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日 星期四

問賽道 夢與意識投射16-2


夢與意識投射第十六章之二導讀
https://youtu.be/I-laYPDw_do 
摘要by 流浪寫手
康康(胡愛晏) 107/11/2 

POLO:「父母臨終要怎處理?我說不用處理,因為會有其它兄弟姊妹會處理。你說平常有在溝通會好一點,但也不一定會對臨終或急救有…(共識)。那很多人是說這件事不能做,比如說外遇,那做到最後你還是外遇而已呀!你可能不會變成外遇再加殺人這樣,你大概就只是到那個邊界,你是跨不過去更差的。實質上大家做過什麼最差的事情?(大笑)好像不太能講?」
女學員:「最差的事情?」

POLO:「最惡的事情。」
女學員:「借錢不還,小時侯借人家的錢還沒還掉,我都還記得我欠我一個小學同學十塊錢還沒還。可是他叫什麼名字我都忘了,我只記得我欠一個同學十塊錢。」

POLO:「通常都是還給廟就好。」
其他女學員:「也可以啦!」

POLO:「就是說講是在講事件啦!可是比較像一種感覺。我是用事件來描述啦!可是那個收斂比較像一種感覺。那個情況不允許,因是有它自已的收歛。我講一種類似電影或影集會有的情節就是,你好像說像一個人已經抓狂了,狂到他傷害到每一個極致之後,他最後的一擊是打向自已的,讓自已死掉。我講的是那種感覺而不是實質上他造成的傷害多大或多小,所以就有一個學員講說可能他們的惡比我們的惡還寬容吧!像你最大的惡是借錢不還而已呀!可是比這惡的更多吧?可是那些惡可能隨著每個人的標準而會覺得不可原諒或不可寬恕嘛!但是那是你的感覺,你要為你的感覺負責。但我們要講的是他的收歛對其它人而言是個善意的起點。他不可能也不會再進一步,可是當你的信念是人都是很壞的,對你來講就是進一步,再傷害你或掠奪你或侵略你,你怎麼看待一個狀況?因為對物質實相最大的剝奪就是生命而已,還有什麼?」
女學員:「不一定,生命有時侯是一個解脫。」

POLO:「對,我是說會有的,從別人剝奪我們的角度來看。當然從心身靈的角度來講,我們沒有被剝奪任何狀況,我只是說要從被剝奪的角度來看的話,最大的剝奪就是你沒有辦法再從這個物質實相表現什麼了,或再經驗什麼了。因為肉體死掉,你就要去其它地方經驗了,你的焦點就不會在這裡了。但就算是那個痛苦,它反而是增加了你的經驗。只是對自我來講是不舒服的,而且那個最後的重點是在於你的世界、你的美好世界會不會缺一角?你會知道在每一個情境裡面,你被說服了,你被說服就等於是你相信了什麼,你被情境說服了,你開始防範,開始做一些處理。」
其他女學員:「我不曉得你在說什麼?」

POLO:「我就是在說如果有人對我們侵犯的時侯,我們到底要怎麼想?偷拿東西啦!對我們不好呀?」
其他女學員:「不是沒有受害者嗎?」

POLO:「對呀! 對呀!」
女學員:「可是她老受害!」

POLO:「我們是維持心情平靜地不斷面對實相,剛剛妳在講妳媽的時侯,我就在想我大概不會是妳媽那種人啦!就是把實相維持地很好,然後心裡很…。我們是…」
女學員:「很一致?」

POLO:「對!就是說還滿常出問題的。」
女學員:「有人一輩子都遇不到一次小偷,那一輩子遇一次小偷也就夠了,據我所知你就遇三次了?」

POLO:「哦!好幾次哦!四五次了!家裡。車呀!」
女學員:「我們知道的就三次。」

POLO:「因為我們不怕人家知道。」
女學員:「你怎麼那麼喜歡小偷呢?老是要經歷小偷?」

POLO:「這就是上次我們在講的嘛!我們的內我是很慈悲的,一次一次給你機會,讓你從這個過程中體會到『其實沒有人對你不好啦!』簡單講它只是讓你知道說『哦!你覺得還有別人對你不好。』這樣。」
其他女學員:「別人對你不好?」

