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8日 星期一

問賽道之「大問.賽道」賽斯觀念答客問暨問題解決實務


Recorded live from Taiwan, T'ai-wan, Tali on my iPad on 2015/6/17 at 下午7:42 GMT+8 -
問賽道之「大問.賽道」賽斯觀念答客問暨問題解決實務





你相信什麼就會體驗什麼,所以沒有體驗什麼就表示你沒有相信什麼,去宮廟啊!去拜拜沒有用,其實都是你們的問題,因為不夠相信。其實基本上事情都是依著你相信的方向在發展和體驗的,所以才會問大家說有多相信賽斯資料的東西?你們現在遇到問題都怎麼解決?是拜土地公呢?還是做光的課程?還是做信念的覺察?

身心靈他不是客觀的,所以沒有辜且一試的這個狀況。嘗試是一個心態,他背後也有一個信念,有效行動是跟著信念走,那沒效的行動就是跟信念不一致,所以你要用賽斯的觀念解決問題的時候,你不可能站在一個懷疑賽斯或不相信賽斯的立場來解決問題,但是你要先問你自己你了解賽斯嗎?你不要看人家癌症用賽斯心法好起來,你也學著人家要信賽斯,可是好起來的比死掉的還少。就像我丈人講的,是啦!你們賽斯心法是很厲害,但是就沒有那麼多人很厲害呀!

你要先了解你自己相信什麼?你比較相信什麼就去做那個,因為不管在實際層面或暗示層面,那個對你是比較有效的。對大部分的人來講,止痛藥是比較有效還是沒有?當你頭痛的時候你會學賽斯心法來強調自己身體有自瘉的能力?還是去吃止痛藥?你常常會發現說認同賽斯也可以支持死刑?認同賽斯也可以說信念不會創造實相?這就是沒有邏輯呀!甜美的藉口才符和修道人的解釋,所謂的復發或者好不了那只是物質實相的脈絡,你怎麼理解你所謂的骨刺?腳麻麻的?賽斯講說事情一定先發生在內在所以才變成外在,不想跳舞就不想跳舞,為什麼要用「不痛」來不跳?不需要靠跳社交舞來吸引異性,那個詮釋是騙人的,那個是修道人的詮釋,
學員說在台中賽斯教育基金會學習,想要有進展,例如有個頭銜,二級心靈輔導師。POLO老師說他也是二級,他是史上第一個被降級到心靈輔導師。學員說他心裡急著想要怎麼樣,怕劉老師說聽起來像是被打擊到,然後乾脆放棄,放給他爛。反正也沒有用。

聽起來像是要透過某種方式被肯定,沒有得到肯定其實也沒有差,像我們也是被肯定呀!不管怎麼樣都是二級。你如果沒有把賽斯心法用個小冊子在旁邊對照你的想法,你會時不時地跳回去你本來的慣性思考,可是慣性思考看起來是很合理的,你還是在用世俗的積極方式,因為那個積極的方式還是受社會肯定的。

沒有被肯定的話是還好,問題是我遭受到這個沒有被肯定的訊息進來我要不要認同?你接受了然後進而去否定自己,五年了連二級都升不上去,人家Polo了用了10年降到二級這樣,我們也是努力達到二級呀!有期待是OK的,但那個期待是要來自於對你自己的肯定,而不是由別人來肯定。可是這個還是比較第二層的表面,我得到一個沒有被肯定的實相,其實跟他還是沒有關係,跟基金會還是沒有關係。他有問題是他的事情,他公平也好不公平也好,可是我遇到的話就是我的事情。所以會不會從頭到尾你根本就沒有肯定過你自己?

