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9日 星期六

問賽道2008/04/29 台中

問賽道2008/04/29 台中

喝綠茶到第四天結果睡不著,你除了講這件事情是失敗,你還會講他怎麼樣?沒有東西是會失效,一定是還有其他東西起了作用。

他主動接受這個東西,本身是喜悅和快樂的來源,已經整合了或者是內化成我就是願意這樣子做,我的父母親就是這樣子講,那我也覺得這樣子就是OK。我因著我的經驗、我的興趣我覺得這樣子是很好的,然後我也過得很好,平常角度看過去覺得他那樣是比較限制性信念的。會覺得哪一種東西如果擺在我們身上的話他會是一種限制性的,可是哪一種東西也是對某一種事件或觀念的相信跟接納。比如說他的省對他來講是一種快樂的感覺,那有一種省是害怕的感覺,哪一種東西對他來講就你的理解是「限制性的感覺」,像我爸來講他就覺得男生就是要賺錢,這對他來講沒有產生什麼很大的困擾,這跟他內在的價值整合出來的也一致,所以他會覺得他這樣子就是有一種喜悅,但是社會氛圍我也是這樣子的話他在行為上並沒有想要種靈魂藍圖的改變。

有些人處在傳統也是過得很好,可是我現在處在世代交替,或者隔代代溝的衝突,重點不是這些事情或事件,而是對待的方式,我的心裡我覺得感覺怎麼樣?「順」就是代表他的內外一致,做法上不一樣,重點是回歸那個心態,我覺得舒服。

如果比較偏激一點來講,多留的就是多轉的,多花那一些精力來賺錢,我如果帳戶有錢就代表我不是很浪費的人?你應該反問,我不是很浪費的人為什麼戶頭會沒有錢,到述法來講帳戶沒有錢所以我是很浪費的人,可是我又不接受是一個很浪費的人。我只說我不能當一個浪費的人,因為我真的沒有很浪費。我不是一個很浪費的人,可是為什麼會這樣?在他的觀念裡面一定是浪費的人多才會沒有錢,要不然他怎麼會有這句話?

像我哥也是,他每個月賺五萬多不知道花到哪裡去?每個月就空掉、每個月就扣掉,可是他就是他們家都他在支出。

戶頭是零是現象,你到底在意的是什麼?我講一個現象大家討論看看,我們每天的生活或從小到大都有很多的信念,因為你不是勞心就是勞力,因為這個信念你要採取行動他就是勞力,因為這個信念你要避免去做的那就是勞心,這個東西就像每個電腦裡面你安裝新的程式的時候,那個程式越安裝越多你後來的記憶體就會不夠,那是不是要增加記憶體或升級?就像剛剛學員講的好像不夠那是不是要賺多一點,當然這是一種方式,只是這種方式是處理表面的經驗。可是我如果把電腦裡面一行沒有必要的程式或者回到生活裡來講檢查我的信念,我如果把那些信念拿掉的話我的負擔就不會那麼大。不會這麼大,那我就不需要再購買記憶體,延伸來講就是環保、對地球有幫助,不用去擴充、浪費資源,是我的需求也沒有那麼大,但是我們覺得要一定要用那一些東西的時候,他就變成必需品得那麼大,因為需要那麼大或那麼多的資源進來是因為想要改變心情。比較多的記憶體、比較多的錢、比較多的資源就可以有那種感覺,現在就是說這是一個方式,那綠色生活就是另外一個方式。

我們重新檢視一下生活中哪些是必須的?哪些是習慣?因為習慣會讓我們的感知力衰退,我想到一個例子,你每次吃飯都吃很快,那你就不知道那個感覺。把這個習慣拿掉,你就是去品嚐那個味道,你就比較會有經驗性。盡興就不會減少,因為賽斯提到有時候我們會進入一種衰退的狀態,然後衰退的狀態其實你生活的經驗就變得很簡單。沒有什麼新的感覺因為生活在一種慣性裡面,不需要去處理,因為那個你都知道了。變成生活裡面很多的慣性負載,而那個負載你變得跟嬰兒不一樣,嬰兒他每一種感覺都要去體驗,而我們在那麻痺的過程當下其實有東西可以體驗,用過去的方式在體驗,就等你漏失掉了現在的東西。你失去了現在體驗的東西,那一些事情的敏感度就會降低,你就越來越會發現生活好像越來越無聊?因為沒有新鮮感。

