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1日 星期日

問賽道高雄篇24《存在本身就是大勝利》


問賽道高雄篇24《存在本身就是大勝利》2013/5/18
原本標題:接納那個平凡無奇、了無新意、一事無成的自已吧!因為存在本身就是個大勝利。
2018/03/11 胡愛晏摘錄

1.          「我是乘什麼願而來?這輩子活得好累。我這輩子什麼本事都沒有。神到底要我做什麼?給我那麼多恩賜,可是我沒有辦法去發揮。」→我就是死都不想改變。
2.          不要把親情跟我們想要完成的目標結合在一起。
3.          你信念沒有變,只是釋放情緒沒有用,事情都沒有解決。
4.           整個家庭都在錯誤期待與曖昧溝通裡面,為什麼會錯誤期待?「因為跟本不願意正視自已的生活,直下承擔嘛!」
5.          他當然可以讓你感到很罪惡,為什麼不行?但你要不要接受這個罪惡,是你決定的呀!
6.          「但是」的後面都不必講了,代表前面講的都是屎。只有「但是」是真的,「但是」前面都是假的。
7.          那個挫敗感被蓋住了,你會一直以為只是想變好而已,其實是那個挫敗感沒有被解決。是你跟這個世界的問題。
8.          如果要照賽斯的講法,想像跟真實沒有分別啦!
9.          很多人會以「接納」的回話方式來迴避,「對啦!你這樣講也是對啦!不過…」
10.      覺得這輩子活得很窩囊就很窩囊呀!為什麼不行?你覺得可以就可以呀!
11.      沒有人在跟你競爭比較。
12.      「我就是一個無能的人」,其實你是很甘願,是怕人家知道,所以要假裝你有很多的想法。你的實相沒有,就是你不想做。目前沒有就是目前不想做,就直下承擔「我就是不想做」,沒有怨嘆,你的怨嘆是騙人的。你只是要隱藏那個「我不想做」,因為你怕人家不能接受你呀!你一直在釋放煙霧彈。
13.      「我要做一個與眾不同的人」這又是個煙霧彈,你不管怎麼做,你都是與眾不同的人。你不用很厲害,你很鳥也是與眾不同。在於不能接納,當下的那個啟始產生了非常快速的挫敗的心理轉折,可是那個東西不被自已所接受。
14.      你會發現不管你想做或是別人建議你可以怎麼做,其實你都在扯自已的後腿。講到說:「你看呀!全世界就是沒有人可以幫我呀!也沒有人可以幫我解套,沒有辦法。」我在心裡面就達到了一種自我的合理化。
15.      是誰在影響你?「你即你感知的一切」
16.      像我太太就說我一輩子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到你這個人就好了,其他的事情就是大家叫我做,我就做一下就好了。弄得旁邊的人很氣,可是她很自在呀!你就接受你自已呀!像我們說今年要十九鄉鎮向前行對不對?做不到就做不到,要不然要怎樣?你咬我呀!
17.      你要是沒辦法接受,你就要用很多方式去詮釋。然後去抗拒這個現象不如你所預期的,用各種方式去模糊它。甚至有一種愧疚或哀怨感來表示我真的很在意這件事。其實背後要處理的機制很簡單,「就接受你之所以為是的你嘛!」
18.      達得到ok,達不到你還是接受那個「達不到」的你呀!在那個here and now 的點上,你也只能接受呀!你不接受,你就會用其它的方式在那邊惡搞呀!
19.      精神分裂很常是用一種「我透露一部分的真實」,一部分是真的,可以令人相信的部分,很多都是這樣,為什麼事情是羅生門?因為大家都講部分的真實呀!那取自已有利的方式在詮釋嘛!
20.      那個「差人家很多」是個主觀的感受。
21.      如果你覺得有什麼東西是幫助你的,那就沒有什麼東西不是幫助你的,因為都是你的延伸,所以如果你說有什麼心靈老師是幫你的,那心靈老師也是一個會活的現象呀!所以你是從一個會活的現象學到東西呀!
22.      你的信念累積的結果,變成一種慣性,看到這種人我就很討厭,看到什麼我就什麼情緒。
23.      人家講什麼我都沒辦法,這種人很容易謙稱他是通道,所以很容易接收別人的感受。
24.      你不太可能做錯什麼事,每個人創造他自已的實相,「我有沒有刻意要傷害這個人?我有沒有觸犯自然的罪惡感?」或許表面上還是會有人控訴你「我就是被你害的。」我之前就有一個個案去找一個也是賽斯的講師,他其實有憂鬱的狀況,然後還有點憤恨嫉俗這樣,他那時侯還是一個學校的老師,好像就跟學校有點小衝突。那個心靈導師就跟他說:「你就是要跟他們嗆聲,要把他們嗆回去呀!」結果他後來就被fire了。
25.      你要知道你為什麼這樣做、這樣講,不是好像義和團式的要人家跟隨衝動,你到底知不知道跟隨衝動的意涵何在?
26.      或許你就是逃避不好的感覺,才變得在夢裡釋放,釋放本身它就有好處了。



