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8日 星期一

問賽道 巴宰海20 凡事先想到自已



20能凡事先想到自己嗎?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8
https://pilikang.blogspot.tw/2017/09/20.html?m=1

重點不是答案,因為如果是那個答案的話應該會有改變或者說我就甘願了,現在是說不能說服你也就是說還是不甘願,對不對?實相就是這樣子,不管你有沒有找出理由,這就是我的實相,當然有找出理由比較有助於了解,每個人形容一件事情的方式不一樣,每個人背後的信念所以要這樣解釋,比如說你說人會互相拖累的信念,所以這就變成你相信人會互相拖累,那有去跳比較快的就說人會互相成就。那當然如果我把它解釋成成就對我來講就沒有問題,那我現在把它解釋成拖累,然後不要被拖累或是我有一天我會拖累別人,那就是拖累這個焦點已經變成了你的信念。或者說你會把它當成事實,但是我們說沒有事實只有信念。會得憂鬱症不是爛草莓,而是太想要成為好蘋果,比較矜的人會越做越多,如果你沒辦法就沒辦法反而比較不會得到憂鬱症,但是會怎樣?會被別人念或是被自己念。你有一個想法是怎樣?人一定要互相幫忙,如果不幫忙會怎樣?不幫是怎樣?不想幫就不幫還是一定要做到死?我可以不幫忙但是我要承受後果,我不會否認這樣的事實存在。普通人說泥菩薩過江那你還要幫?那另外一個程度是說可能不是泥菩薩這樣我可能還是木頭做的,那這是一個評估,可是我是一定要這樣子認為?那一定要放到不能幫或者是整個崩潰才可以停止嗎?但是你又很會撐!所以就變成永無止境的痛苦,那這就牽涉到你的信念要不要改變了?如果不改變就是這樣,我們就還可以。「我不值得。」或者是說他就隱藏在裡面讓自己不得不去做這樣的事情,因為我們怎麼捨得讓別人難過這樣?見死不救到底是因為看到那個實在難過還是因為自己不救的這個動作?見死和不救這是兩個動作,你是為你自己後悔在著想,你是怕譴責你自己,我不能當爛人。所以我的核心可能是一個負面當核心去做好事,或許你們家族有這樣的信念不能當爛人,不能當不好的人,愛面子的人就是死好,不要臉天下無敵,如果太要臉也是必死無疑,那再來就是為什麼總是這個部分?寧願用生命去交陪?我寧願做到死也不要讓人家覺得我沒有完全的盡力。難道我看到一個乞丐我要把全部的家產都給他這才是對的嗎?我到底要做到什麼程度?我是一種憐憫之心還是上癮?這有差!憐憫我還有自主權,我如果是上衣癮,我就沒有自主權了,沒做的話很辛苦,沒做的話很焦慮,沒做的話就會死,這裡面好像有一個若不這樣做的話就不足以其實你不是要救他們,不是就拿!是想要對得起自己,你根本不管他們,因為那個動作本身比較不是為了他們,反而更是為了你自己的這個觀念。甚至不是主動的而是被動的上癮,所以我們如果已經知道是對我們自己在做的,那我們要做成這樣嗎?你那個客觀的對象已經消失了,所以已經沒有地點也沒有姐姐,你已經不能再把那個拿來當理由了,可能某個程度他們還不需要你做成這樣,問你弟他可能也不希望你這樣,在困境的時候可能會說需要,可是在事情過後可能會想就算那個時候也不用自己的親人是那樣子做。電視不是常常在演死掉的人也不希望你是這個樣子,那你先生死了,你覺得他是希望你跟他去死嗎?還是難過三年、五年,難過個不停嗎?所以你是在問你自己的信念做服務做挑戰你不是在為了他們,那這個如果確定了就像我剛剛所講的他們不能再當作是敵人,我會一直要求這個樣子一定是另外方面會更慘。我如果不做到這樣是比我做到這樣子更慘,在觀念或想像上,有很多人為了面子而去自殺的。

