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6日 星期六

小說《一步之遙》36「你已經很努力了」



先生想了一整夜,睡了又醒,醒了又睡。他感到胸悶,夢裡有沒有帶來大師說的解答,他還是不清楚。消坡塊前,他唯一掛念的是他的家人與他的摯愛,若不是如此,他早就放棄希望了。就只差那麼一步而已,這一步不是登天,而是一線生機,究竟是不夠希望還是不夠放棄希望?他苦思無解,他企圖想整理思緒,是不是還不夠相信上天自有安排?那架構二,所謂架構一的物質世界的由來的攝影棚,那編劇、那神聖的導演到底玩夠了沒?這內我在玩什麼把戲,活生生把這現實生活的小我搞死才高興嗎?
還是就是因為懷抱著最後的希望,還不夠放下,還不夠臣服,仍企圖像光的訊息所說的「用頭腦介入」才產生的困境?

他感受到咄咄逼人,很想吼出那無厘頭的老前輩一句話:「你不要再逼我了。」天使派來的使者傳來訊息,對方只是想感受到一句話,那至深的一句話,就像當年在蟻王面前將被吃掉的威爾芬一樣,用盡一切力氣,絞盡腦汁想出的一句話是什麼?那照亮一切的光,誰來照亮他?他深深的感受到敵意,能不能扭轉?不是借由外境來轉化心境,這點他是知道的,是心轉境。想起諮商師的以實相論英雄,他又低潮了下來,那就實相而論,他是失敗的,畢竟失蹤者即便被宣判不存在世上,不溯及既往,至少是逼近死刑的往後不存吧!某種程度,他感受到的無力、敵意也是自已判
了自已無期徒刑甚而是死刑吧!那一句話究竟是什麼?剛開始,他想嘲諷地說:「不干你的事,你不用在那邊假著急,講一些無關緊要的次序,跟本不符合邏輯,你只是要人家看出來你很努力罷了,不是嗎?」但他終究沒說出口,那像是氣急敗壞的熊孩子故意說:「好!都是我,都是我責任,跟你沒關係,你高興了吧?」不用明眼人,任誰都知道,那是氣話,像是七傷拳,以自我指責來責怪世界。更激烈一點,不就像《讓子彈飛》裡的小六一樣?我明明沒有吃第二碗河粉,你要我開腸剖肚,以示清白嗎?吞不下這口氣,換來的是被笑,沉不住氣。這當中要學習的生命課題,是什麼?不允許自已犯錯?所以內我顯化這次的事件要讓完美主義的自已看見即便在這種情況,仍是值得被愛的、被尊重的。可是小我看不出來,他等不到一句話,這句話是多年來他一直期盼地,而從來沒有任何人對他說過。

正因如此,他也不輕易對別人說。也許那個在他看來是找他麻煩的人,也在等那一句話,電話裡苦苦等待的一句話,這句話,他不甘願給,就算給也是以冷嘲熱諷的方式說出。他想明白了,嚴以律已的人從來不會寬以待人,自已很少被這樣說過甚至連親人都沒說,他也在等這句話,自已也得不到怎給?已所欲,施於人,是本末倒置不是嗎?因為你不能給出你所沒東西呀!就算假裝給出去,也只是為了交換條件地想要得到這回饋。前題是要先給自已呀!他想了想,對方一定也是在等有人跟他說這句話:「你已經很努力了。」

「是的,不要緊的,沒你的事了,你盡了最大的努力了,不會有人怪你了,不會的。大家都看得出來這件事你已盡力了,你做得很仔細,你很認真,你不曾出錯,你還假日來加班,所有人都感受到你的誠意了。接下來,跟本不是你的責任了,不是嗎?你是這麼地努力,夠了,你真的很努力很努力了,辛苦你了。」他一定在等些話,可是先生也在等,他知道不會有任何人對他說,但他可以對對方說,不是用委屈自已的方式,是誠心誠意地認出這是天使的偽裝模式,認出那靈魂協議,那怕現時的自我
實在被迷惑了,完全不敢相信,這會是天使?這是什麼小靈魂與大太陽?但仍平心而論,真的試圖去感受到對方的努力,那怕一點點也好,過去也一定有人感受到這樣的自已,只是他們沒有說出口或者自已對自已太過苛責,就算有人說了也聽不見,聽了也馬上否認,自以為這是謙卑。所以,試著放下「人家是故意針對我」的預設立場,不要先假設有仇有怨,因為這樣會沒完沒了,也死無對證,永遠找不到想要的證據。唯有相信人間的善意,才能找到自已想看見的,因為看見的都是自已願意相信的。我們看不見自已不相信的東西。於是乎,寧可,或者說也只能(雖然這聽來有些無奈)相信,人間處處是溫情,人與人之間基本的還是善意,人性本善。只有這樣的眼光看出去的才是符合內心深處的風景,否則帶著有色眼鏡,當然會覺的他人在惡作劇、找砸,可是靜下心來,用一念之轉的四句話,就可以反問:「這件事是真的嗎?」有人在與我作對,這件事百分之百是確定的嗎?是真的嗎?

