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日 星期六

流浪者手冊Ⅱ-性與關係 讀書會 6/6(四)晚上7點 招生中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708990766185507/

───────────────────────────────────────

p18
性高潮很可能是我們首度經驗到造物者的時刻,有時甚至是唯一的管道:
我們並不是認每個人都必須擁有性生活,而是每個人想到性這件事都要是開心的,無論目前有沒有對象。面對自已的激情和性欲,不僅接納,也要開心,因為一個人在高潮時感受到的熱情,是經驗造物者存在的首次機會。它很短暫、很快速,但它是族群演化的完美實作,也是太一無限造物者送出的一份禮物
(註:Q`uo transcript dated july2,1989,p8)

感想:即使是一個人的時侯,也仍要接納、感到開心嗎?常上身心靈的課程,太多太多是說我只是管道,力量在造物主,這句話聽來很謙卑。我總想,某種程度會不會以新說法包裝舊傳統?我是較低於「一」的,我無法單憑我自已創造我個人的實相。一切都是至上主的權能,不是祈求大天使,要不就是問能通靈的老師。

面對自已,看著自已的身體,滿意嗎?喜歡嗎?身處人群中的孤單,追尋靈性的家鄉,何處是我家?流浪的感覺,終身揮之不去,美其名是靈青。會不會,我們更認同的是身體是幻相,是小我?當我夠瘦、夠強、夠美、夠年輕時才是好的。有吸引力的,有性魅力的。因為也只有那時侯,我才能愛我自已?我才可以被愛?在社交場合或資本主義篩選機制中,也只有夠標準之上的才可以容易交到對象或有伴?

那麼,跟另一個人融合,剎那間的天人合一(美名為敦倫或魚水交歡),也是為了回歸一,短暫,那怕是一會兒也好,重新體驗到太一無限造物主的愛。但心中始終有種,「我夠格嗎?我真的有性吸引力嗎?會有人喜歡我嗎?」的疑惑感

p20 性活動是肉身載具的泉源,也常常是靈感的果樹;可以療癒痛苦,即使是很深的痛苦,在健康的性活動中,彼此的情誼與互動能量必須並行,才能朝向無限、全然的光。以原型的角度來說,第三密度個體的性衝動始於兩性之間的動態關係,即主動接觸的男性和等待接觸的女性;★實際上,女性有主動接觸的一面,男性也是等待接觸的一方,但原型的結構和邏輯,有助於掌握且理解這股能量如何生起。

p22 就運作個體意識以覺知片刻經驗的角度而言,進入關係之中對極性是件好事。性的極性產生一種尋求同伴關係的趨向,接著這份同伴關係將以各種方式移動,無論任何方式都會增產催化劑為果實,也將有更多自催化劑中學習的機會。

心得:我反而自認是比較接近等待的一方,內心深處,對於被拒絕感到很窘迫,原本自我價值就低落了,一但鼓起勇氣發出邀請,萬一又像之前一樣失敗,內心自責的聲音就會不斷湧出。是的,我應該更厚臉皮一點,是的,我應該更有自信一點。在渴望親蜜關係中,我總是以被形容為「很卑微」的態度在服務人,付出很多,但骨子裡是為了被摸頭、被稱賞。內在是自卑不已,或許,進入關係就是學習更認識自已的機會。原來我如
此暴怒、原來我如此無力感、原來我不敢要、原來我覺得自已很下賤、原來我很怕被拒絕、原來看待自已的方式是怎做都不對、一定會被罵。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我這麼胖,不會有人想摸我的。我只能在身心靈團體課程才有機會被肢體碰觸。
我這麼矮,不會有人想抱我的。我只能等待西門町有free hug的牌子時,上去擁抱。
我這麼老,不會有人想親我的。我只能活在自我安慰的幻想中實現。
我這麼自卑,不會有人迷戀我的。我既不敢跨出第一步,又不敢走向交易式或速食式或團體式的管道。

我好像更喜歡等待或只能等待。但內在深知我只是假裝若無其事。表面上非常緊張與緊蹦。因為得不到,甘脆假裝不需要或不重要。像是神燈精靈等不到主人,數百年後自暴自棄式地發狠說誰救我出去,我就讓他好看一樣。

我苦笑著。

其實跟本沒有那麼接納自已,口口聲聲說對,說會,說懂。但總在期待更完美的自已,當我說「此時此刻我就值得被愛」時,對照現實實相,我明明是個沒有性吸引力的人,騙誰呢?


在一的法則者的載具卡拉老師於《流浪者手冊Ⅱ》p25談到
「而我假定他從此不再受我吸引,那時我沒有自信,也不成熟。」

我好像看見類似的自已。

於是,我想試著站出來、走出去,分享這本書的讀書心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