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日 星期日

問賽道 巴宰海04 悔改信天主



為什麼是我遇到他做事情做錯的時候?你或許有意志力、或許有能力可以去學習這些避免衝突、困擾的技術,可是總有你力有未逮的時候。把130000匯成13,000,它是你的事件,可是你把它理解成什麼世界就是你的實相。像我就會把它理解成他是白痴,因為我有眾生皆蠢的信念,可是就會有人把它理解成他是故意的。像我媽就會覺得你新到一個地方,人家一定會故意試你,可是久而久之就不會了。他忘記這是他的信念,他可以不必承受可是他如果接受這是真的,他就必須承受。可是重點也是反正承受也沒有多差,媳婦熬成婆就好了。如果今天是你不要的呢?你今天又這麼相信,可是你又不想承受。你在賽斯的觀念其實你是有機會改變他,你要這樣子相信。你剛剛地第一句話就是說是不是在是我看我厲不厲害?這就是你一直在堅持的東西呀!其實是你在考驗你自己,你真認為你要不要有能力面對所有的事情,因為面對所有的事情你都是用人力來面對的。你不是用信任。不是說我們完全都不要有能力,你講誇張一點我們至少要有會過紅綠燈等能力,簡單劃分好了,簡單說100好了,可是你現代取到極致,你不相信任何,你不相信傻人有傻福,你不相信任何東西,你就會把你的能力取到100。甚至有些人沒有什麼能力可是也活得很好,為什麼?因為他另外一邊取得很高。那你就會很不爽,因為我這麼厲害可是還輸,什麼東西都是能力能力在能力,就沒有其他了。就是能力決定一切,所以就會把自己逼到極致,那你就會很累。那對你來講就是稍微低一點,不用全部掌握住。不用全部訓練到我樣樣都精通。因為你現在學技能是想把意見事情做到下一個步驟他是成功的,是可以完成的。那你相信也是在信念上希望下一步是成功的。信念創造實相。去到一個不熟悉的領域就相信會有人幫我,我其實只要大概會就好了,不會有什麼問題。不一定全部都要掌握,除非你很喜歡。你去做全部的掌握是因為你很喜歡。是因為怕沒飯可吃所以才要全部掌握。因為這些如果不是我真正喜歡的大概知道一下就好,然後相信吉人自有天相。要不然這句話是在講好玩的嗎?所以變成是我對我的生存是保證的這件事情本身是沒有概念的。

你相信的是沒有,所以你就努力讓他去變有,對你們來講不是說服自己要越來越好,而是行動。你如果開始信任你是有的,那妳要做什麼?重點不是行動,而是你覺察就可以,是對妳來講覺察也沒有用,那個覺察也沒有覺察到。你只是知道這個東西,可是你不想接受這個東西所以那個行動就不會自然產生。可是你如果真的改變信念,行動也不是重點。行動只是對你的現況來講,信念不足以帶動,所以透過行動來改變信念或者來宣稱信念的改變.行動本身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還是信念。我去接案不是因為為了多賺幾塊錢而是因為我想要。當你沒有自己的時間、沒有輕鬆的時候,賽斯的觀念是為什麼沒有輕鬆?你的實相就是沒有輕鬆,所以你為什麼不想輕鬆?如果你真的想輕鬆,剛剛那樣講就結束了。為什麼沒有結束?





你很重要,全世界都需要,所以別人才沒有辦法承擔。因為你要做的事情都沒辦法讓人插手,然後你會發現其實是他在容忍你而不是你在容忍他。這樣子我就會比較重要,為什麼我要透過行動來顯得我比較重要?因為我覺得我不重要。為什麼你覺得你要做這麼多才顯得重要?

不是去否定父母親而是接受他是有缺陷的,某個程度來講他是有缺陷的,接受他不需要是完美的。而且他不完美不代表這個世界會垮掉,因為你已經可以知道,你長這麼大了已經有足夠知識可以去知道完美的東西另有所屬,不會是我們的父母親也不必要,當你知道有一個更完美你就不會需要投射他們必須是完美,不需要他們是完美就可以接受他們的缺陷,可以接受他們的缺陷就可以接受他們是那樣子的人,那你就知道他是他們而不是對我怎麼樣。我開始定義我自己。表達比沒有表達好,重點不在於表達,是在於自我的認同跟轉化,我不以父母親為依歸我是以我自己為依歸。我藉著信心的一樣,國中一畢業我就離開。而你的厲害是因為沒有辦法才厲害。他們可以是他們的樣子,當你認識神這一切都不是問題。你現在知道他們為什麼這樣子講?你認識真神或者真父母,父母親對你造成的傷害都不重要,你可以接受然後我的真正的父母會愛我。上帝會愛我。所以他們會講說進入神的懷抱都沒有問題。某個程度從賽斯的角度來講也是一樣,你一切的支持、一切的愛都來自於一切萬有對你的愛,而藉著所謂信心的一躍在心理上跟父母親切割是沒有問題的。因為神會愛你。當你接受他們不是神的時候,他們會對你有什麼傷害?因為你的神會支持你,因為你的信念改變,你的內在會支持你。你要轉換信仰來信上帝或者來信妙禪法師,你知道這些為什麼會有用嗎?只是賽斯把上帝、神或這些東西奬懲一切萬有,然後他沒有把它變成一個特殊的人格化的神。所以你要改變你信仰的認同的對象,從父母親到自己、內在的自己到一切萬有。我好像在傳教但是沒有那種邪教的感覺。你父母親會有力量是因為你的認同,像我以前講的今天罵你跟你爸媽那邊罵你是差很多,就好像狗吠火車,所以現在要把父母對你講的話完成狗吠火車,等到哪一天成熟了再安慰他們。你把自己處理完了你才能夠真正面對他,你就把他當成小孩子,你知道嗎?可是現在一直覺得自己是小孩子需要他們的認同,對象錯誤,他們根本也給不了你。因為父母親就是那種觀念直到現在他們還是那種觀念,就是這樣啊要不然要怎樣?一個城市就是去談到為什麼選擇這樣的父母但那是另外一件事情。就解決的層面來講你要改變你的認同因為他們也不足以代表那個內在的神。


賺錢歸結到底就是對死亡的恐懼,你一步一步地去發現自己會比較深刻的感覺真的是這樣子。如果我們覺得我們沒有辦法選擇父母親那就是變成一種概念我們是絕對的受害者,所以你如果沒有輪迴觀你是跳不出這個受害者的概念。你有輪回觀照賽斯的講法就是妳有選擇你如果沒有靈魂永生的概念這件事情就一定是註定的,你沒有任何方法可以處理,最多只能體諒。自我堅強的然後回來安慰我的內在小孩,這種意義感跟體諒共業接受,可是賽斯說抱歉你的父母是你選擇的但也因為是這樣你才可以接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