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29日 星期日

問賽道健康之道導讀第一章(十)上與下


問賽道健康之道導讀第一章之十(上)https://pilikang.blogspot.com/2019/09/blog-post_29.htm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dzjzM9AWM0
POLO:「賽斯在講《健康之道》就好像握著手在告訴你,你千萬、一定要相信你自已的身體。你一定會好,不要吃藥,不要治療,真的會好。握著你的手,誠懇地跟你講,我整個讀下來就會覺得他就是在跟你講這件事情。」

POLO:「你在那個臨界點,在想說到底要不要去怎麼樣的時侯,要不要做什麼處理這樣,可是就有點類似說再等一下、再等一下,★再給它多一點信心,就是在那個點。就是在那個點,你在多撐一點。相信它會好。因為你擴大來講,賽斯講一件事情的改變不是透過你的信念改變,而是藉由外力的話,它還是會好。因為你相信嘛!可是你損失的是你創造的能力,你喪失的是這個部分。所以當你去做什麼處理的時侯,你嚴格地講,你是不相信它。或者沒那麼相信它、沒那麼相信它會那麼快。就是這三種。你感冒的時侯,就會發現,你怎麼吃怎麼慢,反正就是拖過,它就是提供一種心理上的滿足,就是我有在做,我有在治療。而那個部分就會讓心情好一點,因為你有事情可以做。可是用賽斯的意思是說你只能有信心這樣,你可能沒有辦法有一個可以實質依附的行動或燒金紙或者作法。可能也沒有藥可以吃,所以不能做什麼。有啦!賽斯有講說你可以自言自語,你會好、你會好。」

POLO:「有二個部分,一個是自我意識對身體的影響,另外一個部分是身體自已的意識,那身體的意識它本來就會盡量保持你自已身體的健康跟安全。所以你相它,就是交給你身體的時侯,就是你的限制性信念不去干擾它,所以你不是沒有做事情,而是交給身體去自我修護,前題是你知道或相信你身體的意識。你本來就是存在豐盛健康,是你自我意識的懷疑也好,或者是限制性信念形成之後的影響,才導致你給身體跟它自已身體意識之間的感知的指令的不同,而影響到它,產生有錯亂的結果。你就用你的自我意識在壓迫它,可是你又不是相信你可以、你可以。」

問賽道健康之道導讀第一章之十(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FxQPueCDqA
POLO:「你不會因為那天員工請假或者你沒有去,你會損失。而是那天客人(人客)就不會去。或者去,可能還要找你賠錢的,他要來補燙的。可是背後有一個概念是說到底事情有這麼爽嗎?有這麼配合得剛剛好嗎?就這句話來講,事情有安排到那麼好嗎?就這句話,回到賽斯的直述的論述叫做一切是最好安排。★可是你怎把這句話放在事前?因為很多人都是事後在講。然後我就會在下面回說最好是啦!可是我們其實可以是事前。當你在兩難的時侯,其實一切萬有(上帝)不會給你兩難。當你今天遇到兩難,那一定是個錯覺。」

POLO:「就算你有意識去公平,也不一定公平啦!我好像要給大家相等地回饋或幹嘛的,而是去考慮到整體,那我為什麼會在這個時侯有這種感覺?因為你看!如果你在更嚴重一點,比如說變成肩膀更痛,跟本不能拿筆,那時侯我們才想說啊不能做這事情。我們不用等到更慘的時侯,才來知道說該休息。那對所謂的對方來講,對學生來講,對什麼來講,就表示他在那個時侯並沒有需要。這裡有個共時性的概念,就像賽斯在講當一個人決定要墮胎的時侯,那個投胎的意識也準備不來了。所以你並沒有壓迫任何意識的問題。可是平常在做事的時侯我們是道德律在控制,應該給學生什麼回饋,我不應該做這種事情,小孩是無辜的。他若是無辜的,他就不會選你了。他要是無辜的,他就不會選你當導師了。所以這種看法需要我們意識到說我想要用舒服的方式去進行,那它應該是對的,對不對?我不一定要進行地辛苦地、壓力地、盡責地,如果我不喜歡的話。那我們就可以設想到涉入這事情的我或學生,他有他相配合的部分。★那從這個角度就變成是我怎麼做,怎麼好。我不是盡量做得好,我用原來傳統的方式也好,做一半也好。完全都變過來的也是好的,我們是在一個變為過程中的好,而不是變成了才變好。那對於涉入以我為主體,旁邊的那些人,那就叫做『他們的命』嘛!可是等到過兩年後,我們教室翻轉過來了,學弟妹就享福了。他們有那個命呀!」