他也在用他的方式顯示他的累、他的努力,只是自已聽來像是針刺一般攪局。「你已經很努力了。」這七字真言,加上心甘情願的語氣,是真誠地給,不是空泛的念咒;是真心地說,不是埋怨的反撲,對方一定會感受到的。事情不是拿來解決的,是拿來了解的;問題從來不是問題,如何處理問題也跟本不是重點,重點在於「存在狀態」,想方法、想如何、想怎辦全是頭腦,不管偽裝地多好,也是理智。巴夏說:「境遇不重要,重要的是存在狀態。」先生面對此境,心煩意亂,心悸、頭痛、消沉、無力,覺得
被全世界拋棄,覺得連上課時,老師也在針對他,故意否定他,不給他機會說明自已的意見就急於貼標籤。他是不是也在為外在的人事物急於貼上便利貼、姓名貼、廣告紙?他感受到的敵意與怒意是真實客觀的嗎?還是他先與已為敵?認為自已不夠好?這也難怪會在乎別人的眼光,因為打從心底就自認不好。賽斯說所有的問題都來自於自我懷疑,就是指這個意思吧?儘管如此,他的頭腦還是會不斷像壞掉的唱片一樣重覆在內心問
:「怎麼辦?」一天二十四小時,一周七天,不斷輪迴。那像是無間道的折磨,他以為,要放下是要等到心想事成,事情真的被解決了,外境轉了,心才能轉。這就像他的恩師提過的:「以心轉境而非以境轉心。」一樣,但他忘了,或許,是他以為他能做到卻做不到?或許,是該先放下「很難做到」的限制性信念。或許,連「該」也要放下。連「放下」的本身也要放。

追根究柢,他是否認為他要做很多事才被證明有存在價值?他要表現得很完美才值得被愛?才能在這世道生存?如果出錯,這一定不是最好的安排,最好的安排怎會有錯?至少,在小我的心智是這樣想的。問題不是拿來解決的,是拿來了解的,他到底要了解什麼?靈魂是不是在玩弄他?他情不自禁地這樣想,知道這不好,不要想得這麼悲觀,但第一步也許不是害怕消極而壓抑它,也許讓它想完?這不會愈來愈負面,反而是面對?相個歷程的必要性,就不會急著跳過,更不會擔心說會愈陷愈深,因為你知道這一切都過去。

很難過、很傷心、很擔憂時,從來不是理智地趕快說不要悲傷、不要憂愁、不要再想下去,確實,專注什麼就得到什麼,但這絕非閉上眼假裝其它面向不存在。站在屋頂大叫這世界很美好,卻轉頭忽視人間苦難這和局限地只看人世間悲苦沒有兩樣,兩種都是極端。一個愈強調我們都生活在愛與光之中,來找回愛與光的人,殊不知是最悲觀的人,因為我們本來就在光與愛裡面,不用找,不用去努力證明,不用想盡辦法回來,本來如此。是自以為被拋逐天堂的人才會一心一意想要回到天上樂園,是誤以為失去光與愛的、正面與希望的人才會「那麼努力地想要樂觀」,不是嗎?

先生很想快點跳這整個流程,他知道,他急了,可是他愈急,就代表這情境愈發難以忍受,那高我與他對話:「這就代表你仍透過外在事件來決定你的心境,那你就還不能畢業,因為沒有捷徑或作弊式的跳級。」他懂了,他不能像《街頭霸王》電影裡自我催眠:「這一切都很美好。」深呼吸說:「這一切都會沒問題。」或是打從內心深處不相信還唱著《明天會更好》這首歌。他想要跳開,那就會停留這「大事件」更久;他想要快點渡過這條
苦逼之河,那非但停滯還甚而會溺水。要放鬆、要接納、要如實面對,他心想看見這背後的禮物談保容易?急都急死了。可是偏偏這焦急狀態,讓內我決定他得留在這實相更久,愈抗拒,愈膠著,愈排斥,愈止步不前。他還是看不出來這一切最好的安排在那裡,只是他試著相信,他想相信,他仍然在找證明,想透過外在的實相來確保心安,他是知道這點的。可是他也願意承認,在他看得見與看不到的地方,一切自有安排,架構的座標正在巧妙運作著,一向如此,一向如此。

