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5日 星期五

《一步之遙》61


臨淵一躍,告別人生

對一個下定決心從物質實相退學的人來說,最常聽到的大概是「你可以到醫院當志工,真的,這樣你就不會這些想法了。」、「多去大自然走走、多運動」、「向外求助,你一定克服的。」諸如此類的。我想,當一個絕望的人試著說出口時換來的是「你還可以向誰看齊」或「你還有那些地方能再努力一點」時,總會讓我聯想節日劇倫太郎裡中的「你可以不用再那麼努力了。」

賽斯不是說「存在即價值」嗎?

如果真的要做些什麼?有衝動去做,那也是錦上添花。但絕非沒做什麼或不像誰一樣成功證明自已,就代表「不值得存在世上」吧?

法國國歌馬賽曲,是義勇軍來著。很多賽斯家族喜歡結合塔羅牌的教學,據聞塔羅牌的廣泛傳播也來自馬賽。也有被天使遺棄的罪惡之城的稱號。那麼馬賽學堂也可以自由聯想到「革命(蛻變) 「象徵(運用) 「矛盾(戲劇化)」的涵意,法國傭兵不正好符合嗎?「想對生命現況有所變化」、「以世人眼中的英勇來具化英雄式的自已」、「證明自我價值vs這樣子的我真的值得活在世上嗎?」

男主角多年前在鄉民間被冠上某種光的稱謂,台上的曝光,最赤裸的呈現,日復一日裡,突破現況的跨境跳躍。並不是為回程準備妥當、萬無一失才出發的那種勇敢,很容易被笑諷為無謀與造成他人麻煩,但我相信在潛水裡未發聲的吃瓜群眾也有不少是暗暗佩服的。

儘管,如吉光片羽,如驚鴻一瞥。也為看到的人帶來某些啟發,專屬各人的。

想逃離架構一的付諸行動,坊間將懦夫、不珍惜、不求助、怕吃苦等字眼如同聯結車硬是掛上一堆後飾。試問,有誰試圖了解過當事者的心路歷程?你我又是怎知道這個人沒有表達過?沒有向醫生求助過?沒有試圖努力過?而他人又如何能輕易地說出「你看那些抗癌成功的,你有他們苦嗎?」、「那個誰也奮鬥過來的,你也行的。」這些表面上看來安慰與勸服,實則暗指「你不夠努力」、「你沒有向他人看齊」的潛台詞。

只是活著就有價值,可能嗎?真的可能嗎?如果沒有成就,不就是行屍走肉?如果不是成名,不就算不上男人?如果給不出什麼,不就是拖垮這個社會的平均值?是的,天使以某種姿態,摔得鼻青臉腫,宛如毫無貢獻的流浪漢與一事無成的街友,墮落著、痛苦著、無生產價值的活著。換成是自已,又如何在眾目之下,大膽地、果敢地、無愧地宣稱「我的存在,即有價值」這種看似大逆不道的話?總會有人說若人人都不事生產,那這社會不就天下大亂?總會有人說你怎不把「精力」花在更具正面意義上面?你怎不去做什麼?或像正常人一點?
也許,當事人或多或少都有類似的自我懷疑過。會不會,終其一生,都在等一個人,都在等一個概念,有人握住他的手,告訴他,現在的你就已經夠好了。不是等你變成怎樣之後,也不是無限緬懐過往,只是此時此刻,依你的樣子。這也很好。當然好還可以更好,沒錯。但追求下一個價值完成的前題從非否定過去,批判現況而來。人們總怕肯定現在的自已,擔心止步不前,不進則退。

但被成功催眠「否定」自我的人,就算再多的行為與動作,不過是更加證明了「如果我沒有這些外在事蹟與認證,我不值得生存在這殘酷的世間」罷了。

總會有人欣賞你,接近你,願意陪伴著你,可能不是很久,可能無法經常,但總會有人試圖溫柔貼近你的最大值。有這麼一說,科幻小說、動漫世界的人物,因為讀者的不斷傳誦,所以以某種鮮活的樣態,存活於平行時空著。那麼,後世的人,家人、愛人、友人,那怕只要有一個人在日間想起,或是化為文字,或是凝視相片,或是觀影,或是心中回憶著。那你就以無形的方式,增添生氣地再活了一次,一次又一次。

我們常常想「教」別人怎做?或者「改善」別人的狀態?那像極了賽斯講的「善良的悲觀者」,當事人覺得很糟的時侯,聽到正經八百的陽光宣言之後,大概心想下次不會再說了,說了也只是「你一定千分之千可以好起來的」、「要感恩」、「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那個誰誰誰也走出來了,你也行」的官方標準回應。

沒有人說要見死不救,因為賽斯說「環境即你的延伸」,你看到了,就是你的世界。但怎樣都不會是去「叫」別人「應該」振作與改變吧!那反過來說,若有人溫柔傾聽,無條件關懷,那我可不可以大膽推測,那也是你內在有的部分,借由他人的鏡射展現出來。你是有的,同時,你也化身為顯影劑,點出愛人、友人、家人有的部分。

傳聞在第四密度,社會記憶複合體,巴夏一樣的種族,大家都是共感的,沒有人想說謊,因為彼此心電感應。傳說死後,靈魂所思立即顯化,超越時間的限制。那麼,會不會有一天,當一個人像哈利波特借由石內卜的眼淚,從他的視角去看世界時,我們終將恍然大悟,啊!原來你內心是這麼苦,原來是這樣。

然後學著,不再放大與執著於對方表面上看來沒有做到或不足的部分,回過頭來看見他本身存在的既有的價值。他已經很努力了。如果「旁觀者」看不見,那是詮釋者的問題。

往往,我們常會懷疑,光是傾聽與陪伴有何用?接納就好,那不是很消極嗎?天曉得,那份臨在與真誠,那份同在與不批判,那承接、那悅納、那份輕聲道出「沒關係的」的體貼。遠比「作法」、「計畫」、「建言」、「步驟」、「簽下保證約定」還深入人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