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8日 星期六

神奇之道 10


神奇之道 10
摘要by胡愛晏(康康) 107/12/08

△並沒有這麼孤單自己是被丟在哪裡, 如果你要找到他們也是可以找到的, 但是現在就是他們走他們的陽關道,你要走你的獨木橋, 還是你要追上陽關道也可以。

△同樣的情境你到不是回到原來的而是回憶, 在這裡分手的對不對? 你可能不會因為這件事情都在怎麼樣, 可是你到那邊你就會想起, 他或許沒有那麼大的影響。 我只是說我在我的現在, 我沒有被強迫一定要怎麼樣的時候, 我可以去想說其實我可以得到狀況是不一定要回去的,「人際跟變化嘛!」 所以他不一定是回到公司, 當然要追上去原來的也可以可是你也可以不追上去原來的。 你要的是「變化」跟「人際」而已嘛!還是一定要「老」人際?不一定的話那幹嘛要回去?我如果是懷念老朋友,見面吃飯就吃不完了。

△其實只是你沒有想到或沒有那麼敢,那變成你的選擇好像只有回到舊公司。 好像回公司就很快, 我從無聊又變得有工作了, 那甚至剛剛還講說不管好或不好反正有人就好, 可能沒有那麼慘,可是這一點也是為什麼大家常常要來投胎搞這件事情的原因。

費力氣是一個信念, 所以那一種東西就變成一種委屈。 我有一個想改變的那沒有錯其實你就是去改變, 可是你後來選擇了一個不是你那麼比如說100% 要的東西。 那為什麼不要100%因為你覺得比較方便或者我有現實的考量, 我就稍微妥協或許還沒有那麼委屈。 可是往往就是說像我有一個個案他要離職可是他後來沒有離職就是調到另外一個單位, 可是他調到另外一個單位又有問題了。 其實你當初要改變對不對那個改變是對的, 你也要改變可是後來因為很多現實, 你妥協了,你做了一種妥協式的改變。 結果是沒有用的。 所以他在跟我談離子事情我說沒有,其實早在三個月前就離職了, 這個你有職位其實只是幻象。 因為那時候為什麼要離職? 你哪時候離職就是為了要改變。 或許某一種你要的東西你或許還不知道, 可是你到現在其實你並沒有要到, 你以為你有換了一個工作或換了一個職位可是其實是 並沒有。

所以你現在根本沒有要不要離職的問題, 可是實際上你已經離職了,你只是繼續去找三個月前你離職要的那個東西。 為什麼講這個東西? 就是你要的, 你要的不需要妥協。★ 英文的拖鞋就代表你認為這是一種不得不的事實, 但是如果你覺得不是妥協那就OK 可是如果你覺得是妥協那就代表你接受一個硬邦邦的真實, 那就變成信念, 可是沒有什麼硬邦邦的真實。 可是你認為這樣子與熊掌不可兼得的。

你的實相跟你理性的行動本身沒有關係而是跟你的信念有關, 實相是跟信念反應的, 比如說今天是你三年沒有工作, 你房子被迫要賣掉, 賺了五百萬那到底是? 可是一般人習慣是 那不一樣那個是意外, 可是那個意外不論你好幾年不用工作。 像昨天再跟我太太講說很多人想創業一直失敗一直失敗一直失敗的, 那他創業師姐這一直失敗是怎麼過的? 或許有的是藉錢可是或許有的是說他也不必活得那麼好, 就算他最後一次創業成功真正創業成功賺大錢的人花不了那種錢, 你懂我意思嗎?他們可能賺了好幾千萬好幾億,對不對? 但不要太誇張的像史都華,暮光之城那個一樣,三十億美元,五年內花光。如果正常生活來講, 就算你創業成功你好像花不了那麼多, 我的意思說那些好像都是多餘的 那反過來是講說★其實活下來的需求並沒有需要那麼多資源, 那再進一步是我們都以為需要。