POLO:「當然是沒有意識到啦!」
女學員:「所以要來經歷這件事情。」

POLO:「就是來讓你知道不會,所以我才會寫出那一段,人對你是善意的,比如說他把車窗打破對不對?車門有刮幾痕,一開始我沒有意識到,車窗破了拿東西,為什麼還要刮車這樣?這個想法背後如果你真的說服自已,就變成說這賊很缺德,看人不爽,偷人東西還要踹一下這樣?還要刮一下?後來鑑識組的警察就說沒有啦!那應該是玻璃脫下來的時侯刮到的。那這二個就有差囉!其實他是做了他想做,然後他不得已,我說的不得已是說他為了要偷你的東西,不得已然後沒有注意才刮到。跟你覺得他故意的,他社會地位不爽,這社會不公平啦!開新車就把你踹一踹,那不一樣。就是我講的內我透過一次又一次跟你講沒有這種事情,他對你的侵犯就到那邊而已呀!」
女學員:「可是前面你寫必要的措施、必要的事情你還是會做?」

POLO:「就是報案呀!罵一下呀!」
女學員:「報案就是勢必得抓到這個人,希望…要不然就不用來了呀!幹嘛?就不用鑑識了,可是我們心裡有一個聲音它是來善意的提醒,那怎分隔這樣子兩種情緒?」

POLO:「妳是說行為跟情緒?」
女學員:「你內心想說這是善意的行動,那為什麼還要報案?」

POLO:「沒有呀!善意的舉動是後面的呀!是後面想到的啦!」
其他女學員:「當下的時侯沒有想到。」

POLO:「它也是顯現另外一個部分是事情不是前因後果的啦!是你在每個當下信念的反應,那些在沒有覺察之下慣性上獲得的知識你就會想處理嘛!然後我老婆第一個想到的是趕快回家換門鎖,因為她們家這樣子被偷過。鑰匙不見了,結果家裡遭小偷。」
女學員:「我上次我一個包包從公司這樣子被拿走,裡面有錢、有證件、有印章、有信用卡,什麼都有,還連帶鑰匙。」

POLO:「對我來講可能重點就不在那邊,就在其它點。」
女學員:「像老師把前面的動作做完,才有後面的想法,那我們怎知後面的想法到底是你從心裡面所接納的呢?還是我們頭腦?」

POLO:★理解而接納。一樣呀!就跟我們平常在講為什麼有這個實相?你就想呀想,每一個想的歷程是你可以以接受的嘛!」
女學員:「像我來講,我生病,我癌症,我先生又癌症而過世,現在我媽媽又生病。其實癌症這件事情會變成鬼魅般的事情,對我來講。有一點餘悸是我身旁還有誰要讓我經歷這樣子的事情,其實我某些時侯是害怕的。」

POLO:「我大概比較不會把焦點放在會不會再遇到啦!實相是什麼,發現是我這邊的問題,跟那件事情就沒有關了,那我之後會不會再遇到,或許會。」
女學員:「但是我會害怕,因為每次來,對我來講都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POLO:「對呀!就像我們會說現在我們的車子會不會改放在深山樹林,沒有人敢進的地方?就像我們在講悲傷,親戚朋友死掉,悲傷三到六個月,ok呀!但是你不會悲傷一輩子,你不會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你怕三個月,某個程度還算正常嘛!只是說那個東西是不是一直在影響著你?然後就變是說你不是跟事件結合啦!簡單講是說事件沒有被處理完。」
女學員:「我還要處理什麼才不會碰到這樣的事情?」

