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1日 星期五

[徵文] 女性性板印象深刻文-無性生活、無性婚姻

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feminine_sex
標題: [徵文] 女性性板印象深刻文-無性生活、無性婚姻
時間: Sat Sep 12 00:28:43 2015

烏青體《亞佛斯德原則》

「妳若能在他人心中激起急切需求,導引它
妳便無往不勝,然而

是誰歌唱著妳想要的卻不能夠給
他能給的卻又不是妳所能想要的
富翁施善是緩不濟急或本末倒置
給錯了高貴的音樂不如生理需求

彼此像螃蟹效應互相拉扯靈魂
在無性的生活裡 証書一紙恍如漫才鬧劇
用盡歐弗斯托原則無法說服床頭就讓他不反對
活寡般的有苦難言 尼倫伯格法則何曾性愛雙贏
丈夫以奧卡姆剃刀回敬如無必要勿自尋煩惱
墨非定律般的懷疑充斥在妻子無聲迴廊問號中
還是阿羅不可能定理世上無皆大歡喜的性福函數

婚姻中的藍柏格看似必要的危機感卻像極冷暴力
他人眼中幸福的最高氣溫效應假象活吞黃蓮
情場職場球場戰場詹森效應無限放大不性福困境
怎不見顛倒的雷尼爾效應為美好景色而犧牲?
求助吉德林法則宣稱認清問題就能解決問題
是否如氨基酸組合缺一不可,一即一切?

親人友人專家前輩勉強以管理學第四原理和諧搪塞
三百壯士二九壯年一人如海因里希重亡
走入霍布森選擇之前誰來告訴此題難解?
情慾如海潮效應卻吸引不了合法另一半
尋找德西過度理由停留在工作體力表面原因
古德定律不成功的溝通在狠狠拒絕後打住
勉強用貝爾效應想像性愛合譜的光景

擅用古德曼的沉默卻更見溝通位差
格雷欣法則留下明明能用的良器束之高閣
弗洛斯特的明確界線活生生成為同床異夢
義務變成狄倫多的面子還是德西效應的嘲諷
求歡險成不堪的等待效應不見杜嘉法則的有求必應
總是想起安泰效應魚水交歡那魚無水,不成魚

迪斯忠告過一天算一天竟無人垂憐杜利奧失去熱忱
應付式的夜裡是從未真正完成的蔡戈尼記憶
勸自已勿如波特定律苦盯親蜜伴侶失誤
男女關係不求如彼得斯定律追求最後1%完整性
像白德巴管住舌頭是最好的美德
別如布利丹困境在分與合間觸礁

誰能了解內心呼喊阿爾巴德滿足了需求就成功了全部?
阿倫森漸漸失去所剩無幾的支持力
不值得定律荒立地飛梭在閨房上空笑謔耗時費力
張愛玲通往女人心路何時重拾布朗定律鑰匙?
一互找到打開心鎖之鑰從今而後不再任性般拆屋定理
以人為鏡通遇重大事件學會面對自已的巴納姆定論萬解」


那些最真誠的渴望,看似無解的進退維谷。在兩性關係中,在婚前婚後裡,無性生活到
無性婚姻是女性性板裡不少見的大哉問。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所有的對策脫離不了後繼無
力的無奈感。思索女性主體在婚前交往及婚約脈絡下,不願配合或改進的對方,用盡方
法與努力無效的無力感,還能有什麼選擇?還能有什麼主導權?

一輩子像是千萬年,說不出口的僵化地獄,在傳統年代被去性化、無視化的孕育載具是
不能大談性自主或享受的。彷彿貞節牌坊是無上嘉賞,瓊瑤戲劇裡似乎記得一幕婆婆丟
下一堆要媳婦分類的豆子。用肉體上的疲累淡化夜裡想太多的性需求、性寂寞。我總期
盼著諸如此類的戲碼只是誇張的浮寫卻掩飾不了歷史洪流中大大小小的可能性。到了現
代,科技發達、資訊流通、觀念「看似」進步,類似的問題可曾迎刃而解?一不小心忘
了匿名就會招來副作用,那怕父權社會的男性發言個體被苛責度多輕微卻一再突顯「女
者」不得不自我保護的尬尷。

