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3日 星期六

問賽道~賽斯書:夢與意識投射導讀第22章之6

夢與意識22-6
【SethwayTV】問賽道~賽斯書:夢與意識投射導讀第22章之6
因學員反應希望刪除原始youtube聯結,故107/11/4起此後不再附原聯結。


POLO:「什麼樣的想法你會覺得有更多的錢或者有安全感?」
女學員:「 人就是要工作。」

POLO:「所以呀!」
女學員:「 我的潛意識其實蠻享受無憂無慮幾點不用上班不用幹什麼, 就是我對自己現在想要東西可能是更自由的, 然後不受框架,可是我也不是

完全不要工作。 其實我只是不喜歡…」

POLO:「被綁住!」
女學員:「對! 比如說今天是因為上課的關係可是平常這個時候我就會想說我要幹什麼我要幹什麼? 基本上時間都非常固定。」

POLO:「 可是你看我們也是固定綁死的對不對?我們上課的這個時間,某一個程度。」
女學員:「是呀!像這個也是。」

POLO:「 但是你沒有那麼強烈的感覺。或許他比較少啦對不對?」
女學員:「 我覺得還是有,比如說我想幹什麼可是不行因為等一下還要上課。 當然工作是比較常態性的時間比較長可是哪個部分我覺得還是有。」

POLO:「 所以如果把工作變得不是工作或者不要工作, 就是兩種對不對?一種事我不覺得我有在工作所以就是沒工作; 一種是真的沒有工作。」
其他女學員:「 老師這個會落入邪教,鼓勵人家不要工作(笑)。」

POLO:「日月神教!」
女學員:「 以前我可能會受老師影響我就是要工作和不要工作去選擇, 可是經過這一陣子我倒是覺得我是怎麼來看待我的工作?」

POLO:「 這是第二種。」
女學員:「 這種規律的步調我用什麼心情去看? 我覺得那才是我要學的東西,我現在就是還是不要落入二元對立的模式。」

POLO:「 就是在選擇之前你還是要看法, 不然你在選什麼?你在選擇之前沒有看法 或者確定什麼是什麼的時候其實亂選都可以。 所以你如果覺得

一定要工作的那個網才能保住安全感或物質性,那就是相信不用工作也可以。 先不用管後面,又回到一個很簡單的弔詭,反正相信也不用錢,對不

對? 當下這一秒你相信不用工作也會有安全感,也會有豐盛,有差嗎? 當下這一秒就好回去怎麼做,做到死,那是等一下的事情。 如果當下這兩

個小時好了反正你們也賺不到錢,當下這兩小時相信可以嗎?」
女學員:「可以。」

POLO:「好,那就這樣,先相信。」
其他女學員:「 那種相信不是由內而外的,我覺得都是一種暗示。」

POLO:「當初也是呀!」
其他女學員:「 你的焦點都在那邊的時候你就會很容易去鎖住他。」

POLO:「 你要的它其實就已經存在, 你要辭職你要改變工作形式, 其實就已經改變了,可是這個是你的意念, 那他其實就會自動到,可是他為什

麼沒有自動到?」
其他女學員:「 因為我的不安全感擋到了。」


POLO:「 意念在這個歷程裡面還有其他的意念進來, 這樣太貴了可以嗎?沒有工作是沒有糧食的, 其實不是持續的問題,這就是在一般物質實相

做工, 我們要持續性的努力可是其實不用, 比如說以你的例子你要買其實就已經買到了,後面只是演練一次而已,現實生活只是演練過去而已。這

個演練過去如果中間沒有其他意念,其實有一點點小意念, 當14000要買下去的時候有一點點阻止的意念, 可是那個一面又被一些新的訊息消除了

。 這個小插曲不講其實當你想要買的時候這個過程都是很自動的, 那其實你像徵性的動作就是訂閱, 打電話或是什麼訂購一下事情就結束了。 他

其實不需要你持續性的需要。」
其他女學員:「 可是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其實每天都在想說我好想要那個東西。」

POLO:「 你就算不每天你也會,只要你對這件事情中間沒有其他的一面進來 去阻止他那你只是更加強他而已。」
其他女學員:「 這個加強會比較促使他快速來到面前嗎?」


POLO:「 不會!那是一個風格而已,小朋友很期待明天要去郊遊了,期待到睡不著他也不會比較快到來,就是明天才會來。應該是說跟快慢本質上沒

有關係或許實質上有關係, 可是其實你已經買了已經感知道你已經買的那個實相, 只是他現在存在在架構二或者未來可能性的實相,那還沒有進入

到你官方的物質實相的眼前的這一刻,★ 可是實相是什麼?實相是意識的焦點。 所以只是你的焦點還沒有對到這裡而已 ,所以你是對到這裡,而

不是一直努力一直努力。」
其他女學員:「 可是老師這一件事情,我想買的時候購買已經完成了? 可是他還有另外一個可能性是沒有買, 他不會是只有這一個,那他們是不是

同時都存在?」

POLO:「 可是你的焦點已經在了,因為你想買那一刻就已經偏向…」
其他女學員:「 我們想買很多東西可是不會都已經成型了呀?」

POLO:「 都已經成型了 只是在過程中你的意念又產生變化, 比如說我們想要一棟房子,隔壁那棟房子如果是我們的有多好? 買下來。可是其實已

經買下來了」
女學員:「 這樣想就通通都是我的?」

POLO:「本來就都是你的可是你沒有去做一個信念之下相信的行動。 為什麼不採取因為這裡還有其他的意念,比如說一個有錢人, 看到這一棟房子

他想要買他可能就會直接說那你去問看看他們要賣多少錢?那他們可能會不想要賣或者剛好要搬,那如果不想要賣的話就說加個2000000,那他們可

能想一想說那好還是賣了。他做事的方式代表它在這個歷程裡面他沒有加入其他的限制性信念如說人家在這邊住好好的怎麼可能?你說我們哪有那麼

多錢?我們買起來要幹什麼?你管他要幹什麼要養雞要養豬都可以。我們之前有一個形容說你魚都還沒有釣起來你管他要煎還是要煮? 釣起來再說

,那麼剛剛是在講說你先相信那個可能性反正又不用錢。‧ 所以不是持續性的問題因為持續性是一個幻象, 沒有持續性。」
其他女學員:「我懂老師的意思老師意思是說當你的意念出去的時候 這個意念已經形成了可是中途如果有其他
意念 進來的時候才會攔截掉,」

POLO:「因為你看在物質實相才有所謂的延遲性對不對? 可是當你的意思擴展你會知道在某一個未來,在架構二他已經存在了。所以在這一段物性的

延遲時間,有-沒有有沒有不然他就會慢慢飄移過來,從架構二來到物質實相。」
其他女學員:「 我不太懂像他不要工作得那麼辛苦, 那個來到以後的生活我們有一個想像是希望是舒服的, 我不做以後我當然不希望是不安全的不

夠穩定的。」

POLO:「 我講一個還是講我媽的例子, 我之前不是提過我10年前就跟我媽講做是預約的對不對? 那個家庭理髮不景氣已經到你家去燙頭髮只要350

。 太推的那一台去到他們家,然後最近這幾年才變得這樣。可是那個時候賺的錢還是跟現在一樣,那為什麼需要10年?因為在那個時候不想相信呀

! 我媽常常會講你們講那個都是沒有人有的! 我們這個地方是什麼地方跟人家用預約?那個是市區才這樣子做! 我前陣子才跟他講你看十年前我

有沒有跟你這樣子講? 他跟他那些爬山的山友還說跟他打電話預約要洗頭還要跟他預約?要不然就說他兒子要回來,要不然就說要煮菜,現在這樣

子,你看多那個!」
其他女學員:「 最主要是沒有生活壓力。」

POLO:「 其實一樣,你那個時候如果就改成那樣,反正那個時候客人還更多一點點, 才剛開始走下坡那個家庭理髮的人數, 可是他就需要用十年

, 可是那個十年某一個程度是幻象。 因為本來你就可以自動的有, 可是這個過程可能你的風格是事情是要慢慢來的, 你的風格是沒有人會接受,

你可能相信是會成, 或者那個時間點不會成可能要在哪個時間點才會成。 可是這些都不是事實, 是你個人信念之下的經驗。」

女學員:「 東西不是買了就結束, 而是買了才剛開始, 可能這時候會有兩個現象, 當你相信他真的很好用, 可能他就真的非常好用。」
其他女學員:「 他沒有我想像中的這麼方便。」