那個情緒困擾來自於「應該」,你在騙誰?你在打煙霧彈,當人在這樣子講的時候你會以為他真的很小,然後就想盡辦法要幫助他,就剛好中計。他就會一直在那邊跟你循環,他為會說他不知道為什麼、不知道為什麼?你根本就知道,我說你要直下承擔你的作為,你今天跟我講說你很餓,然後我就是不吃飯,為什麼會這樣?真的很想變飽呀?可是我就是不吃飯!我就說不管,我不管要不要變飽我不管你要不要被二一被退學?先不管你要不要吃飽?要不要可以要過?都是你在騙人,我就說你不要再騙我了,從你做的事情你就享受那個結果,你打單機遊戲,那是你享受的事情,這個東西就有一個結果。不管他是成功或者失敗他都是你想做的事情,你就enjoy這種感覺,那就接受這個後果!不管是好事或壞事時都會有一種感覺,可是你如果覺得哪一種事情不是你要做的,你當然會沒有什麼感覺。
就像我們覺得小孩子是天才,考試考得很好,可是他覺得考得很好又怎麼樣?後來他終於知道為什麼二一對他沒有感覺?因為他知道讀書不是他想要的,因為今天你做的不是你想做的事情的話,當然不會有感覺。你當然沒有辦法繼續做下去,可是你的頭腦就有一個「學生就是應該讀書,不應該被二一」的想法,那我就應該做得好,可是我並不想,我想的就是打電動,我想的就是聊天,變成應該跟責任,可是那個不是你真正想要做的事情。

你對於你做的事情,你想做什麼?你就是接受那個結果跟後果,他一直把他打電動跟玩去跟讀書攪在一起他覺得他不應該,他覺得他應該去讀書,然後他真的很想讀書,旁邊的人都被他唬得一楞一楞的。我就跟他講說甚至你都快要騙過你自己了,他覺得他應該要有感覺才對,那個感覺也是他頭腦告訴他應該要這樣,可是實際上並沒有,因為那件事情對他來講不重要或者根本沒有在他的脈絡之中。

就是讓他回到自己的身上,你就是享受、就是承受,你才會有感覺,不管好壞。那回到學員這邊就是說「做好就不是我想做的」,那學員說我知道我不想,我就是把「應該」當作藉口。然後回過頭來就是去想說這是一個信念去逼你變得更好嗎?從我的身體上來講,我的身體已經在宣稱一切,我根本沒有要讀書,根本沒有要做的更好,可是那個信念那個觀念告訴我應該要變得更好才對。還沒有回到自己身上肯定自己或者想清楚自己想要什麼?

這樣的信念對每一個個人來講他是怎麼形成的?一個可能是過去的事情,一個可能是我對於當下事情沒有做得很好或者觀感到底是什麼?就像剛剛惠璧老師所講的沒有價值感,如果沒有更好就沒有價值感。要更好的人其實背後有一個信念,你不是最好你還是會被刷下來,隱藏著焦慮或者擔心甚至是恐懼。那種東西或許不會在平常知到,平常就是事情要在做的更好一點,那種東西就會像剛剛你那時候講的你沒有體驗你在當下的成就也好,你身體的感覺,你當下此時此刻所有的東西。變成是活在某一種概念之下,變成是否定現在,

如果很快地爬上一座山是他的興趣,那也沒有問題,不一定每個人都要慢慢跑。還是回到那個心態上的問題,因為每一個信念有好處,他的另外一個壞處就是你沒有辦法活在當下。我練一下,我還是覺得賽斯寫的比較好,他會說我們常常掉入一種衰退裡面,事實上是你的意識拉回來,你在物質世界就是一直在體驗,在衰退的時候我們把用一種比較少的方式體驗當下,在這種狀態之下我們似乎比較沒有直接體驗自己,真的就在我們清醒的狀態之中我們用最機械化的方式,這習慣對感官的刺激比較不覺察。<個人實相的本質>P400

