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8日 星期日

小說《一步之遙》49



先生心力交瘁,提起最後的力氣。寫下與妻訣別書。

「家裡都沒有錢了,而你,卻始終不肯去工作。每天睡一整個白天,然後通宵不睡,
就看韓劇、日劇、陸劇、美食節目。給妳生活費,你也懶得出去買東西吃,就連我
下班回來都還要幫你買晚餐。在台北生活不易,你又不肯跟我搬回鄉下,在大城市
租房,所有的開銷都我在付。你呢?結婚沒多久就辭去四五萬元的工作,完全不管
家裡只剩我一個人在承擔,你說工作不順利,那找工作找多久了?都快一年了,還
是在『找』的狀態中,你不用表演給我看,你要為你自已的人生負責。一直借錢去
還卡債,這能持續多久?是你婚前欠下的?為什麼還怪我錢賺得不多?房租就一
萬多,你若有工作收入,至少我們能平分。可是如今,我用盡各種方法,我刷卡買
生活用品,一個月薪水就所剩無幾,能增加收入、能賣東西、能借錢的,我試了。
我也沒辦法跟原生家庭求援,當初不聽他們的勸,現在他們也只會跟我說:『誰叫你
當初不肯聽?』我還能怎辦?你到了這步田地,還在想要上身心靈的課程,你去上
所謂的音樂療癒,欠人家的學費到現在都還沒還清。你連打工都不肯,一直拖,一
直拖。

帶你去看醫生也看過了,你自行斷藥,你爽約諮商。我還能怎辦?找你去運動還要
等你睡飽、等你吃飽,藉口一堆。你的所謂的好朋友只會對我冷嘲熱諷,嫌我做得
不夠多,她又不是一天二十四小在你身邊,她當然生只會對我冷嘲熱諷,嫌我做得
不夠多,她又不是一天二十四小在你身邊,她當然可以說得很輕鬆,什麼叫我下班
後還去兼夜班麥當勞,就有吃不完的薯條。為什然可以說得很輕鬆,什麼叫我下班
後還去兼夜班麥當勞,就有吃不完的薯條。為什麼不是你去工作?卻是叫我一個人
身兼二職?我都不能休息?吃不完的薯條。為什麼不是你去工作?卻是叫我一個人
身兼二職?我都不能休息?我要一直扮演無條件的關懷?積極陪伴?無怨無悔的付

--
Shakespeare:目眩時更要旋轉,自己痛不欲生的悲傷,以別人的悲傷,就能夠治癒。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問賽道高雄篇26《意識的加速之跟隨衝衝動不一定有好結果》

問賽道高雄篇26《意識的加速之跟隨衝衝動不一定有好結果》2013720


你的轉世其實也不是隔壁的那一世,而是跟你現在的狀態比較像的。可是你把他拉到這一輩子跟你的每個情緒一起,然後你又把線性打掉,想陳同時存在了。所以如果你認為你是成功的你就是成功的。就像我常常講的你到底是什麼事你說的算。

我會失敗是因為我想失敗。

老師也是可以不懂事情的。

不是渴望改變就代表現狀不好,是一定會變,只有你會阻止它不想變。不是想變然後不敢變,是一定會變,但你阻止它變。你會不改變是因為你已經有一個想法,你才會不敢變。改變是自然發生,可是我們會希望它不要發生。

如果相信你可以做,你定有一個一步之遙的行動可以採取的啦!當初我們在街頭亂彈衝從台中開始,也有沒有人啦,沒有人就沒有人啊!你想做你就試著去做啦!一開始你或許沒有那麼大的信心去做,但是你就是去做。不能預期說一定要10個、100個才要去,尤其當你一開始的時候怎麼可能?你又不是林志玲。你說林志玲要講問賽道在路邊,可能不只1000人!那個評估本身是你可以去想的,可是你不需要把當作要不要行動的基礎。

有很多不了解的人也是講的口沫紛飛呀!

回應一定能夠回應,只是看對方能不能夠接受你的回應而已。

來自限制性的信念,你就會有負面的感覺

如果行得通,你要做什麼?為什麼你跟別人互動會那麼困難?因為你都把事情的發生當作太理所當然了,在物質實相是需要採取時間、歷程,跟一點點的象徵性行動,因為我們現在的本台,現在的焦點,就在物質實相。

我如果限制我自己一定要場地、一定要有人、一定要有什麼,那我就是在限制我自己一定要非如此做不行,也不一定要講給人聽,也可以在FB上面講,很多東西可以講,喃喃自語也可以,我們也不是沒有喃喃自語過。你會很快速的閃避了該去做的行動,而是強調我是有價值的,可是為什麼需要這樣?跳那麼快?


你現在是成功的?是失敗的?是準備好的?有一個客觀的嗎?我的疑問不是要回答,就是沒有的意思。你做一個東西是需要你確定現在是怎麼樣的,可是不確定現在是怎麼樣的並不是客觀的,而是你說了算。所以我要達到我的目的,我會在本質上假裝我就是準備好了,然後下一步要做什麼?

