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2日 星期四

全面啟動面面觀,全心面對,啟發感動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全面啟動面面觀,全心面對,啟發感動http://blog.cca.gov.tw/redirect.do?id=30246

一、全面啟動的巨觀
二、全面啟動的微觀
三、全面啟動的旁觀
四、全面啟動的入觀
五、全面啟動的雜觀



一、全面啟動的巨觀
首先感謝老天爺賞賜,一直很想在威秀或台中首輪影城觀看『全面啟動』這部片
,在昨天中華電信hami影城通『最愛電影特攻隊』公布中獎名單,免費兌換了一席德
安威秀座位(只有簡訊通知費10元),當天八點二十歷經二個小時多的身心靈震撼,
久久不能自已。感恩有這樣的機緣與導演、劇本、演員、片商、影城等等,一言以蔽之
,全面啟動看似在講造夢、偷夢、入夢、醒夢的故事,卻暗指人生這場4D即時投影回饋
劇場的哲思。「一分鐘到了,你做了一個好夢嗎?」、「莊周夢蝶」、「駭客任務」,
總總相似、相近的理念在電影、小說、漫畫等媒介上演,誰抄誰?誰是原創?都跳不出
造物者的巨觀立體無限架構中,人類集體潛意識的群體實相投射也合作演出了全面啟動
。誰是真正的原創?真正的原始文本?誰沒有真正受影響?到不如說,我們都在彼此
有意識無意識間互相影響者,像是無人島的猴子突然對洗食物有了偶然的發現,竟然影
響到另一座孤島,結果集體似乎默默連結也都一夕學會了!誰在模仿誰?以巨觀、群觀
來看待這件事,靈感、啟示、構思、謬思以及現實界的實相,何嘗不是眾人通力合作的
群戲?何以不是無形網連接的神經戲碼?討論誰在沿襲誰,或誰是原創,都忘了追本溯
源的太一原初發起思惟以及「一即一切、一切即一」那「一的法則」-我們是一體。
以此觀之,討論細節、回歸現實與否、影片中的線索等等都忽略了巨觀的眼界,
微觀是種手法,微觀是種角度,微觀是種滿足自我好奇與繁瑣化的手段,很好玩,很有用
,很嚴謹都沒錯也都OK,但沉浸其中,泰山在前不自知,魚在海中不知水,「入戲太深」
、「鑽牛角尖」、「漠視整體」的悲劇就會一再上演,也只會看見自已想看見的部分。
就好比一律鑽研車子的構造、發動原理、細件零碎、機械功法、方程式、公式等,
則無法「發動」,只能一直卡在原地不動,腳踩之前的思索,手握方向盤時的思考,
眼光注視汽車細部零件的開動原則,則一步也不能「出動」,全面「不」啟動。

全面啟動就像是【奇蹟課程】操作手冊開宗明義
【第一課:我在這房間觸目所及的一切,不具任何意義。
第二課:我在這房間觸目所及的一切,對我所具的意義,完全是我自己賦予的】

觀戲者看見的都是專屬自已的「全面啟動」,你自已賦予自已的。
沒有人眼中看見的「全面啟動」與他人相同,你說是同一部作品,怎會不同?
我反問,世上又有二人完全相同嗎?雙胞胎?同年同月同日同時同分同秒生?
觀念、思想、信念、遭遇、特性、基因?百分百,分毫不差否?

就像是賽斯資料「夢與意識投射(賽斯書)」:
「◎你有許多夢境,都是你的意識投射到其他時空的回憶。」

戲中的五層夢
第零層-飛機航
第一層-車落水
第二層-電梯墜
第三層-雪城崩
第四層-海市毀
第五層-救齊滕

第六層-回現實?

「◎你能夠作預知夢、與前生溝通之夢、與社會大眾共享的「群體之夢」。」
「群體之夢」---夢中空無他人?夢中城市如社會集體現象?
「預知夢」---男主角不斷看見小孩,是預知?是回顧?
「與前生溝通」---夢如前生,夢如天上,天上人間,相隔百年。
當下即生,當下即死,生死瞬間,前生立現,每一秒前即前生,每一秒中即今生,每一秒
後即來生。

二、全面啟動的微觀

蟻觀,心中沒有那樣的信念,看不見也聽不到。簡單來說,螞蟻站在山前,螞蟻
會看見山嗎?它知道這個名詞嗎?或是在它的心念形相中,是另一個抽象觀念?愈小
的眼觀、觀注、觀點,看見愈細微的部分,或許也是另一個世界沒錯,可是會陷入無
止盡深淵,被自已所創造或接受的偽裝模式搞得不亦樂乎、無法自拔。
小至道具的擺設、字幕的翻法、場景的細節、分鏡的運用、情節的矛盾、物理的
分析、羅輯的討論、時間的算法、重力的公式、理論的辯証,在在使微觀化到了極點
,帶來的厚紙化文本或哲語簡短化(三秒看一生、一分鐘版本等),可以是種樂趣也可
以是種自迷迷人的無窮輪迴。「你究竟在說服誰?」

