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9日 星期六

問賽道 巴宰海16《當問題浮到意識表面》

https://pilikang.blogspot.tw/2017/09/16.html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4932


polo:「兩個部分可以看嘛!妳覺得妳很煩,那妳做了妳很煩的表達嗎?
那第二個是妳面臨這樣子的實相,對,對方有問題嘛!對不對?那是一
定的,那是他的事情,可是我建構這樣子的實相代表我有什麼樣的信念
?讓這樣的事情一直在發生?對不對?一直讓我概括承受、一直讓我承
擔額外的責任或者是什麼?」

女學員:「對呀!我也覺得這種狀態除非不做啦!不然我也會一直碰到。



polo:「對呀!所以如果要單講過程很簡單呀!為什麼不要辭職嘛!往
那邊走,除非辭職,不然不能改善,對不對?好,那為什麼不辭職?
後面一定有很多事情,對不對?那另一個是說這個實相怎麼會讓我覺得
我不斷創造出我額外承擔的責任也好或者一直被苛求或怎麼樣。如果有
一個人一直處在這個狀態,妳會講他什麼?」

女學員:「鬼打牆。」

polo:「對呀!一定是鬼打牆。」

女學員:「遇到鬼。其實之前還有廠務,這些事情怎麼也打不到我。」

polo:「但是一個一個走,就剩妳嘛!」

女學員:「對呀!只剩我。」

polo:「所以妳會承擔,為什麼妳不走啦?就是表面上當然是人家走了
,妳不走嘛!事務可能會移到妳身上,可是我們可能比較在意的是,
對呀!那妳為什麼不走?其實是因為妳不走才這樣子的,那妳不走的心
態也不是這個行動本身,而是說為什麼不走?」
-----------------------------------------------------

polo:「常常想出國不一定出得了國,但它就是一種對現狀的反應嘛!
像我有一個朋友每次就想到說:『polo,來墾丁!』雖然嘉義離墾丁
已經夠近了,你就會覺只有去墾丁才能放鬆,想像一下,形容那個壓
力圈這麼大,大到拓展到高雄市,你知道嗎?你要是在愛河旁邊還不
行,你還在那個壓力圈。一樣呀!你如果在一個庄頭出什麼事情,你
就一輩子不想要回去那個庄頭嘛!類似呀!雖然是形容,可是某個程
度也有點類似。所以就要講到說我值得更好的,很多人就是怕所謂未
來的不確定性,或是在自已的經驗裡想像不出一個美好的未來,但是
賽斯就說你現在活在這裡就是活在過去與未來,你能夠活在現在就是
表示有一個你可以活在現在之前的過去跟現在之後的未來,所以,意
思是什麼?未來一定有你一個位子,不要跟我講屍體一個也是一個位
子。」

女學員:「就是一個新的…」

polo:「就是一個新的脈絡呀!對呀!所以妳的未來是受到保證的,
你要知道未來是有你的位子的,而且只會更好,那你才會對於現在
的行動是有信任的,那現在的行動的不是信任你的規劃本身,規劃
的本身或行動的本身它只是決定了你體驗的方式,不是在決定你的
結果,決定你的結果是『你相信你有一個未來』,像我剛在比喻說
我從嘉義到台中,我如果確定我要到台中,那今天是坐火車、開車
還是走路,都是不同的體驗嘛!我要快我就坐火車或開車,我要慢
走就是有人騎腳踏車環島,欣賞風景。因為你開那麼快,你也看不
到什麼風景。不一定那個比較好,但就是不同的體驗。決定,只是
決定這個而已呀!決定只是決定路線,它不決定結果。結果早就被
你的信念或意識是確定的。所以你會好命不是因為你沒有辭職才會
好命,你會有錢過日子,你就是會有錢過日子,不是因為你一定要
吃頭路才會有錢過日子,吃頭路只是你可以達到好好過日子的一種
方式。講一個比較誇張的,你要是知道你現在的錢只剩三個月,
你會很怕很怕,但是你如果知道在三月底你會中樂透,這三個月你
就不會想做了啦!」

女學員:「第一個月就辭了。」

polo:「你就不會去賺了,隔天你馬上就去做你想要做的了,因為你的
未來是這種確定的安全感之下,中間就隨你玩了,你知道嗎?你也可以
說現在做得很辛苦,但我要看我能做得有多辛苦?然後兼三份工作。
像我媽就六七十歲了,她說最近都沒辦法睡那麼多,九點睡,二三點就
起來了,我就說那妳就去送報紙呀!」

女學員:「送牛奶也可以。」

polo:「對呀!送牛奶。其實老年人大概睡五六小時就差不多了。」

女學員:「我的睡眠時間很長,我隨時都想睡覺。」

polo:「我的直覺是不要面對這個社會,不要面對這個世界。」

女學員:「對!我中午要睡,然後早早就睡,我朋友就說奇怪,妳怎麼
一天到晚都在睡覺?就很愛睡覺。」

polo:「妳確定妳要繼續聽問賽道下去?」

女學員:「我先不要聽問賽道好了。」

polo:「我們很早就講說接觸polo老師,生命一定會改變,但變好變壞
,我不知道。」

女學員:「就像鬼擋牆。」

polo:「所以我不會說從自我了解的程度來講是不好的啦!當然自我本
身可能就會有滅絕的恐懼嘛!恐慌或驚嚇是很正常的,當然對感覺來
講不好,可是你真會很喜歡昏去就昏去,每次都這個樣子嗎?這樣子你
跟本不知道這輩子你是怎麼昏去的?」

女學員:「對,所以我就覺的說這次的感覺跟以前都不一樣,然後我就
會覺得為什麼會這樣?」

polo:「其實是準備好了,準備要去了解、去看嘛!以前來講就從實相
來詮釋嘛!以前可能沒有那個能耐,可能也還沒有準備好要去了解自已
的狀態,甘脆暫時性的斷電,這樣子比較快啦!這樣子也可以恢復,自
我也不用太多的去思考什麼事情,像我阿媽之前盲腸炎,送去醫院開刀
,那時侯要保證金的6千塊,然後她就說:『6千塊?那不用了,我回去。