POLO:「 我講一個簡單的例子, 桌上有一個糖果你想吃其實差不多就可以拿起來吃, 可是有時候要吃一顆糖果是要經過重重的難關 才吃得到對不

對? 比如說我們在玩一個遊戲贏的人才可以拿到那顆糖果, 然後還會經過什麼關什麼關, 意思是什麼? 那些關是經過你們同意才去玩的。 如果

物質性的豐富是那一顆糖果, 你一定要工作才有物質性的豐富, 是你射的難關。」
其他女學員:「 這樣有沒有聽到?」

POLO:「 所以他是風格, 他是遊戲的方式, 不是吃到糖果唯一的必然的方式, 他是一個風格, 最近我在講這個詞 做事情的方法其實不是方法,

他就是一個人的style一個人的風格。 他跟結果是沒有關係的。★ 實相的結果是靠著信念不是靠著努力, 實相的改變是靠著信念的改變 而不是架

構一努力努力一點點的累積。」

POLO:「 每個人都看到不一樣的意義是什麼? 是你也可以跟他一樣!」
女學員:「不要!」

POLO:「 對所以是不要! 不是不行! 這邊有一個矛盾是你認為你的慣性是這樣, 因為信念所致。 你一定這樣子看過去, 可是剛剛那個講法是

每個人在這個現像上看到的是不同的, 那表示其實你也可以這樣看,如果你要哪一個的話。 那現在就是你要工作的自由或自由的工作,那就表示你

都可以。 要不然什麼叫做事與做是豐盛的? 一定是要一毛五元自己親手賺進來的才算是嗎? 所以不是為什麼有人可以這樣, 而是我們不行,是我

不要」
女學員:「 自己堅持 自己要的方式來玩。」

POLO:「 可是就是這個你真的知道你是用自己要的方式來玩嗎? 還是幽微的部分你是覺得你是不得已的? 其實大部分的人都覺得是不得已的。 因

為如果你真的覺得這是你要的選擇你根本就不會再想另外一種東西! 如果你相信你不會封鎖你架在高的網就會被封死, 你不是在限制性信念之下去

採取防範措施, 你怎麼會是投入更多的時間去賺錢? 趕快賺一賺50歲可以退休? 怎麼會是我架那麼高然後我就可以退休? 背後那個信念會在你退

休那一年錢全部不見。 我們可不可以跳脫工作的概念?」
其他女學員:「 沒有在工作。」

POLO:「 我也沒有在工作 我就是興趣閒聊。」
女學員:「 如果清楚知道那個糖本來就是你的了, 可是重點是很多人都不知道這裡有糖。 他不知道是他的甚至有些年有糖都不知道。」

POLO:「 所以這個就是意識的焦點,意識沒有沒關係你可以投射。 所以我們說不是在物質實相操縱,不是去架高那個防護網。不是在那個限制性信

念之下努力去做事情,而是改變那個信念。 回到我們剛剛講的能不能夠在這兩個小時之內, 如果我的焦點是『 工作才能有』 那我能不能相信不工

作或者隨便怎麼做就會有?」
其他女學員:「 一出這個門就沒有了。」

POLO:「距離跟時間某個程度都是幻象, 反正你能夠說服自我就好了, 你可以設立一個20年之後會很有錢。 重點是你的自我相信了那個未來的保

證, 賽斯說你之所以不能好好地活在當下是因為你覺得未來沒有你一個位置。 賽斯的概念是說你要相信你的未來是被確定的, 確定了不是說死的

, 而是說有那樣一個位置的存在。 所以你現在不用擔心你一定要怎麼做才可以達到那個位置。 你只要拿著那一張票, 那張票就是你的信念。 時

間好像是100年是20年是50年, 可是當你的子我被說服之後他就好像是幻象了。 他可能就是在一個月, 那空間也是。離這個房間1公尺兩公尺跟離

這個房間10公里, 不是一樣嗎? 如果你還拿著那一張票。 所以時間跟空間基本上是幻象, 你只要說服你自己我有這一張票, 那我的未來就是保

證的。 你就抓住這個, 然後在物質是相上甚至連象徵性的行動都不必要。 那要的時候依賽斯的意思是隨便做個姿勢就算是了。 所以我相信我是可

以自由的, 2小時3小時4小時 6小時8小時然後回去的時候面對一個情境, 我是自由的然後我決定我要不要做。 那這個衝動這個願望用自我的智慧

來幫他完成, 自我不需要審核這個衝動, 自我思考是在這個物質實相的操作, 怎麼操作的比較順更完美,所以,對!是需要自我的配合。 但自我

不是去決定, 自我是去決定怎麼做而不是要不要做, 所以你已經決定怎麼做了我們剛前面講那個東西已經存在了
,你只要中間不再有限制性的信念去阻止他, 他就會自動出現。」


POLO:「 你能不能相信你想做在做的時候就會豐盛而不是一定得做。」
女學員:「 好這是我下一個目標。」

POLO:「 我如果不相信我喜歡做就會有, 那我自然而然就暗示了我的自發性是不值得依靠的, 這才是重點。 到最後其實更核心,你沒有覺察到跟

意識到其實你是在否定自己的存在, 賺錢不是重點, 你做不做你想做的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你不這麼做你是在否定你的存在。」
女學員:「 這有什麼連結關係?」

POLO:「來,講一下!」
女學員:「 自發性然後連結到那個存在。」

POLO:「 簡單講自發性就是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可是如果你現在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都需要被檢視, 那誰在檢視他這是一個, 那他如果可以做,

這還好, 那如果不能做呢? 那你那一部分是不是需要被遮蔽?沾掉或者壓抑? 那他為什麼需要被這樣子對待?進而我們就會認為因為這些不值得

存在, 所以我在否定我自己的那個部分的存在。」
女學員:「 自我否定跟否定自我存在? 我覺得程度上是有不一樣的, 例如我現在覺得我是不行的那我可能是自我否認, 可是更深層的是否定自我