所以我們願意苦盡甘來你懂嗎? 我是說那個甘來太甘了,你也花不完, 我的意思是說其實不用苦, 我們都一直被說服說要工作8小時9小時 然後才可以怎麼樣可是其實你不用工作那麼多年可以活得夠。你沒有學著說就是攤了就是對全家人有福報,比如說家人就站起來這樣子, 可是那個就是信念的結果導致你要保險。你越進去就是越真實,入戲也好,社會結構也好。 像很多人其實是活在社會邊陲的他就花不了那麼多錢。

我為什麼要ok ok的?我不能覺得比較好的嗎? 那也沒有不行但是相反翻過來就是說我到底有沒有值得更好的狀態? 這種東西到底是預防?還是怎樣?還是你真的很想做那一件事情?還是你不用擔心,你就是去,你可能會發現你可以做的事情。 所以你根本不用去跟他簽約在這種脈絡裡面,因為那種簽約是一種妥協。 就不用就去談戀愛就好了。 我們也是去談戀愛然後騙人家說我們是要去讀碩士, 那是講給外面的人聽的。 雖然後面也有讀到一個碩士才回來那是順便讀到的。 我就對你來講如果那一種規劃會讓你陷入算計和生產線的哪一種模式, 那你就不用,那你就去。 其實你去的話你自己生命會找出路, 你沒事的話你就無聊就隨便逛隨便搞, 你會有其他事情, 你就算一個月幫人家洗碗中的3050塊美金也ok 這次可能沒有教育中心那麼多而已, 談戀愛就是談戀愛就是專心一點。

「沒有每天在過年」的限制性信念覺察, 當然也有可能狀況不一樣的是不是可以把它更好的體驗? 因為每次一樣的好玩就有可能沒意思了, 不會像這一次一樣,那是不是一定更差?那也不一定。 或許更好 或許就是只是不一樣。 那個6個月是有意識的講法而已,不是問題。事情怎麼發展是不知道的或許就死在那邊或許你腳就斷掉或許留在那說在簽個六年,那能夠怎麼樣嗎? 就是說那表面的現況是不能夠怎麼樣的。 他可以設一個規矩給你可是那個櫃子會不會對你造成影響不是實質的, 你可以相信那個東西對你是不是有干擾的。 你覺得你已經答應了就一定要那個使命必達, ★像我們就是蔥薑蒜,有衝突僵直在那邊後來就算了。 不然怎麼辦? 總是還是有一個結果,你的時間還是會goes on,能解決不然就算了。 我不用在這個點去設想那個時候會怎樣, 我當下認真就好了, 你會愛一輩子? 當下當然都要說會, 要不然怎麼下去你去下載一個遊戲他都會問你說要不要同意規則? 我管你一些什麼我一定同意啊! 不然你怎麼下載?

不理性就不理性不然怎麼樣?好呀!不要玩呀!不要玩,我的心就一直飛而已。 然後就等到下一次所有突破口對不對?一樣呀! 那很多人就會想說我不要這一次等待下一次, 沒有啦因為那個東西簡單講就是擔心的信念, 你最熟悉的信念就是從這邊延伸一直延伸到其他面向,★ 我的明天沒有被保證甚至是被保證一定是會很慘,明天還沒有來我先準備好衣服。「有」跟「你的整體」沒有那麼大的關係, 這就是在一個事件裡面去找原因但那個原因是真的嗎? 你也可以找說是因為那個螞蟻有走過所以才那麼幸運! 你也可以說因為有那個男生所以才那麼幸運,3000塊美金只是所有眾現象你拿來當因素而已。

「我相信事情不安排會出事」把這個信念解決掉, 事情不安排不會死。 不是不能安排你知道嗎?重點是安排的情緒跟心情。不是說安排這件事情不行我是說他如果讓你覺得很焦慮很不自在, 那我就去想說我為什麼這樣子想的信念? 而不是說能不能安排的問題。 因為有那個限制性信念所以安排對你才是一個問題,★ 所以就要用大絕,不管怎麼安排?安不安排都會有很好安排。(:老天自有安排) 其實就是對未來的信任, 和欣來講就是這樣正向的解讀,好!我就相信, 不管如何都會ok的, 都會是適合我的。

