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7日 星期二

問賽道 高雄篇13 《無業物語》上


問賽道 高雄篇13 《無業物語》上


k-day完整語音檔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13

男學員:「沒有錢也是要去賺錢。」
POLO:「所以這五年賺的都夠這樣?」

男學員:「只有五年?」
POLO:「就賺幾年可以夠你活這好幾年?」

男學員:「應該還夠。」
POLO:「所以你是要等到沒有錢這樣?」

男學員:「等到沒有錢喔?不曉得耶!說不定下個月就去上班呀!這是個問題?」
POLO:「看能不能是個問題。我會這樣問是因為一般人還滿難自處的啦!每個人都想說
不要有工作,可是真的讓他不要有工作,他…」

男學員:「對呀!」
POLO:「其實滿難自處那麼久的。」

男學員:「我知道,那我祝福他。我也是有回去上班呀!」
POLO:「多久之後?」

男學員:「就兩三年。」
POLO:「那最近的休息是?」

男學員:「也是在兩三年前。」
POLO:「ok。」

男學員:「整個過程大概有十年了,上班又休息。你又不想上班,可是你學習到的就是
人要有一份工作。」
POLO:「不知怎的,久了就沒有困難這樣。有一個講法,之前看達賴喇嘛講說任何事情
不管再怎麼重大的改變經過六個月之後大概就會跟你現在差不多。比如說下一刻你發生
了重大事情,家破人亡,那你沒死,六個月後你情緒大概也會跟現在家破人亡差不多了
。」

男學員:「我確定我不怎麼喜歡上班。」
POLO:「所以在一次一次的嘗試裡面…」

男學員:「就沒有再找工作。」
POLO:「也沒有礙著別人。」

男學員:「對呀!」
POLO:「也沒有拿家長的錢,還是有?」

男學員:「有,可是好像不是錢的關係,因為很多人上班不是因為他缺錢,我之前去上班
也不是因為沒有錢,應該不是錢的關係,可是大家會這麼說。錢不是不重要,不是這個原
因啦!」
POLO:「沒有,我是替一般人問的,因為你老爸老媽有錢嘛!所以沒差。」

男學員:「可是很多人其實他不工作也沒差,有工作也有比我更沒錢的,花的更多。有的
人工作對他的錢也沒有什麼改善呀!應該是不習慣啦!不習慣如果不上班。」
POLO:「聽說我們高雄很多人沒有工作,對沒有工作的人幫助很大,有些其他地區的朋友
受助於高雄這些都沒有工作的,每次都在講工作,其實雖然還滿無聊的,但是還滿有幫助
的。」

女學員:「什麼?他的問題是什麼?」
男學員:「我沒有問題,是人家對我有問題。」

POLO:「沒有工作這麼久來,雖然是二年二年的中斷,可是前前後後也五六年,是怎麼變
的那麼自在的?」
男學員:「應該要想不開或者要一直找工作。」

POLO:「其實我有一種感覺就是說最近不是網路上有一些影片在嘲笑希臘人嗎?就是一個
月前在演希臘眾神,我們希臘人這麼努力,一個禮拜工作三天,怎麼經濟還會搞成這樣
呢?就講很多,什麼我們是有史以來最努力的群眾,前一二兩個禮拜是講說希臘人工作
到一點半下班,公務人員啦!然後星期天晚上商店不可以開門,開門要罰錢。還有很多
這種例子,然後他們覺得他們是全歐洲最努力的人民,調查的。然後我就發現說雖然是
在嘲笑他們,但是世界應該是這樣子過,對不對?那有人說一定要週一工作到週六?大
概這十年來工作到週五就可以,這些正常裡面都有一些細微的變化,比如說在法國他們
如果假日工廠要開工還是什麼,公司還要被罰錢,因為它破壞法國人傳統價值,然後台
灣人的這些價值好像變成是你沒有做,就是你沒用嘛!就是你不努力嘛!就是你沒有!
像上次在電視上看到卡債的問題,只有台灣人會認為卡債是要百分之百負責,你知道嗎?
就是借一百萬刷卡,社會的眼光全部都是指責你,不會去指責銀行。」
男學員:「哦?」