POLO:「當妳講這句話的時侯就是。」
女學員:「這樣好難處理。就是那個害怕,那個害怕要怎處理?」

POLO:「沒錯。」
女學員:「如果我不想用那種你所謂的積極的正面想法。」

POLO:ok!當然不是積極正面,我的東西雖然最後寫的有點像是積極正面,可是就像我講的,那個不是貼撒隆巴斯,那是要先喬過的。講那句話,貼那個撒隆巴斯才有用嘛!而不是馬上貼上去嘛!那我就想到說我倒沒有害怕這件事情,而是我覺得垃圾!對我來講,到最後我是覺得有垃圾!後來我就專心處理我怎會覺得有垃圾?或有笨蛋?垃圾可能還是比較外層的。我大概就會有一種比較妥協的想法,對,所有的大概就是笨的而已,因為他大概覺得只有這樣子他才可以覺得怎麼樣嘛!他並不是惡,他是笨。他覺得說去偷去搶是他目前所能想到最好的。」
女學員:「問題是我為什麼要碰到這個?」

POLO:「我的意思是說你就慢慢離開那個事件的表相,開始進入到你覺得人有很笨的信念,或是人有很多不懂,雖然不是惡意,可是你還是認為人是不懂。」
女學員:「可是這個信念竟然強到一而再再而三去經歷這個?就好像說對我來講一次也就罷了,沿著我就三次了,我為什麼要不斷地…?」

POLO:「對呀!就像我為何要不斷的…也不只三次,你懂嗎?」
女學員:「我找不出為什麼?」

POLO:「繼續找呀!不是找出為什麼,而是這裡的癥結點是我還要再去想說對!雖然你認為人不是惡意的,可是你確實認為人是笨蛋,是因為無明,是因為沒有足夠的聰明才智,沒有足夠的學習,沒有足夠的思考,所以他才會做這樣子的事情。所以就變成是去處理你為什麼這麼看人啦?」
其他女學員:「那老師你怎重新改變你的信念?」

POLO:「就是每個人你這樣子在看每個人是還有更深的,你為什麼這樣看?因為到最後還是變成愛跟…」
其他女學員:「人間佛祖嗎?」

POLO:「賽斯在講一個東西就是說你恨全人類,其實恨是愛的偽裝,其實是因為你對全人類認同,可是你希望他們可以做到的好達不到你的期待,所以恨不是變成愛的相反而是『你認知到這個差距』的感覺。所以對我來講想下去就變成是說很遺憾大家沒有學什麼這樣,因為你學到什麼,你可能手法就會不一樣,你想要錢,想要過年,想要幹嘛!你可能不會覺得打破是最好的方式。」
女學員:「所以對你來講會激起讓更多人去學習的心態?

POLO:「或者改變信念,不是以笨來理解。」
女學員:「是告訴自已人不是笨的?就這樣簡單?這要讓我們如何誠心地接受這句話?人不是笨的,他不是因為笨。」

POLO:「對我來講笨已經不是形容詞而是實際的了,所以我必須把那個笨結構,他其實不是笨,他就是不知道而已。」
女學員:「某個程度不是不斷說服自已不是這個不是這個?」

POLO:「可是確實不是呀!因為我們是把它簡化了,簡化成垃圾、簡化成笨蛋,可是其實他有他的狀況。」
女學員:「萬一有一天我們再遇到這個,我們怎理解?是上一次的理解不夠深?我不敢說是不對的方向,而是說不夠深要讓我再一次看見?」

POLO:「對呀!但是事件是沒有關係的是跟你自已的理解有關,比如說我可以講說上一次的車子整台不見嘛!這次破車窗。」
女學員:「好一點,沒整台不見,要這樣子嗎?原來我是有進步的。」