全面啟動的微觀化之下
是瞎子摸象的局部、片面、部分、死角、偏見、盲點化走向?
是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的微觀見巨觀、由小見大、點線面連一體的整體化?
當然,部分總合的大於全體,所有的可能性微觀的綜合是大於整體觀之的,
過於強調一體化、整體化、全體化的巨觀,是否失焦?細節模糊、前後矛盾?
問題是,真正的「全觀(巨觀+微觀),有面面俱到、百密無一失否?」
否則,所謂的微觀或巨觀仍是有限度的眼光焦點與放大版的自以為是。
微觀化的巨觀與巨觀化的微觀方為上策,君不見一片雪花的完美結構?君不見
全象投影的分割細部仍見整體的縮小版?

三、全面啟動的旁觀
旁觀相對於進入、當局者迷,旁觀是冷眼也是容易事不關已所以才要有入觀的需要,
但旁觀者本身也不可能真正的客觀旁觀,因為路人、第三者、觀影者、影評、局外人看
似沒有參與其中,看似中立,看似超然,實者或多或少參與了演出。可能是文本的變奏
曲,可能是小說的再延伸,可能是漫畫的同人誌,可能是經典註釋,可能是論文化的影
評,可能是超出作者、導演原意的再創作,每個人都看見了屬於自已的「馬克杯」。
http://blog.cca.gov.tw/redirect.do?id=30230

沒有真正的旁觀者,旁觀者也被旁觀者旁觀。

旁觀者在對面的旁觀者眼中也是入觀者。

旁觀夠遠,站得角度夠高,有可能巨觀,但最終的廣角鏡頭、720度的真正全面鏡頭
-「全觀」只有無限太一造物主,即「一切萬有(AllThatis)」

當年金庸的相關文學獎、文學比賽、文本延伸創作繁不勝數,我永遠記得有位女
讀者重釋某文某角,記者問金庸這是他的原意嗎?金庸笑而不答。
1、不需回答?
2、沒有標準?
3、一笑置之?
4、純屬幽默?
5、或者是,當讀者、觀者、他者的再解讀、再創作、再延伸之後都是新的、不同的、
變相的版本了,是不是原意跟本不是重點,因為那已是摻了新味或已見的菜色、調酒、
混搭了!

旁觀者的冷眼也是種立場,超然觀之的中立彷彿不存世上而屬全觀的上帝、神、上
天、元一、上主、造物主。

四、全面啟動的入觀
入戲是為了出戲,出戲是為了入戲。
我們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走路卻是為了休息。
君不見,吃飯是為了不必吃飯,不吃飯卻是為了飯。
簡單來說,像是飽了就不想再吃,餓了就會想吃。門開了才可以關,關門才可以開。
請問如何打開一扇已打開的門?
如何關上已關上的門?
借假修真,還樸歸真。人生是為了體驗、創造、憶起、成長、進化。
電影的入戲,才可以完完全全在二、三個小時內全心全意享受。
演員的入戲,才逼真、才好看。
如果像是野台戲邊演邊跳下台來跟朋友打招呼,不專業也沒有戲感。
你完完全全沉浸戲中,體驗這二小時半的電影等於片中數十年。
你在現實人生中的一百年或幾千幾萬年在上主的眼中不過是沉睡的夢不到一瞬。
【奇蹟課程】:
「上主確實深愛著作夢之人」,不會因為夢者作出什麼樣的夢而影響上主對夢者的愛,或因而
改變作夢者的本質,因那作夢者原是上主的真實造化...然而喚醒仍然是必要的,為什麼呢?
需要喚醒的又是誰呢? 」

入戲,總有出戲的一天。
現實生活也是一場大夢,夢終有醒時一天。


五、全面啟動的雜觀
http://www.aaronteahut.com/seth/inner.html
賽斯談內在感官的用處 (摘自《夢與意識投射》)

「你們的科學家無法計算他們的元素,而當他們誤入歧途。他們會發現越來越多的元素,直
到他們快要瘋掉為止。而當他們創造儀器去處理越來越小的粒子,他們會看到越來越小的
粒子,彷佛沒有盡頭似的。當他們的儀器更深入物質宇宙,他們將越看越遠,但他們將自
動且無意識地將他們明顯看到的東西轉型成他們熟悉的偽裝模式。他們現在就是,以後也
是他們工具的囚徒。」

