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3日 星期二

問賽道 巴宰海06 恩寵狀態與存在價值






你覺得你是受恩寵的你就會有價值,你覺得你有價值的就會是受恩寵的,你跟存在的價值你去連結你就會產生所有的懷疑,所以賽斯會講所有的問題,心理上的原因都是我開始自我懷疑,有點像佛教在講當初那個第八意識的一念無明。你的存在本身就代表你的價值跟呈現你對他是懷疑的就等於是在否定他了。或者你至少就會開始壓抑,這樣講對嗎?這樣做好嗎?這樣要求會被值得接受嗎?

你不是在跟事情互動,你不是在做事情
https://pilikang.blogspot.tw/2017/10/06.html?m=1
其實一直就在這個事情當中,所以神奇之道嚴格講不是用操作的,他就是你所謂的背景,就像空氣一樣,你是不需要怎樣操作去把它抽成純氧。奇蹟就是不受阻礙的自然,反過來講神奇之道就是你要的自然就會發生那需要繞一大圈?可是為什麼過一陣子還是沒看到?因為你做錯了!你想不要的也會發生,就是你要樂透也已經發生了,可是過程中為什麼沒有在一個月發生?因為過程中你每一個信念比如說你覺得要操作什麼或者你覺得要怎麼樣才會、怎樣是不行的,這個不行的意念也會在這一條路上成真,所以神奇之道在講的就是你要的他就已經存在,那個存在會以一種線性上的自動來到,他是自動的,可是他為什麼沒有來到?比如說你相信說要10年,比如說你相信說有可能嗎?你的有可能的這個概念也是在讓這件事情變得飄移,或者你在想怎麼分?或者你在想要不要給人家1,000,000 ?就是每一個意念他都會成真,可是每一個意念跟你前面設的那個是衝突的,他來這邊也會退出去也是自動的呀!所以真正的神奇之道是不用做什麼,是「你要!」然後「等待!」。重點是輕鬆不費力而不是你要了然後你去完成它,如果要完成它你就不用神奇之道你就用世俗之道了呀!該怎麼賺錢就怎麼傳賺,看似要投資還是開公司,合併要怎樣增加利潤那就這樣子去操作就好了呀!神奇之道雖然講那個道,但他其實不是講方法,整體知道就是一個概念而已,賽斯講的演一下就是擺個POSE就好了,裝個樣子。那件事情要成真就像你的箭要射到紅心一樣,那你要怎麼塞到紅心?你要假裝射箭,稍微擺個POSE,假裝很厲害一樣,不要真的很厲害,不要完全投入射箭的那個專業裡面,技能、培養,不要進入那一個,不是說進入那個不行而是一但進入那個就是認真的,就世俗之道,當然也會成真,可是那個就不是神奇之道,神奇之道是說在物質實相,這個是個偽裝食相,你就偽裝一下。就像在演戲一樣,演一個射箭高手怎麼演?就是假裝一下嗎!

最大的問題是你,你的實相裡面是你,因為你在擔心,看到森林而不是看到樹木才不去管裡面的每一個人怎麼想,他把它看成一體的,所以你要從你的信念著手,我怎麼看到他們的一致性?而不是看到他們的不一致然後把他們調成一致,如果你認為這世界是紅燈的你想要把染黑,你怎麼染黑?所以你開始相信這個世界是可以的,你不用染就可以黑了,你先升起一個不一致後再說要一致,直接相信一隻就好了。因為慣性,因為事情不這麼想不像是認真的,沒有真正把它當成一件事情可是我本來就沒有想把它當一件事情,我們要把當成玩耍的方式或演戲的方式,就像實習神明一樣,你變一致他們就一致。我們不是要透過民主的討論程序,不是那個不可以玩,如果你想玩就去玩。

你要玩可以玩,可是如果只是要求的是目標,就不一定要這樣玩,可是你現在把歷程跟目標結合在一起,跟目標從來就不會是同一回事。有句話叫做努力不一定會成功,不努力你一定不會成功。誰跟你說努力比較會成功,你相信會成功你怎麼樣都會成功。你要的東西就像桌上的一顆糖果,桌上就擺一個糖果然後你要吃怎麼辦?拿起來吃。有時候我們要玩遊戲對不對?過關斬將,贏的人才可以拿那個糖果來吃。可是吃糖果真的有那麼困難嗎?你可以是設很多關卡才能拿到那個糖果,久了以後你會以為糖果只能這樣吃,過五關斬六將,把別人砍掉。不用呀!所以要知道是我要玩那個遊戲,因為有時候直接拿,大家在一起很無聊,那麼多顆一人拿一顆。

所有的東西、所有的事件如果都是愛的合作性冒險,那有什麼東西是不一致的?有個人扮反派,有個人扮這個方案的後腿,不用管大家要不要演反派,重點不是正派,重點是你要的結果。還是你要的是那個過程如果你要的是那個過程就是在玩那個過程,你就展現我帶了一個神奇之道的班,其實你看你就是不想直接把糖果拿起來,大家衝去拿糖果,那個張力跟感受就衝出來了。