存在的價值。 這個存在的價值跟自我否定是不是有程度上面的不同?」

POLO:「 你要這樣子講是可以但其實是一樣。 因為你否定價值就是在講這個不值得存在, 可是本質上他都一定存在而且被肯定, 可是我可以否定

他。 就是你可以考100分可是我可以說你考100分又怎樣? 就是爛! 從分數上的類比來講每個人都是100分, 可是我就是覺得你100分很爛! 或者

說更貼近一般生活, 你那樣子是有多行? 你那樣子是有多好? 你這樣子做對嗎? 我又沒有害人為什麼不對? 在賽斯的觀念裡面沒有害人就是對

啊! 或者就可以做, 而且不小心害的也不算。」
其他女學員:「 不小心害到不算?」

POLO:「 是要有意識地去侵犯到才算自然罪惡感,」
其他女學員:「 有多少人是有意識的在害人? 」

POLO:「 所以 99.9%的 罪惡感都不需要, 他不需要對過去的事情愧疚, 因為上次說你對過去事情愧疚並不是個美德。 那第二個部分是你有意識

心, 你有自由意志, 所以賽斯講自然罪惡感存在所有的生物之中, 可是人類的意識發展有它的獨特性有自由意志, 所以你會沒有自然罪惡感。

所以意識心要評估來彌補我們天生自然罪惡感的不足。 可是在其他生物裡面是很自然的反正他就不會觸犯。但是我們會,所以我們的意識心是需要

去評估的, 你不能說我們沒有自然的罪惡感就好。回到一個點我們一直相信就像賽斯講的好像事情我們不去管他就一定會出錯, 所以我們不相信自

己也不相信事情 發展的自發性 所以你才需要去做正功。」

POLO:「 自發性是有涉及到這個人是真正怎麼想,不是所有的行動都是自發性, 我要賺很多錢,藉很多的工作這是自發性嗎?那個信念不是自發性

,那個『接受』信念是自發性,你是自願接受那個信念的。」
女學員:「選擇產生的行動跟賽斯講的自發性是不一樣的。」

POLO:「 自發性是我想什麼我想什麼, 然後意識稍微評估這沒有別人、 沒有侵犯, 那就去。 那可能你的限制性信念就攔截這個, 不行,我就選

擇另外一個那這就不是自發性。 那只是從你身上採取的行動而已, 那不叫自發性只是說那個行動由你而來。 可是那個不是由自發的, 是由你的信

念所控制的行動。 我們比較希望, 你那個希望是表達我們的存在, 所以我們比較希望由我們的內心想要做的就去做, 我就表達了我自己、彰顯我

自己、 呈獻上帝的大能。 把自己活得好有沒有? 可是今天我如果生起了一個什麼信念要照著這個信念走, 你就不是在彰顯你的上帝之能, 你就

不是重要內心想要做這一件事。 我今天有一個渴望是自由的, 那我能不能相信自由是可以的? 而我那個相信來自於賽斯講的真理。 你就是做你要

的, 你就是在替一切萬有、替這個社會、替你自己、替宇宙發聲。我想做的我就去做,只要它不涉及侵犯, 很多人會覺得我做了啊可是就沒有怎麼

樣? 就像今天賽斯講說我今天信念改變可是實相卻沒有變,要怎麼辦?繼續改變!你根本連評估都不需要評估。 反正沒有就沒有,你就繼續相信,

就像我很喜歡舉例的那個英法百年戰爭打了100年,從出生到死都還沒有結束。可是你想要和平要怎麼辦?繼續相信和平呀!還是你要說我等不及了

,我要出去把這些人都消滅掉?」
其他女學員:「打不和平的人都消滅掉。」

POLO:「 然後你就成為那不和平的一份子。」
其他女學員:「 大部分的人都希望我現在相信了,就馬上成為你要的樣子。」

POLO:「 有可能也有可能不會,因為你對自己覺察的深度不夠」
其他女學員:「 那個深度是你不知道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

POLO:「 因為長期沒有覺察沒有跟自己真正的在一起。 沒有這樣的覺察你根本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是為什麼? 所以我們只好跟隨衝動一層一層的剝

掉, 然後一直衝動 那個就是你要的。 賽斯在神奇之道第五章就講說, 你現在有一個工作你當然可以相信會不勞而獲,賽斯說可以,你可以相信你

不工作就會有錢。你想辭掉工作? 賽斯說可以,你就辭掉工作錢一定會來。 但是你還是會活著所以還會有衝動, 如果你有衝動要去幹嘛找工作或

者去玩, 你也要跟誰那個衝動。 你不能說第一個衝動那個是最大的, 然後後面那個衝動就比較小?不是! 每一個衝動都要被等值的對待!」
其他女學員:「 老師先停在這裡, 當你說我相信我可以不工作, 我可以不勞而獲, 可是中途我們可能會因為他時間性,不一定明天就會到。一年

兩年三年… 我可能會興起一個……?」

POLO:「 可是你為什麼會這樣想一年兩年三年?」
其他女學員:「 我興起一個要找工作的衝動,我怎麼知道這個是衝動是因為我前面『不勞而獲的挫折』而興起的?」

POLO:「 沒關係他至少都是一個達到目的‧‧‧〕
其他女學員:「 那怎麼會是衝動? 那是因為挫折興起的我應該要改變。」

POLO:「 你是說因為受挫折?」
其他女學員:「 因為那個不勞而獲一直沒有來, 他現在那個錢還沒有來可是我生活出問題了, 我有一個衝動…。」

POLO:「 所以有兩個部分第一個部分是我說那個假設性的沒有辦法談, 因為很多人都是在講說那個以後這樣子怎麼辦? 某個程度在那個當下誠實

的面對自己。」
其他女學員:「 我現在知道我其實是因為我已經懷疑我的不勞而獲了, 我的生活扣住我,我已經沒錢了, 我必須去工作。」

POLO:「 沒有什麼必須。」
其他女學員:「 我明天就沒有飯錢。」

POLO:「 你明天就沒有飯錢也不會明天就餓死了。 你真的快餓死了你來找我我給你50塊你去買便當。 我的意思是說我還沒有真正遇到一個跟隨衝

動的人會遇到這樣的事,根本就不至於! 他會變成是一個假設性的疑問你懂嗎? 你會活著、你會遇到實相、你會經歷很多事情, 或者回到今天剛

開始講的你根本不認為那是一個工作,你今天跟我預約要洗頭髮你要看我要不要煮菜啊?我兒子有沒有回來啊?或者是我今天有沒有去爬山啊?當你

能夠這樣子做,能夠這樣子回答客人的預約的時候你在做你想做的,你相信你想做的會讓你自己舒服而且所謂的後果是更好的。可是如果你不是在這

樣子做,你的賺錢,你的每一個委屈自己去賺錢你就在鞏固後面那個負面的東西, 那個負面的東西就會變成實相, 所以你賺5000就會陪5500。 重

點是你知道這樣會做白工的話你還要不要做?講白一點如果我告訴你你今天違背自己的意思、違背自己的衝動 去接了一個案子去做了一個頭髮,三

千塊, 然後我跟你說因為你這樣子做案子的另外一個負面的信念。 所以在一個月內之內這三千塊會以某種方式不見你要不要做? 如果你已經很清

楚了對不對? 所謂的開悟者他是已經掌握了萬事萬物運作之理,沒有辦法創造事件, 他或許沒有辦法創造他遇到任何情境,他可以遇到可是他會知

道, 所以他會知道賺不到, 這就不是我們的。 如果錢在地下500塊對不對? 那我們就撿起來。」
其他女學員:「 我是我問一個問題你喜歡賽斯分享賽斯, 這麼多年以來, 我們不要說前面前面我們都在摸索就說近兩年,有沒有哪一次是我勉強我

不想做 而做的事?」

POLO:「 有啊就跟你講說每次感冒的時候我都是跟他賭那個臨界點, 像我昨天也在賭那個臨界點因為這個禮拜會很忙然後腳又腫起來了, 因為沒

有覺察直到身體反應, 那身體反應是另外一種覺察來告訴你, 所以你要想說你有兩種選擇跟一開始講的一樣 你不工作要嘛你改變你對工作的概念

, 要嗎你就停下這些課或者重新想一下你是怎麼想這些事情的? 你充其量只能在每一個當下以某一種程度的誠實面對你自己, 但是賽斯說或許你

沒有辦法像他那樣看到過去跟未來的三世,所以你只能在當下盡可能的誠實的面對自己 然後去採取行動。 你不能因為說明天會更聰明明天會更成熟

明天會更有覺察,後天會更有覺察所以我現在不要再去這個行動。 不行! 這樣子你一輩子都不要採取行動,你等到變成賽斯再採取行動。所以說你

在操作上就像賽斯講的在每個當下盡可能誠實的面對自己的每個覺受, 為什麼是盡可能的誠實? 因為當你的覺察力不夠你怎麼可能完全的誠實?」

POLO:「 記得我半年前有寫過一個東西叫做 你要看到那個做惡本身的善意。」
其他女學員:「 這有點困難看到做惡本身的善意?」

POLO:「 每個人對我們本身的傷害都有他自己那個部分的善意, 他做不出比他想像中更惡的事情。」
其他女學員:「 老師這樣走過一段過程才可以講,你一開始就跟人家講要看到做惡本身背後的善意?」

POLO:「可是你如果一開始不了解這個你最後也不會了解, 你就一直打他而已, 我們要的不是法律上與道德上的壁壘分明,如果要那樣子很簡單啊

!」
其他女學員:「抓去關呀!」
女學員:「 去面對自己的問題, 在這個過程中,我的每個感覺o不ok!」

POLO:「 每個人在他個人性、在他個人位置面對他自己。 就像我以前講說得很有錢的人放下他資產還是很有錢, 放下他工作去靈修還是學習身心

靈, 我說這樣子有什麼厲害? 就說沒有錢還去學習身心靈 這才厲害, 因為我要做給別人看, 這樣講下一句會更噁心, 因為佛陀也是這樣子。有

怪嗎?沒有怪吧佛陀已經來世上成佛好幾次了。」






































問賽道~賽斯書:夢與意識投射導讀第十八章之三

夢與意識18-3
【SethwayTV】問賽道~賽斯書:夢與意識投射導讀第十八章之三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Ldz7vv7F6g