曾經有這樣的經驗然後行成這樣子的信念不管如何面子或者形象一定是比痛苦我做的很累還來得重要的,你如果讓別人覺得你不是好人的話那就死了的這一種經驗, 可能是看過的,可能是你自己親身的經驗,面對批判你就會很想死?你就會很恐懼?你就會很焦慮嗎?我對我自己的形象是比我累得要死還更重要的,到底是什麼?到底會怎麼樣?被人唾棄然後會怎麼樣? 孤立會怎麼樣?無依無靠會怎麼樣?寂寞會怎麼樣?很難生存最後會怎麼樣?死了?對呀!基本上都是對於自我滅絕的威脅感,因為我如果沒有顧我的面子、過我的形象,我是會死的,所以,兩肋插刀算什麼?我如果還可以撐當然要撐,因為另外一邊是死、是跳海,那另外一邊只是爬山爬得要死而已,一邊是懸崖另外一邊是高山那我當然爬高山。所以後面那一個是是怕死,這就變得很自動,什麼事情都要顧到面子,如果不顧面子就是跳下懸崖。所以我寧願爬山爬得吐血,我也要跑。那個東西已經變成一個信念,所以不會再去想,面子/死亡、面子/死亡,所以生活中大概就去迴避這種事情。有關面子的事情,我做到死也會做。為什麼你會這麼相信這個連結?手不被期待的小孩,本身比較沒有價值感,會透過行動在家庭中生存,你的詮釋啦!那種生存不是真的生存,是危機感而已,現在都已經長大了。那個慣性是來自於限制性信念的沒有覺察,我為什麼最好的都要給你?為他們設想是怕爬高山,不為他們設想是跳懸崖,所以當然要為他們想就是爬高山,有什麼都要給他們,所以你現在要改變信念就是有什麼我先用,我用剩的才給你們。像我就舉例在搭飛機的時候有危機時誰要先用氧氣罩?當然是你呀!不是給小孩,你先給小孩子,連小孩子都活不了。饑荒的時候是要讓小孩先吃飽還是父母先吃飽?當然是父母先吃飽才有力氣去找食物呀!情關是情關,可是其實本身是信念關,我如果把小孩子餓死會被社會唾棄。可是身心靈是如果你會餓,你為什麼不吃?你寧願照顧你眼中的某個程度還比你不相干的,因為不這樣做我會被罵、我會被嫌棄,所以久而久之變成一種自我滅絕的危機,所以姐姐對弟弟就變成這種模式。那我就是寧願爬高山都沒氧氣了,我也不願意去跳懸崖。所以你現在變成是說要突破你自己的限制性信念,我有我當然是先把自己照顧好才對,那就開始做象徵性行動。香蕉兩隻先自己吃一吃剩下半隻才給他,要不然呢?因為我是值得的,所以我值得過得不錯。不是我不去顧他們,是我是有價值的,所以我可以享受。它其實是一種肯定我自己存在的表現方式,那行有餘力再說。那種行為為什麼會持續?因為不了解的人會覺得那是好人才做的,割肉呀!為老虎呀!所以他某個程度會認同,因為被讚揚。可是那個氛圍只是更造成你限制性信念的鞏固跟慣性的持續而已啦!為什麼我說那個東西持續的更久,因為基本上在社會上是被讚揚的,真的呀!

