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7日 星期日

問賽道 巴宰海19 表達不需評估後果

標題  [分享] 問賽道 巴宰海19 表達不需評估後果
時間  Sun Sep 17 22:02:02 2017
https://pilikang.blogspot.tw/2017/09/19.html
講師 polo羅崇誠老師
摘要 康康(胡愛晏)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4932

19表達不需評估後果
POLO老師:「
我做的事情都沒有人認同,是誰跟你講說你做的人家就要認同你?當然我們都希望別人可
以認同我們、同理我們,可是這個是人應該的嗎?再者他如果不認同那他又要假裝認同你
嗎?那他如果跟你不是很好的話,那他為什麼要假裝鼓勵你?所以他也是在表達他自己,
你講一個東西,他如果不敢表達他自己,他就變成是敷衍你,對不對?你為什麼不要把你
自己弄出來?你遇到的人沒有人要支持你的意思是說不支持的表達比支持的表達要難一點
,我的意思是說如果他們說不支持那代表的都是他們的心意啦!所以他們在講什麼?他們
就是在講實話呀!簡單來講你遇到的人雖然不贊同你,可是他們呈現給你的是什麼?就是
做他們自己,所以你為什麼遇到都不認同你?因為你不認同你自己,這就是我們之前在講
的靈魂對你很慈悲,一次又一次地告訴你要做自已,所以遇到都是做自己的人,他們不認
同就是不認同。任何人都可以不支持你呀!人家支持你又不是應該的!本來人就是有自己
的想法,可能支持你,可能不支持你,對啊!所以我們好像預期說我講什麼人家就認同我
,沒有這種事情吧!真的呀!因為他如果認為不行,那他還講可以嗎?那就要很愛妳的才
有辦法,或者很愛你的。我要叫別人認同我,我跟大家都很和諧,意思就是叫別人都認不
出你呀!因為他如果跟你意見不一樣,那就是意見相左,那你就不要呀!這種情形你是不
是暗示別人一定要照你的意思?

第一,這種事情不一定會發生,第二次為什麼別人不認同我我就放棄了?如果是個人的事
情還是可以有所作為呀!如果是群體的是,那大家就再商量!還是說沒人支持的話我就不
能做了?所以變成是信心的問題然後去怪罪別人不支持我,講不贏人就講不應人,如果我
們去細分,講不贏就只是講不贏而已,講不贏就信心受挫了嗎?我們只是不能言善道而已
,那我們就對自己不認同了嗎?還是說對的就一定要講的贏人?但是也有可能是人家真的
說服你了

為什麼得理就要饒人?那他就是壞人呀!你要怎麼辦?我覺得這個有一個部分就是說太常
有禮教的教育的啦!他又沒有害你,他要怎麼表現都可以,要得理饒人或者得理不饒人,
你要說成熟度或者表達的方式都不一樣。但是我們沒有辦法去期待,他就是這種人不然你
要怎麼辦?在一個所謂我們覺得有合理的狀況是沒有錯,但是遇到這種人的時候怎麼辦?
是接受他就是這樣,他就是會氣呼呼,那我到底在意什麼?去被人家洗臉?他可能就是得
理不饒人而已,他也沒有去洗臉啦!但是我的感知就是變成這個樣子,但另外一個也可能
是得理不饒人也滿好的,就是把事情講清楚而已!不然像我們這種這麼笨的就不知道要怎
麼想才好。

現在有一種情況跟一種感知這兩種是要分開的,為什麼有些人表現這樣你不喜歡但是也沒
有什麼情緒?可是另外一個你不喜歡,你就有情緒?不是說你一定要把它變成喜歡的,而
是你可以接納就是這樣子而已呀!但是如果有更多情緒上的反彈或反應那就是屬於我自己
的而已,所以我要去看的是為什麼人家講那麼多話我就會很難過?在你的想法是怎麼樣?
你講的我都已經知道了,如果你繼續講是代表你怎麼樣?或代表我怎麼樣?」