我們已經成熟到可以面對每個當下了。 像那個時候第一次去越南後喵喵喵就一直講說姐姐姐姐姐姐,我們就想說姐姐什麼東西啊?原來是鞋子,鞋鞋!鞋鞋!放在運送帶的那邊。 丟掉就是丟掉就是丟掉本身而已沒有什麼,或者你要講大一點, 你叫做這個不選你而選他, 這哪有什麼就是選他而已, 這不代表你比較差。 忘記就是忘記了, 丟下就是丟下了,「丹露」(台語)就是「丟在路」, 所以那種東西我覺得本身可能是剛剛講的就是一種情緒的起伏, 一種驚嚇, 那為了不要在那種驚嚇就要找一個理由, 所以沒有價值感的那一種理由其實是比驚嚇還低的。 裡面是沒有價值感我也不要再經驗那一種可能的驚嚇的刺激, 大部分的信念都是這樣, 因為那個信念有當初他要緩和的地方。 這是那個東西又變成後來綁住我們。 就像是前女又在英國, 那個記憶回閃起來就是被丟掉就是你不愛我, 你就是不在意我, 你如果心裡有我, 你怎麼會自己刷卡進去? 沒有牽著我的手走過那個? 那個東西不是到最後找到一個讓你安心的人, 有, 但是那個安心的人最後還是會讓你受不了, 那個對象後來他會受不了, 對我自己來講我們如果有這個狀況, 那自己去面對那個「經驗上殘留下來的信念」。並沒有被丟掉,我老爸跑路,我媽偷客兄,那就是他的事情而已,很多人離婚,女生是很難帶小孩的。生理上是很好帶,經濟上是很難帶,尤其在上一代的。

   再加上很多不要臉的父親就說你媽媽就是把你丟掉, 有些媽媽也會這樣子講爸爸, 你爸爸就是這樣子丟掉你們的,就是這些假話。你就像是我們今天剛開始提的資本主義就是告訴你要努力賺錢,也怕你被逼到會死然後再廣告跟你講「你們要懂得照顧自己,是該給自己獎賞的時候」寶馬跑車、蜜絲佛陀, 那個都是假的,這世界沒有那麼難活,這個世界沒有人要故意丟棄你,他只是忘記,只是去追尋他要的。就像之前有個笑話說我騙你不用錢嗎?我騙你不用花心思嗎?你在那鬼叫什麼?我都沒有付出嗎 ?你這樣笨笨享受你的辛福,你不知道我騙你多辛苦嗎?沒有人有那麼多美國時間要去騙人, 所以那個建構有時候是為合理化, 那合理化一些比較沒有詮釋能力的人,他就會接受了。

如果你不去詮釋那個你跟個人分開, 你不詮釋他是放棄他是拋棄,而是 他就是信任他就是相信, 像小女兒自己坐到台北, 你如果不去詮釋這個事情的主流角度, 那另外一個方向就是哇怎麼這麼厲害?媽媽不在還自己可以坐到台北,它就只是一個現象。★ 從教育心理學,你面對事情的態度比發生什麼事情還重要。 像前陣子性騷擾性侵害事情也是一樣, 好像必然要從一個受害者角度去詮釋它, 這種社會性的詮釋更加重本身, 不是說這件事情他沒有問題, 而是他的問題可能被你的社會性詮釋或者賽斯講的「 你的信念影響你自己的實相」比真實的現象影響的感知更大。 身體會有病痛, 可是你的心念影響的身體更大, 你吃的東西會影響的身體沒有錯,可是你的心念影響的身體更多。

發生什麼不會是重點,詮釋反而佔了更大的重點。而也因著詮釋, 所以現在可以建構過去的實相,所以說過去不是被拋棄,而是cat你可以走自已的路了,不要再跟著我們走了, 我們這個家族已經走了這麼久了所以那個時候是被信任的, 所以父母親有意識層面透過忘記或者透過什麼而怎麼樣,對不對?我爸媽就知道我夠獨立夠好了, 所以才沒有理我。