【全面啟動】的入夢儀式、工具、圖騰、到數音數也是種自我設限的代理性表徵。
1、鎮定劑的依賴與限制性
2、投射人物、潛意識防衛的二元對立仍顯示分化的集體思惟。
3、圖騰的巧妙與執著,真正醒來是靠死亡或「撞擊」或藥退或「醒悟」?
4、夢中夢、有意識作夢、集體夢、惡夢,但「現實大夢」才是最難覺醒的。
5、男主角之妻自殺身亡與時時作亂搗蛋的扯後腿毀滅之罪惡感對抗,讓人容易停止於
皆大歡喜的可能性結局與害怕死亡本身。

「問題就在,儀器會被設計來捕捉某些偽裝,而它們會執行其功能。它們本身將你們無法瞭
解的資料轉變成你們能瞭解的。這涉及了一種資料的稀釋,一種簡化,而將原始的資料扭
曲得不成樣子。經過這過程之後,原始的資料已幾乎不可辨識了。在轉譯裏你毀掉了它的
意思……當你以一種現象來解釋另一種時,你永遠看不見可能得到的那一丁點瞭解。」

過於細節與執著某種現象解釋某種現象時,看不見的盲點。

「所謂的潛意識,是心智和大腦、內在和外在感官之間的連結物(其一部分與偽裝模式、目
前人格個人的過去及種族記憶打交道。其較大部分則與內在世界有關,而正如資料由內在
世界送達它,潛意識的這些部分也能搆到內在世界本身的深處……」

對照戲中的潛意識、limbo(林泊)、防衛投射。

「時間和空間兩者都是偽裝模式。內在感官克服時間和空間,但那沒什麼好奇怪的,因為時
間和空間對它們而言並不存在。沒有時間和空間,所以,也沒有東西被克服。偽裝根本不
存在……」

注意,偽裝根本不存在,之所以存在是我們群體承認、物理幻相法則,是玩人生遊戲的
共同守則,一但看破、夢醒、衝擊,夢中世界即崩毀。

夢世界,夢影像及行動,夢做為行動 (摘自夢與意識投射)
(摘自一九六五年四月二十六日第一四九節)

「然後在夢在其本身是個連續的行為內有無數形形色色的行動。在夢裏的影像也在
活動。他們移動、說話、走路、奔跑。有時候,有一個夢中之夢:作夢者夢見他在作夢。
當然,在此,行動的次元是比較多樣的。」

對照片中究竟結局是第六層夢或現實?
飛機上到水中車到電梯間到雪城裡到海寓內到找齊騰
成功入境是真現實?或是真正的第一層夢?
作夢者夢見他在作夢,作夢者仍不清楚他真正的夢?

「夢世界也並非你自己世界的一個影子。它按照在它內與生俱來的可能性繼續下去,就如你
按照在物質系統裏的可能性繼續下去一樣。不過在睡眠時,你集中你改變了的覺察力在另
一個世界裏,那是個與你的物質世界一模一樣有效的世界,在睡眠時只有小量的能量集中
在物質系統裏,只足以維持在環境裏的身體。」

夢非影子,而是另一種真實版本?

「就許多方面而言,在夢世界之內的行動比你自己的還更直接。由於你只記得閃爍不定及不
連接的插曲,所以夢往往顯得混亂或無意義,尤其是對自我而言自我刪除掉了許多潛
意識保留下來的資料。對大多數人而言,這種檢查過程是很有價值的,因為它使人格免於
被它無法處理的資料覆蓋住。保留在其他領域獲得的經驗的能力,是更進一步發展的趨向
……儘管如此,每個人都直覺地知道他與此事的牽連……」

自我刪除潛意識保留的資料,是為了保護自我?為了安全生存於假相中?

「現在,你體驗行動好像你是沿著一條直線前進,在其上的每一點代表了你們時間的一個「
片刻點」(moment point)的立足點,你能想像行動形成一個以那點為頂點(apex)的想像的
圓圈。但這發生在每一刻的每一點上。圓圈並沒有特定的界限,它無止境地向外擴大。現
在,在夢世界裏,且在所有這種系統裏,發展並不是依靠著你們的直線旅行而達成的,卻
是靠投入你們所謂的一個片刻的那個點裏……基本上,物質宇宙是在這樣一種系統本身的
頂點上……」

夢中的無限三角階梯、斷了路的樓梯、重疊的天空之城。
五或六層夢與圓形迷宮,無止境的向內與向外擴展,
會不會片中回家仍然沒有真正回家?現實才是最大的夢?


