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8日 星期六

[創作] 小說《一步之遙》56



先生在電腦前寫下最絕望的遺書。

「真的不要再丟下一堆方法了,我都做了,試了。打去生命線也只會跟我說你了解憂
鬱症嗎?彷彿這是免死金牌,照顧者自已都很憂鬱,卻該死的還要家人來體諒,可恨
的是被照顧者既不看醫生,也沒有醫生的證明,既不能申請急難補助,也沒有吃藥,
說以前前男友阻止她去看醫師,問題是現在千百遍鼓勵也不去,又說不隨便對人說出
口。跟她說可以試試,給自已一個機會試試,約了又爽約。最後跟本連一次諮商都沒
去過。還口口聲聲宣布自已有憂鬱症?怎搞的?先搶先贏?先說了算?堪比醫生專業
?可以自行判斷?然後抓住這個點,所有的老師、志工、好心人都說要體諒、鼓勵,
所有的建言與格言小語,都說要無條件傾聽、積極關懷?誰來關懷陪伴者心中的苦?
陪伴者更苦,只能強忍。賺錢的是陪伴者,回到家面對不去工作看延禧攻略的沙發馬
鈴薯還要『微笑、真誠一致、溫柔、正面』的也是該死的陪伴者。」

「陪伴者就這麼罪該萬死,不能抱怨?不能悲觀?不能不體諒?婚前明明有工作,一
結婚就辭掉,再也沒有付過房租與電話費、水電費、管理費,這不是吃定另一半是什
麼?苦苦哀求去工作,只差沒有跪下來瞌頭,結果一騙再騙,說要吃飽。吃飽又日復
一日,看手機、睡整個白天、徹夜不眠、日夜顛倒。騙子!騙子!騙了整整一年,說
有找有找,笑死人,台北工作那麼多,跟我找不到?明明就是沒有意願去工作。只想
幻想老天爺助她中樂透,幫她解決債務。流淚說羨慕那些老公開公司、有家人幫忙還
債、父親每個月給五萬零花錢的人,就是不肯去工作,只會覺得自已苦命,笑死人,
是自已拼命把卡刷爆買東買西,要怪誰?又不是在婚中花費,是以卡養卡,一欠再欠
,才會拖到百萬卡債的,能怪誰?怪自已命不好?怪另一半賺的錢太少?」

去跟法官抱怨呀!
去跟檢察官告訴呀!
去跟社工投訴呀!
去報警呀!
再去跟死黨埋怨,叫死黨嗆聲呀!
去呀!
就靠冥想吃飽肚子就好呀!
整天在家就等錢掉下來呀!
去幻想科博拉帶來事件,一筆勾銷金錢的欠債呀!
去等待黃金團隊為你解決一切呀!
去呀!
去用秘密、去用心想事成,讓十億樂透落下來,然後更有藉口不工作呀!
活活逼死一個人,這個社會還指著他不夠努力、不夠體驗、不夠有耐性、抱不夠、不夠堅
強、沒有好好照顧另一半。然後再說怎不找張老師?怎不找里長?怎不找社工?講那些屁
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