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8日 星期一

問賽道之「大問.賽道」賽斯觀念答客問暨問題解決實務


Recorded live from Taiwan, T'ai-wan, Tali on my iPad on 2015/6/17 at 下午7:42 GMT+8 -
問賽道之「大問.賽道」賽斯觀念答客問暨問題解決實務





你相信什麼就會體驗什麼,所以沒有體驗什麼就表示你沒有相信什麼,去宮廟啊!去拜拜沒有用,其實都是你們的問題,因為不夠相信。其實基本上事情都是依著你相信的方向在發展和體驗的,所以才會問大家說有多相信賽斯資料的東西?你們現在遇到問題都怎麼解決?是拜土地公呢?還是做光的課程?還是做信念的覺察?

身心靈他不是客觀的,所以沒有辜且一試的這個狀況。嘗試是一個心態,他背後也有一個信念,有效行動是跟著信念走,那沒效的行動就是跟信念不一致,所以你要用賽斯的觀念解決問題的時候,你不可能站在一個懷疑賽斯或不相信賽斯的立場來解決問題,但是你要先問你自己你了解賽斯嗎?你不要看人家癌症用賽斯心法好起來,你也學著人家要信賽斯,可是好起來的比死掉的還少。就像我丈人講的,是啦!你們賽斯心法是很厲害,但是就沒有那麼多人很厲害呀!

你要先了解你自己相信什麼?你比較相信什麼就去做那個,因為不管在實際層面或暗示層面,那個對你是比較有效的。對大部分的人來講,止痛藥是比較有效還是沒有?當你頭痛的時候你會學賽斯心法來強調自己身體有自瘉的能力?還是去吃止痛藥?你常常會發現說認同賽斯也可以支持死刑?認同賽斯也可以說信念不會創造實相?這就是沒有邏輯呀!甜美的藉口才符和修道人的解釋,所謂的復發或者好不了那只是物質實相的脈絡,你怎麼理解你所謂的骨刺?腳麻麻的?賽斯講說事情一定先發生在內在所以才變成外在,不想跳舞就不想跳舞,為什麼要用「不痛」來不跳?不需要靠跳社交舞來吸引異性,那個詮釋是騙人的,那個是修道人的詮釋,
學員說在台中賽斯教育基金會學習,想要有進展,例如有個頭銜,二級心靈輔導師。POLO老師說他也是二級,他是史上第一個被降級到心靈輔導師。學員說他心裡急著想要怎麼樣,怕劉老師說聽起來像是被打擊到,然後乾脆放棄,放給他爛。反正也沒有用。

聽起來像是要透過某種方式被肯定,沒有得到肯定其實也沒有差,像我們也是被肯定呀!不管怎麼樣都是二級。你如果沒有把賽斯心法用個小冊子在旁邊對照你的想法,你會時不時地跳回去你本來的慣性思考,可是慣性思考看起來是很合理的,你還是在用世俗的積極方式,因為那個積極的方式還是受社會肯定的。

沒有被肯定的話是還好,問題是我遭受到這個沒有被肯定的訊息進來我要不要認同?你接受了然後進而去否定自己,五年了連二級都升不上去,人家Polo了用了10年降到二級這樣,我們也是努力達到二級呀!有期待是OK的,但那個期待是要來自於對你自己的肯定,而不是由別人來肯定。可是這個還是比較第二層的表面,我得到一個沒有被肯定的實相,其實跟他還是沒有關係,跟基金會還是沒有關係。他有問題是他的事情,他公平也好不公平也好,可是我遇到的話就是我的事情。所以會不會從頭到尾你根本就沒有肯定過你自己?

我先對自己不夠肯定,然後我就努力努力希望獲得別人對我的肯定,你努力的行動是跟信念衝突的,所以實相是否定的。你就會看到有些人沒學到什麼,然後就信心滿滿,然後就變二級了。因為結果跟努力沒有關係,結果跟信念有關。你如果沒有百分之百相信賽斯,你可能就會找100種理由,例如說我不需要跳舞來快樂,可能是逛愛派的,很多學身心靈的都會把他講得很漂亮這樣,例如最近有一個學員就說我是不是還沒有體驗夠?這句話不知道是哪一個瘋子發明的?這是拿來罵人用的。但是體驗夠了就不一樣,體驗夠了是你有覺察,當你講體驗的時候其實你已經有覺察了,可是你不想改變或者覺得改變不了或者覺得很努力也沒有用,然後你就自我解嘲說可能還沒有體驗夠,那個是我們跟一個人講久了然後又講不聽才說可能還沒有體驗夠,你懂嗎?要不然你講這句話有什麼意義?就只是讓你更在那個狀態裡面!給自己不好的狀態一個合理化的詮釋,如果那句話由別人講的話還好,由自己講的話就有點是全面潰敗了。