自豪式的文字誇飾以性霸權、性欺凌之流此起彼出,女生、女友、女人、婦女的難言之
隱只能一再退縮到替代機制中。「他者」的自薦或主持人式的「下一位~~~」(換湯不
換藥之嫌或最大禁忌?)建言,抓不到核心與重點,隔靴搔癢。也許我關心著這些個案
是某種程度的自我鏡射,外面沒有別人。試著穿進那人的鞋,設身處地是否就能真真切
切感身受?或許每個人的故事都是不可取代的,也從來就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真正完全
體會對方的感受。所謂的同理心不過是逼近極大值或是鄉愿式的自欺欺人?儘管如此,
能願意極其真誠、用盡心力去嘗試接近曲線的最大值,那怕是無限大的終點。那像是一
邊行走,一邊同時創造自已的事件宇宙,沒有兩端的端點或界線,更無臨界點。只有氣
泡式的包圍視野,同時前進同時創造邊界,只是自以為到了一切萬有的盡頭。

除了簽下另一紙協議,各分東西或在彼此糾纏的關係中忍辱負重般得過且過?還可以有
些什麼破解之道?玩具終究是代替性的工具,人與人之間的溫暖那真實的擁抱是絕非抱
枕或玩偶可全面替代。籃球經典裡的「左手只是輔助」在性嬉戲、性取悅的代理性器具
或可通用,不是不好也不是不能用,始終無法捨本逐末、本末倒置、喧賓奪主。這代理
性儀式與儀具是拿來相輔相成、相得益彰的綠葉配角。若不是以人為主角,豈非為物所
役?當然,在時空限制等因素下,是不傷人又非不法的替代物。只是不願輕易放棄地想
更追索開鎖金密,到底什麼是性失調、性不和的良方?一場雙人舞、一部合音、一曲雙
人彈奏,在有後代、有長輩認可、有車有房、有經濟力、有大致可以的個性等正面元素
下,退出或忍耐?麻木自已或強烈抗議?還能有什麼選擇?還能有什麼改變?到底以意
志力渡過一生是課題還是勇敢走出才是最後任務?下一個萬一不會更好的疑懼或者是假
如是自已不夠好的原因呢?種種自我質疑,在對父母難以啟齒、親友團幫不上忙、旁觀
者愈忙愈忙情況下,威脅利誘伴侶一同諮商呢?好說歹說不斷溝通之後呢?

不是不可行就是行之無效的頹廢無助感油然而升時,她們在漫漫長夜如何自處?說「要
」和說「不」,到頭來會不會一樣困難?尤其是在另一半不配合或不肯溝通的情形之下
,沒有著力點或情況不見改變。因為小孩、因為年紀、因為他人眼光、因為經濟、因為
出路等情況下不得不刪去「斷捨離」的選項。是否只能消滅七情六欲般的進入行屍走肉
階段?但,人終非無情,何況逃避與忽視問題並不會讓困境自動消失。愈是不面對愈是
重複出現,課題就是這樣。還能怎麼做?該怎麼辦?是讀取此類文章最令人揪心的關鍵
點所在。每個女人都如「是愛神、美神,同時又是執掌生育與航海的女神」-維納斯,
我始終懷疑佛經轉女成男將女身視為必須還債般的載體是出自後人操作,那怕再名正言
順的正當理由,都暗示著「不值、不好、不輕鬆」的譴責。念佛、抄經、修行若將下輩
子投胎男身當成福報,怎會毫無差別心?在太一無限造物主的眼中,靈魂非男非女、亦
男亦女,超越這兩者之別。當代女性運動對婚姻、婦權、女性性自主、職場、權利等議
題多多少少有涉獵,對於無性生活是否會陷入傳統的壓抑、忽略、無視、冷處理等窠臼
中呢?如果性權利、性自主、性享受就千篇一律被劃上污名化的等號,追求開放的更被
視為妖魔鬼怪,不論也不想聽其背後的理由與條件。