★錯誤的信念本身的價值就在不同的信念就是不同體驗的軌跡。




2018年12月7日 星期五

《小說》一步之遙 58



憶亡夫

身為未亡人,我該怎稱呼那選擇過世的先生?也沒離婚,不算前夫吧?恨意、難過、被拋棄的感覺、糾結、喘不過氣來,種種的掙扎,無從講起。在當時,我一直以為老公是開玩笑的,明明他是我的小太陽。他讀著愛與光,他看《與神對話》,他有整櫃的賽斯資料,我難以理解他常講的《一的法則》是什麼?在我看來,所謂的太一或是上帝,直接給我錢比較快。翻開他的日記,他似乎,對於唐的殉道有某種嚮往,在他理解就算他以斷然下車的方式離開地球實相也不會下地獄後,他有種釋然。我自已也自身難保,也許,某種程度上我們二個人都是同病相憐,誰也救不了誰,我承受不了他的心靈災難,儘管在他看來,他不覺得他病得比我輕,他吼叫著他也很累,雖然,在我看來,我總覺得他沒有走出去。在他心目中,他覺得我是怎看待他的呢?

「妳老是覺得我不夠努力。」他說。
「我沒有這樣想。」我想。

儘管我極力否認,但他始終不相信,要到後來很久以後,我才能放下自我罪惡感,真的不是我的錯,是他,早在青少年時期,他就覺得活著很累,他不該存在這世上,但他於手稿中寫明,這些話不能跟任何人講。因為長輩會以自責的方式讓他更難堪,他也無法跟外人說,怕難以理解。更糟的是,當他找諮商時,他小心翼翼地不流露或刻意坦誠他的計畫,他太清楚了,只要說出來就會被當一回事,要簽類似什麼防治保證書。儘管,心理師煞有其事,說出百般這種理由或慣例。但他還是在心底嘲笑著,誰理你?更多的規定不過是你要明哲保身的自我保護,你只是假裝看來很在乎,但怕出事連累到你罷了,不是嗎?那怕是很冷靜客觀的聽完,卻給人一種冷漠的感覺。

「你覺得這是冷漠?」他在網頁中模擬他可能遇到的回應。
「人家他們只是關心你。」我忍不住在心中這種回答他,但他看不到了,或許,現在,他就在我的身旁,我們不再需要以大吵大鬧的方式來溝通,心電感應就可以了。話語一出,應該說腦海中的想法一出來,我突然想到先生他是有病識感的,但他卻又有著自已難以跳脫的鑽牛角尖,這跟他文學系的多愁善感不知是否有關?抑或是他選擇了所謂「悲愴是比較靈性」的焦點?就他自已寫下的草稿紀錄來看。

他一直在跟自已的憂鬱黑犬奮鬥著。
奮鬥著。

像個人,像個男人,你還可以做得更好,你沒有做到最好,你有做到最好你就不會這樣子了。

我會阻止他再對我說下去,彷彿我是他唯一的、僅存的、最後的傾聽對象。也許一方面我也怕,但殊不知真的造就了我最怕局面,好像我有種即視感,這已經發生過,又再一次輪迴。他是自私的,留下我,去處理這一堆爛攤子,我心中更恨的是,他怎麼敢?

他怎麼能?

他曾說過,他羨慕我能流淚,他想哭卻無淚可流。但他又厭煩我的哭泣,就像他極力阻止自已到麻木的境界一樣,到頭來,他成為了他當初最討厭的人。他說他沒有他想像中的溫柔與有耐心,這是讓他最驚訝的點,也許,早已覺察,卻不願承認。

我罵他,時至今日,我仍認為他不管我的死活。走到今天這一步,天人永隔。他怎捨得?
縱然,醫生說他生病了,但我卻不想體諒或假裝原諒,此時此刻,我還想沉浸在悲痛與慎恨中,諒解我吧!暫時,就這樣吧。

-

#胡說賽斯 貴婦捲款、名導性侵、天使粒子輕生


胡說賽斯 貴婦捲款、名導性侵、天使粒子輕生

金錢霸權、慾望霸權、真相霸權的交織錯綜,逃到國外或封閉自我或疑似因知道太多而從得獎熱門人選的位置離世。彷復中間相關的權慾主題與揭露都有種「界線的跨越」與「面對或逃避」的意味。