POLO:「你只要沒有刻意地傷害,那你要懶惰地做,也沒有不行。那因為你的懶惰而受害的那些人,叫什麼?他們的命。」

POLO:「我如果接受我什麼時侯做到了,那我是不是時時刻刻都在接納我自已?那你時時刻刻都接納你自已,甚至是自我悅納,你的生活或你的生命怎麼會不好?很難相信嗎?很難相信一切都很順這樣?當然就是說你如果想要再遇到挑戰,也可以呀!可是帶了這樣的概念(一切都很順),你就多了一份清明呀!你就知道這個只是我覺得靈魂過得太無聊了,或者自我過得太順暢。像我之前有舉個例子,今天一群朋友或小朋友在玩,單純喝一杯酒,或拿一個糖果來吃,這樣有什麼好玩?就是要設計一些益智遊戲嘛!可是這種遊戲玩久了,你忘記了,你以為喝啤酒跟吃糖都要這麼搞,一定要玩兩人三腳,一定拼得要死。直接吃不好,一定要經過遊戲競賽。所以變成你現在所謂的障礙,其實是一種遊戲性的方式,可以不這麼搞。」

POLO:「那兩人三腳之後得到的糖,那兩人三腳是故意讓你吃不到糖果的嗎?它是為了增加趣味,對不對?它是有良善意向的。★肩膀酸痛的良善意向是什麼?告訴你要休息?或者提醒你不用達到什麼。你每個當下都達到了。然後你的不達到就是達到跟這些學生配合的命,但是不會因為這樣,你永遠就這樣。你懶得改作業,你不會永遠都懶得改作業。你本來就是生氣勃勃的,當你遇到困難的時侯,就表示那個作法不是這樣。」

POLO:「你相信你的眼睛,當你的眼睛變好了,你心裡所擔心的那件事情,也就會被解決。這邊賽斯談的是說,你用相信的,你去相信你的肉體,它本身可以變好,這個變好會反過來導致你心裡所擔心的層面而建構的實相也會被解決。因為我們之前會比較習慣就是從心靈來解決,對不對?當你的身體在從重大傷害裡面重建或複原的時侯,它同時心靈上也在做統整。」

POLO:「最近那個行天宮不是在說心誠則靈,不用燒香。那就有人講說那連都不要有好了。那像佛教的觀念,那個佛其實也不是要拜那個佛嘛!就是知道你心中有佛,但是有個形象可以依附。因為對我們身在五濁惡世的我們來講,我們是很習慣有具體的啦!可以依附的東西的。所以就某個程度在技巧上,我們給了一個可以依附的、代理的不管是行為或是物品。在方便性上給大家一個東西,當做一個代理性。可是我自已比較反對這種東西,你代理久了,就跟我們剛講說你為了吃那顆糖,你每次都在玩兩人三腳,才去吃到。你為了要有幸福、又有錢、擁有美好健康的生活,你好像要拼得要死,去工作才可以。要對家庭、對誰負責,好像要通過這些考驗才可以,它會變得習慣。雖然說一開始的相信是比較難的,可是如果你沒有去依附那些東西的時侯,你比較不會有後面那些問題。但有時侯就是看你比較認同的方式是什麼?」

POLO:「我希望這樣,但是but?世上最重要的就是那個BUT. 呂秋遠律師最喜歡講人生最重要的就是這個BUT。前面都是廢話啦!像完形治療法就會講說,個案都會很喜歡講說對啦!可是我覺得…。它有一個應對的技巧就是Bullshit,就是諮商師會講狗屎啦!他甚至會講elephant shit,就是他用這種矛盾意象,你後面講得那些都是狗屎啦!這是它那個學派的一個技巧。就像有時侯講說我就是很期待、很相信…相信個頭,你就是不相信呀!」

POLO:「雖然我們本質上是信心、信任對不對?但是在操縱上,有時侯我們在諮商,到底什麼才是對個案(好?)個案要什麼就給他什麼呀!就某個角度來講,你不用超越太多!你超越太多,就是展現你的超能力、高能力而已呀!但是他不能接受的話有什麼屁用?所以有一種講法,是他要什麼就給他什麼。如果你要信心,好像要開始相信,至少他覺得他聽這個信心不錯,可是他覺得信心有虧,有缺,好吧!那就給你個什麼東西。今天有一個人相信這件事情,愈來愈多人建構了這個實相,比如說中醫普遍不太贊成喝冰涼的,那西醫會覺得沒差。西醫是沒有經絡的概念,中醫有。可是兩個都是當初第一建構的人想像出來或者發現,後面的人前撲後繼,開始建構了一個群體對身體認知的實相。那群人就會比較相信,不管是在集體的文化上或潛意識裡面。所以你在台灣,沒有女人生小孩後敢不做月子的,你看在美國,那有人在坐月子?而且冰的大吃特吃。我們受這種建構或這種理論的影響或者相信的人,假設第三派出來叫身心靈學派,你們吃不吃冰?一直吃?就是看那一個比較究竟的問題。可是都是一個趨近。我們去逼近就像是瞎子摸象,你也會發現有人從佛教變基督教,有人從相信中醫到西醫,可是其實也是涉及到信念上的轉變。有人覺得西醫沒有用,然後中醫醫一醫有用。」