POLO:「可是國外一些狀況會是他們會知道這是信用卡銀行對你的投資,對不對?他提
供給你方便,那是他廣告給你聽的。」
女學員:「是。」

POLO:「對他來講,他是投資在你身上嘛!你付年費也好,不付年費也好,你刷卡呀!抽
成呀!你是他們投資,他們才要發卡給你呀!所以對他們來講,你是他們投資的對象,
那你們欠錢那麼多沒有還,是他投資失敗。所以他那個卡債的賠償也是有比例原則的,比
如說銀行可能就要付百分之六十,因為你看錯我了,你投資在我身上,我也要負責沒有
錯,但有一部分是你豉動我的。講這個例子是說我還真希望這次歐債倒全片,看有沒有機
會整個資本主義倒掉,還是歐洲可以重整。要不然現在好像都是在用防堵的解決經濟的問
題,對不對?就算是傳統的經濟理論,本來就是會衰退然後再讓它起來,可是現在就是很
怕它衰退。」
女學員:「最近會有人問我說妳這麼久都沒工作了,不會想要找?我說不會呀!我每天都過
的很有趣呀!每天都有事情可以做呀!然後他們就覺得好不可思議。」

男學員:「你不會很難過?每個人都要有工作?不會呀!應該是我的回答都不太好,讓大家
不開心。」
POLO:「所以這就變成另外的一種任務,對不對?其實我們不是要回答他們對我們的疑問,
是我們要解決他們的疑問,我們是要解決他們的痛苦啦!對不對?一堆不事生產的人在告
讓犬家要怎麼生活,基本上今天在場的大概都沒有什麼正常工作。

男學員:「這集不要播好了。」
POLO:「因為很基本,一般都會講說沒錢就工作,你怎麼可以沒有工作?」

男學員:「有些人並不想這麼做,可是他會卡住,我自已就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不知道該怎辦
,可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後來我好像也就比較習慣。」
女學員:「可是你沒工作的時侯都在幹嘛?」

男學員:「你看,也是這樣子,就是這個問題呀!像這種其實也是她的問題,我沒有要幹嘛
呀!」
女學員:「不是,我是說你在做什麼啦!」

男學員:「就一樣,跟你們一樣呀!你們要做什麼就做什麼呀!我不是因為要做什麼才沒有
上班呀!」
其他男學員:「一般人想像的沒有工作就是你有很多時間,可是當你在這樣問你在做什麼的
時侯,你就預設了一個前題就是說人活著一定要有事情做,總是要忙一些什麼吧?」

男學員:「或者你不上班一定是有某些原因然後你才不上班,好,那你不上班,你在做什麼?
沒有,沒有做什麼呀!」
女學員:「因為人家都會問我這問題,然後…」

男學員:「你要滿足他?」
POLO:「你要跟他說有很多點。」

女學員:「他就說他很無聊,他不工作,他很無聊,他就是睡覺,然後起床,沒事做就會很焦慮
可是我就不會。我覺得他們對我有疑問是他沒事做、他很無聊,他不懂為什麼我可以…」
POLO:「沒事做還這樣?」

女學員:「好像不無聊。」
男學員:「你耐得住那個無聊,他不了解妳為什麼耐得住那個無聊就對了,可以自處。」

POLO:「因為你沒有那個行動,你就面臨焦慮,那行動又沒有辦法徹底改變那個焦慮,所以變
的得要不斷的行動,而那個行動如果是重覆的,那就變成一個上癮。」
男學員:「或強迫性的。」

POLO:「就強迫性的,不得不上班。不管你是為錢還是覺得很無聊,那其實跟一般上癮的行為也
沒有什麼兩樣。在那種情況裡面,他好像想要不上班,可是又覺得不上班不行的一種強迫性的
行為。就像一些焦慮的人,他會一直吃或一直shopping,可是一直買、一直吃的動作當下可以
釋放焦慮,可是完了就沒有了。他得不斷做那個行動的過程,而不是行動的結果,所以他一直
需要那個過程來釋放他的焦慮,可是那個過程很快就結束了。買了就結束,吃了就完了,就像
吸毒一樣,爽個幾小時就沒了,下次就得要再來。所以練到這程度還滿厲害的,就是沒工作還
能講出一番道理,第一個大家都會問說那沒有錢呀!對不對?這是個資本主義社會嘛!而且
現在河裡面也沒有魚可以吃呀!我們這樣可以走多遠?」
男學員:「不是說一定要選一種,我覺得不管是什麼原因,你想工作就可以去呀!」