所以你會發現當這樣子在看的時候,其實你更重視歷程,其實所有的人都重視歷程!因為結果跟你是沒有任何關係的,你懂嗎?可以理解嗎?因為你今天有1,000,000跟有10,000,000那個感覺就是身外之物啦!你的當下這一點有1,000,00010,000,000那個臨不到你的身上,可是你的體驗才領的到你的身上或者花的這1,000,000才有感覺,要的是哪一種感覺跟歷程,所以只是得了樂透沒有什麼用,體驗來講他就只是你有100塊跟有$1000感覺沒有不一樣,他就只是一個身外之物。比如說你不會想不坐雲霄飛車然後就得到一個心驚膽跳的感覺,如果你沒有做雲霄飛車的過程然後下來回到這個原點,從這個原點很嗨或是心驚膽跳,這樣有意思嗎?你不做然後就心驚膽跳也沒有人要啦!這是恐慌。今天都不要吃東西然後就飽,就變飽了這樣。

你要的都已經做好了,你是知道只是把他從架構或未來的實相帶出來,做個象徵性的就好了,不用太認真。當你暗示那個過程有做我才會存在,你就在暗示什麼?我不do something我就不存在。我不是非得這樣子的風格不可,他是我的價值觀,他是我的信念,是我的風格,他是我的一隻筆所以我今天可以用辛苦的方式、可以用輕鬆的方式、我可以用亂做的方式,我可以用很認真的方式都可以因為結果只跟信念有關跟過程的努力沒有關。所以才會有所謂的在負面的信念之下做積極的行動是沒有用的,你一個相信不一致的信念去做一個一致性的動作也做不到,除非你相信你做得到,你一定要這樣的東西、這樣的動作才做得到。

鄉民講的你認真就輸了,可是認真也沒有輸啊,你認真只是你要的那個體驗,經歷有一定要哪一種經歷嗎?人很多時候是不禁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不是怎麼會知道那個果實的甘甜,頭殼壞掉。什麼我需要成就感?為什麼需要被肯定的感覺?為什麼我不敢要我要的東西?每個人都需要但不代表每個人都沒有啊,為什麼妳需要這種感覺?其實就是你需要感受,跟結果沒有關係。就是一開始講的你就是想要那個過程,過程才是你的目的。可能更勝於得樂透這件事情。因為這個享受比你的樂透的那個享受還更享受,你一德樂透就完了,那個享受就結束了。所以有些人就會講說對新生小孩的祝福就是祝他有一個永遠都達不到的目標,他就會不斷地努力。不斷地沉浸在那種追逐的感覺裡面。如果永遠都可以不達到得到日頭那一件事情,我就可以更多的更多的在這種體驗裡面。我想做雲霄飛車,你是吃飽太閒花錢去讓自己有心驚膽跳的感覺幹嘛?爽呀!我希望在物質實相裡面有激起的浪花,讓我借假修真,可是如果你利得還不能轉變的風格,你就等著吃鱉吧。因為靈魂討厭一成不變,它體驗夠了他就不爽再繼續這樣子。你不是主動創造局面就是被動遇到問題。

這個世界沒有罪人,只有想不清楚的人
入戲太深是因為你想要這樣子的體驗,可是你遺忘了,你以為你沒有受到上帝的恩寵或者是受到詛咒,上帝遺棄你了,你以為你做了什麼壞事。可是那個都是誤解直到你憶起。

很多小孩子第一次死死在哪裡?死在父母親對他失望的眼神,當父母的真的要很小心,你有時候就是真的失望或者不爽,你不是真的一直那樣子看待你的小孩,可是你的小孩就是受傷了。那樣也沒關係,這樣子他才會有後面雜七雜八的體驗。不是我們要讓他受傷,我沒有主動地要傷害他,因為在我們的理論裡面只要不主動傷害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就上次主動上海對他也是最好的安排,但是對你不是,因為你在那一剎那上面就失去了恩寵。一個人想死他不是跳樓就是被車撞,他都會死。變得不是別人加害與他,一切都是自己的陰謀

有覺察就自得其樂,沒有覺察就自討苦吃。

我好像往外去做一個評估跟選擇我就會找到最好的,可是那個是不可能的。

你可以不同意那個行為,但是你的情緒為什麼要起伏?你為什麼要在內心干預人家要怎麼要?今天你如果敢講你也不會那麼生氣,你就是氣在那個當下而已,但是你又怕成為裡面的那個八卦,可是你如何成為裡面的八卦你就聽不到了。沒有人感到你的前面講你的壞話,像我們都聽不到。

你要學習終極的一招如果別人覺得我們有問題都是他的問題,這才是大絕

很多人你覺得他做什麼樣事情,其實他沒有那個主動的犯意,你在有覺察的時候你就會發現沒有人有那麼強烈的主動犯意要去侵犯誰,即使他主動他侵犯的也不是侵犯到你而是侵犯到他自己本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