兩性平權始終不能脫離身心靈三位一體,拋棄「性」的層次不會上昇只是跌得更深。單
單專注在任一層面與其說是分心不如說是種遺憾,那是種局部、局限性的自我限制。沒
有全然與全方位的投入和行動,跟只偏執於任一面向都是種極端。重點是整合與昇華從
來就不會跳過海底輪或者輕視、視而不見情慾需求而能成功的。拋開與刻意隔離的一部
分變成芒刺在背的千萬重擔。根本之道,人人都從內在層面的自我調和,男性從融合與
尊重內在的女性能量開始學習,女性借由正視體內的雄性能量激發女力、借力使力。兩
者宛如太極圖譜,黑中有白、白中有黑、陰陽交融。除了宣揚男女平等、相互尊重之外
,女性的課題比起從前有過之而無不及。不結婚就被視為異類、不將就就被當成眼光高
,「不幸地」身材面貌姣好就被看成單身公害。一個可以養活自已的獨立個體,不是不
能走入婚姻,只是為何變成唯一被公然祝福的選項?有沒有說「不」的理由?在享受情
愛的背後無形壓力是未婚生子或進入婚姻未生兒子,原是喜悅與榮輝的孕育生命,卻加
諸眾多期待和隱形鎖鍊。那應該是成為一種彈性與自由而非安排好的女性歷程,非完成
不可。可以選擇、可以進入、但應該也可以說不,只有一條路的路,跟沒有路差不多。
進到眾所期盼的「命定歸宿」中,顯而易見的缺點或非法可以以離婚收場,但人人稱羨
的「完美婚姻」,在幾乎無性(或不和諧)的唯一敗筆處該何去何從?倘若非法院公証的
不能人道或是只是次數與品質上的缺憾,溝通無效惹來精神上的「冷暴力」,無處發怨
言的幽微心思,為人女、為人妻、為人母的女性,該如何為自已的心聲發聲?

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責怪婚前不認清或自找的,無異是雪上加霜,對事情沒有幫助
。替代工具或轉移注意力,始終像是摸不著邊的漫遊或是鴕鳥般企望煙消雲散。事實上
課題一直在,假如下一個依然如此,那究竟結終這一切的解鈴是什麼?我認為,回歸內
在的靜心雖看來像是老生常談,卻是屢試不爽的萬用鑰匙。認識自已,了解自已,喜愛
自已,觀照自已,是這一切的答案。這萬靈丹真的要從自已出發,既不違法又不會踏及
衛道人士的道德底線或惹來好事者的哇哇大叫,那不像是解一時渴的可樂(通常還不太
達到功能)般小玩物,也不像是淪為空想的自我安慰(某種程度上更顯得疏離與空虛)。
珍惜自已,疼愛自已,帶出自已女性的陰柔光譜,接納那寶貴的母性能量,連結大地之
母的呼吸,行住坐臥見活出愛、見証愛、充滿愛。從來沒有一半吸引圓這回事,兩個同
心圓是建立在彼此各自完滿的前題,也沒有一半互補一半才成一圓。圓滿在自已,外面
沒有別人,有也是自已的投射,每個人都是翻版或平行的自已。圓映証著圓,圓滿帶來
圓滿,心心相惜、交會知惜。

把這股愛的能量帶給自已,愈是想要他人的疼惜,愈是得不到對方的疼愛,就愈加証明
要先回到自已身上。每個別人都是自已,親蜜關係是最好的修行,大隱隱於市也代表真
正的修道從不在隱居深山、離群索居而是茶米油鹽醬醋之中。那個人,映照了自已最不
願面對的真相,因為太黑、太難受、太不願意承認,所以這不接受、不肯接納的部分拋
出變成「他者」。既然不是我,那就是別人。一定不是我,所以是別人。我不會這樣,
所以是外面的人。事實上,外子或內子的冷漠或不肯配合,不肯正視,輕忽深深相會的
重要,全是我們內在的轉射。想要他人改變,就像站在鏡子前,卻指著鏡子一樣的道理
。這並非自我歸罪,而是拿回主導權。我創造我自已的實相。留著這個最難的課題、待
解的任務,來價值完成、完滿此次人生的功課。靜默、觀照、禪坐、動態靜心、能量舞
蹈、禪畫、自我對話都可以,把期許的溫柔帶回給自已、把那想要的溫暖先帶給自已。
愛自已不是個老掉牙的ok繃,硬貼上去就好。那是最深的功課。