POLO:「對,它也是一種選擇。」
男學員:「有沒有缺錢或者是什麼,只要想去都可以去,也應該去,覺得自已應該要上班的話
應該要去。」

其他男學員:「一個人如果走到我非得要多一點錢才能提昇我的生活品質,ok呀!那就是去找
個工作做,然後多賺一點收入這樣子。可是在那之前的確還是可以在有限的物質條件裡面提
昇自已的生活品質呀!提昇生活品質很多時侯也只是精神層面的問題啦!」
POLO:「對呀!其實什麼方法都可以做,只是剛剛的討論我只是想把它導向一個那個不是絕對
的答案,就像你剛在講的,金錢、物質資源的多寡不是做為改善資源的唯一選擇嘛!我們試圖
找到一個是這樣子的概念嗎?終極的自由嗎?」

男學員:「沒有耶!不知道耶!」
POLO:「其實你如果真的沒有想要工作,你就可以不要工作,你所擔心的那個假設性的或實質性
的問題其實並不一定會完全發生啦!我不相信我可以改善我的生活品質,除非有錢。」
其他男學員:「人到底有多大的信心去相信只要做自已會讓自已快樂的事情、有感覺的事情就能
夠讓自已謀生或提高生活品質?」

POLO:「ok!一個是相信自已沒有辦法沒有資源就可以改善生活,另外一個是不相信做自已快樂
的事情就會有過得不錯的副作用,其實這個昨天我在開車的時侯就問喵喵喵那嘉義的阿公給你
什麼?他說嘉義阿公給我很多吃的這樣,台南阿公很多玩具,因為開兒童書店這樣。然後我就想
說吃跟玩?我以前的概念是人要吃跟活著嘛!找尋宇宙真理,對不對?就突然覺得好像可以變耶
!不要找尋宇宙真理,就找尋宇宙至樂之理,就是把它變成吃跟玩,可能可以活的更好這樣。賽
斯在講說快樂原則,或都事情的走向本來就是朝向所謂的快樂原則,朝向價值完成,往比較爽的
角度去做,就會變成是去完成你的價值,而且宇宙會幫你。」
其他男學員:「有些沒有工作的人可能還會去逛街購物或幹嘛,找人出去玩或什麼,表面上他已
經從工作這個議題跳開了,但他為什麼還是要找人出去玩或幹嘛?他還是想要找快樂!所以人
還是被一股想要快樂的驅動力所牽引著,那個工作就只是象徵而已。」

POLO:「一個是主動的欲望想要追求快樂的面向,一個是信念上被所謂的焦慮所驅逐,像我們剛前
面提到沒工作的人會被問的問題都是被焦慮所驅逐的,有時侯他這樣問看起來是在質疑你,其實
他是在質疑他自已,他需要你的幫助嘛!」
其他男學員:「沒有,我沒有辦法幫助他們。」

男學員:「我覺得問題是你想要工作你就去工作啦!沒有想做就不要做啦!應該沒有一件事是每一
個人都應該要去工作。」
POLO:「很多人可能在一個非常堅固的驅動之下覺得應該要工作所引發的問題啦!夠不夠,品質好
不好,能不能繼續下去?沒有工作還化粧,沒有工作還四處晃?他也想得到跟你一樣的心法而有安
然自在的感受的話,那我們剛剛的討論就會變的比較有意義啦!」

其他男學員:「而且我覺得就算不從所謂的回應別人也許可以幫忙得到他這個角度來思考,基本上也
會被人問到這個問題,那你要思考為什麼會碰到人家來問你這個問題?因為它已經成為我們實相的
一部分了呀!」
POLO:「對!其實你是要挖個洞給你朋友跳,你遇到的時侯其實有二個,一個是很輕鬆的我知道怎麼
回應呀!一個是我盡量低調一點,滿足一下你們的點子的理由這樣,當然更進一步回到我們沒有工作
的人自身的自在,我是不是需要迴避?我是不是需要滿足一點?避免我成為一個鎂光燈焦點讓你來關
注我,比如說現在是你想要的打扮嗎?」

男學員:「我不知道耶,我覺得不工作很單純呀!」
POLO:「因為你剛剛有提到說我不要那麼吸引別人的目光嘛!我至少表現成一個我還有在上班的宅男模
樣。現在就是你吸引到我們一直問你問題。」