你做跟改變信念沒有關的信念跟本沒有用,它或許會舒緩,但不會解決。除非你改變信念,否則你的疾病或生物狀況不會獲得解決,那意思是會獲得假的解決.因為你那個信念仍然具備能量,在你的電磁實相作用。它會以另外一個疾病的方式呈現。所以唯一要做的方式是改變信念。「沒有事實,只有焦點。沒有問題,只有執著」,只要眼光夠狹隘,知識夠淺薄,什麼都可以是問題。因為,所謂的問題,它不就是一個畫面而已嘛!每一個當下,你把它想成底片,一個畫面怎會是一個問題?一張畫怎會是一個問題?因為眼光夠狹隘,垃圾沒有清乾淨,嬰兒一直吵,我們到底要不要解決?不用!因為我們焦點不在這裡。所以你對身心靈懂得愈多,眼光夠遠,什麼都可以不是問題呀!有些人全身癌細胞,也是不痛不惱,活到九十歲。

重點是說我的實相其實是從現象加上你的認為變成你感知到的實相,你的問題不一定是別人的問題,同樣的狀況,他可能不覺得是問題,那為什麼對你來講是問題?練了五年還是被人否定,你升起什麼概念?我真的是一個失敗的人?那失敗的人會怎樣?失敗的人沒什麼資格,連一點事情都做不好,還可以做那麼久?許醫師的《用心醫病》是不是在講什麼病是什麼狀況,對不對?比如說高血壓是控制呀!咳嗽是有話沒講呀!它比較是一個籠統性的講法,基本上每一個人都有不一樣的象徵性反應啦!許醫師那本書只有講到集體文化性的,甚至只有台灣人。它是一個參考,但不是聖經。你有受群體象徵性表達的影響。你有你認知的象微系統去表達你內在的衝突,這些都是偽裝實相,今天我遇到偽裝事件、偽裝的身體疾病,透過個人的象徵庫、象徵銀行轉譯出來。不要相信也不要去跟人家講:「你咳就是有話沒講!」好像神醫喔!許醫師的書拿出來一直翻,有二種,一種是象徵性系統,另一種是什麼?它被你解決了。你那信念的衝突會竄,以其它方式出來。假設胃潰瘍是壓抑、自我價值感,被你控制好了,後來變成咳血,那你說壓抑很嚴重喔!就不對了!那個醫身體跟心靈的關係,不是一對一的,某個程度是一對多。因為心靈會在物質實相、偽裝實相尋求盡可能多的表達方式。所以賽斯才會講說如果你不改變信念,你不會真正的改變實相。或身體不會真正的好起來,它會繼之以另外一個狀況。所以,集體而言,為什麼西醫的病那麼多?愈來愈多呀!因為每一個都幾乎你治療、被你控制,身體沒有辦法真正的表達,身體變的真正不健康。你知道身體生病也是健康的,就像地球有地震,表示地球是安全。人會生病也是健康的一部分,可是你阻止生病的表達,然後看起來很勇,它會以另外一個方式出來。想死,光想不會死,你可能要怎樣之類的,想死,憂鬱到沒有進食。

我爸之前骨刺,看中醫,中醫不可能開刀嘛!那就說骨刺的原因,腎氣不足。有些你會覺得好像是外科的東西,為什麼中醫的理論可以?其實有點類似,信念的東西也是這樣,如果從賽斯在《未知的實相》描述,這些都是所謂電磁實相會互相吸引、影響、干擾。我之前有一次痛風,早上痛風,下午就好了。就是手指頭痛風,然後我就知道是指揮不動,知道之後,下午就好了。手痛,你會描述成什麼?那是什麼感覺?無力感?心理的層面也會有無力感,是什麼東西讓你覺得無力感。Loserloser都很努力,最近你怎會憶起你是loser這件事情?宰相有權能割地,孤臣無力可回天這樣。那為什麼我會相信我是失敗者?為什麼這樣的情境我會詮釋成失敗者?你只要執著,你若不是聖人,你什麼問題都找得到。執著成功是表相,執著的是失敗,是焦點在失敗,去做努力成功的行動,一步登天,你吃了那個洩藥,就知道有沒有那個屁股了,很多人都怕跟隨衝動,你回頭想,是有一步登天,但我不想相信。我會進一步講說,因為沒有那麼大的相信,你相信的是另外一個,其實做不做都一樣啦!你怕沒錢而不去怎樣,不去怎樣不會因為這樣那個錢就不會不見喔!錢不會因為你這樣就留下來,他就會以其它方式不見呀!所以不是因為你不做,它就安全了。安全是一個幻相,因為作用的是信念,不是你行動的做與否。但自我會相信,我如果保持原狀,會比較沒事。

像昨天有個學員就覺得他是非常不幸的,但又很想要變好這樣、變有錢,我就說我已經感覺你對自已是很不幸的這件事情是非常的認同這樣。你覺得你是非常不幸的人,像《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的狀態,那你做什麼都沒有用,何不甘脆在家裡睡覺?那我不肯定自已,我很努力去培訓,那有什麼用?變成多做的。但這跟做本身也沒關係,做本身是一種風格而已,重點是你的信念。所以你的信念沒有改變,你做跟不做,基本上沒有什麼差別,甚至是多做的。你說你要這樣子相信,所以你要採取象徵性行動呀!我是有價值的,我就不用那麼辛苦開一家店,我隨便生活、隨便賺,都可以過得不錯,那我象徵性行動就是不用撐著一家店,撐到手在痛。學員說那個信心不足,就躍不出去。Polo老師說其實並沒有真正的知道,沒有真正相信。知道就是真正的相信。

