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7日 星期六

《小說》一步之遙43



一步之遙1-41
https://pilikang.blogspot.tw/2017/09/10692.html

這已經是最後一步了,事情走到這一步。
「古月如今月,胡言亦真言,受心難受心,安日怎日安?」

二○一八年,小愛決定強行登出架構一的物質人生。她很遺憾,她終究無法看見賽斯說
的二○七五年,她很抱歉,生而為人,她始終搭不上巴夏說的那平行列車。她屬於落後
的那一群人。她很痛苦,她知道,跟不上第四密度、第五密度,就會像一的法則所說,
下一個七萬五千年周期,她會再投胎,因為她沒有好好畢業,她會再重來。

她知道的,她是知曉的,可是她沒有辦法了。先生八個月不工作,一個人撐起這個家庭
的她,還被先生的好友冷嘲熱諷怎下班不會去兼夜班?可以去做賣勞力的呀!所以,一
個付出的人,就得像呆瓜一樣,愈做愈多嗎?就因為她該死嗎?她求助過生命線,在她
最絕望的時侯,生命線提供了政府資源的管道,她找了衛福部、區公所,發覺可以申請
的補助,她先生通通不符合。先生既不看病,也不按時服藥,每天一直睡,除了吃飯之
外,幾乎都足不出戶。她無法向原生家庭求助,因為這是她自選的,她曾開口,低聲下
氣地向母親借錢,試了一次又一次,換來的是「不行!這樣我沒有錢花」或是「哦!弟
弟要結婚,我要留給弟弟買東西」。至於朋友,已借了好幾次錢都還不清人情債了,她
不敢再想,不能再惡性循環下去了。這個家,不應該是一個人獨撐,不該是這樣的。

「哈!我還能說什麼?不要再說我沒有開口求助了,不要再開口得助那種廢話來催眠人
了。我試了,我試了。」她絕望地心想。她也曾求助精神科醫師,但他除了開藥之外(彷
復這就是他唯一的功能),連安慰的話也懶得講(既不轉介,也不扮演心理醫師的功能,非
常的遵守他應做的部分,值得嘉獎上百萬次),唯一讓她覺得有被傾聽的,又不用動軏數
千的就是張老師體系,雖然試了一個多月,她始終沒有讓先生好轉或出去找工作(當然,
諮商不是為了改變他人)她懂,但她就是忍不住,如果先生可以和她一起好好打拼的話,
該有多好?婚前的他不是這樣子的,誰知一結婚,他就辭掉工作?城市的房租、水電、
管理費、連先生的電話費、健保費,全是她在付的。將近一年,先生口頭說會找、要找、
正在找,卻除了「表演他『已經上網找』工作」的動作外,毫無所獲。她只能苦笑,先生
那邊的家庭對她恨之入骨,說她是詐騙集團,來自大城市的女生一看就是吃不了苦,是要
騙她的寶貝兒子的。她只能搖頭嘆息,連為自已解釋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擋在門外,到底誰
才是騙子?被騙的是誰才對?為這個家付出,買東西、煮三餐、整理家務也全是她,夫妻
之間的各種義務,完全沒有,她有苦只能完肚裡吞。她能像誰說?去參加身心靈的讀書會
,她終究曉得,他們也是局外人,沒有人真正懂,就算有類似的經歷,也只是類似的,不
能替代,也不是百分百雷同。

更何況一句「妳是不是為了去心理治療,才創造出這樣的人生實相?」更是令人拍案叫絕
般徹底心寒?好,都是自已創造的實相,為了要被治癒,所以故意創造車禍的劇本?那為
了體驗寬恕,所以活該倒、自作自受,去創造被侵犯的腳本?講這什麼話?這會是自已要
的嗎?這種話怎能輕易說出口?這麼地殘酷?今天換成是妳來體驗這角色,妳還能雲淡風
輕地說「對!這就是我創造的,我活該,我很有力量,我是我自已的主人?」妳試試看!
妳試試看嘛!

小愛看看郵局,卡債扣完、電話費、(對了,十二月到一月的水電還繳不出來)只剩九百元
。配偶可有二分之一的繼承吧?和小愛的父母平分。她的爸媽各自分到二百二十五元吧!
哈!小愛早已簽下器捐書,她已顧不得毀壞程度和是否堪用了。她就是考慮太多了,太替
人著想了,她不想再想了,就到底為止吧!


她真的很絕望,不用再拿生命的希望無限,你創造你的實相,去曬太陽、去跑步、去團療
、去依賴主、去抄佛經等廢話來說服她了。她都試過了。

她心想:「別再說我不努力了,別再說我不夠認真了,別再罵我了,別再將錯都推到我一
個人身上了,別再看著我的眼對我說我為什麼創造這個實相?我為什麼還不改變實相?
別再怪我了,別再怪我了。」

