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4日 星期五

問賽道高雄篇31《預言之官方與非官方感知》

問賽道高雄篇31《預言之官方與非官方感知》2013/12/21


這個人想死,他一定要想到一個地方都很躁動,那個地方常常地震,地震完在那個時刻可以利用的方法。一顆石頭掉下來然後砸到他,他想死然後發出這個信念放到他虛空或者價構二中,也有一群人照賽斯的觀念跟人性有關也想釋放這個能量,那這個能量被釋放出來有石頭想掉下來,那這個被石頭砸到意外死掉的方式也是我想要的方法。他想要離開這個實相所以他尋求一個方法,所以一樣,不會有受害者。你會看起來像是受害者。

你的醫院出去OK也要找到配合的人,那個人不配合就不會從你的角度看出去是受害或者他也不會覺得他是受害,他覺得他是受害基本上也是無解,你會不知怎麼的就被一股恨意埋沒或傷害了?不可能!除非你願意!

我覺得當你能夠接受訊息的時候你也不太可能會亂掉,其實重點反而不是怕亂掉個是亂不掉,對賽斯來講哪有什麼過去的訊息?未來的訊息?想像的訊息?或是什麼真實訊息?沒有呀!這是怕做不到而已不怕混亂,你懂嗎?回到一開始你講的我到底要怎麼去分飾想像還是真的?因為你想要排拒他或者怕他弄亂,是因為這個部分。可是他真的成為困擾嗎?他到底會不會這樣的官方實相裡會是真的?都是真的。這件事情的本質是什麼?我把我的事情對準就這個了,不是他們怎麼樣。我舉個實例說我們現場這些人,如說某學員對我沒有敵意嗎?有!可是他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可是我的意世識如果是比較對準這個,我會不自覺地對準的那個部分,今天如果有一個人一進來就覺得大家在攻擊他,有沒有?有!他的感覺也會是真的。之前就有一個人覺得我們都在攻擊他,都在比誰的覺察比較厲害。我想說哪有?有!在他的角度是有的。從他的角度看出來那個東西也會有,如果覺得誰對我有敵意或者有恨意,應該不是去問說你對我有沒有很?他回說沒有呀!我還蠻喜歡上的課。我說我想錯了?沒有錯啦!一個部分是他沒有覺察那個部分,一個部分是他沒有跟你在我們剛講的共同官方實相的那個部分,你要做的就是我覺察到的其實就是我創造的實相。那我要不要讓這個實相繼續?看你要不要呀!如果不要的話你就修正你的信念,你就對準了他跟你的情感互動還不錯的部分,你就不會去面對到他對你有恨意的那個部分。可是那個部分全部存在?存在!可是就對不到你。

不是以你感知道的對象然後你去處理這個對象,是出於你的信念去對準他另外一個部分。那個人對你做什麼壞事?可是他是壞人嗎?他為什麼對你做?他可能對他的小孩、對他的好朋友就不是這一面,那我們不是說是我們為什麼沒遇到他其他面嗎?我們不會去說他沒有正面我是問為什麼我們信念或意識焦點對準他這一面?是去改變它嗎?不可能啊!當然是去改變我的信念,去對準他對好朋友、被老婆不錯的部分,不打不相識變成好朋友。

是我自己意識去跟他對應我們要的那個部分,不是把他整個人都變成我要的,我們不是這個樣子,而且也很難。你忘記這感覺也是你的實相,你入戲太深把它當作一個非常不可變得、純粹的、客觀地、對著你而來的實相,可是他不是,他是因為我的信念對準的所以才看見。我不是常常會覺得例子很多人都說都賽斯很少然後每次去宣傳都碰壁這樣子,我知道很少,邊陲中的邊陲,可是我遇到的都是讀賽斯的。是主觀的我對整我要的範疇,那我對準的範疇對我來講就是百分之百的。我每天遇到都是讀賽斯的,因為其他人都被我罵走了,然後我們社團亂貼的就被我殺無赦這樣。所以我們的世界就沒有其他人,那這樣講話起來也很輕鬆,因為大家都講一樣的話。

