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9日 星期日

小說 《一步之遙》50



「所以你不準我有情緒?」小我抗議。
最近不是喉嚨痛就是牙痛,都跟口部表達有關。表達情緒有所謂的sop嗎?我是不是一直
以「我要再給對方機會」、「不要急著說教」、「相信她會為自已負責」而隱忍不說。但
咬牙切齒與欲言又止形成咳不停,連進食都困難的牙齦痛,表面上看了中醫、西醫、牙醫
,吃了止咳、牙痛藥、噴劑、用鹽水含在口中,這痛的歷程並沒被我以外在的形式快速解
套或跳過。就像polo老師說的要相信表達出來的善意,而不是隱忍不發擔心破壞力大過於
背後的善。就在剛剛,我試著溫柔而堅定的表達:「你真的要趕快找工作了,又拖過一個
月了。」換來的是「知道了。」我面對那不耐與看似無效的背後帶來的自我譴責與無奈,
更加深了我「甘脆閉嘴不講」實則嘴巴蠢蠢欲動,難怪沒被說出的積成痰,強忍不說的鬆
動了牙根並化為結石。努力的刷牙、用牙線、尋偏方、吃鎮定消炎的藥不是不可以,但終
需從根本下手。「我認為說了沒用」的自我放棄,才是這場痛持久不退的動力源。

「你一直叫我不要再講下去了。」小我說這句話就宛如外面那個人對他吼道:「別念了」
一模一樣。先生檢視自已的內心,有種欲振乏力的感覺,勸她好好找工作,好好整理家裡
,就是在控制?就是不臣服了嗎?那都不能說話了嗎?就只能吃喝玩樂嗎?但更絕望的是
,好好講,得到的不是沉默不回應就是裝作沒聽見,也許,後者只是先生的解讀。但大部
分的時侯,先生是無奈的,他沒有聽見他想要的,是不是也因為如此,對方甘脆不說話?
想要聽見「我會好好振作的、我馬上會去找工作」,這句話錯了嗎?所謂的相互扶持不是
偏向一邊,所以的攜手前進,不是一個人拖拉扛另一人的人生前進。任何一方退化成小孩
子,每天只是打電動、看韓劇、伸手要錢吃飯,這不是正常的家庭。外人無法理解,那所
謂的「自以正義」的幫倒忙者,以站在死黨的角度對先生冷嘲熱諷說:「怎不下班後去速食
店兼差?」、「有剩下來的東西吃到飽呀!」先生很想對那個只會說風涼話的女性同胞吼
:「為什麼妳不叫她去工作,卻是叫我愈做愈多?公平嗎?那交換呀!妳沒有過別人的人
生,就不要出餿主意,下指導棋。」

該怎辦?還能怎辦?先生每天下班回到家,看到的都是躺在沙發上或床上,不是開著筆電
就是划著手機。先生一個人在台北二萬多的薪水,自從結婚來,房租都他付。和原本預期
二人共同承擔有差距。水電、管理費加一加,扣掉電話費、買日常用品的刷卡費、油錢,
三餐二人一個月幾乎只有三千元,這其中二千給太太,先生只能每天吃一餐30元的自助餐
。每月無法存款,還月月倒扣。朋友能幫的都幫過了,家人也幫過了,總不能一直無底洞
地四處欠,或是不停預借現金,利上滾利吧?真正解決問題根源就是太太快點去工作。

