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8日 星期六

問賽道 高雄篇 k-day29 《賽斯提到的那個人》

問賽道 高雄篇 k-day29 《賽斯提到的那個人》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13


△大家如果開始遺忘或憶不太起來的時侯,就會有人出來講。那它變成是一種集體的需求,那是想到說依賽斯覺得說「佛法比較接近真理的話」,他說在所有的宗教裡面,佛法是比較接近真理的,雖然還是不一樣。佛法那個時代,比較容易成道,依現在賽斯資料來講,比較知道實相操縱的真理,比較容易開悟,等於二千五百年的過程裡面,慢慢被忘記了。賽斯比較希望的是我們不要站在物質實相的角度來看物質實相,或者不要在架構一裡面處理架構一,而是希望我們站在存有的角度、站在架構二的角度、站在更多次元的角度去看架構一的事情。

△賽斯希望我們認同一個更大的本體,從那個本體去解構你現在肉身所處的世界。

△2075是賽斯認為人類的文明在地球意識會有一個完全的轉變完成,我覺得轉變完成的意思像什麼?大家都開悟了,這樣可以嗎?就是在物質實相,每個人都知道真理。比如說大家都知道臉書是怎麼運作,大家都知道臉書只是一個平台,或是電動玩具是一個假相。但過程中真的有人玩到沒日沒夜呀!那忘記了,就有人跟你說那只是一個平台,不要那麼認真,好嗎?那等於是有一個說法者在講這件事情或是你自已意識到這件事情。

△2075其實不是預言,賽斯講到預言不一定會成真,預言本質沒什麼用,可是2075是怎麼回事?賽斯探索過各種可能性,結果都指向2075的現象。是所有可能地球的實相都指向2075的狀態,它變成是一個必然嗎?或是集體都有那個意識想往那邊走。它不是只有某一個可能性會有那個狀態,然後另外一個可能性沒有。

△賽斯的意思是他也在把基督教顛覆掉,那時賽斯在透過魯柏傳遞賽斯資料的時侯,1970好了,一般而言,七○、八○,他如果已經出生了,現在也
四十歲了,但沒有一個影。或許是我們不知道,比如說網路訊息那麼發達,或者我們孤陋寡聞,我不知道我們能不能講他單打獨鬥?然後顛覆了什麼團體或宗教,至少我沒注意到。反正我們一百多歲的時侯都會遇到,就是2075年。

△2075是個轉變完成,它不是個開始。

△我姪女她很低調,她有個外號叫做淡定姊,她最近很害怕,她們班成績好像都很差,她不小心考到前三名就要被叫去講台還是幹嘛,她就很害怕這樣。就非常低調就對了,希望不要考太好。所以說,你說好像有一些團體在做類似顛覆的工作,精神時代、佔領華爾街,都試圖想要顛覆宗教、經濟體制,可是我們比較沒有看到大規模的成果。所以賽斯講的(那個人)要信,也無從信起。

△要能活到2075的人,現在幾歲?現在2013,對不對?還有62年,所以到那裡的人已經62歲了,應該不是到那時代的人全是62歲,所以有些人還沒
出生呀!比如說你明天死掉,後天投胎對不對?我是說從數字上來推論好了,5歲、10歲、幾歲的人都有,那100年內通常會有四個對等人格嘛!簡
單來講,從線性的角度來講,你會有四次的投胎嘛!啊不行就不行呀!看不到就看不到呀!那要怎樣?可是我就覺得我們現在就踏在那個實相上,比如說我們練習內在感官的能力,透過練習、透過賽斯書,那2075只是全部完成,那我們或許前面就是了呀!你也可以是呀!每個人都可以是呀!那就某個象徵來講,廣欽老和尚也是呀!所以你不是到2075年那天,突然變得開悟了,所以有個時間點,某一個程度是滿危險的,會想說萬一不是呢?是不是錯過了?

△不過你說從效果上,我覺得有個期望。比如說之前有個故事,有人說這個修道院可能有個彌賽亞,結果這個修道院每個人都成道了,都把彼此或自已投射成彌賽亞,或自我暗示,往那個方向是,那我們現在就在那個可能的道路上呀!

