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1日 星期四

問賽道 巴宰海22(完) 《你沒有一定要介入外境的處理》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4932
22你沒有一定要介入外境的處理
POLO:「美好是指那個條件或者過程我好像都可以享受,不是只有那個結果、那個成就、那個收入,不是只有那個而已,所以如果你發現只有結果是美好的,也是沒什麼妥當,所以會不會是這一種依靠的機制他可能不是很正確?這樣才能這樣,就你的case來講, 我有穩定收入才會有美好。
如果怕衝突,就不用管他是不是挑起衝突,單純就我對衝突或怕衝突的理解到底是會怎麼樣?其實我們再談信念比較是說我對每個情況的定義,可以這樣去看,或者說簡單講衝突為什麼好怕?因為你對衝突有一個理解,對不對?衝突會怎麼樣怎麼樣,那個邏輯就變成是說不要吵架,世界就不會毀滅,甚至擴大到意見不一致就?滅,甚至是各個領域的。心理諮商有一句叫做駁斥非理性的信念,有說意見不一致、衝突、不順對方的意,這個世界就會繃緊?工作就會沒有?妻離子散?有時候也很期待呀!對不對?那個邏輯就存在於我們的概念裡面,所以你就一直處在一個和諧的狀態,某個程度你已經認定衝突就會毀滅。

為什麼你會退縮?先不講這個信念或邏輯呀,如果是世界末日你還有什麼好怕的?你聽懂嗎?或者說會死,做什麼事情會死?做什麼事情會世界末日?做什麼事情會沒有工作?這一般人來講會稍微胖一點,沒有人會不怕沒工作、不怕沒錢、不怕沒愛情,沒有那種什麼都不怕的啦!你會怕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在這個邏輯,這個連結不正常,這是衝突就會沒頭路、衝突就會妻離子散、衝突就會世界末日,連結不正常啦!因為你有你的經驗,然後你被你的經驗說服了,胡說你剛講的一個經驗是媽媽常常是家裡重要的支柱,常常一吵架就不見了,就會變成目睹的歷程,不曉得那一根柱子什麼時候會崩掉?一根柱子若有似無,我也不曉得我做什麼這一根柱子會不見,只有不是我做什麼我這個柱子會不見,好像別人做什麼,或者這個柱子自己不爽了不見的。那個目睹兒的狀態可能比受暴兒的狀態還慘,那個目暴兒一直在想像和期待中就會受到那個影響,那個受暴兒可能直接承接了,可是他是一拍兩瞪眼,他已經被打了、他已經被遺棄了,他可以永遠用這種態度面對就好了。可是目睹家暴受害兒的影響就像賭博一樣又會贏又會輸,可是不知道誰贏誰輸,所以他更處在那種不穩定的狀態裡面,怎麼可能不焦慮?

但是這是一個錯誤的連結,或許一度真的你們家如果沒有你媽,你們可能真的會餓死,但是那個可能也只是可能而已,第二個並不是每件事情都會這樣,因為你這樣相信之後,衝突會有?滅性的結果,預期性的災難,所以你越容易遇到衝突。然後你越迴避衝突表示你越鞏固這樣的想法,所以實相愈會是災難性的呈現,然後一直輪迴就更加的相信。所以那個東西他變成不會是信念、不會是邏輯,衝突就一定會死。但是一個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去認真的檢視每一次的衝突都會死?甚至每一次的衝突都可能有相反的經驗,像你上次跟老闆娘大小聲,後來加薪。每一次都怕怕的,可是也沒有一次成真。但是我如果記住過去的感覺,那個事實就不是事實,因為那個事實不曾存在,想像本身是有效果啦!但妳仔細回想某個程度在實相裡面還真的沒有發生,想像的事情沒有發生過。你焦慮的事情,應該大部分都沒有發生過啦!但是那個感覺,每次都發生了。」

