公司到最後都是做到想要包政府的生意,因為就簡單,學校也好,不管是買書、賣菜、電腦補習班,他們跟本都沒競爭力,而且他們知道教那些東西跟本都沒有用。上下交相賊,你看那些補習班,沒有政府的補助,倒一半,不是!倒百分之九十。」
其他女學員:「老師,那他背後的力量是不是恐懼?」

POLO:「她的背後就是想到說會失敗、會失敗、會失敗。」
女老板:「怕做錯呀!」
其他女學員:「這大家都會呀!」

POLO:「我們容易看到現象,而沒有看到現象背後的詮釋而造成自已的象徵性意義,妳就回到那個現象去討論。然後回到那個現象去想辦法,比如說爐渣這件事情,它還是要處理呀!可是怎麼辦?就有其它家貼上來呀!羅2008年死掉,整個各地就開始開conference(討論會),他沒死不行呀!壓得死死的。我們一直在講的,妳有想要做就代表妳準備好了。不是只有妳準備好。妳應該想像爐渣一定要有人處理,然後一定有一個公司準備好了。妳是在處理意識流,妳不是在處理物質實相的現象。最好的一個提醒就是『有困難就是幻相』,這個是要簽約的,我說這個是幻相。這是暫時的幻相,我相信一定有辦法,然後我就等著。然後像我就可能想到說就多一成去進入,重點不是方法,如果妳只是多一成去打進,妳可能還打不進。重點是妳的意識改變,妳想出來的象徵性行動。如果今天我覺得事情就是會順利的,那我會怎麼看?比如說看到書收走了,妳會覺得什麼?妳要把可惜變成什麼?」
女老板:「所以我聽到這些人她剛把一批書丟掉,這也是我的信念嗎?」

POLO:「對!」
女老板:「我的信念還沒有這麼穩。」

POLO:「或者發現我在這樣想,看這件事情的象徵。」
女老板:「我覺得我起步晚了,環保局的已經簽約了,大家的書也丟光了。」

POLO:「對呀!或者之前在公司妳就覺得我不是名校,一樣呀!妳都在找妳看出去的象徵性,都是我不足、慢、辭去工作、被打敗了。」
女老板:「對呀!就是不夠。」

POLO:「所以當我開始認為是夠、是有機會的,改變成這種想法,然後下一次我再聽到一個訊息怎樣?」
女老板:「所以是不斷的提醒自已。」

POLO:「然後不要落入物質實相的解決跟討論,那個會讓妳成為這個面向的專家。妳變變信念,那個想法會順著來,妳今天投入癌症的研究,妳就會成為癌症的專家。那某一個程度,妳就會在裡面處理嘛!想化療也好、標靶呀!妳就真的在那方面會變的厲害。」
女老板:「不用是專家嗎?」

POLO:「是妳會變成不一樣的專家,然後到最後人家會跟妳講這事業是可以這樣子做的嗎?妳說當然可以呀!不然妳去上問賽道。怎麼走,路都是活的。我,二手書店的ceo,怎麼做,怎麼對啦!不對都是別人的問題。二手書店不是只有書,它有概念、有意涵,妳可以把它變成什麼?有的是把二手書當成一個社區的小角落,它不一定是書,它只是提供在社區有這個氛圍,營業量過得去就好。像比如說一些獨立書店,主題性很強、批判性很強,它就不會呈現商業的樣子。我們嘉義有一家叫做洪雅書局,沒人呢!有老板,老板太忙了,要種菜還要老屋重建,要做很多事情。所以他的店就是放在那邊,好像良心商店。都有一些大學生,志願來幫他值班,我太太也想去值班半天。請一個工讀生也要一個月一萬八。」
女老板:「這樣也會有錢?」