捲起人們對「偽裝實相」(物質代理、媒介效應、真假貴賤)的反思浪潮,以「不敵憂鬱」為「表面議題」草草下判斷論定一個人的自殺,還有「性」議題的個人與群體實相的本質,從社團或組織到坊間或檯面上,從老師到導演,從帶領者到酒醉者,真與假,動與靜,男與女,正與反,生與死,戰與逃,不斷的辯證與爆炸開來。每個個人實相的代理機制,從認識自已如何解讀社會事件、媒體新聞開始可以一見端倪。

是反射了你我心中的金權彰顯?是代替我們演出了內心黑暗的戲碼?是以身殉道般功成身退還是媒體所說的被心靈感冒打敗了?我認為從賽斯的觀點絕非站在諮商室外,跳著指著他人「哈!你創造你的實相」或大義凜然般的訓話「你該讀賽斯書」,沒有回歸到自已的身上,就是徒然無功。充其量不過假裝「真的有人是局外人」罷了。

點綴自我,有點醉的自已,新星般墜落的自他,每個自我與其他自我,都在追求真相。缷下偽裝,揭露真實,發現真理,愈多的暗影逼出,宛如誕生前的陣痛,這是心靈動盪卻也是重整與協合的時代。只有在說出「沒錯,這就是我,這也是我的一部分,我跟你沒兩樣,我也你這些面相」時的恍然,才能真實了悟跟本不在對治他人、訓戒他事、克制他物,看著那樣的人,口口聲聲說我和妳/你不一樣,不是在唱大壯的《我們不一樣》而是種自得意滿的驕傲,我才不像你,我沒有這些毛病。那恰恰是將彼此推開的最好藉口,我不愛身上的名利追求、我不愛肉身的性慾、我不愛身心的憂鬱,於是乎,都變成是他人的錯,他者的罪,其他自我的限制性信念與陰影。

冰霸王與賽門本一體,我們將失衡之因推給頂上皇冠,痴與誠,瘋與真,誰對誰錯?光與影,吸與出,受與施,混合與還原,這場人間的冒險旅程,本來就是更多的認知自已、了解「甘」苦與「特」別/凡與合的搖鈴通過宇宙吧?be more,嗶摩,更多一點,不是擁有更多,是成為更多,再多認識自已一些,再下一個價值完成,開出更芬芳的手中花朵,歡喝帥呀!老皮!

究竟來說是誰看到這桌實相?這個眼前的馬克杯?看見「人類唯一學到的教訓是在歷史中不會學到教訓」的又是誰?目光所及,絕非假裝看不見陰魔王就好或是速食般貼上「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的冰箱標語即可,忘了是誰說過,「知道為何,才可以忍受如何」,我想可以改成「知曉自我,才能認出原來就已經創造出來的實相之我」」。不是誰不夠好,或做錯什麼,或該改什麼,是我沒認出來,沒有看見那沒被看見的,直至放下「成佛」,立地「屠刀」為止,我們都會不斷追求成佛的渴望或回歸主的天家,眼前這一刀亂麻,從頭到尾就不是拿來斬他人用的。

「我怎麼看別人,就是怎麼看自已。」、「我怎看待這實相,就是怎樣認知自我。」
你說他才是你的光,殊不知,你也成為了你自已和他人眼中的光。「天使,你好。」

胡愛晏夢日記 107/12/8

如此清晰的夢,好久未有過了。我夢見我在一片大水中,橋與路都被暴雨浸滿,我只能跳蛙式的踩著被淹得較淺的路倒回走,寄人籬下。水未退,雨未停,一片陰暗,食物不曉得可以吃多久。但偏偏下一段夢,我夢見飛起來的人,如此逼真,飛得很慢,像是不熟練,卻又像與生俱來或是找回曾有的感覺,還是有點戰戰競競,卻又帶著自在得意的笑容,笑看著眾人。



2018年12月3日 星期一

神奇之道4-3


神奇之道4-3
★你要,就是會要到, 不用選



魯柏有時候會覺得很無望,那是因為理性之道的角色往往導致那個方向, 對事情無望就是對一個事情的反應, 有希望沒希望,然後往往我們在談事情的時候, 這個事情可以去做去創業後去休息去工作, 可是理性之道就出現 ,這樣有可能嗎?這樣好嗎?這樣後來變成怎樣? 你都不會想說越來越好, 只有在當別人跟你反駁的時候說你也可以這樣子想, 可是講那個東西好像都沒有什麼用。 所以理性知道好像很容易導致一種無望, 因為他從一種科學會統計的角度出發,然後又帶著你的擔心。 所以他的推論到就要說這個沒有百分之百成功那不要好了, 變成說你一定要包贏的。