女學員:「我開始接受我不會,讓專業的去處理,像你說的搞到會就會很累。」

POLO:「所以現在改變策略就是有完成就好,不用自已來這樣。」

女學員:「可是就是會覺得自已不厲害。」

POLO:「我們的厲害就是可以不厲害。」

女學員:「就會一直想要呈現自已也是很厲害,然後就會覺得很累。」

POLO:「所以事情本身不累?」

女學員:「就也還好。」

POLO:「就很多公務員都要假裝自已很忙這樣。」

女學員:「到我手上的事幾乎都還可以處理啦!我之前會去懟我主管,我有一個想法是:『你沒有辦法擔的話一定會掉到我身上。』我很怕這種東西。
後來我發現不會,不會掉到我身上,我跟主管就很好相處,我不再發射那個東西了。我不再因著恐懼或情緒而反擊。」

POLO:「所以這樣的想法滿有效果的呀!」

女學員:「後來我有檢視發現我自已的東西已經夠多了,雖然不是很關鍵的東西,可是我的東西都是在聯繫、聯絡、跟催,那個是要粍很大的心神。」

POLO:「就是處理人事、趕進度、盯進度。」

女學員:「後來就發現做這樣就好,不然還要做多少?試著接受這樣子。」

POLO:「所以應對的還不錯呀!所以不會有問題?」

女學員:「只要我心裡不會覺得怎樣,就不會有問題。」

POLO:「就是妳眼光夠狹隘就對了。所以這樣到底是有問題還是沒問題?」

女學員:「就執行面是ok的。」

POLO:「所以問題是在那裡?」

女學員:「是我自已多想的,我會覺得說他上面如果有一個比較強的人,他就不用這麼辛苦。好吧,好像也是我的邏輯。」

POLO:「對呀!就算是事實,那又怎樣?就是有屬下比主管厲害,要不然能怎樣?」

女學員:「他做過現場,我沒有,我只有繪圖的經驗而已。」

POLO:「妳要反過來想,因為有的時侯,妳的屬下不是比妳厲害就是比妳不厲害啦!不然
妳要怎麼辦?妳要讓賢嗎?這是一個做法啦!」

女學員:「我有一個衝動,我真的很想這樣。」

POLO:「對!」

女學員:「有時侯會有情緒,就會想私底下說這個位子給你,我不要了。」

POLO:「其實在講這種話也是在講妳比他厲害。」

女學員:「為什麼?」

POLO:「妳為什麼會講這種話?你很厲害嗎?很厲害的話這位子你來坐呀!看你坐多久?妳認為妳擔的責任比較大,其實某個程度妳還是認為妳做的比他們多啦!妳的主管有比妳厲害嗎?也不一定呀!校長有比老師、比主任厲害嗎?也沒有呀!」

女學員:「所以就接受自已不用那麼的有用?」

POLO:「我剛剛的講法其實有點類似實相為大啦!不管在實相上妳比較厲害還是怎樣,好啦!那就這樣啦!你的命這樣,我的命這樣,不然到底是要怎樣?我當然可以去了解說為什麼你創造這個實相,我創造這個實相,這是一部分。可是當我不去想的時侯,反正實相還是最大的呀!我的意思是說,要不然到底能怎樣?他有可能生意給妳做嗎?妳敢去接生意嗎?妳也不敢去接生意。」

女學員:「對!所以我就去看我自已那個糾結的東西。」

POLO:「其實都沒有問題,都我的問題而已啦!外面都沒有問題,我真的不用去煩惱,接下來就是我有空再來想我的問題,心情好再來想,慢慢想、慢慢覺察我的狀態。因為我們有時侯會以為自已的問題,可是其實外面沒有問題,我可能還會去處理…」

