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3日 星期六

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831節


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831節
http://pilikang.blogspot.com/2019/07/831.htm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DLQ5UkcPQY
https://drive.google.com/uc?export=view&id=11ssFyrts9_ZiDj_lteTYakPMg4N8AVbZ

你即你感知的一切,只是你不想感知而已,你不想把它納入你理解的範疇


好的都是你們的,壞的就是學習的過程而已,沒有操作好


空污是真的,但是那個人會不會受害又是另外一回事,可是你不能因為你個人不會受害就無視他,不去反應。這是兩回事,你可以講這件事情不代表你會受害,賽斯這邊是在講說有時候你注意到問題了,沒錯,他是真的。你不能太過於注意到自己變得沒有安全感,所以個人性上面還是要注意個人對實相的創造。


你就不用管那時候會成真?反正你就去相信,去做就對了。


基督教講的權柄都在你的身上,你不能講別人講的都沒有用,因為決定權在於你,你不能把力量交出去然後假裝你沒有選,你就算沒有選,你還是選了。


當你決定什麼是癌症的時候,你就決定了什麼信仰架構,然後你就會決定那個信仰架構怎麼處理


 如果只是要追求一個實相上的效果跟結果,某一個程度來說其實不用學賽斯。


為什麼要組織?就是要有真實!不然就相信組織比你更有力量就好。他們每個人要各自負責沒有錯,可是你感知到的部分就是算你的,你自己可以問自己我為什麼創造這個實相?可是我這個操作者、這個侵犯者沒有資格講這種話。因為他變得是迴避自己而不是真的要跟對方討論這件事





2019年7月12日 星期五

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 830節之六 (純討論之改變沒錢的過去)


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 830節之六
(純討論之改變沒錢的過去)

有沒有辦法很順然後又很開心?
POLO:「就相信所有的東西都是順的,就是不順也是順的。」

POLO:「什麼事情都扛,就得癌症了。因為她很怕又成為那種孩子性、做事情不成熟、掉東掉西這樣子,那後來就是什麼都撐。然後撐到連老公家裡的債都要背這樣。欠了好幾千萬還貸款二百萬來還,我說妳神經病呀!讓自已在那邊苦。我說借二十塊就算了,妳借那二百萬是杯水車薪。她其實是可以解決的,可是她的想法就改成我要當一個成人、成熟的人,怎麼再讓父母親來這個?那我又變成之前那個一直花母親的錢?★何必那麼有志氣?妳懂嗎?」

POLO:「存在就是合理。」

POLO:「妳是不用花那麼時間就可以養活自已的,像我們家我就常常跟喵喵喵講,你要幫忙做家事就是海豚原則,你知道海豚是很聰明的動物對不對?他們會一起補魚的,可是為什麼?你知道嗎?(學員答:他們才會有更多時間玩。)他們是會一直玩的那種動物,所以我就會跟喵喵喵講說,快點,你去弄,然後我們就可以玩。」

POLO:「想開幾天就開幾天,跟我們之前講的一樣,你不會因為這個動作或那個動作而改變結果,不會!動作只是體驗的不同。所以你爽就好,你會不會生意好,是因為你的信念。生意好是一個畫面、一個實相,它不是因為你把它抓一抓,它就變成台北市長侯選人,它是因為大家都想要改變,所以那個畫面,對不對?或者是因為你想要相信有那個結果,那個畫面才出來。

POLO:「大家可以有一個概念就是把行為跟結果脫鉤, 你真的要把目的跟結果掛脫你要掛勾的是信念, 不是行動。可是這個本質是什麼? 我想要勾, 我想要找出一個可長可久的生產線的規則, 所以這個本質上都不會是創造性的。 而且是理性之道, 所以講到最後就是亂做。」

POLO:「困難、過關、成就感, 所以我要相信困難的成長?好,那就困難的成長,然後要過,煩之後又開始轉向, 希望有沒有比較順一點的東西? 所以你就會在這個所謂的困難跟順之間擺盪, 順跟困難其實很難, 他只是被你劃分而已, 所以就變成從認識的角度來講反正說的東西都很困難或者都很順, 或者你把很困難東西轉成什麼? 所有的困難都是很有挑戰。 比如說有些人說公務人員有些人很忙、有些人沒有事做,沒有事做,是很大的挑戰。他們夠坐在那邊一直看報紙看到下班,你去做做看?你敢做這種人?」

