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9日 星期一

一步之遙 44



1-43集
https://pilikang.blogspot.tw/2017/09/10692.html

先生走在大安森林公園,無語問天。多久了?到底是要絕望到怎樣的地步,才會見到曙光
?衛福部打來,先生心想跟本沒有用。一次在加班,一次是尾牙,一次是身體不舒服,一
次剛好在路上,更多的是也許他打從心底想那些方法跟本就沒有用吧!不斷訴說著自已的
故事,一遍又一遍,花了四位數,拜訪名醫得到的只是「多看書、多聽我的cd」這樣子的
話,值得這些錢嗎?有需要大老遠來挂號嗎?幼苗系列的陪談實在太像是實習生不知所措
下,勉強撐起對自已的專業很有自信的年輕小夥子,光是被同理的第一步都沒有感覺到。
感覺張老師還比較專業點,雖然,最終還是看不見太太的改變,而失望中止。那團體課程
帶來的更是深深的「你的故事和我的不同」的孤寂感,終究再怎樣相似,沒有人可以取代
、沒有人可以真正完全進入另一個人的脈絡,沒有,沒有一個人的故事是相同的。

於是乎,某某家族只會一遍又一遍問你為何創造這實相?或是跳針式的也反覆流傳貼上「
多聽演講與視頻」這些宛如六字大明咒,千篇一律的公式化對答。朋友嘲諷式地說你是不
是故意創造這實相來體驗諮商?他像是含冤莫明又無可奈何的行屍走肉,有種被挖出心肺
後再狠狠踩在地上笑鬧檢討被害者為何創造被侵犯的現實?這社會,不歡迎問題,不解決
問題,而是解決「發現」問題的人。因為你有問題,你倒楣,你有問題是你的問題,解決
你就好了。反省你、檢討你,這樣就不會有問題了。

睡美人症侯群到底何解?用耐心陪伴?看醫生,看新時代的書,靜坐,冥想,祈禱,拜託
神佛,焚香,溝通,問專家,問生命線,問同事,問長輩。一律無效,實相仍然沒有改變
,先生想破了頭,到底要怎樣才可以讓另一半振作?而不是睡整天?也許,這一切都只是
他的幻相,跟本不存在憂鬱的家人,跟本沒有。全是他自已的投射,是他內在昏沉不醒,
所以只要他解決了他自已,一切都迎刃而解了。就是這樣,再也不用聽她所謂的好友嘲弄
式地笑說:「你怎不去大夜班打工?還可以有免費的薯條可以吃?」做的人,要愈做愈多
,還要做到死,身兼多職就對了?雙人協力車只能獨踩,不能請求枕邊人同心合作就對了
?先生絕望無比,可能唯有從物質實相消失,那個人才會心甘情願去找工作,因為沒有人
幫忙付房租、買晚餐、整理家務了。好像,此題是唯一解。

--
Shakespeare:目眩時更要旋轉,自己痛不欲生的悲傷,以別人的悲傷,就能夠治癒。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