這一步之遙,絕非死路一條,一定還有希望的,一定有的。

--------

其它集:
一步之遙 35
https://pilikang.blogspot.tw/2017/09/35.html

一步之遙 34
https://pilikang.blogspot.tw/2017/09/34.html

一步之遙 1-33
https://pilikang.blogspot.tw/2017/09/10692.html

-

[活動] 試讀馬拉松-《映初圖書館》×Toast Chat

作者: irisyu0305 (你如氧氣般) 看板: novel
標題: [活動] 試讀馬拉松-《映初圖書館》×Toast Chat
時間: Wed Sep 13 23:53:21 2017



「歡迎來到映初圖書館,翻開這本書,
你就進入了作者的精神世界,仿若和
主人公一樣去探險,寄出一封時間膠
囊邀請函,邀請老照片上的人揭開這
座百年圖書館不為人知的祕密。」
              

——方文山

一位台灣女生的第一部小說,

一個橫跨三代,發生在台灣這座小島的故事。

9月22日星期五,

希望愛小說愛貓的朋友,

能來 Toast Chat,

一起享用下午茶的美好閱讀時光,

活動期間在店內的低消將由出版社招待。

誠摯邀請大家與貓咪一起共享週末前的美妙閱讀時刻!


活動頁面:https://goo.gl/ALtJ3v





想報名的朋友記得要寫信到metro@ms21.hinet.net

留下您的真實姓名與聯絡電話,

才算完成報名哦!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3.193.183.91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novel/M.1505318003.A.D3C.html

小說《一步之遙》35

 2017/9/16 走投無路的先生來到台北車站附近的測字前問事,將經過寫成日記。
「似乎已經到了無任何施力點之處了。」先生這麼問大師。
「你這麼覺得?」攤位前,一名測字的老師饒富深意地說。

「我已經沒有退路了。」先生坐了下來,絲毫不在意測字要多少錢。
「想問什麼?」老師問。

「找不到。」先生一臉苦瓜。
「研究顯示,愈是緊皺眉頭的人愈會遇到衰事。」老師故意笑了開來。

「我知道,可是有事煩心。」先生眉頭皺更緊了。
「什麼事?」老師眉開眼笑。

「解決不了的事。」先生覺得老師的笑很諷刺。
「你覺得控制不了,對吧?來!先寫個字。」仔細一看,老師其實慈眉善目。

「我不曉得要寫什麼。」先生說。
「隨便,憑直覺,字是塔羅,生活也是塔羅,人們忘了自創實相,將力量交他人,明
知故問,玩起睜眼的捉迷藏。我只是點出了你原本就有的答案。」老師說。

「我心中最常浮現的字是『唉』,真的要測這個嗎?」先生說。
「為什麼不?你覺得不吉利?」老師說。

「這字聽來就像是活生生發出哀號。」先生說。
「是呀!所以心想事成,你生活中最近遇到不如意之事吧?」老師問。

「有點像是失蹤人口,遍尋不著,苦無它法,煩惱了好幾個禮拜,求神拜佛問耶穌,大
天使、塔羅、占卜能試的都試了。」先生的肩聳了起來,眉頭深鎖。
「寫個字吧!一個就可以。」老師彷彿預測到先生要說什麼?

「如果可以三個字的話,我要寫『怎麼辦』這三字。」先生長嘆了口氣。
「該怎辦就怎辦,頭腦思考怎麼辦,全我運作的機制不是自我所能理解的。」老師說。

「好吧!我寫『悲』好了!符合我的心情。」先生在紙上寫下。
「非心,非心智所能理解,你在煩的事,不是小我用盡力氣能思考出來的。」老師說。

「已經好幾個星期了,我都快急死了,我已窮途末路了,我知道不要用自我去推測上天的
旨意,但要我放鬆、要我信任多久?還是找不著!這不是逼死我嗎?」先生說。
「你的『悲』字是無力的、浮浮的、心比非還大,憋在心裡很久,心室都肥大了。非字
像是控訴,非人,非難,又有點想入非非的飄浮感。你把事情往最壞的方向想,心裡壓
力又很大,下筆力道重,收尾又輕,是種虎頭蛇尾,不敢表達真實情緒,雷聲大雨點小
,先是想發火,想想又自責,又氣勢倒縮。」老師說。

