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15日 星期六

POLO 賽斯藏經閣-《個人與群體的事件》導讀第829節

個人與群體的事件導讀第829節
https://youtu.be/Wpv4kf4rIkY


你就死給他看,講難聽一點,就看這個大女兒死在路邊。其實我也是先講說要去英國,可不可以贊助一下?你不要是你的事,我要是我的事,結果你看去到英

國,資金就到位了。跟百年戰爭99年是一樣,你覺得是他對你沒有信心,還是是「快要有信心了?」

害怕是他的事,從你來講差一年是差一步,對你而言是差一年或是差一步,那你要怎麼辦?「相信他就是會給我呀!」他先給了我好後再決定要相信)那就不是相信了,就像國連講的我要體驗內我會幫我,我要相信。那我就在後面回一句:「那你要先做呀!」

我們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退縮了,然後換個方式,那從你爸的角度看到的會是什麼?「是不是我的錢你就比較敢用?用你自己的錢就做這樣子而已?」就像我去英國,今天你去了,這件事情就不一樣,可是你如果沒有去,這件事情就不會變。

不管什麼議題,你就是繼續相信,你的態度、你的處理方式也就是只能繼續相信。你說人家不支持你獨立?廢話!你自己都不說要獨立,人家怎麼支持你?你要說婆家也好?夫妻關係之間也好,他們都不希望變動,除非這個變動有利可圖。自我也傾向於不要變動,因為變動會威脅到自我的存在感。

昨天有一個學員談到說他不敢再坐吃山空一年都一直休息然後不工作這樣,那種感覺太差了。我說你從來沒有坐吃山空呀!從頭到尾到這一個點你開始想工作,然後他從頭到尾都一直在擔心這一天怎麼辦?就沒有錢了怎麼辦? *他等於把有錢的日子用沒有錢的心態在過啦!那你幹嘛要有錢?我說你就把那一年的錢拿給我,然後你就用那最後一天的心情再過,可是那一天一直都還沒有到,我們卻一直用那一天的角度來過現在有資源的生活,你明明就是有資源!那一種說法就變成是用沒有活在當下的態度來過,一年的每一天都在過那一種坐吃山空的感覺,昨天在神奇之道,約瑟也有講說你不要去看那個結果。其實我們也不要去管那個結果,你就是看你能做什麼?

你是在打未來的那一隻鹿,你說未來的那一隻鹿如果沒有打到走掉怎麼辦?那現在前面那麼多隻鹿走過!所以我昨天就跟那個學員講說你要翻轉過去的那一年的經驗,你要知道是你誤解了,其實是每天都過得很充足的資源還有可以用,然後錢還沒有用完就又有工作了。

你可以做你要的,然後也會有資金到位也會有人支持,哪有真的無能為力?又不是叫你從10樓跳下來然後飛起來?

△如果你不做了,你的沒有信心就彼此互相影響,最後就是「啊!我們果然是一家人這樣。」還是你就趁這個時侯把他拉上來?因為他現在沒有覺察嘛!是你有覺察呀!有覺察的人不做,還等待沒有覺察的人主動拿出來?這不是苛求嘛?只有當事者才有辦法讓那件事情變得重要跟有意義啦!你知道為什麼父母選女婿、選媳婦要談身家條件嗎?因為跟他們談戀愛的又不是他們,他們只能從那些外在的條件…那個愛怎衡量?他們又不是當事者!你多愛那是你家(指個人)的事呀!我又感受不到!我跟你爸你媽這麼久了,怎麼講愛?我可以幫你把關的就是什麼門當戶對呀!所以你都會講說他們不懂,對!他們當然不懂呀!又不是他們在跟你女朋友、跟你男朋友談戀愛?但他又想插個手,那就從旁邊呀!那些我們覺得不重要的。所以我們就要讓他們覺得很重要,就像命運規劃局,每個人不是本來都有那個路線嗎?但他死都不要follow那個。命運規劃局一定要讓他走上正軌,到最後那個局長還是上帝就說算了!你要這樣,我就給你吧!就是這樣呀!可是在你還沒有使盡全力之前,其實就像我們講的,自我都不希望你以變動的方式在進行,這某一個程度是他的慣性跟誤解。

所以就做給人家相信吧!所以困程中遇到的那些困擾其實不是困擾,而是更確定我真的還要走嗎?那你說魏德聖真的知道他拍完人家會支持他嗎?
他也是拍完了好久才有錢進來。那個就是「反正我就是做啦!管他會不會死!」我就看我現在能做什麼,然後我就做。

如果你每次做事情都差臨門一腳沒有發生,那我怎期待?我甚至是不想期待。可是我會有想要做的慾望,可是我又沒有辦法期待,又沒有相信,
才會有你所謂的卡住嘛!你說你無能為力的時侯,其實你是用這樣的信念在製造這樣子的信念。未來的那個點發生不發生不是百分之五十、五十這樣,而是以我們的想像力去轉化成具體的事件,具體的事件來被我們體驗。所以這也是你可以抉擇的,這裡學習不是學習轉化的技巧,是學習到這個概念就可以了。

△沒有錢其實是沒有那個預算,後來我才知道我們家跟人家看錢的方式不一樣,我們是算全部的錢,那很多人是算預算的或者是算現金的。沒有,我們是算所有的。所以一般人講不可以買其實是沒有預算或沒有固定的收入、現金,其實我們覺得我們這樣想比較好,你會覺得比較多。你從預算的角度那樣想,你就會常常好像憋住,你知道嗎?所以綁手綁腳,你就覺得沒有。

想像力後面的那個資料庫,是賽斯講的無窮盡、不可計數的。當你給自已的想像力合法地位的時侯,你跟本不用說服自已,反正你就是加減玩、加減說。回去你不一定跟你爸按個摩說:「爸,二百萬拿出來。」為什麼不行?想像力後面的寶藏庫是無限的,當你給想像的東西一個合法的地位,就好像你真的在做一件事情,不要只是要在物質實相很辛苦的賺到才是真實的、唯一可行的道路,重點是這裡。甚至你都不用想方法,方法其實都是亂講的,那個亂講就有點像是說小孩子要跟父母親要零用錢對不對?父母親有時侯就講不然你幫我抓龍,你抓那個龍可以吃的嗎?然後你說好吧!拿去買玩具,那是做個意思的。

美好的感覺不是去追求來的,是你本來就應該會有的,你沒有這些是因為你的限制性信念的影響,技術上應該是把限制性信念解構掉而不是去追求快樂,快樂跟本不用追求,因為追求快樂也有點像是說手斷掉了,然後這邊喝點涼的。自我當然永遠有自由意志去順決定,「是不是費力」某個程度跟行動還真的沒有關係,順不順跟行動的多寡可能就不太有關係。

△學員問用靈擺決定是不是把力量交出去?polo老師說:「沒有!那個還是你。」因為你的潛意識會影響那個擺錘,只是你自已沒有知覺到而已。「避免煩」還是「你產生一種神聖的不滿」?你變得很煩的時侯到底是你的限制性信念一直干涉你,所以你變得很煩,然後你產生一種神聖的不滿,還是說是為了避免麻煩?那個很像,可是只有在你對自已的覺察、對自已的感覺有認識的時侯,你會比較容易區分啦!神聖的不滿其實某個程度就是在幹譙你的限制性信念,那個某個程度不也就是像衝動嗎?你只要不要刻意傷害別人,那是可以被表達的東西。那第二個是你混在那個狀態夠久了,那基本上是攻擊力的展現,就是創造力的展現,那種在心理學上,有人會講說憤怒也是種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