生活的壓力,逼得先生走投無路。一個人,就差一步之遙。就在懸崖邊。先生百思不得其
解,為什麼一結婚,一結婚,太太就不顧這個家,追求她所謂的音療夢想。跟人借錢去上
課,那就算了,辭掉工作發展所謂的身心靈事業,要名之追夢也罷了。都多久了?追求夢
想不是棄家庭不顧?當一個音療師也絕非一直欠債而不還就能一蹴可及的。妳羨慕那些大
師級的人物,可有探討過她們付出多少心血?可能半工半讀、可能家庭二頭燒、可能身兼
數職,經營多少年才有如今的成就?怎能期望所有東西從天而降,美其名是「你值得更好
的生活?」還不斷催促先生趕快中樂透,替她還債?先生不解,「為什麼?替妳完成妳的
功課,是對妳好嗎?那妳下次不就又再期待中威力彩?反正每次欠債都用這招?」一但表
明,她應該腳踏實地,按部就班的去還清債務再說,當一般上班族也可以。她就臉露不悅
。先生感到被情緒勒索,逃不出生天,即覺得有義務照顧另一半,卻又被壓得喘不過氣來
。很想講些什麼,卻又發現講了沒有用,不講的話,痛的又是自已。最近一連串的夜咳,
咳得痛不欲生,咳得死去活來,咳到連睡也睡不好。先生就明白,心裡再清楚不過,他有
太多想講的話了,可是對方不聽,講也講不聽。送光、送愛、送祝福、送花、陪她游泳、
看醫生、吃她想吃的泰式料理(辣得不愛吃辣的先生汗流滿面)、綠寶石河岸公園走走,安
慰、傾聽、陪伴、包容。都一年了,始終有種聲音讓先生起疑。

「妳是不是在利用我的對妳的好?」小我試探性地問。
「妳是不是每次只要得到我的安慰後,妳又能放心地去打電動?而不是找工作?妳到底是
在表演一○四上『找』工作這件事,還是真的願意拋下妳預設的立場,直接去工作?」先
生很納悶。這些話不能對她說,一說,不是冷戰就是耍啤氣。也許,就是這點,把先生吃
得死死的。關懷專線的老師勸說先生要有界線,先生誇下海口,五月一號立下最後期限,
她再不肯去工作,房租就自已付。眼前時限已到,先生不忍,先生不敢,先生變得生不如
死,獨活,就像一個人活著一樣,卻是背著活生生的一個人坐在肩上,不肯下來。先生行
屍走肉就像先往生了一樣。每個月面對薪水一出來,付房租,給生活費,付信用卡費用後
,所剩無幾的日子。還沒到月中又期待下個月支薪的日子,永遠日復一日,渴望太太能振
作,不用多高薪的主管職,至少一般人的平均薪水那也好,那都可以。可是先生等呀等,
給了妻子無數次的機會,一年了,這一年間到底都在幹嘛?給的機會還不夠多嗎?真正想
改變的話,早就改變了。跟本就不想變,是不是因為有人可以靠?是不是因為每天在家張
開眼就有人買便當帶回家,衣食無虞?所以也不用變?也不想變?講也沒用,不講又是先
生氣到頭痛、眼痛、肚痛、牙痛。

走投無路了,真的離絕境只剩一步了,可能也到了,絕情谷底,沒有反彈,卻等不到黎明
昇起的那一天。先生很想說,妳的人生,妳要自已負責。不能用「你是我先生,你要替我
承擔」來推掉妳自已該努力的部分。不能用所謂吸引力法則,顯化法則,事件,你值得更
好的生活,來說錢會自動來,不用上班,錢會天上掉下來,不用還債,以後會有榮發基金
,自動有人替我還。不用去工作,不必有收入,我是值得的,我不用玩這金錢機制的地球
遊戲,我們要進展到下一個密度,所以我不必理會這代理機制。

這是什麼邏輯?上再多的課,買再多的書(先生看著成堆的身心靈叢書只能搖頭嘆息,宛
如只是裝飾用的或是滿足購買欲)也沒用,不落實到人生,不為自已的生活好好盡責。妄
想卡債一筆勾銷,幻想錢愈花愈多,銀行免除債務,或是老天爺送錢來給不去工作的人。
這會見效才有鬼。

但先生沒覺察到的是他為什麼會落入這困境無法自拔?是不是他沒有看見他真正應該學習
的課題是「不再為他人負責、不必承擔他人該自負的責任」?不必覺得有義務拯救任何人
,把對方的振作與否當成自已的終生遺憾,糾結不已?

--
Shakespeare:目眩時更要旋轉,自己痛不欲生的悲傷,以別人的悲傷,就能夠治癒。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