那不必然是個嚴肅的程序,可以是帶著喜悅、帶著慢食般的禪意,可先從感受自身女體
為第一動。從頭開始,頭髮的能量具現,感謝它、感恩它。那美麗與光華。再到臉,用
擦掌發熱的雙手帶著愛意與感激輕撫臉龐。全身上下依序無遺,不趕時間、不趕進度,
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同時可以與身體內在對話,傾聽各部位的聲音。觀想愛的能
量如同溫熱的白光緩慢注入、遍及全身。希望被怎對待就先如法炮製對待自已。整個流
程完畢會感到身體微微發熱,可以鬆鬆腿盤坐。身體不夠柔軟或不便那以最簡單的散坐
都行,一呼一呼,慈悲喜捨。吸進世界愛的能量,充滿全身,感恩的心吐露氣息祝福還
諸大地。若是站立則同時觀想與大地之母連動,生生不息,相互串聯。慈愛的雙眼注視
著自已,有多溫柔就有多溫柔。深深的注視彼此,看進彼此靈魂深處。這雙眼可以是愛
人的眼也可以是自已也可以是心目中適宜的化身。

平常日常生活中,情慾來了,情慾去了,順著波潮,無一不是能量諧和運動。賞花、步
行、飲茶、洗衣、煮飯、沐浴,行住坐臥皆禪,言行舉止皆是愛的流動。何止局限於固
定場所、固定對象、固定時間。現有就是愛的輻射,本身就是愛的載體,一進一出,一
呼一吸,一抬手一投足,一言一笑,皆是愛的千變萬化。觀照著自已的能量、觀看自已
的呼吸,帶著覺察於起居之間,萬事萬物皆是愛的化物。於是乎,愛被放大了,至大無
外,至小無內,無我所不愛、無非是愛。不依賴他人的特定動作、不再強求形式的穩合
,有愛的交流於實體連動上是幸福,沒有的話也是祝福,更深入到自已、更深入到身邊
的事物上。帶出這份品質、活出這份愛,提昇自已,成為圓,圓滿帶來圓滿,映射圓滿
。於是乎,不適合自已的人事物會走向另一波場域,該脫落的繭會自動蛻變。淨化自已
的磁場、清理內在的空間(可參考零極限)將如蝴蝶效應全面轉變、骨牌效應帶動周圍。
不再合適的腳本會自動切換,另一套角色與舞台自發地轉換。容光煥發、宛如新生,愛
的交互流轉牽動美妙運作將如磁力,正正得正。

--
找一個人惺惺相惜 找一顆心 心心相印
我不放棄愛的勇氣 我不懷疑會有真心
我要握住 一個最美的夢 給未來的自己
梁靜茹《給未來的自己》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83.97.209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feminine_sex/M.1441988926.A.C8D.html

2015年9月10日 星期四

[活動] 9/24【循環經濟在桃園】高峰論壇

作者: emily2465123 (EMILY) 看板: Ecophilia
標題: [活動] 9/24【循環經濟在桃園】高峰論壇
時間: Wed Sep 9 16:43:14 2015

【循環經濟在桃園】循環經濟高峰論壇 領航臺灣新思維

亞洲首次舉辦的循環經濟高峰論壇,將帶給桃園產業創新思維。
來自荷蘭、德國六位具豐富實務經驗的循環經濟專家
帶來新經濟發展趨勢觀點,引領桃園產業
進入循環經濟創造的多元、在地經濟價值。
實現桃園綠色智慧城市的願景
循環經濟從桃園開始,領航臺灣走入循環經濟產業,更是全球未來產業發展的新趨勢。

詳情請洽論壇官網:
http://bwsurvey.businessweekly.com.tw/event/2015/taoyuan_fourm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18.32.94.66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Ecophilia/M.1441788197.A.F50.html

2015年9月9日 星期三

Re: [難過] 我最害怕的事似乎要發生了......

