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7日 星期五

#胡說賽斯 貴婦捲款、名導性侵、天使粒子輕生


胡說賽斯 貴婦捲款、名導性侵、天使粒子輕生

金錢霸權、慾望霸權、真相霸權的交織錯綜,逃到國外或封閉自我或疑似因知道太多而從得獎熱門人選的位置離世。彷復中間相關的權慾主題與揭露都有種「界線的跨越」與「面對或逃避」的意味。

捲起人們對「偽裝實相」(物質代理、媒介效應、真假貴賤)的反思浪潮,以「不敵憂鬱」為「表面議題」草草下判斷論定一個人的自殺,還有「性」議題的個人與群體實相的本質,從社團或組織到坊間或檯面上,從老師到導演,從帶領者到酒醉者,真與假,動與靜,男與女,正與反,生與死,戰與逃,不斷的辯證與爆炸開來。每個個人實相的代理機制,從認識自已如何解讀社會事件、媒體新聞開始可以一見端倪。

是反射了你我心中的金權彰顯?是代替我們演出了內心黑暗的戲碼?是以身殉道般功成身退還是媒體所說的被心靈感冒打敗了?我認為從賽斯的觀點絕非站在諮商室外,跳著指著他人「哈!你創造你的實相」或大義凜然般的訓話「你該讀賽斯書」,沒有回歸到自已的身上,就是徒然無功。充其量不過假裝「真的有人是局外人」罷了。

點綴自我,有點醉的自已,新星般墜落的自他,每個自我與其他自我,都在追求真相。缷下偽裝,揭露真實,發現真理,愈多的暗影逼出,宛如誕生前的陣痛,這是心靈動盪卻也是重整與協合的時代。只有在說出「沒錯,這就是我,這也是我的一部分,我跟你沒兩樣,我也你這些面相」時的恍然,才能真實了悟跟本不在對治他人、訓戒他事、克制他物,看著那樣的人,口口聲聲說我和妳/你不一樣,不是在唱大壯的《我們不一樣》而是種自得意滿的驕傲,我才不像你,我沒有這些毛病。那恰恰是將彼此推開的最好藉口,我不愛身上的名利追求、我不愛肉身的性慾、我不愛身心的憂鬱,於是乎,都變成是他人的錯,他者的罪,其他自我的限制性信念與陰影。

冰霸王與賽門本一體,我們將失衡之因推給頂上皇冠,痴與誠,瘋與真,誰對誰錯?光與影,吸與出,受與施,混合與還原,這場人間的冒險旅程,本來就是更多的認知自已、了解「甘」苦與「特」別/凡與合的搖鈴通過宇宙吧?be more,嗶摩,更多一點,不是擁有更多,是成為更多,再多認識自已一些,再下一個價值完成,開出更芬芳的手中花朵,歡喝帥呀!老皮!

究竟來說是誰看到這桌實相?這個眼前的馬克杯?看見「人類唯一學到的教訓是在歷史中不會學到教訓」的又是誰?目光所及,絕非假裝看不見陰魔王就好或是速食般貼上「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的冰箱標語即可,忘了是誰說過,「知道為何,才可以忍受如何」,我想可以改成「知曉自我,才能認出原來就已經創造出來的實相之我」」。不是誰不夠好,或做錯什麼,或該改什麼,是我沒認出來,沒有看見那沒被看見的,直至放下「成佛」,立地「屠刀」為止,我們都會不斷追求成佛的渴望或回歸主的天家,眼前這一刀亂麻,從頭到尾就不是拿來斬他人用的。

「我怎麼看別人,就是怎麼看自已。」、「我怎看待這實相,就是怎樣認知自我。」
你說他才是你的光,殊不知,你也成為了你自已和他人眼中的光。「天使,你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