』那就好了。一輩子也不曾再發作了,就回去撐嘛!撐到好這樣。真的
呀!拜託,那已經快五十年前了嘛!我阿媽是民國五年生的。」

女學員:「真的有可能耶!」

polo:「那時6千塊很多耶。」

女學員:「不要想沒事,一想就又頭痛。」

polo:「一樣呀!但是因為妳想,妳開始可以有意識去面對,去反思我有

這種狀況,以前沒有辦法,斷線就斷線了,現在有機會反思,當然,反思
的方向是錯的嘛!因為我在想說我快死了,我快死了,對不對?它是讓妳
有意識去說我現在是怎回事。當然,因為可能剛開始,很自然會去想到對
自我的威脅感的那個部分,可是自我的意識的升起,其實是要讓你的自我
去整合生命中的經驗。就像說我們不耐,我們也可以不耐一直想,我們也
可以把它想成不耐也是一種推動力呀!這就是我講的想錯方向的意思。」


---------------------
polo:「受風寒的時侯,流鼻水、打噴嚏,它沒有比較不好,它反而是比
較好啦!因為妳這樣子寒氣才會被排出來嘛!那妳現在一直不可以被面
對的暈眩,現在可以意識到。」

女學員:「可以意識到,而且還去體驗整個過程。」

★polo:「對!現在是說面對是比較困難沒錯,但是妳應該告訴自已,我

如果可以意識到,就表示我已經準備好可以面對了!賽斯的講法是說妳不
會遇到妳不會處理的事情啦!那個時侯可能還不適合妳自已去面對跟處理
,可是這樣現在可以了。所以那個不是什麼問題。人家說不用怕,那是藥
效正在運行,聽懂嗎?妳現在不要再想說那個感覺是錯誤的,是需要被治
療,不管是藥物上或身心靈上的。」

女學員:「就是我只要面對就好。」

polo:「結疤就是快好了,不要再想為什麼結疤?要不然再把它挖到流血
呀?妳要開始轉個方向去看這個現象,而不是把它是出問題。是以前那
樣子才是有問題,或者以前那樣子是因為你還沒有準備好要去面對,但是
身體又在妳的限制性信念之下被弄到一個不可承擔的狀態裡面,它需要重
新再啟動,但是這個過程是它自發的。它也不想讓妳知道,因為它也知道
妳沒有那個屁股,吃那個瀉藥。可是現在已經有那個屁股了。」

★女學員:「妳有能力的時侯,那個狀態才會出來讓妳面對。所以對現在
的妳來講,那個狀態雖然出來了,但是它也代表妳現在是有力量可以去面
對,所以這件事情不會是不好的事情。」

----------------
polo:「為什麼做得這麼不舒服?一直被念到不敢離職的這個行動背後的
信念,所以當妳改變這個信念之後,妳可能就敢離職,那敢離職的心態,
妳可能就敢回應。妳敢回應,不一定是跟他打架、跟他吵架,或許就只
是一個眼神,賽斯講說妳不舒服的時侯不是一定要跟對方打架,但是妳
至少要挑個眉,對不對?妳不能說:『謝謝,你罵的好。』除非妳是有技
巧的要應對他,應付他,要不然妳要表達妳真正的狀態呀!那我們是要去
理解為什麼我們連那個正常的狀態都不能表達,我都不敢表達?它引伸的
後面的限制性信念是什麼?我怕我怎樣的話,就會怎樣?好像這個世界做
了前面一個動作,後面就會毀掉。這就是我們之前在講的,妳今天之所以
會存在,就是未來就有妳一個位子了。可是如果妳沒有這種概念或這種想
法,對未來有一種期盼或信心,妳就會一直在妳的想像,做最壞的思考嘛
!我如果表達了,我一定是跟老板娘吵起來,跟老板娘吵起來,她就會把
我fire,把我fire我就會沒有工作,沒有工作我就會靠我先生,靠我先生
我們就一起流浪,流浪就在地板上乞討這樣,然後最後肉都被狗吃掉。可
是那個是妳去想像最差的結果嘛!然後跟賽斯教的完全相反,賽斯講要去
想就去想最好的結果,我跟她吵完,然後老板娘就突然良心發現了解說是
不是要幫妳買些補品呀?」

女學員:「能不能加薪?」

polo:「想又不會花錢,想這些也不會浪費錢呀!而且還可以流口水。對
不對?做白日夢。」

女學員:「就是太會做白日夢。」

polo:「想又不用錢,光想就爽,若真的有,更爽。那沒有就沒有呀!那
妳覺想壞的,壞的沒先發生,妳就先煩惱起來了。妳未蒙真的其害就先深
受其害了啦!妳一直擔心沒有錢、擔心怎樣的時侯、擔心流落街頭的時侯
,★妳都還沒有發生就在承擔那個結果了。那妳想好的哩?怎麼想怎麼賺
,妳知道嗎?哦!明天中樂透!那沒中就沒中呀!所以爽是不用錢的。」

-----------------

polo:「妳是覺得妳輸了一次會怎樣?」

女學員:「會覺得很怨。」

polo:「然後怨會怎樣?」

女學員:「也不會。」

polo:「怨什麼?我怎會這麼歹命?我跟妳講妳到最後一定都是這個東
西,朱門酒肉臭或是路邊的凍死骨這樣,那有這麼嚴重?所以妳每一
次的輸好像都是在提醒妳我就是歹命人。就是妳說的:『我不相信我有
那麼幸運。』可是妳不願意面對妳認為妳是歹命的這件事情,所以妳
一直要掩蓋它,好像我要迴避所有會提醒我『妳就是歹命』,我看到
我的歹命,我是沒有辦法,我是會崩潰的。所以這部分要處理,第一
個,妳或許沒有那麼歹命;第二個,或許它沒有什麼不可以再被提起的
。像我在另一個團體,有學員提到自已很可憐,那我就說今天我們每
個人來講自已很可憐的部分,看一看,沒有一個是幸福的,你知道嗎?
那大家就平靜多了。你看到那些幸福的也不一定是真的呀!所以,第一
,妳沒那麼歹命;第二,就算歹命,也不是只有妳一個。然後歹命也不
會怎麼樣啦!歹命就是這樣子而已呀!它不是一個過程就是一個狀態
而已呀!」