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WomenTalk
標題: Re: [難過] 我最害怕的事似乎要發生了......
時間: Wed Sep 9 22:12:34 2015

烏青體《瓦倫達效應》

「凡會出錯的事往往就會發生,莫效定律哭笑不得
吸引力法則無法解釋威力與大樂怎沒應驗
比馬龍效應是否暗示著期望帶來正面的效果
最害怕的事
反而真的發生了

三條街外的狗 來不及逃脫當下的威力之點
再多的預防針也阻止不了不要去想綠色大象
愈想愈怕
愈怕愈想
自我實現般的預言 算命師下不了台的自動應驗

如何扭轉奇蹟?」


詳述著個體的故事細節有時往往會被旁觀者抓住不是重點的問題,偏移焦點。面對枝葉
,該掌握的是根莖脈絡或是表面幻象。答案呼之欲出。有時,偏重敘述某部分雖有助了
解浮出檯面的梗概,但冰山下沒有說出來的或許是更大的糾結。不過儘管如此,煙霧彈
仍有它共軛機制,牽一髮動全身,見微知著。

剝開層層的現象背後(坦白是種勇氣,雖然有些點容易被攻擊與聚焦但那也是各人的鏡射)
,直指核心的擔憂究竟是什麼?是自已走得太前面,怕對方跟不上?是長輩的看法,無形
的壓力?是未來的徬徨,無力面對?是不確定與隱而未現的危機?那根節點是什麼?

分數從來不是重點,別人打的分數再重要,自已打的分數才是關鍵。並非拋棄現實生活中
的完成儀式(畢業、還完義務等)而是認清糾纏自已不放的信念枷鎖是什麼?所謂的不相信
也是種信任,只不過將「信任」用在「相信某種不相信的事物」罷了。面對深層的恐懼,
果真發生也未必是件壞事,任何事件都是中立的,在我們賦與它權力後,才開始有了生龍
活虎般的影響力。與例來說,括號( )裡的兩個字,在認知其意義之前,不會觸動任何情
緒。一但由自已填入任何不舒服的字眼,就開始產生一連串骨牌效應。但這一整套的積木
與架構,在未成形、未現形之前是什麼?假若是外語或亂塗鴨符碼,是誰在下定義?

於是乎,危機有雙面性還不只如此。它的多重性可喜可悲、可黑可白,亦生亦死。無數的
平行世界就有無數的可能性。那麼就算終於發生了,擔憂成真了,為何不能想成是「自已
開始有能力來面對浮上來的憂懼意念具現化了」?最槽的境況就算如實呈現,真的沒有轉
機嗎?真的就是件悲劇嗎?分手就不能復合嗎?分離就不能再相聚嗎?就算真的各分東西
,又怎知?又如何知道轉角處是更大的祝福?

那不是老掉牙的下一個會更好,沒有建立在「事件的發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存在狀態
」的前題上,只會淪為自欺欺人的假樂觀。有時侯,太快、太直接丟出警世格言、金句良
言的人,多半是他自已也不知該怎麼辦,快速的以「別想那麼多」、「想開點」、「塞翁
失馬」想要對現況有個ok繃或標準解答。這麼的反射式的拋出口香糖般的唐突,恐怕堵嘴
的效用大過於真正安慰人心。到底什麼是信心?什麼才是不害怕?什麼是無可救藥的樂觀
?什麼是神奇之道?

簡單來說,就是妳的存在,妳的存有態樣,妳的內核信念。那怕是沒有浮華世界的加冕與
合格証書,妳仍是自已內在的見証人。這並非離群索居或放逐一切的極端,而是一種超越
了懷疑的信念,不被表相所惑。對愛情這門功課的修習,何時完成學分?那時才算功成名
將?誰是老師?誰是學生?誰是活生生的教材?終究沒有別人可以有資格為當事人評分。
只有不斷詢問自已的心、探究自身內裡信念,「我到底信什麼?我究竟相信那些?」勇敢
地往裡層剝開迷霧式外衣、陷井式假皮,最裡面赤裸裸的真心、毫無防備的內在小孩想說
什麼?歌唱著什麼?

