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9日 星期六

問賽道 巴宰海16《當問題浮到意識表面》

https://pilikang.blogspot.tw/2017/09/16.html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4932


polo:「兩個部分可以看嘛!妳覺得妳很煩,那妳做了妳很煩的表達嗎?
那第二個是妳面臨這樣子的實相,對,對方有問題嘛!對不對?那是一
定的,那是他的事情,可是我建構這樣子的實相代表我有什麼樣的信念
?讓這樣的事情一直在發生?對不對?一直讓我概括承受、一直讓我承
擔額外的責任或者是什麼?」

女學員:「對呀!我也覺得這種狀態除非不做啦!不然我也會一直碰到。



polo:「對呀!所以如果要單講過程很簡單呀!為什麼不要辭職嘛!往
那邊走,除非辭職,不然不能改善,對不對?好,那為什麼不辭職?
後面一定有很多事情,對不對?那另一個是說這個實相怎麼會讓我覺得
我不斷創造出我額外承擔的責任也好或者一直被苛求或怎麼樣。如果有
一個人一直處在這個狀態,妳會講他什麼?」

女學員:「鬼打牆。」

polo:「對呀!一定是鬼打牆。」

女學員:「遇到鬼。其實之前還有廠務,這些事情怎麼也打不到我。」

polo:「但是一個一個走,就剩妳嘛!」

女學員:「對呀!只剩我。」

polo:「所以妳會承擔,為什麼妳不走啦?就是表面上當然是人家走了
,妳不走嘛!事務可能會移到妳身上,可是我們可能比較在意的是,
對呀!那妳為什麼不走?其實是因為妳不走才這樣子的,那妳不走的心
態也不是這個行動本身,而是說為什麼不走?」
-----------------------------------------------------

polo:「常常想出國不一定出得了國,但它就是一種對現狀的反應嘛!
像我有一個朋友每次就想到說:『polo,來墾丁!』雖然嘉義離墾丁
已經夠近了,你就會覺只有去墾丁才能放鬆,想像一下,形容那個壓
力圈這麼大,大到拓展到高雄市,你知道嗎?你要是在愛河旁邊還不
行,你還在那個壓力圈。一樣呀!你如果在一個庄頭出什麼事情,你
就一輩子不想要回去那個庄頭嘛!類似呀!雖然是形容,可是某個程
度也有點類似。所以就要講到說我值得更好的,很多人就是怕所謂未
來的不確定性,或是在自已的經驗裡想像不出一個美好的未來,但是
賽斯就說你現在活在這裡就是活在過去與未來,你能夠活在現在就是
表示有一個你可以活在現在之前的過去跟現在之後的未來,所以,意
思是什麼?未來一定有你一個位子,不要跟我講屍體一個也是一個位
子。」

女學員:「就是一個新的…」

polo:「就是一個新的脈絡呀!對呀!所以妳的未來是受到保證的,
你要知道未來是有你的位子的,而且只會更好,那你才會對於現在
的行動是有信任的,那現在的行動的不是信任你的規劃本身,規劃
的本身或行動的本身它只是決定了你體驗的方式,不是在決定你的
結果,決定你的結果是『你相信你有一個未來』,像我剛在比喻說
我從嘉義到台中,我如果確定我要到台中,那今天是坐火車、開車
還是走路,都是不同的體驗嘛!我要快我就坐火車或開車,我要慢
走就是有人騎腳踏車環島,欣賞風景。因為你開那麼快,你也看不
到什麼風景。不一定那個比較好,但就是不同的體驗。決定,只是
決定這個而已呀!決定只是決定路線,它不決定結果。結果早就被
你的信念或意識是確定的。所以你會好命不是因為你沒有辭職才會
好命,你會有錢過日子,你就是會有錢過日子,不是因為你一定要
吃頭路才會有錢過日子,吃頭路只是你可以達到好好過日子的一種
方式。講一個比較誇張的,你要是知道你現在的錢只剩三個月,
你會很怕很怕,但是你如果知道在三月底你會中樂透,這三個月你
就不會想做了啦!」

女學員:「第一個月就辭了。」

polo:「你就不會去賺了,隔天你馬上就去做你想要做的了,因為你的
未來是這種確定的安全感之下,中間就隨你玩了,你知道嗎?你也可以
說現在做得很辛苦,但我要看我能做得有多辛苦?然後兼三份工作。
像我媽就六七十歲了,她說最近都沒辦法睡那麼多,九點睡,二三點就
起來了,我就說那妳就去送報紙呀!」