女學員:「就代表我要被你踩在腳底下。」

POLO老師:「那要不然要用什麼形容?你要是多講兩句就是把我白痴,可是他如果只是嘮
叨而已呢?就真的有人對的話就一直講,你如果覺得他就只是嘮叨那你就不至於會覺得是
羞愧或者是生氣,可能會覺得不耐煩吧!可是你如果不是這種認知而是另外一種認知,他
是刻意要把我踩在腳下,那個洗臉就來了!可是他是嗎?他是不是哪一種人?就是德里不
饒人的人?」

女學員:「是呀!」

Polo老師:「是呀!所以他不是針對你呀!所以你有經驗之後就覺得那個人就是這樣,那
當然他有可能是故意的,基本上也是你遇到的。」

女學員:「這就是重點!」

POLO老師:「就算是故意的麼一個程度也可以理解我為什麼會受傷?我不能把它當成狗吠
火車嗎?所以他有可能牽涉到我被打到了,這就是自信跟價值的問題,沒有沒錯他有問題
是他的事,可是我有覺得被洗臉是我的事,我們就是透過這種方式來覺察。但是你如果只
是講對方的意見對我們認識自己沒有幫助,那就算對方是故意的,為什麼你會有這種感覺
?我就是比你差啦!我就是比別人差啦!可能某一種程度有這種自己對自己的看法,那我
為什麼會覺得自己差?可能業績不好,可能沒有錢,可能開的車不是車,可是業績不好、
開的不是車的人就要價值低落嗎?像我姐現在都擺爛呀!也沒差呀!你要盯我就盯喔!所
以就會變成是為什麼我會認為我比較差?」

女學員:「不敢跟別人發生衝突,因為我就算跟你發生衝突我也不會贏的那種感
覺。」

POLO老師:「為什麼你不會贏?」

女學員:「因為他會氣呼呼。」

POLO老師:「為什麼他大呼小叫你就會輸他?我可以說我懶得跟你講,可是我一定會有受
害的感覺嗎?有人大呼小叫我可能會把當成瘋子呀!現在為什麼不會?因為他說的是真的
,我真的很差!問題是在那個點?不是對他,是你看你自己。」

女學員:「可能我真的沒有他專業吧!」

POLO老師:「那問他會怎麼樣?」

女學員:「他就會很大聲。」

POLO老師:「那我會變成怎麼樣?大家都知道我不會?我不會會怎麼樣?大家都知道會怎
麼樣?」

女學員:「蹩腳的業務。」

POLO老師:「對,那會怎麼樣?」

女學員:「別人會一直笑。」」」

POLO老師:「那我就會被別人笑呀!被別人笑代表什麼?那大家是笑我什麼?很差?那我
就相信了嗎?那你有相信你很差嗎?」

女學員:「有呀!」

POLO老師:「對呀!那就是剛剛所講的你相信你自己很差,他們所講的才會起效果,要不
然就是黑白講而已,你什麼都不會!這是一句罵人但不是真實,但是要是你認為你真的很
差,這句話就變成真的了。所以就會變成說為什麼我覺得我自己很差?這個觀念是從哪裡
來的?你為什麼要這樣相信你很差?」

女學員:「因為我本來就對公司的業務股票沒有很認真呀!」

POLO老師:「不是呀!如果你本來就對公司的業務沒有很認真,那這就是剛好而已呀!就
像我姐被人家講,她本來就無心於此,那種會怕被別人講?你覺得你很差或者你相信不夠
好跟股票其實是沒有關係,像我們身材差就身材差,別人講我們身材差那也是事實又不會
怎麼樣?我覺得他對你來講比較是一個普遍性的狀態,覺得自己不夠好,為什麼?你什麼
時候覺得自己變差的?那這樣子講話會比較容易想起來?要不然這樣子你覺得這個人有夠
好嗎?」

女學員:「我覺得不錯!」

POLO老師:「覺得不錯?怎樣不錯?」

女學員:「我對人都不錯呀!」

POLO老師:「對別人越好的人都是自己內心欠缺。」

女學員:「真的。」

POLO老師:「卑躬屈膝,如果文明是讓我們卑躬屈膝,我就讓你看見野蠻的驕傲,你就是
差這個。」

女學員:「你在跟客戶對談,他就一直在糾正你,你就會覺得很尷尬。你會期待就像我對
待一個陌生人,不致於會不禮貌。」

POLO老師:「為什麼不能當成他就是這樣而我們會生氣?當然會不舒服,可是我們也有能
耐變成不會不舒服,對吧?因為他總是有他的反應方式,就像我剛剛所講的沒有人一定要
支持我們,所以我們斟酌、掙扎的點是怎麼樣?你真的很喜歡這樣嗎?有香蕉就多帶一隻
,你是真的很喜歡分享嗎?」