POLO:「就像你嘛!你剛剛也是這樣子在描述嘛!」
女學員:「可是我描述比較多是我心情的轉變,可是我要面臨的大概都是分離。」

POLO:「不是講分離,而是說我面臨的是信念而不是情境。」
女學員:「我上次先生走,這次我媽媽也看起來似乎要走向這裡,並沒有說好像損失減少。」

POLO:「我講的部分並不是這樣,是講你的賽斯空間,是講你要做的東西變了,不可能呀!怎可能上次一個親戚朋友死掉,這次這個就沒有死?他之後還是會死呀!不可能你是由那個東西去進步的啦!你要遇到一個永遠不會死的朋友?那也滿難的。我講的是我要的那個狀態是有變的。另外一個是剛講的到最後你理解一個實相主要不是在對那個現象上的變化,而是在你感覺上的改變跟信念上的變化去做處理呀!我剛就講說我的焦點就不會放在之後還會遇到,主要不是在那個現象上的變化,或許前二三個月還會,因為慣性的影響,我大概會是遇到再說了。我不會去問下一次遇到怎麼辦?不用去規劃未來,下次遇到就ok呀!原來還是有。可是還是有的狀況,你的理解就不一定是現在這個。」
女學員:「那我還是寧願車子被人家偷了。」

POLO:「這樣講很好笑,我寧願旁邊的人死光光。」
女學員:「老師我們換一下好嗎?」

POLO:「其實每個人的課題是從每個人的角度出發的,對我來講死亡恐懼還是會有幽微的存在,只要你有肉身,其實都還滿難的。但是我的焦點不會一直說誰死,你要講說我經歷過親戚朋友的死的還滿多的,從我高中之後就不斷了。」
女學員:「至親之愛比較不一樣。」

POLO:「是啦!對呀!」
女學員:「我爸爸走的時侯我並沒有太大的感受,因為跟爸爸的連結並不深。」

POLO:「我高中死了阿公,大學死了阿嬤。那個連結也是很深呀!有一次在做公車還哭出來。可是我的意思是說那不會變成是跟你一樣的理解。可是你今天丟了十台車,你可能會說丟了就丟了。所以個人會遇到的議題…當妳說妳寧願怎樣時,那件事情都不會發生。或者發生了,你也會覺得沒有那麼嚴重。」
其他女學員:「它會找我們在意的點發生嗎?」

POLO:「對呀!不然就沒意思了,所以妳說會不會再遇到?會呀!當妳這樣講的時侯其實就是會呀!這就回到我剛講的,我對那個情境所引發的信念並沒有徹底的了解,我還是比較停留在那個現象,像我媽就罵我說這不知道是要念你還是不用?就是車子這樣,你都學不會!我就想說學不會就是我故意的呀!比如說你車子不要亂放!你車子要買鎖,你包包不要放在車上,你不要零錢放在前頭,可是對我來講,我那個時侯就跟我太太講說對!我媽這樣講沒有錯,可是她講的也正是我不想這樣子做的,因為我不想讓我的內在美好世界缺一角!所以我並不是一個會學到經驗的人。」
其他女學員:「你會學到教訓是吧?()

POLO:「對!」
女學員:「最怕人家看到你這點,看你那天教得乖嗎?」

POLO:「因為你看,今天我如果這樣子想了,我是在暗示很多事情對不對?就是說我都學不會。可是我學會了,我的世界就變了,那樣的世界不是我要的。」
其他女學員:「因為那裡面有一種不信任感。」

POLO:「它就是維持了一個美好的世界沒有錯,你東西都弄好了,怎樣怎樣,做得有點過頭了。後來你可能也會覺得這也很輕鬆,我沒有花很多心力。不是沒有花很多心力,是它已經變成你慣性的一部分,所以你覺得沒有花很多心力,它其實是有的。只是你沒有覺察到而已。那就是我講的,你把一個身體表面上養的很好,表面上檢查也都沒有問題,真的都很健康,可是你的意識的狀態,你如果覺察你會知道你一直活在恐懼裡面。我說某些人啦!就像你剛在講你媽的狀態,一輩子沒生過什麼病。可是整個生活的眉眉角角一定都要弄得很好這樣,可是你就會從我們理解的狀態你就會知道,其實你的心理的狀態是很累的。你只是形象上很好。對呀!啊我不要那樣的世界。所以盡可能的防範,我會做的愈少愈好。」
女學員:「下次建議車門別鎖,就不會被敲窗。」