「我只想知道該怎麼辦。」先生說。
「你的『非』字靠得很緊,代表你很委屈,你覺得最近整個人的身心都緊縮,這字看來又給人有刺痛感,像是以自身的荊棘卡在路上,看似向旁危援,實則是倒插往內自傷。你充滿了絕望感,覺得死胡同一條,像是掉入井裡。能破解的方法你早已知,只不過透過我的嘴來說出你早已得到的答案。」老師說。

「放鬆、信心、交託出去對吧?這我早就知道了。我也想像過如願以償的畫面,最後美夢成真,但偏偏天不從人願,還是找不著,我不斷問高我,到底要整我多久?能否放過我?我到底要從這次事件學習到什麼?光與愛嗎?我學到了,快點讓我渡過這河、通過這關吧!」先生說。
「知,到了,未必真正知道。放下頭腦的干擾,傾聽內我。」老師說。

「我沒聽見任何指引或看見任何明燈。」先生氣急敗壞。
「你要先把自已清空,杯子是空的才能再裝水。」老師說。

「透過這件事去面對自已的急焦、無價值感、責任、義務、孤立無援感、悲觀嗎?我了解了,能不能快點顯現出來?我實在快受不了了。」先生愁眉苦臉。
「悲亦是杯,也是卑,謙卑才能聽見福音,空杯才能裝載上帝的祝福,那也是背,不是命運很背,而是你背著不該屬於你的擔子,你把背著包袱,這是你過去的限制性信念。你的心裡該有第二字,不用想,直接寫吧!」老師指了指紙。

「好吧!『舒』吧!是期許也是給自已的祝福。」先生說。
「有舍,才能有得;有給予,必有回饋。不是了得而做,為了回報而給。只是『如是』罷了,那舍也是舍利子,是事件的結晶化、試鍊的具體化成效,那也是回到家的暗示,終會帶來禮物,終會回來,放鬆即可,如魚得水,久旱逢雨,時必我予,宇宙會幫你的。予加舍,你尋找的,可以往這方向走。」老師說。

「什麼意思?我不懂!」先生提高了語氣。
「禪機已到,點到為止,剩下的需要你悟了,你可以走了。」老師不打算再說下去。

先生抱著疑問一路走回捷運站,回到家躺在床上時都在思考這是什麼指示?我的所在之處?在平凡處見不凡?最司空見慣的地方?於社?於會社中?淤塞?象徵困境與思考路線?羽射?一箭既出,讓飛箭飛會兒,勢在必得?魚?攝?魚眼攝影鏡頭?在看見又看不見的角落裡嗎?先生決定帶著這個疑惑交給架構二,在夢中得到藥引,一口喝下,解生命的渴與糾纏的痛。



[活動]花蓮-「吉哈拉艾文化景觀導遊領團培訓

作者: hanken (りヂ) 看板: share
標題: [活動]花蓮-「吉哈拉艾文化景觀導遊領團培訓
時間: Fri Sep 15 19:10:43 2017

【106年「吉哈拉艾文化景觀導遊領團培訓】

花蓮縣富里鄉豐南村吉哈拉艾聚落的水圳系統與水稻梯田自日治時期開闢迄今,
地景展現人類與自然互動持續而有機的演化關係,
符合世界遺產公約中文化景觀定義以及文資法中所定農林漁牧景觀與水利設施之類別,
花蓮縣政府於民國101年5月2日公告登錄為「吉哈拉艾文化景觀」。

本次研習期提倡更多國人瞭解文化景觀之核心價值,
並吸引有志傳遞、宣揚文化景觀理念之領隊導遊、相關文化產業者、
觀光旅宿業者及在地民眾等參與者,認知文化景觀內涵,
了解文化景觀與文化旅遊的規範與實務經驗,
俾利國內文化景觀之永續傳承發展。

課程費用全免,僅需自付住宿費
一、研習時間:106年9月26-28日
二、活動公告:http://www.hccc.gov.tw/zh-tw/News/Detail/7037
三、活動簡章:https://goo.gl/Rw7FuK
四、報名網址:https://goo.gl/LWPxWr
五、報名時間:9/15-9/17
六、補招人數:7人。(總研習人數30人)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40.179.37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share/M.1505473846.A.FBF.html

問賽道 巴宰海18《有孔無榫》

18有孔無榫
如果我不做我就是一個米蟲,不做被社會認可的有效的行動就會是你從不會因為你有做到那個概念就消失,你打拼的做只是表示你有做而已,但是如果沒有呢?核心還是「沒有用吧!」有做才有用呀!我不能做一些社會傳統認為有價值的事情,就是沒有存在價值說要追尋自我的價值,但是自我價值應該是在存在價值之上才有意義好要不然你就會做到死,你知道嗎?如果你存在是沒有價值的你完全就靠自我去行動呀!我自我產生行動有沒有問題,問題是這個自我產生行動要合乎你的限制性信念。被洗腦沒有做事是沒有價值所以引發那個焦慮,沒有事情做就很驚,甚至做自己想做的都不行!