女學員:「沒有特別的用意,只是當你做出那個行為態度差的時候我就覺得很訝異這樣。


POLO老師:「哪一種驚訝?」

女學員:「像同事甩電話那樣,我可能會覺得你怎麼那麼敢?」

POLO老師:「但是你不敢。」

女學員:「對,我不敢。」

POLO老師:「所以是不敢還是你比較有水準?」

女學員:「是不敢。」

POLO:「重點不在於那個行動本身,在於我可以表達啦!妳的表達是要兇還是兇到怎樣,
那是另外一回事哦!妳只要專注在我想表達但不一定兇就看妳啦!重點是在表達,也可
以說:『妳這樣我很不爽哦!』或只是一個眼色,或者是說:『妳在幹嘛?』但妳不能說
又笑笑的,因為妳笑著回應妳的不爽…」

女學員:「就好像在以德報怨一樣。」

POLO:「那妳學到的呀!我那知道妳為什麼以德報怨?妳可能是蔣中正的後代吧!所以永
遠妳看到的他都會有問題,問題是為什麼是我嘛?我其實就是不敢啦!但敢也不一定要
跟她一樣摔電話啦!」

女學員:「嗯。」

POLO:「因為妳沒有給他一個正常的反應呀!賽斯在講說動物之間會呀! 牠不會說:『來
哦!來吃好吃的粿喔!妳來給我教!』牠不會喔!可是人會哦!★人會以自已恐懼表達而
表示自已有水準。」

女學員:「再說一次。」

POLO:「就是害怕表達,然後說自已有水準,別人沒水準。對於表達這件事情很恐懼,反
過來,表達很安全。她摔電話很安全,妳為什麼不?摔電話摔成這樣都很安全。妳可能
太過於溫良恭儉讓,可是是卒仔。」

女學員:「我覺得我這方面好欠缺哦!妳很希望妳的表達是沒有衝突。」

POLO:「沒有那種事,也不用管那種畫面,因為有時侯就是要透過衝突、辯論、或者輕一
點,討論或者:『對欸!妳沒有反應給我知道,我摔電話摔那麼多次。』有的人會那樣,
我在猜,她是在她自已的狀態裡面,我都已經接沒單了,妳的電話還這麼多?妳懂嗎?
她甚至可能沒有意識到她在摔電話,那或許我的表達,最慘的和她有衝突,也可以最好的
,她說:『拜謝!謝謝妳提醒我,要不然我如果給客戶知道,我不曉得要損失多少客戶?
』所以表達是可以安全的,甚至是可以有好結果的。那可能我們總是想最差的結果,可是
這時侯就要把賽斯衝動的觀念拿出來,妳有想要這樣表達的衝動跟自發性的時侯,它已經
暗示了這個宇宙就是要照這個樣子了啦!但是妳的自我就是還要計算一下,妳那個衝動、
那個自發性、要表達的,計算的範圍是全宇宙,但為什麼會怕?是因為我們不相信這個
機制。★今天我會想講的時侯,是因為全部的人都準備好了,連對方也準備好了,但是
自我會擔心現場的慣性的結構而解構掉,所以它會去預設我要怎樣、怎樣…,但是它能
想到的就是頭腦能想的而已,但是衝動想的是全宇宙的意識,對呀!所以剛那個問題其
實是為什麼我會害怕?想不好的?因為我們沒有這種認識,自發性或是衝動想要做的,
它運作的機制跟自我用理性去評估的機制是什麼?那我們通常都用這邊,理性的評估機
制,理智推論想得到的,我們只在理性想說衝突會升高,他已經這樣了,我們還這樣?
常常是另一個人衝突起來了,我們就說不要這樣。所以其實是當兩個勢均力敵的時侯,
或許可以緩和。但重點不是在於這個推論本身,而是在於說因為你有這個自發性想表達
的時侯,其實它就已經是最適當的時侯了啦!那妳如果再用妳的自我跟理性壓進來,計
算它的CP值,會贏或輸?那就整組完蛋了,所以妳現在是要想怎樣跟人多互動?不要像
哈巴狗這樣,兇就跟他兇,不是說跟著他兇,是說妳也可以反應,那也不用想說要把他
壓到底,那只是表示妳的情緒、妳的憤怒、妳的心態。」