POLO:「隨人的呀!」
女老板:「那這樣書店對他的象徵性?」

POLO:「每一個人在做同樣一件事情,他的象徵性跟他的意義是不一樣的,它不是對一個現狀的不好然後對未來有希望,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不是希望,它是去看到後面的象徵性跟它對妳的意義。物質即象徵,妳如果有背後的信念是比較能hold住的,那旁邊他也會配合呀!當妳不以物質做為呈現的實相的時侯,妳才會比較知道怎麼操控妳的心靈。妳在物質實相操作是沒有用的啦!妳的信念沒變,甚至妳做了只是更鞏固這件事情。無視於物質現象而是看到物質現象的象徵,妳不是去處理那件事情,是去處理它對妳的象徵性意義。那個行動不會是重點,重點是我怎麼改變我對這件事情的象徵,之後會不會繼續?會!可是妳的主觀感受已經大部分改變這件事情的覺受了啦!★妳信念變了,不是那件事情沒了,就是妳對那件事情的感知也會變。當妳的焦點是被侵犯或是別人是自私的,或是不爽的,不是妳的信念一定要改變,不是妳的象徵一定要改變,而是妳不要妳就去改變,有人覺得過得太爽也覺得要改變呀!是因為妳想改變,因為妳可能覺得不要這樣。那最近怎麼樣?我們的塔羅大師。」
塔羅師:「我想到一個致命的缺點,我總覺得我講出來的東西好像不夠有說服力啦!就是有人求助我說她為什麼老是認識到不好的男生,都遇到爛的男人。我說首先妳要建立自已,不要把每個男人看得太糟糕。妳就是下意識認為男人是爛人,所以才會吸引到這樣的人呀!我差不多就是講這些,可是感覺得到她們對我講的東西就是半信半疑。所以我想說如果是老師你的話,你會怎麼講?」

POLO:「就是妳對男人有爛的信念呀!」
塔羅師:「我也是這樣子說呀!我說妳被傷害得太多了,所以對異性就是不知不覺產生一種不信任感,所以要先建立對異性的信任感。」

POLO:「那你是看到什麼,覺得她們不太相信妳講的?」
塔羅師:「從她們事後的表情和反應,有些是她們聽完後就覺得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就說:『哦!』這樣。」

POLO:「我上課在講《神奇之道》,我看到的表情也是滿奇怪的。可是我會覺得他們是認同的,因為我覺得我講的就是對的啦!妳們不認同是妳們的問題。你講話比較柔,為什麼?你覺得她們不相信你講的?」
塔羅師:「半信半疑啦!」

POLO:「那你相信你講的嗎?」
其他男學員:「對方沒有準備好是沒有關係的。」
POLO:「或者像polo說都是對方的問題。」
其他男學員:「可是他顯然被對方的表情或反應給…」
女學員:「嚇到。」

其他男學員:「影響到或有所困擾,這就是他要去解套的。」
其他女學員:「很多人都不相信啦!像我不相信polo我也是來這邊。」

POLO:「有一個延續的部分,我覺得他不相信我講的,然後呢?你怎想?」
塔羅師:「我想說是我講得不夠白話呢?或是太過淺?導致她聽不懂?我是先這樣子想啦!是我講得不夠清楚還是那個?」

POLO:「所以你講得不夠清楚或太前衛是什麼意思?你會認為你這樣的講法是什麼?我表達能力不好呢?或者我沒有照著個案的能力來講?」
塔羅師:「兩者都有啦!」

POLO:「我講得不好,那表示我什麼?」
塔羅師:「我沒有順著對方。」

POLO:「我沒有順著對方,所以我怎樣?」
塔羅師:「不夠稱職。」

POLO:「就是這個,像我們都不會這樣子想,你是覺得我有沒有做好?我在這個角色上有沒有做得夠好?我如果做得夠好,我就應該很會表達。我應該講得適中的,那她們就會很好的接受,而且她們就會點頭如搗蒜。所以她們如果不點頭如搗蒜,整個推回來,我就是做得不夠好。所以你看到的象徵是我時時在懷疑我是不是做得夠好?所以你不是去改善你的技巧了,重點是我為什麼要時時懷疑我做得夠不夠好?一方面我可以改變,一方面我也可以想說為什麼她在這時侯遇到我講的不好?我不會把它歸咎在自已身上啦!也不需要。因為我壞人呀!」
其他女學員:「鴨霸!」