某個部分做東西不要跟錢掛勾其實也在抵抗這種感覺,我好不容易升起一種做我喜歡做的事情就可以接納的價值,然後你現在又把我跟錢掛勾,我是不是就變成一種生產的感覺,我好不容易做一種不用生產的,你現在又把我打回生產的!但或許這個東西沒有衝突的一個點就是當初那樣的環境已經過去了啦!不是只有做了別人認同的一般事情才是有認同、有價值,這樣你也不需要透過去排拒金錢的方式來突顯自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或有興趣的事情的那一種自然跟坦盪啦!這其實是一種誤解,你以為沒有拿錢就會讓自我喜歡的東西變得有價值,可是其實不是這樣子,而是說過去認同的那個價值其實已經變了。甚至是自我存在的樣態或本身想做東西就會有價值,而不是跟他切割。我開始接受我想做的也有市場價值不是因為過去的有孔無榫。

為什麼被囚禁?因為我喜歡被囚禁。你想出去可是又一直飄回來、飄回來,擬定不想在這裡可是你會用你有意識的想法:「這樣也不錯!」那麼簡單的事情為什麼會被延遲或做不下來?它裡面是有東西的啦!你不可以用怠惰就帶過,你很希望被綁住,因為它會有安全感。因為明明就很簡單,那個延遲裡面是有故事的,現在就是看進去那個延遲裡面是要幹嘛?我為什麼要延遲?為什麼不去做?你有需求,他也有需求妳在家裡,某一個程度是恐怖平衡,就是過去就過去了,可是那個過去沒有被真正統整起來,就是先把它包起來,擱置。對現實的現象上的相處當然是比較好,但代表那件事情是沒有被解決的,因為這裡有個情節,那個情節會有動力。不管是他對你行動的理解或者你想做什麼、他想做什麼?會有一個扮演動力上的角色。一個人會對一個人很好然後又一直不生氣這會是有問題的啦!你懂嗎?如果都很好那應該都很好?就像黑道的人恐嚇說:「走路小心一點!」對你很好,然後你會怕!不是有鬼嗎?他會認為他要對你表現得好,可是你會知道他是用他的意志力把它表現好的啦!你知道意思嗎?不是自然的啦!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4932


如果你今天開始講說我不需要愧疚,這其實是我常常在講的說過去就過去沒有什麼好愧疚!因為你愧疚也對你們兩個的關係沒有什麼好處啦!你就是一直在告訴他來攻擊我、來攻擊我好我過去做錯了你要來提醒我這樣,你要先把這個過去隊衣你做錯了事情要把它變正,那個在那個時候沒有錯,如果你跟小王修成正果那到底誰有錯?我的意思是說如果你們是有很好的狀況的,是你對你做事情到底要懺悔到什麼程度?還是你要一輩子覺得這個就是所謂的污點?那你老公隨時看到這件事情都可以拿來講的或者他不講可是你都會覺得做錯事情了,所以我才會講那個講法說只會反思不會反省,你一直覺得你錯的那個態度沒有用,對任何人的關心係都不好,不是說我們對任何人都很惡霸說沒有錯,我是要了解這個事情發生?如果你一直覺得你有錯就會卡在那邊,如果你沒有愧疚你就不會那麼單面的接受他的指責,接受他的職責是很認為你錯了,你要道歉到哪個時候?就是拿到一張無限卡,那個東西久了就知道只有下一次爆發某一種情境的啦!因為你也會受不了,做一次就被唸一輩子,你可以不用覺得那個愧疚,對!我可以反思那一件事情那時候的意義,那都可以去理解的,但是我不用一直放在一個愧疚感裡面,再講一次你有罪惡感這件事情對雙方都無益啦!雖然看起來好像很正常,人做錯了就認錯,心懷愧疚去補償,重點是那個心電感應的感應不會只停在這個層次,你會一直吸引對方來指責你,你要補償到什麼時候?如果你可以更深入地理解,它就不會只停留在對錯的層面,我們通常貼個標籤就只是不想看進去而已,趕快讓它過去!急什麼?總有一天會走到終點,停下來、看一下那個時候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如果夠成熟兩個就可以去談我們到底要不要把這件事情當作我的錯、你的對還是怎樣?那之後還要拿這個來說嘴嗎?要不然你這樣無限卡一直放下去,三條線就一直刷,我就只有挨打的份而已!那這種關係怎麼生存下去?總有一天你就會受不了,你就去找真正的小王,那是一定的事情,因為我就一個把柄在你的身上,動不動就拿這個來講是怎樣?要不然就新聞出來他就看你一下,潑汽油、相殺等等,你看新聞都是這樣,所以你要講怎樣都是當下,你要講前因後果都可以講,我就是不想跟你在一起,那你想跟別人在一起我想跟別人一起就是這樣,你要去談原因那就是讓你更能接受這個過程而已。那個東西如果沒有重新的建構跟統整,永遠沒有解脫,不是他對你的問題而已,而是你也在吸引他對你。