女學員:「表達正當的情緒。」

POLO:「對呀!剛那個例子也可以講說就是壓抑那麼久,才爆發那麼強嘛!如果妳一開
始就講說:『欸!妳說話不必這樣子嘛!』她可能就說:『哦!拜謝。』然後就結束了。
那她如果愈兇,妳愈萎縮,她就愈高起來,到最後妳縮回來也會忍不住發作。所以要了
解想要講的時侯就是表達的時機啦!擴大來講,什麼事情都一樣。要去旅行也是這樣,
要去吃一頓好吃的也是這樣,因為妳就是已經準備好了,才有那個自發性出來嘛!妳
要是開始這樣子做,就像我講的就開始漫步在雲端,妳知道嗎?★因為我們已經從理性
評估的認知轉移到『我想做就是最好的時機』,如果我想做那就是現在,不是現在,那
是何時?擇期不如撞期,那很多勵志的也說:『你現在不做,以後也不會想做。』所以
簡單來講,就是賽斯強調的,妳要是想到就是最好的時機啦!不然就是妳的自我一直在
那邊評估,一直評估到最後怕死了,然後就不要了。」

女學員:「我會耶!」

POLO:「對呀!就像投資一樣,很想買就趕快買,不是賠很多就是賺很多,不一定妳那個
時侯就是註定要賠很多,生命才會發展呀!也不一定妳就是要註定賺很多,然後小孩子才
會相爭財產呀!它是整體的一種適切的安排跟嚮往的體驗,不過通常來說好的比較多,不
用那麼煩惱。我們過去對於衝動想要做的事情,比較把它定義在負面的,臨時的,雜亂無
章的而不知它後面其實是有一個全宇宙的同意的。那就是正知正見呀!那我們如果是停留
在負面的認知,那我們不會認同自已的想法或是自發性或所謂衝動,所以變成說妳都要靠
自我都準備好,事情可以做是靠內在準備好不是靠自我準備好。有一個狀況可以想像就有
點像高空彈跳,整個綁好,都已經準備好了,就只有一個人沒有準備好,就是妳呀!而且
是那個妳的自我沒有準備好,妳的身體或什麼都已經綁好了,妳知道嗎?都綁好好了,那
也是妳綁的,妳也知道喔!」

女學員:「結果自已不敢跳下去還要人家用踹的。」

POLO:「對呀!唯一沒有準備好的,就是妳的自我沒有準備好而已。」

女學員:「然後才問自已為什麼在這裡?哈哈哈!」

其他女學員:「這很像雲霄飛車那個。」

POLO:「對呀!雖然妳下去可能會挫屎,但也是安全的,妳知道嗎?這就是我在講的就算落
魄也會很好過,妳也不用緊張啦!這個股票買下去,賠好多,它都會是安全的,有人說綁
好很安全跳下去就不會挫屎嗎?也是有人會呀!也是有人很嗨呀!投胎不是也這樣?超靈
七號,後來也忘記它要投胎,也不敢下去。」

女學員:「之前真的有想高空彈跳,可是愈想愈到後來愈不敢。」

POLO:「妳就是愈想愈多愈不敢。好啦!要不然妳們約一約去跳,跳久了就會相信。」

------------------------------
POLO:「妳可以這樣子,我會是幸運的,我會有收入,那平常就做妳平常的,就好像它就
是一定會發生,星期天就是一定會來。」