女學員:「送牛奶也可以。」

polo:「對呀!送牛奶。其實老年人大概睡五六小時就差不多了。」

女學員:「我的睡眠時間很長,我隨時都想睡覺。」

polo:「我的直覺是不要面對這個社會,不要面對這個世界。」

女學員:「對!我中午要睡,然後早早就睡,我朋友就說奇怪,妳怎麼
一天到晚都在睡覺?就很愛睡覺。」

polo:「妳確定妳要繼續聽問賽道下去?」

女學員:「我先不要聽問賽道好了。」

polo:「我們很早就講說接觸polo老師,生命一定會改變,但變好變壞
,我不知道。」

女學員:「就像鬼擋牆。」

polo:「所以我不會說從自我了解的程度來講是不好的啦!當然自我本
身可能就會有滅絕的恐懼嘛!恐慌或驚嚇是很正常的,當然對感覺來
講不好,可是你真會很喜歡昏去就昏去,每次都這個樣子嗎?這樣子你
跟本不知道這輩子你是怎麼昏去的?」

女學員:「對,所以我就覺的說這次的感覺跟以前都不一樣,然後我就
會覺得為什麼會這樣?」

polo:「其實是準備好了,準備要去了解、去看嘛!以前來講就從實相
來詮釋嘛!以前可能沒有那個能耐,可能也還沒有準備好要去了解自已
的狀態,甘脆暫時性的斷電,這樣子比較快啦!這樣子也可以恢復,自
我也不用太多的去思考什麼事情,像我阿媽之前盲腸炎,送去醫院開刀
,那時侯要保證金的6千塊,然後她就說:『6千塊?那不用了,我回去。

』那就好了。一輩子也不曾再發作了,就回去撐嘛!撐到好這樣。真的
呀!拜託,那已經快五十年前了嘛!我阿媽是民國五年生的。」

女學員:「真的有可能耶!」

polo:「那時6千塊很多耶。」

女學員:「不要想沒事,一想就又頭痛。」

polo:「一樣呀!但是因為妳想,妳開始可以有意識去面對,去反思我有

這種狀況,以前沒有辦法,斷線就斷線了,現在有機會反思,當然,反思
的方向是錯的嘛!因為我在想說我快死了,我快死了,對不對?它是讓妳
有意識去說我現在是怎回事。當然,因為可能剛開始,很自然會去想到對
自我的威脅感的那個部分,可是自我的意識的升起,其實是要讓你的自我
去整合生命中的經驗。就像說我們不耐,我們也可以不耐一直想,我們也
可以把它想成不耐也是一種推動力呀!這就是我講的想錯方向的意思。」


---------------------
polo:「受風寒的時侯,流鼻水、打噴嚏,它沒有比較不好,它反而是比
較好啦!因為妳這樣子寒氣才會被排出來嘛!那妳現在一直不可以被面
對的暈眩,現在可以意識到。」

女學員:「可以意識到,而且還去體驗整個過程。」

★polo:「對!現在是說面對是比較困難沒錯,但是妳應該告訴自已,我

如果可以意識到,就表示我已經準備好可以面對了!賽斯的講法是說妳不
會遇到妳不會處理的事情啦!那個時侯可能還不適合妳自已去面對跟處理
,可是這樣現在可以了。所以那個不是什麼問題。人家說不用怕,那是藥
效正在運行,聽懂嗎?妳現在不要再想說那個感覺是錯誤的,是需要被治
療,不管是藥物上或身心靈上的。」

女學員:「就是我只要面對就好。」

polo:「結疤就是快好了,不要再想為什麼結疤?要不然再把它挖到流血
呀?妳要開始轉個方向去看這個現象,而不是把它是出問題。是以前那
樣子才是有問題,或者以前那樣子是因為你還沒有準備好要去面對,但是
身體又在妳的限制性信念之下被弄到一個不可承擔的狀態裡面,它需要重
新再啟動,但是這個過程是它自發的。它也不想讓妳知道,因為它也知道
妳沒有那個屁股,吃那個瀉藥。可是現在已經有那個屁股了。」

★女學員:「妳有能力的時侯,那個狀態才會出來讓妳面對。所以對現在
的妳來講,那個狀態雖然出來了,但是它也代表妳現在是有力量可以去面
對,所以這件事情不會是不好的事情。」

