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7日 星期五

小說《一步之遙》55



先生真的是用盡全力在吶喊:「妳為什麼不工作就算了,連待在家也不做好本份的家務事
?我上班還要我整理家裡的大小事?洗衣洗碗收衣拖地全我來?那妳在幹什麼?」

幾乎是用光所有的力氣,那發自生命底最深的怒吼,氣到不能自已,他跑到八二三公
園,大半夜無處可去。身上沒有半文錢,存款所剩無幾,下個月的信用卡卡費遠超出
他的薪水,這個家,他無以為繼。不曉得還能去那?不知道還怎能走下去?三更半夜
,他不想睡在四號公園,可是他又住不起旅館。就連二十四小時營業的漫畫店,也要
花至少一千元入會才能通宵包台。他滿腦子的悔恨,懊惱過去。明天是星期五,還要
上班的他卻只能自已離開這個家門,深夜又熱又想睡,但不想再聽另一半的哀號與尖
吼,他沒有心力去照顧他人,累了,盡了,他只能先顧好他自已。

真的幾盡是用到底處粍竭的所有精神力,他想要大聲對她吼叫:「妳為什麼要騙我?要
這樣虐待我?」他知道,他內心深處真正想表達的,也許不是「妳怎搞的在家也不做家
事?還要我做?什麼都我來?彷彿我是一個人生活。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幻聽幻視,妳
是我幻想出來的?實際上跟本不存在?」而是「我好累,妳快點好起來,好不好?」

先生跟妻子無數次的對談,求她去看醫生,「求求妳,去看醫生好嗎?妳不想看精神科
吃藥,至少去找張老師談談吧?妳不想隨便對陌生人說心聲,那找專業的協助吧?給自
已一個機會吧?懶得出門,也有生命線或電話諮商可以談談,好嗎?」但沒有用,一個
人若不願意幫助自已,旁邊的人死活都拖不動,用盡各種方式,講上數千萬遍,並不是
如同城男心事的組長說的「鼓勵她」就好,這是要看個案自已的生命歷程。這重點不在
於先生有做多少次的鼓勵,也不是做多久的問題,不要以為是案主因為你的次數與時間
達成第一百根稻草般的觸動,突然累積值地觸碰到她願意主動去求助的按鈕!不是這樣
子的,只是表面上看來是的,但那機緣與時間點不是由外人操控的,只是你以為是你的
功勞,你以為真的靠你的外在行動有用。

不!是時間到了,她想通了,她突然靈機一現,她願意了。否則你講上千萬億次,只是
顯得她更煩,甚至反效果,逼得她躲得更深。先生懂這道理,他也不喜歡某些老師(還是
只是受過訓的志工?)問他有沒有做東?有沒有做西?有沒有擁抱?天曉得是要錄影還是
錄音存證?他很想反問老師你怎知我沒有?就像他無數次、無數次質問太太:「妳是要害
死我嗎?要我也欠一屁股債跟妳一樣去債務協商妳才甘願嗎?騙我說有找工作!是找給
誰看?在台北還找不到工作,鬼才相信?妳要騙誰?就業站、各種管道那麼多?妳又不
去試!要拖多久?真想搬出去,放妳一個人不妳死活,到時社會局還是警察說我遺棄,我
就說妳自已不努力,都把責任推給別人!妳跟本沒有用心在找!妳是不是要活生生氣死
我?」那種感覺,太太也說過:「你又怎知道我沒有找?」

先生說看不到,先生說沒有見到成效。先生恍然大悟,不就像那白髮蒼蒼的老師也在指引
他做這個做那個,讓他感覺彷彿在暗示他跟本沒有做或是做不夠?他很想怒吼:「你說的我
早就試過了,你是要怎樣?你的教法跟本就是在指責我做得不夠好、不夠多,另一半才沒
好起來。你怎知我沒有鼓勵她?你又怎知我沒有竭盡全力了?你是有天眼通還是他心通?
還是你是用成果在評斷我的努力與過程?你難道就不能站在你的專業立場對我說一句我很
努力了嗎?怎搞的還是在檢測我的效果,從外境來對我打分數,檢視我的步驟?」

先生一慟!這不就是他在檢視他老婆同樣的作法嗎?找個一年也沒上班,這叫有找?對先
生來說,實相會說話,實相就是証據,沒有效果就是沒有努力,再怎說有認真都是屁!趕
快給我去打工也好,去樓下飲料店馬上去上班!不要整天跟我喊肚子餓!張老師問我有沒
有辦法增加收入?我反問為什麼永遠是做的人做的更多?為什麼不是平均分擔?不能分二
分之一,至少妳也顧好妳自已的部分吧!怎會丟給我承擔?先生想起她的薯條女,所謂的
好閨蜜只會嗆他沒有好好照顧她、不夠認真、沒有去速食店打工吃薯條,卻沒有叫她的好
朋友(先生的妻子)去上班?只會怪他!只會說他做的不夠多,下班還可以兼差呀!

為什麼婚前明明有工作也自已還卡債,一結婚就不顧一切辭掉工作,沒有任何存款、沒有
其它收入,還不起債務協商,銀行打來催,從東借到西,從債主甲換成乙,跟本沒有還清
的一天,只是欠債的對象換人罷了。不去工作,卻只怪先生窮?怎會變這樣子?先生就該
死全部承擔嗎?還是婚姻中的債務嗎?是妻子當保人嗎?不!都不是!是太太婚前自已欠
下的,為什麼一結婚就不工作也不還?先生恨的死去活來,想離婚又不能逼著對方簽字,
走投無路,求助無門,要打官司又是一條漫長的路。先生真的生不如死,頭痛難眠。

他只想聽到如羅賓威廉斯說的:「這不是你的錯。」而不是如王牌醫師說的「多看我的書
和cd」而已。也不是自以為是的好心人說「你為什麼創造這實相?」感覺很高明的指點與
冷靜客觀的立場,一點屁用也沒有。

也許,終其一生,男人都在等待一個聲音,「你已經做的很好了。」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