POLO:「你這個行動不要,那你的信念要不要, 可是如果你又覺得說不做不行, 那你就自討苦吃。」

POLO:「後來的詮釋跟行動才是你要的,而不是因為發生這些事情你才有這些詮釋跟行動, 是因為生病了才休息?騙人!都嘛是因為想休息才生病。」

POLO:「你不需要有一個完全接納你的人, 那是一個錯誤的理解, 那是一個補償, 是一個不安全感之下的保證而已。 需要找師父、需要找上師、感恩師父、讚嘆一下,或者上帝的懷抱裡面。 但是新時代的觀念、賽斯的觀念裡面,把那個上帝拿回來。」

POLO:「沒有東西是達不到目的,所以資金不到位是達到目的, 讓你知道什麼? 我不知道是什麼, 或許是不用開那麼多家店、 或許是錢不用這樣子賺。」

學員問說如果連頭期款六十萬都付不出來怎辦?
POLO: 你現在問的這個問題是假設的議題, 你真的去做了遇到了再說,我說二個層面,一個層面是要真實事件;我講一個我爸那時侯是怎麼買房子的?他也沒錢呀!結果是人家先把房子給他,他拿了房子去貸款, 其實這個跟一般公司在合併也是一樣, 你要吃一個公司怎麼可能有那麼多錢把他吃下來? 所以你並沒有真的要損失四千萬, 然後八百萬的頭期款去買一個房子,你懂嗎? 我講的意思是說你是沒有損失的你是擁有四千萬的房子, 所以才需要八百萬的頭期款。 我剛講的那個意思就是有人就是願意給我爸先過, 拿房子去貸款。 因為你並沒有真的付出那麼多錢, 那個不是貸款的問題, 是房子已經是我的了, 我去抵押7成, 貸個三千五百萬出來有什麼問題? 我爸第一個房子就是這樣子買的, 而且是人家主動提供給他。 因為這個跟我們之前談的一個部分的概念很像, 我要請先到為然後我才能幹嘛! 我們跳出來, 當你在這樣子陳述的時候, 你的想法跟信念是什麼? 然後第二個我們當初是不可能直接買第二個房子, 所以我們故意買錯一間比較小的, 然後又被騙了第二間。 那第一間賺了五十萬所以才又去買第二間。」

POLO: 我們現在在一個擔心的前頭的時候, 我們一定會想說先要有那一筆, 可是如果很多事情, 雖然講過很多次, 如果要那一筆錢我才去英國追女朋友, 那我就不要追了呀! 我就在家裡單相思,一直打電話然後每個月三萬五這樣, 以我的薪水還高。 你可能是先相信你可以做, 相信你可以辭職, 然後我就丟了這樣。 但是會不會真的辭職?我不知道。」

(學員問 如果辭職然後又找不到後面的工作怎麼辦?)
POLO: 這是後面的想像對不對? 他不是做不到, 你就是做, 做不一定會到, 你真的心狠一點, 不爽我就辭職了,像台北那個cat,前天他們處長就打電話來問她要不要回來上班? 我說你也可以把這6個月當作是一場幻象,再無縫接軌,繼續上班。 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然後繼續上班。 所以你根本不用擔心辭職之後會怎麼樣? 可是那個辭職可能也是假, 但是他那個懸念一直等著你。 當然也有可能你以為你沒有辭職, 你可能一直找工作,換工作, 其實你早在那個點就已經辭職了。 你的意思流是一直在沒有工作的狀態裡。 可是你以為你是用你的意志力去找工作,找到了, 你一直以為你有工作。」

POLO: 你怎麼會先講我沒有能力做哪一件事情?只有沒有水怎麼會沒有能力這件事情? 因為你在頂到很前頭的時候那個東西就變得很真實, 就不太相信外面怎麼會沒有反作用力跟壓力? 一定有。 你說服不了自己的感知或感官, 可是其實你要先相信有。 退出外在的橡皮筋給你頂住的壓力, 壓力就沒有那麼強。 所以本質上他還是一個信念的問題 ,一個是解決信念,一個是從現在的信念轉回去,我剛舉的例子的意思就是說妳沒有妳想的例子那麼怕付錢。有二個東西, 一個叫做發現過去東西的脈絡, 可是過去的脈絡是什麼建構的?(學員答:過去的信念)。亂講!是現在的信念,★ 過去的記憶不是由經驗建構, 是由現在的這一點的信念建構的, 所以你可以建構你過去都不是這樣。這個記憶可不可以改? 不是不能改,是由現在信念去改。」