當你想做的時候其實就是已經準備好了。你的所謂沒有準備好是你的自我二次加工,

就像我們的社團禁止非賽斯的討論,就是我們非常狹隘,我就說謝謝你的恭維,我們真的是非常狹隘,因為你講什麼光還是塔羅或一的法則,我們也不懂。我就說1小時之內自動移除要不然我刪你的會員。

我會想做其實基本上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了,所有人都被通知了,就會有人想說這樣好嗎?離開高雄要去哪裡?就是會二次檢查,一定都會的,可是其實已經檢查過了,不然你不會想要做,就是我一開始講過的你會在自然的變為過程,你不會永遠不變。他自然會一直變化,只有你一直阻止他的變動,就像建宏一直知道他自己要做什麼啦!可是他就一直阻止他自己,一直要去考公職。我就不知道他在搞什麼?考公職是一條路、一條官方路線,你走上這一條官方路線,你一定會成功,一定會走上。可是你不走官方路線,你怎麼走都是路。考公職它提供一條路,但是你不走,隨便走都是路。

許醫師說二次檢查可以,但是透頭過身就過你不用去想全部,大概過就可以了,後來我想到一個例子,綠燈就確定一定可以嗎?可是你一定要確定全部的細節才過去嗎?等你確定好綠燈就已經變紅燈了。當然是相信他,看一下,沒有車然後就過去了。你一定要確定完全都準備好,然後才過斑馬線嗎?這樣會不會太誇張?也很累呀!不是說完全都不依靠自我的功能,需要,我們在物質實相也是需要自我的指導,但是在物質實相是不是需要自我來評估所有的?其實某個程度是不太需要啦!今天如果踏出高雄一步一定會死,那就不要做,那如果不會死?那我在怕什麼?一定要所有東西都確定了這樣嗎?因為你一次一次嘗試你就會越做越大膽,你就不會完全的交給自我去做二次的檢查、二次的評估,然後你就內化當我有衝動想做就是準備好了。

跟隨衝動會比較好嗎?不一定,離開高雄一定會成功嗎?不一定,可是一定會有一個意義所在。你越來越不會總是時想要發生什麼?你也不會想要改變實相,因為你會發現後來其實你是在了解你自己,變得是更重要的事情。

不是去想說該怎麼做,而是只知道已經有一個方向,是想說下一個行動是什麼?他自然就會配合上一個目的。或是你出去高雄的第一天又打包回來,可是因為就像電影有時會拍那個情節,當你做那個就價值完成了,他就整個轉向,因為就是那個動作。當我能夠採取那個打包離開高雄的動作,他在整個信念上就完全轉變了,然後時間點、慣性就在那個點分裂了,就不走慣性來條路。不用考慮那麼多,而在那個行動繼續下去的過程,行動的意義的本身就像你象徵性的意義來講就是信念的變化,你現在所要的生活都曾經是你一度盡全力所要達到的,就像約瑟在17世紀一個決定,我不要再流浪了,我要有財產,那一點就變成後來滿腦肥腸的地主。那一個行動,信念上的轉變,他就是大威能,彰顯上帝,所以不是去真的想怎麼做。

我今天對一個情境有太過強烈的情緒反應的時候,代表我在那方面是不滿足的,雖然好像是在講別人的事情,可是其實就是在講自己的事情。

真實是什麼其實都不管,其實我的感受才是真的。你避免去採取行動讓自己崩潰、讓自己無法面對,是在某個程度,你在這邊早就崩潰了,這個生活也根本不是你要過的,那有什麼意義?我就是過著一個我不要的生活。

你的明天在你的隔壁,你的10年後就在你的隔壁,你的下輩子在隔壁,嚴格來講每一分每一秒都同時存在,那你要不要把那個東西變成你的,就是看你要不要對準他,之前聽那個王怡仁醫師在講你不用從第一台轉到地兒台第三台,你可以直接轉到第四台,可是你要對準第四台。你可以在內心許願,但是你要採取一個象徵性的行動,一個一步之遙可以做的。你那個相信之後並不用刻意王好的方面想,樂透有一個好處讓大家都可以往美好的方向想,你不用想像美好的,他就有很多美好的可以想

有些小孩的腳長短腳,或腳伸不直,父母就會給他比較好照顧或妥協,人工罪惡感,為什麼要負責?有什麼好負責的?處理這件事情,處理這件事情簡單,重點是你的信念,你怕被人家指責,被罵就說:「謝謝你,終於可以看到我的價值呀!」對方講你的部分、指責你的部分通常都是對的,我們只是不接受,那就接受呀!就算不是事實,他的理解、判斷上也有一部分是對的,有上FB社團上,他指責我們的社團很狹隘,他講的也是對的呀!可是我們又不是要討論一個所有的身心靈學派的社團,那我真的是很狹隘的比如說聚焦在賽斯上,其實對方講都是對的,比較大的部分是我們的反應,都在否認。你就接受就沒事了,氣得半死的是他。

我為什麼會反駁?因為我並沒有真的在想他在跟我講什麼,當然有簡單的處理方式,可是那個簡單的處理方式我就覺得不好呀!那個部分也要有一個理解,信念不一樣,早晚要吵架,變成必然的。你是把它當作很不自然,可是本來就是自然的,那也OK !沒事就沒事,有事就有事,你期待不同的價值觀跟信念在這裡能很怎麼樣嗎?你在這方面的情緒也不會那麼強,是你要怎麼樣?或是我一定要怎麼樣?精神病患如果有什麼狀況,他其實是在做一個調整跟發現的事情,好像他吃了藥所有人的憂鬱都被治癒了。他吃了,大家心情都放鬆了,就很好,都沒事了。


人家也只是建議,他當然有權益這樣講,他也善意,他又不知道你學賽斯或是學一的法則或是學風水的,今天他跟你講某某家長,我認識一間官廟,你要不要去那邊收驚?在講風水或者醫生或者其他各種不同的派別對這件事情處理的方式,你會發現在討論事情還是需要回到自己的那個部分,而不是真正去處理外在的現象,或者更有智慧一點,我相信什麼?然後再從那邊去了解,我相信醫學就去更認真了解。而不是單純的付出愛跟承受。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