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5日 星期六

問賽道高雄篇36《賽斯觀念不是解決問題而已而是透徹問題的本質》2014/8/16

問賽道高雄篇36《賽斯觀念不是解決問題而已而是透徹問題的本質》2014/8/16

光的課程或你的理解裡面所謂被刺激到或感覺到不好的能量,你是怎麼理解那個不安跟焦慮的?你的理解是什麼?如果認為那個東西本來就會有,不用去探討跟處理,像有一個朋友在練習無意識能量舞蹈,對他們來講恐懼就是不用去了解恐懼是什麼,恐懼就是人一定都會有的,去看字他是什麼,反正你就接受那個恐懼把它轉化掉就對了。比如說醫學是有處理,吃藥、開刀,他是有用的,當然對有些論述來說你不用理解,你的頭腦無法理解,根器那麼差,比如說有一個諷刺的講法,我被箭射到受傷了,我不要包藥、我不要處理,我要知道是誰射的箭?不要把那個人找出來然後才要開始處理。這東西就是在諷刺想要找到信念的人可是其實這兩個都可以處理,不如說情緒表現完不是跳一跳、打一打,或者做光就好,我們會比較希望說你要不要了解一下為什麼會這樣?可是要了解為什麼會這樣跟你所認知的派別、理論跟宗教就很重要,比如說我剛講的無意識舞蹈他們認為那種滅絕的恐懼就是沒有辦法。理論就是這樣你只能夠試圖把他們轉化掉或者就像人家講的我們就是歹命人,沒有辦法,只能盡量做事情。只說癌症就是沒有辦法,目前醫學就只能這樣處理。你會知道你怎麼處理設計的跟你的理論基礎是有關係的,多人沒有辦法接觸身心靈或者接觸賽斯更深的是說沒有幾個人那麼厲害,有幾個人癌症好的?死的人比較多啦!哪一種論述就是我剛講的身體好比較實在,日子過下去比較重要,學賽斯的是有幾個癌症好起來的?你們學賽斯的幾千個、幾萬個,得癌症的好起來的有幾百個嗎?是不是事實?是!這種現象也會導致說大家為什麼比較喜歡功法?不喜歡心法?因為心法很難用,功法就是比較簡單,有明確的方式。對很多人來講可能是手術、可能是牽引、可能是送光送愛送便當,或者念咒、持咒你、作懺不會像一種內心的高度的直覺化的變化。可是學賽斯的就不會這樣想,所以賽斯才會講說我們這邊沒有那一種輕輕鬆鬆就過好日子的人,如果那樣子的話賽斯資料可能不太適合你。靈魂永生的附錄還是最後幾章,我們有讀到這一段對不對?

有些人覺得我練了什麼或者學了什麼就會永保安康,你去買車票比較快!在賽斯他認為的實相裡面其實沒有這種事情,因為你一直在變為的過程,你靈魂一直有一種探索變化的過程,你不可能不會遇到事情跟挑戰,所以對他來講不會有永遠的安息日。或是念了這個就完全沒有問題。沒有烏托邦、沒有理想國、甚至沒有永恆的天堂,但是追尋這種的人,賽斯就說抱歉,這裡沒有你的位子。做早課、做清理、做回溯,功法本身的好處就是可以照著做,壞處就是說這樣子的話我到底是怎樣?我不是說沒有效,有時候是有效的,甚至是蠻快速的。比如說你要止痛,一般而言,你是吃止痛劑比較快,還是用信念改變實相比較快?如果要比快的話,當然是止痛劑比較快!