POLO:「不是別人不相信就是我做得不夠稱職,或許我現在的不稱職就是針對她來的。可是你要有這種概念,如果你沒有『每個人創造他的實相』跟『一切是最好的安排』的概念,你就會在這個世俗的現象打轉。就像我剛剛在講的,你如果沒有看到那個,你就會用後面的現象來講,你講得就會很合理,就會很容易說服得了別人。對呀!我講得那麼前衛幹嘛?如果我表達得好,我一定能夠讓人家懂,因為我如此相信我講得是對的,那一定是我這兩個東西有問題(前衛、表達)。有時侯我們在諮商的時侯就會說:『好呀!你說服了我,我被你說服了。對!你就是很差。』所以你去處理那個,別人的反應就是別人的反應,★你可以做為參考,但不需要做為自我評判。當然,某一方面,你可能也覺得你的價值就是來自於他們。」
塔羅師:「了解。」

POLO:「我好像很喜歡講這個,我的價值如果來自於人數,我跳樓就好。我們的價值一定不能擺在這種幻相上,真的不行,它或許是一種價值啦!你的存在、你的表達本身就是一種價值。當然人數多、推得很廣是再錦上添花的一種價值,但最重要的基礎是我對我自已的肯定是可以的。或者我對我自已的接納嘛!如果她今天對我算塔羅覺得很好、點頭了,那是錦上添花了,認同的價值再多一筆嘛!那今天如果沒有,那我對自詮釋塔羅很有信心,我覺得ok呀!好呀!那妳聽不懂就是妳聽不懂呀!」
塔羅師:「哦!了解,謝謝。」

POLO:「像有些人就說:『那你不相信的話不要找我呀!』主要是說我看到那個現象,我不要去處理那個現象,而是看到後面的意義跟它的象徵性跟表達,然後我去處理那個象徵性。」
塔羅師:「換妳了。」

女學員:「我想講自發性那個,像我的小孩這禮拜畢業了,我就會跟老大聊天,就會發現這兩年多來學習賽斯的觀念無形中潛移默化,我小孩也會受益到。學會彼此信任,他會自已決定他自已的事。讓我更驚奇的是我那小的,她雖然只有小六,她提早在做她姊姊現在她可以做的事情,她都做得到。從她們兩個身上,也是滿欣慰,一路學習下來,我們都受益到了。」
POLO:「說到自發性,當我們覺得事情要怎麼想、怎麼做才會好,如果你有個想法,但是你hold住了,它最嚴重的結果,不是說你做對還是做錯。而是你不相信你這個人自發想出來的或衝動想出來的事情,這才是比較嚴重。你變得雖然不到一種監控,可是你變得會檢視,那跟我們學的其實方向會有一點相反。最理想的行為方式是我想到我去做,就自然的沒有阻礙,就會有神奇之道的選項。可是我們可能習慣hold住或想一想,重點不在於你做得夠好或不夠,而是你能不能相信你的自發性,當你能相信你的自發性的時侯,你變得是很自由的、很順暢的。考慮、思考,某一個程度只是拿來服務你的直覺跟衝動,幫你把事情完成,而不是思考這件事情可不可以做。」