對沒有參與的人來說是假的。接受每一個人他在自己描述的真實,以他真實的實相去做面對跟處理,而不是去求證驗證客觀的事實。上次有人在問我

爸爸失智了怎麼處理?賽斯有沒有講這個東西?其實這個不是重點,你是去問為什麼你生命中有一個失智的老爸?不是你要去處理一個失智的老人怎麼幫

他,而是你為什麼有一個失智的老爸?你沒有辦法控制他的大腦可是你可以控制你的實相呀!沒有他的實相,永遠就只有你的實相,不是嗎?實質就像你

有1,000,000這個數字是真實的,可是1,000,000到底是很有錢還是很沒錢?是很擔心還是值得很慶幸?還是該拿出來還是存多一點在拿?對你整個生活

就完全不太一樣,爸爸失智、媽媽失智、誰身體受傷怎麼樣,你周圍的人的什麼事他其實對你來講都只是一個訊息,就像我常常在講的你不要以為他會

動會講話就是獨立存在,沒有!他有他獨立的存在可是你眼睛看到的都不獨立。都是由你的信念在決定

逼迫自己去正向的感謝跟行動,那背後的情緒就一點一點的壓下來, 我不喜歡我就皺眉頭而不是我不喜歡還微笑一對,那就是賽斯講的欺騙你自己。你

看到的其實都是你的感受而已,沒有一個客觀的人,沒有一個客觀的員工的存在。賽斯說一個有自信的人會對別人的限制性信念會用一種好奇跟幽默的

態度來看待,你不會罵他,不是不能罵,是你在罵他就代表你內在有一部分東西的投射,要不然你只是會覺得還蠻有意思的,他怎麼樣,他的信念是什麼?

你可能會發現我討厭的正是我喜歡的,很討厭獨行俠獨來獨往都不跟人打招呼,是因為我認為自己不應該這樣,為什麼認為自己不應該這樣?因為我知道

或者我的經驗裡面這樣子是會有不好的結果,你會認為不應該當獨行俠,應該有禮貌一點,去到哪裡應該都跟人家交際一下。那個東西就會變成一種提

醒,我一定要用本來的方式嗎?我那個本來的方式是我真正喜歡的嗎?他這樣的人脈我不開心然後我就縮回來想我的不開心是什麼?其實你會發現冷漠也

還好,可是過去的你會一直想人不可以表現冷漠的,後來你會發現其實我自己不想的時候也不用那麼的跟人家交際,所以我就接受我其實也可以冷漠的,

那我接受我可以冷漠的,那我就會接受他的冷漠,那接下來就是更近一層的其實我有看到他的冷漠之處的辛苦,然後我就跟他講其實我們這種服務業那

麼冷漠太好,我是給你建議啦!要不要停就這個樣子。你就不會在那個當下發火說你怎麼這付德行?你做事情怎麼這個態度?接下你會發現其實我不用時

時刻刻都跟人陪笑,那意思就是你可以做你自己,你就不會那麼要求自己完全不可以冷漠,因為你們講的就真的很無聊,
或者很有聊可是我就沒有興趣,那我就不用一直陪笑,可是以前我在這個場合,大家都在這邊對不對?何必打壞人家的興致?人家講的那麼高興我怎麼可

以不理人?我怎麼可以在那邊喝自己的奶茶?你就更可以接受,所以變成你更接受自己然後下次還有這樣冷漠人你就覺得還蠻有意思的。他或許有限制

性的他或許因為那個信念產生不舒服的實相,可是他不會影響到你什麼,因為你已經過關了,簡單講,在這個點上。

很想給建議OK,可是如果你覺得你沒有然後你又覺得你不舒服,那就是你的問題了,想助人又助不到或者沒有幫助到人就全身發癢,我們前兩張在講說

蘇華京師的負面信念給他新的人格片段體挑戰,那他就覺得很愧疚,可是賽斯就講說他們是真實存在的,你不會因為他們受苦然後就講說想要剝奪他們

存在的體驗,但是你可以去給他們建議。還是他的痛苦你覺得跟你有關?我要負責?我要承擔?我是一個老闆,我是一個大姐,其實你不用管怎麼做才是對

,我是問你想不想做?做有兩種,一種是做了有效果,一種就是做,有很多人會覺得講有什麼用?對!或許對效果本身來講沒有用,可是講的本身就有用。

這個議題就會呈現說到底是必being有沒有用?還是doing有沒有用?有些人就會說你就只是這個樣子又沒有做?「我為什麼一定要做?」

我當然會有一個期待會有結果,可是有沒有結果或者有沒有用?我表達的本身就還是會不一樣,希望從別人的身上得到自我的肯定,這個上次我們有提過

,當我的行動不是為了自己不是為了從別人的身上得到回饋,你根本就是對不起你自己因為你做的不是為了你自己。

我情緒靜下來或者hold住不是因為和平而是因為想要了解我自己為什麼。雖然都是停下來可是後面的思考是不一樣的


賽斯有對你為什麼存在這裡?有提供一個解釋,那這就是我講說其實這種議題有很大部分是需要你對生命的了解的,有些人就不用因為他一開始就覺得

有,那我們這些人因為有知識障就透過他對存在的理解,我的意思是說你進去那個過程,你了解那個過程,你意識到存在是什麼過程,我更有感受性。可

是如果你不進去了解存在的構成,去感受存在的過程,那你就會說每天就這樣子活就沒有什麼感覺,那就像大男人在講那就生小孩呀也沒什麼感覺。

你的最覺受的本身就是有回應,他就是針對你而來的回應,你今天有在這個讀書會就不一樣,今天你沒有在這個讀書會他還是一個讀書會,可是他是一個

沒有你的讀書會,你今天每一個點頭每一個回首都是相對重視你的回應,你今天在這裡然後想不出你的價值的那一種困境跟困擾,你怎麼會有這種感覺

?你把它想成是一種回應!不會有一種困擾的回應可是卻是沒有困擾的,所以這整個宇宙其實都一直在對你有回應,每個人都會死去但不是每個人都會真

正的活著,當我們在思索自己的價值的那一種巨大或些微的痛苦感其實跟一切萬有是一樣的,他也是感覺到那一種張力

對小孩來講什麼都是自然,只要是好玩就是自然。對我們來講,我們好像不能享受建築,我說的那種感覺啦!不能享受建築不能享受這些東西,因為

我們一看到一個東西背後就一個文化意涵, 文明的意涵, 比如說這個杯子你沒有辦法單純看他是一個杯子, 這個有悠雅, 這個畫得那麼細緻可能

不只那些價錢, 我是把它講出來可是這樣我的大腦裡面在我們的思考裡面他是運作很快的, 所以你沒有辦法很單純的感受到就是一個杯子而已。

所以就變成是說你需要很多的建構才會有意義感, 才會有價值感,而沒有辦法單純感受到存在。你一直覺得做才有價值的時候你就覺得非做不可, 你會做到死 ,如果你又做不到你就只好憂鬱, 所以常常會有兩種人像我昨天在跟我太太講說 有一種很懶上的人跟有一種很積極一直在做事情的人, 是同一種人他只是自我強度的強跟弱而已。他意志力強他覺得我不做不行, 但是他有能力,他自我強,他自我強度控制力強, 可是另外一個人可能他自我比較脆弱他就做不到。 同樣一種展現但是他認為存在沒有價值要做才有價值, 可是存在價值這個議題還蠻大的幾乎都會談到。 像我這一次在賽斯村上課就有一個人他也覺得要做才有價值, 所以我就說你不能認為植物人躺在那邊死掉就是有價值, 他就說沒有價值那後來就有人開始談說 這個存在這麼神奇就是有價值, 後來他就自己想這樣子講思考就是有價值。