可能要想清楚,因為你會覺得這明明就是我不對,是我去找小王,那那個修成正果的難道會一輩子怨嘆自己嗎?也不會呀!他們也很歡喜,那個需要再想一下,就是從創造實相的角度,從體驗的角度去看而不是從世俗對錯的角度去看,那個如果從世俗角度出去看還有什麼可以講的?都逃不掉那我們逃不掉那種感覺只會讓關係更差勁可以,你會有遺憾是因為沒有記起當初的美,你當初會跟小王去旅遊那都是有當初的理由跟當初的美好,就是大家都忘記了才會覺得自己做錯。要不然就是你自己要一些釐清跟決定,講的這麼悲哀就是為了要快活,你跟我講開沒有用!好,下個月繼續!

2017年9月12日 星期二

問賽道 巴宰海17 實相分裂法改變過去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4932



你今天要的就只是現下這一次
兩個部分,一個是真的會一直嗎?另一個是真的一直的話會怎麼樣嗎?像是喵喵喵看電腦,看得久了,他就自己不要看了,今天下午他也是一直看電視,看到最後覺得很無聊
你先有想買然後才又產生一個阻止的行動,像我是不會想買啦!我的東西也是用很久,差別是在於說那我OK呀!其實我們說還有還可以用不是在講有沒有,而是在講我的態度,我是拿這句話覺得是滿足的,在你的身上就是批評自己!你都已經做完了才在講那一句,你覺得是什麼意思?你自己覺得呢?你是在考量什麼?可不可以是這個態度?是這個態度會怎麼樣?因為如果不會怎麼樣為什麼不可以這樣?那如果會怎麼樣是什麼東西會怎麼樣?我這樣做了後面不會有什麼變化跟影響那為什麼不要?後面會有變化跟影響我是想像會發生什麼?或者預期會怎麼樣?我對那個預期的結果是有什麼樣的想法?那通常是不好的才會去問說那可以這樣嗎?有些人說花這個是廣告費用,是行銷費用,他們當然是花錢,某個程度,但他們會覺得這不是花錢,這是賺錢。所以說你對那一個後果,這樣子下去,你想像的結果是什麼?

你如果一直拿你自己想要的東西,那你供應的起你自己嗎?

對嘛!是這個!或者以後會不會由奢入儉難?

不見得要這樣想,也不見得你喜歡的東西都要花很多錢,也不一定都會那麼在乎要用到你最喜歡的,你很在乎車子嗎?你可能很在乎衣服,但是你會很在乎車子嗎?你會在乎手機、你會在乎電腦設備多好嗎?你會用的你不一定會在乎到他得要最適合我的,所以我剛剛才會在講說到底相不相信自己的一個部分就是自發性?第二個部分是說一定要委屈一點點才可以嗎?還是說一定是可以的?第三個是說未來的想像,我這個行動下去,我一直重複的話,那我剛剛就講你不用假設他會一直重複啊!你要相信他有一個自發性,就算他一直重複也是好的或者他會自己自發到一個程度後來就不要了,第三個第四個才會是說如果一直自發下去,自發地控制不了,那我預設的情景會是什麼?就是我花了了要怎麼辦?

可能也不是怕花完,但是怕你的標準一直越來越拉高那有些東西你達不到時候可能就會變成痛苦。

怎麼會達不到?