我先對自己不夠肯定,然後我就努力努力希望獲得別人對我的肯定,你努力的行動是跟信念衝突的,所以實相是否定的。你就會看到有些人沒學到什麼,然後就信心滿滿,然後就變二級了。因為結果跟努力沒有關係,結果跟信念有關。你如果沒有百分之百相信賽斯,你可能就會找100種理由,例如說我不需要跳舞來快樂,可能是逛愛派的,很多學身心靈的都會把他講得很漂亮這樣,例如最近有一個學員就說我是不是還沒有體驗夠?這句話不知道是哪一個瘋子發明的?這是拿來罵人用的。但是體驗夠了就不一樣,體驗夠了是你有覺察,當你講體驗的時候其實你已經有覺察了,可是你不想改變或者覺得改變不了或者覺得很努力也沒有用,然後你就自我解嘲說可能還沒有體驗夠,那個是我們跟一個人講久了然後又講不聽才說可能還沒有體驗夠,你懂嗎?要不然你講這句話有什麼意義?就只是讓你更在那個狀態裡面!給自己不好的狀態一個合理化的詮釋,如果那句話由別人講的話還好,由自己講的話就有點是全面潰敗了。

你做跟改變信念沒有關的信念跟本沒有用,它或許會舒緩,但不會解決。除非你改變信念,否則你的疾病或生物狀況不會獲得解決,那意思是會獲得假的解決.因為你那個信念仍然具備能量,在你的電磁實相作用。它會以另外一個疾病的方式呈現。所以唯一要做的方式是改變信念。「沒有事實,只有焦點。沒有問題,只有執著」,只要眼光夠狹隘,知識夠淺薄,什麼都可以是問題。因為,所謂的問題,它不就是一個畫面而已嘛!每一個當下,你把它想成底片,一個畫面怎會是一個問題?一張畫怎會是一個問題?因為眼光夠狹隘,垃圾沒有清乾淨,嬰兒一直吵,我們到底要不要解決?不用!因為我們焦點不在這裡。所以你對身心靈懂得愈多,眼光夠遠,什麼都可以不是問題呀!有些人全身癌細胞,也是不痛不惱,活到九十歲。

重點是說我的實相其實是從現象加上你的認為變成你感知到的實相,你的問題不一定是別人的問題,同樣的狀況,他可能不覺得是問題,那為什麼對你來講是問題?練了五年還是被人否定,你升起什麼概念?我真的是一個失敗的人?那失敗的人會怎樣?失敗的人沒什麼資格,連一點事情都做不好,還可以做那麼久?許醫師的《用心醫病》是不是在講什麼病是什麼狀況,對不對?比如說高血壓是控制呀!咳嗽是有話沒講呀!它比較是一個籠統性的講法,基本上每一個人都有不一樣的象徵性反應啦!許醫師那本書只有講到集體文化性的,甚至只有台灣人。它是一個參考,但不是聖經。你有受群體象徵性表達的影響。你有你認知的象微系統去表達你內在的衝突,這些都是偽裝實相,今天我遇到偽裝事件、偽裝的身體疾病,透過個人的象徵庫、象徵銀行轉譯出來。不要相信也不要去跟人家講:「你咳就是有話沒講!」好像神醫喔!許醫師的書拿出來一直翻,有二種,一種是象徵性系統,另一種是什麼?它被你解決了。你那信念的衝突會竄,以其它方式出來。假設胃潰瘍是壓抑、自我價值感,被你控制好了,後來變成咳血,那你說壓抑很嚴重喔!就不對了!那個醫身體跟心靈的關係,不是一對一的,某個程度是一對多。因為心靈會在物質實相、偽裝實相尋求盡可能多的表達方式。所以賽斯才會講說如果你不改變信念,你不會真正的改變實相。或身體不會真正的好起來,它會繼之以另外一個狀況。所以,集體而言,為什麼西醫的病那麼多?愈來愈多呀!因為每一個都幾乎你治療、被你控制,身體沒有辦法真正的表達,身體變的真正不健康。你知道身體生病也是健康的,就像地球有地震,表示地球是安全。人會生病也是健康的一部分,可是你阻止生病的表達,然後看起來很勇,它會以另外一個方式出來。想死,光想不會死,你可能要怎樣之類的,想死,憂鬱到沒有進食。