2019年7月7日 星期日

問賽道 X 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 導讀 群體829節之二


問賽道 X 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 導讀 群體829節之二


△你跟隨衝動就是腳踏實地,你信念如果可以改變,你想做的在你的一步之遙一定有可以做的,你跟隨衝動就是腳踏實地。颱風天你幹嘛去救災 你們家有垃圾撿一撿就好了。

△你會被打到是因為你那個部分,本來就有所欠缺呀!

△我們不是在跟這個世界互動,我們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你不可能不參與,你只是變成「我是以什麼角度來參與」, 很多學生心靈的人都不參加社會議題的。可是我覺得這個是有問題的, 我的態度比較是你沒看到你不知道那就算了, 可是如果你一直是以一個旁白的角度來參與,那你來這個世界幹嘛? 從兩個角度來講, 一個是你演那麼久演不完, 那第二個是我們剛剛講的,你就身在這個攝影棚裡面。

△因為我們好像都想要先看到回應,你不是先相信會有迴響。 我們好像要看見才相信而不是你相信, 你說你也試圖做過可是沒有效果‧不對!我不會這樣看 我說一定會有效果,可是在哪裡我不知道。 你懂意思嗎?我們是那一種存在狀態的信任, 啊不是說先看到哪一種現象, 不是說先給我10000000,先給我中樂透我才去創業, 當然是一定是我相信有然後我才去做。 怎麼可以說你先讓我看? 你要跟人家做愛你可以說你先脫光光? 不然我脫光光等一下你不脫怎麼辦? 哪有這種事情? 你當然自己要先做吧?(學員說那個不一樣,那個情境要先出現呀!) 小到個人大到國家, 人家都不支你持獨立,你在沒喊?那你自己都不先獨立,人家要支持你?

△我怎麼做都怎麼對,不管是在感覺上或是理性上全都對, 說到最後的極致一定是我怎麼做都是對的,如果有錯一定是你的錯。

△真正的信心是不會消失的,許醫師講的。

△心想事成不是方法,嚴格來說他在描述一個真理存在的狀態, 就像我之前在講說家和萬事興不要把它當作方法, 故意把家弄的很和氣這樣, 他是在描述一個狀態。 那你相信他是,就這樣子而已。

△一隻手指頭他突然發現他在熱水裡面, 然後他就覺得他身陷火海, 因為他不了解作為一個整體的人他在面對這種情境之下他要幹嘛? 你剛剛講說是不是有一個靈魂的安排,然後我是沒有辦法抵抗的,我只能順從,然後這就是臣服, 可是你去了解到這是我要的,所以那我要的、靈魂要的、就是我要的。 可是因為我的焦點只在我的食指,所以是眼光夠狹獈、意識太過集中。 所以他變得沒有辦法知道為什麼你要把我的手指放在一個熱水裡面? 可是你的整體是知道的, 而你也是同意的, 因為我要知道水溫呀!

△在那個情境裡面你會以為那個不是你決定的, 他覺得他的要或不要是沒有辦法決定的, 他就是一定要配合他的政策, 可是當後來他被逼到神聖的不滿的時候?

△你就是有一個很自卑的自己, 所以當一個高貴神聖的角色出現, 你除了成佛你還能幹嘛?他會變成有點像是鏡子, 他講的都是你內心知道的, 所以他變成是一個無物, 他沒有多出東西啦。 相信你宣達的對象他們會了解,而不是覺得他們慧根太差,我們講一些簡單的。 因為你們都是受傷的,我們就用那種小孩子的態度對待你。

△賽斯書是邊的如此精心設計,以至於你在讀的時候其實你就是在運用你的能力之外了。所以你真的聽進去和看進去,你也沒有辦法逃得掉,因為你不可能把它當作一個依賴物。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