2018年11月1日 星期四

問賽道 夢與意識投射16-2


夢與意識投射第十六章之二導讀
https://youtu.be/I-laYPDw_do 
摘要by 流浪寫手
康康(胡愛晏) 107/11/2 

POLO:「父母臨終要怎處理?我說不用處理,因為會有其它兄弟姊妹會處理。你說平常有在溝通會好一點,但也不一定會對臨終或急救有…(共識)。那很多人是說這件事不能做,比如說外遇,那做到最後你還是外遇而已呀!你可能不會變成外遇再加殺人這樣,你大概就只是到那個邊界,你是跨不過去更差的。實質上大家做過什麼最差的事情?(大笑)好像不太能講?」
女學員:「最差的事情?」

POLO:「最惡的事情。」
女學員:「借錢不還,小時侯借人家的錢還沒還掉,我都還記得我欠我一個小學同學十塊錢還沒還。可是他叫什麼名字我都忘了,我只記得我欠一個同學十塊錢。」

POLO:「通常都是還給廟就好。」
其他女學員:「也可以啦!」

POLO:「就是說講是在講事件啦!可是比較像一種感覺。我是用事件來描述啦!可是那個收斂比較像一種感覺。那個情況不允許,因是有它自已的收歛。我講一種類似電影或影集會有的情節就是,你好像說像一個人已經抓狂了,狂到他傷害到每一個極致之後,他最後的一擊是打向自已的,讓自已死掉。我講的是那種感覺而不是實質上他造成的傷害多大或多小,所以就有一個學員講說可能他們的惡比我們的惡還寬容吧!像你最大的惡是借錢不還而已呀!可是比這惡的更多吧?可是那些惡可能隨著每個人的標準而會覺得不可原諒或不可寬恕嘛!但是那是你的感覺,你要為你的感覺負責。但我們要講的是他的收歛對其它人而言是個善意的起點。他不可能也不會再進一步,可是當你的信念是人都是很壞的,對你來講就是進一步,再傷害你或掠奪你或侵略你,你怎麼看待一個狀況?因為對物質實相最大的剝奪就是生命而已,還有什麼?」
女學員:「不一定,生命有時侯是一個解脫。」

POLO:「對,我是說會有的,從別人剝奪我們的角度來看。當然從心身靈的角度來講,我們沒有被剝奪任何狀況,我只是說要從被剝奪的角度來看的話,最大的剝奪就是你沒有辦法再從這個物質實相表現什麼了,或再經驗什麼了。因為肉體死掉,你就要去其它地方經驗了,你的焦點就不會在這裡了。但就算是那個痛苦,它反而是增加了你的經驗。只是對自我來講是不舒服的,而且那個最後的重點是在於你的世界、你的美好世界會不會缺一角?你會知道在每一個情境裡面,你被說服了,你被說服就等於是你相信了什麼,你被情境說服了,你開始防範,開始做一些處理。」
其他女學員:「我不曉得你在說什麼?」

POLO:「我就是在說如果有人對我們侵犯的時侯,我們到底要怎麼想?偷拿東西啦!對我們不好呀?」
其他女學員:「不是沒有受害者嗎?」

POLO:「對呀! 對呀!」
女學員:「可是她老受害!」

POLO:「我們是維持心情平靜地不斷面對實相,剛剛妳在講妳媽的時侯,我就在想我大概不會是妳媽那種人啦!就是把實相維持地很好,然後心裡很…。我們是…」
女學員:「很一致?」

POLO:「對!就是說還滿常出問題的。」
女學員:「有人一輩子都遇不到一次小偷,那一輩子遇一次小偷也就夠了,據我所知你就遇三次了?」

POLO:「哦!好幾次哦!四五次了!家裡。車呀!」
女學員:「我們知道的就三次。」

POLO:「因為我們不怕人家知道。」
女學員:「你怎麼那麼喜歡小偷呢?老是要經歷小偷?」

POLO:「這就是上次我們在講的嘛!我們的內我是很慈悲的,一次一次給你機會,讓你從這個過程中體會到『其實沒有人對你不好啦!』簡單講它只是讓你知道說『哦!你覺得還有別人對你不好。』這樣。」
其他女學員:「別人對你不好?」

POLO:「當然是沒有意識到啦!」
女學員:「所以要來經歷這件事情。」

POLO:「就是來讓你知道不會,所以我才會寫出那一段,人對你是善意的,比如說他把車窗打破對不對?車門有刮幾痕,一開始我沒有意識到,車窗破了拿東西,為什麼還要刮車這樣?這個想法背後如果你真的說服自已,就變成說這賊很缺德,看人不爽,偷人東西還要踹一下這樣?還要刮一下?後來鑑識組的警察就說沒有啦!那應該是玻璃脫下來的時侯刮到的。那這二個就有差囉!其實他是做了他想做,然後他不得已,我說的不得已是說他為了要偷你的東西,不得已然後沒有注意才刮到。跟你覺得他故意的,他社會地位不爽,這社會不公平啦!開新車就把你踹一踹,那不一樣。就是我講的內我透過一次又一次跟你講沒有這種事情,他對你的侵犯就到那邊而已呀!」
女學員:「可是前面你寫必要的措施、必要的事情你還是會做?」

POLO:「就是報案呀!罵一下呀!」
女學員:「報案就是勢必得抓到這個人,希望…要不然就不用來了呀!幹嘛?就不用鑑識了,可是我們心裡有一個聲音它是來善意的提醒,那怎分隔這樣子兩種情緒?」

POLO:「妳是說行為跟情緒?」
女學員:「你內心想說這是善意的行動,那為什麼還要報案?」

POLO:「沒有呀!善意的舉動是後面的呀!是後面想到的啦!」
其他女學員:「當下的時侯沒有想到。」

POLO:「它也是顯現另外一個部分是事情不是前因後果的啦!是你在每個當下信念的反應,那些在沒有覺察之下慣性上獲得的知識你就會想處理嘛!然後我老婆第一個想到的是趕快回家換門鎖,因為她們家這樣子被偷過。鑰匙不見了,結果家裡遭小偷。」
女學員:「我上次我一個包包從公司這樣子被拿走,裡面有錢、有證件、有印章、有信用卡,什麼都有,還連帶鑰匙。」

POLO:「對我來講可能重點就不在那邊,就在其它點。」
女學員:「像老師把前面的動作做完,才有後面的想法,那我們怎知後面的想法到底是你從心裡面所接納的呢?還是我們頭腦?」

POLO:★理解而接納。一樣呀!就跟我們平常在講為什麼有這個實相?你就想呀想,每一個想的歷程是你可以以接受的嘛!」
女學員:「像我來講,我生病,我癌症,我先生又癌症而過世,現在我媽媽又生病。其實癌症這件事情會變成鬼魅般的事情,對我來講。有一點餘悸是我身旁還有誰要讓我經歷這樣子的事情,其實我某些時侯是害怕的。」

POLO:「我大概比較不會把焦點放在會不會再遇到啦!實相是什麼,發現是我這邊的問題,跟那件事情就沒有關了,那我之後會不會再遇到,或許會。」
女學員:「但是我會害怕,因為每次來,對我來講都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POLO:「對呀!就像我們會說現在我們的車子會不會改放在深山樹林,沒有人敢進的地方?就像我們在講悲傷,親戚朋友死掉,悲傷三到六個月,ok呀!但是你不會悲傷一輩子,你不會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你怕三個月,某個程度還算正常嘛!只是說那個東西是不是一直在影響著你?然後就變是說你不是跟事件結合啦!簡單講是說事件沒有被處理完。」
女學員:「我還要處理什麼才不會碰到這樣的事情?」

POLO:「當妳講這句話的時侯就是。」
女學員:「這樣好難處理。就是那個害怕,那個害怕要怎處理?」

POLO:「沒錯。」
女學員:「如果我不想用那種你所謂的積極的正面想法。」

POLO:ok!當然不是積極正面,我的東西雖然最後寫的有點像是積極正面,可是就像我講的,那個不是貼撒隆巴斯,那是要先喬過的。講那句話,貼那個撒隆巴斯才有用嘛!而不是馬上貼上去嘛!那我就想到說我倒沒有害怕這件事情,而是我覺得垃圾!對我來講,到最後我是覺得有垃圾!後來我就專心處理我怎會覺得有垃圾?或有笨蛋?垃圾可能還是比較外層的。我大概就會有一種比較妥協的想法,對,所有的大概就是笨的而已,因為他大概覺得只有這樣子他才可以覺得怎麼樣嘛!他並不是惡,他是笨。他覺得說去偷去搶是他目前所能想到最好的。」
女學員:「問題是我為什麼要碰到這個?」