POLO:「聚寶盆做為一個身心靈論述,它是存在的。可是做為一個物質實相的具體性,它是不可能的啦!你不可能現在有一個盆子,一百塊丟進去變成滿鍋的。可是一百塊能不能透過各種信念上的變化,然後你產生的行動也好或者是什麼而變成一百萬?這是可行的。可是你要具體地像變魔術這樣滿滿的一百塊,在純然的物質世界是不可能的,但是它可以讓大家感受到這件事情,進入到一種催眠、升起那個信心。就像賽斯講說你不要想說一隻手斷掉會再長回來,這是不可能的。可是很多人都希望這種事情可以發生,就產生很多偽科學。我們還是得要遵守物理性的一些基本定律。」

POLO:「雖然人活在物質實相很需要偽裝實相的依附,可是賽斯在做的事情比較少,就是信心,他也不會跟你說我會派出小賽斯、五鬼賽斯去幫助你清腸道。其實他可以這樣講,跟魯柏說妳那些褥瘡,我就派我的小賽斯幫你清掉。你懂意思嗎?為什麼我會比較那麼不贊成用偽裝性的東西,雖然它可能會比較有用。我們不會寄望賽斯承擔我們的業,改善我們的身體狀況,他最多就是跟魯柏講說要知道我是在這裡的。你有聽過她說不要再講這些了,你直接幫我清一清、用一用?你每次都講說要知道我是在那裡的,然後能量妳可以用。你可以不要再講這些嗎?可是賽斯就是講這些。那你要怎樣讓賽斯資料更貼近他的本意而不是透過象徵性的、太多的行動跟行為,在這個層面上。因為你如果對賽斯的資料不夠了解,然後賽斯說能量在這裡,你可以用。這對一般人跟本沒有用嘛!你是在講什麼小朋友?你又不是觀世音菩薩可以救。」

POLO:「賽斯講說當你覺得累,覺得頭痛的時侯,就不要再去講了,不要再去鞏固它。當你的腳不舒服,或腳怎樣時侯,你就說沒有,這是在練習。隨便你講啦!」

POLO:「★你不會想去求好,你不會想去把一個狀況變好,你不需要把身體變好,然後這其實就是賽斯的陽謀的一部分。他讓你去處理生活、身體上的障礙或狀況,可是他一直在跟你講意識對實相的機制跟變化,到最後其實你是在玩意識。那你對物質實相的變化,你只知道、你只注意到它的變化,而不會執著於它的所謂好或壞,痛苦性自然會降低。因為你沒有那麼強烈地附著在我的身體是這樣、我的病痛是這樣,我的什麼是那樣?我的家庭是這樣。很多已經走過的人跟沒有走過的人就會說,走過的人就會發現說其實你這樣子很好呀!你的生活其實都很好,沒有那麼困難。他沒有走過,他就會覺得你就是沒什麼事,你才會這樣說。可是走過一個成功過程的人說我以前其實也是跟你一樣。所以我們會物質實相的現象,對所謂的好壞,自我沒有受到它的影響跟過往那麼深,自我愈來愈能夠認同跟以內我的角度去思考和感受,到最後就變成是意識的翱遊,而你不那麼在意物質的變換,因為物質實相跟各種實相在內在的次元來講都是偽裝的實相,真正的是你的感受跟你意識的變化。那物質實相,你再怎麼健康 怎麼有錢,到最後是偽裝的,到最後是沒有的。」

POLO:「你對它沒有那麼在意跟聚焦的時侯,它會產生不了作用,你懂嗎?我們身體上的病痛跟生活上的障礙,它其實還是為了去刺激自我。可是當它不能產生作用的時侯,它其實也不必要在那邊。或者它在那邊也對你產生不了影響,很多人殘障還是什麼,可是他還是活得很好。活得比所謂正常人還好。那他那樣到底是怎樣?就沒怎樣呀!對他來講構成不了任何額外的刺激,所以那個實相本身也變得沒那麼重要。所以我才會講說賽斯的觀念裡面,了解自我其實是比創造實相更重要的、比創造美好的實相更重要的。★因為不管怎樣,你只要存在,你就有價值。那實相的好壞,其實還是由你的意識在決定。你能不能透過這個實相對自已有了解?對自已這個經驗有收納起來,被統整。它其實才是更重要的事。」

POLO:你不想創造,你也在創造。但能不能了解就不一定。」     

POLO:「萬般帶不去,只有業隨身,它是一個迷思,你這輩子、你每一個次元,你的存在,你每一個創造其實到最後都是偽造實相,都是會消失的。那『業』轉譯成功課,轉譯成經驗,轉譯成了解也好。重要的是這個。你的意識不會隨著你的實相消失,你的實相不斷在變化、原本聚焦在創造財富、健康,可是這些在你死後,在你意識轉移之後都不復存在,但你的意識還是都會在。所以回到今天一開始講的,實相或障礙或身體的病痛不去管它的話,其實你本來就不用管它,不去管它,有一個緩和,它反而還會跑得比較快,因為你沒有所謂太認真的聚焦、協助它的建構。你聚焦在什麼,就得到什麼。」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