女學員:「為什麼這麼開心歹命呢?哈~~~」

polo:「好家在也有人比我還歹命呀!哈哈哈~~~。對呀!妳很急於要
逃開那種狀態跟感覺啦!可是妳愈逃,它只是會靠得愈近而已啦!今
天我們就在念那個《心靈的本質》第800節,賽斯就講說妳對個人不管
是社會或現象所遇到的事情,妳不要好像裝作沒看見,說那個不關我
的事,好像逃避就可以了。賽斯說妳愈這樣,妳會跟那個實相愈緊,
妳會看到,那個就是妳本身設定妳已經要看到的,妳看要直接面對還是
要處理?還是要怎麼樣?那就是妳設下的挑戰,妳設的藍圖要來測試妳
自已的反應跟感受或把那個經驗感覺過一次。可是妳一直逃,妳覺得好
像可以不提,然後儘量用贏的方式、儘量碰觸好的、正面的方式迴避我
歹命、我家道中落這件事,但是妳每一次的迴避都是在提醒妳這件事情
啦!★所以很多時侯,我們是在經驗我們沒有經驗的事情,妳的迴避本
身就代表妳一直在經驗,只是沒有被妳看到而已,但是在心裡的隱晦處
,它是一直在經驗、一直在經驗,而且在行動上又變成妳看!妳又不敢
行動。要確定是高富帥、股票要會賺,所以變得沒有一個東西,妳敢確
定,因為妳要怎麼穩贏?妳不可能穩贏的嘛!妳有一個不確定性的因素
存在,妳就不可能有百分之百的預測,妳要怎預測?妳就是要買下去,
才有結果的。因為自我的推理沒辦法推到未來那一刻,它只有在未來發
生的那一刻才能百分之百的確定,可是妳要包贏的就是要百分之百確定
呀!但那是不可能的,因為自我的推理跑不到未來的那個點,只有衝動
跟直覺有辦法,所以妳永遠不可能行動了。所以百分之百完全負責就是
完全逃避啦!所以妳要百分之百,變成妳百分之百不能行動。妳一直處
在一種…」

女學員:「很想行動又不敢行動。」

polo:「進退維谷,妳跟本不知道該如何動!什麼叫做不迴避?就我們
就是二次結婚對不對?我前妻就是討客兄,那就沒辦法。我媽上次就遇
到賽斯妹,她就問賽斯妹說妳怎麼會那麼認真?她就說我就有病呀!妳
懂意思嗎?什麼叫做不迴避?所以妳要逢人就講說我好可憐、我家道中
落、我如何從一個千金變成一個女傭?常常講呀!像我們,妳看前二三
年一直講,現在就不再講了呀!妳有發現這幾年我有講過嗎?沒有嘛!
其實講久了沒差嘛!」

女學員:「其實你講那個前妻討客兄,剛開始我都覺得你也太樂觀了吧?


polo:「講到有同學跟我說老師你不要再講了,就講呀!講久了就習慣了
,習慣就成自然,自然也就不會想講。來,講一次。」

女學員:「我家很窮。」

polo:「講妳家多窮然後在路邊乞討,加油添醋呀!這個行動要做啦!
所以要練習呀!」

女學員:「要怎練習?」

polo:「隨便!看到人就我跟你說,我之前很富裕耶!」

女學員:「好好笑。」

polo:「迴避不是行動本身,而是心態啦!妳的表達可以是一個眼神、
是一個咳嗽。」

女學員:「我覺得是很沉重的負擔,就彷彿妳被貼標籤。」

polo:「那就被貼標籤呀!有什麼關係?」

女學員:「就好像妳已經破產了一樣。」

polo:「那就破產呀!」

女學員:「但是妳破產就不能用好的東西呀!然後我愛幕虛榮,妳們
也知道。」

polo:「為什麼不可以破產又愛慕虛榮?因為妳的行為好像在告訴人家
說:『對不起,我做錯了,我不可以買這麼好。』然後妳說妳值得,妳的
行動跟這句話是相反的,人家說再苦、再省也不能省教育,對不對?那
我再苦,我還是買得起這些好衣服,我覺得穿衣服很重要呀!我覺得吃
好的食物很重要呀!『啊!拜託!妳沒錢還買有機的?』、『我就是喜
歡吃有機的,不可以嗎?』每個人都有他的觀點,可是為什麼他的觀點
會影響我們?因為我們也是這麼想的啦!妳想要,但是妳又不認同,妳
想要買名牌、妳想要穿好的,可是妳又不認同妳自已這樣子做。所以當
對方講的時侯,妳就會跳起來,當然賽斯講說:『一個有自信的人不會每
次刺到他的點,他都會跳起來。』賽斯也不是講說妳都不用生氣,也是
有人很過份,妳也可以反應。他只是說不會每一次!不代表妳每一次生
氣就是妳不對。可是如果每一次人家稍微提到一下就很氣,就要想一下
,自已也是很認同。這部分要切出來講,為什麼我要穿得好或不讓自已
那麼苦?我是真的喜歡,還是我又在迴避我自已的歹命?」

女學員:「不是呀!就我姊送我的穿這樣。」

polo:「我是一定要展現怎麼樣?我好像也不能讓人家發現一點點我可
能會被貼標籤的行動或狀態,對不對?像我們剛結婚不是在山上泡了
一年的咖啡這樣?對呀!那又怎樣?當下的感覺或許不會那麼好,可
是你就是接納,為什麼我們說講久就好了?講就是你邊自我接納,到
最後變自我悅納,一輩子要結二次婚,你有嗎?沒有嘛!連一次都怕
了,還二次哩!對吧?就是你接納,剛開始在社會脈絡你覺得是不好
的,家道中落是不好的,離婚是不好的,你老婆討客兄是不好的,但
是你就慢慢接受、慢慢講,甚至是悅納,還可以自我開玩笑,能對自
已的事情幽默,那才是厲害。」

女學員:「可是那個過程是真的需要學習的。」

polo:「那就要開始嘛!妳要是一直迴避,妳怎開始?但是這些目的都
在於妳接納曾經妳是的妳自已,妳接納妳自已不是因為它是好的,也
不是因為它是壞的,就是因為它是妳自已,妳接受它。不是說不能生氣
,當然可以生氣,可以有妳的感受,可是一直這樣下去有比較好嗎?妳
一直在迴避妳擁有的過去,那是妳的一部分呀!妳怎可能切出去?妳
在心態上一直迴避,好像希望趕快變成一個完美的新家庭還是完全的富
裕狀態,然後那個東西就可以沒有了。那這樣也是妳的空虛呀!妳總有
一部分是空虛的呀!」



