「在夢裏,你給了那些在正常醒時實相的限制下,無法適當表達的行動的自由。如果人格
能幹地處理他的夢活動,那麼有問題的行動在夢裏便得到了釋放,不過,當自我太頑固時
,它甚至會試圖檢查夢……而甚至在作夢情況裡,也沒全然容許行動的自由。」

既然要作夢,就夢大一點。
六人團隊中缺乏想像力的組員,連對戰的武器都輸入一等,是不是連在夢中也在自我克制
與小心翼翼?

「人不一定必須記得這樣一個夢。不過,心理上,這樣一個經驗會是有效的,而依賴性
表達了。我再怎麼強調此點都不為過:對內我而言,夢經驗和任何其他經驗一樣真實。」

難分真假?記不起幾時進入?

「於是,藉著利用暗示,種種的問題都能在夢境裏解決。我們提過的內在自我(inner ego)
,是這種統合活動的指揮。它是你夢裏的「我」,在內我(inner self)之內的位置,就與
自我與外在身體的關係差不多。」

人借夢逃避現實?到夢中是為了叫醒自已?夢變成現實?
現實是為了解決未完成的夢想?

正如事實上一個夢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任何實相也是一樣的既無開始也無結束。那麼,
「一個夢並不開始或結束,只不過你對一個夢覺察有開始及結束。你進入對一個夢的覺察
,而你再離開它,但就你們對時間的說法,你今晚在作的夢彷佛久已存在。但它們看似在
今晚開始,因為你今晚才覺察到它們」

夢一直在,戲一直演,只是看何時入夢?

「某些方面來說,所有的存在層面或領域,全都是其他層面或領域的副產品。舉例來說,
若無透過內我與實質的我之間的相互關係擦出之奇異火花,夢世界不會存在。但,反過來
說,實質個人的繼續存活有賴於夢世界。」

夢不是睡不好,不是惡劣的潛意識,無夢反而對身體有害?

「這一點極重要。如你所知,動物也作夢。你所不知的是,所有的意識皆作夢。原子和分
子有意識,而這微小意識形成它自己的夢,就如在另一方面,它形成它自己的實質形象一
樣。正如在物質世界裏,原子為了它們自己的利益組合成複雜的結構,在夢世界裏,它們
也組合以形成這種完形(gestalts)」

莊周夢蝶,蝶何嘗無夢?

「任何一個夢的衝擊都有物理的、化學的、電磁的、心理的及心靈的影響都是確實且持續
的,任何一個人經驗到的夢的種類是由許多不同的因素決定的,我現在說的夢經驗是如它
發生的樣子,而非作夢者的自我容許他回想起的剩餘部分」
「夢世界更為密切地存在於內我如此覺察的「廣闊的現在」。它比較沒那麼捲入偽裝……
那麼,可以說,在許多方面,夢宇宙依賴你去給它表達的機會,正如你也以同樣方式依賴
它去尋求表達一樣……」


我們允許了夢宇宙多大的世界?
痴人說夢?連夢都不敢?
多少的現實可能是在夢中預先夢見?
又或者,透過全面啟動,我們瞥見了一個可能性,
的確,現實也是夢,自殺的確會醒來,可是那是暫時的。
以賽斯的觀點看來,自殺沒有地獄可去,自殺也不會有任何懲罰(註1)
不管如何,現實大夢,終會醒來,現實不管多逼真,在上主眼中,夢一場。


註1"http://www.souland.com/gurdjieff/psy/Seth5.html
賽斯同樣不贊同自殺的行徑,但賽斯仍然以光明的態度來談自殺者的將來。

首先,「自殺的人……並無特別的『懲罰』在等待他們。」(註十三)其次,「在此情
況下還是會有接引人來說明並解釋事情的真相。」(註十四)

以上是對自殺者給予的平等待遇。

賽斯又說:「如果一個人的自殺,是因為無法正視自己原先安排的考驗,而妄想一死可
以萬事皆休,結果是,他仍然不免要以其他的方式,再回頭來完成這門功課。」(註十五


所以,自殺雖然能逃離眼前的難題,但也只是延滯到來生而已,很多人雖然沒有用自殺
這種激烈的手段來逃避人生的難題,卻用消極的人生態度來敷衍,這何嘗不是另一種變相
的自殺呢?所以賽斯說了一段發人深省的話:「還有很多人雖然沒有採取自殺手段,但是
他們拒絕面對生命,在那種情形下,就算他們沒有步上自殺的途徑,也和自殺差不了多少
。」(註十六)
:要找賽斯談自殺的資料,可見《靈魂永生》第十一章第五四六節的開頭。在《個人
實相》第十一章第六四二節裏賽斯談到自殺可以是「消極性及扭曲的攻擊性之結果,以及
自然溝通途徑沒被利用或瞭解之結果。」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