替別人著想這句話單純來講沒有什麼壞,但是替別人著想而不替自己想也不叫替別人著想,你也是眾生的一分子,你是把自己除外的。別人想沒有什麼錯,替別人想而不替自己想這兩句話再一起是有錯的,比較深的是我會被人家軟土深掘的這個信念。沒有軟土深掘這件事情,這是誤解,我想怎麼做其實就會是最適當的時候,我不會去違反「我想對人好」,因為你會覺得一直留,一直幫他才是,對他下最後通牒不是對他比較好的事情,可是你如果縮小到日常範圍,對一個小孩子講說你趕快寫作業,你11點之前不寫......這是對他不好嗎?不是啦!今天房東下最後通牒,對他來講是一個刺激,我是不是應該去工作了?人家都在討錢了,真的要檢討自己的行為或市面上的問題,所以不管怎麼做都在幫對方,然後你就會從「怎樣做才是幫對方的觀念」解脫,一樣呀!我叫你繳錢也是在幫你。我怎麼做,我沒有刻意侵犯,我就可以幫到任何人。確實會是這樣子,就像常常講說你拿魚給他吃沒有教他釣魚是要害死他嗎?那是幫人還是不幫?

當初入戲,現在要知道這個是假的戲,然後這叫體驗夠了對不對?因為我們怕體驗不夠,然後就一天到晚一直講說一定會有人軟土深掘要不然怎麼體驗這種東西?如果有什麼東西體驗夠了,雖然體驗夠了,但是不能把當成你的經驗,就是把當成假的,你只要體驗夠了就把當成假的。通常體驗過了就會把他當真的,可是我們體驗就只是為了體驗,當初我們大綱真的只是為了這個體驗,這樣經驗法則上會把它用來當成推論以後,可是體驗夠了就應該把當成假的出戲,對不對?所以是不是體驗過的東西某個程度你就要把它放掉了?體驗過了或體驗夠了都可以,如果覺得不要再要了當然就是體驗夠了,可是說穿了來講就是你的經驗,可是你經驗夠了就要把人家都是對我這樣的信念放掉。東西就是累世我們之前講過的成功的陷阱,你成功地印證這件事情,因為成功地印證了這件事情,可是完成了就完成,就夠了。因為你繼續相信,他只會讓你繼續體驗而已。如果他不是你要的體驗,那你何必呢?如果希望接下遇到實相是你爸一言九鼎,那你就相信他是一言九鼎呀!你不能繼續抓著我爸講什麼話都沒有人相信他 等那個經驗,那個經驗已經經驗到了。一次就夠了,就像人家講單身當兵,有做是不錯,可是再來一次就不必了。一次就可以了,除非你覺得味道不夠。坐一次雲霄飛車不夠癮然後再多坐幾次,我爸講的話都沒有人當真,這個當假的,然後你就出戲了。我想吃他遇到相同情況出現的話,這是幻相,都知道陷入慣性的,那你就是在覺察當中了。今天我爸講的話都沒有人相信嗎,還是有一個部份人家也是有在聽的,我要不要去對準人家有在聽的那個部分,然後我放大成我的百分之百?不是去跟你爸講說:「你講的話都沒有理你?」是去跟他講,我是去對準他那個部分,對準就是「焦點轉移」,那個部分是為什麼我會這樣子看哪個部分?本來的限制性信念的部分?那另一個部分是我新的信念焦點的對準,為什麼會有學生要來跟我吵這件事情的信念?是不是我可以對準他「我這樣子作比較合宜」的焦點?這樣某個部分怎麼有一種很清明的感覺?