2017年9月8日 星期五

小說《一步之遙》34

先生最近很苦惱一個問題,當老婆的我,點醒他活在當下。
「未來的事未來再煩惱,現在,想想快樂的事。」我說。
「妳不懂啦!我煩惱的頭都痛了。」他說。

「可是對事情有幫助嗎?」我說。
「要不然妳幫得上我嗎?」他說。

「不要局限事情的解法只能有一種。」我說。
「要不然呢!這件事如果沒有解決,東西生產不出來,就完蛋了。」他急道。

「眼前這個當下,你的呼吸如何?」我說。
「我不管這個啦!不要用禪宗、新時代、什麼身心靈的來煩我,沒有用啦!」他說。

「不是沒有用,是你『認為』不符合你的『有用』,不是嗎?」我說。
「要不然呢?我也像妳說的觀想事情成功的畫面,向自已保證目前的現況只是暫時的。」他說。

「可是,你沒有安撫自已的心,你是焦慮的、煩悶的。心情好很重要。」我說。
「這不是妳分享老師提到的賽斯的三管齊下?我怎樣心情好?妳說呀!」他發火。

「害怕的時侯說不要害怕,恐慌的時侯說不要恐慌,還反過要心情好,你覺得是自欺欺人。」我說。
「不是嗎?簡直天方夜譚,強人所難。明明就很擔心,卻要忽視真實的感受,一昧說世界是光明的。」他說。

「接納、接納、再接納,每個面向的自已,每個狀態的自已,每件事,不論好或壞。」我說。
「唉!接納膽小的自已、無能的自已、焦急的自已,這我懂。接納事情的好與壞,難呀!」他說。

「如果只有事情順利才值得被接受,那就是代替上帝管事,認為只有自已定義的好才是好。」我說。
「我懂你們說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可是現在這個當下我就真的看不出來呀!」他說。

「暫時的,以高我的視角,一切都沒問題的。」我說。
「但現在的我,活在物質實相裡,我看不出來那裡沒有問題呀!妳告訴我!」他音量提高了。

「唯一的問題大概就是事情一定要照自已的意思,把心想事成當成交易的目的。」我說。
「誰不會希望一切平安、順利、豐盛、喜悅?」他說。

「對內我來說,一切都只是體驗,你不能要求說我只想體驗富不要貧,只要陽不要陰,只要全不要缺。」我說。
「為什麼不能?創造實相不就是來用在許願豐盛、中樂透、健康、美滿、幸福?」他反諷地說。

「不順利也是順利的一部分,死角或死胡同看似阻撓你,不過從更高的視角來看反而是最快速的捷徑。」我說。
「騙人,那被偷、被搶、被騙、被欺負、被壓迫也是祝福的一種,這不像是自已跳入地獄還說很狂喜的荒謬嗎?」他說。

「經過理解與領悟的才是真實,否則只是空中樓閣,像口香糖式的爽一時的光明標語。念一億遍阿彌陀佛或許有用,但…」我說。
「但什麼?」他問。

「如果念新世代版本的咒語『一切是最好的安排』、『我是豐盛喜悅平安健康』、『我是愛與光』往往只表示一件事。」我說。
「什麼事?」他問。

「你忘了自已的本來面目,只有自認是倒楣的人才祈求要事事如意,只要誤會走出天國流浪的人才一心一意渴望上天堂。」我說。
「所以,我不斷強調我是愛與光、不停念經式地自我催眠有最妙的安排,就只是更加強調了我的不信嗎?」他說。

「對!你有一雙健全的手,你沒事還會祈許自已有第三隻手嗎?不是多此一舉嗎?只有覺得被拋棄的人才會渴求回家。」我說。
「那我們就像Polo老師提到過的本來就是愛與光,跟本不必去強調,送光送愛還不如送便當呢!」他學我說話。

「對,你知道的,只是你一再忘記,遺忘是為了再憶起,假裝迷失是為了重新體驗合一的感覺。沒有下,那來的上?」我說。
「我理智上知道,可是還是會煩,影響到頭痛不已,昨晚甚至胸悶、心悸,整個人快死掉的感覺。」他說。

「一切都會過去的。」我說。
「很想像JOJO冒險野郎裡,神父篇的天堂加速,讓世界極速快轉。真希望我現在就在沒有問題的平行世界。」他說。

「你想到,就在了;你所思即所及。」我說。
「那問題怎麼還是在?」他問。

「你怎知道那是問題?誰定義的?你怎知曉這背後不會有更好的安排?誰限制的?你怎知情明後天過後的進展?誰說不可能的?」我問。
「我總不能放著不管吧?」他問。

「事情遇到了,該如何辦就如何辦,人間有人間的規則。可是你不能打一個三天後經過的獵物。」我說。
「我知道為未來煩惱沒用,但至少可以避免下次再犯?」他說。

「再嚴謹的事先規劃,人算不如天算,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最後,細思極恐地你會一再檢視自已是那裡出了錯?」我說。
「不是嗎?我想到就很累,以後每一步我都要緊盯著有沒有確實接收、有沒有真的傳達?規劃裡有沒有漏洞?責任在誰身上?」他說。

「對!但你又想總不能放任不管,這不是擺爛嗎?」我說。
「我有信任呀!我曾經是這樣子信任呀!結果看如何?我就是太信任人了,然後搞成這樣子,變成我要承擔後果。」他說。

「明天的事留給明天擔憂,活在當下;未來再怎樣避免不想要發生的,該發生的還是會發生,這不是命定論而是說自有安排。」我說。
「那不就是任天擺佈?」他說。

「是臣服還是迫於無奈地任命運操弄,定義的人是你。你也不是太信任才出錯,應該反過來是不夠信任。」我說。
「不夠信任?我就是像妳說的要信任才變這樣子。」他說。

「應該說你相信的是『事情一定會出錯』,哈!莫非定律。」我說。
「每天都這樣過,每次都這樣做,結果我那裡知道偏偏就是那天出了錯?」他說。

「你開始懷疑與擔憂,事情就真的出了錯,雖然在全稱的觀點來說沒有事情是真的出了錯。」我說。
「那我在這件事情裡到底該怎辦?」他反問。

「Polo老師說過事情是拿來了解的,不是拿來解決的。」我說。
「我要了解什麼?我做事不夠嚴密?」他說。

「正因為太嚴密反而更加強了『不如此嚴格控管就會出錯』的先設立場。」我說。
「我也想放鬆、也想信任呀!可是你看這個結果,要叫我怎不學到教訓,下次要一項一項清查?最好有監視器監管。」他說。