關於愛與被愛的千古課業,該等侯對方的成長與完備,還是斷捨離啟動下一個旅程?該認
清自我最深層的渴望還是硬撐著疑、憂、危、懼?決定者是妳自已。面對外在的難題,看
似不可解的死結,暫無答案的謎題,唯一解全是回到內在的靜心中。回歸深沉的呼吸不意
味著逃避或沒視,那是種更負責的擔當。大無畏就是面對自已,大承擔就是對就是對自已
真誠。大發願就是真誠地做自已。見自已、見天地、見眾生,無一不是從自已出發。

沒有人可以代替答案
沒有人給出選擇
回到內在,面對內在,與內在同在。暫且放下問題,與問題同在。讓境況穿透自已,讓迷
惑、危憂、煩悶穿過自已。不躲、不拒、不抗、不藏, 一次一點點,一次一小步也好,一
次又一次,一步又一步。問天就是問自已,問別人也是問自已。不是不可以求助,而是最
終還是要回歸內在的自已。不是不能問外界,而是認知外在就是內在。只有內在變化,外
在才會跟著變。外在一定會變化,除非內在沒有變。仍在外在尋找變化的証據,這個動作
的同時就是証明仍執有舊世界的信念,仍不相信有變化。真正的相信,超越一切境況的
「信」是連外在沒變也相信變了。甚至連「去相信」這個動作與發起思維都不必。而也的
確如此,一念一天堂,一轉念,世界就真的變了。

當下、立即、馬上、毫無阻礙、一點點的延遲都沒有。

能想像的就存在,無法想像的跟本不存在。一但想像到,就代表曾存在、會存在、已存在
。事實上,所有的存在都在這一刻,每個過去、現在、未來都存在當下這個廣闊的現刻中
。簡單來說,當妳想像到未來是怎樣的劇本,現在就是了。一整齣的演員、道具、舞台、
導演、編劇、配角、觀眾全部出現。一瞬間就轉換,一念就切換頻道了。並沒有等待發生
或尚未發生、正在準備這回事。一切都已發生,一切都已完好存在。因為有太多的可能性
所以看來無窮無盡。然而每種想像得到的版本早已存在,跟本沒有還沒發生這回事。一切
都是視角的問題,選擇聚焦在那個角本、想要切台、轉那個廣播台。切就是了,換就對了
,只是往往前一秒想要改世界,下一秒又跳回來舊有模式。切來切去的頻率快到自已毫無
察覺。每一秒者都是新世界也是舊世界,不過宏觀來說,沒有任何一個世界是延續的、沒
有一個世界是重複的、每有一個世界是回到過去的。只是類似的百千萬億平行地球,神速
的切換,察覺不出來。

所以,前一念想像害怕的事終於發生了,下一秒能不能切到「開心的事也終於發生了」這
個頻道?可以!當然可以,除非自已又擔憂地切換回來(習慣舊思惟,沒有清理完畢,這
也是為何要靜心、找出核心信念的原因)說不定這個危機是帶來生機也象徵自已能力成長,
足以面對了。

時間戰線拉長來看,由未來的自已回頭過來看待現在的自已,會想跟自已說什麼?也許是
雀躍地恭賀自已,多年前的選擇是對的,果真是執善固執。也許是另一種版本,輕輕的耳
語,希望自已走另一條路,選擇不一樣的人生。那麼,妳想選擇什麼?他人的話、外在形
式的數字變化、缺多少、還差什麼、時間的追趕、程度的差異、背景的不同等全是種觸媒
劑,像鏡子般反射回去自已內在的信念。

重點,要點,根基點從來就不是及不及格、同不同步、結束與否、認同與否。而是自已是
怎麼想的?怎麼看的?外在的話語全是自已內在隱憂的投射,外人就是自已。不好意思與
不願承認的面向,全由別人來扮演,他人來說話。因為如此難受、如此不願面對,所以物
質化成外有的投射。責怪他人比較容易,對抗外在的某種阻礙比較具體一點。然而這趟西
遊記,取經的是自已,壓自在在五指山下的還是自已,那本書就是內在的一切萬有。一路
上的妖魔鬼怪也全是自已。

學分,是欠缺的表徵?是學習分開?
學位,是必備的基礎?是學著換位?
學業,是待解的負擔?是學著消業?