POLO:「對呀!其實我們家常常沒鎖,都忘記鎖。」
其他女學員:「不要買太好的車。」

POLO:「對呀!這就是變成學到了經驗,對不對?所以每一件的狀況是遇到後看你被說服成什麼?你遇到什麼事情需要特別去防範的時侯,其實就表示你比較相信另一種狀態嘛!甚至你會講說我就是這麼不幸,所以我的錢才會掉。你就不會想說我為什麼讓錢不在我身上?這是一個。第二個是為什麼我要這種方式讓錢出去?上次家裡被偷就是八八風災那一次,然後我們一直想讓人家捐錢這樣,結果就捐了十萬。被不知名的小偷拿去救濟其它人。」
女學員:「那個行動力還沒那個就捐出去了。」

POLO:「那我們就會想說為什麼是一種害怕的方式或不情願的方式,為什麼是用那種感覺送出去?」
女學員:「是因為那個風災你也想捐?」

POLO:「可是你也不知道那裡去?往那裡去?」
女學員:「我的意思是說並沒有那麼想要捐,對八八風災是頭腦式的想捐嗎?」

POLO:「應該是以我們自已的感覺為主,就是說你給誰都不對!你不知道怎麼給?它是牽涉到另外的信念是這些單位都很糟!」
女學員:「結果來一個最好的!」

POLO:「確實某個程度它是最需要的!」
女學員:「是呀!而且直接!」

POLO:「對!但這只是對這件事情流動到他身上的理解,另外一個理解是你自已還有其它信念才會這樣遭遇,你是覺得東西是可被剝奪的,就賽斯提到的如果這樣一個性質的罪會被犯了,表示兩方面的信念都要很堅定。」
女學員:「所以你每一次遇到小偷的時侯是有被剝奪的感覺?」

POLO:「沒有呀!像這次我就覺得是垃圾,不是剝奪呀!所以我才講說或許事情看來是一樣,可是你的理解歷程,或許相同或許不同。重點不在於你面對的實相,重點是你的信念,像我們在討論好像是偷,不是!對我來講不是偷,對我來講是侵犯、剝奪、人很笨。」
女學員:「可是我感覺來講這是不斷說服自已罷了。」

POLO:「我的意思是說你那個東西並沒有解決,所以你會以為每一次都是一樣的,都是面臨死亡。不一定!不一定死亡就是分離而已,就像遭小偷不一定每一次都是被剝奪而已。」
女學員:「我還沒有辦法理解為什麼我要不斷地遇到?」

POLO:「我會不斷遇到一個現象,從人生來講我會遇到什麼?就那些事情嘛!」
其他女學員:「生老病死。」

POLO:「對呀!可是你能理解的就不止這些事情。你心理上可以變化的一定比這些事件還多,所以你是在描述事件,那一定會有重覆的,可是重覆的事件不代表會有相同的心理歷程,你的心理歷程是會變的,它如果沒有變,就代表你一直卡在那個點。」
女學員:「你所謂沒有變是你的思維沒有變,而不是你的現象沒有變。」

POLO:「★對呀!面對同樣的情境有不同的對待方式就是有不同的思維,就是進步。如果面對同樣的情境每次都有同樣的思維,那表示不管你用那種講法,價值沒有完成,體驗不夠還是怎樣,它其實就是沒有變嘛!照理來講它應該是可以變化的,從一個人死掉,比如說忙得很累,第一個假設你可能忙得很累,第二個你可能不用那麼忙,然後第三個怎麼樣,你是每個人,至親好友在死去的過程都在變。變到後來變成莊子那樣子,走得好,時機到了,終於了解。但是我們會希望他是有歷程變化的,如果我每一個人生會有的那些事情,生老病死或什麼,那一直都是這些而已呀!可是我如果沒有變,我的心理機制,我的成長機制就沒有呀!心理上的變化可以有很多層次上的不同。就算是同樣的事也不一定是同樣的限制性信念,或同樣一個成長的點。那你也可以發現你自已的些微變化,你把它概化成怎麼都是同一件事情,也不一定呀!妳的心理變化,面對死亡的心理變化應該是會有漸漸的心理改變。是我的捨不得,不是她的痛苦,跟她的痛苦有什麼關係?就算菩薩讓她沒有那麼痛走了,妳的內心世界的苦並沒有消失呀!可是如果這個概念被解決了,妳就會覺得她痛得好,因為她這輩子都沒有痛過,最後在意識加速的時侯…等一下,我剛要講的狀況是我那時侯不是問說妳那時侯為什麼決定要栓塞了?甚至妳剛剛都有講到說我甚至都覺得不用了。」
女學員:「真的。」