女學員:「去掌握…」

POLO:「對!那就會變得真的在處理問題,可是現在妳有一個認知說,沒有,外面沒有問題。我之所以覺得有問題,是我有問題。好,那其實世界還是運作呀!那我的問題就某個程度來講,就沒有那麼急迫啦!就像他如果已經知道他們家在吵,他就不用那麼快介入,對不對?這就是他自已看他自已的問題,就不用去處理、跳進去說安靜下來,我們怎樣怎樣。剩下就是他去看、去理清楚他為什麼創造這個實相?因為妳如果沒有這個
暫時性的切割,妳會去處理、會跳進去排解,可是其實是不用排解的。其實不用排解,他還是會吵得很順,那剩下的就是我在起心動念上…」

女學員:「有什麼東西。」

POLO:「有什麼困擾、有什麼焦慮,因為這樣講哦!我們創造的實相,其實那個實相還是影響不到妳啦!妳創造出來的實相能不能影響得到妳,還是妳對實相的詮釋啦!」

女學員:「我對實相的什麼?」

POLO:「詮釋啦!」

女學員:「對呀!」

POLO:「所以就算妳欠錢,妳要怎詮釋才會影響到妳嘛!是妳創造出來債務,妳就一定要焦慮嗎?雖然一般人會焦慮,但妳不是一定要焦慮,雖然那是妳創造的。所以嚴格來講某個程度那個實相還是跟妳沒有關係啦!所以某個程度,認清這點,然後做一個暫時性的切割,不用擔心外面要急著處理什麼,那這樣子,泡咖啡就有它的道理存在。外面沒錢跟妳有什麼事?沒事呀!沒工作沒錢沒什麼…,其實它不就是一個實相的平面、一個
畫面?它能不能成為立體影響妳是妳的內心在勾起一個交互作用,所以即使這個實相是妳捏出來的,妳會產生交互作用嗎?要不然怎麼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般的困難是在於我覺的這個實相是我創造的,然後我就好像非得要反抗它、陷入它、解決它。所以妳剛舉的狀況剛好可以提供妳這樣的角度去看,外面其實都很順啦!或者說它其實就一個畫面而已,順不順是隨便妳講的,妳看要很難過的處理還是泡咖啡處理?杯酒釋兵權還是要怎樣?要有一個暫時性的切割或暫時性的距離感。」

女學員:「就是我在決定我什麼態度去看這個畫面。」

POLO:「我剛在講的是妳跟實相一點關係都沒有的切入點,不要說沒有關係,沒有一個交互作用啦!應該是說它沒有必然一定要交互作用,我現在身上沒有錢,我一定要沒有錢很鬱卒這樣嗎?」

女學員:「也不用啦!」

POLO:「雖然一般會。」

女學員:「所以先暫時不要被它影響。」

POLO:「慢一點處理不會死,妳在轉,世界也在轉它自已。本質上,我們在物質實相就是我們投射進來,我們真正不在這裡,所以妳是可以不在這裡,雖然我們一直在這裡,跟物質實相、身體、心靈在交互作用,這樣才能得到經驗跟恐懼的體驗。可是妳真正的本體並不在這裡呀!」

女學員:「你說的那個狀態其實已經跳到信念之外了,對不對?」

POLO:「是呀!」

女學員:「你已經在這裡跳到信念之外可以看到你的信念,你已經過了信念到了信念的後面了。」

POLO:「那是妳講的態度啦!我說沒有、沒有,連態度都不用,就先暫時放著。其實發生什麼事情都不需要處理啦!」

女學員:「都不需要處理。」

POLO:「都不需要在物質現象上處理啦!我以前不是講過一個東西,如果信念可以改變一切,那我們把所有人召集起來在空中樓閣然後一直念,念很多天。本質上是可行的啦!但你沒有辦法干涉別人而跟這世界互動,到最後會啦!比如說最後這十二個人,世界是和平的。」

女學員:「路線變官方焦點。信念創造實相的話,就用我們的信念去改變,
它的改變是改變了我們看整個社會的套路還是?」

POLO:「不只,這個社會被感知到的部分也會變。」

女學員:「你這麼希望這樣,代表另外一個負面。」

POLO:「通常這種狀況比較是兩個議題啦!一個議題是你能不能創造出你要實相,原則上是可以。可是另一個議題是你為什麼這麼希望創造這個東西?那麼希望這個東西背後的信念可能會影響你哦!」