另一半不是另一半,是自已的映射
是非耳語不是困擾,是認清自已的禮物,那些說出來的不堪、那些假裝是關懷的耳提面命
、那些以現實和未來考量為出發點的「我是為妳好」、那些苦口婆心勸妳放棄(害怕他也
放棄)的事都是種契機與轉化劑。這麼簡單就放棄、這麼容易就退縮,那結局也可想而知
。這也沒什麼不好,各有各的安排。只是心中若有堅不可摧的金石,水來土淹、兵來將擋
,何需憂愁?付之一笑、手到擒來。真有疑懼,也未嘗不可。都是種機緣。誠實、坦然,
不夠有信心也是種信心,是自已把信心放在「相信我沒有信心」這選項上。所以,信心
從不缺席,是信在「不信」上。信在「憂懼的事」上,信在「對方跟不上」這件事上。
想要相信什麼?選擇相信什麼?自已不放棄,也希望閃光不放棄。


電光火石間
夢幻泡影裡
閃動奇蹟的光芒

到頭來會發現,放棄的永遠是自已。真正有信心,就算對方放棄,也依然相信這是暫時的
危機。就算真的無法挽回或者說一發不可收拾走向當初不願接受的局面,那也抱著「一切
都有最好安排」的信心而不放棄。永遠都不放棄希望、不放棄人性、不放棄美好的可能性
,那不是死纏爛打或窮追苦打,是種放鬆與信任,一種宣示與交託出去。真的是打從心底
深信,即便現況、眼前不了解上天安排的意義為何,仍堅持背後有其意義。那就是目前看
不到有形的解答,也還是信任著一切萬有。那怕最終是各走各的陽關道也是對彼此最佳的
祝福。真的這樣想,那又有什麼最低的谷底?最差的境遇?何況就算是最黑暗的低潮不也
代表著情況不會再壞,接下來一切只能變好。會愈來愈好,因為已在絕情谷底,接下來只
有往上,再差也不過如此。

那從今而後,不就是天天好日、事事好事?那怕現前看來一成不變,也因為心境的變化,
花是花、花非花、花亦花,一花一世界。既然已能接受最糟的假設,那最害怕的事就算
發生又如何?何況還沒發生,發生也能改變心境。那接著都是最好的變化了,榮辱兩相
忘,怎知最後的結尾不是皆大歡喜?

往後的日子回想起現在的擔憂,何嘗不是種幸福的回憶?發出意念請未來的自已回來加持
自已,現在的自已搭乘意念的時光機器回歸過去給自已加油打氣,兩相交乘,正面的幾何
效應,在此光榮相會。亦成亦敗的疊加狀態,無限的可能樣態,人生既非是非題也非填充
題,只能二選一或標準解答。是選擇題,這個選項超越一切計算單位。

怎麼選都錯
怎麼選也都對

妳就是自已的出題者與答題者、解題者與改題者、收題者與看題者

靜心,回到內在,面對恐懼,接納它、與之同在。一呼一吸,問題既存在也從不存在,問
題本身就是答案,答案就在問題的背面。擔憂不過是種深度的捉迷藏遊戲,忘了自已是扮
鬼抓人。我們一方面把人生看成戲如人生、人生如戲,一方面又不夠輕鬆地玩遊戲(同時
又過度投入)而非出入自在。

認真的演好每一部戲,下台時不眷戀而是深深的感謝,上台時就全力投入。不執著於戲碼
卻又真情演出,切換舞台卻又對每一次的表演真誠感恩與惜福。這份營養、這份經驗、這
些日子,都會化為最佳的養份與福份,成就自已,也成就他人。


滿緣則來,緣滿則去,揮灑自在。

把握當下的每一刻,每一刻都把它當最後一刻相處相惜。那這一刻就是永恆。未來已來,
昔日未曾到來,當下就是千萬億年。做妳自已,發光發熱,就是對他或他人最大的幫助
,最好的參照。也唯有自已成熟才能照射出雨露均霑般的榮光。

--
找一個人惺惺相惜 找一顆心 心心相印
我不放棄愛的勇氣 我不懷疑會有真心
我要握住 一個最美的夢 給未來的自己
梁靜茹《給未來的自己》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58.99.3.18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WomenTalk/M.1441807958.A.383.html