我爸之前骨刺,看中醫,中醫不可能開刀嘛!那就說骨刺的原因,腎氣不足。有些你會覺得好像是外科的東西,為什麼中醫的理論可以?其實有點類似,信念的東西也是這樣,如果從賽斯在《未知的實相》描述,這些都是所謂電磁實相會互相吸引、影響、干擾。我之前有一次痛風,早上痛風,下午就好了。就是手指頭痛風,然後我就知道是指揮不動,知道之後,下午就好了。手痛,你會描述成什麼?那是什麼感覺?無力感?心理的層面也會有無力感,是什麼東西讓你覺得無力感。Loserloser都很努力,最近你怎會憶起你是loser這件事情?宰相有權能割地,孤臣無力可回天這樣。那為什麼我會相信我是失敗者?為什麼這樣的情境我會詮釋成失敗者?你只要執著,你若不是聖人,你什麼問題都找得到。執著成功是表相,執著的是失敗,是焦點在失敗,去做努力成功的行動,一步登天,你吃了那個洩藥,就知道有沒有那個屁股了,很多人都怕跟隨衝動,你回頭想,是有一步登天,但我不想相信。我會進一步講說,因為沒有那麼大的相信,你相信的是另外一個,其實做不做都一樣啦!你怕沒錢而不去怎樣,不去怎樣不會因為這樣那個錢就不會不見喔!錢不會因為你這樣就留下來,他就會以其它方式不見呀!所以不是因為你不做,它就安全了。安全是一個幻相,因為作用的是信念,不是你行動的做與否。但自我會相信,我如果保持原狀,會比較沒事。

像昨天有個學員就覺得他是非常不幸的,但又很想要變好這樣、變有錢,我就說我已經感覺你對自已是很不幸的這件事情是非常的認同這樣。你覺得你是非常不幸的人,像《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的狀態,那你做什麼都沒有用,何不甘脆在家裡睡覺?那我不肯定自已,我很努力去培訓,那有什麼用?變成多做的。但這跟做本身也沒關係,做本身是一種風格而已,重點是你的信念。所以你的信念沒有改變,你做跟不做,基本上沒有什麼差別,甚至是多做的。你說你要這樣子相信,所以你要採取象徵性行動呀!我是有價值的,我就不用那麼辛苦開一家店,我隨便生活、隨便賺,都可以過得不錯,那我象徵性行動就是不用撐著一家店,撐到手在痛。學員說那個信心不足,就躍不出去。Polo老師說其實並沒有真正的知道,沒有真正相信。知道就是真正的相信。

象徵性行動,例如我們有個學員開書店,她有店,就故意把門拉下來,就說都沒有人來。妳有意無意就是會這樣子做,在那個信念之下,如果你相信你是不需要這家店的,那最直接的行動,跟隨衝動,那就關起來。那一個關起來的動作是配合信念的,不是行動本身是重點喔!象徵性行動是象徵信念的行動,不是行動本身。你是想要收起來,因為如果我想的不能被跟隨,那到最後被否定的是自已啦!因為就是我想要關起來,才會產生那些問題,才會有那些念頭呀!現在是因為我很害怕收起來的這個動作,我就解釋那是怎怎樣怎樣(例如逃避),有些人很想辭職,可是他就不敢,他講到最後就說可是你說的最主要是信念而不是行動,那我有沒有可能改變信念?不要辭職這樣?我說不可能,為什麼?因為第一個,他讓自已走到就是要做那個動作,第二個,他其實是因著「他不敢做那個動作」才再找其它理由,你懂嗎?試圖說可不可以不要?而那樣子就好?很多人都說這是我最後一世啦!這不是我要遇到的議題,簡單講就是懦弱,不去面對那個議題,以逃避的方式。然後說自已有更偉大的方向,應該是回到自已,我想做什麼可不可以做什麼?★所以賽斯說英雄式的衝動,什麼英雄式的衝動?什麼都是英雄式的衝動啦!沒有什麼普通的衝動跟英雄式的衝動,即使它不是馬上到達你要的目的,它都是on the way,往那個方向去的。