外面的人如果知道,我們對外面有一個客觀的想像,會更支撐我去這樣子做。可是可能背後是怕死,我不是喜歡誰,而是不得已的,但是外面的人都不知道,我只好表現我喜歡他。那個部分有時候會都弄到自己都忘記了,因為一方面是死亡的恐懼,一方面是自私的批判, 那另外一方面幫人又有好處,在社會觀感上是有好處的。所以某個程度好像要推薦《被討厭的勇氣》這本書。但是你的比較屬於說你如果沒有這樣做的話就活不了了,就是那一種自我滅絕的焦慮。可是那種東西就是透過重新的確認「這種事情不會再發生了。」我知道做我自己更重要,我不是要活得不死而已,我之前的行動甚至是對待他們的行為模式都只是要讓我不死而已,迴避死亡、迴避滅絕。我不是不幫你而是我已經匱乏那麼久了,我每天去吃到飽吃個10年也不過份,是吃到或做到讓我自己覺得那個價值有出來,那我不一定要分享,等到我有那個感覺出來,隨喜。因為這個社會某個程度人從小到大就會以自己的焦點,因為那個焦點沒有那麼廣闊!一般都是以自我中心為開始,可是都會被強迫要分享,要共用。不是說分享、共用這個概念不對,我是自然的分享或共享會比他說應該來的好。

你種菜、種水果為什麼要拿去分給人?因為吃不完。因為多到甚至不是分享,因為人不會把東西放到爛,甚至有人開放摘取免錢,所以我足夠了,那個分享就自然。

你媽是女權主義者嗎?她憑什麼去對抗那個時候整個社會的氛圍?這只是說又跳到另外一個層次去看,因為她沒辦法嘛!那在另外一個層次是說我為什麼選擇這樣子重男輕女的家庭出生?我可以對自己好、我是值得存在的價值,可能或是來體驗這些的。所以你從現在開始立即性的對自己好,等到那個感覺回來了。你都會很甘願替你弟、替你姐做事情了!因為我種那麼多水果,如果不拿一些給你也會遭天譴。那我如果只有種兩三顆還要拿一些給你只因為你是男生,那就了然了。所以從現在開始不分享給弟弟和姐姐。你也很難不感覺匱乏,因為你都拿出給他們。所以整個信念的改變,你不會受到滅絕的威脅,同時這也是不可能的。存在的價值回來了要分享再說。那如果一想到說我都沒有給他們就開始焦慮,要提醒自己寧願給POLO老師也不要給他們兩個。

像我們在教小孩也是這樣他要東西你不用全部都給他,不然你跟我借,不然你生日再給你,讓他稍微有行動上產生的價值感,或者培養行動的能力,而不是說開口就有這樣。你給他那麼多次,他也沒有走出去,所以基本上他不是你的問題,第二個你也不是為了他,是為了你自己,記得嗎?你是在幫你自己不是在幫你嗎,那個幫是沒有用。人或親子或兄弟之間他如果要怎麼樣是你要負責的嗎?對啊!你今天沒有借我5000我就會死,抱歉我就是不解,你要是死那個是你的事。你要這樣決定我也沒辦法,因為那個本來就不是我們的事情!甚至麼個程度就我剛剛講的是說你變了,他就從你的實相轉移,不是他會一起跟著變不然他就會消失。那個消失跟你沒有關係,跟你面對的實相有關,所謂再次的死亡或是自殺或是搬走跟你沒有關係,他上次這樣難道因為你們沒有幫他嗎?對呀!事情是心因外果而不是前因後果,成績考不好就去自殺這樣子對嗎?那也不是你決定的呀?所以這方面的心理建設要有。不然麼個程度就變成心理學上講的情緒勒索,一次兩次三次你就膠著了,所以那個部分第一個你要HOLD住你自己,第二個不能怕,第三個不能有罪惡感。我做到我能做的,我不能逼迫我自己做我不想做的,你如果拿這個來威脅我,那你去死吧!我不是沒有幫過,都是因為你給他所以他才沒有跟別人互動去借錢。

基本上那個懸崖是幻境、是虛擬的,可是怕爬山是真的。善待自己是為了培養那個「我是值得的」存在的價值。有了這個之後你要內褲借他穿也是可以,那如果還沒有之前,根本這樣子做也沒有好處。

身心靈界很多人都是活在一種和諧的假象,這我們不要去講,因為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好,這又回到一個人生價值觀的脈絡裡面。有些人他跟這個觀念認同那麼深,所以你在指責這個觀念的時候他會認為你在指責他。我比較相信頓悟我不相信漸修,因為漸修某個程度是在騙眾生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