理性之道不是絕對壞的,只是說我們失去了信任和一種恩寵的狀態,信念上會覺得不必然的好, 所以理性之道很大的部分會來自於經驗, 那今天在科學上就是變成所謂的統計, 比如說就像我剛剛講的我今天要離職我今天要穿有今天要工作, 那我就開始列出所謂所有的可能性, 可是所有的可能性照理說你如果沒有背後那些所謂的擔心, 或是你有所謂的恩寵狀態或者信心, 你也出事真的所有的而不是列出那些「那這樣怎麼辦?」、「那樣怎麼辦?」、「 如果那樣怎麼辦?」 所以他就很容易導致這邊賽斯講的一種無望, 或者說可能性很低。 那就像你上次我們講得怎麼樣提高他的可能性, 那就落了一般之道而不是神奇之道, 看有沒有資訊或資源?有沒有能力可以自己把它完成? 就變的是走的那一套傳統的方式 。所以神奇之道跟這種傳統的方式不在於結果, 在過程,過程的自動跟輕鬆不費力。

△對自我來講除了事情發生的那一刻他永遠不會有把握。

★對所有事情都不需要擔心

最近我想到一個想法,其實你怎麼做跟最後…一個階段的最後的結果其實是沒有什麼關係的, 你怎麼做跟結果都沒有關係, 你怎麼做就只是你想怎麼做, 那個結果是跟什麼有關係就是跟你的「信念」有關係 ,所以你今天如果覺得吃藥會好、跟喝尿尿法會好、也有人覺得吃大便會好, 說怎麼做才會怎麼樣? 賽斯跟我們講不是! 有一個重新的思考是你想怎樣就會怎樣,而不是你怎麼做才會怎麼樣,「做」跟「結果」 沒有必然的關係。 因為外在行動跟結果沒有必然的關係。

俗話說傻人有傻福,憑的是什麼?就是憑的是這個啊!要不然是憑他的的能力嗎?當然不是,傻人憑什麼能力?他就沒有能力呀! 對啊所以不用太聰明, 傻人就一定負責嗎?也沒有。傻人 就一定有意志力嗎?也不盡然。 那如果殺人有傻福的結果是我們一般說得好的話, 那到底是怎麼來的? 就是神奇之道的那個架構,那個制約,那個環境來的嘛! 要不然你照機率來講怎麼可能? 從理性之道推論的機率來講傻人就應該被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

你那個對待態度,你會不會好好對待你的白日夢?對待你的性幻想?對待你的想像力? 對待你的夢對待你覺得好像沒有什麼用的東西,如果你把某個東西跟你重要的生活分的那麼開,那就是有其他的概念是在這裡被運作的, 那是你面對事實相的一個結果,所以你也沒有給予你一個那個東西的合法性的地位的重要性? 那小朋友也是有時候,有時會想說他那個東西沒那麼重要,可是如果你有同理心站在他的角度想,就會覺得他那個東西太重要了。 像喵喵喵每天都要吃冰對他來講可能就很重要。


但是沒有相關可是如果你對身心靈、賽斯提的這一些 是有一點相信的話那你就操作啊! 所以你的寫代表一個行動的具體化, 你又不把他當作小說, 你是在寫聖旨你知道嗎? 所以某一個程度你就是朱洪武, 你就是那個真命天子。 但是要看你的態度,賽斯這邊講說就是要看你的態度, 你覺得那個有關係那個是個人與新實相的態度, 如果今天我改善公司跟同事之間的關係 比如說一般幾級的做法可能是學習互動的人際技巧對不對? 那賽斯在這邊用比喻來講就是你回去寫「那天我跟他吵完架之後,突然我們就抱在一起了」 發現這些爭吵都是不必要的, 隨便你寫因為你手握紙筆, 你又是朱洪武真命天子然後你寫下來的就成為真正的歷史以及預知的劇本。然後架構二就是劇本的排演、預演成為架構一。















ps:歡迎大家贊助我,自由樂捐,請洽臉書康康(胡愛晏)私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9v-IaZZjEY