POLO:「我的意思是說你就慢慢離開那個事件的表相,開始進入到你覺得人有很笨的信念,或是人有很多不懂,雖然不是惡意,可是你還是認為人是不懂。」
女學員:「可是這個信念竟然強到一而再再而三去經歷這個?就好像說對我來講一次也就罷了,沿著我就三次了,我為什麼要不斷地…?」

POLO:「對呀!就像我為何要不斷的…也不只三次,你懂嗎?」
女學員:「我找不出為什麼?」

POLO:「繼續找呀!不是找出為什麼,而是這裡的癥結點是我還要再去想說對!雖然你認為人不是惡意的,可是你確實認為人是笨蛋,是因為無明,是因為沒有足夠的聰明才智,沒有足夠的學習,沒有足夠的思考,所以他才會做這樣子的事情。所以就變成是去處理你為什麼這麼看人啦?」
其他女學員:「那老師你怎重新改變你的信念?」

POLO:「就是每個人你這樣子在看每個人是還有更深的,你為什麼這樣看?因為到最後還是變成愛跟…」
其他女學員:「人間佛祖嗎?」

POLO:「賽斯在講一個東西就是說你恨全人類,其實恨是愛的偽裝,其實是因為你對全人類認同,可是你希望他們可以做到的好達不到你的期待,所以恨不是變成愛的相反而是『你認知到這個差距』的感覺。所以對我來講想下去就變成是說很遺憾大家沒有學什麼這樣,因為你學到什麼,你可能手法就會不一樣,你想要錢,想要過年,想要幹嘛!你可能不會覺得打破是最好的方式。」
女學員:「所以對你來講會激起讓更多人去學習的心態?

POLO:「或者改變信念,不是以笨來理解。」
女學員:「是告訴自已人不是笨的?就這樣簡單?這要讓我們如何誠心地接受這句話?人不是笨的,他不是因為笨。」

POLO:「對我來講笨已經不是形容詞而是實際的了,所以我必須把那個笨結構,他其實不是笨,他就是不知道而已。」
女學員:「某個程度不是不斷說服自已不是這個不是這個?」

POLO:「可是確實不是呀!因為我們是把它簡化了,簡化成垃圾、簡化成笨蛋,可是其實他有他的狀況。」
女學員:「萬一有一天我們再遇到這個,我們怎理解?是上一次的理解不夠深?我不敢說是不對的方向,而是說不夠深要讓我再一次看見?」

POLO:「對呀!但是事件是沒有關係的是跟你自已的理解有關,比如說我可以講說上一次的車子整台不見嘛!這次破車窗。」
女學員:「好一點,沒整台不見,要這樣子嗎?原來我是有進步的。」

POLO:「就像你嘛!你剛剛也是這樣子在描述嘛!」
女學員:「可是我描述比較多是我心情的轉變,可是我要面臨的大概都是分離。」

POLO:「不是講分離,而是說我面臨的是信念而不是情境。」
女學員:「我上次先生走,這次我媽媽也看起來似乎要走向這裡,並沒有說好像損失減少。」

POLO:「我講的部分並不是這樣,是講你的賽斯空間,是講你要做的東西變了,不可能呀!怎可能上次一個親戚朋友死掉,這次這個就沒有死?他之後還是會死呀!不可能你是由那個東西去進步的啦!你要遇到一個永遠不會死的朋友?那也滿難的。我講的是我要的那個狀態是有變的。另外一個是剛講的到最後你理解一個實相主要不是在對那個現象上的變化,而是在你感覺上的改變跟信念上的變化去做處理呀!我剛就講說我的焦點就不會放在之後還會遇到,主要不是在那個現象上的變化,或許前二三個月還會,因為慣性的影響,我大概會是遇到再說了。我不會去問下一次遇到怎麼辦?不用去規劃未來,下次遇到就ok呀!原來還是有。可是還是有的狀況,你的理解就不一定是現在這個。」
女學員:「那我還是寧願車子被人家偷了。」

POLO:「這樣講很好笑,我寧願旁邊的人死光光。」
女學員:「老師我們換一下好嗎?」

POLO:「其實每個人的課題是從每個人的角度出發的,對我來講死亡恐懼還是會有幽微的存在,只要你有肉身,其實都還滿難的。但是我的焦點不會一直說誰死,你要講說我經歷過親戚朋友的死的還滿多的,從我高中之後就不斷了。」
女學員:「至親之愛比較不一樣。」

POLO:「是啦!對呀!」
女學員:「我爸爸走的時侯我並沒有太大的感受,因為跟爸爸的連結並不深。」

POLO:「我高中死了阿公,大學死了阿嬤。那個連結也是很深呀!有一次在做公車還哭出來。可是我的意思是說那不會變成是跟你一樣的理解。可是你今天丟了十台車,你可能會說丟了就丟了。所以個人會遇到的議題…當妳說妳寧願怎樣時,那件事情都不會發生。或者發生了,你也會覺得沒有那麼嚴重。」
其他女學員:「它會找我們在意的點發生嗎?」

POLO:「對呀!不然就沒意思了,所以妳說會不會再遇到?會呀!當妳這樣講的時侯其實就是會呀!這就回到我剛講的,我對那個情境所引發的信念並沒有徹底的了解,我還是比較停留在那個現象,像我媽就罵我說這不知道是要念你還是不用?就是車子這樣,你都學不會!我就想說學不會就是我故意的呀!比如說你車子不要亂放!你車子要買鎖,你包包不要放在車上,你不要零錢放在前頭,可是對我來講,我那個時侯就跟我太太講說對!我媽這樣講沒有錯,可是她講的也正是我不想這樣子做的,因為我不想讓我的內在美好世界缺一角!所以我並不是一個會學到經驗的人。」
其他女學員:「你會學到教訓是吧?()

POLO:「對!」
女學員:「最怕人家看到你這點,看你那天教得乖嗎?」

POLO:「因為你看,今天我如果這樣子想了,我是在暗示很多事情對不對?就是說我都學不會。可是我學會了,我的世界就變了,那樣的世界不是我要的。」
其他女學員:「因為那裡面有一種不信任感。」

POLO:「它就是維持了一個美好的世界沒有錯,你東西都弄好了,怎樣怎樣,做得有點過頭了。後來你可能也會覺得這也很輕鬆,我沒有花很多心力。不是沒有花很多心力,是它已經變成你慣性的一部分,所以你覺得沒有花很多心力,它其實是有的。只是你沒有覺察到而已。那就是我講的,你把一個身體表面上養的很好,表面上檢查也都沒有問題,真的都很健康,可是你的意識的狀態,你如果覺察你會知道你一直活在恐懼裡面。我說某些人啦!就像你剛在講你媽的狀態,一輩子沒生過什麼病。可是整個生活的眉眉角角一定都要弄得很好這樣,可是你就會從我們理解的狀態你就會知道,其實你的心理的狀態是很累的。你只是形象上很好。對呀!啊我不要那樣的世界。所以盡可能的防範,我會做的愈少愈好。」
女學員:「下次建議車門別鎖,就不會被敲窗。」

POLO:「對呀!其實我們家常常沒鎖,都忘記鎖。」
其他女學員:「不要買太好的車。」

POLO:「對呀!這就是變成學到了經驗,對不對?所以每一件的狀況是遇到後看你被說服成什麼?你遇到什麼事情需要特別去防範的時侯,其實就表示你比較相信另一種狀態嘛!甚至你會講說我就是這麼不幸,所以我的錢才會掉。你就不會想說我為什麼讓錢不在我身上?這是一個。第二個是為什麼我要這種方式讓錢出去?上次家裡被偷就是八八風災那一次,然後我們一直想讓人家捐錢這樣,結果就捐了十萬。被不知名的小偷拿去救濟其它人。」
女學員:「那個行動力還沒那個就捐出去了。」