「這反而更加深了恐懼感,是基於預防事情可能會出錯的信念,那每一步都要有錄影?隨身檢查有無攜帶?去查碎紙機?每次都搜身?」我問。
「還要派送過重雙重監管,最好是密封蓋印。」他說。

「然後你就會更緊縮了,每天過得膽顫心驚,不用活了,也不用做事了,一步一腳都要費盡心力與注意力,還怎過日子?」我說。
「要不然我該怎麼辦?我到底該怎辦?我煩惱到身體好不舒服,好難受。」他一臉難過。

「問怎麼辦的是頭腦。」我說。
「不要在那邊打高空彈,人活在現實,不要整天靈性來靈性去,對日常生活沒有實際幫助,你跟本沒有提供解決方法。」他說。

「你覺得無濟於事、搔不著邊、完全沒有解決還像是說不知人間疾苦的風涼話?」我問。
「對!就是這種感覺。」他快哭了出來。

「注意自已的呼吸。」我說。
「唉~沒辦法了,反正我想破腦袋也不曉得該怎麼辦,就聽你的吧!」他說。

「眼前這一刻,我還能呼吸。」我說。
「我很緊張。」他說。

「當下這一秒,儘管我是那麼地緊張,我還是能呼吸。」我說
「不!昨晚我頭痛到不行,呼吸快喘不過去。」他說。

「那是昨天了,有三件事不必擔憂,過去的事、未來的事、不能解決的事。」我說。
「過去就過去了,不是很不負責任嗎?」他問。

「一直緬懷過往,就是比較負責嗎?」我說。
「我一直在檢討自已那裡出了錯。」他問。

「真正的負責,是專注在當下的呼吸,活在此時此刻。」我說。
「你們不是說現在能改變過去,未來有千百萬化的可能性?」他問。

「那大前題也是當下即是威力之點,來,這一秒,我是平安的,跟我念。」我說。
「明明就不是,以後的日子不曉得怎麼過。」他問。

「我說這一秒。」我提醒他。
「但是我腦子裡就忍不住想到之後我會死得如何慘烈呀!」他說。

「對未來的負面情境誇大並沒有比較道德,對昔日的無盡追恨也不會讓你比較能脫罪。」我說。
「一直自責的人反而是最容易投射與怪罪他人的人?因為他怎對自已就會怎對他人?」他說。

「表面上看來他把責任扛起來,不停自我檢討,實際上你要求自我有多強烈,你也在暗批他人沒像你一樣負起責任。」我說。
「嗯,我記得你也談過一個嚴以律已的人從來就不會真正的寬以待人。」他說。

「對!不愧是我的寶貝老公。來,深呼吸,下一秒的事下一秒再說,明後天自有明天的擔當,不是不負責,反而這才是真負責。」我說。
「還是會煩憂。」他說。

「正常的,想煩的時侯就煩得夠吧!現在還在煩,就代表煩不夠,『不夠』也會導致『不過』,夠了就過了。」我說。
「我真的覺得夠了,可是怎還沒過?」他說。

「小我覺得夠了,大我不覺得。」我說。
「這很殘忍,我覺得全我任由自我孤苦無依,自生自滅在人世間,祂就高高在上笑看一切,冷漠以對。」他說。

「你知道不是這麼一回事的,只是你在氣頭上。回到呼吸,這一呼一吸間,就是內我至高無上的愛,就是你的本質。」我說。
「這對事情沒有幫助呀!哦!難道我像你說的注意呼吸,帳單就不必繳?我的體重就會減輕?我一直在找的東西就會跑出來?」他說。

「當你真的活在當下,當你專注在眼前這一分一秒,我的身體是否放鬆?我是飽受祝福的,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反而幫上忙。」我提點他。
「我一直念我是受恩寵的,難道我入場就不用買票?吃麵時就不用結帳?搭車就可以不刷卡?」他冷嘲熱諷。

「人間事自有人間規則,該怎做就怎做。身心靈不是與物質生活脫勾,而是在日常百態裡,活在當下,你也只能如此。」我說。
「但我是凡人呀!我不是大師、不是飛來飛去的天使,我需要方法呀!」他說。

「頭腦需要,自我需要以為他在掌握龍頭、控制方向盤,儘管引擊與導航來自高我,但真的需要方法,呼吸在當下,這就是了。」我說。
「我不信,呼吸就有用。」他說。

「呼吸沒用,下一秒你可能就送醫了。」我說。
「光呼吸就會飽嗎?」他說。

「不呼吸,還能辦事嗎?」我說。
「我還是不信。」他說。

「欣賞自已用了多大的力道在『不信』這上面,為自已嘉獎。」我說。
「老婆,妳在說反話,妳在笑我。」他說。

「不!你知道不是這樣子的,是你內在批判自已。重點是,為什麼要抓著這信念不放?」我說。
「什麼信念?」他說。

「我一定要費盡心力操煩才有用的信念。」我說。
「我只是不曉得要怎承擔這件事。」他說。

「求神拜佛,拿水果交換,或是用吃素來許願,以發善心做善事當交易條件好了。」我這次是真的在反諷。
「好啦!好啦!我注意呼吸,然後呢?」他說。

「當下這一刻,我是能呼吸的。」我說。
「當下這一刻,我是能呼吸的。」他將注意回到了自已的身上。

「我還在呼吸,我在一呼一吸間,感受身體的愛,我本來就是深受恩寵的。」我說。
「可是,事情發展成這個樣子,那來的恩寵?」他又納悶。

「問問題很好,總比忍住不問的好,可是你永遠不會滿足,因為你仍在找尋證據,這就是問題所在!」我說。
「啊!你說我會找不到,就是因為我一直在拼命找?」他若有所思。

「對!你太努力找了,想找證明,想找出答案,想找出到底在那裡,你是這麼地以為你沒有所以你才找不著。」我說。
「就真的沒有呀!不是嗎?難道我要睜眼說瞎話?我總不能裝成我有一千萬,然後不用找,就在銀行裡吧?」他又陷入僵局。