挫折的觀念就是為什麼有些學習賽斯的人到最後還是會去學一些有的沒有的,很累你知道嗎?我要是信一個師傅或練一套功法,就像我講的信念創造實相這個觀念如果要做的話某一個程度是很累的,免錢歸免錢但是很累的你知道嗎?你花$100買普拿疼比較快啦!可是他某個程度並沒有真正解決啦!他是有很快速的效果,可是隔一段時間又來是因為根本性的原因沒有被解決。這就是從賽斯的觀點,你如果要改變實相一定要從信念,要徹底性的改變只有信念。但是在實務操作上來講並行不悖,你現在就痛得不得了,先吃普拿疼再說。要不然要怎樣?就是先採取一些行動啦!賽斯也不會責備這些行動,他只是講說如果要真正解決的話要從信念下去著手。

你對你意識擴張或感知的訊息你有沒有相信,其實就是你在行動上有沒有採取?本來的實相就是我想像的結果,不是有一個現象然後讓我反應而已。所以當你有一個未來的想像畫面,那個畫面或想像的未來隨著你的轉向就更有可能形成那個實相,這才是賽斯講的實相是由內而外的建構。實相不是有前面建構什麼後面就什麼,我早上才在講說,那你努力什麼?你有什麼好努力的?就隨便裝一下、做一下就好,因為下一步不會是上一步的結果。你的下一步通常是你主要的意識跟信念的結果,而不是前一步努力的結果,努力不一定能夠改變,可是信念改變一定能夠改變。是不努力就不會變,雖然是鼓勵人的話,可是是在肯定物質性的努力或者他在談前因後果。要講理論是「心因外果」,難聽一點努力個屁?其實也不會有用。這樣才合乎賽斯講的「事情的建構其實可以輕鬆不費力的。」你如果一定要努力,那神奇之道到底要擺在哪裡?

那再來所謂的清理,對賽斯來講你要知道那個到底是什麼?一個是你信念的投射,另一個部分是你真的感知那個狀況,那也沒什麼好清理的。那個實相某個可能性過去的現實而已,就像你讀一個喜劇或悲劇然後說我要把清理掉,就是一個畫面而已,然後你看到那個畫面。形容上比較像看到人家出山或者看鬼片被嚇到,處理那個擔心或焦慮或害怕,受那個畫面的影響,所以我不是清理那個畫面,我是清理那個影響,不安是因為什麼?我相信什麼?我個別性的信念是怎麼理解這件事情?建構這件事情?

以前有用的方式我們是不是還要一直透過同樣的方式?可以,可是你是不是一直要透過代理性的行動?帶你新的行動就是我們剛剛講的吃藥、開刀、拜拜,然後喝符水、清理、然後什麼?跳什麼舞呀!所有你不知道怎麼建構實相的那個過程對賽斯來講都是形式!這透過一種象徵性的行動、代理性的行為來達到變化,不是不能做,是不夠究竟!一般來講如果個案情緒很高漲,我們也會讓他先發洩情緒再來講。等到發洩完再去做覺察。我們不會總是希望發洩完就好。

我不知道大家有去按過摩?他會講說你這種每一個禮拜來比較好,當然他這樣講也無可厚非,如果有一點身心靈的概念可能會跟你講說你不要想那麼多,多休息一點比較好。他就是一直在鞏固你做這種象徵性的石spa,但是就是我一直講的不是這些不能做,就是你只認為只有這個才可以,某一種程度等於你一直受困於這種象徵性行動。你看你就很難不去想這種類似於這樣子的情況,一個禮拜要清理一次,一個禮拜要做Spa一次,一個禮拜要按摩一次,那到什麼時候才結束?