女學員:「去拜拜的時侯說講愈詳細愈好,賽斯說不要說我要賺多少錢,而是要自足的生活。」

POLO:「有兩種,一種是愈明確愈好,可是那個講話的基礎是你要更專注。一個問題裡面的兩個議題啦!一個是你為什麼那麼強烈的一定要?我一定跟林志玲在一起,我一定要一百萬,那個強烈的東西背後代表什麼?」

女學員:「最好是林志玲,如果沒有也沒關係。」

POLO:「如果真的是這樣子,我會講說我相信跟我在一起的就是美女。這樣有沒有更自在一點?通常會說我想要一千萬、想要幹嘛!持續的收入,為什麼?」

女學員:「因為你恐懼沒有這個東西。」

POLO:「那個恐懼就會影響你的詮釋,不管怎麼樣,老娘這輩子就是爽定。不管我在流浪、被包養還是賺很多錢。」

女學員:「所以在這個定義下,那個爽就被打破。」

POLO:「是呀!不管怎麼樣,我都會主觀地認為我很爽,而不是客觀地定義。今天一個人相信他會過得很好,通常生活都還可以啦!」

女學員:「如果妳相信妳會過得很爽,那妳的收入到底會變成多少?」

POLO:「通常不可能是零啦!至少也有三五萬。」

女學員:「但是妳的信念已經改變了,只有三五萬也不錯。」

POLO:「她就真的會夠爽。我也有遇過那個薪水二十萬不爽的呀!想到很早以前講的史瑞克跟費歐娜,她到底要變成一個很好的公主,她到底需不需要變成美美的?」

女學員:「這個沒變嗎?」

POLO:「變成美女也好,就是兩種都ok呀!」

女學員:「這個範圍都包括在內。」

POLO:「這不就是不管怎樣,老娘這輩子都會很爽?因為妳變成是說我一定要十五萬才會爽,那這樣死好。但是妳能不能描繪創造出一個十五萬的實相,也是可以。這沒有衝突,妳如果一定要十五萬,用嘴巴講,妳自已知道妳是不是一定要十五萬的那種心理。」

女學員:「我自已卡在這裡,我辭掉工作了,可是我現在開始有點擔心之後的不夠我生活,現在有點擔心是不是可以繼續這樣的態度跟生活下去?」

POLO:「當然不行呀!如果妳有這個擔心,當然最後一定不行。而且如果妳有這個擔心然後去做這個調整,更可能鞏固這個擔心。」

女學員:「我不要擔心、我不要管。」

POLO:「但是妳已經擔心了,所以就要解構那個擔心,妳是怎麼看待的?信念是什麼?妳為什麼擔心?因為在妳的邏輯計算之下。」

女學員:「對!在我的邏輯計算之下,一個月一個月…」

POLO:「所以賽斯就說我們好像都要擔心未來這樣,可是妳不是要擔心未來,是要對未來做最好的想像。欸!為什麼未來一定要用擔心的?」

女學員:「說的好!」

POLO:「為什麼我一定要把未來想像成我每個月都…想賺錢不是必需去賺錢哦!我為什麼要想說我之後每個月都不會有收入?這是一個,第二個是我有收入,我一定是被逼著去賺錢,因為怕沒有才去賺錢嗎?是因為妳太喜歡那個工作去做了,結果還有一些收入。」