男學員:「可是其實它不是一個問題。」
POLO:「沒什麼問題,我也不怕吸引目光啦!我不會去求那個目光,可是來的時侯我也不會怕啦!就這樣
呀!我可以遇到現象,但是它不一定會成為我的問題啦!而不是單純的你不懂、講不聽,為什麼我跟你說
沒有問題你還一直問我問題?可是那個其實是我們沒有工作的人被問到的問題,我有點煩。」

其他男學員:「特別是我們有情緒的話,因為你有講過有情緒就有業力,就有要解開的部分。」
男學員:「我很久很久沒有人問過我這些了。」

POLO:「因為你沒有碰到人。」
男學員:「認識比較久的人不會在乎你,因為他們都認識你,不會覺得你沒有工作就代表什麼。後來我是回答
會這樣問的人是他自已有問題,你把你自已的煩惱或其他的問題跟有沒有工作結合在一起了,可是你去上班
之後那個東西、那個感覺還是都一樣,跟你有沒有工作真的是沒有關係啦!」

女學員:「我想要有人關注我,可是沒有人在乎就覺得怎麼會這樣?」
其他男學員:「妳只要說最近找工作都很不順,就會有多人來關注妳了。」

POLO:「所以基本上妳是被他們唾棄就對了?」
女學員:「可能他們也很忙啦!每個人都加班,加到半夜三四點都有。」

男學員:「有時侯太久沒有跟人介紹我沒有工作的身份就真的是會嚇到別人,以
後要準備一個身份,就是我在我姊夫的公司上班,可是人家發現你參加活動都
有空呀!」
POLO:「因為我請假滿方便的呀!所以這個東西變成是為什麼我們得是要披著羊
皮才可以?我跟你們一樣是溫馴的,我也會有困擾,我好像不能呈現我就是那
隻狼?那隻老虎?我好像得要披著羊然後才會稍微和平、沒有事的假裝窩在你
們旁邊?重點是這個,而不是說可不可以啦!為什麼我還是得要披著羊皮?」

男學員:「因為我就很愛演呀!」
POLO:「這當然也可以是答案呀!你是怕激動什麼嗎?或是怕引起更大的無謂的
困擾嗎?」






































~

2017年11月6日 星期一

《一步之遙》39

先生最近非常的焦慮,經濟困境或許只是個觸媒劑。
他內在深層有股平安,只是這感覺基調被忽略了,卻在他無視的情況下,仍以恩寵的姿
態,無條件地支持他,直到地老天荒。除了自然的罪惡感外,幾乎不曾缺席。但,往往
,無地自容與人工罪惡感襲捲了他大半的時段。一定是我做的不好,這是他在心中常常
對自已說的話。說著說著,就習以為常了。一定是自已不夠好。

一個不能接納自已不夠好的人,也不能接納他人的不夠好。
他去尋求精神科醫師的解答,醫師不替他解決問題,以免剝奪了他的能力。醫生只是重
複著他的問句,以問句代替答案,雖然先生很疑惑,總是被鼓勵著:「你要不要多說一
點?」但當他真的繼續說下去時,又被打斷。心裡很納悶:「是說了不該說的話?還是
說太久?或是沒說到重點?」要簡短有力,又說可以再說。說長一點,又不容許全說完
。停下來等,就說繼續說。真的繼續說,卻又被中止。到底該如何說?如何做才對?他
來到診所,發覺沒有解決問題,彷復更多了問題,還把這疑惑也帶了回家。醫生針對他
說恐慌、心悸的描述,開了抗焦慮之類的藥,他更加起疑,他想問該怎改善關係?怎突
破困境?卻是得到「服藥吧!」的單子,等等,問題呢?答案呢?方法呢?

