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3日 星期日

[讀詩] 漉漉/serinwu 【一個有價值的人】

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poem
標題: [讀詩] 漉漉/serinwu 【一個有價值的人】
時間: Sun Mar 13 18:31:11 2016

一個有價值的人 by 漉漉

有一個人等待
遇上的所有紅燈
他做垃圾分類
他讓出座位
 
他每次受傷
都學會一種不讓別人受傷的辦法
 
他在晴天帶傘
下雨時為人撐開
 
他談了一場戀愛
他又談了一場
 
他寫細碎的日子
想對方想自己如何想對方
這樣活得很田糸
但聽起來很好
 
有一個好好的人
只想好好過完這輩子
不要有來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漉漉這首詩可以悲傷解也可以樂觀解,我個人傾向朝開朗的方向,因為這樣的正能量不是
無病呻吟更非故作感傷、假裝堅強能比擬,是種明明會痛會累會受傷卻仍願意溫暖也願意
誠實以對的勇敢,那樣的強度和柔暖令人不捨也叫人震撼。


既然不願有來生,是不是比較能夠好好把握當下?每一個當下的甜與苦,傷與笑,分與合
,好好的過,好好的過完。沒有明天,沒有詢問後不後悔過往,甚而沒有下輩子期盼。那
不是自暴自棄的得過且過,也非自我放逐的故作灑脫,是種事後回想可以沒有遺憾,以至
於不必再走一次(如果有平行世界、死後重新回憶與體驗諸如此類的話)的「完滿」

我總不禁想起賽斯資料的「價值完成」
佛家的「滿緣則來,緣滿則去」
來去之間,如如不動,不動非冷漠,中立在某種觀點看來也形成一種偏執(奧修談中道)
或許像禪宗的飲茶時飲茶,吃飯時吃飯,休息時休息吧!是簡單也是深遂

重點是在細微處的溫柔


是不是傻傻的等待紅燈停、綠燈停、黃燈不搶不疾行,結果遇上全世界的紅燈
是唐吉訶德般的執著與荒謬還是某種現世不可能存在的「天下無賊」般傻勁?
做垃圾分類
讓出座位

那些細小的微行
那種公民與道德老生常談的善行
淪落在現當代社會成為不知變通的笑柄呢?
還是人人心中最底層那不敢說出口的渴望?

以暴治暴
至少是以直報怨
該以法處理
該怎樣辦理就怎樣辦理
既不鄉愿也不一廂情願的唱高調、打高空、戴高帽
可是偏偏呀
但是就是這種文字
這種不隨意賣弄憤世疾俗或諷刺嘲弄的詩句
「他每次受傷
都學會一種不讓人受傷的辦法」

很直白
很平常
卻是再深深一擊也不為過的文眼
那韻味無窮的詩心
盪氣迴腸的詞句
回味再三的詩旨

那是怎樣的溫柔
怎樣的堅強
怎樣的體貼
怎樣的善
擊中了人人心中永世不可抹滅的燦爛微光
雖小
雖隱
卻無比動人
卻堪比千陽

一場又一場的戀愛
是轟轟烈烈還是重蹈覆轍?
沒事在晴天帶傘
是多此一舉還是未雨綢繆?
「下雨時為人撐開」
是甘願被罵雞婆的可能
或故作矯情的反諷?
縱然不失這種可能
卻仍止不住一滿而上的柔情貼心

想自已想對方
寫細碎
聽來很好
活來卻很田系
很累

人的價值到底在那裡?
人的價值到底是什麼?
如何是一個有價值的人?

好好的人
好好先生
好好的過
好好的過完這輩子
每一當下就像沒有下一秒一樣
每一輩子就如同沒有下輩子的活
這一輩子永遠是獨一無二的
不會重來
也不可能重新再過關一遍


為了滿緣而,來
緣滿了,而去
如此而已

完成價值
成就自已
也成就他人

價值體驗完成
每一個人來到世間都是有其存在的目的
都各自有其價值

--
找一個人惺惺相惜 找一顆心 心心相印
我不放棄愛的勇氣 我不懷疑會有真心
我要握住 一個最美的夢 給未來的自己
梁靜茹《給未來的自己》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58.99.3.26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poem/M.1457865076.A.18E.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