「找,是因為你已預設不見了。」我說。
「這不是事實嗎?何況不是上帝說敲門,門就為你開,只要你祈禱,一定會聽見。」他想到這點。

「你在找尋應驗的證明,但又在雞鳴之前三次否認,只要不是分開紅海的奇蹟,你就拒絕相信這就是答案、就是那道門。」我說。
「我推不開《獵人》裡那一道又一道的試驗之門,儘管我只能專注在此時此刻經過的獵物,我還是感到無能為力與驚慌失措。」他說。

「一直向外找證明,就是不相信。巴夏說過:『境遇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存在狀態。』你愈找,反而找不到,不找,反而出來了。」我說。
「好,我試過不想,不找,但也沒出現呀!」他納悶。

「因為你不是真的相信與放鬆,你是有條件的臣服,有點像迫於無奈地去試,你的存在狀態是憂愁的,『找』的心態是焦慮的。」我說。
「我不能不急呀!」他愈來愈急。

「急有用嗎?」我說。
「急沒用嗎?」他問。

「急就有用嗎?」我像是《齊天大聖西遊記》電影裡菩堤老祖化為葡萄的劉鎮偉不斷提問「愛一個人需要理由嗎?」
「不急就有用嗎?」他不死心地再問。

「你那麼急,然後呢?有用嗎?」我說。
「我試過不急,也沒用,這讓我更急了。」他說。

「再急一點,試試有用嗎?」我說。
「夠了!我真的很急了,不用再急了。」他說。

「還不夠放鬆,還不能放鬆,也許是還不夠用力,只有體驗到一直撞牆,撞的是牆時才會心甘情願轉身向門走去,轉動門把。」我說。
「你是說我苦吃得不夠?」他說。

「以前你練國術時,師兄們不是都會把你們反覆操練到無力時,你們的筋才能真正鬆開?因為你沒力,你是真的不再用力了,也無力可用。」我說。
「所以我要更費力一點,才能不費力?不是說能不費力都是夠努力而來的?要很努力才行?」他說。

「直到用盡一切方法,直至使出所有力氣的徒勞無功,人們才死心地甘願不再那麼用力,因為想破頭,不再找方法,反而露出一線生機。」我說。
「好,我聽你的,專注在眼前這一刻,深呼吸,然後呢?」他問。

「跟隨衝動,相信內在會指引,該怎辦就怎辦,就是同時性,該知道時自然會知道,屆時就知道,現在不知道,是因為不需要。」我說。
「我需要知道怎辦呀!怎會不需要?」他又問。

「時機未到。」我說。
「怎會時機未到?時間很緊迫了,大家都在催呀!」他再問。

「你心裡想:『難道要等到火燒屁股才算數?』,你想問什麼時刻才是?」我說。
「對!」他說。

「哈!天機不可洩露就是這樣,同步性自有安排。你是不是覺得自已做得不夠好?你很差勁?」我說。
「對!要不然怎會呈現如此的畫面?」他問。

「倒因為果,是先自認如此才顯現這樣的實相,你永遠可以嫌自已不好,做得不夠多。」我說。
「可是事實就是事實呀!不以成敗論英雄的話,世上就不會有那麼多制度、考試、獎牌和需要證明了。」他說。

「證據會說話,是建立在你認為只有證明達到的人才有話語權,所以你一直找,是基於你認為你沒有的前題,也才找不到。」我說。
「我愈找,愈找不到,我不找,還是找不到呀!到底要怎樣才找得到?我很需要呀!」他說。

「賽斯說:『證明的事留給比較差的人去做。』你找不到就證明你比較差嗎?你的努力就全盤被否定了嗎?」我問。
「事實如此。」他說。

「沒有鐵一般的事實,只有誰看到眼前的馬克杯,萬種觀點就有萬種杯子版本。」我說。
「妳說的我都懂,儘管如此,我還是很害怕,這件事件,我到底要學到什麼?放鬆嗎?我學到了,可以快點過關了嗎?」他說。

「這樣真的有放鬆嗎?你自已心裡最清楚。」我說。
「要學到信任嗎?我還不夠信任嗎?就是太信任才會出事。」他說。

「這件事讓你對一切都需要在掌控之中更加確信的話,那就會再顯現出下一次你再怎樣控管也出事的事件來。」我說。
「為什麼?」他不解。

「因為你覺得一切都要掌握之間,那存有就讓你體會失控的感覺,上帝說你要管,就全讓你管,你不管,就由一切萬有來管。」我說。
「那我要到底怎麼做?快點告訴我怎麼辦呀!」他說。

「我說了,你一再地問,卻沒有聽進去,聽了卻沒有消化,消化卻沒有真正想付諸行動。」我說。
「為什麼會這樣?」他察覺到了一再詢問相同的問題。

「你還是懷疑活在當下有個屁用?光呼吸空氣就好?又不是當神?」我說。
「哈!妳怎會知道?」他笑問。

「去做就對了,甚至,做也不必,證明也不必,『存在」就對了,去『是』就是了,如此而已,簡單而深厚的信心,別無它法。」我說。
「好吧!我試試,也只能如此,也沒辦法了。對了,是什麼?」他又忘了。

「你會一再地問,一再地忘了,一再地想找方法,想找證明,直到你真正願意放下與臣服。」我說。
「不管不行,事情不會自已做,碗不會有人洗,衣服不會有人收,工作不會自動完成呀!」他怒問。

「這就是問題所在,你那麼用力與努力,去找、去做,想證明什麼?自已很勤勞?很有用?值得存在?不會犯錯?」我說。
「可能吧!」他低下了頭。

「愈找愈找不到,愈想在外在看見證明,愈是相信自已的無力回天。愈苦尋改變的證據,就是本末倒置,不信任事情的運作。」我說。
「觀照呼吸就有用?」他一說出口就笑了,這問題好像問過了。

「一呼一吸間,內我會給你指引的,跟隨衝動,衝動就是內我最好的評估,時侯到了就自動會知道該怎做。」我說。
「可是…」他又想問。

「沒有可是,說了可是就是全盤否認之前說過的,一切又重頭了。」我笑罵。
「對喔!哈!那我想想該怎做?」他說。

「小我能想到最好的狀況也是高我最低的版本,《與神對話》裡就有提到,那何不放手任神行?」我說。
「唉,不是我不想,只是那很不負責任。」他說。

「自已一肩承擔看來很有骨氣,骨子裡是最自私和妄為的,因為你凌駕了全宇宙,不讓人幫,不讓神進入。」我說。
「我沒有呀!」他說。

「禪宗也說過裝滿水的杯子的公案。」我說。
「好,我肚子餓了,就到這邊吧!」他說。

「對!這也是身體的訊息,記得別太用力,又把蛋打破。」我說。
「你這不是用以前的經驗來定義現在的我?哈!」他說。

「對呀!每一刻都是全新的,每一個當下的你都是截然不同的。」我微笑。
「吃飯了,該吃飯時就吃飯吧!」他也笑了。


























2017年9月6日 星期三

[情報] 教育論壇-我要去哪裡?(有馬雅人!)