然後,把手機關機。
但先生卻這麼想,
整天待在家裡睡覺,既不找工作,也不打掃家裡。我不明白,用憂鬱當藉口,就可以取得免死金牌嗎?就什麼都不必做?不看醫生,也不吃藥,純粹享受「病人」的優遇,不去繳卡債,也不還跟人借的錢,徹夜不眠玩手機,晚上不睡,睡白天。就可以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一直這樣過下去?那身為家屬就該死嗎?就要愈做愈多嗎?就得去辛苦賺錢來滿足你嗎?買個果汁還要被你嫌「這不是我要的牌子」,現在是怎了?我都不能買給自已喝,我就要過得很委屈嗎?我就非得犧牲一切,全給你還不夠,還要去借高利貸是嗎?我連買給自已喝也不行哦?你要喝為什麼不出去賺錢?一年到頭都待在家,自已的卡債問題不解決,難道自欺欺人「我值得過更好的生活」,就會有人幫你還了嗎?買一堆教你致富的書,上一堆身心靈的課,到最後卻是花別人的錢,欠別人的錢,把自已搞得一團糟,然後再來喊苦,說吃泡麵很痛苦,沒有錢買菜,整天只能吃便當好可憐。為什麼做的人、肯做的就要愈做愈多?還被你朋友嘲弄我怎不去麥當勞打工?現在是怎樣?你不去工作還你自已欠下的債,還要我去替你還嗎?我白天有工作,晚上還不得休息還得去做夜班嗎?你的所謂的好朋友為什麼不勸你去工作?你有時間與精力玩手遊,為什麼不找個兼職也好?所有的責任都要推給他人,照顧者就活該倒楣?你是活生生的一個人,他人不管今天是你的家人還是男友,沒有義務為你的人生負責,誰欠的債誰去還,什麼時侯你才要長大?都幾歲了?還像個小孩?另一半不是你的爸爸,不是你的神燈精靈,也不是你的財主,不要把無條件的愛那套拿來要求你的伴侶,還要求無微不至的的奉獻與討好。我不懂,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你為什麼非得這樣苦苦逼我?你什麼時侯才願意去工作?你不是沒有工作能力,你是設下高薪條件,嫌錢少,連試著去做都不肯。就睡整天就好?問題就會自動解決?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今天換成是我好手好腳,整天躺在床上,說自已很憂鬱,但不看身心科,不去諮商,就算去看了,藥也拿了,但愛吃才吃。故意拖著不好起來,你會好受嗎?所有的責任都丟給另外一個人,他就活該、該死嗎?他做錯了什麼?他不是超人,他不是醫生,他不是專家,他不是權威,他不是心理師,他不是社工,他只是普普通通,有七情六慾的人。要求他全年無休, 要體貼,要體諒,那誰來關心那「照顧者的家屬」?誰來諒解他們的苦?無期徒刑還有假釋,而我像被判了終身監禁不得假釋,求出無門。是不是只有我死路一條才是解套方法?我用盡各種方法,能借的我也借了,好好陪伴,好好傾聽,或是當頭棒喝,或是態度堅硬,或是求助張老師、賽斯基金會的心園丁、名醫的身心科診所、城男心事,我都找過了。還是沒用,你還是不肯去好好工作,一直玩手機,醒來就是吃,怪我錢不夠多,怪我只能給你買便當,東西掉滿地也不掃,衣服我都洗了、烘了、摺了,只要求你收到抽屜裡,你依然放在沙發好幾天動也不動。全都我在做?今天若只有你一個人?我不相信你敢這樣,就因為有我,你就可以全丟給我?我就得愈做愈多?我就得壓抑自已的情緒,我就得無限制地陪笑?我就不能生氣?我永遠只能以照顧好你的需求為第一優先?我就這麼該死?永遠只能討好你,滿足你?稍有不如你的意,買到你不愛的牌子,就還要被你嫌棄?你還不悅,那你為什麼不自已出門去?我已經仁至義盡了,我已經苦無他法了,放過我吧!放過我吧!

你一定要我不斷跟人借錢
不斷付出
走到絕境嗎
你到底什麼時侯才要去工作
為什你可以任由我一個人撐
然後你都不管我死活
你真的愛嗎
我感受到的是你恨我
逼我走上絕路
我不管賺多少錢
你都不會去工作
賺更多 你更不會去 為何要去
你只要整天白天在家一直睡然後通宵不睡就好

對我公平嗎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來台北快一年了
為什麼愈努力的人要更努力
不努力的人就可以更不努力

是不是真的只有我死了
妳才肯踏出家門去工作?
是不是唯有如此妳才肯長大
妳才肯負起妳的人生責任?
難道要連我也搞得債務協商 被停卡
跟妳一樣嗎

我好恨
為什麼放我一個人在拼
在自生自滅
我還要同理多久
包容多久
為什麼 為什麼這個家所有的壓力都我一個人在擔

真的要逼我跳樓不可嗎
一定要逼到我無路可走嗎

然後美其名這是苦中苦的成長
這是架構二最好的安排
這是幻相
這是靈魂藍圖
這是黎明前的黑暗
這是你投生前開開心心設定的

醫生永遠只會對我說多看我的書 聽我的CD
實理心理師除了說先好好照顧自已外
彷彿與現實脫勾 帳單依然要付
社工愛莫能助 畢竟不符可補助的範圍
原生家庭拒絕幫忙 只說記得不要簽本票
一再靠朋友資助也不是長久之計


我筋疲力竭了
我幫不了任何人
我不想再做更多了
我躺下來

夠了
我已經仁至義盡 盡我所能了
妳除了叫我換工作 兼職 增加收入外
請問妳呢
妳就不用做就對了
都交給他人承擔就好嗎
為什麼是要我做更多
因為我活該嗎
我要做 就全丟給我嗎

全我一個人在撐 將心比心
換妳 妳會好受嗎
而妳還總是不滿足 說要吃個火鍋也不行
妳沒看到我自已煮白飯配罐頭嗎
怪我太省
那妳為什麼不去工作
卻是嫌我薪水低
公平嗎
都怪我

是不是真的只有我死了
只有這條路
妳才會願意去工作
因為那時不會有人幫妳付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