信念失去它的密度,自己給自己的身體的意識也變得不太清楚,世界看起來也變得模糊了。常常是一種很深的無意識地活動的時候,也是一種新的潛在可能轉化成良機的時候,信念有他的好處也有他僵化的時侯,基本的議題就是那些無價值感、無意義,的可是直接講出來就比較沒有感覺。「我是有價值的、我是豐盛的」就在那邊衝突、在那邊打架。

用我是不夠好的方式讓社會變好那也是一種方式,可是賽斯在講對集體信念否定或者是說你不夠好的時候你會學得更多,當整個社會價值相信的時候他就變成一種事實,社會會因此有所進步,只是說他只是路線之一。

我看到了然後我把焦點轉移,可是重點是其實你已經看到了,那個就是你的焦點了,某一種程度就是你故意去忽略它,然後試圖去轉移焦點。其實不是這個樣子,他是客觀的存在沒有錯,可是你看到已經是你主觀的焦點、主觀的結果,你知道那個東西就不適合單純的轉移,其實某個程度你都有看見但是你當作他不存在,其實你一直都知道。你會看到其實就已經是你主觀的結果了。

一定會有方法,這信念還蠻好的。一定會有方法,方法就是去賺錢,你就把實相鎖死了。我們會覺得一定有辦法的那個講法其實好像也會把實相鎖到只剩那一兩個的方法,過程是去體驗那個東西然後發現信念背後的運作。

他會喜歡你,是因為你代表他不敢做的部分,雖然不是每個人,可是其實還蠻多人不敢宣稱的,可是宣稱暗含了你要冒著不一樣的危險。為什麼漢文帝用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因為這樣子整個社會才會鞏固。

我會煩惱我會怎麼樣,那個發動點還是在於我,我就是要這樣子做,那個外在戰場就是你的聲音,因為我們本來物質實相就是聚焦的結果,我們是排除了很多的訊息才得以在物質實相呈現,排除了很多可能性,那現在你也可以把那些想法當作很多可能性,比如說沒有省的話就代表什麼?沒有存款就代表什麼?這些都是你的聲音,都有他的路線要去體驗而你現在決定要體驗哪一個?你要繼續體驗「沒有存款就是不夠省錢或是不夠持家?」的感覺,我就一門深入,因為你的感覺、你的行動還是來自你背後的信念。這個焦點要聚焦在哪邊?我就體驗下去,既然那個是你的跑不掉,那你也不用去擔心說你會成為那樣的人,你根本不用擔心,或許體驗那個才是最想要的也說不定。你試圖在那個裡面得到什麼?我們可能不知道。既然那個東西對你來講是如此難以擺脫,或者他怎麼一直跟著我?我不想理他。那代表他有某個意義,這是現在的討論或覺察度還是不知道他是什麼,那我就把它當作我的一部分,或許這也不是一件壞事情。省不是壞事,爬山很快也不是壞事,心態才是問題。因為某個程度我在意了才有感覺,那也表示那是我要的。今天可能有人跟你講存款都沒有了,那講了就講了我也不在意,那今天他成為你在意的東西或許就等待你去重視他。甚至說我們擬人化一點,陪著他走,看看我一直感覺這個東西會怎麼樣?或許會生起一種神聖的不滿?那個時候你就會覺得神經病,他一直在你旁邊,你也不想放,那就拿來親一下,不然怎麼辦?他一直出現在你身邊就代表了他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這是目前我們還不是很清楚他到底要幹嘛,因為一個對你沒有用東西他不會出現在你的身邊。不用想太多或是不是怎麼樣了?因為你這樣子會貼越多的標籤在自己的身上,或許你的很急是別人的很緩,那個比較下的形容詞並沒有太大的意義.

你會怎麼注意他?你會怎麼去講他?那就是代表你本身的反射,因為你不注意的東西他就是成為一種背景而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