女學員:「講到那個點耶!喜歡跟為了那個東西。」

POLO:「那個部分變成在過程裡面也是美好的,不會只有結果才是美好的。結果美好並沒有不好,只是說結果美好,過程中的不美好會讓妳覺得…」

女學員:「沒那麼地享受。」

POLO:「人類很奇怪,事情一定要用擔心地才會解決。」

女學員:「我要選擇我要相信事情就是會很好,不用擔心。擔心到很累的時侯,你就不想要這樣子,我有一陣子就是這樣。管它去死,好累哦!」

其他女學員:「那到底要不要全部放掉,老師?」

POLO:「什麼?現在呢?」

女學員:「現在會覺得不夠呀!現在的目標就是想要去上班,就是想要跟人在一起,不想要孤單一個人在家裡很無聊這樣子。」

POLO:「如果比較務實來講,上班還不簡單。可是其實沒有妳要上班的條件。」

其他女學員:「還有呀!如果要跟人接觸,不見得要去上班,當志工呀!」

女學員:「對,我最近有去當志工。」

POLO:「夠嗎?」

女學員:「志工嗎?就是跟人接觸,這樣也是夠,沒有想到要不要有收入。但就是還是會有一個想要上班的心情啦!」

POLO:「所以是怎樣?是沒有上到班的感覺,要上班很簡單,可是為什麼會那麼不簡單?因為妳有條件,那有條件也沒有關係嘛!那有什麼條件?要不然洗碗也可以上班呀!7-11每次欠那麼多人。每天接觸的人更多。」

女學員:「想回去當公務員。」

POLO:「一定要公務員?」

女學員:「對呀!我就覺得我一直執著在那裡呀!」

POLO:「公務員有很多缺呀!該考就考,該怎樣就怎樣,妳其實不想做,對不對?重點是回到剛剛講的,到底為什麼?妳得要做公務員的工作,其實妳不是要工作,妳不是想要上班,妳是想要公務員的什麼碗糕?所以就回頭嘛!慢走呀!那樣子的公務員到底是有什麼東西?可以外遇,還是說什麼?」