----------------
polo:「為什麼做得這麼不舒服?一直被念到不敢離職的這個行動背後的
信念,所以當妳改變這個信念之後,妳可能就敢離職,那敢離職的心態,
妳可能就敢回應。妳敢回應,不一定是跟他打架、跟他吵架,或許就只
是一個眼神,賽斯講說妳不舒服的時侯不是一定要跟對方打架,但是妳
至少要挑個眉,對不對?妳不能說:『謝謝,你罵的好。』除非妳是有技
巧的要應對他,應付他,要不然妳要表達妳真正的狀態呀!那我們是要去
理解為什麼我們連那個正常的狀態都不能表達,我都不敢表達?它引伸的
後面的限制性信念是什麼?我怕我怎樣的話,就會怎樣?好像這個世界做
了前面一個動作,後面就會毀掉。這就是我們之前在講的,妳今天之所以
會存在,就是未來就有妳一個位子了。可是如果妳沒有這種概念或這種想
法,對未來有一種期盼或信心,妳就會一直在妳的想像,做最壞的思考嘛
!我如果表達了,我一定是跟老板娘吵起來,跟老板娘吵起來,她就會把
我fire,把我fire我就會沒有工作,沒有工作我就會靠我先生,靠我先生
我們就一起流浪,流浪就在地板上乞討這樣,然後最後肉都被狗吃掉。可
是那個是妳去想像最差的結果嘛!然後跟賽斯教的完全相反,賽斯講要去
想就去想最好的結果,我跟她吵完,然後老板娘就突然良心發現了解說是
不是要幫妳買些補品呀?」

女學員:「能不能加薪?」

polo:「想又不會花錢,想這些也不會浪費錢呀!而且還可以流口水。對
不對?做白日夢。」

女學員:「就是太會做白日夢。」

polo:「想又不用錢,光想就爽,若真的有,更爽。那沒有就沒有呀!那
妳覺想壞的,壞的沒先發生,妳就先煩惱起來了。妳未蒙真的其害就先深
受其害了啦!妳一直擔心沒有錢、擔心怎樣的時侯、擔心流落街頭的時侯
,★妳都還沒有發生就在承擔那個結果了。那妳想好的哩?怎麼想怎麼賺
,妳知道嗎?哦!明天中樂透!那沒中就沒中呀!所以爽是不用錢的。」

-----------------

polo:「妳是覺得妳輸了一次會怎樣?」

女學員:「會覺得很怨。」

polo:「然後怨會怎樣?」

女學員:「也不會。」

polo:「怨什麼?我怎會這麼歹命?我跟妳講妳到最後一定都是這個東
西,朱門酒肉臭或是路邊的凍死骨這樣,那有這麼嚴重?所以妳每一
次的輸好像都是在提醒妳我就是歹命人。就是妳說的:『我不相信我有
那麼幸運。』可是妳不願意面對妳認為妳是歹命的這件事情,所以妳
一直要掩蓋它,好像我要迴避所有會提醒我『妳就是歹命』,我看到
我的歹命,我是沒有辦法,我是會崩潰的。所以這部分要處理,第一
個,妳或許沒有那麼歹命;第二個,或許它沒有什麼不可以再被提起的
。像我在另一個團體,有學員提到自已很可憐,那我就說今天我們每
個人來講自已很可憐的部分,看一看,沒有一個是幸福的,你知道嗎?
那大家就平靜多了。你看到那些幸福的也不一定是真的呀!所以,第一
,妳沒那麼歹命;第二,就算歹命,也不是只有妳一個。然後歹命也不
會怎麼樣啦!歹命就是這樣子而已呀!它不是一個過程就是一個狀態
而已呀!」

女學員:「為什麼這麼開心歹命呢?哈~~~」

polo:「好家在也有人比我還歹命呀!哈哈哈~~~。對呀!妳很急於要
逃開那種狀態跟感覺啦!可是妳愈逃,它只是會靠得愈近而已啦!今
天我們就在念那個《心靈的本質》第800節,賽斯就講說妳對個人不管
是社會或現象所遇到的事情,妳不要好像裝作沒看見,說那個不關我
的事,好像逃避就可以了。賽斯說妳愈這樣,妳會跟那個實相愈緊,
妳會看到,那個就是妳本身設定妳已經要看到的,妳看要直接面對還是
要處理?還是要怎麼樣?那就是妳設下的挑戰,妳設的藍圖要來測試妳
自已的反應跟感受或把那個經驗感覺過一次。可是妳一直逃,妳覺得好
像可以不提,然後儘量用贏的方式、儘量碰觸好的、正面的方式迴避我
歹命、我家道中落這件事,但是妳每一次的迴避都是在提醒妳這件事情
啦!★所以很多時侯,我們是在經驗我們沒有經驗的事情,妳的迴避本
身就代表妳一直在經驗,只是沒有被妳看到而已,但是在心裡的隱晦處
,它是一直在經驗、一直在經驗,而且在行動上又變成妳看!妳又不敢
行動。要確定是高富帥、股票要會賺,所以變得沒有一個東西,妳敢確
定,因為妳要怎麼穩贏?妳不可能穩贏的嘛!妳有一個不確定性的因素
存在,妳就不可能有百分之百的預測,妳要怎預測?妳就是要買下去,
才有結果的。因為自我的推理沒辦法推到未來那一刻,它只有在未來發
生的那一刻才能百分之百的確定,可是妳要包贏的就是要百分之百確定
呀!但那是不可能的,因為自我的推理跑不到未來的那個點,只有衝動
跟直覺有辦法,所以妳永遠不可能行動了。所以百分之百完全負責就是
完全逃避啦!所以妳要百分之百,變成妳百分之百不能行動。妳一直處
在一種…」