所有的問題都是自我引發的問題,靈魂不會有什麼大問題,我們都是在自我的線性脈絡、狹隘的眼光、執著的焦點裡面產生問題,真正要解決的是從自我這個層面去做啦!靈魂的層面祂才不管你哩!反正有體驗就好,祂對你生病跟你創業其實沒什麼差別,它都是一個偽裝實相的展現,差別在於自我承載的信念。那是對自我才有差,你對靈魂,一千萬跟一塊錢都沒有差。甚至對賽斯來講當一個老乞丐婆還比較好一點,他當那個教宗,淫慾縱流,私生子一堆,還盜賣私鹽。

你想就去做,回到賽斯對行動最大的限制就是侵犯,其它沒有。這不是我要的,但是我選擇跟他在一起。我跟你講,全世界的問題都是你信念的問題,但是我也可以改變信念,我還是可以決定走呀!歷史不是先驗的,那個東西、那個點沒有被體驗就是沒有被體驗,今天你不會去跟太陽花講說你不要先在這邊開,到下午的時侯你會發現你是要往這邊開的。所以你所謂到了後來這個可能性發生的時侯,你說還好,我那時侯有hold住,因為那個講法會變成是說我要怎麼看待我每一個當下的想要?對於想要的這個當下,它到底應該怎麼被看待?

學員問我們可不可以在還沒關店、還沒離職、還沒離婚之前,先不要做這三個動作,先去找那個信念讓這個東西轉向?一定要去做那個動作才能解決事情嗎?polo老師回答不是,是信念變了,你自然想要去做。我們發現限制性信念,我們想要改變信念,一個新的信念被升起,然後採取一個行動,採取一個象徵性行動,把門關小一點。另外一個部分是如果你相信你的衝動,你也不一定只是用改變信念、做象徵性行動,其本上那個是賽斯在騙人用的,就騙你去行動而啦!你想做就可以做的這種跟隨衝動的信心,我之前講的二種方式,一種是覺察信念,一種是跟隨衝動,你也不用覺察,因為你跟本沒有時間覺察,你也不用覺察。就跟一朵花或一個小孩子一樣就是一直做嘛!你應該說衝動知道他要去那裡,只是自我敢不敢跟?你要是認同,你就會去做。那改變信念是沒辦法,眾生可憐,只好用這種改變信念的方式,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跟隨衝動。當我把大權交給衝動,衝動要做,那自我就不涉及這一塊。自我只是決定要怎麼做到,而不是讓它有權利去決定衝動應不應該被執行啦!今天我想辭職、我想來台中,那自我要做什麼?就看怎樣辭職呀!提辭職單還是直接消失?坐火車還是開車?在物質實相怎麼做,是自我在安排的,把衝動的決定給它合法的地位。不是有個衝動升起,自我說不要去台中、不要辭職。它是配合著它,把它安排出來就對了。自我不去涉及再次檢合衝動該不該做。董事會決定要做什麼,執行單位就做。靈魂一次又一次給你機會,讓你知道董事會的厲害,賽斯說自我像樹皮,樹皮太僵化,把裡面的東西鎖住,你讓我不能呼吸,那我就讓你死呀!就變成這樣,實相就會出問題。



2018年6月17日 星期日

問賽道 2008/5/5 台中與斗六雲科大

問賽道2008/05/05 台中
檯面很難看,台下很雀躍,我就記得你這一句話。學員「小阿姨」如是說。

你覺得好笑的地方是什麼?因為我看到你講很悲哀的事情可是卻一直笑?掩飾什麼?三五年才聯絡代表什麼?越來越有距離感?然後呢?越來越沒有話講,所以呢?像你媽一樣?你認為你跟你媽是什麼?就是悲哀?