作者: yahootony (唬泥) 看板: Taipei
標題: [情報] 教育論壇-我要去哪裡?(有馬雅人!)
時間: Wed Sep 6 22:06:27 2017


【職職走2.0青年向前行】教育論壇-我要去哪裡?

報名傳送門:https://goo.gl/V7KCYp

升學主義猖獗的時代,成績幾乎成了學涯規劃的唯一指標,也因此往往讓學子們產生迷惘
:「這是我想學的嗎?」、「這真的是我要的嗎?」、「我畢業後要做什麼?」、「我要
去哪裡?」,這些疑問總是不斷地跳出,困擾著這學子們,讓人懷疑究竟教育的本質到底
是什麼?

因此 <職職走2.0-青年向前行> 第三場論壇- <我要去哪裡>,有別於前兩場探討技職教
育與創新實作,將邀請深耕教育的學者、教師、青年,從「教育本質」層面從國小到大專
院校個教育層級進行全方位分享,並於分享會後進行QA對談,期望能讓與會者從中找到方
向,一同為台灣教育發想未來。

【職職走2.0青年向前行】教育論壇-我要去哪裡?

時間:2017/9/23(六)13:00-17:00
地址:集思台大會議中心 柏拉圖廳 (台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四段85號)

活動名額:120人(額滿為止)

講師陣容:

無界塾 國中 老師-蔡佾霖(馬雅國駐臺辦事處、PTT馬雅人)
《職人》SHOKUZiNE 共同創辦人-石展丞
重量級神秘嘉賓-敬請期待!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8.150.9.233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Taipei/M.1504706791.A.8A3.html

[新聞] 印鐵路安全對策滯後 引進新幹線課題重重

作者: ted5566 (ted) 看板: Railway
標題: [新聞] 印鐵路安全對策滯後 引進新幹線課題重重
時間: Wed Sep 6 21:48:21 2017

https://tchina.kyodonews.net/news/2017/09/6a44008794f1--.html

【共同社卡陶利9月6日電】在引進日本新幹線方式,推進本國首個高速鐵路計劃的印度,認為現有鐵路安全對策滯後的批評之聲高漲。鐵路設備老化和維修保養不佳導致的事故多有發生。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計劃9月中旬出訪印度,出席連接西部商業城市孟買和艾哈邁達巴德之間約500公里長的高速鐵路開工儀式,相關事宜正在協調之中,但課題堆積如山。

北方邦卡陶利鎮位於首都新德里以北,乘汽車需要3小時左右。當地8月19日發生了列車脫軌事故,導致20多人遇難。在事故發生兩天後的現場,破損車輛被放置在鐵軌旁,列車零部件和疑似乘客之物的拖鞋散落地面。

「我幫忙搬運了被截斷的遺體。事故太恐怖了,我基本無法入睡」,住在現場附近的28歲居民神情疲憊地說道。該人厲聲斥責說:「政府做錯了。比起高速鐵路來,更應該強化現有鐵路的安全。」

認為事故是因為列車未減速就進入了施工區間的看法佔據強勢,當地媒體報導稱施工信息未在列車司機間共享。報業巨頭《印度斯坦時報》稱之為「人禍」。

印度鐵道部表示,該國鐵路總長超過6.6萬公里,規模之大在全球屈指可數。不過列車事故也接連不斷,《印度斯坦時報》稱過去10年內列車脫軌事故死亡人數達458人。包括橫穿鐵軌事故在內,與鐵路相關的死亡人數據稱每年有2萬人。

雖然鐵道當局創建了1萬億印度盧比(約合人民幣1020億元)的基金,致力於安全對策,但具體成果還是未知數。曾在事故現場附近修補鐵軌的男性略顯憤怒地說:「負責人和操作工疏於檢修,當局也一貫視而不見。如果風氣不改變,事故還會發生。」

在附近車站候車的24歲家庭主婦表示:「即使害怕,但沒有其他交通工具,也是毫無辦法。我打算祈禱神明之後再乘車。」(完)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9.10.44.112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Railway/M.1504705704.A.BA9.html

[情報] 東芝第五屆線上微電影比賽徵件9/15截止

作者: tze1969 (blacktze) 看板: Scenarist
標題: [情報] 東芝第五屆線上微電影比賽徵件9/15截止
時間: Thu Aug 24 10:48:35 2017

東芝第五屆幸福影展 微電影徵件 總獎金12萬

幸福可以用甚麼樣貌呈現呢?以微電影的方式,記錄下幸福的每一刻,把最感動的當下,
當成最珍貴的收藏。

第五屆幸福影展『幸福不一樣』線上徵件正式開跑,總獎金高達12萬,不分國籍,無論是
用手機或是攝影機拍攝皆可參賽,只要將您的作品上傳至YOUTUBE頻道並填寫線上報名系
統即可參加,詳情請上http://toshiba-filmfestival.com網站參考

東芝邀請您一起珍藏幸福時光

★【獎項內容】
首獎:TOSHIBA硬碟乙台及新台幣8萬元(一名)
二獎TOSHIBA硬碟乙台及新台幣3萬元(一名)
三獎TOSHIBA硬碟乙台及新台幣1萬元(一名)
最佳人氣獎TOSHIBA Canvio Connect II (V8) 2TB (一名)
特別貢獻獎(有參與投票的網友)TOSHIBA Canvio Connect II (V8) 1TB (一名)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36.194.236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Scenarist/M.1503542917.A.474.html

星禮程會員綠/金星級專屬 - 新品飲料嘗鮮優惠

星禮程會員綠/金星級專屬 - 新品飲料嘗鮮優惠
http://www.starbucks.com.tw/stores/allevent/show.jspx?n=942

活動日期:2017/9/6(三)~2017/9/12(二)

2017/9/6(三)~2017/9/12(二)活動期間,綠/金星級星禮程會員持帳號中任一隨行卡或APP
行動支付,點購大杯 葡萄蘆薈洋甘菊茶瓦納 或 檸檬柚子抹茶茶瓦納,可免費升級為特
大杯!