其他男學員:「可是那個衝動如果太那個?」
POLO:「太那個?你看我們這個態度一出口就是罵人,跟本沒有機會給對方懷疑。好,那個?太那個?」

其他男學員:「就太衝動或太不可思議。」
POLO:「比如說啦!講一個。」

其他男學員:「比如說你現在很想離開或很想出去那邊玩,那你現在馬上就走?」
POLO:「要不然呢?那到底會怎樣?當我有這個想法跟感覺,我想出去玩。它到底象徵什麼,我不要在物質實相處理,到底怎樣或不怎樣,因為我覺得可以,我就可以想出一百萬種理由覺得不會怎樣,那你覺得不可以的時侯,你就會想出一百萬種理由覺得會怎樣,所以這個層次跟本也可以不用討論,而是我想出去到底是象徵什麼?我之所以升起這個,我當然可以直接做。這個行動到底什麼意思?」

其他男學員:「就是想去呀!」
POLO:「它的象徵性意義到底是什麼?」

其他男學員:「拋開所有一切束縛。」
POLO:「束縛的相對是什麼?我要自由是不是?所以其實是我要自由,我眼睛看出去的是不自由。我看到世界是不自由,我看到車子停在那邊是阻礙,我看到要跟人家簽約是完了,對呀!所以對你來講,你主要在生活周遭看到那些具體的事實,你覺得是受限的?」

其他男學員:「必需符合某些限制,不管是觀念限制或是家庭束縛,就是有很多牽扯掛礙,對呀!可是這些都是實質事件呀!這些就是束縛呀!」
POLO:「是因為你覺得它是束縛。」

其他男學員:「因為我覺得它是束縛呀?」
POLO:「應該是你認為這些事情是束縛才變得是束縛,因為你覺得你是不自由、處處是受控制的。」

其他男學員:「家庭也是種束縛。」
POLO:「或者人間也是種束縛,這是就會有一種謎之音:『自殺是一種解脫、自殺是一種解脫。』對呀!所以其實不是這些事情是束縛,是你的存在對你來講就是束縛。可是就像早上我們提到的這就是我們要參加的同樂會呀!是我要去、是我主動參與,我要去這樣子感知的。因為沒有這些,我就沒有辦法感知嘛!我的感知跟體驗就會很矇矓,就沒有那麼實質、那麼強烈。所以對你來講,要看到它除了是束縛還是什麼?」

其他男學員:「我家裡的氛圍是凝聚力很強。」
POLO:「所以凝聚力很強,它可以被感知的或許不只是束縛,對不對?」

其他男學員:「可是我感覺到是束縛。」
POLO:「是因為你覺得是束縛,所以每個事件都變成是束縛了。如果你開始相信你是不受拘束的,你就不用逃開。而實相會變成你自動可以離開,或者你就轉變了那個束縛的現象,現象一樣,可是你感受到了其它。你先相信你是不受束縛,你是自由的,你是不受限的。而在面對同樣的情境的家庭的時侯,你就不會認為它是綁住你。而是認為我的家庭真可愛。如果在你的焦點裡面,你從信念上的受限變成你是自由的,你就不會在那個同樣很濃郁的情感裡面感覺到是一種束縛跟拖累,而是感覺到我媽、我姊這麼愛我呢!或許現象不會變,或許你就很自然的離開。可是你很想要離開,你反而會離不開,你離開要用很大的精力。你去處理後面的象徵性,其實是比在物質實相的操縱還來得快,不是不能那樣做,是做了就會很費心力。你改變所謂的信念,信念變了,實相自然的象徵性就會變。你對那個濃郁的情感的聯結看到其他東西,如果你只是一昧地想逃,不是逃不行,而是你變得就是落入在處理物質實相,那就浪費你學這些東西了。玩也要玩出一些東西,對你來講,相信你自由、相信你不受限,管你是我媽、我爸、我妻子、我小孩,很多人都可以拋家棄子呀!那不是問題。簡單講,早上或今天,我們不是在物質實相打拼,賽斯不是這樣子講的,賽斯的意思是說,你學著操縱心靈的力量,來學著操縱物質的實相,不要處理現象,因為它跟本不是真的,它只是內在實相的表達。你去處理那個本身,你就可以改變象徵性,而不是費那麼大的力氣告訴自已要努力、要堅持等等很正面的形容詞去推自已幹嘛。」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