因人而異他並不是掌握在外在的狀況,「誰說的」跟「誰相信的」比較重要,你為什麼要幫你女兒?交男朋友會擔心,這就是向外求愛?你想分享什麼?分享你過去的痛苦嗎?幫她會讓你比較不痛苦嗎?你去做,當下到底是誰比較不痛苦?你都有方法了,你怎麼知道他沒有方法?他會去其他地方也會有,你以前得到的方法都是不好的方法那他就會得到不好的方法嗎?誰說的?你這樣子講我不得不同意,不過我還是要只指出來不是只有賽斯才可以助人,雖然我很認同賽斯的東西,看其他東西看不起,但是我還是要講他不一定會像我們理解的那樣,因為他是一個以校,最多就是失戀,可是你會從你的經驗去理解他,然後把自己的感覺因著投射而無限上綱,會不斷地向外早安,其實你是在講他還是在講?我的意思是說你你的感覺是真的,你不斷因著那個感覺,你認為他也會有,甚至後來步上你的後塵,這就是你的脈絡。你是把你的感覺套在那個方向上,大部分的人都會這樣,因為沒有自我覺察,我們很自然就會這樣。

可是你要知道你對一個現象會來自於你自我的詮釋比較多,你會怎麼解釋跟你自己的經驗有關,你有沒有覺察到這一點?如果你沒有覺察到自己,那他可能會走一段跟我一樣的冤枉路。那我就會生去起想要拯救他的東西,又遇上國中高中的叛逆期,所以我剛剛講說如果你覺得他在你身邊那就會講更多話嗎?我倒不認為。像我父母在我們那個時候根本懶得理我們,所以我們也講不到幾句話。

像昨天在斗六也有一個同學他一直很認真,可是他還是搞不清楚賽斯怎麼看待這個世界的方式,他沒有搞清楚過他很努力去弄信念創造實相,我就跟他講說你先不要管實相怎麼創造,你先弄清楚我們到底怎麼看待這個世界?或者這個世界存在的本質到底是什麼?會比你「我來創造一個美好的思想來體驗」或者「我不要創造哪一種實相」來得有用,或者甚至是比較有效率。因為當你根本的議題不清楚的時候,你就會一直在那邊打滾。
為什麼實相創造不出來?甚至你會歸類那些是好的?那些是不好的實相?

一個事件他就只是存在,我們會按照一些想法跟信念幫助我們理解,可是這個理解的過程就涉入了很個人性的一些期待跟價值觀也好,一些狀況跟自己過去的經驗,這個對自我就變得有點可能是好的、可能是壞的、可能是我喜歡或不喜歡,所謂壞的實相,不好的實相。其實你要先知道它就只是單純的存在而已不代表任何的意思就跟物質實相的存在一樣,是有物質實相的存在可是並沒有一個客觀的實相。我們創造出來的都是主觀的感覺跟感受,上次就一個媽媽說他兒子19歲休學在家,交了一個女朋友,錢給他還被他兒子罵,那個媽媽就問說有人這個樣子嗎?他就覺得他這個兒子沒有用就對了,可是我說你有沒有從他的女朋友的角度來看他?你們看的是同一個人,但是你們對準的是不同的一個面向,那就表示他至少是有人欣賞他的,「再爛的人也有人欣賞」這就是一個價值觀,我否定的有你所謂不好的人,再怎麼讓的人都有人喜歡就是表示我死都不要去改變他是爛人的想法,他永遠不會變,他女朋友喜歡他,我也不管,但是我們就是要從意識擴大的觀點來看或者就是從不同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情。但是我覺得不行,因為我覺得如果我改變了我看待的方式,我就變得不是我了。