POLO:「那我們就會想說為什麼是一種害怕的方式或不情願的方式,為什麼是用那種感覺送出去?」
女學員:「是因為那個風災你也想捐?」

POLO:「可是你也不知道那裡去?往那裡去?」
女學員:「我的意思是說並沒有那麼想要捐,對八八風災是頭腦式的想捐嗎?」

POLO:「應該是以我們自已的感覺為主,就是說你給誰都不對!你不知道怎麼給?它是牽涉到另外的信念是這些單位都很糟!」
女學員:「結果來一個最好的!」

POLO:「確實某個程度它是最需要的!」
女學員:「是呀!而且直接!」

POLO:「對!但這只是對這件事情流動到他身上的理解,另外一個理解是你自已還有其它信念才會這樣遭遇,你是覺得東西是可被剝奪的,就賽斯提到的如果這樣一個性質的罪會被犯了,表示兩方面的信念都要很堅定。」
女學員:「所以你每一次遇到小偷的時侯是有被剝奪的感覺?」

POLO:「沒有呀!像這次我就覺得是垃圾,不是剝奪呀!所以我才講說或許事情看來是一樣,可是你的理解歷程,或許相同或許不同。重點不在於你面對的實相,重點是你的信念,像我們在討論好像是偷,不是!對我來講不是偷,對我來講是侵犯、剝奪、人很笨。」
女學員:「可是我感覺來講這是不斷說服自已罷了。」

POLO:「我的意思是說你那個東西並沒有解決,所以你會以為每一次都是一樣的,都是面臨死亡。不一定!不一定死亡就是分離而已,就像遭小偷不一定每一次都是被剝奪而已。」
女學員:「我還沒有辦法理解為什麼我要不斷地遇到?」

POLO:「我會不斷遇到一個現象,從人生來講我會遇到什麼?就那些事情嘛!」
其他女學員:「生老病死。」

POLO:「對呀!可是你能理解的就不止這些事情。你心理上可以變化的一定比這些事件還多,所以你是在描述事件,那一定會有重覆的,可是重覆的事件不代表會有相同的心理歷程,你的心理歷程是會變的,它如果沒有變,就代表你一直卡在那個點。」
女學員:「你所謂沒有變是你的思維沒有變,而不是你的現象沒有變。」

POLO:「★對呀!面對同樣的情境有不同的對待方式就是有不同的思維,就是進步。如果面對同樣的情境每次都有同樣的思維,那表示不管你用那種講法,價值沒有完成,體驗不夠還是怎樣,它其實就是沒有變嘛!照理來講它應該是可以變化的,從一個人死掉,比如說忙得很累,第一個假設你可能忙得很累,第二個你可能不用那麼忙,然後第三個怎麼樣,你是每個人,至親好友在死去的過程都在變。變到後來變成莊子那樣子,走得好,時機到了,終於了解。但是我們會希望他是有歷程變化的,如果我每一個人生會有的那些事情,生老病死或什麼,那一直都是這些而已呀!可是我如果沒有變,我的心理機制,我的成長機制就沒有呀!心理上的變化可以有很多層次上的不同。就算是同樣的事也不一定是同樣的限制性信念,或同樣一個成長的點。那你也可以發現你自已的些微變化,你把它概化成怎麼都是同一件事情,也不一定呀!妳的心理變化,面對死亡的心理變化應該是會有漸漸的心理改變。是我的捨不得,不是她的痛苦,跟她的痛苦有什麼關係?就算菩薩讓她沒有那麼痛走了,妳的內心世界的苦並沒有消失呀!可是如果這個概念被解決了,妳就會覺得她痛得好,因為她這輩子都沒有痛過,最後在意識加速的時侯…等一下,我剛要講的狀況是我那時侯不是問說妳那時侯為什麼決定要栓塞了?甚至妳剛剛都有講到說我甚至都覺得不用了。」
女學員:「真的。」

POLO:「可是沒有做呀!」
女學員:「我放不下。」

POLO:「不只放不下,對她而言也是,她一輩子那麼害怕生病跟痛苦。妳要更清楚去感受到那個喜悅,它會做為一種平衡妳做為女兒情感上的傷感,它不會絕對。」
女學員:「這要整個事件在一段落後再回顧的時侯,我覺得那個體驗才會出來,這個時侯我很難能體會喜悅出來。」

POLO:「但是就是速度,我們如果有更深的理解或眼光的時侯,我跟她之間的情感所造成的衝擊就不會那麼強烈地掩蓋了我那深刻的理解跟智慧嘛!重點在於我能不能對於那個宇宙真理的理解,其實妳媽這輩子簡單來講、化約來講,她跟本沒有安心過。」
女學員:「沒有!」

POLO:「她這輩子在這個時侯開始安心了,因為她開始密集式、濃縮式的意識在加速體驗那個歷程。所以你不能只是知道而已,你要進入那個畫面跟體驗裡面。像一度我也會覺得要怎樣去照顧我爸那個呀!可是後來我就覺得算了,甚至有一次我還帶他去看他可以接受的中醫,他說你這樣已經很好,不是每個老年人都可以接受觀念變化的。就像我們在評論郭老大那時侯,就像賽斯講的死亡就是一種意識加速,我已經知道了,可是時間已經來不及了。所以我甚至會覺得是好處,就像我前陣子在講我妹,我覺得她撞得滿好的,當然不是講那個現象撞得很好,而是那個現象產生的意識跟心理上的變化。就是沒有覺察,沒有主動開創局面,就是被動遇到問題,效果是一樣。靈魂會給自我機會,或給祂自已機會,可是自我還是可以自已決定,我就是要眼光那麼狹獈,我就是要執著在那裡。Ok呀!但是祂就是不斷給你機會呀!如果你一直執著在事件上,比如說我一直執著在小偷上,你一直執著在親人離開、死亡上,那就沒有意義了。」
女學員:「那個是自我,可是我們的內我不管你自我知不知道,內我都在豐富那個經驗嘛!那既然這樣,自我知不知道又有什麼關係?」

POLO:「他會需要透過你的體驗是不一樣的。」
女學員:「反正最後存在的會是那個內我而不是自我,自我會隨著肉體沒有就沒了,可是內我那個豐富的經驗是帶著走的,所以你自我知不知道不是重點。」

POLO:「確實呀!可是你會想知道,你不想嗎?因為你自我不知道的時侯,你就是會苦啦!」
其他女學員:「我覺得是一種虛虛的感覺。」

POLO:「可是現在重點是我存在於我的自我,比如說這個自我想要知道。」
女學員:「是因為自我想要知道,所以他才需要不停地面對同樣一個狀況,因為你不斷發生類似的事情是因為自我想知道。」

POLO:「實相跟信念的設計就是這樣,因為你盛載的信念就會讓你在物質實相體驗不到他在物質實相要體驗的。」
女學員:「所以內我清清楚楚他要幹嘛?」

POLO:「可是在物質實相,他負不了責任,他沒有辦法幫你自我在這個物質實相做決定,另外一個是因為自我就會感到苦或不舒服嘛!自我也會想要理解,想要變得跟內我的覺知一體,那這樣子他才不會受傷的感覺啦!他才不會覺得我是不安全的、我是匱乏的。自我只有跟內在認同,某個程度來講,你才會是舒適的啦!不然你舒適不了。靈魂很討厭重覆,所以他不斷給你機會、給你機會,叫你不斷重覆。」
女學員:「用不斷重覆的方式給你機會。」

POLO:「他給你機會之後就讓你去碰到你的信念,如果你的信念變了,你之後再遇到的實相回報給他的經驗就不一樣了。他就不用在這個點上再一直給你機會了。因為他不想派出他自已的一個手下,做了六十年都做了同樣的事情。就像防範小偷,你這輩子都防範的很好,就有一次來了很大的。」
女學員:「我們改變信念不就是為了不要有相同的事件?」

POLO:「相同的感知!因為事件還是那些啦!生老病死啦!」
其他女學員:「★我一直以為我們要學的是改變事件的發生,結果今天聽到的是事件好像一樣會發生,那會改變的是我們心理層次的一些想法?」

POLO:「因為這裡聯結到一個我一直在強調的★存在最重要,不是創造實相★呀!是了解自已呀!」
女學員:「我們不是在你創造你的實相?」

POLO:「你創造你的實相是一個真理,目的不是,因為不管怎樣你都會創造實相。等下,你這樣講我太傷心了,我一直在講我們從一切萬有繼承過來的其實就是要了解自已而已呀!跟本不是要創造實相,創造實相只是要了解自已的…。連一切萬有都一直在了解祂一切萬有是什麼?」
其他女學員:「這樣不是累死人嗎?」

POLO:「太好了,你就是要用累死人來理解你的限制性信念?」
其他女學員:「我們怎麼把這過程變得好喜悅、好有愛?那要怎達到?