2018年12月2日 星期日

神奇之道 5-3(下)


神奇之道 5-3()

你可以重新詮釋一件事情, 但是當你重新詮釋的時候, 詮釋就是一種思考。 那你有重新的思考、 重新的詮釋, 就代表信念變了。 最近有一個個案 ,伳就說他覺得在旉家庭他一定成績很好, 他就壓力很大。 他姐姐就說原來你的完美主義是這麼來的, 我說我都沒有感覺呢! 可是他們的家庭父母親的對待都是這樣子的。
                      
威力之點代表的是信念的改變, 信念的改變就會導致意識焦點的改變, 然後實相就因為意識焦點的改變而變得不一樣, 其實你不用想說怎麼做, 不是真的怎麼做, 你是在這個當下 頭是說等一下是什麼和未來是什麼? 或是等一下會回到花蓮嗎還是就回不到花蓮了? 其實你是在當下把這些東西加上你的新選擇, 有沒有? 象徵性的行動也好過真的行動也好不管, 就是你有一個投射還有一個行動, 那個將會決定我們一生的當下, 每個當下裡面就會埋下一個種子, 所以我們投射的內容就會變得具有極端的重要性 ,因為他就會在那邊安排,你就把你的焦點、意識的焦點導向那個面向。 所以不是有一句話說改變從現在開始? 你不需要有錢、你不需要有能力、你不需要有支援(資源), 什麼都不需要,你只需要一顆會想像的、會投射的而且你只要會投射就好, 本來我們就一直在投射。

△我的悲哀沒有人看得見

你不會是害怕你也不會是一直追求, 你就是有點知道這種東西就是這樣了, 他不值得在挑動靈魂的神經, 因為靈魂不會想再去學他已經知道的事情, 他或許會想再回顧一下就像賽斯想來物質實像再看一次海, 就轉是一次就是為了看海。 一件事的價值完成比如說你對考試或者什麼有一種特別的排斥、不行或怎麼樣, 可是後來發現這件事情就是這個樣子, 那沒有什麼。 但是那個沒有什麼並不是真的在講說他沒有什麼, 意思是說他再來就這樣子了, 我的體驗已經夠了。所以你應該是問的是什麼叫做價值完成的狀態? 不管你在這個事件經歷各種經驗各種事到最後都只剩下什麼?「經驗」或者說「意識的變化」, 所以他不一定是涉及行動上的怎麼做, 我們會有一般的概念因為我們講誰壞話有可能會傷害到人, 我們可能不是有意要去做這樣事情, 所以他並不是你真的能夠傷害到誰 可是不是真的傷害到誰不代表你真的會去做。 這是一個面向另外一個面向是你非常想做, 你就會說那我可不可以用這樣子轉過來就好?通常是不可能,比如說你要跟一個人和解或者需要去買張椅子, 然後你說我可不可以覺得我有錢就好然後就不用買了? 還是我一定要買椅子才會證明我有錢? 通常是你已經生起那個概念你就已經要去買了啦 雖然行動不是最主要的,可是你已經會這樣子想 ,那你可能就是需要去通過這個行動來昇起那個新的信念的穩固。

今天你是需要去想我為什麼需要一直外遇? 不是說外遇可以或不可以 或者你一定要去做, 可是我今天為什麼會在這裡?而且我要處在一個外遇可能會涉及的法律和什麼的環境內, 我們之前談過說那你為什麼不出生在哪一個世紀, 怎麼外遇都沒事的。或者怎麼不出生在哪一個國度?在那邊通姦也都不會有罪, 甚至連通姦那個詞都沒有。你需要去想這些和理解這些東西的,當你對自己了解到對你而言是什麼時,你就是一個價值完成。 所以這樣子完成也是一方面你了解這其中的奧秘, 或者這其中的個中滋味也好, 你會覺得原來就是這樣子而已。「而已」 只是事後的形容詞, 就像剛剛講的不是沒什麼的意思, 所以你討論的方向和想的方向不是在表面上說 到底要不要去? 要去不去? 而是為什麼我會這樣?