POLO:「可是沒有做呀!」
女學員:「我放不下。」

POLO:「不只放不下,對她而言也是,她一輩子那麼害怕生病跟痛苦。妳要更清楚去感受到那個喜悅,它會做為一種平衡妳做為女兒情感上的傷感,它不會絕對。」
女學員:「這要整個事件在一段落後再回顧的時侯,我覺得那個體驗才會出來,這個時侯我很難能體會喜悅出來。」

POLO:「但是就是速度,我們如果有更深的理解或眼光的時侯,我跟她之間的情感所造成的衝擊就不會那麼強烈地掩蓋了我那深刻的理解跟智慧嘛!重點在於我能不能對於那個宇宙真理的理解,其實妳媽這輩子簡單來講、化約來講,她跟本沒有安心過。」
女學員:「沒有!」

POLO:「她這輩子在這個時侯開始安心了,因為她開始密集式、濃縮式的意識在加速體驗那個歷程。所以你不能只是知道而已,你要進入那個畫面跟體驗裡面。像一度我也會覺得要怎樣去照顧我爸那個呀!可是後來我就覺得算了,甚至有一次我還帶他去看他可以接受的中醫,他說你這樣已經很好,不是每個老年人都可以接受觀念變化的。就像我們在評論郭老大那時侯,就像賽斯講的死亡就是一種意識加速,我已經知道了,可是時間已經來不及了。所以我甚至會覺得是好處,就像我前陣子在講我妹,我覺得她撞得滿好的,當然不是講那個現象撞得很好,而是那個現象產生的意識跟心理上的變化。就是沒有覺察,沒有主動開創局面,就是被動遇到問題,效果是一樣。靈魂會給自我機會,或給祂自已機會,可是自我還是可以自已決定,我就是要眼光那麼狹獈,我就是要執著在那裡。Ok呀!但是祂就是不斷給你機會呀!如果你一直執著在事件上,比如說我一直執著在小偷上,你一直執著在親人離開、死亡上,那就沒有意義了。」
女學員:「那個是自我,可是我們的內我不管你自我知不知道,內我都在豐富那個經驗嘛!那既然這樣,自我知不知道又有什麼關係?」

POLO:「他會需要透過你的體驗是不一樣的。」
女學員:「反正最後存在的會是那個內我而不是自我,自我會隨著肉體沒有就沒了,可是內我那個豐富的經驗是帶著走的,所以你自我知不知道不是重點。」

POLO:「確實呀!可是你會想知道,你不想嗎?因為你自我不知道的時侯,你就是會苦啦!」
其他女學員:「我覺得是一種虛虛的感覺。」

POLO:「可是現在重點是我存在於我的自我,比如說這個自我想要知道。」
女學員:「是因為自我想要知道,所以他才需要不停地面對同樣一個狀況,因為你不斷發生類似的事情是因為自我想知道。」

POLO:「實相跟信念的設計就是這樣,因為你盛載的信念就會讓你在物質實相體驗不到他在物質實相要體驗的。」
女學員:「所以內我清清楚楚他要幹嘛?」

POLO:「可是在物質實相,他負不了責任,他沒有辦法幫你自我在這個物質實相做決定,另外一個是因為自我就會感到苦或不舒服嘛!自我也會想要理解,想要變得跟內我的覺知一體,那這樣子他才不會受傷的感覺啦!他才不會覺得我是不安全的、我是匱乏的。自我只有跟內在認同,某個程度來講,你才會是舒適的啦!不然你舒適不了。靈魂很討厭重覆,所以他不斷給你機會、給你機會,叫你不斷重覆。」
女學員:「用不斷重覆的方式給你機會。」

