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0日 星期日

《愛上卡夫卡》 Looking for Kafka 影評、觀影心得、映後感想

 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movie
 標題  [尋雷]《愛上卡夫卡》 Looking for Kafka
 時間  Sun Jan 20 20:38:12 2019
───────────────────────────────────────


~*-*~*-*~*-*~*-*~*-*~*-*~*-*~*-*~*-*~*-*~*-*~*-*~
影評by 胡愛晏

1.影片名稱 :愛上卡夫卡 Looking for Kafka

2.觀影時間 : 2019/1/19(六六

3.觀影地點 : 華山文創

4.觀影方式 : 片商(商家)邀約 /招待


~~~~~~~~~~~~~~~~~~~ 雷文 主文分隔線 ~~~~~~~~~~~~~~~~~~~~~~~~~~~~~~~~~

Looking for Kafka 這部是「追尋」的旅程。
男主角失蹤,前後二任女友的齊力尋找,抓住觀眾的心。「快點發現他被綁架吧!」
我們企圖以觀影者的上帝視角,替劇團的缺席捏一把冷汗,替法國女友的無助與困惑揪心,甚至是替自已代入「被綁者」於生活困境的追與逃而擔心。

其他人看到卡夫卡有沒有愛上,我不得而知。但那「荒謬」與「變形」看似在電影中未扣緊主題的缺憾,偏偏呈現出每個人對生活的「戰」與「逃」、「問題」與「解決」、「得」與「失」、「出」與「回」的各自解讀,日常百事的壓迫,是血癌的醫藥費不得解?是公演在即的急迫?是打死人的賠償問題?是原生家庭的責任包袱?是對感情的回首與自問?是老大被抓之下的何去何從?

看來很戲劇化、突兀的意外,偏偏又是很遠又很近般的在你我身旁卻又相隔千里,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或許是種荒謬。李幼鸚鵡鵪鶉影評人在映後座談說到法國女主角站在車水馬龍間,宛如三明治;還有原住民家人開著大卡車夾擊黑社會座車也是。我不禁聯想到片中那直立的床,生活瑣事喘不過氣來,像極了扭動求生的昆蟲背著虛假又不得不的外殼,偏偏劇團的導演還要求你要再多掙扎一點。

時間到了,趕著接女友,可以缷下戲服。
理解到了,可以擁抱有了第二個家的父親。
見證到了,可以在明明能逃又轉身的情況下,回頭幫忙小孩生病的綁匪。

生活中不一定事事皆如此皆大歡喜,在那不得而知結局與可能性資源的情況下,誰能真正輕鬆自在愛上那宛如謬物的殼?《一的法則》將生活中的困境或情緒、事件視為「催化劑」,卡夫卡在牛津辭典似乎解釋為「壓迫或噩夢般的性質」,韋氏辭典據說寫成:「如噩夢般的複雜、荒謬,或不合邏輯的性質。」旁白以前女友的視角出發,我卻有一種「就這樣?」的疏離感。彷彿在這愛情的切換下,人應該不那麼理智或者更情緒化一點
才對。

「追」與「被追之物」間必有距離,這才追得起來。而這份「試圖理解」(不論誤解或偏執、客觀與中立與否)產生美感、張力,也從中得到不同視角的體驗。父親見到男主,但那「謝謝你們來捧場」的母親呢?所謂「借」到錢的原住民,看似暫時解決兒子的治病錢,但那之後呢?還是說,結果與「未完待續」其實都不如「過程」中的重要,這就是「尋找」卡夫卡的用意。媽祖的笑盃,白文鳥的指東與紅鸞星動,沒有說出
來的低頭耳語,果汁機前扣問著的「你是誰?」「我是誰?」,對陳宏這個人的否認與不知,有些懸而未解,有些模擬兩可,有些充滿想像,有些不置可否,有些口是心非,更多的不止是指標或接下來該怎走,而偏偏是在模糊、徬徨、未知之下,那自我救贖、自我解答的耐人尋味。

「如果當初一起去巴黎會不會不一樣?」、「我想和家聲討論」、「你會比我還了解?」前女友、現任懷孕女友、男主角的父親,透過假設句、內心獨白、帶著不信任的質問,各自點出在這個家的想像中缺聲也缺席的觀看視角。過去式、現在進行式、上對下(舊對今、內對外、男對女)的扣問,沒有標準答案,不僅止步於白鳥神卦、心理醫生協助釐清、神明指示、警方協尋,更多的我不曉的怎麼辦?還能怎麼辦?接下來該怎辦
?在劇中,真正讓人感到她的焦急的反而只有法國女友。在我看來是少數可以引領觀眾感受角色立場深入的人。需要翻譯功能才能表達在找「驗孕棒」。觀影的人需要的也許不是原來的卡夫卡文本做為解讀,而是若有似無,那「找不到」人或答案、方法或金援之下的困窘、急迫、疑惑的交會牽引,似乎才是尋找卡夫卡切題的切入點吧!

重點不是怎麼找?如何找到?或追不到、尋不著怎解?
是怎看待這過程?這監視下密室的自處?這無頭蒼蠅下的不安歷程?


爸爸是可以讓你失望的
男友是可以讓你失望的
師傅是可以讓你失望的

在用盡一切方法之時,事情好像總會自動照顧好它自已。
看完《愛上卡夫卡》,對於這種圓滿結局有種不安(不應如此順利)感,卻又鬆了一口氣,「還好」,「那好」,「這樣也好」

只是在找到之前,我們究竟該相信什麼?憑借什麼?掉落的十字架,搖頭的親友團,說「應該沒那麼複雜」的警方高層。導演沒有明確給出解答。我只能頑皮地說這答案在每個人的心中。






--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胡愛晏
      做妳所熱愛的事情,然後讓別人為此付錢給妳。
                    丹。米爾曼<生命如此富有>p.83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