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13日 星期六

polo問賽道夢與意識投射14-3


 

14-3

如果一個老闆做得好,員工應該不會離開,因果關係是真的嗎?這個是我建構的,我也可以建構「一個老闆如果做得好,員工就會離開」你的努不努力跟員工做得好或不好?要不要離開?本質上沒有太大的關係有關係的是什麼?就是她想離開,或者她想留下來。那個強求就來自於一個信念:「我認為得好就一定要被我留住。」為什麼?不是因為他的好,而是他如果留下來就證明我是有能力有價值的。



@已經這個樣子了,你能改變的就是看法,你能改變的就是重新理解這件事情,諸如這類不順心的事情其實我們都可以簡化成挫折,像我們在學悲傷輔導的時候最大的挫折就是死亡,死亡就死亡了你不可能做任何事情,所以如果你把每一個離去跟分開都當作一個死亡,你能做什麼事情?你怎麼讓這些事情產生不同的意義?或者不同的情緒?一個現象如果是死的,我唯一可以改變的、最重要的就是我的覺受,我不是在對這個已死的實相或者已死的人做什麼,至少不是在物質實相


這裡是個誤解,你以為你有辦法,先認清(員工離不離開)跟我有沒有價值是沒有關係的,重點是我要呈現怎樣的戲劇?是喜劇呢?還是愛恨情愁很強烈的悲劇?


有一句話殺死多少人?「什麼事情都要盡力做」,你就隨便做、輕鬆做,就剛剛演戲的模式,盡力做只是把一個戲劇表演完的模式,把它表現成很刻骨銘心、很努力的人,還是表現得很喜劇的?輕鬆劇的?這件事情的完成跟我們的信念有關,跟我們的方式或行動嚴格來講沒有很大的關係。


@嚴格來講對未來的恐懼是不存在的而是我現在就恐懼,或者是我根本沒有聚焦在現在,嚴格來講不是對未來有恐懼,而是現在對恐懼的本身未來存款不夠10,000,000的恐懼那個只是投射的事件之一,簡單來講我現在在不安什麼?像賽斯在個人實相的本質有談到我們不會否認現在在下雨,我們當然可以期待出太陽,可是我們不會否認現在正在下雨的事實


我們不應該把離職當作沒有價值的代表,而是應該把離職當作是內我對我的愛心,因為這個是你最在乎的,其他有些事情你根本不在意,我們把最在意的事情當作是痛苦,可是對他內我來講是對你最大的愛心,你是我全我的人格之一我才這樣子照顧你,我才給你機會磨練讓你知道你的本質是好的,別人我才不理他,她才沒有那個機會,一次就打入谷底。


我們應該推廣一個淨賽宗,像淨土宗專門念阿彌陀佛,我們就專門推睡覺休息吃飯就好,你看小朋友就這樣子,玩的本質上是一種行動,工作也是一種行動,所以他才會演變成你要做你有興趣的事情,你做你有興趣的事情本質上跟小孩子也沒有兩樣,你就是吃飽睡,睡飽吃,睡飽玩。你要適時感受你自己,像小朋友簡單的東西它可以玩半小時,有時候他玩2分鐘就不完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