也許,這是某種他難以理解的專業吧!不幫你解決問題,因為這會讓你養成依賴,不跟
你說方法,因為這會讓你向外尋求解答,不回答你的問題,因為你的問題並不是真的問
題,你想說的不是這個,不只是這個。真正的問題隱藏在更下層,所以他才沒有針對表
面回答。

「應該是這樣子吧?」先生替主治醫師打圓場。

城男舊事心驛站cool bar兄弟會106心得


城男舊事心驛站cool bar兄弟會
 ──────────────

身為男性,在跟另外一半相處時,是否有時有些話很難說出口,有些衝突不知道怎麼處理
。你心裡的苦,我們懂!!
本兄弟會專門為有穩定伴侶,但相處緊張或困難的成年男性所開闢的天地。
每次的聚會都會針對兩人世界常遇見的衝突,進行開放式分享與討論。
讓滿肚子火但又無處發的大家,有機會一吐為快。
而且透過其他兄弟會夥伴的經驗談,
也有機會重新整理和找尋與另一半相處新的機會。
趕快來COOL BAR兄弟會一起從哭爸變酷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兄弟會資訊:
招收對象:8-10人(須年滿20歲,且有穩定伴侶關係)
聚會時間:10月12日至11月30日,
每周四晚上1900~2100,共八周
聚會地點:城男舊事心驛站
(敦化北路199巷5號3樓,民生圖書館同棟)

當初看到這個文宣就覺得滿需要這種男性支持團體的,為期八週進行到現在也即將邁入
第五週,算算也過了一半。心理師掌握整個團體的脈動,不流於學術的書袋也不至於顧
此失彼。基於保密原則,在此不透露任何其它成員的故事,只說自已的感想。就我的觀
察,leader很照顧每一位夥伴,就算有遲到的學員(排除萬難來赴會,我斷然肯定不是
因為保證金的緣故,而是大家很珍惜這八週的相處時光)進來,他會先跟該成員打招呼
,不會讓人覺得被冷落或是無暇顧及,會簡短說明一下進行到那。這跟我去參加一些讀
書會,有些主持人會繼續講它的,不理會陸續進來的夥伴,那種感覺差很多。因為時間
有限,leader盡量照顧到每一位的需求,當然不可能面面俱到,那會失焦,可是卻可以
看見主軸之外仍盡最大的努力來關照的用心,那是相當需要功力的,應該是心理師多年
的經驗與熟練的觀察力,他會把話題帶到與會成員的相關性上,但又在時間的拿捏上精
準而不失彈性。期間運用薩堤爾模式,我彷復看見自已在原生家庭的權力序位重演,對
應現在的課題,對於情感和認同的迫切需求,期望與失望、努力與對抗、拉扯與妥協,
好像問題始終存在。一直在,不會真正消失。只要活著,就會有。

而那些掙扎與困境,往往帶領我到我之前不如此則不會看見的境地,我急著想要做好,
急著想要被認同,也因此,對於另一半若不符合我認定的進度,我就會焦慮不安。怎
麼可以不努力?怎麼可以不振作?怎麼可以不聽話?

社會上的種種家庭、夫妻、情侶、親子、溝通、關係的議題與新聞事件,每個人都只
能從自已做起,因為這太老套的說法,會讓人習以為常,甚至會說所謂的「向內看」
流於空泛與千篇一律還有點逃避現實。但這真的是一切問題的解法,只要想要改變別
人,只要認為錯是出在他人,只要我還不斷以為是外境的問題,要外在變好,我才能
跟著心情,才會順利。那我不過將主動權拋出去了。我在等,等外人,等事件,等變
化,這當中我失卻了施力點,當下變成了「等待」,這不是滿懷信心而是被動與無奈
,這不是感恩與讚賞地等待花開果熟而是消極的、怨恨的、暗含指責與急迫的。

透過台北市社會局與張老師合作的專屬男性的支持機構一系列的課程,我看見想要為
關係改善的努力的男子漢們,或是先生,或是爸爸,或是男友,或是未婚夫,每個人
帶著自已的困境而來,在那打開心胸與真誠流動中,昇華了原本可能停滯不動的僵局
。未來若能有更多關於兩性溝通、夫妻成長、家庭教育的課程與工作坊,從根本做起
,對於許多苦悶的男性與家庭或是處於一段關係中的求助者、困擾者們來說,必是一
大福音。看著那些真誠的分享與各自的議題,我的頭腦第一個當下是想著怎辦?能怎
做?但問題不是拿來解決的,問題是拿來被了解的,了解問題,問題就自動解決了,
我彷復看見與聽見未在場者的另一半的心聲被具象化了,我好像遇見了自已的未來版
本與平行的對等的自已的故事,饒富禪趣。

--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胡愛晏
      做妳所熱愛的事情,然後讓別人為此付錢給妳。
                    丹。米爾曼<生命如此富有>p.83

-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