就像賽斯講的你創造你的實相,如果你不要是可以換的。把學生繳費當成他對自己榮耀的肯定,然後相信爸爸是喊水會結凍的,而不是沒有人把它當真。

你有那樣的信念,當一個類似前進來的時候會喚起那個過去經驗的覺受,告訴你的身體、告訴自己現在不是這個樣子,就像我們剛剛講說別人踩到你的地雷你就覺得是在攻擊你,可是就像我們剛剛講的你要回到當下,沒有人在攻擊你。沒有這麼冷,那陣風就是那一句話,那句話不是在攻擊你,只是當下的狀況然後喚起了你的記憶。然後你的情感性不管是身體或心理的迅速的回閃,你以為真的很冷,你會對方真的在攻擊你。然後你在攻擊回去,這是無明之下的行動,我去穿更多的衣服還是拿更多的暖暖包,無名之下就是一直做,怎麼做都不對,因為當初就不對。這時候你要是有覺察,你就不會進入第二種的誤解。不會認為那陣風很冷,或者那個人講那句話是在攻擊你。這時候你就止住了繼續蠢下去。意識到這個時候,然後就回頭去看當初遇到的那個地雷情境之下的狀況跟你形成的信念,所以簡單講個以這種講法當你要處理問題的時候是其實是處理兩個問題,本質一次原始的,一次不斷地重複。

沒有覺察信念的焦點轉移有可能有用,可是對大部分的成人來講是沒有用的,因你會轉不開啦。簡單來講對準其他焦點就是改變信念或者建立新的信念,真的感覺有沒有很熟悉?就是三管齊下。都不改,然後說我一定會過得很好,然後什麼都不去反思,然後就過得很苦就說「我相信我是受恩寵的。」過你是小孩子可能還有用,你是大人通常就沒什麼用了。我不知道為什麼受苦,只會講說我是受恩寵,FB上面很多人都這樣子,你以為喊一喊就會有?你有一個美好生活的信念他就會在,可是固有的信念也會投射到未來,你的新信念你會投射到未來,你的舊信念也會投射到未來,基本上是同等有效,可是實務上就是經驗不到。你沒有覺察到就信念你怎麼會知道你新信念要建立的是什麼?

他發生了可是他不一定會怎麼樣,不會慘到什麼程度,或者他可能越來越好。衝突有一天就會自然不見,不行嗎?相信他不會發生而不是迴避他,雖然做起來很像,你會有信念之下繼續採取的行動,你相信他越來越好跟我相信它會越來越差,你的行為方式跟心態是不同的,他就對你沒有那麼大制約的影響,你就是在反制約的過程。你不用去找到那個原始事件,因為原始事件也是信念之下才導致現在的影響,如果原始事件沒有產生那樣的信念也不會有現在這樣子的影響。你不會以相同信念去理解同樣的事件,那個不一樣就是進步。

你急著嗅到一個問題就趕快轉移焦點去解決,可是這樣子沒有用,因為你感覺到的時候已經發生了,你像面對這個發生的情境,去做你個人的覺察。然後才建立新信念。我是發生比較好,你沒有覺察時候他就發生了不然能怎麼辦?你沒有覺察的時候他發生也不知道,因為你的心念就很自動的在主導這件事情。你不要急著往好的方向走,相信好的方向一定會來,之所以會有壞的實相,我要去覺察背後的信念。限制性的信念被解構了,接著好的實相自己就會來。


最近我發現新竹一兩個同學原來他們解決事情的方式就是「我只要心情變好,事情就解決了。」想說見鬼了哪有這種解決方式?有啦!他是一種解決方式但是不是這樣子的。我覺得我好了這樣,事情過了,就解決了。不是事情過了、心情變好了就解決了,沒有呀!賽斯的講法是信念創造實相的過程,這不是一個解決方式。誤解啊!因為這一次他就會知道了。你會以為解決,那跟你共用同樣信念的人也會以為解決了,這一次新竹風在個人實相本質裡面有討論到為什麼他改變了,後來又變不好?我說那是你以為他有改變呀!那個在談的人也是這樣的概念,解決事情是這樣的概念。講賽斯的解決方式,思想不喜歡,情緒是什麼?想法是什麼?信念是什麼?沒有什麼其他的,反正就是用這種方式。然後不要急著變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