為什麼會這樣不代表說這個就是錯的, 我只是透過這種現象的一個衝突 來了解我自己, 因為你如果是活在一個沒有衝突的國度裡面和環境裡面, 這件事情不會成為一個你需要想的問題, 比如說你今天去普那社區只要大家抽血、彼此情投意合、 你一天要打幾砲都可以, 也沒有人會理你。 所以重點是去了解我自己,接著一個部分重點就變成我們之前談過,你是透過了解你自己來成就你自己。

你獲得了一種價值完成,可是你了解那個是你自己之後 ,其實你已經不是他了, 比如說當你知道我是一個吝嗇的人的時候其實你就已經不是吝嗇的人了, 因為你多了解「你自己這個吝嗇的人」還有加這個, 那你又是什麼?不知道! 那你就繼續瞭解說整個過程會變成不斷的自我探索, 那當你在講自我探索時候就變得更有深意一點, 因為一般要講自我探索就叫你講了就過去了。 所以你是不斷透過這世界上的衝突或衝擊或刺激或者所謂的不順好了, 你自己或者你會有一種想要解決這種困境不管是心理上或是值得 在瞭解你自己。 不然就像我剛剛講的你在國度裡面吐口水在中國就很正常, 就是沒有什麼違和感, 可是你在台灣就覺得很想吐口水, 但是就會有違和感。 因為人家會看你自己會覺得好像有破壞環境, 所以你處在衝突之下你就有機會去了解你在這種情境裡面 你的自己到底是什麼?

不是那個吐不吐痰或外不外遇? 所以不管是什麼價值完成基本上就是明瞭解了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像前幾天就看到一個新聞其實是一個很小的事情, 講到貢丸這一件事情,就是貢丸有加一種粉, 就是吃起來沒有肉的感覺但是他也可以吃做成貢丸, 肉的量很少可是那個粉很多。 但我看到這個時候就會覺得說怎麼這種人這樣,後來我就去一個遊樂區也沒有很餓, 他就賣貢丸湯,我就跟他講說你不要給我貢丸湯,就把我用一個竹筷插兩顆貢丸,我就給你十塊錢,後吃到就是那一種,就是粉粉的你知道嗎?沒有新竹貢丸的感覺。 有一種感覺就是體驗而已這樣,以前我可能會想說幹!這樣你也敢拿出來賣? 就像當初來台北生活的時候就覺得台北物價很貴, 然後第一餐晚餐找了半天我那時候在民生社區,找找找,怎麼這麼這麼貴?八九十? 跟台南跟嘉義差很多, 我還想說還是得吃,九十元吃下去天啊!這麼小碗被騙兩次,你懂嗎?那種感覺就是很差。可是那一天我插那個貢丸,我就是有一種感覺是「原來就是這樣?」 那個東西就是這樣然後就體驗過了,所以當下也沒有那一種太大情緒跟違和感。

偷吃不一定會有罪惡感但如果你認為那是「偷」就會,不是那個行動是那個意識。 所以賽斯才會講說「說謊」它可以是觸犯罪惡感也可以不是,重點在於那個行為者他的意思的主觀狀態, 重點都不是貢丸,要不要外遇?要不要滷蛋的問題, 實相是中性的, 就算他有行銷的意味在 那也是他的事情, 可是你切入的角度是你的事情。 你在這個中性的實相裡面掀起了皺褶, 從中來了解你自己,那個了解或了悟之後就不會再是一個問題,不會再是一個問題的本身更重要是這個東西是我體驗過了,我有價值完成,我有真正體驗過那個事情而不是一直在抗拒就像你每次都跟人家講說「都不用」這樣子就是在抗拒。你在這個過程了解你自己之後這個東西再讓你遇到你就如入無物, 你就穿過去也沒什麼就這樣,沒有違和感也表示這個東西沒有你要體驗的部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hj9GYXVe6I

-----------------------------------
大家好,我是康康,感謝你的閱讀,因為目前生活拮据,徵求贊助,意者私訊,感激不盡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