如果想要的都會得到的話那怎麼會得不到?如果花不完怎麼會達不到?那就向像她講的呀!為什麼先去設想達不到?因為其實有時候你的自我設定的一個想要達到的目標,當你真正去走的時候,你可能走到一半就發現為什麼要這樣子做?或者我已經知道我那個目標不是我要的,有可能呀!

對!其實不用那麼擔心就是你自己的自發性

我現在就是付得起呀!我管他到時候拿不拿的出學費?我花了然後會再進來,那不一定只是一個說服自己的方式而已


因為即使你是省下來的還是會不見呀!

你要記起來為什麼當初會產生這個想法?因為其實是為了讓你可以去應用在自己身上或者是說你當時遇到一些狀況需要有這個想法協助你度過那一段時期,現在不需要就像賽斯講的像家具一樣調整一下!而不是對錯的問題,當初如果不這樣可能就沒辦法怎麼樣,那現在原因跟條件是不是消失了?那我就不用再把持這個觀念「留下來就一定會被花掉!」就像我們在討論說每一個信念都有他當初的有效性,為什麼你覺得一有錢就好像是忍耐很久,沒有去滿足,錢有多的我就去滿足一下,所以是已經活到快要吐血了?所以那個已經壓迫到我一有空閑的時間我就是要去也不是說空閑而是說一有資源我就要趕快去滿足,但是這種心態變成是匱乏,你說滿足了但是這個心態本身是匱乏的,行動是滿足的但是心還是會,匱乏就是說我一直都是沒有的,我好不容易賺的這些錢,這就讓我想到我媽常講的辛苦一輩子還沒有去享受到!現在賺的這一些我自己要拿出來玩。如果我是有錢好像對後來的事情比較沒有關係,可是對過去的一段時間這樣子的認同,可能不一定有好處喔!像我剛剛舉的例子我媽就是認為艱苦一輩子,或者是說我省吃儉用,洗一顆頭五塊錢。

如果我有一點就去買,對當下這個點好像還不錯,可是對過去的認同不一定是好事,你就一直說你很艱苦,這個是真的嗎?應該是說有,在那個限制性信念之下過去的官方經驗裡面確實好像很壓抑、很忍受,可是其實不會喔!演戲就是我們的娛樂嘛!演那個很苦的戲,信念創造實相,人家喵喵喵也是演馬戲團!也那個很慢的蝸牛,你如果把那個東西放大來講,你也是有一段時間演的很可憐,如果是在演戲,你還是在參加劇團了呢!剛剛講的是說信念創造實相,我們一般的認知好像都是創造未來對不對?可是賽斯沒有限定,你也可以創造過去!或者最近有聽我在講經驗是由信念結構而成的而不是由時間,所以你當下信念變了,你的經驗也會變!信念也在創造過去的實相,這就是我剛剛在講的如果你把過去認定成這樣,不一定會比較好。因為過去本來就可以變成所謂的可能性,而且賽斯說過去一定要變,如果不變很有可能會精神官能症,因為僵化掉了。我很早之前舉個例子在大學演講的時候,有的都是被逼來聽演講,你最好給我一輩子都記著這兩個小時很痛苦這樣子!然後很無聊,然後老師還一直在上面講,然後教官還逼我們去,我說你就最好這樣子一直記著!你就可以一直用這個心情一直把這兩個小時待完這樣,所以一樣嗎!你可以一直記著那個人一直欠你錢!一直對不起你!其實你一直陷在建購過去的實相,只是信念上我們沒有去了解到那個是經驗而不是建構,可是其實一樣,過去也是建構,請說實在的有點像昨天許醫師在講的做夢都還夢到考試還沒過,然後醒來大學聯考其實經過了。

你過去20年家財萬貫跟過去20年在路上乞討,然後今天到這個餐廳來,有什麼差別嗎?沒有差別呀!那個就是一個經驗的結構而已,一個經驗結構過去發生什麼事情,但是你今天坐在這裡,你現在這一點,過去對你沒有半點影響,講簡單一點,我現在坐在這裡,你們都是,過去十幾年快樂或是痛苦有關係嗎?你可以把建構成隨便你講呀!我過去是公主,知道嗎?是後來變性,然後變成男生。我用你剛剛的地址,你現在有閑錢就想去滿足,可是你想滿足的並不是你真正想滿足的,是對過去的匱乏或者也可以講是對當下的匱乏,才會想要這樣子滿足,我不是很衝動的、很自發的想要滿足我下次針對你剛剛所講的,我去算現在有沒有錢,有錢就會想要趕快去滿足,我就會想怎麼會有這麼強烈的需求?你應該不是說有錢才要去買,真正強烈的需求是你沒有錢也是想要去買,然後你相信你買的到,你相信會擁有