女學員:「很想行動又不敢行動。」

polo:「進退維谷,妳跟本不知道該如何動!什麼叫做不迴避?就我們
就是二次結婚對不對?我前妻就是討客兄,那就沒辦法。我媽上次就遇
到賽斯妹,她就問賽斯妹說妳怎麼會那麼認真?她就說我就有病呀!妳
懂意思嗎?什麼叫做不迴避?所以妳要逢人就講說我好可憐、我家道中
落、我如何從一個千金變成一個女傭?常常講呀!像我們,妳看前二三
年一直講,現在就不再講了呀!妳有發現這幾年我有講過嗎?沒有嘛!
其實講久了沒差嘛!」

女學員:「其實你講那個前妻討客兄,剛開始我都覺得你也太樂觀了吧?


polo:「講到有同學跟我說老師你不要再講了,就講呀!講久了就習慣了
,習慣就成自然,自然也就不會想講。來,講一次。」

女學員:「我家很窮。」

polo:「講妳家多窮然後在路邊乞討,加油添醋呀!這個行動要做啦!
所以要練習呀!」

女學員:「要怎練習?」

polo:「隨便!看到人就我跟你說,我之前很富裕耶!」

女學員:「好好笑。」

polo:「迴避不是行動本身,而是心態啦!妳的表達可以是一個眼神、
是一個咳嗽。」

女學員:「我覺得是很沉重的負擔,就彷彿妳被貼標籤。」

polo:「那就被貼標籤呀!有什麼關係?」

女學員:「就好像妳已經破產了一樣。」

polo:「那就破產呀!」

女學員:「但是妳破產就不能用好的東西呀!然後我愛幕虛榮,妳們
也知道。」

polo:「為什麼不可以破產又愛慕虛榮?因為妳的行為好像在告訴人家
說:『對不起,我做錯了,我不可以買這麼好。』然後妳說妳值得,妳的
行動跟這句話是相反的,人家說再苦、再省也不能省教育,對不對?那
我再苦,我還是買得起這些好衣服,我覺得穿衣服很重要呀!我覺得吃
好的食物很重要呀!『啊!拜託!妳沒錢還買有機的?』、『我就是喜
歡吃有機的,不可以嗎?』每個人都有他的觀點,可是為什麼他的觀點
會影響我們?因為我們也是這麼想的啦!妳想要,但是妳又不認同,妳
想要買名牌、妳想要穿好的,可是妳又不認同妳自已這樣子做。所以當
對方講的時侯,妳就會跳起來,當然賽斯講說:『一個有自信的人不會每
次刺到他的點,他都會跳起來。』賽斯也不是講說妳都不用生氣,也是
有人很過份,妳也可以反應。他只是說不會每一次!不代表妳每一次生
氣就是妳不對。可是如果每一次人家稍微提到一下就很氣,就要想一下
,自已也是很認同。這部分要切出來講,為什麼我要穿得好或不讓自已
那麼苦?我是真的喜歡,還是我又在迴避我自已的歹命?」

女學員:「不是呀!就我姊送我的穿這樣。」

polo:「我是一定要展現怎麼樣?我好像也不能讓人家發現一點點我可
能會被貼標籤的行動或狀態,對不對?像我們剛結婚不是在山上泡了
一年的咖啡這樣?對呀!那又怎樣?當下的感覺或許不會那麼好,可
是你就是接納,為什麼我們說講久就好了?講就是你邊自我接納,到
最後變自我悅納,一輩子要結二次婚,你有嗎?沒有嘛!連一次都怕
了,還二次哩!對吧?就是你接納,剛開始在社會脈絡你覺得是不好
的,家道中落是不好的,離婚是不好的,你老婆討客兄是不好的,但
是你就慢慢接受、慢慢講,甚至是悅納,還可以自我開玩笑,能對自
已的事情幽默,那才是厲害。」

女學員:「可是那個過程是真的需要學習的。」

polo:「那就要開始嘛!妳要是一直迴避,妳怎開始?但是這些目的都
在於妳接納曾經妳是的妳自已,妳接納妳自已不是因為它是好的,也
不是因為它是壞的,就是因為它是妳自已,妳接受它。不是說不能生氣
,當然可以生氣,可以有妳的感受,可是一直這樣下去有比較好嗎?妳
一直在迴避妳擁有的過去,那是妳的一部分呀!妳怎可能切出去?妳
在心態上一直迴避,好像希望趕快變成一個完美的新家庭還是完全的富
裕狀態,然後那個東西就可以沒有了。那這樣也是妳的空虛呀!妳總有
一部分是空虛的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