象徵性行動,例如我們有個學員開書店,她有店,就故意把門拉下來,就說都沒有人來。妳有意無意就是會這樣子做,在那個信念之下,如果你相信你是不需要這家店的,那最直接的行動,跟隨衝動,那就關起來。那一個關起來的動作是配合信念的,不是行動本身是重點喔!象徵性行動是象徵信念的行動,不是行動本身。你是想要收起來,因為如果我想的不能被跟隨,那到最後被否定的是自已啦!因為就是我想要關起來,才會產生那些問題,才會有那些念頭呀!現在是因為我很害怕收起來的這個動作,我就解釋那是怎怎樣怎樣(例如逃避),有些人很想辭職,可是他就不敢,他講到最後就說可是你說的最主要是信念而不是行動,那我有沒有可能改變信念?不要辭職這樣?我說不可能,為什麼?因為第一個,他讓自已走到就是要做那個動作,第二個,他其實是因著「他不敢做那個動作」才再找其它理由,你懂嗎?試圖說可不可以不要?而那樣子就好?很多人都說這是我最後一世啦!這不是我要遇到的議題,簡單講就是懦弱,不去面對那個議題,以逃避的方式。然後說自已有更偉大的方向,應該是回到自已,我想做什麼可不可以做什麼?★所以賽斯說英雄式的衝動,什麼英雄式的衝動?什麼都是英雄式的衝動啦!沒有什麼普通的衝動跟英雄式的衝動,即使它不是馬上到達你要的目的,它都是on the way,往那個方向去的。

所有的問題都是自我引發的問題,靈魂不會有什麼大問題,我們都是在自我的線性脈絡、狹隘的眼光、執著的焦點裡面產生問題,真正要解決的是從自我這個層面去做啦!靈魂的層面祂才不管你哩!反正有體驗就好,祂對你生病跟你創業其實沒什麼差別,它都是一個偽裝實相的展現,差別在於自我承載的信念。那是對自我才有差,你對靈魂,一千萬跟一塊錢都沒有差。甚至對賽斯來講當一個老乞丐婆還比較好一點,他當那個教宗,淫慾縱流,私生子一堆,還盜賣私鹽。

你想就去做,回到賽斯對行動最大的限制就是侵犯,其它沒有。這不是我要的,但是我選擇跟他在一起。我跟你講,全世界的問題都是你信念的問題,但是我也可以改變信念,我還是可以決定走呀!歷史不是先驗的,那個東西、那個點沒有被體驗就是沒有被體驗,今天你不會去跟太陽花講說你不要先在這邊開,到下午的時侯你會發現你是要往這邊開的。所以你所謂到了後來這個可能性發生的時侯,你說還好,我那時侯有hold住,因為那個講法會變成是說我要怎麼看待我每一個當下的想要?對於想要的這個當下,它到底應該怎麼被看待?

學員問我們可不可以在還沒關店、還沒離職、還沒離婚之前,先不要做這三個動作,先去找那個信念讓這個東西轉向?一定要去做那個動作才能解決事情嗎?polo老師回答不是,是信念變了,你自然想要去做。我們發現限制性信念,我們想要改變信念,一個新的信念被升起,然後採取一個行動,採取一個象徵性行動,把門關小一點。另外一個部分是如果你相信你的衝動,你也不一定只是用改變信念、做象徵性行動,其本上那個是賽斯在騙人用的,就騙你去行動而啦!你想做就可以做的這種跟隨衝動的信心,我之前講的二種方式,一種是覺察信念,一種是跟隨衝動,你也不用覺察,因為你跟本沒有時間覺察,你也不用覺察。就跟一朵花或一個小孩子一樣就是一直做嘛!你應該說衝動知道他要去那裡,只是自我敢不敢跟?你要是認同,你就會去做。那改變信念是沒辦法,眾生可憐,只好用這種改變信念的方式,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跟隨衝動。當我把大權交給衝動,衝動要做,那自我就不涉及這一塊。自我只是決定要怎麼做到,而不是讓它有權利去決定衝動應不應該被執行啦!今天我想辭職、我想來台中,那自我要做什麼?就看怎樣辭職呀!提辭職單還是直接消失?坐火車還是開車?在物質實相怎麼做,是自我在安排的,把衝動的決定給它合法的地位。不是有個衝動升起,自我說不要去台中、不要辭職。它是配合著它,把它安排出來就對了。自我不去涉及再次檢合衝動該不該做。董事會決定要做什麼,執行單位就做。靈魂一次又一次給你機會,讓你知道董事會的厲害,賽斯說自我像樹皮,樹皮太僵化,把裡面的東西鎖住,你讓我不能呼吸,那我就讓你死呀!就變成這樣,實相就會出問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