我在講的不是這個行動本身而是你看待這個行動的方式,你如果一直這樣才有辦法,那你就上癮了,而且你還不知道為什麼,我們是去使役工具,可是如果沒有工具不行的時候,我們就被窄化了。賽斯來想你用一種帶你信的東西, o(^^)o你失去你自己可以解決的能力,因為你就相信你要透過那個了。基本上你相信就有用,但是我們會希望是從你自己、培養你自己著手解決的能力。要不然你自己有辦法化療嗎?有啦!你現在有辦法自己在家洗腎了,說不定以後化療也有辦法,他們不是說可以腹膜透析、可以帶著出去玩也是一種成就嗎?對沒有辦法改變這種事實的人來講對他們來講是一種好處啦!不然有一些洗腎的就沒有辦法出去了,但是當我們了解更深就會覺得為什麼搞成這個樣子?而且還得很好。像糖尿病也是一樣啊,可以自己注射,為什麼?因為太多了、太麻煩了。所以說你這個也可以自己注射。其實很多現實狀況沒有辦法處理那麼多,還會開放自己做,因為所有的針都不能打,才開放糖尿病的針你可以自己打,合法的,非醫事人員,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可以幫你操作。就像剛剛講的沒有覺察的話,這些都是人類的努力啦!可以讓事情好過一點。可是當你從身心靈去了解的時候,就會覺得這是把所有人搞得一團亂而已。

你在試驗這些真理,你到底相不相信?沒有相信之前我去採取這個行動,做心酸的嗎?當然是半信半疑,去試看看這句話是假的,我就是要去試它,所以當然有可能有一個人有,如果他是真理,你就會發現他到底是怎麼回來的?就會找到證據。比如說信念一定會創造實相,沒有發生的時候唯一的解釋就是你沒有覺察到,而不是「信念創造實相」是錯的。如果你認為付出一定會得到回饋,能量出去一定會回來,他一定有回來只是沒有覺察到他已經回來了。比如說你的錢一定有回來,第二個你的態度出去一定也有回來,好,那你捐錢的態度是什麼?如果講話就代表你的態度的話,你覺得你的態度是什麼?可憐?可有可無?我感覺到的是反正就這樣子,不要再講了,你記得塞斯怎麼說?想要變有錢可以怎麼做?比如說你覺得你可以做得到的再多一點點,要先相信我是有錢的,假裝我是有錢的,忽略我窮到快要被鬼抓去的現實,假裝我是很有錢的我就可以想像吧!對不對?我很有錢,那我要不要上班其實是上興趣的,然後塔羅其實我已經賺很多了,人家要找我算是看我心情好不好,自然節奏要配合的,或是你來找我算我就幫你算的。假設你有錢的想像的狀態會是這樣,我是不為五斗米折腰的,要我算我就很緊急的說好好好我有空這樣嗎?還是跑到你家?還是說到附近的咖啡館或圖書館?說這個很難喬喔?可能時間才有辦法。

什麼叫想像的白日夢?可以想得很歡喜然後笑出來這樣,大概簡單講那個歷程就有點像白日夢冒險王主角的感覺,你相信是或者假裝你是,那你就去想像,然後行動上稍微多一點。(學員建議要花在自己身上,而不是捐出去,要多愛自己一點。)你可以去做你認為可以表現自己稍微有錢的樣子,如果不要化妝品就不要買,花在飲料就買多五塊的這樣,然後全部捐錢就是看你想不想捐啦!你捐選可以代表你是有錢的象徵,那就多捐一塊,不要覺得一塊很少,重點不是那個量的本身,而是那個行動背後的信念。但是想像跟行動一起來的時候,你去便利商店買什麼東西,旁邊有個什麼公益團體可以捐的。