△賽斯講說那個人不會成立宗教或組織,那基本上他也把力量回歸到每個人身上。他的意思就變成每個個人了。就算我們自已在投射好了,我們這樣算組織或宗教嗎?我說我啦!我叫大家回去練習想像力、讀賽斯書,那你也在這樣做呀!大家一直在拓散開來,那我們也不用去結黨營私。

△力量是在你身上的,說簡單點,你不認同,它就沒有那個權力。其實如果你有在覺察,有在反思,你會發現你並不是那麼無力啦!你是有力量可以改變的。

△民主的基本觀念就是以民為主,人民才是主人。但是你會覺得你又不能怎麼樣,民主的真義不是說他要把他做好,而是說三年後、四年後我們可以不要讓你繼續當。我可以在下一回拒絕你繼續當。

△你不要去反抗、不要去反戰,你不要去找他,一個不去找、二個不去找,他就倒了,你也不用去把他說什麼。如果你要他死,他就會想要活。不
用對抗。

△為什麼你沒有辦法從一個實相跳脫?因為你兒子要補習,你需要去賺錢,他們家是開藥房的,整個結構是很緊密的,你說不要吃蘗,他舅舅就沒有辦法開藥房。沒有辦法開藥房就沒辦法買菜、付房租。那我的信念上可不可以改變?你會發現實其實你去對抗結構很難,比如說當初二三十年前,要對抗國民黨,整個黨外就團結,結果現在呢?一樣嘛!所以這個就是組織,到後來是一樣,因為你是從歷史的脈絡去看這整個過程,你不是去看被打倒的那一刻,那就像每個朝代的過程都一樣呀!最多給你清明一二百年。所以你要知道你不是靠一個東西,是靠一個信念,相信你可以改變、變化。賽斯引用聖經的話講說溫馴的人有福了,會繼承大地。你不是去改變它,是去改變自已的信念,然後做自已想做的。是看起來比較慢而已。

△拿回自已的力量其實是一種講法,更精確的是認識自已就是有力量的。

△如果你後面你沒有覺得你還有很多可能性,如果你背後沒有那個「你有很多可能性」、「你可以做你想做的」,那你就變成只能接受試用。所以當我們在某個階段或某個過程我們好像沒有辦法決定什麼事情,其實不是,是因為我們已經決定了,那個是我們給他機會。你要知道那個機會是你給他的,所以他才有這個權力在這過程中做一些事情,然後你誤以為這些事情是你沒有辦法干涉的。所以你是給對方機會的一個角度去看好像你不能做什麼。

△為什麼會有那麼多法門?就會了解為什麼大家會覺得共通的,他會覺得好像有個「道」或終極路徑是一致的。一方面是有這種概念,一方面是這種概念要用什麼法門去接觸到或體驗到。為什麼大家會覺得全部的東西會覺得是指向同一個東西?都要指向月亮。但是我以為,竊以為,有的人是講太陽,有的人是講月亮。可是很多人會把他講就是月亮,目的就是要看月亮,看要學手指頭的或望遠鏡或鏡中水月。佛教除了知道自已本來面目之外,還有要進入一個涅槃狀態。

△你其實在變為的過程,所以你不需要刻意改變或變成什麼,而是當這個狀態是被你了解了,是一個價值的完成,它就變了。它就是一個自然的過程嘛!我們不是趕快改變到另外一個狀態,其實不用,因為你如果了解這個狀態是做何用的,就像一般人講的,了解這件事情、生病、腳摔傷的意義所在,你更了解了你自已,這件事情自然會過。會變成下一個階段,下一個感覺。而不是你趕快脫離這種感覺,包括趕快去唱一個卡啦ok!多做一些運動啦!讓巴多酚更多一點呀!不是刻意地讓自我採取一些行動去變化,而是透過了解自已而改變自已。因為如果我們常常是使用自已的意志力去做改變的,你會發現那些事情其實是一直來的,你雖然有能力做改變,就像一個簡單的例子,如果你一直覺得你沒有錢,但是你很努力地去賺錢,所以你會變成某一個程度上、現象上是有錢的,可是你的意識是沒有變的。我們會希望說如果你真的害怕或感覺到沒有錢,或是沒有愛,我可能在這裡去了解一些什麼東西,那之後我了解了我自已經驗這個的目的,自然它就變化了。可是如果不知道,我就得要一直用我的能力去賺錢嘛!一直去討愛,一直去脫離悶的情緒、鬱卒的情緒等等。

△變化應該是自然的改變,你是一定是會變的。可是如果整個狀態,你是不知道,你一直用意志力改變它,它或許可以改變到某個程度。可是背後真正的企圖或信念沒有變,沒有被了解、被改變的時侯,它等於是還會從頭的經驗,所以悶的意義何在?你是用很大的意識力量去壓住那個東西?因為不可能隨時都很好呀!一定會有衝突呀!所以你是先認為那樣子不好,你再去施力,再去把它變好。所以照賽斯的講法,你先不用認定這個狀態是不好的,你有一百萬,你先認定你是沒錢的,然後拼命賺錢,這樣對嗎?人家吵吵鬧鬧不一定是生氣蓬勃呀?你覺得這不好,然後把它壓下來,不是多做的嗎?重點是,就會悶呀!信念改變,你就不會去那樣子看待,把它壓下來。是不是不用那麼害怕面對那個狀態或是急著把它修理好?慢一點,看會怎樣?

△本來就是那個信念引起的,而不是真正外界有什麼。

方格子問賽道→ http://pilikang.blogspot.com/2018/04/polo.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