Re: [課業] 行政學-權變領導(赫賽、布蘭查)

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Examination
標題: Re: [課業] 行政學-權變領導(赫賽、布蘭查)
時間: Wed Sep 9 20:21:05 2015

領導效能來自於三個變數
領導者的指引、任務、工作-任務行為→對事
領導者的支持、關係、關懷-關係行為→對人
被領導的成熟度(準備度):意願、能力

把「關係」解釋成權力關係、對外關係是本末倒置,強行硬記只會把自已搞混亂
按字面去諧音記是捨本逐末,而且搞錯重點

重點是「上司對下屬的關懷與支持」,原文也是「支持」的英文

告知式(教導式) 下屬無意又無力,樗櫟庸材,任務優先論,何必支持你(你都無意願)
推銷式 下屬自已有意願但無能力,儒子可教,雖任務為重,但也關懷你(關心你意見)
參與式 下屬自已有能力但無意願,臥虎藏龍,無需再指導,只需支持你(引出你意願)
授權式 下屬自已有能力又有意願,長江後浪,退隱江湖,不用盯人、盯事(都給你囉)

教→無能無願,高指導低支持(聽上司的就對了,你也不用表達什麼意見更遑論支持你)
推→無能有願,高指導高支持(聽上司的可是也歡迎你表達意見畢竟你想學,說說看)
參→有能無願,低指導高支持(你很強,不用上司再指導,全力支持你就好,歡迎表達)
授→有能有願,低指導低支持(可以放心交給你,不是指擺爛、視而不見是傳承與信任)

關係(關懷/支持) 關心員工、支持所想、鼓勵表達
任務(工作/指導) 關心事業、指引作法、重視進度

這個「關係」是指領導者對被領導者的「關懷、支持」,不曉得為何要把它解釋成對外
銷售關係、人際關係、上下權力?可能是翻譯的問題?但看原文是寫
direction and support 指導vs支持
http://0rz.tw/bntk8

A "D1〃 (high commitment and low competence) needs an "S1〃 Leadership
Style – S1 = Low Support/High Direction (leader decides)

看這圖表就知道,與其硬背答案「關係」不如理解原意:關懷(支持),一切迎刃而解



指導

推銷和參與會搞混的話(原文似乎是「教練」vs「支持」)

推動任務同時也聽你想說什麼,有互動(因為你無力但有心)
鼓勵參與是知道你很強但無意,重點帶出你的意願、歡迎多說一些,上司不必直接教


推銷感覺由外而內、由上往下 盼望沒能力的學習成長、獨當一面 高任務高支持
參與希望由內而外、由下而上 希翼沒意願的自告奮勇、自動自發 低任務高支持


--
找一個人惺惺相惜 找一顆心 心心相印
我不放棄愛的勇氣 我不懷疑會有真心
我要握住 一個最美的夢 給未來的自己
梁靜茹《給未來的自己》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58.99.3.18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Examination/M.1441801269.A.C06.html

2015年9月7日 星期一

[創作] 烏青體-戀愛怪奇大作戰(雷)

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poem
標題: [創作] 烏青體-戀愛怪奇大作戰(雷)
時間: Mon Sep 7 21:46:56 2015

《戀愛怪奇大作戰》

「吸血鬼深情自我放逐,拯救音樂老師於灰飛湮滅的陽光之中
科學怪人英雄救美,身首異處念念不忘想見一面的她
肉湯惡魔三個願望,雷達超人自我怪罪,未說出口的共演
相親之前死於戰火,甜美少女不願成佛,最終的遺憾仍是暈花一現

時空穿梭鬼神村,七人獻祭不留神,重蹈覆轍勸不聽
逃出生天又輪迴,喪命教訓不肯記,縱有生路亦無用
悲劇性格夏秋冬,笑中帶淚悲喜加,伊邪那美幻喚患」

--
找一個人惺惺相惜 找一顆心 心心相印
我不放棄愛的勇氣 我不懷疑會有真心
我要握住 一個最美的夢 給未來的自己
梁靜茹《給未來的自己》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58.99.3.18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poem/M.1441633620.A.8EF.html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