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8日 星期一

#胡愛晏文集 《自殺的人是十惡重罪,永劫不復,是誰沾沾自喜或眉頭緊皺地不斷強調?》

任何跟你講「自殺是重罪,你好可憐,我來幫你消災解厄的,你快跟我這樣做,要不然你的親人也會死後不得安寧,永無止盡的折磨」的所謂大師或師傅,都是賽斯講的善良的悲觀者,趕快逃吧!
1、為什麼師尊是在國外,卻不是你最親近的家人?
2、既然一切是最好的安排,怪了,出事說是小我的錯,事情順利又說是與高我合作,怪自我真好用呀!
3、你憑什麼,或所謂的上師憑什麼去定罪,去解讀「那是有罪」的?誰的眼睛看到的?
4、去理解、去貼近,就代表會造成自殺風潮嗎?去批判後再原諒,去定罪後再包容,去貼標後再超渡,是誰成就誰還不一定呢!
5、這件事,看到,與經歷的過程,本身就是自殺者遺族得到的禮物,也許開始了解與企圖真正去進入對方的脈絡,也就是巴夏所謂「若非如此,則無法以如此的角度去體驗」。
6、停留在你或他做錯了什麼,然後再去治癒。也不是要你假裝沒事般的強笑。但你覺得他到底在天堂還是你一心一意認定此時此刻的他應該是在地獄才對,如果不在地獄,那活著的人算什麼?「看到了嗎?是誰送他上不歸路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