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0日 星期六

小說《一步之遙》47


先生想起梁靜茹《給未來的自己》:「
找一個人惺惺相惜 找一顆心 心心相印
  我不放棄愛的勇氣 我不懷疑會有真心
   我要握住 一個最美的夢 給未來的自己」
   他笑了,是苦笑的,夢想似乎沒有成真,他深深陷入憂鬱,聽到加油,他氣到無力反拍,沒有力氣反彈回去,他只能寫下:

如何成功惹怒憂鬱之人

1、「加油」
如果你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不如靜靜的陪伴,而不要動不動就說加油。你怎知她沒有
加油?她也許是撐到極點了,但在你的眼中看來還是努力不夠。試問,你的寶貝愛車
已加滿了,你還會輕易地對加油站工讀生說「加油」嗎?他也會一臉納悶看著你:「
先生,已經滿了,沒辦法哦!」你堅持要加,除了滿出來,容易引起火災外,難道還
會有好處?本來八分滿就差不多了,還加到滿,對車子好嗎?你都知道,那為何對一
個低潮的人說加油?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嗎?那不如別說,保持你內在的寧靜傾聽就好
,她聽到的正面鼓勵的話還嫌不夠多嗎?會差你一句嗎?你是想遮掩自已的尬尷嗎?
或是害怕自已的空白或沒有回應很不好?那這是你自已要處理的情緒與預設立場,
而不是公式化地、千篇一律地只會說加油。不需要,好嗎?你不是預設了她還不夠努
力,是什麼?

2、「多聽CD、看書」
她也許只是想有個人理解,不批判、不分析甚至連建議都不用,有時侯甚至連知名度
很高、收費很高的醫生也會說這句台詞:「多看我的CD、聽我的書」。她如果想看,她
就會看,身為旁人或家人的你,究竟是基於什麼心態對一個憂鬱的人推薦抗憂的書?
覺得她不好,想要改變她?想要拯救她?或是「我是為妳好嗎?」這不是讓憂鬱的人
更加無力是什麼?她還需要反過來表現積極向上,照顧你「為她好」的情緒嗎?

3、「多運動、多曬太陽」
是因為憂鬱的人好轉才有力氣走向戶外,不是倒果為因,因為不斷面對陽光,所以百
憂自解。錯!能走的,能動的,都是暫時的谷底爬升,靈光一現的驚鴻一瞥。連打理
自已都興趣缺缺,甚至鼓起勇氣打電話向死黨求助就是她最大的努力了,她有意願出
去走的話,還需要你勉強她嗎?她不想動、不想陪你走,你就說她不想治癒、不體會
他人的好意、醫生的話不聽、自已不願意好。她更加意志消沉了,因為連最親密的另
一半都不能諒解,同床異夢,何況是遠在天邊的好友或是身在老家的家人?不是靠著
運動趕走憂鬱,是因為陪伴著它,不再壓住它,驅除它,融屍它,所以它才成為妳的
好隊友,跟妳一起走,妳才有力氣去動。視之為惡魔般以正面光明的話「抵抗它」或
是拼了命轉移焦點「忽視它」都不會真正有效,為了怕憂鬱復發而瘋狂運動,只是以
身體的疼痛來掩蓋心靈的累。動機是厭惡與排斥內在的一部分的任何努力,終將徒勞
無力。在憂鬱的人聽來,念經般地說去運動吧!就像是嫌他們不夠積極一樣、不夠陽
光。誰又能真正理解那陽光笑容的背後,內心在哭泣呢?而你卻還說多曬太陽。

4、「想開點」
歷年最佳惹惱憂鬱之人的三秒膠,三秒就讓氣氛凝住,三秒就從零快速飆升到破百時速
想逃離現場但又被那隻污名化的黑狗咬住不放,她除了能點頭稱是以變阻止你繼續說
教外,還能怎辦?連反駁的力氣都沒有的時侯,只能默默忍受那像言語侵犯、口語霸凌
、精神強暴的無形攻擊,偏偏還是美其名「為妳好」。一個人會這麼容易想開,絕不是
你的三言兩語就能達到,那就不用心理諮商、不用血清素、不用液態鎂、不用團療囉!
一個歷程真的可以轉移、可以轉開,都是完整走完,因為盈科後進,沒有跳級或是在檯
面覆蓋一張牌就能逃學成功,直接晉級。有也是騙人的,悲傷五歷程也從非你以早操式
領袖精神喊話「我會成功、我會發財、我是受恩寵的」就馬上得道昇天了!一步一腳印
,這一步之遙是腳踏實地,神奇之道不是用「跳躍過程」妄想一步登天,只求成果不願
經歷過程就能撥雲見月、花好月圓、開花結實的。沒有這回事,任何案主會好,都是她
內在動力改變了,歷程如實完整體驗完了,價值完成,自然而然的變化,才不是你逼她
「想」、「開」、「點」就有效的,會有效,也是當事人決定它有效。不是你的「鼓勵
」,要不然你不能解釋為什麼一直鼓勵沒用,偏偏到這個沸點般突然昇華、「煮開」了
?是前面功夫的累積?還是時機到了?若真的是將廢話說上百遍就能把水的形態轉變,
那豈非無視個人的信念,那核心的火焰?看人吃米粉在喊燙的人還沾沾自喜:「看!我
就說,你還不信?」以為是他的功勞?


她也許最想聽的僅僅只是「沒關係,我要妳知道,不論妳想做或不想做,好或沒好,
想講或不想講,我都在這裡,我陪妳,我聽妳說」

如果你累了,不想想也無妨,你先照顧好自已。但不要,把「她非好起來不可」當成你
急迫的責任與壓力,拼命催促她快點趕上你的腳步。否則,你的假裝有用的「去聽誰的
演講、去看誰的書、去掛誰的門診、去上誰的課、去做什麼運動」諸如此類的建議,只
是為你好,為你自已好而已,因為你忍受不住她的憂,她的鬱,那是你的內在你難以啟
齒與面對的部分,全投射出來到外面。你卻還自得意滿、志氣高昂地以拯救他人為已樂
,以改變他人為志趣,以說服他人為目標。一方面卻還納悶,「我是為妳好,幫妳走出
憂鬱,妳為什麼不謝主榮恩?對我充滿感激?」

這不是很好笑嗎?

一個愈是正面的人,卻讓身邊的人更憂鬱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