POLO:「他給你機會之後就讓你去碰到你的信念,如果你的信念變了,你之後再遇到的實相回報給他的經驗就不一樣了。他就不用在這個點上再一直給你機會了。因為他不想派出他自已的一個手下,做了六十年都做了同樣的事情。就像防範小偷,你這輩子都防範的很好,就有一次來了很大的。」
女學員:「我們改變信念不就是為了不要有相同的事件?」

POLO:「相同的感知!因為事件還是那些啦!生老病死啦!」
其他女學員:「★我一直以為我們要學的是改變事件的發生,結果今天聽到的是事件好像一樣會發生,那會改變的是我們心理層次的一些想法?」

POLO:「因為這裡聯結到一個我一直在強調的★存在最重要,不是創造實相★呀!是了解自已呀!」
女學員:「我們不是在你創造你的實相?」

POLO:「你創造你的實相是一個真理,目的不是,因為不管怎樣你都會創造實相。等下,你這樣講我太傷心了,我一直在講我們從一切萬有繼承過來的其實就是要了解自已而已呀!跟本不是要創造實相,創造實相只是要了解自已的…。連一切萬有都一直在了解祂一切萬有是什麼?」
其他女學員:「這樣不是累死人嗎?」

POLO:「太好了,你就是要用累死人來理解你的限制性信念?」
其他女學員:「我們怎麼把這過程變得好喜悅、好有愛?那要怎達到?

POLO:「不是達到,賽斯的觀念是『認識論』而不是『改變論』,改變是必然的。」
女學員:「★因認識而改變,可是改變的不是現狀,改變的是你的想法。」

POLO:好啦!我用大家熟悉的觀念,佛陀就是覺者呀!他覺知了他自已是什麼?他可以怎麼樣?他原來是那樣?而不是那樣。而所有的變幻對他來講就只是變幻呀!然後他成為一個大覺者,獲得最大的喜悅,因為他知道他是,你不知道你是。所以本來目的就是覺察呀!」
女學員:「佛陀並不是來改變他日常生活的一切。★他的覺知並不是用來改變他的日常生活。只是說我原來是這樣?原來事情是這樣,我是這麼想的?我可以這樣想,那樣看!」

POLO:「所以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嘛!那就是我平常在講說你說了算呀!我不是最近在寫那個心靈對話筆記本嗎?」
女學員:「方格子這麼長,實在沒什麼耐心看,這個一段一段比較容易看。」

POLO:「那個只是一小塊蛋糕,真正要知道要來上課這樣,跟讀之後要出的書。慈悲上來說,學習賽斯資料可以改善生活,感覺到富足豐盛;嚴格來講,學習賽斯資料不會讓你實相上更好,死心吧!」
女學員:「你真的貼這一段?」

其他女學員:「我覺得不了解的人馬上就退掉了。」
女學員:「你真的別貼這個。」

POLO:「對!所以我剛剛就講說不是上很久了,怎會覺得是在創造實相?不是!創造實相只是認識自已的工具!一切萬有想認識他自已,想出了一個『統一之內的分離』,從那一個他分離出去、投射出去的東西來回頭認識他自已,所以認識自已才是最重要的,佛陀也是呀!創造實相是真理,是運作的真理,他不是目的。」
其他女學員:「可是這個認識自已,我覺得太籠統了耶!佛陀的境界是已經到達一個完美的境界,極樂世界嘛!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覺得是極樂世界嘛!因為他都如如不動嘛!」