是這樣子呀!我都會先把我的慾望先放著、先放著。

對啊!你所謂的過去就是這樣子一直放著,就像我的母親一樣,可是在個人的經驗裡面都會覺得是事實,要不然要怎樣?你的小孩子這麼多!總是要養,總是要怎樣,可是那個都只是官方的記憶而已,那我們就記憶跟經驗到底是不是那樣子,很難說啦!所以當然很難說的時候,你從現在這一點說過去到底是怎麼生活的都隨便你啦!或者我可以建構過去很滿足的經驗,過去那個經驗是你現在解構而成的所以現在隨便你講你也可以講過去你是男生啊!然後切掉了,重點是這個喔!我以前也沒有匱乏!建構一個可能性的過去變成我現在我官方的焦點,你相信你在每個當下是滿的,甚至根據這個信念可以重建或者重新創造過去的實相


我知道,可是我會告訴自己說不可以認為自己是滿的,這樣子是危險的。

我的意思是說你會這樣子講你那個滿,相對於是缺乏的

沒有真的滿,我懂你的意思了

對呀


是匱乏底下的感覺,不是真的滿

所以你才會講說不能買,因為自我滿足之後你那個匱乏,你就會走著瞧了。那我們剛剛那個是絕對值的滿,整個都滿了,不是相對性的滿,你現在如果在豐盛或滿足的狀態,你如果沒有欠,你怎麼會急著去幹嘛?錢被拿走?錢被拿走這件事都還沒有發生,都沒發生過,而是我可憐他們,給他們錢,我很夠,所以才假裝把錢放在那邊給他們拿走。我想我在講說之前有一個人離職一年,這一點他都在想說坐吃山空怎麼辦?我說你乾脆把錢都匯到我的戶頭,因為你從那一天起就開始要這樣過365天了,一直在想著最後一天沒有錢的心情,可是你可不可以這樣子想說我休息然後還沒有花完就又有工作了,你本來要休息就好好休息,反正就一直花嘛!反正一年也花不完,反正快花完了就去工作嘛!就這樣子啊!可是你如果一直想說花到什麼時候就沒有了?花到什麼時候就沒有了?花到什麼時候就沒有了?那你就不要過了呀!你用有錢過著無錢的感覺,對你來說比較重要是信念創造過去的實相,當你真的滿足的時候你可能還會去買衣服啊!那是另外一件事情,我不是為了彌補匱乏,我就是女為悅己者容,我就是歡喜呀!我就是心情好呀!我也沒有欠缺過,所以我也不怕花,我也沒有欠缺過所以我也不需要壓抑,說得好像天堂,好像沒有什麼理由要委曲自己,過去也美好現在的美好,未來與美好。

可是這樣就變成你知道嗎?
不是壓抑是變成不壓抑不壓抑就會變成自責,很奇怪的現象

其實是後面信念的匱乏,你才有需要去滿足或是補足,可是這種滿足其實是沒有用的,而是去相信你是豐盛的,過去也是豐盛的,不管你要重新詮釋你的官方經驗或者是用一個全新的信念去建構新的可能性的過去,創造一條過去的可能性路線


賽斯說你明白這些身心靈的道理並不會馬上讓你幸福快樂,但是他是一個必要的條件,因為你知道這些,遇到問題的時候你才會沿用,沿用也只是一個講法是因為你了解。


第一個是在過去找到官方路線有,第二個是沒有也把它想出來,你現在不想要工作不代表你會一直不想工作到死,你知道意思嗎?你不會一直重複這個每天,一個人只是重複一個月、重複二年,你懂嗎?然後你的錢還是夠用,兩年後你突然想找工作了,就像這次《健康之道》有一個學員,在他信念改變之前他的工作一直換,每年都在換工作,然後就覺得這樣子不對,太沒定性了,可是到後來他就會碰到現在這個真的是他要的工作,每天六點下班,他是做業務的。老闆說六點了反正客戶也下班了,就不用加班了。然後他才想說過去一直辭職,就是沒有最好的才會辭職,你看!對過去變成是這樣子想。但是還沒想到新的信念之前,就會覺得自己怎麼這麼差,一直到後來他發現本來就是個追求更好的歷程,然後就找到了,就這樣。所以現在不想工作,你就現在不想工作而已。但不代表一個月、兩個月、一年、兩年你都不想工作。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