女學員:「理所當然嘛!」

POLO:「對呀!妳要是理所當然,妳就不會強烈的聚焦在上面,而且那種聚焦方法都是成
事不足,敗事有餘。甚至妳會想到賺到的大家都夠分。」

女學員:「中頭獎是理所當然的事。」

POLO:「如果照這個概念,妳就按部就班做,妳會發現到最後不管中或不中都還不錯,都
最後會是說對事情其實也沒有需要太在意或怎樣,要買就買,要吃就吃。不是有一個戲劇
這樣子演?它給妳一個期望,可是那個期望到最後都沒有發生,但是妳一回頭,原來這個
期望就是會讓我這個樣子過得還不錯的一生。可是就有的是同樣的一生,覺得我們就沒有
那個命啦!可憐喔!我們就是要一直賺啦!一樣呀!妳一個月賺三萬,那妳要哀怨一輩子
嗎?所以,訂單下,沒中也等於有中了。」

-------------------------------------------
POLO:「某個程度我不用去期待一個二元對立的結果啦!他會變好,他會變有錢,他會變
怎樣,而是希望他是好的,那個好的才會進入到我講的就是說就算落魄也很好過啦!就是
說妳要採取一個行動,它不一定就是自我感覺最好的那種現象,它帶來的現象或所謂的結
果…」

女學員:「不會是我們理性以為的那種好就對了。」

POLO:「對呀!」

女學員:「是有妳內在的原因的。」

POLO:「是呀!妳會遇到這些事情,像凡事是最好的安全,它才有一個全面性的解釋,要
不然妳遇到壞事的妳要怎講?那照賽斯的說法是沒有什麼事是壞事,就像我們講的妳今天
要買這支股票,它最後可能是賠錢,可能是賺錢,但這就是妳要體驗的實相,過程就是結
果,可是妳的自我就會去看怎麼這麼衰?但是妳如果理解的話,妳不會覺得這樣子有什麼
太大的不好啦!就像妳講的,我就是要期待工作量變少,有呀!少到沒有人可以做呀!大
家都沒有工作做,也可能是變少呀!」

女學員:「頭腦就想…」

POLO:「我要把它導到那個方向來,對不對?★那就是我之前講的,妳祈求上帝給妳一個
東西,可是妳還限定什麼方式、那一天來這樣,那上帝妳來做好了,妳是相信會很好就好
,或者怎麼樣都會好,就像我之前在講你怎知道我當初把費用提高,二年都沒有人,這樣
是好還是不好?有可能是好呀!就像我今天早上在跟學員說妳就把妳燙頭髮的錢提升到五
千以上,五千以下就不要來找我,或許妳提升五千以上,二年都沒有人來找妳燙頭髮。可
是妳怎知道這二年有人找妳就比較好?那如果第三年有人?」

女學員:「所以目標不是在看有人,目標是在看她到底想要什麼?」

POLO:「我想要怎麼做?我相信它會好就好了。」

女學員:「是那個最後妳想要的是什麼。」

POLO:「對呀!妳不用一定要控制那個過程,過程不需要被控制啦!所以妳是不是可以不
用怕那個現象好像不用合乎自我的期待?自我本身是去看到二元對立的現象,只要好的
不要壞的,但壞的真的是壞的嗎?我說不一定呀!我說妳這段期間,二年都沒人,賺到
呀!這不是很輕鬆嗎?那第三年,妳正要做的時侯有人來,那剛好呀!妳為什麼就要去
降價還是說一直賺?最近就是特價嘛!染燙不分長短,999。做到翻掉。」

女學員:「客人多到爆。所以聽到這裡突然覺得好輕鬆喔!」

-------------------
POLO:「嚴格講,我們就是沒有活在當下,一直想維持一種身份的認同感,我是住豐原的
,我有父母,我有子女,但是那個東西某個程度,妳繼承那些有什麼用?」