POLO:「我用簡單點的話來講,我是『原來我是這麼想的?』不是只是傷心的自已,我為什麼是傷心的自已?哦!原來我是這麼想的?我是這麼想生命、我是這麼想情感、我是這麼想分離、我是這麼想小偷?」
女學員:「佛陀都如如不動?」

POLO:「是快速變動。」
女學員:「我覺得也有情緒、情感上的變化,只是他比我們來得快速,因為看得快。」

POLO:「所以我就把這句話拿來跟喵喵玩,點一下!如如不動!快速變動!他就一直轉這樣。」
其他女學員:「因為太快了,所以看起來像沒動。」

POLO:「應該是說我們本來就是來體驗跟體會的嘛!你如如不動,你來搞什麼?只是我們要像我之前提過的那個詞嘛!如來。我要能夠來去自如,一個人死掉了,我有感覺,可是我又不會深陷。我想體驗,我可以體驗。我想下來,我可以下來,你不會像雲宵飛車,坐了一輩子下不來。你可以去坐雲宵飛車,你可以叫,你可以驚嚇,你不坐了,你可以說時間到了,我要下來。是可以快速變動,而不是如如不動。如果你真的如如不動,那個現象不會讓你活在物質實相啦!你會去玩其它的。因為你如果對物質實相的萬事萬物都如如不動,那你在這裡幹嘛?」
女學員:「可是人家佛袉也是來了。」

POLO:「佛陀來主要是來示現的。」

POLO:「我不是針對事情做經驗上慣性的反應,簡單講有點是閉上眼睛,我要幹嘛?而不是有一個刺激來,我對它做反應。當然我們會想要憑空去感知到那個衝動或靈感的時侯。」
女學員:「無來由的想要做什麼。」

POLO:「這是一個,第二個是你講的那種狀況就是說,因為我們通常容易遇到一個衝擊對不對?一個事件對不對?我想說我現在該做什麼?我該做什麼,我想做什麼,有時侯他不一定是衝動。它是慣性。所以變成是你暫時的有點是先放掉這件事情,然後你感覺一下我現在要幹嘛?」
其他女學員:「就先冷靜下來。」

POLO:「對!不要先對這件事情做反應,而是去抓一下那個靈感跟衝動,或者自已真正想要幹嘛?而不是慣性式的回覆。」
其他女學員:「事件來的時侯我就先想我腦子進來的是什麼?我可能馬上就去做,我誤以為那就是直覺、就是衝動,應該讓它整個情緒先…」
POLO:「有時侯可能會矇到,但其實是慣性的回應。我今天遇到員工要辭職了,那就想說吼係!比如說。不是這樣。」
其他女學員:「是先讓它有個緩衝時間。」

POLO:「先放掉然後再去想說我現在想幹什麼?或許還是想到吼係!那就去吼係!」
其他女學員:「往往對事件反應,當下所做的一個想法或動作很容易就是慣性的回應。可是當你有稍微沉澱一下時間的時侯,那個就是比較…」

POLO:「就是我剛講的我們主動去抓靈感跟衝動,那一般我們講靈感跟衝動好像是它自已來嘛!只是說在這個時侯,我是自已去抓。你的自信或者是理智在學習到內在的智慧或者認同內在的經驗之後,你的理智也會開始去信任你本來不信任的那個東西嘛!很多人有一種講法,我只是讓我的內我流過我這樣子,然後去做事情,我自已沒有決定什麼。我有一個衝動,我要怎麼做,是自我來調的,因為自我在物質實相控制。它變成組織者、安排事件的人,而不是主要的發號施令的人。只要在很少的部分,它需要發號施令,就像我們講的危險的狀態。一個已經意識到不可行的,比如說闖紅燈呀!比如說喝農藥呀!比如說殺人、侵略。但是其它時侯,自我只需要接受來自內我的衝動跟訊息去安排,讓這些訊息、這些想法成真。它變成是一個配合者啦!」
ps:
有意樂捐贊助者請透過臉書訊息 康康(胡愛晏)
https://www.facebook.com/pilikang
或電郵   pilikang@yahoo.co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