我們會去覺察說為什麼你跟這個人的關係不好?最後面的核心信念是什麼?你再去改變。其實不是從那個表面的行動然後去做一個相反地,那個太粗糙了,因為你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回到剛剛你已經發現你相信錢很難賺,那你現在就要開始相信錢很好賺,那你也可以捐$1000就想像自己是10,000,000的支票投進去這樣。不可以嗎?我有這種心不行嗎?是可以練習,但是你要相信,你為什麼相信?是因為接受賽斯資料的觀念,你相信實相真的從想像來的。不會擔心那個想像太誇張或太不合乎現實,重點就是在這邊。把現實當作沒有那麼現實,把想像當作現實一點。你看小朋友要怎麼跟父母親講話?他說以後我要賺很多錢給你,我給你1,000,000好不好?你是不是就很高興?雖然你知道他講的話不能相信。但是有那個心呀!那我們大人不可以嗎?這也是象徵性的動作!印張三億的,然後捐個$3,不要覺得自己捐的太少,那有什麼關係?在你的信念改變之下一定有你一步之遙可以做的一件事情,難道一定要捐的心如刀割 ?相信你有那個能力去幫了,你也願意這樣去搬了。接受我自己的自私不管是小心眼或者不足沒有關西,自我接納但是我又可以產生一些象徵性的動作。這兩件事情並沒有違背。就算你今天很有錢很有錢可是一毛不拔,那就一毛不拔吧!就接受自己的那個部分。如果你捐錢是沒有什麼感覺,然後回饋是真實的狀態,那你會得到沒有什麼感覺,那就會若有似無,這樣講我的態度好像是這樣子出去的,這個世界對我們的態度也會是這個樣子。在這個假設之下,我們出去的就會回來,我是一切萬有,我對一切萬有一部分是這樣子對待,反過來時候是不是一切萬有對我的對待?

今天拯救蟑螂,你可有可無,你也不會把錢拿出來拯救蟑螂,可有可無你也沒差。可是今天如果是小狗,你喜歡小狗,那反過來對不對?如果你覺得一切萬有也是這樣子對你,同樣的態度對你對不對?再加上一個我希望狗,他喜不喜歡我?他如果喜歡我,他也會給我,對不對?那這個東西變成很快的可以切入就是說,你到底覺得你是怎麼樣的存在?是不應該的存在嗎?還是不會有人喜歡我的存在?我沒有辦法確定一切萬有喜歡我,那我就沒有了耶!那個東西就會不到我身上。你要有恩寵的感覺,你要相信是會被恩寵的。是一切萬有,全世界都會來幫你,還是你覺得沒有就算了?所以在那個描述之下如果他是真的,那一定會有回饋,只是我沒有看到而已。

半信半疑也會得到半信半疑的結果,但是我們不知道他真正半信半疑是怎樣?而且第二個他是二手故事,當然有可能是他們自己改變,這是我常講的那個部分你沒有在現場跟那個對方,你不知道他的脈絡是什麼?如果他真的有,那就表示他有相信的信念!一樣呀!你有新的信念就會找新的信念的證據。這些基礎都是什麼?是我們站在賽斯的觀念去解釋。他們不是啊!他們是說因為你捐了錢是表示相信師父的大能。對他們來講他們一定不會是說:「我信念改變了!」他們會說:「師父在哪裡?你把師父擺到哪裡去了?」你的信念是什麼?你是相信你沒有捐錢?你沒有積陰德?你沒有拜師父?你相信什麼?你要找一個東西的詮釋跟理由,100種理論, 100種身心靈的學派會有100種的講法。對賽斯來講就是你有被害的信念,對他們來講就是你有業障。其實我一個部分是覺得說到底你的立場是什麼?你想解決的是什麼?你要反駁他們到底是為了什麼?看你自己對實相的理解是什麼,還是說塔羅牌對這種實相詮釋是什麼?還是說占星?你就用你相信的理論去解釋。可是聽起來是你都不知道你所相信的東西的理論,或者你所用的東西他背後是怎麼理解這個?還是像我們剛剛講的醫學就沒有辦法去從意識上解釋這個事情,那就沒有辦法,就這樣。因為現在變成是他們的每一種講法,我不知道,常常遇到這種狀況就是「我都沒有辦法解釋。」這樣,就是你理論的東西不夠紮實也好或者太淺了,沒有辦法詮釋在這個物質實相發生的事情,比如說無意識能量舞蹈他沒有辦法詮釋自我恐懼滅絕的背後是什麼?雪沒有辦法詮釋癌症治癒的背後是什麼?是什麼意識狀態?很多有他理論上的極限。