女學員:「所以我也不用去想說婚離了沒?離職了沒?」

POLO:「對呀!」

女學員:「就不用拿這些問題來煩自已。」

POLO:「生病也是一樣,賽斯講說妳頭痛也是一樣,因為物質宇宙為意念之建構,是妳的
意念在決定物質實相的體驗,是物質實相本身的結構啦!」

女學員:「對呀!就是意念建構呀!所以我就是要先弄通。」

POLO:「妳的意念不在…」

其他女學員:「她要把她的意念弄成對的,然後才會遇到對的實相。」

女學員:「不是弄成對的,只是說…」

POLO:「妳意念只要轉移就沒有感知了呀!假設妳在困擾婚姻的問題,那妳現在困擾是要
做什麼?妳在這困擾是要困擾什麼?妳想到妳的兒子,那就現在打電話呀!要不然妳就是
聚焦在當下妳要做的事情呀!如果妳真的煩惱什麼,那就去確定一下呀!因為妳的身體是
只能活在當下,可是妳的意識是可以跳離當下的,那妳在物質實相又不能採取即刻的行動
的時侯,妳就是讓自已撕裂嘛!那就是擔心的意思呀!當然好事就不會,好事就是做白日
夢的意思,壞事就是擔心,就是會有失裂感,都不能做,然後一直困擾,佛教不是講說安
住在當下?不管你有什麼問題,你就安住在當下。」

女學員:「假設安住在當下,可是妳就會知道這裡還有什麼問題…」

POLO:「我只要處理好面前這桌實相。」

女學員:「目前是沒有問題。」

POLO:「那就沒有問題了。」

女學員:「然後我就會想說…」

POLO:「有遇到再講,有想到沒遇到,也不用繼續想。」

女學員:「所以不是有空的時侯先拿來想看看?」

POLO:「妳吃飽太閒嗎?妳可以拿來想,但拿來想的時侯是來想快樂的事,妳不用去想煩
惱的事,規劃最差的事情呀!意識本身可以拿非當下的事情比如說我們投射我將來一定會
很好、我一定會有錢、我一定事情會好好處理,但妳也可以說:『接下來要怎麼辦?完了
,我中二百萬要跟人家分,我辭職的話沒有工作怎麼辦?』這就是我講的妳沒有在當下,
好事可能沒差啦!壞事妳就被自已撕裂了。」

女學員:「所以沒有等著的問題?」

POLO:「那有等著的?只有妳的意識焦點轉移到那裡呀!就像我之前講的魚就還沒有釣起
來,妳管他要煎要煮?事事都在變化的過程,如果我們單純以限制性的理性來推理的時侯
就會覺得說他之前不要那以後也不要,那就像前面的衝突也是一樣,我們真的要表現嗎?
真的要講出自已真正的感覺嗎?講了相殺怎麼辦?」

女學員:「這真的是當下在想的耶!」

POLO:「是呀!當然我們希望不要每個當下都重來,那自我就會很習慣去建立一個穩定的
心理結構,明天要幹嘛!有一個穩定感。我如果現在無夫無子,那我等下會怎樣?那不是
代表你後面會想差的事情啦!」

女學員:「為什麼自我會害怕改變?」

POLO:「因為自我要維持穩定嘛!」

女學員:「它為什麼那麼需要維持那個穩定點?」

POLO:「它怕它會消失,它想要覺得行動是它發動的,所謂一切萬有的三個兩難之局,所
以它就分離出自我,另外一部分是說自我是經由所有的變動而形成,所以沒有變動就沒有
自我,它是由這些變動生出來的。今天我們有自我的概念是因為經過很多的事情才會變成
今天認為的樣子,可是我們會想維持這個樣子。等下妳回去妳說這個家不是妳的,妳如果
沒有這個認知,那妳是誰?對呀!所以妳會傾向於穩定,所有的東西都在順序裡面,這樣
比較好掌握,可是自我不會每一刻都一樣,它其實每一刻都不一樣,可是我們可不可以用
我們的限制性信念讓它變的好像維持一樣?那就是賽斯講的僵化,那僵化妳就沒有辦法吸
收到新的訊息,所以自我常講的維持,接收到內在來的訊息叫妳有衝動要去做,但是妳就
是自我的推理,不行不行,這樣危險。那就把它塞住了。所以賽斯說自我要像樹皮一樣有
彈性,妳要是沒有彈性,它就束縛住,就死了。所以人僵化之後就會出現所謂問題,所以
妳想變的時侯就是要變啦!自我很怕死,可是它不知道它會活是因為它一直變才會活,自
我如果沒有變動就會像樹皮死掉,可是它又會很怕沒有樹皮,所以它要維持那個彈性。所
以簡單講,衝動啦!想要啦!直覺的訊息進來,妳可以去跟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