或者就是平常我們講的「那我要自我欺騙嗎?他明明就是這樣呀!」我女兒就這樣、我兒子就這樣、難道我要叫我女兒很好很乖嗎?你這樣跟我講難道我要欺騙我自己嗎?說我老公很好對不對?可是重點不是在於你是不是講他很好,我是說如果有人看他是很好的,那表示這只是焦點的問題。
要不然就是你沒有接觸到說他很好的人,我跟你講一件事情那個時候我們現在搬進去的地方也還沒有弄好,是世芸的阿姨就說要來住我們那邊,他就說我就去住兩三天你們不用理我,我就覺得你自在但是我不知站,後來就沒有讓他來。那他有一次就跟人家講說polo都不跟人家來往,我們要去開發他跟改造他這樣,你懂意思嗎?看到的就是我很孤僻、也不會講話、也不跟人家來往,所以那又怎樣?他只是個代表每一個面向就像之前講的「我認為怎麼樣比較代表我自己!」比較不代表我看到的那個現象,今天是怎麼樣的,他就是一個事件而已,對這個世界有很多詮釋,他怎麼樣這邊管不到,可是你可以管到你自己。有客觀存在的物質宇宙跟事實嗎?所以POLO是很孤僻的嗎?今天如果有一個男生想說Polo的很孤僻、都不跟人家來往,然後他說我只是在陳述事實而已,有人問他阿姨的話,然後他就講說他只是在陳述事實而已。那你現在也是在跟我講我女兒就是那樣,因為再加上你的經驗,你會把那個擔心加進來,因為你會擔心他之後是不是跟你一樣,甚至你們的關係會跟你現在你跟你媽的關係一樣。

因為我看到你有一個基調是很無力感的部分,你跟你媽沒有辦法怎麼樣,你跟你女兒也沒有辦法怎麼樣,你整個就是使不上力就對了,你一直在表達我對周遭的環境使不上力,賽斯講的「蛙跳式的」去抓那個事件來當自已的實相,你情緒很差的時候你就想一些差的,快的時候就大家一起又串好玩的,在蛙跳式的去證明自己的無力感,而是對賽斯資料的理解,重點不是在於想到差得不好的,連處理這兩個都不會出來,你得去了解這基本的機制而不是急著去創造實相,甚至不是急著去幹嘛,原來是我自己,如果這個東西你變得基本的東西你先理解了,你不會太急這想要去做什麼事情,要去溝通改善或順其自然?回過頭來看自己,你看一件事情其實都是我們用價值觀跟信念去包裹一件事情,這個就是我們看到的自己的真實的世界對不對?可是這一圈包裹出來的東西其實就是我,我女兒會怎麼樣?就是在講我自己會怎麼樣,原來我是這樣子在看,然後我有什麼想法?我有什麼樣的信念?你產生的想法其實就是你自己,跟你自己比較有關跟他比較無關,其實碰到的是你自己的信念。

重點不是說擺在好或不好,重點是我跟你講的基本的運作模式,不管是看到優點或缺點,你只要知道事件跟我之間運作的關係就是這樣,我的看法就只是代表我而已,回到我們比較熟悉的語言就是那這樣子你體驗夠了嗎?並不是去否定他。因為你會遇到這樣的事件有他背後存在的意義跟目的,你只是第一個了解自己,第二個焦點在運作的模式,好壞其實還是比較屬於自我的層面,今天如果你忙得要死,然後你女兒還每天一直打電話吵你?就像剛剛那個媽媽我就跟他講像我媽說的養到18歲就好,那你兒子已經19歲了,已經夠了。可是那個媽媽就會想說要把他兒子照顧到很好。

問賽道2008/05/05 斗六?
問題不在於信念創造實相這個問題,或是根本性的東西都搞不清楚了,搞不清楚會讓你的基底是不夠紮實的,你遇到每件事情就根本不知道那個過程是怎麼樣,這整個宇宙包括物質宇宙就是一切萬有的夢,集體的夢所夢出來。我的世界是按照我自己的思想所形成的忠實複製品,在這裡也會用佛教的想法「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因為他沒有恆常的存在會隨著時間變化,所謂的入戲太深就是因為你對那件事情太執著了,而你越執著他對你來講就是越實際。父母不知道的是他所身處的世界也沒有比他的小孩打線上遊戲來得真實多少,賽斯講說他很多的朋友根本不知道有物質世界這個東西,如果你去記細節就像你騎夢的細節一樣,物質世界根本是更亂的。你的世界的一致性其實是靠你自我意識的心理去維持的,他並不是真實的那麼一致,因為每個當下你都在創造不一樣的事情,在物質世界你會覺得遇到很多意外跟巧合,可是那種講法是你不曉得根本性是怎發生?你是靠著你前1秒的記憶然後告訴你自己我是誰?然後在做什麼?我好像每天的生活很規律其實不然,你是蛙跳式的選取你要的東西帶過去每天的生活,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是你差的一首,沒有你的同意是不會發生在生活周遭的。基本的東西沒有搞清楚會一直在信念創造實相的表面去轉,轉不出來。