小說《一步之遙》48

 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novel
 標題  [創作] 小說《一步之遙》48
 時間  Sun Mar 11 19:23:12 2018
───────────────────────────────────────

先生腦海中快速閃過一道聲音。

「想改變別人的人都是認知失調。」聲音說。
「對!Polo老師說過。可是,我這是為她好。」先生剛一說出口就發覺有點不對勁。

「不管是為了健康、為了天下太平、為了推廣心法等,都一樣。」聲音說。
「難不成我要放任不管?」先生不服氣。

「你管就有用嗎?」聲音問。
「我想起來了,有一次高雄的學員分享他爸爸早睡晚起睡整天,他很擔心。」先生說。

「為什麼不能一直睡?」聲音故意問。
「為什麼可以一直睡?」先生忍不住反問。

「你仔細觀察你太太,她真的一直睡嗎?」聲音說。
「是沒有睡整天,但也差不多,我覺得不能睡白天,要睡也睡晚上。」先生說。

「為什麼?」聲音問。
「大家都這樣,不是嗎?這有什麼好奇怪?」先生納悶。

「也有上夜班的、也有時差問題的、也有因病難以入睡的等等。」聲音說。
「我懂,可是正常來說,一直睡只會更憂鬱,不是嗎?」先生問。

「所以你打算怎做?」聲音問。
「勸她白天出去運動。」先生說。

「有效嗎?」聲音問。
「我發覺沒有用,她跟我的節奏不合,應該說我去運動的時間,她覺得太早或太熱。她
睡飽之後,換我想睡了。我還要上班,不可能當夜貓子,而且我也不想大半夜的去運動。
但我發現我怎說或怎利誘都不如她自發性有用,除非她想,否則說不動。」先生嘆氣。

「誰教你的?」聲音問。
「城男舊事的老師也這麼說,還說早起時找她一起運動。許醫師在書中也說多運動、曬
太陽呀!」先生問了很多人、找了很多方法都是徒勞無功。

「有人問過當事人願不願意嗎?」聲音問。
「重點不是願不願意,是再這樣下去不行呀!」先生急了。

「誰認定的不行?」聲音問。
「她自已也想振作,但欲振乏力。」先生說。

「急的是誰?」聲音問。
「是我。我懂那套自已不亂,就不會被拉著走,問題是我每天面對的氛圍…。」先生說。

「那是她要改變,還是你?」聲音問。
「怎會是我?我要改什麼?」先生不甘心。

「不是你改的話,難道是她改?」聲音俏皮地說。
「我改變信念,她就會改變她的實相給我看嗎?」先生問。

「改變信念不是為了去改變他人的實相,是改變你看待問題的方式。」聲音說。
「哦!薩堤爾說問題不是問題,如何面對問題才是問題。」先生說。

「外面沒有問題,是你判定那樣的情境有問題。」聲音說。
「難道我要見死不救?」先生有點生氣。

「沒人這樣說,但你所謂的好,所謂的救,要到什麼程度?是誰的標準?」聲音問。
「我到底該怎辦?」先生沒好氣地問。

「臣服,所謂一切是最好的安排,不是說順你的意才叫最好的安排,也不是用改變信念
來改成你一心一意想要的實相這才叫接納,那才是真正的限制性信念。」聲音說。
「這怎會是最好的安排?叫我要怎臣服?我怎能接受?」先生忍不住悲觀。

「不用勉強樂觀,也不用刻意積極,接納你的悲觀,接納你的不接納。」聲音笑道。
「這樣就好了?什麼都不必做?」先生不敢置信。

「你做了那麼多,苦口婆心、用心良苦、費盡力氣,有用嗎?她只感受到你的強迫,強
迫她好起來,強迫她振作,強迫她克服低潮,不管是聽cd、看書、上課、諮商、運動、
回診、服藥,她覺得你想改變她,不是嗎?」聲音說。
「有什麼不對嗎?」先生不解。

「有用嗎?」聲音問。
「沒有。」先生垂頭喪氣。

「一個人想改變絕非外境費盡唇舌就有用,是她內在動力,想改變就會變。」聲音說。
「怎樣催促熟成?」先生問。

「你如何能強迫四季急行、花朵速開?」聲音問。
「可是光是等待的話很被動。」先生不服輸。

「這件事不該發生、這個人不該是這樣、這情境不該遇到,這才是對生命最大的誤解,
你們很多人努力想改變實相,追求心想事成的預設目標,全是基於過去不好、現在不好
、未來比較好。否定昔日與現今,並不會讓將來更美好。」聲音說。
「難道就任憑事情繼續惡化?」先生急了。

「誰說會惡化?誰在定義惡化?」聲音問。
「也許我內心相信的是不這樣逼就會愈來愈糟吧?」先生恍然大悟。

--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胡愛晏
      做妳所熱愛的事情,然後讓別人為此付錢給妳。
                    丹。米爾曼<生命如此富有>p.83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