POLO:「不是達到,賽斯的觀念是『認識論』而不是『改變論』,改變是必然的。」
女學員:「★因認識而改變,可是改變的不是現狀,改變的是你的想法。」

POLO:好啦!我用大家熟悉的觀念,佛陀就是覺者呀!他覺知了他自已是什麼?他可以怎麼樣?他原來是那樣?而不是那樣。而所有的變幻對他來講就只是變幻呀!然後他成為一個大覺者,獲得最大的喜悅,因為他知道他是,你不知道你是。所以本來目的就是覺察呀!」
女學員:「佛陀並不是來改變他日常生活的一切。★他的覺知並不是用來改變他的日常生活。只是說我原來是這樣?原來事情是這樣,我是這麼想的?我可以這樣想,那樣看!」

POLO:「所以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嘛!那就是我平常在講說你說了算呀!我不是最近在寫那個心靈對話筆記本嗎?」
女學員:「方格子這麼長,實在沒什麼耐心看,這個一段一段比較容易看。」

POLO:「那個只是一小塊蛋糕,真正要知道要來上課這樣,跟讀之後要出的書。慈悲上來說,學習賽斯資料可以改善生活,感覺到富足豐盛;嚴格來講,學習賽斯資料不會讓你實相上更好,死心吧!」
女學員:「你真的貼這一段?」

其他女學員:「我覺得不了解的人馬上就退掉了。」
女學員:「你真的別貼這個。」

POLO:「對!所以我剛剛就講說不是上很久了,怎會覺得是在創造實相?不是!創造實相只是認識自已的工具!一切萬有想認識他自已,想出了一個『統一之內的分離』,從那一個他分離出去、投射出去的東西來回頭認識他自已,所以認識自已才是最重要的,佛陀也是呀!創造實相是真理,是運作的真理,他不是目的。」
其他女學員:「可是這個認識自已,我覺得太籠統了耶!佛陀的境界是已經到達一個完美的境界,極樂世界嘛!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覺得是極樂世界嘛!因為他都如如不動嘛!」

POLO:「我用簡單點的話來講,我是『原來我是這麼想的?』不是只是傷心的自已,我為什麼是傷心的自已?哦!原來我是這麼想的?我是這麼想生命、我是這麼想情感、我是這麼想分離、我是這麼想小偷?」
女學員:「佛陀都如如不動?」

POLO:「是快速變動。」
女學員:「我覺得也有情緒、情感上的變化,只是他比我們來得快速,因為看得快。」

POLO:「所以我就把這句話拿來跟喵喵玩,點一下!如如不動!快速變動!他就一直轉這樣。」
其他女學員:「因為太快了,所以看起來像沒動。」

POLO:「應該是說我們本來就是來體驗跟體會的嘛!你如如不動,你來搞什麼?只是我們要像我之前提過的那個詞嘛!如來。我要能夠來去自如,一個人死掉了,我有感覺,可是我又不會深陷。我想體驗,我可以體驗。我想下來,我可以下來,你不會像雲宵飛車,坐了一輩子下不來。你可以去坐雲宵飛車,你可以叫,你可以驚嚇,你不坐了,你可以說時間到了,我要下來。是可以快速變動,而不是如如不動。如果你真的如如不動,那個現象不會讓你活在物質實相啦!你會去玩其它的。因為你如果對物質實相的萬事萬物都如如不動,那你在這裡幹嘛?」
女學員:「可是人家佛袉也是來了。」

POLO:「佛陀來主要是來示現的。」

POLO:「我不是針對事情做經驗上慣性的反應,簡單講有點是閉上眼睛,我要幹嘛?而不是有一個刺激來,我對它做反應。當然我們會想要憑空去感知到那個衝動或靈感的時侯。」
女學員:「無來由的想要做什麼。」

POLO:「這是一個,第二個是你講的那種狀況就是說,因為我們通常容易遇到一個衝擊對不對?一個事件對不對?我想說我現在該做什麼?我該做什麼,我想做什麼,有時侯他不一定是衝動。它是慣性。所以變成是你暫時的有點是先放掉這件事情,然後你感覺一下我現在要幹嘛?」
其他女學員:「就先冷靜下來。」

POLO:「對!不要先對這件事情做反應,而是去抓一下那個靈感跟衝動,或者自已真正想要幹嘛?而不是慣性式的回覆。」
其他女學員:「事件來的時侯我就先想我腦子進來的是什麼?我可能馬上就去做,我誤以為那就是直覺、就是衝動,應該讓它整個情緒先…」
POLO:「有時侯可能會矇到,但其實是慣性的回應。我今天遇到員工要辭職了,那就想說吼係!比如說。不是這樣。」
其他女學員:「是先讓它有個緩衝時間。」

POLO:「先放掉然後再去想說我現在想幹什麼?或許還是想到吼係!那就去吼係!」
其他女學員:「往往對事件反應,當下所做的一個想法或動作很容易就是慣性的回應。可是當你有稍微沉澱一下時間的時侯,那個就是比較…」

POLO:「就是我剛講的我們主動去抓靈感跟衝動,那一般我們講靈感跟衝動好像是它自已來嘛!只是說在這個時侯,我是自已去抓。你的自信或者是理智在學習到內在的智慧或者認同內在的經驗之後,你的理智也會開始去信任你本來不信任的那個東西嘛!很多人有一種講法,我只是讓我的內我流過我這樣子,然後去做事情,我自已沒有決定什麼。我有一個衝動,我要怎麼做,是自我來調的,因為自我在物質實相控制。它變成組織者、安排事件的人,而不是主要的發號施令的人。只要在很少的部分,它需要發號施令,就像我們講的危險的狀態。一個已經意識到不可行的,比如說闖紅燈呀!比如說喝農藥呀!比如說殺人、侵略。但是其它時侯,自我只需要接受來自內我的衝動跟訊息去安排,讓這些訊息、這些想法成真。它變成是一個配合者啦!」
ps:
有意樂捐贊助者請透過臉書訊息 康康(胡愛晏)
https://www.facebook.com/pilikang
或電郵   pilikang@yahoo.com

2018年10月30日 星期二

問賽道夢與意識投射導讀第二十二章之最後

夢與意識22-end
你今天發生什麼事情出車禍了或是賠錢了,那個事情都是假的,那個情感才是真的。所以你不用管發生什麼事情。你今天一個小孩子打破杯子,你到底是比較擔心小孩子有沒有被刮傷?還是擔心那個杯子是幾年前買的?那個感知不一樣的,所以這些都是偽裝實相。

並不是外在有一個思想來讓你感知,那個已經是第二步了,我們所有外在是客觀地其實是第二次的經驗,如果你要體驗物質實相你當然是固著的好;如果你不要體驗物質實相,你當然是跳來跳去的好.重點不是在於你怎麼處理他而是當你遇到這種人的時候你怎麼處理你自己?

聚寶盆做一個概念他有可能發生但作為一個物質實相的可能性他不可能發生,真正的行動在物質實相的努力都沒有用,你要改變實相是在這個實相捏圓捏扁捏扁嗎?不是!是改變你的意識狀態!你的世界沒有跟其他任何人有共享,就講那個杯子,每個人都是自閉症,每個人看到的都是他自己杯子


SethwayTV】問賽道夢與意識投射導讀第二十二章之最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QoNwoK7CGk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