你不要去管要創造,不管怎麼樣都一直在創造,先把基本的東西釐清,你不要去管信念是好或懷,因為那個理念不了解你會太容易去陷入什麼是好的什麼是壞的。我相信我跳樓不會死,那我跳樓就真的不會死嗎?你這個議題的本身就是對那個東西有所想起,「跳樓會死」,我後來比較細緻在講這件事情就是說每一個信念都會導致你的行動,而行動變得很有力量,有效地行動是跟著信念走的,但我今天說過相信喝咖啡會睡著而我之前很怕喝咖啡,信念有產生實相、有產生作用,只是1秒鐘。你有把咖啡拿起來喝,因為今天如果你不相信,你能把咖啡拿起來喝都不會。可是就在那1秒就結束了。信件已經產生一個行動了,已經價值完成了,可是當這個東西消失之後,價值完成之後,你會回到你慣性的信念。然後我就開玩笑的說如果你要喝咖啡睡得早,你就一直喝,喝到你睡著的那一刻。你的信念在此時因著你喝咖啡這件事情而被集中了,你不會回到一個慣性上的信念「喝咖啡會睡不著」,所以你一直喝。不是那個信念也沒有作用,他有作用而且已經價值完成了,只是另外一個信念一直在作用。

那時候在跟世芸再談說是不是要發明一種東西一直持續提醒你「你的信念」已經變了,後來發現說中國人為什麼很喜歡改名字?當然是迷信,可是迷信有它的作用之處。你改名字,每天都會有人呼喊你的名字,你會簽你的名字,每天你都會知道你自己叫什麼。他在教你的名字就是在跟你講「你會變得比較好、你會變得比較好、你會變得比較好」的意思,你也真的相信的那個作用就產生了。我個程度來講並不是你的名字的問題而是你的名字會造成的信念變化,在這個過程中你是不是變化?如果沒有變化的話會有兩個衝突的信念,重點是了解信念都有作用,不是那個信念沒有用。沒有作用是你不夠細緻的觀察那個已經作用的東西.

你每個想法都讓你採取行動或是不行動,不動跟行動都是行動,你每一個想法都讓你在那邊進又退,如果你跟自己講說「POLO老師講說怎麼不行?跟著自己的興趣走,錢是副作用。」你拿著雞毛當令箭,錢真的就來了。後記得拿1,000,000, 500,000捐給雲科大。有的人就會說人笨笨的反而傻人有傻福,因為他真的相信就跟著去做,他真的就有了。他的相信正在一點一滴地創造實相,而且他不會想太多,安心太多。不管你是相信或是擔心其實都是一個信念,都是促成你的一種行動,一直告訴自己寫書賺大錢,要給POLO 1,000,000。你在寫東西,你的部落格就多了一篇,就變成十篇,變成很豐富,你的信念因著你的行動帶動的在創造實相,這個世界怎麼不會變?而你相信興趣就會有限錢,心靈的基調,你說了算。因為我在輔導很多人都會講相信好像沒有用,我會發現其實有用只是你要從細微處去看。在諮商輔導裡面向後現代也是一樣,你有哪些是比較好的?一直push,改名字或者外號都很好,因為他代表著你對自己更強烈的一種認同,
http://www.americannewage.com/enet/download.asp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