注意事項:
1.此回饋將自動記錄於您的星禮程帳號中,請自行登入統一星巴克企網或APP查詢。
2.此優惠於活動期間不限使用次數。
3.折扣、優惠、兌換星禮程回饋與優惠、各行銷活動恕不合併使用,優惠品項依各門市現
  貨為準,售完為止。
4.本公司保留活動變更及調整之權利,如有變動請以統一星巴克企業網站公告為主。
5.本活動僅限台灣地區,詳情請至統一星巴克企業網站瀏覽www.starbucks.com.tw

[新聞] 跳樓北一女學生從小教育扎實 父母高學歷



跳樓北一女學生從小教育扎實 父母高學歷當醫生

https://udn.com/news/story/7320/2685747
聯合

新北市永和區永和路某大樓,今早驚傳一名15歲北一女新生穿著制
服跳樓身亡悲劇,據了解,女學生父母都是高學歷,兩人都念醫大
,父親建中畢業,在苗栗開業,母親同是北一女,夫婦倆育有 2女
,從小就讓她們受扎實教育,女兒小學五年級時,全家一起看電影
,還會交心得報告,就連母親節卡片上,都寫著關於段考、課業等
相關字句。

幾年前,死者母親曾在臉書上寫著,小女兒說,「你今天沒有對我
大吼大叫。」述說連女兒都發現她的改變,她解釋有刻意用溫柔語
氣對待孩子,期許自己要從好好說話開始當一個好母親。

母親向警方透露,死者小女兒生前壓力大,曾說過活著這世上好累
,很不想長大等負面想法。據悉,女學生就讀北市明星國中,成績
優異,本因不想太競爭想讀師大附中,但父母要她念北一女,未料
剛開學5天就發生噩耗。

女學生墜樓時,在附近執勤的交通警察依稀聽到「碰」一聲,靠近
一看有人臥倒在地,原以為是車禍,趕緊報案,救護人員到場時她
已無生命徵象,送醫仍不治。她在自家頂樓處留下自己的書包,並
在旁放了一個信封袋,上頭寫著「不用找我了,那就是我。」裡頭
則無書信。

警方調查,女學生母親說,今早女兒一如前幾日起床準備上學,絲
毫看不出異狀,上午近 8時,大樓警衛通知,有警方找上門,說女
兒出事了,她下樓一看,發現地上血跡,以為是發生車禍,到了醫
院才知女兒跳樓。

[新聞] 《 老師,你會不會回來?》 9日南投首映


自由時報

《 老師,你會不會回來?》 9日南投首映會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2185268

內文:

〔記者張協昇/南投報導〕由真人真事暢銷小說改編的同名電影《 老師,你會不會回來
?》,9日將在南投縣文化局演藝廳舉辦首映會,招待協拍人員觀賞,屆時包括故事中的
主人翁王政忠老師及電影男、女主角是元介、夏于喬都將出席。

《 老師,你會不會回來?》是描述曾獲師鐸獎的南投縣中寮鄉爽文國中教導主任王政忠
老師,當年從高雄師範大學畢業後,因公費實習分發至偏僻的爽文國中教書,看到偏鄉教
育資源嚴重匱乏,一度想落跑,卻因921大地震,讓他決定留下來,成功在偏鄉翻轉教學
的感人故事。

由於該片去年6月開鏡後,大都在南投縣取景,當時南投縣政府動員不少人、物力資源協
助拍片,包括縣長林明溱與副縣長陳正昇都客串演出,因此,電影公司9日下午將於在南
投縣文化局演藝廳舉首映會,招待協拍人員先睹為快,該片也預計9月29日正式上映。

----------------------------------------------------------------------------


小說《一步之遙》33

找了老半天的東西,究竟是不翼而飛或是隱藏在神秘的五次元角落?
是借物的小人族忘了歸或是內我來考驗耐心與細心?
此時,推給平行時空是否太過矯情?
看著它,心裡急,想要它快點出現。
用盡所有力氣,找盡所有方法,看遍所有角落。
問了很多人,做了很多努力,沒有出現。那是否要設想最糟的情況?
是否這是不適宜追問為何發生如此事件的時機?
回過頭來,這是一個信心點,測試巴夏所說的「境遇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存在狀態」,這是Polo老師引述過的「境隨心轉」,回想每一次的難題,沒有一次是沒渡過的。

從來沒有,或許當時不以為樂,或自認不是順利解決,但沒有一次,連一次也沒有,是一直糾結到現在的,從來都沒有,現在就是答案,此時此刻就是證據,否則,若是說謊,那實相為大,照理說那曾經困擾的問題,或沒解決的事件不就應該持續在現在這個當下引爆嗎?但,並沒有,也沒有成為慢性病般揮之不去。如此說來,不就不證自明?在在說明了神奇之道,事情一定會解決,而且還是自動解決。沒有一次,那怕一次也好,都找不到反證。只會愈來愈順利,這是鐵一般的事實,除非我否認。

於是乎,這次也一樣,它必定打開新的觀點,給予新的禮物,發掘從前不曾到達的新境界,打開眼界。它是為了祝福我而來的,不是詛咒,也不是要為明天擔憂。賽斯說明天自有明天的事,專注在當下就是威力之點。是的,那這個時間點,沒有生死交關,沒有危機現臨,沒有非得在命懸一線之際立刻反應,若有,那也交給同步性,屆時該怎辦就怎辦。不必杞人憂天,到時就知道答案。現在不知道,僅僅代表高我認為此時不需要,該知之時必會知,此時不知,乃時侯未到。所以,觀照當下,觀照內我,心順,境就順。它會出來的,時機到了,你不找,你愈不急(但這非條件式交換或詭辯般的預設立場),它就愈快出來。

總是會有辦法的,總是會有的。明天總是會更好的,一定的。

前集連載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post/43718167


2017年9月5日 星期二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