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9日 星期三

#胡說賽斯 《只是性,沒有愛,不可以嗎?》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09452

#胡說賽斯 《只是性,沒有愛,不可以嗎?》


很多身心靈的觀念起始暗含了「合一比較好、單一最專注」,不是拿宗教無慾則剛,要不然就是強調你要上心輪,小心伴侶帶來的業力。有點類似賽斯曾說過懷著好意而叫你小心的人,「善良的悲觀者」。對一個主動找一夜情的男生,我們覺得那沒什麼,對一個約炮的女生,在世俗的眼光以道德批判,在心靈圈則以「身體是妳的至聖所」、「停留在下三輪,是不平衡」、「陰性的個體容易會被另一半的影分身影響能量」諸如此類的。講得很靈性,實則沒有覺察到有暗暗的批判對方,指責對方是不夠「全面均衡」的。看來是很有道理、很靈性,也是不乏
newage流派強調靈肉合一。但背後的動機是「我為你好」、「我這樣比較好」、「你會受傷」、「你要懂得保護自已」、「外面真的有壞人,真的。」、「我的看法比較有靈性」、「沒有清心寡慾或七脈輪全開同步運作的人是失衡」的限制性信念。有時我們會解讀,劈腿的人、婚外情的人、當小三的人、買春、賣春的人不是縱慾沉淪,就是會業力引爆、自作自受或報應在下一代。然而巴賽這裡說我們並不期望關係應該如何彰顯。我們讓它們保持它們本來的樣子,而不是我認為它們應該是什麼的樣子。因為當允許關係保持它們本來的樣子的時候,它們總是能夠完美地解決它們的問題。我們知道,在你們的文明中可能存在著一種觀念,認為情侶關係應該以特定的方式發生。但是你要知道,可能有許多東西你需要從多個不同的人那裡學習,而不是從一個人那裡學習。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91af250102vkl3.html

真要說,我覺得沉迷肉慾的人,以究極的觀點來看有些時侯甚至比我們還有靈性。因為這是打死我們,一輩子也不會認同的說法,他們是來示現給我們看,我們不接受自已的部分,而我們還沾沾自喜想勸他要改或自認沒有這種面向。那怎辦呢?去學他人?或是試著開放自已?

也許會自我懷疑選擇這樣的開放心胸,就可以無法無天嗎?或者說我們學心靈的,還是用理智與頭腦在下阻斷劑,如果想外遇、如果想有性關係,難道就不必管自已的身份,不必在乎會不會傷害到他人嗎?推薦大家去看《與賽斯對話》,類似的問題,早有學員問過賽斯,我這裡不寫出是第幾頁(雖然在另外一個社團很強調你講賽斯的話必定要註明出處和章節甚至最好是原文英文,哈!管他的)。有緣人與有心人,有興趣自然會去翻,我不會替你找頁數。

總會有人說難道集體性愛趴、奧修規定參加要驗愛滋、密宗雙修是邪魔歪道,是靈魂迷失,是罪大惡極。也有打著xx名號的「xx靜心」傳出類似師生戀還是婚外情諸如此類的。一般心靈派的會跟著罵或是表面沒罵,心中指責,但後來我總有種感覺,他們就是我,我也在裡面,我和你沒有兩樣,你不過演出了我自以為沒有的樣態,然後我說的很清高很有靈性美,顯示我與你不同罷了。比起來,有時侯我不免懷疑,真正誠實的人,反而是誰呢?我跟那個新聞上的導演,我們是一體;我跟爆出虐童的機構人員,是表裡一體;我跟我指責或不屑的人,內外為一,說教暗藏我高你下的信念還不自知。
口中那些既不看賽斯、也不練亢達里尼、既不冥想、又不跟著老師上課的家人或旁人,到底是誰?是那隻眼看到他們比較沒有靈性的,好可憐哦!好可悲喔!

我們會說傷害造成、浪費時間、白走冤路,可是那是我的自我定義的呀!巴夏說只是你認為你應該如何行動的期望,創造了困惑和困難。放輕鬆,明白你創造的這種情況會讓你從中學到你需要的東西,讓你允許它以對所有涉及的人來說最有利的方式來改變。
一個勤勞的人,終究會看不慣他人的懶,也不相信懶能學到什麼?因為人就是「應該」勤勞呀!哈哈。

最終害怕的還是難道跟隨衝動與自發性,不會天下大亂嗎?珍就回答,你怎知道,假若你不陪著它,跟著它走看看,會發生什麼?但這個領悟不會在你用頭腦設想未來swot(優弱機威)就跑出來的。也許包袱準備好後,忽然不想私奔呀!

那深深的「道德至上」感,根深蒂固,口中念經般說「要一直衝動,不要一時衝動」,多半還是一直按煞車。「啊!不可以這樣想!不能這樣做。」

有感而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