找你的個案有這樣子的疑問的時候,你都怎麼辦?楞在那邊嗎?所以遇到過什麼你不能解釋的嗎?如果有人找你算塔羅牌問這件事,你會怎麼解釋?你覺得這樣子不夠嗎?還想跟他講原因對不對?那塔羅牌沒有辦法講原因?我想像我是個塔羅師這樣,我怎麼會遇到這件事情?那張信解和塔羅,你這個月亮在什麼區,所以這次就遇到這樣,所以那個狀態不好,雖然你有那個心,可是你那個心是糟糕的。你懂嗎?他好像可以從很多現象上去解釋,我在想像他們的解釋可能是這樣,你不就是用這種方式嗎?再抽個牌我們再來看看為什麼你會發生這件事情,對不對?你再從你塔羅的熟悉度去解釋那個排,對不對?「喔!我知道你為什麼會被陷害了!」他的理論方式是這樣子看待的,所以任何問題你都可以跟他講:「不然再抽一張?我來看看到底怎麼回事?你怎麼好心被雷親?」有時候你可以引導他的信念就是因為怎麼樣?不說這個皇后怎麼樣,然後箭射向你自己,沒有啦!我亂講的。因為我是塔羅大師嗎,那他不接受就去找別人呀!因為塔羅就是這樣子講的。抽出的牌就是這樣。每一個派別對我他理解的方式,他應該沒有那麼困難。應該是問說為什麼你會產生這種困擾?所以一直覺得你的口才不好?你要找出完全的實例或證據去說服對方,你覺得這樣子才有力?你要轉向,開始相信自己可以,因為有些人他不管溝通上表達上,他也是有困難的。大家也很喜歡去找他,你知道嗎?因為他很厲害,只是講話比較慢。那又怎樣?因為他厲害,大家願意等。那不一定是口語表達,可能是這個醫生就是兇,可是大家都願意找他,就是你對自己有自信你不用透過外在所謂得好,甚至某一個層面當你有自信,那個口才所謂的不好不是問題。我是覺得你走錯方向,變成是要想要去找證據,變得輔佐你說:「我說的是真的!」就像我們早上在講的學身心靈的都很喜歡去找證據來支撐說這個無形是真的,不用,你是從你自己相信我學塔羅的這一套。口才變得就不是問題,我也不用去找太多的證據。我從你的講話發現你好像常常需要例子才可以說服別人,或者用賽事學派想像一個例子來騙人,是你意識沒有擴展所以不知道有這種例子。

電視我相信我自己的能耐並不需要透過例子說服別人,他是一個輔佐,你表達的很慢,別人會發現你的詮釋或算牌是很精確的。就這樣呀!我媽常常講說:「拜託一下!你上課可不可以不要穿這樣?」我就講說如果我穿得漂亮一點就表示我們講的厲害不是因為內容而我是穿的衣服,沒有故意穿得很差,本來就是品味的問題,而且是天氣熱。

把你自己本來就相信的部分伸出來,然後慢慢講,不用想著我要怎麼去說服人家,因為有時候你根本不需要說服,你懂嗎?你就翻起來然後講這個東西怎麼樣他自己就會串起來了,你講那麼多,不用設想對方好像會一直挑戰,今天既然來找你就不是摸
喇仔來的,所以應該對著來找你的人有某一個程度的信心。

你現在要假裝不只是OK可是多到覺得到底要不要拿去存這樣?你有這種狀態然後你會採取什麼行動?現在就是要假裝你錢很多你懂嗎?你覺得有錢的象徵性行動就是存錢,那就存錢,因為我這麼有錢,我就存在那邊又會怎麼樣?有一些讓人家去貸款,因為我們錢就是太多了,要活絡金融經濟,要去想說你那個想法都是對的,可是你要去想說你停在哪裡。你停住的那個點是什麼想法?你就會發現我好像沒有太相信我有錢,

我常常會被我媽罵說都搞一些有的沒的,別理他,他們都是善意的,但是他們講的話都不要聽,我是說真的。


情感狀態是你建構實相很重要的部分,然後實相相是對你的情感狀態的反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