女學員:「沒有耶!」

POLO:「一定有妳要的啦!」

女學員:「在那邊很好呀!我喜歡那個味道,那個感覺。」

POLO:「我想念你的好、想念你的味道。」

女學員:「我就喜歡那個感覺。」

POLO:「而且一定要是原單位?那個元素是什麼?」

女學員:「我現在想不出來,不過我想去區公所人文課。」

POLO:「有去過?」

女學員:「我不知道它做什麼,我只覺得這個名字滿喜歡的,就是跟生活大小事有關。其實我有點納悶我真的喜歡嗎?我上次去做約僱的時侯,有點不喜歡。」

POLO:「妳約僱是做什麼?」

女學員:「在地政事務所做審查的業務。」

POLO:「那人文大概是做什麼?」

女學員:「人文就好像是一些活動的設計呀!像社會課也很好,跟人可以有互動。」

POLO:「為什麼一定是公家?」

女學員:「這是我的盲點。」

POLO:「什麼盲點?錢呢?還是為什麼?」

其它女學員:「身份,人家看起來比較…」

女學員:「身份我覺得無妨啦!其實我覺得那個收入至少有四到五萬,最低現在進去三萬多塊,但幾年後我就可以到五萬。」

POLO:「妳要錢幹嘛?」

女學員:「我要錢幹嘛?我要去玩呀!」

POLO:「所以現在還是偏安嘛!」

女學員:「偏什麼?」

POLO:「偏安於一隅,不是真正想要的生活狀態。」

女學員:「現在?對呀!因為現在要出國還是要顧忌東、顧忌西。」

POLO:「所以公務員是為了錢,錢是為了到後來可以去玩。所以妳真的想工作?」

女學員:「我真的想工作嗎?我真的想玩吧!」

POLO:「對呀!所以其實一樣嘛!」

女學員:「可是現在要玩就沒有那麼多…」

POLO:「錢!」

女學員:「應該不是說沒有錢,應該是說我自已也放不下。就覺得我沒有工作,我去玩,就有罪惡。」

POLO:「所以是罪惡感?」

女學員:「我喜歡出去玩,我享受一個人在旅行。」

POLO:「其實我做一個不是那麼想做的事情,但是有一個不錯的結果嘛!對不對?如果真的可以不用工作也可以去玩…」

女學員:「那我就不要工作。」

POLO:「出國去玩到底是可以怎樣?到底那裡有什麼元素?可以外遇?不然一個人旅行還可以幹嘛?豔遇呀!」

女學員:「就自由自在…」

POLO:「上床。」

女學員:「去逛吃的地方、玩的地方,其實我覺得經營感情太麻煩。」

POLO:「不用經營呀!就one night stay或two night stay(一夜情)呀!」

女學員:「沒有沒有,我不會喜歡這個東西。」

POLO:「好啦!那到底喜歡什麼?那個旅遊的什麼?」

女學員:「就那個自由,妳想怎樣就怎樣,妳都不用在跟任何人相處。」

POLO:「那妳為什麼要結婚?不,應該是說為什麼不離婚?」

女學員:「因為我也很害怕離婚,因為現在被人家養,所以不能離婚。」

其他女學員:「那沒有被養就可以趕快離?」

女學員:「如果他不養我,就離婚。」

POLO:「照妳這樣講,他可能也養得滿辛苦呀!」

女學員:「不會!他養得滿開心的,這個台傭還滿盡責的。」

POLO:「所以妳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女學員:「沒有這樣子啦!我覺得跟他相處滿好的。」

POLO:「但不能帶他出國啦!對不對?」

女學員:「可以呀!」

POLO:「那就一起出國呀!」

女學員:「但是我的家就不能常常出國,就一年去一次而已。現在每年都跟他出國,只是我慾求不滿,我還希望更多。」

POLO:「其實到後來我能想到的解決之道就是我自已去賺錢嘛!有人這樣子,自已賺錢,自已去玩,可是這不是妳的。所以問題到底在那裡?會不會問題就是在於說妳覺得妳應該知足呀?先接納到不滿足於現狀,再來就是面對自已的恐懼呀!這個男人就不是我想跟的呀!不管是他的情感、他的經濟能力,事實就不是呀!他就是沒有能力呀!他有能力嗎?」

女學員:「可是你講這個我沒有辦法肯定句耶。」


POLO:「他有沒有能力讓妳每天出國?」

女學員:「他是沒有能力。」

POLO:「那妳為什麼要委屈在這裡?因為妳覺得妳應該要知足了嘛!」

女學員:「覺得人不可以不知足。」

POLO:「那這樣就是死好,妳知道嗎?妳就是一個不知足的,然後一直講自已要知足,因為不知足這件事情不能讓自已去合理化存在這個脈絡裡面,可是這個講久了好像也不錯,變到後來其實也不知道自已在講什麼,或是跟本講到後來好像自已找不到出路。主觀的現況,這不是我要的生活,這就不是我要的啦!但是我不滿意、不滿足目前的生活,我不能肯定這樣子的自已。這個社會脈絡太強烈到沒有提供這樣子的安全空間讓我去表達這樣子的論述,你知道嗎?」

女學員:「是不是我也不敢?」

POLO:「對!就是因為不敢呀!所以妳在合理化自已的焦慮,就覺得也不錯呀!其實也常常有呀!妳在那邊一直擺盪,就變成有時侯人家在問妳,就變成說:『那不是很好嗎?』就像妳在過程裡面講講講,就說:『對呀!其實我現在的生活也過得很好呀!』那到底是有什麼問題?講到最後就變成沒有問題,★可是重點是在妳不敢認同妳現在的狀況是有問題或者說是不滿足的生活啦!因為在妳的主觀社會認同脈絡裡面,沒有這種女生啦!拜託!不用賺錢還黑白走,回來人家還接受。那還要要求什麼?妳出去說,說不贏人,妳知道嗎?鬼也不會支持我啦!」

其他女學員:「就人神共憤這樣。」

女學員:「就是會覺得說妳不應該這樣,甚至於不敢承認自已這個部分。」

POLO:「先接納自已這個部分,然後可以表達,因為它不一定會發生那樣的事情,有時侯表達了不一定要做。很多部分是因為妳不能表達,比如說我要是結婚,我就不能離婚。可是我如果有一個概念,我是可以離婚的,我如果可以離婚,我這輩子可能還不會離婚。那我如果怎樣都不可以離婚,我就會逼著每次都去撞到那個不能離婚的線啦!所以當我是可以離婚的,妳每次都知道妳可以有選擇,是我自已再選擇回來的。我有我的理由,不管是愛他、是錢、是怎樣,可是妳如果一直講不能離婚、不能離婚,妳永遠不會去看到真正的理由。因為妳被迫留在這裡,所以妳如果相信自已是可以離婚的,妳可能婚姻還比較穩固一點。雖然不一定是這兩者,但可能它的內在壓力會被釋放。所以如果妳可以認同妳自已是這個樣子,雖然要也不一定要得到,對不對?可是如果妳先自我閹割…」

女學員:「不能要。」

POLO:「每次看到他就覺得說:『因為你無能、你不會賺錢、你賺那麼少,一年只能帶我出去一次。雖然比POLO他們多。』對呀!但是…」

女學員:「沒有,其實我到最後都會變成說我會覺得我很累,就玩回來會很累,我累了,我沒有辦法這樣子活下去。」

POLO:「因為妳每天在那邊拉來拉去呀!」

女學員:「我就會忽然間覺得我過不下去了,累死了。」

POLO:「挫折、退縮或者挫折攻擊嘛!只是方向不一樣。妳甘脆說:『老公,我明天要去日本。』妳講了,第一個,講了也不一定會去啦!妳去辦了,也不一定辦得成功啦!反正妳就接納自已,第一步一定是認知到這個,接納然後表達,不是說妳光想,這個事情一定會成真。就像我們在講妳可以離婚,代表妳也可以不離婚呀!」

女學員:「因為離婚書我已經寫好了,而且是請律師寫,不是自已寫。」

POLO:「對呀!還要花錢。像我們去網路上印。」

女學員:「沒有辦法成功。」

POLO:「所以說有時侯好像沒有必成就不講了,沒看過人家做生意的,一直纏到妳買為止,他今天開市…」

其他女學員:「所以遇到洪水呀!猛獸呀!都不關我的事就是要把它賣出去。」

POLO:「是呀!不然呢?他不會覺得他講的話不會成功就不講了。」

其他女學員:「另外一種人就是我一定要賣得出去我才講。」

POLO:「怕失敗呀!怕衝突呀!怕求別人!所以人家說怕丟臉的不要做生意。」

其他女學員:「可是我們就覺得說到要做到。」

POLO:「死好!我們是盡量做到,做不到就做不到。」

女學員:「老師我以前曾經因為一直要媽媽買東西給我,然後被打得很慘。」

POLO:「所以妳就不敢講?」

女學員:「但是我那時侯還是很勇敢地去要,那個要的欲望大過於…」

POLO:「被打的欲望。」

女學員:「就知道妳會被打,但是妳不會害怕。可是現在就會覺得感覺到妳要這個東西是不對的。因為妳已經被人家修理十次了。」

POLO:「終於學乖了。」

女學員:「有點聯結到小時侯的經驗,好像會被人家嫌棄或討厭。」

POLO:「如果要我講,跟人家要東西,被人家討厭、被人家嫌棄也很正常,重點是妳可能要先不討厭自已吧!妳跟人家要東西,人家可以討厭妳呀!要不然妳還要叫人家不要討厭妳?『欸!妳好會要東西哦!』怎樣?妳是他的掌上明珠還是什麼嗎?」

其他女學員:「公主。」

POLO:「對呀!那妳也要他能夠疼妳呀!期待人家認同,形式上要求人家要說YES!妳用膝蓋想也知道,說五萬塊給我,然後還說謝謝妳來跟我要?★為什麼家人就有義務要給妳什麼?就算父母親也沒有義務呀!人之所以行動,某一部分是因為希望,而且那個還曾經存在過。如果真的要想像未來,被逼著去工作也可以想,高興去工作也可以想,中樂透也可
以想。都是百萬分之一的可能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